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荒淫无度的影像生活>>在巴黎看侯孝贤

在巴黎看侯孝贤

加入收藏

2016-9-19 21:37:26

巴黎总是有许多好电影看,这点是许多人不愿离开巴黎的原因。比如这个八月,学校旁边的Le Champo 和 RefletMédicis,就分别在放映戈达尔和侯孝贤的专场。对于假期巴黎的留守儿童们而言,这是个不错的消夏选择。

 

因为放映场次非常密集,为了在回家之前尽可能看更多电影,免不得疯狂赶场。最夸张的一次是和朋友在短短的一个下午看了三部电影。戈达尔夹杂侯孝贤,这种观影感受,仿佛从磁体的南极走到北极: 一个轻盈,一个沉郁。一个现代,一个古典。一个解构,一个写意。一个惹人发笑,一个让人垂泪。还有一点区别,是及其私人的体会,那就是在巴黎,在拉丁区,看戈达尔,真正太合适不过。然而看侯孝贤,却觉得有点突兀,有种仿佛是教室里唯一一张亚洲面孔的那般尴尬。

 

因为他讲叙的故事太中国了。

 

即使已经过去了那么多年,每一帧画面,每一句台词,还总能对应上过往人生里的某一点痕迹。在看《风柜来的人》和《童年往事》的时候,从前那些略觉平淡的剧情,忽然间都有了意义。《风柜》描绘底层小镇青年在工业化进程下的人生境况,《童年》以小见大地讲叙了一个民族的劫后余生。这两部电影让我想了起自己的父辈和祖辈,并且和他们达成了某种奇怪的和解。因为透过侯孝贤的讲叙,我好像忽然之间理解了他们。

 

真是奇怪,我开始一点一点理解我的来处,几乎都是从台湾开始。比方说对故乡的理解,是来自于蒋晓芸的《桃花井》。她是湖南人,虽去国离乡经年,对内陆小城的认知却依旧非常深刻犀利。她描写我们这块地,既有沈从文《边城》里的天然与忧愁,又有都市频道情感节目(湖南的筒子应该都知道我说的是那档节目==)里的鸡毛蒜皮,潇湘的古韵和市井,在现代这数十年中的演变流转,全都被她写尽在一本薄薄的书册中,像是专为故乡写的一部纪传史。

 

这次Reflet Médicis的专场展映中,选取的是候导的早期作品。其中《就是溜溜的她》,《在那河畔青青处》有明显早期台湾“乡土电影”的痕迹:赞美乡村自然风光和淳朴民情,呼唤人们不断回到乡村,以此解决城市中的“现代病”。这种对乡村的诗意描写,是对西方文化入侵的一种反抗,也是岛屿自觉意识觉醒的端倪初现。俗套的剧本还有一丝商业电影的痕迹,但是许多画面和剧本的处理却非常欧式。比如《就是溜溜的她》中两男一女的相处模式无法让人不联想到《朱尔与吉姆》,《在那河畔青青处》里的孩童视角也初步展露了大师风范。在大陆经验中的乡村,通常都是愚昧与苦难的代名词,这种反差,也许与台湾早一步开启现代化进程有关。

 

候拍的是地地道道的台湾风情,却意外地与大陆近当代的历史轨迹互为对照,并不乏诸多重合之处。在看《风柜》的时候,我的脑海里不断出现从家族老照片里所见,父亲的样子:衬衫扎进喇叭裤,不是鲜艳的纯色就是图案过分密集的花色。人很精瘦,眼角眉梢带着一点傻气的笑意,精神头很足的样子。和电影里的小镇青年一模一样。

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去了解父亲,但是在观影过程中,却觉得这些风柜的年轻人,也许就是父亲的写照:他们即承担着父辈的人生阴影(大时代的劫后余生),又要面对突如其来的工业化现代化浪潮,这些未曾有机会接受良好甚至基本教育的年轻人,贫瘠地生长,长大后又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浪潮,若非极度幸运,他们也许一直要面临被边缘化的命运。候冷静地记录了这群小镇青年在时代中的选择与失落,欢笑和眼泪。他们不会像戈达尔电影中的年轻人一样诘问存在的意义 :“虚无和忧伤,你选择哪一个?”“外在与灵魂,你觉得哪个更重要?”这些生存之上的事,风柜的少年们是想不到的,也许能模糊地感受到,就像阿清永远忘不了和父亲打蛇的那个下午,最后幻化成了信纸上那片诡异的花纹。这种抽象的感受是什么呢?谁也无法给予他答案。而他也未见得会在乎这个答案。

 

在观影过程中,MSP的一句歌词总是在我脑海中响起:To understand yourcountry you must understand yourself It leads you to the path of leastresistance. 理解就会接受,接受就会宽容。候的电影讲的几乎都是时代浩劫后的家族或个体命运:《童年往事》,《恋恋风尘》,《戏梦人生》,《悲情城市》…… 那些经历过生离死别的切肤之痛的人,就这么隐忍而沉默地继续生活着,他们被苦难所扭曲的命运,谁来买单呢 ?被牺牲的人生总是大多数,天地不仁,然而生生长流,从这个意义上而言,候孝贤是和阿巴斯一类的大师 :纪录片式客观疏离的镜头,极为缓慢的叙事节奏,悲悯的人道主义情怀,本土化的语境等。最为共通的一点,大概还是在于题材的选择,两位导演似乎都格外着眼于大时代下普通人的生活。不管是伊朗动荡的政治局势,还是内战后两岸的离乱,这些巨大的苦难,最后都被分解成了极其细微的个体生命体验,电影在此成为了极富代表性的个人史,因此通过观影理解过去的一代也成为了可能。

 

《童年往事》放映结束后,一同前去的朋友泪眼婆娑,她说她想起了自己的奶奶。正如我从电影中看到了自己的祖父辈一样,这不是个体间偶然的相似,而是群体性的广泛一致。我想这种相似,也许是时代在他们身上烙下的一种印记。从侯孝贤极为私人的叙事中,我看到了我们这个国家近两百年来历经的千年未有之变局,是如何在一代一代普通人身上留下不可磨灭的痕迹,而这些痕迹,都是苦难。

 

苦难在我们的民族性格里扎了根,塑造了我们的祖辈父辈,也间接地影响到了我们。这是一种共同性的创伤,谁也无法避免。当我开始理解我的祖父辈,我也一点一点理解了我的来处,理解了我的国家。正如歌里所唱 :“要理解你的国家,你必须先理解你自己,这会带领你,走上反抗最少的道路。”只有理解能驱散愤怒,带来宽容。而这份对人世悲悯的宽容,也正是侯孝贤电影最核心的人文价值所在。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941354/blog/7977604/
--------------------
这份痛彻心扉对世界的爱,这一生一世每天的告别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荒淫无度的影像生活

25563名成员723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