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北京时光影迷会>>《龙骑侠》导演刘可欣:内地动画繁荣没靠政府垄断

《龙骑侠》导演刘可欣:内地动画繁荣没靠政府垄断

加入收藏

2017-1-6 1:43:32

 

    刘可欣,编剧、导演、儿童文学作者。刘可欣是当代中国动画电影界具有代表性的女性导演,其执导并编剧的《摩尔庄园》系列大电影被媒体称为“最故事”,曾荣获华表奖等多项大奖。2014年携电影《摩登恐龙总动员》入围戛纳电影节创投单元, 2015年《摩登恐龙总动员》、《魔晶猎人》两部电影承揽了国际最具潜力动画电影、最具潜力动画剧本、最具潜力动画系列片“金猴奖”。

       在她新片《超能龙骑侠》上映前,刘可欣接受了我的独家专访,称:“自己不敢有市场预期,一个导演的每部作品都像是一次裸奔,你这部作品成功了,被点赞,下部作品没做太好,你只能再裸奔一次。在创作面前最好让自己心态谦卑起来,我用一生的时间去做动画,做一辈子,不相信做不出大家认同的片子来。很多小粉丝现在成长起来,他们给我写信,跟我分享他们的生活。这让我突然觉得不再孤单,没有白白费这十年青春。所以我希望能陪他们一起长大,因为小观众们给了我太多的精神动力。这让我就想做一个不老的、讲故事的快乐老顽童,就很好了。


入行经历:老师鼓励她成为中国的J.K.罗琳



刘可欣是动画系列剧《马拉松王子》的编剧、执行导演

      刘可欣最早做过纪录片导演,也在电视台做过导演,后来又去了电影学院文学系读研究生。在那时候,她就经常写一些科幻、魔幻题材的剧本,尤其喜欢拉美的魔幻现实主义。所以每天的想法就比较飞,因为我特喜欢动画片,那时候就有些忐忑不安,问老师我是不是口味有点偏啊,黄丹老师就鼓励我“喜欢动画怎么了?我觉得你完全可以选择这个方面,可以大胆地去做,因为中国需要自己的J.k.罗琳。”

       就是这句话,给了她很大的决心。但是,在2005年到2008年之间,国产动画几乎就是空白的,一年也没有一两部能过千万的动画。那个时候选择去做动画片,大家都说她是弃明投暗。直到2008年,刘可欣与她的团队共同创立了北京华映星球国际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她也成为52集动画系列剧《马拉松王子》的编剧、执行导演。

      她回忆说:“那会儿还是传统手绘,做完《马拉松王子》让自己感触良多,在中国,传统手绘这种方式不仅在管理流程上,还是在工业化上都有着很大的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就是人,因为中国动画经历了十年的断层,很多很多优秀的动画人、原画人,早已经流失了。所以08年是中国动画同行重新整装待发的时期,不光是我,还有很多动画同行都已经在开始发力了。”







释凡:能谈谈《摩尔庄园》这套动画最初是如何解除的吗?
刘可欣:我闺女在小学三年级时,喜欢玩一款儿童游戏,当时我怕她沉迷网络游戏,不让她玩。女儿就说:“妈妈你来看这款游戏很好的!”,我接触游戏后,发现是一款很好的社区游戏。尤其特别喜欢摩尔的形象,都有一个鲜明的大红鼻子。很多动画人物,比如机器猫,都有着自己标志性的造型,《摩尔庄园》的小摩尔也有着同样的特点,孩子们超喜欢、很有爱,可识别性又很强。我灵机一动,觉得也许能把它做成一个国民级的动画形象。当时的中国动画也确实需要一个很鲜明的代言,需要一个突出的动画形象,而小摩尔这个造型是经过小朋友检验的。所以我们就用这个形象开发了一个大电影,做了中国第一部游戏改编电影。

2010年第一部游戏改编动画《摩尔庄园冰世纪》上映,没想到是跟《蓝精灵》赶上了同一个档期,而且是同一天上映。当天,有许多小朋友排队买票,售票员以为是买《蓝精灵》,后来才发现是竟然是《摩尔庄园》,就说这是什么片子?怎么这么多小朋友去看?那会儿还没有成人观众、儿童观众之分,持续涌来的小朋友们让影院惊讶不已。提到这些,说实话还是《喜羊羊》给我们开疆辟土,大家合力培养市场,终于形成了家庭观影群体的观众细分。如今我最小的小粉丝,已经快大学毕业了。



热血动画《魔晶猎人》


        做完《摩尔庄园》大电影第二部以后,刘可欣导演的诉求发生了变化,当时看《摩尔庄园》的小朋友们已经长大了,在与他们的交流和分享过程中刘导发现了新的问题需要沟通和解决。这些孩子都进入了青春期,他们开始向这个世界提出疑问,怀疑是对世界认知的开始,从另一个角度看,也可能会变成愤世嫉俗。对于青春期状态下的孩子们,刘可欣依旧有很多的东西想要与他们分享和诉说,所以在《摩尔庄园2》后,她和她的团队准备了两年的时间,专门做了一部网台联播的周更热血长剧《魔晶猎人》。

       另一个原因是中国网络几乎被日本动漫所占据,日本有《少年JUMP》,有自己很多知名的热血动漫,刘可欣说:“中国为什么没有自己的热血动画呢?就是有,也无法做长?因为坚持起来好难。这个观众细分比较小,而且这年龄的孩子特别挑,结果《魔晶猎人》做成功了,点击率超过八个亿了。在互联网上,一个没有暴力、没有黄色,积极健康的热血少年动画,能有这样点击率,可是相当不错了, 而且我们马上就要做《魔晶猎人》的电影改编了。”



《果果奇侠传》电影版正名为《龙骑侠》


        至于为何去做《龙骑侠》,刘可欣导演坦言:“这也是她和跟恒大影视结下的不解之缘,他们早期做《果果奇侠传》,我了解过他们的内容策划,对这个片子有比较深刻的印象,这是一个男孩子向的变身机甲系列片。那会儿漫威还没有大火,《超能特攻队》也还没有上映,但是当我看了之后,发现这个片子很特殊,它有点少年超能英雄的感觉。当时这个主人公变装有风火雷电,感觉很时尚,不是那种纯机甲的变装,是比较洋气的变装类型,吸引了我。”

       所以当恒大有改变电影想法时候,就找到了刘可欣导演,两者一拍即合,就有了《龙骑侠》大电影系列。当时,为了增强电影的辨识性,曾经多次对片名进行修改,最终《果果奇侠传》电影版正名为《龙骑侠》。至于第二部为什么叫《超能龙骑侠》?就是想要更加突出时尚感,超能英雄的观感,毕竟少年英雄、机甲变身,就是专门给小男孩看的。





释凡:《超能龙骑侠》相比第一有何突破?
刘可欣:从故事角度讲,我们也想过很多很多,到底孩子们想看什么样的故事。《龙1》讲的是生活平淡无奇的送花少年,重新认识自己,最终成为一名少年英雄的故事。它更多的是从纵向来讲述一个人从平凡少年变成英雄,从英雄的角度再次反观自己,最终恢复平凡少年,回到自己原来的生活状态。但是《龙2》更多是横纵关系,它讲的不再是一个人的故事,而是两个家庭的故事,我们通过展现果果与亲人、与朋友之间的关系来讨论英雄的意义到底是什么?

同样是一个不安于现状的少年,可能成为龙骑侠,也可能成为大火魔。其实,小火苗、水精灵,跟龙骑侠是同根同源,都是生活中孩子们的缩影。他们跟父母关系有困惑,爱的表达方式很单一。在这里,小火苗就体现得更明显。现在的孩子有很多问题,他们很想得到你的注意,就像小火苗每天给你热水、每天都想“帮助”一下大家,就认为应该得到友情和快乐了。但是这些对你的帮忙,是你喜欢的吗?不一定。当人和人之间相处,变成这种一厢情愿时,就是我不了解你,你不了解我,这个时候误解必然产生一种怨气。就是这种怨气让小火苗变成大火魔。

但是如果有了正确引导,或者哪怕是在认识的过程中能有一个警醒,不管是来自父母的还是朋友的启发都会带来不同的转变。就像我们说的,小时候有些躁动的孩子,长大以后会更有出息,能够成长为一个有独立思考能力的人。所以这个片子,不光是对个人的思考,还有跟周围关系的思考。那些横纵的关系,相对来说,探讨的更深入。





释凡:《超能龙骑侠》盔甲装备有升级,还有水精灵的工厂都很高科技,能谈谈创作初衷吗?
刘可欣:我们在做这个东西时候,还没有《超能特攻队》,但现在的男孩子,需要有一个很动感、很时尚、很前卫的英雄载体。不仅仅是武侠、仙侠,还有一种是超能英雄。所以我们设计这个时候,原来系列剧中有一个概念,风火雷电,每一种装备属于一种属性,这一次《龙2》展现的是蓝色水装机甲。还有平时孩子们用的最多的就是自行车啊、背包什么的,于是我们设计的这个机甲平时可以当书包、自行车。战斗的时候,又可以变身的小战甲,以满足孩子们对生活中相关的物件的想象力。

水精灵的工厂设定有点像圣诞老人在北极的传说,圣诞老师和一群精灵在北极生产好多圣诞礼物,而《龙2》中的水之洲的水精灵们在一个隐蔽的大工厂里生产的是最纯净的甘泉。而且我们还在里面藏着一个小环保的概念,这个世界要饮水思源,每一滴水都像一个圣诞礼物一样值得我们珍惜。这个世界的水工厂,在美丽水之州诞生,当水源枯竭时候,这个世界就陷入危机了,借此也希望孩子们认识到环保的概念‘’想象着有很多小水精灵和海博士,每天藏在一座大山的夹缝中,运用各种现代的小仪器,在为我们喝的每一滴水做净化,难道我们不应该珍惜吗?





释凡:刚才研讨会有人对《超能龙骑侠》做3D版有争议,您能说下感受吗?
刘可欣:
我们这次是2D、3D同时发行,小朋友们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方式。说实话,为了保护小朋友的眼睛,我把很多打斗镜头的3D效果都做作了一定削弱。但我如果放弃了3D版可以说就是放弃了在影院跟孩子们见面的机会。有时候,大家都在问我为什么做3D立体的动画电影?我想说3D立体作为一种酷炫的视觉体会,这些年已经成为中国电影院放映的主流,总不能说外国动画都是3D的占据了所有的厅,中国动画片就没有3D吧。很多动画导演私下都会交流,我们为了孩子们健康发展,在声音上进行特殊处理才是最重要的。

比如说《龙2》的后期声音制作团队,他们做的大爆炸,当时影院的效果质量超好,咚咚咚的音效一响,我心脏就腾腾跳。我说,“你能不能给我去掉一些?”他说,“为什么去掉?大片都得有这些。”,他说着还做了一个环绕。我说,“孩子对高频和低频都特别敏感,突然见的高频声音一定要减弱,这种突然间的刺激会让孩子紧张”。现在过强烈的低频砰砰砰的声音也是减弱之后的效果,的确牺牲了一些视听效果,但是我觉得这是值得的,孩子小心脏那么软,去掉一些重低音,可以让他们在离开影院时候,减少不舒适的感受。



《青蛙的预言》导演不理解为何大家都做三维


释凡:迪士尼和梦工厂放弃二维动画后,《青蛙的预言》的法国导演曾说不理解三维为何流行,您如何看
刘可欣:
我想说无论是三维还是二维都只是一种动画的表现形式和承载方式,这两种形式所产生的艺术效果,在我心中都是美的。二维更符合我们中国人的东方美学。三维有着非常好的视觉体验,它是为大银幕而生的,这种良好好的视觉体验,会让人觉得质量精良。作为一个好导演,有义务把任何一种类型影片做到极致,这才是艺术成就的真正体现。但其实你问一百个导演,都会得到一百个多元化的回答。我特别不希望听到“二维已死”这样的话。有的时候有些游戏公司希望把我的片子改编成游戏,都会问我们是做二维还是三维的?三维是不是能多卖几个钱,我说:“有很多很好的二维游戏,都很美”,能不能得到认可关键是还是看创作团队对这个东西的精工细作吧。

其实之所以三维动画会成为主流,原因其实很简单,因为大银幕在发生质的改变,三维动画更适合超大屏,或者超超大屏幕,立体、IMAX、环幕等等,适应未来的屏幕。它在表现体验上,更多是感官视觉上的冲击,其实我可以理解二维为什么会被取代,但我个人是绝不希望任何一种艺术形式被取代的,世界需要有多元化的发展。还是会有一部分观众会喜欢静下来用心去体会二维动画的浪漫或者中国水墨那种美的。


内地动画繁荣靠政府垄断



这几年中国动画市场正处于一个蓬勃发展的阶段,现如今已经有了一万多家动画公司,刘可欣导演表示,这种发展叫她既喜欢又忧虑。她透露,自己见过中国动画最惨的光景。那会儿,没人唱戏,没人搭台,不管做成什么样子都没人关注。那时候电影市场细分还没有形成,压力比现在还要大。现今大家至少认同中国动画不是都不能看的,而且在越来越多中国本土动画的积累下,将来一定会有更多更高质量的作品涌现出来。

俗话说:“水至清则无鱼”,刘可欣坦言:“首先这个行业热闹了,就有发展的机会,有更多的人关注中国动画,才会有更多年轻人、有才华的人愿意投入到这个行业之中,中国动画人才能受到更多的鼓励,做得越来越好。像今天有这么多老师在给我提意见,这是好事。怕的是大家就这么坐着,连意见都不想给你提。但是忧虑在哪呢?我希望大家能冷静,在这种喧哗的光景里还能保持初心,能保持创作本质的回归,能够在质量上,在故事的讲述上,不断地去努力。不要因为有很多热钱和很多投资人进来,就想着随随便便搭一个台子,随便唱两句,反正有钱赚,万一把这个市场又给弄浑了呢?然后大家又伤心失望了呢?这是真正努力的动画人最不愿意看到啊!”


释凡:有人说中国动画近年发展,跟电视黄金档全被国内垄断,电影有保护月有关,您认同吗?
刘可欣:
我不这么认为,大家可能还不知道我们子供向动画市场是怎么形成的。不是每年的一个保护月,就能形成一个市场。这一定是很多很多动画人,日积月累,大量的动画作品逐渐堆砌。不管是动画影视作品,还是网络动画、漫画、儿童出版物,整个产业链必须通过不断地培养,才能形成一个观众群,这绝不是一个月的保护就能解决的问题。

这几年国家已经不再提倡保护月了,可是每年寒暑假,还是有十几部中国动画在一个月内诞生,这种现象并不完全是因为保护月所造成的。我们动画有个特点,受众人群是以孩子为主,那么最合适观影的时间也就只有寒暑假,所以我们的片子也就跟着扎堆,再加上外国动画片的冲击,大家的票房都会受到很大影响。可是我们又没有其他的档期,你说中国的孩子们又不太讲快乐教育,全都是在学习。所以其他的档期就不太适合我们了,这也是我们的无奈。这就是为什么中国动画都会在这一两个月内扎堆?其实并不是为了挤保护月。


《魁拔3》曾发公开信质疑市场低龄

释凡:《魁拔3》在亏本后,团队发了公开信,认为市场都是低幼观众,他们才不能存活,您认同吗
刘可欣:
我肯定不能全认同,日本所有成人向的动画,其实绝大多数都是由子供向动画发展而来的,日本市场不是一夜之间就由低幼走向成人的,它背后是有大量子供向作品在铺垫的,然后慢慢积累,直到这些受子供向作品熏陶的人群长大以后,有了话语权,有了购买力,突然一夜之间百花齐放,成人向的动漫变成了主流。其实随着日本动漫的发展,他们成人向的作品也开始慢慢衰弱,你会发现像《火影忍者》《海贼王》《攻壳机动队》等那种国民级作品越来越少了。《你的名字》是等了多少年才又出现的一部,而且在很多人眼里,这还是小清新,并不能算是完全重量级的。

在这种情况下,成人的市场是子供向的动漫作品积累出来的。如果没有08年开始到现在这几年中国本土子供向产品的培养,中国动画绝不会有今天的发展。我08年做动画时候,第一批粉丝今年大学已经毕业了。没有这些孩子的成长,就不会有那么多人走进电影院看《大鱼海棠》和《大圣归来》,而且未来这几年一定是更多硕果结出的时候。所以我们不能有了成人向的动漫,就否认子供向动漫的价值,这是一个相辅相成的关系,有点像轮回的道理。




释凡:如何看待只有《大圣归来》《大鱼海棠》票房超高
刘可欣:
《喜羊羊》《熊出没》为什么有那么多观众?那么多孩子看了那么多年动画,必然会积累出来电影票房的爆发。但《大圣归来》《大鱼海棠》这两部现象级电影是不同的。《大圣》是IP本身就强势,你看中国有拍猴子亏钱的吗?几乎很少。中国人过年过节要看猴戏,上百年历史,这是超级IP,跟国外莎士比亚一样,永远会有这样多观众,怎么拍怎么有。当然我不能否认《大圣归来》的制作优点,包括《大圣》有很多精神内涵,这是一个经典的重新延伸。就像我们小时候看《悟空传》。它里面有新时代的精神气节,包括《越光宝盒》有大量的粉丝情怀在滚动,这些情节全部在这一个动画作品里集中爆发了。

《大鱼海棠》是一张十年期的船票,一直没有上船。当年08年我们做动画时,就听说他们在做这个了,那时的动画很匮乏,他们短片让人眼前一亮,一直在说他们在做、这么多年他们还在做,现在那些小孩子们都长成了年轻人了。这个电影质量也足够好,画风是很精美,关键是这个约期太久了,结果就成了一个很特殊的现象。尽管有很多争议,我觉得这个片子能作完、把质量坚持了下来,就一定要给点赞了。但这只是两部现象级的作品,并不能代表整个动画工业,那么怎样才能算是一个健全的中国动画产业呢?你要看它什么时候出现我所说真正的合家欢量级的电影?先不说上十亿、五亿、四亿,一年能有稳定两三部、三四部上亿。稳定在一亿两亿之间的,就说明我们平均水平提高了。那时候,一夜之间就可能出现超越十亿的,只有量的积累才能达到质的改变。


动画人不应该浮躁和心急




释凡:疯狂动物城》《你的名字。日美动画爆发后,许多人都说他们比中国动画领先一万年,您如何看?
刘可欣:
我当年以一个粉丝心情去看动画,以为好莱坞全是这样的片子。后来才发现,其实每年因为中国引进数量有限,于是所有能获得引进的都是美国超A的动画大片。其实除了超A的水平以外,还有大量ABC级和不成功的片子也在美国上映着。这几年,你没觉得批片儿数量比以前多了吗?于是我们发现美国片也没那么好看了,原来也有很一般的。可见这跟电影工业发展的程度有关、电影的制作量级有关。在美国人家说低于六千万美元不能玩,而我们国产动画能达到三百万美元,成本就不低了!这里面有巨大的体量差异。所以差几万年,我们不能这么比,就跟电影不能跟电视剧比一样,当然也有那种PPT级的电影,就里就不说了。你拿中国两三百万美金的动画电影跟美国、日本超A级别的动画电影相比,这本身是不科学的!


《戚继光英雄传》被骂成一箱泡面就能做成


释凡:您如何看《戚继光英雄传被骂成一箱泡面就能做成?
刘可欣:
这种现象很容易被行业放大,其实这是极少数的。我们也期望这种东西不要再出现了,这就像网上喷都是“医生无德,造成医患纠纷”,遇上点事儿,网上的吃瓜观众就说“中国政府无能”,媒体只有一篇报道有失水准,就会被骂是“中国媒体无良”。普通的人群记不住整个行业的努力和最好的水平,通常经常只能记住这些行业最坏的表现。所以有的时候,像这样如此缺乏考虑,太过粗糙的电影能上映,对于整个动画行业来说是一个巨大的伤害。


《汽车人总动员》导演说过有本事去拍


释凡:您如何看《汽车人总动员》导演说,大家都骂我,有本事去拍,反正政府鼓励大学生创业
刘可欣:
我当然不赞同,首先我是不鼓励大学生创业。现在市场特别热,投资方热钱又很多,说实话一个好的团队是需要时间的磨练的,就像我们的团队,主创人员没有个三五年在项目上的磨合和过硬的功夫,是练不出优秀导演和设计师的。以前我们团队稳定性非常好,开始我们也摸着石头过河,但是明显感觉三四年以后,大家都有了质的飞越,对动画行业,对整个制作流程的体会越来越深刻,越来越知道该怎么去实践。

而现在江湖上风声鹤唳,听到一些合伙人互撕,有的很不体面,曾经一起共患难,然后就这么伤心分手了,大家以前都穷成那样了,一起受了那么多苦,怎么能用这种方式离别呢?让人看着真难过。耐得住寂寞不容易,经得起繁荣也不容易。没有经过项目历练的年轻人,特别是没有培养好职业精神的动画人,拔了苗有时候会失了根。其实这一行最可怕的还不是没有经验,行业里最可怕的就是急功近利、投机倒把的心理,靠抄袭去抢市场的人都不配被称作创作人!

释凡:如果给刚入行动画人一句忠告,您会说什么?
刘可欣:
过去都说日本动画好,日本动画一个好原画需要十年的功底,我们现在一个动画师也都是需要有三五年的积累才能成才。可是现在大家都太着急了,一个老板拿钱一砸,就分走一拨人。这群年轻人凑在一起就说那我也干一个《大圣归来》吧。其实有的时候,大学生创业,最大问题是不懂工业,一个优秀的创作人可以花一年做一个很好的短片,但一个好的动画电影是需要两三百人做三年的,而且都得优秀。

这对我们动画行业来讲其实是对人才的一种分化,助长年轻人毛躁的情绪。现在很难找到好的原画师,为什么?两三年时间,我刚学会画,那边有个老板就说成立一个新公司,我能自己做一个独立IP了,于是就跳槽了。有一词叫职人文化,动画恰恰是一个需要精工细作的行业。人才是很多,但即使是人才也需要踏下心来。用一辈子去规划,去进步。我们有人家欧美创作者的工作态度吗?有日本创作人的认真吗?所以你说为什么不能做出超A的作品?是我们中国人太聪明太灵活了。

我上次去美国华纳的摄影棚,看到一个老先生坐那路边抽烟,胡子老长看起来已经六十多岁了。我说:“您这么大岁数在这里,是总监吗?”他说:“为什么是总监,我就是做电影美术置景的,我做过好多好多电影的置景,它就像变魔术一样,把一条小小街道瞬间变亚马逊丛林,瞬间变这个,瞬间变那个。”你现在能在中国找到一个做了四十年的美术置景师吗?能有三年四年经验就算不错的了,这就是问题。原来市场是贫瘠得一塌糊涂,什么苗都不长,现在长苗了,千万不要拔苗助长,要集体往里堆肥,小小浅滩养不了龙的,只能养小鱼小虾,等真正能有大江大河了,才能出蛟龙。所以我不一定成为大龙,但我要培养这些孩子们,我热爱这个行业,我希望有一天这个行业能出现天之骄子。



喜欢《雪孩子》


喜欢《千年女优》


释凡:您最喜欢看哪些动画?最喜欢哪个动画大师
刘可欣:
小时候,我有很具体的喜欢。比如说我喜欢《雪孩子》,喜欢《九色鹿》,喜欢《变形金刚》喜欢《攻壳》《千年女优》。随着行业经历越多,当喜欢变成了一种职业,自己对动画和动画大师的喜爱就变成了很具体的,很专业的欣赏和吸取,就不会有追星的感受。当了解了整个世界动画的发展历程,你就会突然对每一个曾经为这个行业铺砖加瓦的前辈由衷敬意!而且当你知道一部好的动画作品不光有导演的光环,还有无数在幕后展现才华的艺术家们在默默工作,你的眼里就会出现一个群体,他们都在闪光,你只能默默追随和努力!

释凡:您成为内地著名动画导演后,生活和心态有何变化
刘可欣:
生活变化嘛,就是加更多的班、吃更多的泡面(夜宵),喝更多的可乐(提神)。最快乐的是和更多更棒的创作者一起工作。有很多很好的画师,他们放弃了好的待遇,比如游戏热的时候没去,网络热的时候也没去,他们相信我,和我一起做动画。所以跟他们在一起,想起来我眼睛里都有些酸,那是特别温暖的,特别纯净的时光。但每次想到这里我也会变得特别焦虑,他们相信我,跟着我一起工作了一年又一年,我希望他们能够特别坦然地坐在影院,带着自己家人,看着自己的名字跟随着影片结束的字幕一起滚动。

有些人因为生活所迫,也许这就是他的最后一部电影了。我希望我没有失言,能够为他们也是为自己制作出一部让观众认同的电影,所以我很忐忑,也很怕,怕电影上映后,就无疾而终。这让我无法面对自己的职业生涯,面对那么多真切的孩子们,我真切的希望他们能有所结果,对于那些不负责任的导演,那些急功近利片子,他们害的不是一个人,害了一圈子的人,这些人中本来很可能会出来一个宫崎骏,但他最后却伤心地回家了。



欧洲出现《我在伊朗长大》这种文艺动画


释凡:如何看欧洲出现《我在伊朗长大》《画国》那种文艺动画?
刘可欣:
是这样,所谓文艺动画、各种多元化的动画表现形式,我都会理解和欣赏。但,什么样的土壤长出什么样的花草,这几年我们中国人刚刚富强起来,我们家庭关系都不稳定,父母们忙着仓促赚钱,都来不及转过头,享受亲情,享受人类高阶文明中的最有含金量的精神财富。可能一二线城市的一些家庭,已经开始有所觉悟。但是对于整个社会,还是更像一个长得特别快的孩子,鞋不跟脚,裤子也短了,长手长脚在肆意奔跑。在这种社会环境下,我们不能着急,我们中国并不是没有文化,等这个孩子再长个两年,静下来,那时我们的经济也稳定了,文明财富的需要也会上去,这时候就才会有更多人想看一些精神境界更高,更有质地的电影,不要只是骂,有的时候还是要看看市场本身的供需关系。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下,这么功利这么急于求成,是很难让创作团队心静下来的,人家说十年磨一剑,那是少数磨成了,但绝大多数还没磨成就死了。

6.0 

超能龙骑侠 (2017)

影评(37)

收藏(23)

超能龙骑侠/Bicycle Boy(2017)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07143/blog/7992144/
--------------------
微信公众帐号seafans-movie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北京时光影迷会

272945名成员1423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