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中文系毕业生>>写在大风降温的前夜 给我__的人

写在大风降温的前夜 给我__的人

加入收藏

2010-10-24 19:50:39

 
      当初……后来我费了好大劲儿才算勉强走出来。
      正当我都快要淡忘这一切的时候,你却不容分说地出现在眼前,就像当初一样。
      再次相见的一霎那,身体仿佛遭遇了马拉松的极点,脑中一片空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如何走出机场的。
 
     和你相处的这两天也是一样,到现在都怀疑是在做梦。因为在梦里,这些场景和情愫早已经发生过了。如果梦没有成全我的话,我肯定会发疯。
 
 
 
23日上午:
      机场快轨   T3航站楼 国际到港B出口 日本成田航空 JL863  计划到港1:50pm    预计到港2:35pm   星巴克   焦糖卡布奇诺 中杯 三份杂志 中信书店 蔼琳《懒得结婚》 蔡康永《说话之道》 不拉不拉不拉 鸟语花香 突然出现在眼前的你 不容分说 马拉松极点症状出现 身体还在机械运动 大脑却不知跑去哪儿了
 
      金菠萝国际青年旅店 双人标间 四件行李包 登记入住 1987年4月7日
 
      香水 一夜情的代表 廉价又讨女人喜欢 最不想收到的礼物 对于你 不想周围有任何能提醒我的事物  我彻底怕了 何不轻轻地来 轻轻地去呢
 
      火车站买票 黄牛 你说的烤肉店变成了杂货铺 我好想去做足疗啊 
      去旁边新开的咱家的店 老妈茄子 炝拌鸭心   半份烤鸭   两瓶青岛纯生 一杯热白开水   粉色桌布 大厅又冷又潮   廉价的书画展卖     阴沉沉的天气    大风降温的前夜
 
     本来有很多话想问   许多积压的情感要发泄   你就在眼前    我却一样都做不出
     觉得没有那个必要了   或许因为三年毕竟太久    它们随风去了
     或许早已烂在心里 这样也好
 
 
  
     做爱    久违的气息和触感    一切恍如昨日
     一点儿都没变的是你    不容分说 完全自我
     变了一点儿的是我      疗愈期不再那么漫长   可在你面前 我还是三年前那个过分敏感容易受伤的女生   情势并未发生变更  是我高估了自己 原来 你和某个人的气场 在你们初次相识的一霎那早已成定局 不论后来发生了什么 都无法改变你和他的位置      注定徒劳
 
      整夜辗转难眠   什么都没想    可头脑却试图思考什么 一直搜寻不到信号
      就这样看黑夜和白日争斗着     最终后者取得了胜利
 
     微妙的肢体变化 感觉有所不同 刚小小开心却又失落
     这三年里 你所经历的要远比我能想象到的多    这种肢体变化 也许只是长久以来你例行公事的一个习惯     因为我们只有一夜   我开始怀疑你是否知道怀里的人是我 而非咪咪 花花 白白  小美   诸如此类
 
      你说 我听 我笑 我不屑 我揶揄
      不发问     因为答案注定令人失望   这是我唯一坚信不疑的一件事
      不用去填补空白     只需看着热闹的窗外     情侣们 吵闹着 接吻着 宾利们 赶超着 炫耀着   夜店门口喧嚣着 股沟乳沟丰乳肥臀美腿玉指  母猪交配市场的荷尔蒙量也不过如此
 
     我所希求的  也许不是他能给的 不是他愿意给的
     他所希求的  也许不是我能给的
 
     可我为什么心有不甘呢
 
Ps:叫你看手表呢 看哪儿呢?!
 

24日 早8点5分 起床 退房 烤鱼 王府井 冻死了冻死了 火车站 丹顶鹤的故乡

      我到家给你打电话 再见 拜拜

      本想拥抱一下    不知道再见面又该猴年马月了 

      出站口  没出息   泪水 啪嗒啪嗒

       

      坐在电脑前 一杯布蕾玛奇朵 一块起司  一个人打着这些不着边际的胡思乱想 

      是在疏通一种怪怪的 不安感

      都是深秋惹的祸

      肯定有人会说 做女人就要做崔玲玲 你这种想法 真该拉出去批斗

      我也这么觉着

 

      人 来了又走 都是过客 并没有踏实又令人安心的人际关系 

      没有什么事是说的准的   谁都怕了承诺别人

     

      三年过去了 我们还是一样 

      当你注视着被雨水打湿的窗外时 我依旧猜不出你在想什么

      当我期盼着你说……时   你早就酣然入梦

 

      我已经不知道我为什么还是如此伤心 

           以豪不逊色于三年前那次事故的姿态

 

总之 希望你一切顺利

     会有一天   你为那个她打开心房  从此你便不再寂寥

 

     写到这 我知道了  因为我不是那个她

     (画外音 :该嘎嘛嘎嘛七 没事整这伤春悲秋的玩意 太不和谐了!!)

     完。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01093/blog/5102489/
--------------------
我知道,不再联络是对你们最好的祝福。

楼主

2012-11-30 19:23:24

回忆是不是最可怕的敌人?

 

--------------------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中文系毕业生

4447名成员1657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