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中文系毕业生>>怪胎

怪胎

加入收藏

2008-11-24 22:05:00

 

 

 

 

 

今天,我打算讲个故事。

 

我生平讲过无数个故事,有的还没开始,就已经结束。因为我刚开口就被人猜到了结局。

 

有的故事,至今还没有讲完,听众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那是因为我自己也不知道故事的结局会怎样。

 

但是今天这个故事是个有头有尾的故事。我原打算不把说出来,让他烂在肚子里,因为这实在是件匪夷所思的见闻。

 

后来我还是决定把它说出来,就在这个时候,这个时代。我觉得现在大家的神经已经被折磨得够大条,所以应该不会造成集体恐慌。顶多被人骂成脑残,了不起了。

 

好了,大家给我鼓鼓掌,打打气,我这就开始了。

 

事情是这样的,一天下午,我看见我们办公室外面的草地上长出来一株形状奇特的植物。

 

我要怎么样形容他的样子呢? 他的头部浑圆,像个光秃秃的木鱼,根部尖尖,就像一条没分叉的鱼尾巴,直挺挺的插入泥土里。

 

我起先并没有太留意它,觉得它也会像其他植物一样,最初形态乖张,经过修剪后变得中规中矩,最后根据成色,被留下来供人观赏或被劈成柴火,一把火炬之。

 

另外我想,就凭这片土,也不可能长出什么奇珍异草来。这片草地并没有什么特别,傍晚和晓月时分,这里是年轻情侣们的天堂。他们大部分是从农村来工厂打工的年轻人。因为没有更好的地方供大家消遣,他们通常会在这里公开亲昵。我们称他们为厂妹厂弟。我所在的工厂在城市的郊区,进一趟城要坐至少40分钟的车。平时工业园的大门半开着。到了晚上会有人看守,在正门口挂着一盏绿色的灯,惨奄奄的照着。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冒着绿烟,铁齿铜牙的大嘴,怎么说呢,大家都去过游乐园吧,里面通常都有个鬼屋什么的玩意儿,入口就做成一个鬼头的嘴模样。

 

我想,就这样的鬼地方能长出什么玩艺儿来?

 

Wesley 你来一下”。 是我们头头叫我了,私下里我称他老大。老大是个长了一双小眼睛和大耳朵,平时沉默寡言的人,每当他说,起音很大很爆破,可以吸引所有人的注意力,当大家都准备听他讲话时,他便开始口齿不清,越讲越含糊,通常用“实际上,我也不确定”作结。他叫我时,我正走神。但对于他,我通常不担心什么工作的事情。进到一间会议室,我们分边坐下,果然,他根本不关心什么业绩和绩效考核的事情。起初,他很神秘的问我是否有女朋友,还很关心的要给我介绍个文员。我没搞懂他要说什么。突然,他问我对硅胶类的制品熟不熟悉,具体说来就是安全套一类的东西。因为我的入职简历上有一栏写着曾为某品牌安全套做过市场推广。我说马马虎虎。他开始问起不同材质的套套有什么样的优劣,客户会比较喜欢什么样类型的,气味的。 我开始有点眉目了,他大概想开一家成人用品商店。 我说其实套套的利润不大,主要靠器具赚钱。我开始为他分析大众的性趣类型,产品的市场对象。他撒着拖鞋(我们厂是个电子厂,为防止静电,大家都穿橡胶拖鞋。)靠在椅子上聚精会神地听我分析,由于过分自信,他整个人差不多要躺在椅子上了。

 

下班时间已过,我们出来时整个办公室黑漆漆的,一个鬼影都没有。老大关了电脑匆匆离去。

 

我去关窗,猛然间又看到那个怪胎,光秃秃地立在那里。远处,绿色的灯光隐隐若现,我看看周围,窗户也没关,一溜烟地跑了。

 

大概大家也猜到了,我是个喜欢白日做梦的打工仔。自己租了间乡下的房子,生活在繁华都市的边缘。平日也是一人吃饱,全家不饿。没错这样快乐的单身汉生活确实潇洒,但好日子就在不久后被打破,全部的起因就是那颗奇怪的植物。

 

晚上,我做了个梦,又是那个植物,长高了一些,竟然长得有些人形出来。有一双黑色没有眼睑的大眼睛,那个光秃秃的头下面分出两个枝来,像两个没有发育完整的手臂。他浑身通透,成绿色。

 

我大叫一声醒来,已经是日照当午。我匆匆洗了把脸,连手背都没打湿,就跑去赶巴士。到办公室时,已是差不多吃午饭时候。我很容易溜进我的座位。大家都很忙,没人会多看一眼这个不起眼的仅能糊口的位置。我定定神,打开窗户准备透透气。谁知一低头就远远的看见那株奇特的植物。和梦里的样子一样,定定地扎在那里。

 

午饭时候我没什么胃口。倒是一起来的同事很是胡吃海喝起来。他们情绪高涨,谈论着艳照门的乐子。说某某欺骗了他的感情,表面清纯实则淫荡无比,这让他实在伤心,说完又是一气高兴。谈得无趣了,便开始互相玩笑,说某某人又对哪个厂妹动了心思。说要419说其实泡妞很简单,就是脸皮厚,死缠烂打,要装的吊儿郎当一点,让女生主动云云。我一心想着那个怪胎,魂不守舍。他们开我的玩笑,要我也带个厂妹到草地上坐坐。我一听到那片草地就头皮发麻,心想,你们这些蠢货知道个屁啊,我们大概已经大祸临头了,说出来还不吓出你们屎来。

 

下午回来,我靠在椅子上,迷迷糊糊。恍惚间那个怪胎好像又长高了一些,其速度之惊人,比胎盘发育的要快的多,可以大体上看出来是个还没发育完全的婴儿。我朦朦胧胧听见后面有一男一女在交谈。女的说小孩现在很叛逆,实在不知道怎么管。男的说其实只要好好引导他,没事儿的。但是 ,又不要管的太严,那样又会扼杀他的天性。 我心想,一个已婚妇女向一个女朋友还没搞定的小子问如何教育小孩子?问的着么?打扰人午休。他们似乎察觉到我的不满,于是压低了声音,继续讨论:他爸经常不在家,所以根本没空管他。我觉得他挺听喜欢跟你玩的。你的话他比较爱听。 说来也奇怪,越是微弱的声音,我的听力反倒是很好。他们后面的话我也听到了。我竭力屏住呼吸,收缩耳道,如果此时有个洞,我一定钻进去,这样大家都不用辛苦。

 

我迷迷糊糊的听见上班的铃声。睁开眼时,发现桌子上有坨巨大的黑影,起初以为是午后的一朵浮云。回头看时,确是那个怪婴,他已经长有一层楼房那么高了。此时,他正被一个巨大的泡沫包裹着,紧闭着双眼。我诧异了,回头看那个同事,他低着头正忙着看着键盘打字。我想让他也回头看看,可是转念一想,这么大的阴影,他不该没有察觉,这么大的怪胎,他应该早就看到了吧。

 

我说,你最近看到外面有什么奇怪的东西没有,他头也不抬说没有。我心想,你明明看到了吧?又假装不知道!我回身过来,看着那个团影子,在桌子上游来游去,忽大忽小。

 

趁着夕阳还没落山以前,我第一个冲出办公室。站在回去的公共汽车上,我看着那个冒着绿焰的大门渐行渐远,真心希望我不要再回到这里。

 

晚上,我抽了整一包烟,希望在恍惚中入睡,可是那个怪婴还是如期而至。

 

第二天,我精神萎靡,来到办公室时,我彻底绝望了,那个怪胎已经膨胀到三层楼那么高,挡住了大半个窗户。我看看这里的人,他们都很忙碌,我想他们大概也看到了这个怪胎,只是大家都很忙,没人有兴趣说到他。又或者他们都没有看到,那么知情人就我一个!

 

我宁倒是第一种情况,就算大家互相隐瞒,也好过我一个人面对这个怪物。

 

中午的路边摊上,那群同事依然谈论着男盗女娼的勾当。我们回来路过那片草地时,我老远就看到那个怪胎头重脚轻地飘在半空,此刻他已经高过楼顶了。同事们若无其事地开起玩笑,说这里的草怎么长的这么旺盛,大概是吸收了很多少男少女的体液才长得这么好吧。说不定以后这里还会长出个人来。然后国外的学者就来调查访问,说:你们在草地上怎么种出人来了?!我于是就忽悠他们,说这是无数少男少女的功能所致,他们觉得我很神,就把我捧起来,搞的我像那个什么拍虎照的英雄一样。。。。。。他们发狂似的笑着,我只觉脖子根冷飕飕的,大概是汗冷透了。

 

我病了,干脆递了辞呈,回到我乡下的出租屋。后来我越想越后怕,若是那个怪胎长大了,开始要吃东西了,我们要给他喂什么呢?他那么大的个头,谁的奶子也养不活他。那他准要去喝牛奶,可他那么大的个头,就算全部奶牛的奶给它吃,也不够他一顿的饭量。没有奶喝,他饿极了就会吃掉奶牛,奶牛也会吃完,可是他还是饿啊。于是他不停的吃,吃光所有的东西,最后恐怕就要吃人了。我觉得乡下的屋子已经不安全了,我想干脆搬到城里去,那里人多,大家合力说不定能制服他。但城里的人也忙,也没时间整治这个怪胎,而且城里房租又贵,我还带着病,估计也支撑不了多久。

 

于是乎,我连夜打了包袱,跳上能开多远就开多远的火车,颠儿了。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830290/blog/1550097/
--------------------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2分!
2008-11-25 20:59:14
拜托改一下字的颜色吧,然后我们再看。
--------------------
我的微博:http://t.sina.com.cn/mashengma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中文系毕业生

4448名成员1656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