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北京时光影迷会>>基点副总裁杨磊:发行恐怖与动画是迫不得已

基点副总裁杨磊:发行恐怖与动画是迫不得已

加入收藏

2017-1-4 0:43:58



      杨磊,基点影视副总裁,业内资深发行人。他做电影已经20年,从大学毕业以后,就先到安徽省电影发行放映总公司,在1996年那时候还没有院线制度,电影发行是按行政区划一级级下发的。杨磊先做统计,后来电影部门把他调过去,就一直在省电影公司做发行,从此一直做了下来。之后又去了华夏电影公司,在华夏参与过许多影片的落地发行工作。


       杨磊认为自己全面负责电影发行工作,是在今典影业做宣发副总的时候,并且建立了驻地团队。之后在航美传媒及目前所在的基点影视负责电影发行。陆续发行了《笔仙惊魂》系列、《怨灵人偶》、《青蛙总动员》、《萌猴奇遇记》等商业电影。本次独家访谈,他谈到公司主要发行恐怖和动画两种类型片,这也是不得已而为之。目前的市场上,只有恐怖片和动画片不需要明星,影院会在特定时间段给这两种类型片排场。以前每年有30多部恐怖片,2016年则达到空前的50多部,恐怖片供过于求,且粗制滥造,烂片盛行,导致了恶性循环。


《笔仙惊魂》《怨灵》大获成功


      《笔仙惊魂》是杨磊第一部主导发行的恐怖片,他认为其实片子本身有卖点,也得益于那个时间段,恐怖片市场较好,只要片名、海报、预告片做得比较吸引人,能凸显影片卖点。观众能从这些包装信息中捕捉到影片的卖点,就能有票房。那时候,观众还没对恐怖片丧失信心的情况下,借助“笔仙”本身是一个IP,才会有好的市场回报。



       基点最卖座恐怖片是《怨灵人偶》,杨磊认为,“当初此片卖点找得比较不错,最早片方打虐杀概念,讲述一个戴娃娃面具的人杀人的故事,但是虐杀这个点并不吸引人。中国观众是把恐怖片和鬼片划等号的,但是,国产恐怖片里是不能出现鬼的,但宣传的时候尺度会略大些,为了吸引观众,我们改变了宣传思路,把影片包装成五大厉鬼传说之首——摄青婴灵的故事。就是小孩没出生就死了,怨气很重,影片就是讲这么一个怨灵附身人偶的故事,这么重新包装后大获成功,影片票房接近2600万。


       其实这片在14年12月31日上映,那个时间点,国产恐怖片市场还算不错,这也是一个时间优势吧。另外,这片是日本人导演的,日本恐怖片在恐怖片目标观众群的心目中还是有地位的,我们也宣传了一下这位日本导演,其实,这个日本导演拍片并不多。另外,我们宣传影片给此片冠了个前缀——限制级,目标观众群很容易相信日本导演拍了一部限制级的恐怖片,并且也成为吸引他们进入影院观看此片的一个重要理由”



     《怨灵》在《怨灵人偶》之前上映的,当时借助了一些事,例如有一个“怨灵鬼屋”主题鬼屋在各地运作,正好在北京巡演。双方名字很相近,就进行了合作。“鬼屋”宣传时候,说他们拍了同名电影;我们宣传电影的时候,我们又同时开发了“鬼屋”游戏进行巡演,如此互动合作,对这部影片形成一很大推动力。


        杨磊透露这部电影原名比较不像恐怖片,改成《怨灵》以后,影片作为恐怖片就非常明确了。故事讲述女孩车祸死了,灵魂随着几个见死不救的年轻人到了一个加油站,然后逐个对其进行报复。实际上,这些都是车祸中女孩临死弥留之际的幻觉,事实是这些年轻人都救了她。为了宣好此片,通过搜索,发现了个真实的神木加油站闹鬼事件,我们宣传影片时,基点重点打造了影片根据“亚洲十大灵异事件”之一——神木加油站事件改编的核心卖点。


         这样,影片就接地气了,观众容易对影片产生高认知度。他认为恐怖片的营销,绝不能不能浮在空中,可以考虑根据某个真实事件改编,增加可信度和观众的感同身受的感觉,让观众感觉恐惧就在身边,增加对目标观众群的吸引力。



       营销恐怖片最大招数,就是要抓住核心卖点,卖点需要明确,直达人心,就像《笔仙》就是一帮年轻人玩笔仙闹鬼了,遇见恐怖的事情,这种恐怖片必须要在片名、预告片、海报体现影片自身卖点,如果你传达到位,就容易卖座。就像基点营销 的《惊魂电影院》,本身质量是一般的,但是基点设计的海报,是一个女鬼爬在影院墙壁上,且颜色以抓人的暖色为主,与影片内容有契合度,海报还是比较抓人的。因为营销方案非常明确,观众到影院去看一部影院闹鬼的电影,这种身边的恐惧感,反而会吸引目标观众群买票。


         恐怖片是有一群目标观众群的,晚上21点到24点之间,影院天然就会排这样的片子,目标观众在那时间段知道影院会有恐怖片放映。影院知道这个时间段放映恐怖片会有上座率,甚至比某些大片还好。形成双向对应。在市场还认可恐怖片的时候,影院对这种类型片是有需求的,虽然有大片在竞争,但恐怖片作为类型片拥有自己的固定目标观众群,排片还是能够挤得进去。


        杨磊称,每部恐怖片基本上营销一到两个月,因为低成本恐怖片宣发费用有限,支撑的宣传周期也有限。关键看你卖点信息传达得准不准,海报、片名、预告片传达的卖点信息准不准,如果卖点是目标观众群接受的,并且让他们捕捉到了,影片就有可能成功。


恐怖片随着粗制滥造进入冰点

观众都知道日本恐怖片拍得更好


       杨磊透露2016年的内地恐怖片,大概有50来部。前两年才每年有20到30多部,那时候几周一部,每一个恐怖片有自己的生存周期。现在一周上映几部,影院就会把上周的恐怖片下了,上这周的,甚至这周有两个或更多恐怖片同时上映的时候,影院就选排1部恐怖片了,因为21点以后时间段比较窄,根本排不了几部片。这种互相挤压,也造成恐怖片票房直线下降。


      恐怖片目标观众群本来就是一些小众观众类型,这部分人本来就不多。国产恐怖片第一个是供过于求,并且内容粗制滥造,这自然伤了这些观众的心,自然就开始不买账。杨磊认为这不能怪观众,而是我们创作者没有好好把恐怖片发展给出一个好的思路,不能继续这么骗。而且许多拍恐怖片的人,都是刚从别的行业转过来,拍的第一部片子,觉得恐怖片投入少,产出高,作为第一次拍片,经验不足,肯定显得粗制滥造,必然不能迎合目标观众。


       福建恒业董事长陈辉曾透露,以前营销恐怖片时候,只要发新闻说有观众吓出心脏病,就会引起震惊。杨磊坦言“其实恐怖片目标观众群心理诉求非常简单,这些观众需要的是刺激、惊吓、满足好奇心。陈辉说得有一定道理,但是刚开始时候,你这么说可以。从目前看来,但是国产恐怖片一贯的粗制滥造,且受制于审查限制,影片不可能有真鬼,难以迎合目标观众群对此类型片的观影诉求,这不断让目标观众群失望的情况下,再说国产恐怖片有人吓出心脏病,是没有人相信的了。

       现在主流观众都看欧美日韩泰国的恐怖片,对比来看,目标观众群都知道国产恐怖片不可能比人家拍的好,你再这么宣传已没有作用。


       对于陈辉曾炮轰内地恐怖片编剧与导演太懒,就爱用幻觉与精神病,敷衍收尾。杨磊称“这就是为规避审查,有时候影片前半部说有鬼,但你不能说是真鬼啊,结局为了圆回来,结局就用人为阴谋、幻觉、精神病、梦境等方式来解释。国内恐怖片的结局都归结为这几种,目标观众群都摸清了国产恐怖片的结局,厌恶了这种欺骗。其实,恐怖片目标观众群还需要得到更加离奇的结局,来满足其好奇心,而不愿再上当受骗了。国内编剧导演确实是懒,他们都没有细究怎么在体制内,用更好的更创新的说故事的方式,不但规避审查风险,也能迎合目标观众群的口味。我相信总有夹缝中求生存的办法,我们会找到一些恐怖片新的叙事方式。”



       接受访问时,杨磊对于基点影视最近两部票房不如预期影片,做出了回应。“今年恐怖片市场到达冰点,不能说是低点,而是冰点。今年我们发行的一部影片《记忆碎片》,明确一下此片是悬疑片,很多人会把悬疑片和恐怖片混淆,此片作为悬疑片,在影片没有大咖的情况下,是没有自身固定的排片时段的,所以票房很难好。


        而另一部是科幻恐怖片《食人岛》,这片故事及卖相非常棒,也很明确,你一说食人岛,观众就会明确联想到故事内容,符合我刚才说的卖点明确的特点。此片也做了一定创新,说了一个活体岛屿的故事。故事创意很新颖,概念很好,很惊悚。但是受制于特效质量,投资也有限,制作没达到预期效果。影片首次在国内把恐怖和科幻完美结合,完全能满足目标观众寻求刺激及好奇的心理诉求。但在宣发费、制作费有限的情况下,且影片的科幻特效不足以证明这是一个高品质的影片,且影片投入市场时,正值国产恐怖片市场降低到冰点之际,综合效应下,导致此片场次也不高,上座率也不高。这也是市场大环境所致。”


      2016年下半年恐怖片密布,市场供过于求,所有恐怖片票房都高跳水的情况下,也有些宣发方为了符合投入产出比,投入制作及宣发就更低,影片质量更没有保障,继续伤害着市场和目标观众对此类影片的信心。此时,自然观众和影院就开始排斥恐怖片,就必然不会有好成绩。


       杨磊认为基点影视,以后会介入一些恐怖片前期制作里。通过介入制片前期的市场建议,片方可以较早地把好的创意和特点体现出来。但影片制作会是一个较长过程。目前,更多是已经拍成的恐怖片拿到他们手上,直接进入宣发,这些影片,许多是按照常规恐怖片套路去讲故事,质量很难有保证。以后他们会有所选择,恐怖片不会再发行那么多了。


 

既然国内在这方面,编剧、导演都懒,不会想一些新的办法。基点会考虑雇佣一些世界级恐怖片导演,就像拍过《午夜凶铃》中田秀夫导演来拍他们出品的《虫面人》。在我们自己不行的时候,学习学习别人怎么做,把高手引进过来,也是一个办法。《虫面人》这个故事不说鬼,可也会用科幻和恐怖相结合,满足目标观众群的刺激与好奇的心理诉求。其实在好莱坞,这类科幻恐怖片,总是有些固定的观众群。基点争取去做一些尝试,加上日本导演精良制作,可能会有一个好的成绩。


短期之内恐怖片难破十亿


       《京城81号》能够在内地票房突破4亿,因为福建恒业与制作团队认真对待了恐怖片,美术做得非常成功,故事也说得比较精致,但是杨磊觉得成功很大一点,在于影片卖点明确,有真实的地点与影片对应。且影片海报、预告片、片名做得比较唯美,符合大众审美情绪。影片虽然有惊悚元素,但是偏向于爱情,这些特点都符合大众审美情趣,扩大了目标观众群的数量。

        另外,此片的宣传周期也很长,用了一年多的时间,且专门搭了实景拍摄,让观众觉得是一个大片。影片整体宣传不时都透露这是一个大片的感觉,当观众真正觉得这是一个大片时,且影片宣传扩大了目标观众群时,就会不仅仅吸引小众的恐怖片观众,影片自然票房就会提高。


释凡:内地是否会出现十亿票房的恐怖片?

杨磊:短期之内,内地恐怖片过十亿票房,想都别想。《京城81号》把观众面扩大了,才4亿。如果你做一个纯粹恐怖片,我不寄希望于恐怖片能到十亿,但是可以一点点往上走吧,如果我们能把所有恐怖片小众人群都集中起来就不错了。至于你能把目标群扩大到多少,这是没有先例的。现在,恐怖片大都只有几十万,一两百万票房的市场情况下,我们还是踏踏实实一点点走吧。


释凡:网络大电影是否会成为恐怖片趋势?

杨磊:网络大电影的恐怖片很多了,但最近国家也需要审核网大内容了。目前来说,网大尺度比院线电影宽松一些,但依然粗制滥造,许多恐怖片在网大能放映,在院线是放不了的。我们希望大尺度恐怖片能在院线放啊。我认为,院线电影才能代表一个方向。所以,网大恐怖片并不能成为恐怖片趋势。


释凡:《消失爱人》《魔宫魅影》票房不如预期会影响到以后恐怖片吗?

杨磊:《消失爱人》应该算是悬疑片,不能列入恐怖片范畴。《魔宫魅影》是《京城81号》幕后班底的那帮人制作的,制作还是精良的,以目前市场来说,有8000多万票房,这个成绩算值得称道。因为此片制作加宣发的资金一定不少,影片具体投资我是不知道的,所以我也不知道片方是赔了还是赚了,但一定没达到片方的预期。


今年有一个韩国翻拍片《捉迷藏》,从现在市场来说,票房他认为也是成功的。但也有可能投入产出比是不合适的,可能片方的票房预期更高。所以,恐怖类型片也走到一个尴尬境界。我投入高一点制作精良一点,可能产生更好票房,是不是能够回本?不好说。但你继续粗制滥造一定不能有好票房。如果精良制作,还有可能产生高票房。


建议有心拍恐怖片的片方,应该在拍之前好好研究下市场。任何一个类型片票房高低的周期是有规律的,都是波浪形的。比如,开始你以某一种方式说恐怖片,观众觉得很新奇,票房到顶点,你一直按这种方式说故事,观众就会审美疲劳,市场就会下降。但是恐怖片的类型不会消亡。此时,我们要寻求恐怖片说故事新的方式,毕竟内容为王。当哪一家做出类型片的故事创新的时候,这种类型片在市场谷底的时候也会翻身。观众会觉得很新奇,哦!恐怖片还能这么说,此时,市场就能往上走。


恐怖片市场的持续冰点,可能会造成明年恐怖片数量降低,大家都不知道怎么说恐怖片故事了,都觉得恐怖片市场不好了,恐怖片投资减少,数量也会减少。但是如果还有市场存量,可能会在17年年初时候逐渐消化掉,可能17年后半年,恐怖片会逐渐减少。当市场上慢慢恐怖片减少了,可能某一个比较创新的恐怖片会冒出来,恐怖片市场又迎来新的生机,一定是这种市场趋势。


说爱情恐怖片,丢失各自观众


释凡:小马奔腾曾制作《女蛹之人皮嫁衣》被誉为良心恐怖片,却票房不如预期,您怎么看?

杨磊:这个片有一些明星在里面,像任泉、张榕容、李威,那就是恐怖片是不是要用明星的问题。如果你要做成一个恐怖大片,那需要明星。如果纯粹精良的恐怖片,不一定需要明星。就像《笔仙惊魂》系列,还有《怨灵人偶》阵容都是一般演员,但是目标观众群去影院看的是刺激、好奇,我能不能被吓住。观众不是冲着某个明星,只是可能有明星会更好。

而且《笔仙惊魂》系列卖点是明确的,观众能够捕捉到。《女蛹之人皮嫁衣》相对模糊一点。你听到这个名字觉得可能是凶杀,但怎么凶杀?比较模糊。而且《人皮嫁衣》一定是跟情感相关的片子,你要说恐怖片,尽量宣传时不要说情感上的东西。可能观众看完片会说受到情感上洗礼,但是宣传上一定不要这么说。因为恐怖和爱情,两个类型片的目标观众群的心理诉求是相悖的。

此片让恐怖片目标观众觉得影片可能是说小三啊,出轨了,杀人啊,说这样一个故事,对吧?跟情感相关,那就不恐怖了,恐怖片目标观众群不爱看了;爱情片的目标观众群一听说是恐怖片,他们肯定也不看。《诡爱》也是这个问题。如果你说爱情恐怖片,你可能爱情片目标观众群也丢了,恐怖片目标观众群也丢了。

释凡:港台恐怖片为何也减少了?

杨磊:从港台区域来说,恐怖片可以有真鬼。但是我觉得跟市场需求有关,你拍一个鬼片,在港台区域能有多少票房呢?大家都看到大陆市场大啊,但这些鬼片只能在港台这么小的市场空间里寻求回报,自然其生存也受到影响,所以就自然就少了。但可能凤毛麟角出现一些类似《僵尸》这样的好片,但不多。


《灵偶契约》结尾回归人为因素


光线《捉迷藏》想多元化尝试


释凡:如何看华谊兄弟和光线相继推出《灵偶契约》《捉迷藏》两种恐怖片?

杨磊:我个人觉得《捉迷藏》票房在现有惊悚恐怖片市场来说,算是好的,《灵偶契约》可能会影响华谊以后规划,因为内地只有一千多万票房,华谊一定赔了,此片是国外制作团队,制作确实精良一些,但是到了国内能公映,影片前半段看似有鬼,但结尾又变成人为因素,目标观众又会觉得上当了。还是内容为王,如果恐怖片好莱坞参与没问题,只要故事出新出奇,观众觉得耳目一新,又符合审查制度,就可以。


我个人猜想华谊和光线都想多元化尝试一下吧。每一种类型都分一杯羹,不是更好?每个公司都不想只做一种类型影片,他们也会做各种有益的尝试。但问题的核心还是在内容上,恐怖片要发展起来,最重要是要突破人为阴谋、精神病、幻觉、梦境这样的结尾,去尽量创新性地说一个真正的好故事,让观众耳目一新,才有出路。


释凡:那么以后还会有牛朝阳导演这种用恐怖片以小博大的案例吗?

杨磊:看说故事方式是否能够创新,是否能够精良制作,能够得到目标观众群的认可是最重要的。其实不管牛朝阳还是别的公司,如果继续拍没有创新的恐怖片是没有前途的,市场结果都让人堪忧。


做动画也是不得已为之


       作为中小电影发行公司,基点发行最多是恐怖片和动画片。杨磊认为,对此别无选择。因为大明星、大投资、大制作的大片,都被各大公司垄断了。不少大片需要几个亿保底票房,中小电影发行公司根本拿不出这些钱。大片已经把中小发行公司拒之门外了。而其他类型影片中,比如爱情、喜剧、动作、恐怖、悬疑、动画等等各种类型片中,除恐怖片、动画片,都是需要一线明星,才可能有票房产出,但这些片中小发行公司是拿不到的。只有恐怖片和动画片不需要明星,影院会在特定时间段给予排片(可能周六周日及节假日白天影院会给排一些动画片,在每天21点和24点排一点恐怖片),这两种类型片尚可以通过一定的发行努力获得一定成绩。


       作为动画片,和恐怖片,可以小投入高产出,一些中小公司就开始大量制作。于是,今年市场平均一周一部恐怖片、动画片,或数部恐怖片、动画片同时上映。铺天盖地的上映,粗制滥造的多了,市场供过于求。结果,这两种类型片,今年底的市场就下滑到冰点,多数是一两百万票房。基点影视为何去选择这两种类型片,杨磊辛酸称,“我个人喜欢是一方面,其实也是很无奈,是别无选择的不得已而为之,这也是中国电影市场不健康的表现。”


《黑猫警长》是目前三十多岁家长儿童时期的梦


《犹太女孩在中国2》孩子都不知道是什么


       当年因为《怨灵人偶》基点负责发行的成绩比较好,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又是此片出品方,所以双方进行了深度合作,像《天将雄师》《黑猫警长》《犹太女孩在中国》都有基点影视协助营销或发行。杨磊对此称:“我们也是这么考虑问题,我们希望和片方的合作不是一笔买卖,尽力重视每一次合作,做好每一部影片的宣发工作,才能让片方有继续造血的能力,才可能有长期的多部影片的合作。


       其中,《黑猫警长》是目前三十多岁家长儿童时期的梦,这是一个明确IP。如果带着孩子去影院,家长了解这个IP,会觉得这个片是积极健康,观影前会对此片有个良好的预期,家长就会带孩子看这部影片。家长看此片时,也会在影院找回自己儿童时期的回忆,当一个片子成为陈酒一样香的时候,还是有市场的。但是,基点在做《犹太女孩在中国》宣传时发现,孩子可能都不知道犹太人是什么,这种影片作为动画片,对孩子来说是费解的。虽然内容上比较积极,却市场认知度非常低,很难有好的票房。


释凡:动画片会做什么样营销活动?

杨磊:第一种是线下活动,比如:到幼儿园,游乐场,超市下面孩子的活动区域,这些孩子聚集地与孩子互动,第二种是影院阵地活动,小观众在影院阵地凭票玩小转盘、掷骰子得礼品的游戏。第一种是到目标观众群聚集地进行一种宣传,第二种是在影院阵地现场,通过现场活动拉动即兴影院现场购票观众,只要影院有阵地活动,有小礼品赠送,而获得礼品就必须买票观影,这样,小孩子就吵着要看这个片子,起到影片促销作用。但对于动画片来说,一些低幼动画片,一些10岁以下的孩子,选片就盲目一些,这些低幼动画片,可能不一定有IP基础,只要有一些线下活动或阵地活动,会对这些低幼儿童的需求产生拉动,也能有一定票房。但对于十几岁孩子来说,选择动画片的目的性就会强一些。


但是有时候,做营销需要到目标观众群所在地做一些活动,所以说我们也做了尝试去幼儿园和孩子做互动,宣传影片,后来这种方式也减少了。因为在幼儿园做了互动,孩子回去和爸爸妈妈说,我要去看某个片,可能连片名都说不对,也可能爸爸妈妈没时间陪他去看电影。所以,我们可能为去幼儿园做活动花不少钱,但实际转化成票房的就寥寥无几,中间会有很多损耗,所以这种方式投入产出比不太合适,是有待商榷和调整的。



释凡:您营销过比较成功动画片是哪部?

杨磊:今年的《青蛙总动员》就很成功,影片海报比较萌,比较吸引孩子;影片片名“总动员”是动画片片名高认知度的名字,孩子们都知道“总动员”一定是个有趣的动画片。另外,此片五一期间上映,那天也有三个动画片上映,《马小乐》提前一周点映,成绩不理想,影响了其五一期间的场次及票房。还有一部《阿里巴巴2:所罗门封印》,此片核心卖点是“阿里巴巴”,但是海报上“阿里巴巴”字很小,“所罗门封印”最大,导致观众很难分辨认知到这是阿里巴巴系列动画片;

相比来说,我们《青蛙总动员》在几部片中就更吸引孩子,票房在五一期间几部动画片中最好,然后,再其后一周没有新动画片的情况下,《青蛙总动员》在第二周就有延续,延长了此片的市场生命周期。另外,基点影视四十个城市五十多名发行员,这样大规模的地推和扎实的落地发行工作也是功不可没的。所以,此片其实我们也胜在“天时、地利、人和”以及精耕细作上。


释凡:《青蛙总动员》据说最早猫眼被黑成0.5

杨磊:这种情况是异常的,我们不知道谁做的,但后来调回来了,至少在上映首日,我们评分是正常的。现在,就不去追究这个,水军这个东西,永远不能改变票房,真正观众不傻,观众是看内容的。



释凡:如何看待《魁拔》系列不卖座

杨磊:动画片虽然没有演员,却有IP。就像《喜羊羊与灰太狼》有演员嘛?电视剧已经形成一个很强的IP了。《魁拔》在电影上面艰难做了几集,形成了一定的IP基础,它的短板是片名让观众不知道影片是说什么的,IP认知度建立比较艰难。《喜羊羊》在电视上铺垫多少年,《熊出没》系列在电视上铺垫多少年,当然更容易取胜。但是《魁拔》、《太空熊猫》这类没有什么IP基础,纯靠电影一集集拍来形成IP,风险必然就会大一些。


释凡:《潜艇总动员》系列差评很多,为何还能卖座

杨磊:《潜艇总动员》的动画形象可能有点像好莱坞的感觉,那是环球数码的,影片人物设计比较精良,潜艇比较萌比较可爱,容易受小朋友喜欢。影片实际制作还是精良的。



释凡:如何看《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空前卖座?

杨磊:《大圣归来》拍了一个非常独特的,不一样的孙悟空,这是大家没见过的孙悟空。只要任何影片找到特立独行于同类影片的一个独特卖点,且此卖点是目标观众认知且认同的,且影片的口碑营销非常成功,票房自然会成功。《大鱼海棠》画面是唯美的,里面爱情故事也是感人的,能看出制作精良程度是能跟近几年动画划清界限的,其宣传周期也很长,所以票房也会好。


释凡:周铁东说过内地已经有一万家动画公司,您怎么看?

杨磊:我觉得他是资深业内人,他说一万多家肯定是,国家在支持动画产业,让这些公司能够生存和发展,市场呈现繁荣状态。但有些公司的作品是粗制滥造的,所以,市场一定会洗牌的,内容粗制滥造的公司会慢慢消失掉。还有,许多动画公司不一定是拍电影,可能拍点电视片,宣传片,系列片等,只拍动画电影的公司也是有限的。是否能生存下来,还是看动画影片的内容质量。



释凡:《萌猴奇遇记》这部纪录片是如何营销到1500万?

杨磊:儿童片最重要是电视宣传,可能小孩是电视渠道接触得多一些,正好北京台是引进方之一,所以在卡酷上广告多一些支持,后来,其他动画频道也有播出本片广告,电视台广告是对动画片的宣传效果还是巨大的。

此片虽然是纪录片,我们把它包装成一个儿童故事片,讲一只人工豢养的小猴子突然到大自然中,如何求得生存的故事,真实的小猴子自己演自己。此片我们做了各种适合儿童口味的预告片,铺天盖地在映前电视台广告放映,尤其在卡酷这样的儿童频道。很明显,在广告覆盖到的城市,此片票房成绩最好。《亚马逊萌猴奇遇记》这种影片一定要去影院去看,影片具有非常纯净大自然颜色,非常养眼。类似《海洋》这种纪录片,影片的画面、音乐非常纯净唯美,必须去影院才能感受到。



释凡:《海洋》这部片当年内地获得2000多万票房,为何原班人马《地球四季》只有300多万票房?

杨磊:《海洋》这种片必须去影院去看,小屏幕看《海洋》,一定没有大银幕看《海洋》有感觉。从影片画面来说,你觉得在银幕上看《地球四季》好看,还是在银幕上看《海洋》好看?而且《海洋》口碑也是不错的,还有一个《狂野非洲》才800多万票房,其画面虽然不错,应该还是不敌《海洋》唯美。我个人觉得还是大银幕看《海洋》,要舒服一些。

记得陆川导演《我们诞生在中国》和《地球四季》上映时间很近,但两个片却是一天一地的差别,《诞生在中国》画面也非常美,有迪士尼制作、陆川导演、周迅配音,还是跟名人效应有一定关系,《地球四季》就没这么多名人效应。


市场低迷不能全怪《叶问》,今后转型制片公司

不要全归咎于《叶问3》买票房,造成大家不敢买


        基点影视现在还有一些代理发行的动画项目,都在洽谈中,制片领域刚开始做,但进度不快。基点还有一个特色,在四十多个城市,有五十多个落地的发行员。有这么多人情况下,发行动画片时,执行各地影院阵地活动时,我们很有优势,中小公司至今能够保留这么多驻地发行员的,很不容易了。现在中小片越来越难发了,不少公司都在削减人员。


        杨磊希望能接点好片子,目前,所接的代理发行的片子都不大,很艰难,你不知道将接到是什么片,有没有市场。所以他们进行制片转型,就像他们制片的《虫面人》,还是要控制影片内容,等待制片项目,周期会长一些。所以,只有先一边接代理发行的影片项目,一边从制片角度尝试制作破冰之作,他们也希望做出一匹黑马。基点也可能会进军网大、网剧,因为要多方面尝试,多条腿走路,但要好项目才行。


     2016年电影市场不好,不要全归咎于《叶问3》买票房,造成大家不敢买。其实很多片都在做票补,这些票补可以理解为是影片的营销行为。但不要做那种凌晨一两点钟都满座的买票房行为。票补是第三方票务做的促销。票补不是买票房,而是对票房有促进作用。杨磊认为电影市场不好,跟整体经济形势、影片内容有一定关系,去年全年440亿,今年只是略高,不可能每年30%增长。


      今年银幕数大幅度增长,年票房仅仅是略微增长。电影市场在今年实际应该是下滑态势的,去年一个片能保底十亿,今年肯定不可能。你这么保底肯定要亏。至于以后会不会这么保底?应该一些公司会更加谨慎了。


释凡:基点肯定不会买票房吧?

杨磊:那肯定不会做,这是行业规则,道德底线,当然也没有钱去买,就像《叶问3》那得有多少钱去买。


网络不能取代地面发行


释凡:影院阵地物料是最重要的吗?

杨磊:影院阵地海报要邮寄的,那是当然的,但你必须要有人去影院检查。我们发行员会反复检查海报、展架,是不是摆在显眼的位置。如果被调整位置,我们还要把它拿过来,放在显眼位置,观众在影院阵地看到你影片的展架,才会被吸引买票。但也不尽然,影院阵地固然能通过常规宣传品吸引观众购票,但现在更多人通过第三方票务,如:猫眼、娱票儿、百度糯米等这些票务平台,从网上购票。这时候就看你的影片的宣传信息在第三方票务的露出。


释凡:网络发行不会取代地面发行吧?

杨磊:我觉得网络肯定不会取代地面发行,只要有影院放映物理地点存在,影院落地发行就一定会存在。有些沟通工作必须要到影院现场沟通,面对面的。除非未来,影院也移到网上去了,没有影院物理地点了,网络发行才可能取代地面发行。短期之内,网络发行取代地面发行是不可能的。

释凡:基点如何选择跟对方进行合作?

杨磊:这是发行商务洽谈的问题,片方都问我你们公司接片有什么条件,其实所有业内采用的发行方式我们都可商量,比如:什么垫付不垫付宣发费?发行代理费多少?我们很灵活,任何一个方式都可以谈。但最重要还是看你影片内容如何,预估多少票房。然后我们采用相应的发行条件去洽谈。我们公司拥有庞大的地推网络,且执行力很强,我们马上还有发行软件,辅助配合发行工作。加之我们公司运作比较正规和诚信,在业内口碑和品牌还是不错的。我们会继续全力保持公司的口碑和品牌,多做出好的发行成绩。


释凡:全国几千家影院如何发行?

杨磊:目前来讲,我们中国针对某一种类型影片,进行区域发行的情况,还是不多。我们还是希望全国统一上映。但也会出现有的影院,你给他硬盘也不排。我们有时就会针对特定类型影片,对相应类型片全国前多少名影院发硬盘,排名末尾的一些影院就不发盘了,我寄给你也不放。比如全国八千家影院,我邮寄五千块硬盘可能就够了。按精准发行理念,我们公司会有数据分析,能找出相应类型片的城市票房排名,我们会针对相应类型片票房好的城市重点发行,哪个城市,哪些影院吃相应的类型片,我们就重点发他们。但目前来说,纯类型化的院线,即只放某些类型片的院线还没有出现。


释凡:如何看文艺片在内地比较小众?

杨磊:我这么举例,《红楼梦》和金庸武侠小说的区别就是文艺片和商业影片的区别,《红楼梦》可以理解为文艺片,但金庸武侠小说一定是一部商业片,大家都能看懂。这两类影片肯定受众群是不一样的,看《红楼梦》的人是高雅的、有情趣的,看金庸小说一般普通人都能看,所以会更大众一点,所以受众面是不一样的。

为什么文艺片小众,文艺片在中国面临的问题,是与电影教育有关的。能看懂好文艺片的人,是要从视听语言里咀嚼出导演画外之意的,声外之意,导演为什么这么拍,为什么放这段音乐,当他明白了,咀嚼出来导演想表达的深层含义时,他会觉得非常HIGH,非常有意思。但是普通观众没有接受过电影教育,看不懂,自然不会觉得好,就会去看通俗的美国大片。所以说,中国的电影教育还是非常贫瘠的,仅仅是在北京一些电影相关院校里有,这对中国电影发展来说是远远不够的。




释凡:《百鸟朝凤》和《超能太阳鸭》主创都下跪,为何票房结果不同?

杨磊:电影的宣传,从来都不是照抄照搬就能成功的。大家很明显看到《超能太阳鸭》下跪没有效果。《百鸟朝凤》的成功有很多综合因素,影片是吴天明导演最后一部作品,这是绝唱。另外,方励这种大腕的下跪事件,起码范冰冰等一线大腕为他转发朋友圈吧。另外,《百鸟朝凤》的内容是积极正能量的,是讲述文化传承的电影,大家都在顶的是一个积极正能量有情怀的片子,这些东西综合起来,让大家觉得,方励的下跪是血性男儿正义之举。《超能太阳鸭》只是一个普通商业动画片,完全没《百鸟朝凤》这些优势条件,所以不能比。


释凡:作为电影营销高手,您生活有何变化吗?

杨磊:你千万不要说我是高手,我永远在学习。通过做电影工作做,生活中交的朋友多了,比如你。另外,本人很热爱电影,喜欢电影,所以也喜欢钻研电影的相关事情,上班下班都在做这些事情,也不会觉得累。


释凡:如何看待明星不配合路演的情况?

杨磊:我个人非常讨厌这种不配合,我有时候也会碰到这种情况。我们是在帮明星宣传,当然,同时也在宣传我们的影片,但演员的经纪人只知道要费用。比如你路演的执行都箭在弦上了,此时,经纪人可能跟你要钱,路演才能继续。这个关口,你不给钱,路演就得取消,之前的安排取消后,就得罪一批院线和影院,你说这种情况卑鄙不卑鄙,这种情况我碰到过,极其鄙视。其实,路演对演员的自身宣传来说是非常重要的,给这些明星和观众一个面对面的机会,观众会更支持和喜欢你。但此时,经纪人脑子里只有钱,就会借此机会,狮子大开口。

另外,许多演员路演过程中,推脱身体不舒服,有事,等各种理由,原定安排好的后面几家影院就不愿意跑了。但后面几家影院的观众就在影院等着见你,那时候,你叫发行怎么做?影院也火了,观众要投诉你影院,发行只有到处赔礼道歉,然后得罪的影院等你影片上映时,一场都不给你排片。路演过程中会有各种情况出现的。


释凡:如何感谢支持基点影视的人?

杨磊:我是要大大感谢,尤其像我们做中小片发行的,要感谢为数众多影院、院线和影院管理公司。我们的片很多是可排可不排的,只有靠大家支持帮忙,才能有场次和票房,中小公司能生存下去,尤其感谢影院、院线和影院管理公司一直以来的支持和帮助!


4.3 

怨灵人偶 (2014)

影评(36)

收藏(2467)

怨灵人偶/Bloody Doll(2014)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07143/blog/7991961/
--------------------
微信公众帐号seafans-movie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北京时光影迷会

273885名成员14753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