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外国经典短篇阅读>>基罗加

基罗加

加入收藏

2011-4-14 10:57:06

1、《羽毛枕头》


  《羽毛枕头》是乌拉圭作家奥拉西奥.基罗加的一则短篇小说。基罗加被誉为“拉美短篇小说之王”,他的文学创作受到美国作家爱.伦坡的影响,在他的小说中,怪异的疾病所带来的恐怖氛围,伴随着不可琢磨的死亡气息的惊悚的故事情节,给作品涂抹上了浓重的神秘色彩。随着阅读,读者的紧张情绪不断加剧,对于故事结局的种种猜测也引导着自己不停顿地阅读下去。当事实真相终于在故事的末尾揭开,读者仿佛亲身经历了一次完整的恐怖事件,在心有余悸的回味中,不由得对作者高超的叙述手段钦佩不已。

  《羽毛枕头》中,作者在故事一开头便通过主人公阿莉西亚的感受渲染出一种悲剧气氛,阿莉西亚对爱情的幻想因为丈夫霍尔丹粗鲁冷漠的个性而破灭了,蜜月在她是“不寒而栗的漫长经历”。在这里,阿莉西亚的温柔胆小与霍尔丹的粗鲁高大形成了对比,在两者共同的生活中将会发生怎样的事情?他们之间的矛盾能够化解吗?读者的心情由此隐隐地焦灼起来。

  接下来作者描绘了主人公的住所,那是一处空寂的庭院,“白色的墙裙,柱子和大理石雕像”,“粉刷的灰浆发出冰冷的光泽”,“高墙上连最浅的沟痕都没有”,“穿过一个房间到另一个房间去,脚步声会在整个房子里引起回响”……在这个处处散发出“寒冷”和“敌意”的环境里,阿莉西亚的生病似乎是自然而然的了。她患上了“轻流感”,然后一天天不知不觉地加重,在她卧床不起的前一天下午,她扶着丈夫的臂膀到花园里去,丈夫出乎意料的柔情举动令她痛哭起来,所有的委屈和恐惧不安都被这一点点的柔情牵扯出来,由于爱情理想幻灭而变得“迷迷糊糊”的阿莉西亚的情感苏醒了,但是充满死亡预感的哭泣取代了话语,因为神秘的疾病已在她身上扎下根来。

  医生面对病人一筹莫展,认为她患的是恶性的“贫血病”,除了“绝对卧床休息”开不出任何药方。而在阿莉西亚卧床期间,她丈夫霍尔丹除了“一声不响地来回走动”之外毫无办法。至此,读者已经感到,在这样的情况下,主人公的死几乎将成为不可避免的结局了。

  阿莉西亚在失血中产生了幻觉,“在她挥之不去的幻觉中,有一只类人猿用手指撑在地毯上,眼睛直盯着她”。作者安排她产生这样的幻觉无疑是富有深意的,它是包围着阿莉西亚的冷漠的缺乏人性的环境的一部分,是令阿莉西亚时时战栗的丈夫性格中粗鲁野蛮的元素的象征。

  奇特的失血症状总是在夜晚加剧,这使得读者把疾病与小说的标题联系起来,难道枕头里还潜伏着杀机?即便心里早有猜测,当作者揭开迷底时读者仍会倒抽一口冷气——“在枕头里边的羽毛中,几条多毛的腿在缓缓移动,那是一只怪异的动物——一只黏糊糊的球状活物。它鼓得很大,几乎找不到它的嘴”。作者在形容枕头时只用了两个字:“很重”,这与“羽毛枕头”本来应有的轻盈质地产生了鲜明的对比,简单的两个字将恐怖怪物出场前的气氛渲染到了极致。

  枕头里的虫子五天五夜就把阿莉西亚的血吸干了,但主人公的死因却并不仅仅是吸血的虫子。在作者不动声色的叙述中,我们分明可以体会到他对于冷漠粗陋的人性的谴责。柔弱温顺的满含爱情幻想的女子,呆在冷冰冰的房屋里,盼着不近人情的粗鲁丈夫的归来,这样的日子似乎比死亡更难以忍受。生命中爱的缺失是一件可怕的事,可以想象,如果阿莉西亚一直活着,她很难不变得麻木和冷漠起来,最终与周围的环境融为一体。从这个意义上讲,死亡又是对阿莉西亚的怜悯和拯救,这也是这篇小说超出一般恐怖小说的高明之处。

 

2、《独立钻石饰针》


  在小说里,贵重的珠宝首饰总是与形形色色的失窃案、凶杀案联系在一起的。基罗加的《独粒钻石饰针》就是一个凶杀故事。贪婪的女人玛丽亚嫁给了首饰匠卡西姆,她眼睁睁看着无数光彩照人的首饰在丈夫手里完工,却只能佩戴在别人身上,无法满足的欲望导致她心理的病态失衡,受到她的蔑视和厌恶的丈夫终于用一枚昂贵的独立钻石饰针插入了熟睡妻子的胸膛,结束了她对财富的狂热癔念。

  与《羽毛枕头》的寂静氛围相比,这篇小说中的语言分量大大加重了,人物的性格和心理几乎都由各自的语言直接体现出来,同时语言也推动了情节的发展,这使得这篇小说的结构类似一出紧张的戏剧。

  作品可以大致分为三幕:

  第一幕,卡西姆为满足妻子想要珠宝首饰的要求,熬夜干活,终于给妻子制作了一枚镶有小钻石的首饰,然而妻子见到这枚首饰时十分不屑,“瞎,你真可以早些睡下!……这样的钻石首饰多得数不清!”她想要的是大钻石,小钻石完全安慰不了她。

  第二幕,有一天卡西姆发现少了一枚价值五千比索的镶有两颗独立钻石的首饰,原来玛丽亚偷偷地把它别在了自己身上。她不顾卡西姆的劝说,戴着钻石首饰去了戏院,从戏院回来她仍然愤愤不平地数落丈夫:“哟!人家把这枚别针托付给你!托付的是你!是你!你妻子只求你给她一点儿欢乐,而且希望……你就把我叫作强盗!坏蛋!”卡西姆失眠了。

  第三幕,卡西姆接到镶制一枚独立钻石饰针的活儿,这颗钻石“比他以往经手过的更加令人惊叹”。被这颗钻石迷住的玛丽亚一天里“要打断她丈夫干活十来次,拿着那颗钻石到镜子跟前去;然后穿上不同的衣服,试那颗钻石”。当卡西姆大着胆子要求她“你要是喜欢,以后再试”的时候,他妻子把钻石使劲地扔过来,然后歇斯底里地大发作了。

  “‘把那颗钻石给我!’她嚷道。‘快给我!咱们逃走吧!为了我!快给我!’”
  “‘你把我的命给抢走了,强盗!强盗!你别以为我不会报仇雪恨!……王八!哎哟!’说着就用双手卡住喉咙,要憋死自己。……”

  在这些语无伦次的吵闹声中,卡西姆意识到他妻子“病了”。对于妻子的要求,他回答道:“行,咱们看看是不是有可能……”深夜,听见妻子在睡梦的间隙仍然发出“把它给我!”的叫喊,卡西姆说:“行!是要给你!就差一点儿了,玛丽亚。”
  凌晨两点,钻石饰针镶好了,卡西姆走进卧室,“把它像钉子那样猛然深深地直插进他妻子的心脏”。
  玛丽亚终于得到了钻石饰针。戏落幕了。

  除了大量的语言描写,作者对人物的神态动作等也有传神的刻画。例如,写玛丽亚“每当首饰匠拿着小镊子弯身干活的时候,她就支着胳膊肘,用呆滞、阴沉的目光久久盯着丈夫,然后猛地把目光移开,投向窗外有地位的行人身上,那人也许本该成为她的丈夫。”当卡西姆交给他一枚镶着小钻石的首饰时,她“闭紧嘴巴把这枚首饰仔细看了一会儿”,紧闭的嘴巴仿佛使人们清楚地看到了她内心的失望和轻蔑。当卡西姆询问丢失的钻石首饰的下落时,“他妻子的眼里射出火辣辣的光,嘴上露出嘲弄的表情,挺直了戴着钻石别针的身子”。……

  我们最后看到“那枚独立钻石饰针终于一动不动钉在那儿”的时候,仿佛也随之松了口气。但是生活中贪婪的人们必定不在少数,看到这篇小说,他们会作何感想呢?

 

3、《死去的人》

  人都是要死的,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人们从出生起就开始走向死亡,疾病、衰老、事故……伴随着死亡的种种可能在一系列不可知的地点等待着人们。不曾思考过死亡的人必是个肤浅的家伙,一个不尊重死的人也不可能尊重生,他的生命大概会在醉生梦死之间悄悄溜走。

  作家的心是深邃的,他总是比一般人更为经常地关注、想象和思考死亡。基罗加在这篇《死去的人》里所写的就是一个不小心摔倒在自己的砍刀上的汉子,其临死前的一段短暂时光。

  汉子死去的命运一开头就注定了——“他冷静、无情地肯定,他生命的大限马上就要到了”,因此这篇故事没有任何悬念。时间一分一秒地流逝,濒死的汉子的意识碎片就在这时间之流上静静地闪烁着。

  周围环境是汉子再熟悉不过的:他每天早上来清理的香蕉园,“宽宽的叶子显露在阳光下。叶子就在那里,很近,都被风吹破了。可是现在却一动不动……”他还能看见他家的红屋顶,看见左边的“树林和新开的桂皮树种植地”,并清楚地知道“他的背是躺在通往新港的路上,在他头部方向的下方,巴拉那河宽得像湖一样静静地流过山谷”,“一切,一切确实都跟往常一样”。可是,他却正在死去!

  “死亡!但是这有可能吗?”汉子忽然由开头的冷静转而疑惑起来,那“矮矮的雀稗草,蚁垤,直晒的太阳……”无一不保持着往日的样子,为什么唯独他要死去?他,保存着完好的视力和听力,具有清晰的意识的一个大活人,“突然地(也是必然地)被迫离开了”。

  无情的死亡。

  汉子在抗拒着,但他的抗拒只能在思想里无力地进行,更何况,他是多么疲乏——“清除了香蕉园里的15行地段,他“疲倦极了”,他原本就是要“跨过铁丝网,在雀稗地上躺一会儿”,现在他的姿势“正合他的心意”,他甚至想,“他只是在休息”……

  妻子和儿女的形象忽然在他心中升起,这个时候他应当听见小儿子叫喊爸爸的声音了,他果然听见了……,可是他却不能像往常那样“左手提着砍刀,迈着缓慢的步子走向家去”。

  在那平常的日子里,“要是愿意,他还可以从思想上让自己离开;要是愿意,他可以立即抛弃自己的身体,从他建造的分水角上观赏永远是平平常常的景色”。

  要是愿意!这一段写得十分悲凉。是的,人们活着的时候,思想从身体离开,观察自身以及周围的世界,往往是一种乐趣,仿佛在看一出戏似的,在一层不变的日常生活里不时地这样看看戏,是多么有趣啊!有些人就有这样的本领,这个汉子就是这样的人,要是他愿意!

  但是死亡不管人们是健全或是残疾,它就这样不期地悄悄降临了,就在我们自以为“离开死亡和许多意外事件是如此遥远,我们仍然要活下去!”的时候。很受打击吗?是的。但对于辛苦劳作的人们,突然而至的死亡难道不也是一种恩赐?在本文里,作者不厌其烦一次次地写到汉子的疲乏以及他对休息的渴望,却对汉子受刀创之后的痛楚只字未提,也许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吧。

 

4、《漂流》


  曾经在某杂志读过这样一件真实的事:有位科学家在野外被一条剧毒蛇咬伤,他深知自己没有生还的希望,便出于严谨的科学态度,用笔在本子上按照时间顺序准确地记录下了自己临死前的所有症状,从而为人们留下了一笔宝贵的科学资料,这位科学家是值得人们敬佩的。基罗加不是科学家,但他以同样严谨的态度在《漂流》里描写了一个被毒蛇咬伤死去的人,留给我们的是一件小小的文学财宝。

 

肿胀,刺痛,干渴,呕吐……受罪的汉子没有选择留在家里等死,他竟独自一人上了自己的独木船,在水流速度每小时六英里的巴拉那河里,他希望小船把带他到塔库鲁-普库去,那里一定有救命的医生。伤情的迅猛发展却使他停下了,他想求救于早已失和的好友阿尔维斯,但是没人听见他的喊叫,于是他又爬回船里,“水流便又抓住独木船,带着它飞速漂流”。

 

“巴拉那河在一个很宽的深谷底部奔流,河谷两岸的峭壁高达百米,把该河引入一个阴沉沉的狭窄地带。从布满黑玄武岩的河岸一带矗立起一片森林,也是黑色的。前方以及河的上游,是连亘不断的阴森的峭壁,河流在它底部奔腾而下,混浊的河水在不停地翻滚。四周景色令人胆战心惊,笼罩着死一样的寂静。不过,黄昏时它那幽暗宁静的美,呈现出一种独特的壮丽。”

 

汉子半躺在独木船船底。他突然吃惊地感到症状减轻了,毒性开始消失了吧,他计算过——在三小时之内就到塔库鲁-普库了,那里能见到好些熟人,有以前的雇主杜格尔德先生。

 

汉子的身心轻快起来,风景也出现了变化。“西边天空现在是金光大道,河流也呈现出金灿灿的色彩。从已经昏暗的巴拉圭那一岸的山上洒下一股黄昏的清幽,弥漫着浓郁的野桔花和野蜂蜜的香味……”

 

在金灿灿的河流上,汉子想着多久没见到他的前雇主杜格尔德先生了?忽然胸膛却冰冰凉了!他是在艾斯佩兰萨港耶稣受难节与木材点收人认识的,那天是星期五?也许是星期四……想到这里停止了呼吸。

 

从内容上看,《漂流》与《死去的人》是类似的,不过,在《死去的人》里主要描写了主人公临终前的意识流动,而《漂流》则着重叙述主人公在毒性发作过程中的行为和感受。在作者笔下,被蛇咬的汉子的伤情像奔流的巴拉那河水一样迅速地发展着,全篇的叙述也像水流一般流畅自然,落日的余晖中,载着痛苦的汉子在幽暗寂静的河流上疾驰的独木船给小说染上了一种特殊的美感,结尾处汉子的生命于片刻间戛然而止,也令这篇小说具有了出人意料的独特魅力。





--------------------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1-4-17 0:38:10

《爱情、疯狂和死亡的故事》

在他的笔下,伐木工在林区熬过艰苦日月归返河道下游,“享乐”不

几天又得签订新的合同沿河而上,再九死一生潜逃出那绿地狱,又不

免重新签约落入伐木场主的罗网;印第安伐木工为了报伐木场主大掴

一通之仇,使鞭刑把那场主驱赶穿过大森林到大河边,再乘独舟漂流

巴西避难;几近疯狂的弱女子,驾一叶小舟,溯猛涨大水“也疯狂了”

的急流上驶,划尽漫漫长夜,终于抗住了大自然的无情意志,找到医

处挽救了船上因中毒痛“疯”了的丈夫的生命。基罗加笔下的爱情,
得深沉,爱得炽烈,但往往与病作伴,与死相邻,与恐怖为伍,连那
达到完满结局的也不免经历生死边沿的劫难。还有那在林中吃了野蜂
蜜麻痹,给食肉蚁饱餐得只剩下一具套着衣服的骷髅;干农活的汉子
失手让砍刀穿过腹部,活着眼睁睁看着自己周围一切无改而自己在一
秒一分地慢慢死去;鳏夫父亲听到一声枪响,却久久不见打猎的独子
归来。他精神恍惚进山迎归爱子,可实际只有他孤身一人步上归途……

--------------------
回复 举报

1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2 分!
 
 
2011-4-17 19:31:41
与命运共喘息 共争夺
--------------------
2011-4-18 13:43:19
紧握命运的咽喉,它不能使我屈服
--------------------
 
 
2016-11-8 9:13:27
你们读《自杀的船》吗?为什么船员们选择自杀,而叙事者活了下来?最后的,做戏的人这种说法是什么意思啊?
--------------------
回复 举报

2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外国经典短篇阅读

1028名成员93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