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卡梅隆·安东尼>>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2 热情忆江南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2 热情忆江南

加入收藏

2016-8-22 17:55:15

接着又用手指在邻近马槽内沾了点马尿舔舔,一股又臊又酸的臭味刺鼻。口实在渴得利害,他将这一发现告诉战友们,曾连长说:“大麦可以充饥,马尿可以解渴,还可以洗伤口,快弄些来。”小赵首先找到一个罐头盒,舀了一盒马尿给曾连长送去,曾连长连嗅也不嗅一下,就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又命令小赵:“再舀一盒我洗洗伤口消毒。”小赵舀了一盒又一盒,帮连长洗那弹片还留在断腿上的伤口。其余几个战士也学着连长的样,一盒一盒喝着马尿,洗着伤口。林文雄给连长盛了满满一盒大麦,连长大口吃着,边吃边说:“香!真是香极了。”其余四个战士则像马一样,伏在槽边,将大麦大把大把地朝嘴里喂,洗好伤口,喝足了,吃饱了,大家都有了精神,曾连长还哼起了山西小调。黄玉祥睁着一只眼,看着逐渐退去的晨雾,东边的树梢上冉冉升起一轮火红的太阳,周围像死一般静寂。他也轻轻哼起了川西民歌:“尖尖山,二道坪,弯弯路,密密林,茅草棚棚,笆笆门,要想吃干饭噻!万不能,万不能!”林文雄在一片死寂中突然听到东方山林中有响动声,他马上叫大家安静,说:“注意隐蔽,有情况。”他叫其余战士掩护连长到西边山岩后隐蔽好,自己和小赵各提起一支冲锋枪,朝东边山林搜索前进,沿着声音找来找去,林文雄高度警觉注视着前后左右的树丛,搜索不到五百公尺,树丛中发现两匹战马在啃草根,林文雄一下判断出是师部的战马,像发现救星一样,命令小赵守住战马,小赵说:“干脆宰一匹大家饱餐一顿,吃不完带走,留一匹马驮连长和伤员。”林文雄说:“我也是这样想。得请示一下连长。”小赵气冲冲地说:“请示他保证不行,不如我们先宰一匹再说。”林文雄说:“还是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请示后再说”。他跑回连长处,将他的发现和想法说了,连长斩钉截铁地说:“不行!战马不准宰杀,这是师党委的命令,师党委规定:突围不能骑马,这样目标太大,不利突围,连吴成德师政委都没有带战马,我们还准骑马!”对第二条规定林文雄还想得通,对第一条命令,他一点也想不通,只好组织服从。离开马棚,他们每人又喝了一盒马尿,各人军服口袋里都装满了喂马剩下的大麦。连长说:“再往南方一越过三七线就是敌人的前沿阵地,向北一过三八线又是美李匪军登陸、空降的部队,我师被夹在这块狭长带上了。看来只有向北突围才有出路。”林文雄说:“向北已经试过了,不行,只有向南或向西突围。”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向西北方突围。小赵忽然灵机一动说:“西边是海岸,兴许还有出路。”最后大家一致同意向西北方向突围,黄玉祥争着背曾连长,林文雄不肯,只好命令小赵:“你先背一段路我再换你。”小赵也不忍累坏了班长,只好强打起精神,背上一百多斤重的山西大汉,向西北方向前进。

天渐渐黑了下来,来到一处山岩,这里依山傍水,汉江从山脚下流过,数百米外依稀可见一条公路,还有火柴盒大小的黑点在移动,那是敌人的军车无疑了,曾连长一看这里的地形说:“不能再继续前进了,抓紧时间好好睡一会,过半夜后再行动。”林文雄主动要求担任警界,曾连长说:“你的任务还重,得好好休息,我有经验,还是我来。”其余四人找到一处崖穴,一躺下就睡着了。连长在30米外的山岩拐角处警卫、放哨。他只有半坐半躺在山岩上,手里提着一支盒子枪,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前方山脚下的公路。车灯像走马灯似地一对接着一对射来射去,从车灯的高矮、亮度判断,既有大卡车,也有吉普车,敌人一定在作着新的战略部署和战略转移。西部海岸肯定被敌人封锁,只有向北突围才有出路。曾连长在心里盘算着。接连不断的军车过了大半夜,半夜过后,一辆军车的灯停在路上不动了,显然有敌人从军车上下来,接着就看见前前后后有二十多支手电筒的光朝他们所在山头的方向射来,并且不断地移动、升高、靠近,说明敌人前进的方向正是他们隐蔽休息的地方。莫非敌人也要在山头露宿,或者发现了他们的行踪,曾连长在暗自揣测。已经听得见叽哩哇啦的说话声,甚至看得清头戴钢盔,身背卡宾枪的土兵。他只好大声喊叫:“有敌人,大家起来!”隔了一阵,崖穴中毫无动静,他试着爬去报警,腿痛得爬也爬不动,一模棍子也不知放在哪里,不得已他只好高声吼叫:“敌人来了,快起来!”仍然毫无动静,这时敌人已听出山上有人喊叫,高声喊话:“哈啰!who are you?”这时曾连长才判断是美国巡逻兵上山了。他再也不顾暴露自己的目标了,首先向敌人射击,前面的一支手电筒滚下了山坡。敌人的手电光一齐灭了,开始包抄前进。这一下惊醒了睡得又香又浓的四位战士,他们一下跳出岩穴,凴借有利地形猛烈出击敌人。天黑得甚么也看不清,敌人朝曾连长开枪的方向还击了一唆子子弹,只听见曾连长惨叫了一声,就再也没有一点动静了。林文雄叫大家隐蔽、转移,自己悄悄摸到连长身边,一摸连长身上全是血,地上也淌满了血,盒子枪在地上。他刚把连长背在身上,三个美国兵一齐扑上来将他抱住,他还来不及反击,就被敌人缴了械。天亮后大批的搜山队将其余三个战友全部俘虏了。

三、摇身一变

反霸大会在小镇的河坝里召开,主席台上坐着一排穿灰干部服、戴八角帽的南下干部,几个穿着绿色军装,腰间别着盒子枪的解放军,还有几个本乡本土的贫下中农代表。代表中唯一一个女的是李素贞。台下万头钻动,前面上千人整整齐齐地坐在河坝草坪上,后面高高矮矮的人群黑压压一片,把一个方圆一百多亩的河坝围得水泄不通。“轰!”“轰!”“轰!”三声铁炮齐放。一个解放军代表走向台前,高声宣布:“五乡一区联合反霸斗争大会现在开始!把林万辉等十名恶霸、地主押上来!”只见一队解放军战士,两人架一个,把十名插着死刑犯标签的恶霸、地主连推带攘地押在主席台下。群众沸腾了,有指着一个个恶霸地主骂的;有向这些死刑犯吐口水、扔石头的;有痛哭流涕,在台下控诉的。一个白发苍苍的老汉,拄着拐仗,走到台前,泣不成声地控诉:“林乡长,你好狠的心啊,派狗腿子抓走我两个儿子去当壮丁,还把我唯一剩下的女儿弄去你家当丫头,被你和你两个儿子糟蹋,活活折磨死。你也有今天的报应啊!”群情激奋,大家纷纷在台下控诉,主持会议的解放军代表对着麦克风喊:“苦大仇深的受苦人,像这位老大爷一样,上台来控诉恶霸地主的罪行!”这时,李素贞从主席台上站起来,走到麦克风前,又是眼泪又是鼻涕的控诉林乡长的罪恶和她如何受林乡长及其一家的“迫害”和“压迫”、“剥削”的。坐在台下最前排的乡中心小学学生会主席、乡少年儿童宣传队队长,十二岁的小侄子林自强百思不解,怎么一个人会有两副嘴脸,解放前经常陪林乡长抽大烟、打麻将,陪林乡长太太打牌、看戏,还与林乡长的大儿子通奸的婶娘,如今会成为受迫害、受压迫的贫下中农协会主席、乡妇女主任?婶娘控诉得更加起劲了,简直是声泪俱下,唾沫横飞,她一下跳下主席台,脱下一双布鞋,一只手拿一支,左挥右舞,朝恶霸乡长脸上打去。林自强一边看着婶娘的精彩表演,一边寻思是不是自己的立场站错了。这时,坐在他后面的大人纷纷议论:“哪个不知道她是林乡长太太的干妹子,她有啥资格上台控诉。”“听说还偷着林乡长的大儿子林兆雄呢!”后面有人起哄了,还有人高声喊:“她是破鞋!”“我们不要破鞋!”一位穿灰干部服的人立即制止她的发言,最后区人民法院庭长宣布判决,十名罪大恶极的恶霸地主就地正法。上万名群众高呼:“打倒恶霸地主!”“减租退押,清匪反霸!”“中国共产党万岁!”“毛主席万岁!”“朱总司令万岁!”

当晚,减租退押、清算浮财斗争大会在火神庙召开。戏台上摆着一张张桌子,每张桌前坐着一男一女两名穿灰干部服的“革大”干部,乡妇联主任李素贞在台上。乡武装队和民兵押着一排地主和地主婆跪在台下。林乡长太太也在被斗争之列。台下早摆好了刑具:有老虎櫈、有吊鸭儿凫水的绳套、有捉地麻雀的竹签、麻绳。每个地主先交待家里有多少浮财:金银首饰、金条、金翘宝、银元、银锭,再说了放在哪里,身上带来上交的有多少。有的爱财如命整死不说;有的先说没有,待一用刑,就交出了金砖、金条、金翘宝,或说出了金银财宝的数量和存放地点;也有不待用刑就老实交出所有浮财,除金银珠宝外,还包括家中仓库中存的粮食,这就叫开明地主。轮到林乡长太太交待了。这是一个如花似玉正处盛年的全乡第一美人,她今天虽然没有穿时髦的长旗袍和高跟儿鞋、丝统袜,也没有擦脂抹粉,更没有烫卷卷头,但在十二岁的林自强眼里,她仍然像天仙一样美丽。他是出于好奇心偷跑出来看热闹的。“把她的衣服扒光!”台下有人吼着。李素贞上前动手扯着林乡长太太的衣领口,林乡长太太用两手使劲护住,抬头怒视着她。两名穿灰干部服的“革大”女干部忙上前制止。其中一位女干部小夏说:“我们要尊重妇女,尊重人家的人格,让她坦白交待,交出浮财就是了。”李素贞像演戏一样重复了一遍:“老实坦白交待,交出浮财,才有出路。”林乡长太太低下头一言不发。小夏又问她:“你家的金银财宝放在哪里?有多少?”她仍然低头一言不发。小夏发火了,吼着:“用刑!”只见两个民兵将早已准备好的专门用来对付女地主的类似逮老鼠的打夹子一样的刑具,套在她的两个大拇指上,在已经勒得很紧的拇指间再加上一个木头楔子,钉在土地上,人像蹲在地上捉麻雀一样。随着鎯头的敲打,楔子插入地下,不断将十个手指绷紧。只见林乡长太太脸上红一阵,白一阵,青一阵,紫一阵,冷汗大颗大颗往地下掉,嘴里发出像被屠宰的猪一样的惨叫声。小自强有些看不下去了,将脸转向一边,他眼前闪现出五年前的一幕:

乡哥老会的袍哥舵把子王大爷带上兄弟伙刘三哥来李素贞家打早牌。两男一女,三缺一,正缺一个女的。王大爷五十出头,四方脸,络腮胡,面皮白净,虎眼、剑眉、方口、红唇,十分英俊、潇洒,是全乡最着名的美男子,平时碍着林乡长的面很少有机会与林乡长太太接近,今天趁林乡长在县里开会,连早茶都顾不得喝,就来李素贞家约林乡长太太打早牌来了。其实他是非常好色的,特别垂涎于林乡长太太的美色,而林乡长太太也十分赞赏王舵把子的英俊、潇洒,两人早已有意,怎耐银河无渡,鹊桥难架。刘三哥少年得志,三十岁不到就当了三爷,在场镇上是红得发紫的头面人物,更兼生得像川剧中的白面书生一样风流倜傥,李素贞早已垂涎三尺,趁丈夫到雅安进烟土未归,决心把他搞到手。

三人坐在牌桌上,王大爷提议说:“素贞!把你干姐姐林乡长太太请过来打牌行吗?”素贞说:“有甚么不行,她还巴不得哩!林乡长因公出差,她一个人在家闲得慌,叫强娃去喊一声就过来。”接着高声喊着:“强娃!快去请林乡长太太来打牌!”自强放下正在背的早书,跑去喊林乡长太太去了。自强一到对门林乡长家喊门,小老婆把大门打开,说:“大太太还没有起来,我不敢喊。”自强早已跑到堂屋,说:“我敢喊。”他隔着睡房门高声喊:“林乡长太太!我二婶请你过去打牌,三缺一,正等着你一个。”里面发出懒慵慵、娇滴滴的声音:“是强娃吗?我马上给你开门,进来我有话问你。”等了一阵,睡房门开了,自强一下子惊呆了,给他开门的林乡长太太只穿了一条像兜肚一样的帖身短裤,浑身白如凝脂,皮肤光滑如绢,头上烫的长发像飞瀑一样披洒在粉肩玉背上,两个浑圆高挺的乳峰,不大不小,不垂不吊,像两隻他最爱吃的去皮金川大雪梨,乳头高高耸起,周围橘红色的皮肤又红又亮,像他过年时点的小橘灯。细如杨柳的腰身还不及他的腰杆粗细,又白又嫩的大腿修长、匀称,像两根玉柱,指如葱根的纤纤素手像寺庙中观音的玉手,一双脚不大不小,红润丰满,脚指像洗净的嫩姜,脚指甲和手指甲都上了红色指甲油,看起来格外鲜艳、迷人。林乡长太太实在太美了,美得来像天仙,像画中的美女,像玉石观音。这是小自强当时对“全乡第一美人”的印象。他坐在茶几旁靠床的椅子上,呆呆地看着林乡长太太梳妆、洗脸、画眉、涂口红、擦胭脂、抹粉,然后从大英美床背后夹墙内拿出金膀圈、金项链、金耳环、翡翠玉圈一一戴上。她一边穿长统丝光袜和高跟儿鞋,一边问自强:“有哪三个等我?”自强说:“王大爷、刘三哥和二婶。”她非常高兴地说:“强娃!茶几桌上有梨,茶盘内有点心,你拿来吃。”自强不敢吃,待她穿好长旗袍后,亲手削了一个金川大雪梨给他,说:“你今天有功,我特别奖赏给你吃的。”自强吃着仙女亲手给他削的梨,像吃着仙果一样香甜、甘美。林乡长太太吃了早点后,夹起摩登皮包,伸出玉手将自强牵着走出家门。小自强觉得这手是如此的细软、滑腻,脚下也轻飘飘的,像真的被一个仙女牵着在云中行走。

等待林乡长太太在牌桌上坐好后,自强首先给她泡了一碗盖碗茶。刘三哥轻轻拧了一下自强的脸蛋说:“强娃真聪明,长大了肯定有出息。”他二婶扑哧一笑,说:“强娃有偏心,怎么只给林乡长太太泡茶?”自强立即分辩说:“你们的茶都泡好了,只有一碗一碗的端。”王大爷笑眯眯地拍拍自强的头说:“强娃考虑得周到,当然应该先给林乡长太太端茶。好好读书,将来我提拔你。”七岁的小自强脱口而出:“我不要你提拔,我要林乡长太太提拔。”林乡长太太面带喜色,嫣然一笑问:“为什么?”自强不假思索,马上接着回答:“你像天仙一样美丽,他像老虎一样吓人。”说后他觉得好像既得罪了王大爷,又得罪了林乡长太太。他吓得浑身上下直打哆嗦,以为大祸即将临头,他看了一下二婶的眼神,皮笑肉不笑的捉摸不定,接着看了一下王大爷的脸,好像还有些赞赏他的意思,最后他的目光在林乡长太太的脸上定住了。她面如桃花,满脸含笑,美如天仙。他如释重负,故意问了一句:“我说错了吗?”王大爷满脸堆笑,说:“你说得好极了。”他二婶说:“强娃真是有眼力,童子无戏言,我干姐确实是全乡第一美人,不过王大爷也是全乡第一美男子啊!”“各了!”林乡长太太开门红就连各了三个满贯,她给了一张伍万元的金元卷给小自强说:“这是给你的奖赏。”小自强喜出望外,忙说:“谢谢!”还行了个童子军军礼,仍继续给大家参茶倒水。

牌过两圈,王大爷不住打呵欠,刘三哥也跟着呵欠连天,林乡长太太也打起呵欠,说:“可能大家都鸦片烟瘾发了,何不找两个单人房间,大家抽两口再来打。”王大爷满口赞成说:“对!对!对!我来陪林乡长太太,刘三哥就陪素贞好了。”李素贞叫自强去准备烟枪、烟签、烟灯、烟盘等烟具,自己去取来八盒上等的烟土,然后将林乡长太太和王大爷带进左厢房自己的卧室,让自强摆好烟具、烟土、关上房门,出来后又把刘三哥带到山墙档头一间很僻静的小房去,小自强进去摆好烟具和烟土后在小房外偷听,只听到两人在床上呼嘿!呼嘿的折腾声。

“我来检举揭发!”李素贞走在昔日的干姐姐面前,抓住头发,将林乡长太太的头搬起来,封门就是两巴掌,接着说:“你不老实!”林乡长太太仰起头怒视着她,一言不发。李素贞开始揭发说:“她家里床背后夹墙内有个小金库,金条、金翘宝、银元、珠宝、首饰全藏在里面。”林乡长太太解释说:“那是他们哥哥寄放在我们家的,听说要解放了,早取走了。我们家的都被大儿子兆雄去年底跟胡宗南的部队到台湾全部拿走了。”李素贞说:“我不信,我们要去收。强娃!你带他们去!”几个武装民兵在自强的带领下果然找到了夹墙内的小金库,只带回林乡长太太的一个珠宝首饰镜匣子。里面装满了她平时戴过的金银玉器首饰。李素贞得意洋洋,林乡长太太垂头丧气。李素贞还要叫民兵用刑,小夏阻止说:“目的达到了就行了。”马上叫人一一登记收缴的浮财。

林自强在心里想:“人啊!怎么变得这样快!”

四、战俘营中

刺骨的寒风席卷着铅灰色的海浪,无情地摇动着“死亡之岛”——济州岛被剥下了绿色的外衣,光秃秃地暴露在一片汪洋大海之中,像一个魔鬼张开它的血盆大口,吞食着成千上万的志愿军、人民军战俘。林文雄、黄玉祥、肖华贵、赵文华四人一起被押送到济州岛战俘营。

战俘集中营位于济州市西郊,汉山北麓,濒临济州海峡,周围拉着六层带刺的铁丝网,四周大小岗楼林立,探照灯密布,岗楼上架着轻重机枪,由美、李匪军层层把守。大集中营内又由六层铁丝网分割成东西两片,分设若干个集中营,每个小集中营中是一个个帐篷,外面是铁皮房子的看守所,每个帐篷住五十多人,帐篷中间挖一条四十厘米深的沟用来解大小便,两边潮湿的土地就算是床铺,每人只能睡30厘米宽的土地。一床草席,一床旧军毯,潮湿和寒冷将伴同他们渡过漫漫长夜。

开饭了,穿着印有P.W(战俘)两个英文缩写字母的短袖战俘服的战俘,在帐篷内排成长列,林文雄端着手里的小半碗带壳的大麦饭说:“这哪里把我们当人,简直连猪饲料也不如!”黄玉祥下颌的伤还在隐隐发痛,吃着这七成是大麦,三成是发霉的碎大米的饭简直难以下咽,开水每五天才供应一次,平时连清水都喝不上。赵文华乖巧地给看守说好话,用铁碗在水沟里舀来一碗浑水,澄清后递给黄玉祥叫他解渴。肖华贵把每人仅有的两块萝卜干分给黄玉祥一块,叫他下饭吃。林文雄看见他们四个四川老乡如此同舟共济,很是高兴,悄声说:“我们四人,从今以后要生在一起,死在一起,结为兄弟。”大家一致点头同意,默认林文雄为大哥,黄玉祥为二哥,肖华贵为三哥,赵文华为四弟,济州岛战俘营中第一个类似哥老会的组织“兄弟会”就这样诞生了。

审讯开始了,叛徒“俘虏官”李大安、魏世喜等带领一批打手,对押进联队的每个俘虏进行审讯,林文雄是第一批被审讯者。中等个儿,长着满脸横肉,一副鹰钩鼻子,一双鹞子眼睛的联队副大队长李大安嘴里叼着美国烟,手里提着美制钢丝鞭子,腰间插着一把刻有蒋中正题词“杀身成仁”字样的匕首,凶神恶煞般吼着:“你叫什么名字!”林文雄站在那里想着对策,慢吞吞地回答:“林文雄。”“哪里人?”“四川人。”“家里是做什么的?”“不瞒你说,开大烟馆子的。”李大安点头,语气缓和了许多:“那你一定是国民党党员啰!”“不是!”“甚么?那一定是共产党员!”“也不是。”“那你凭甚么能开大烟馆子?”“我以前是给乡长背枪的,后来加入哥老会。”“是浑水吗?”“不是,是清水。”“几排。”“五排。”“那你为什么加入志愿军?”这一下触到林文雄的隐痛,他泪水忍不住往下掉,低下头默默无语,李大安一下子火了,一鞭子挥过去,林文雄头一侧,鞭子抽在他的左肩上,肩膀上顿时起了一道红痕。他十分不情愿地说:“我婆娘不学好,我当了乌龟,只好一走了之。”李大安点点头说:“我懂了,你要好好干,我会提拔你的。”林文雄在心里想,我才不稀罕你提拔我哩,整人害人,伤天害理的事,我不干,我只求能够保住我们四个弟兄少受皮肉之苦,能吃得饱一点。“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这时他心里还是朦朦胧胧的。想回国吗?大海的彼岸就是祖国、故土,那里有自己的老母、舅母、娇妻、还有自己的兄嫂、侄子,那里有生他养他的父老乡亲、山川、田园。谁愿背井离乡,漂泊在异国他乡哩!但自己毕尽作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182)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卡梅隆·安东尼

31名成员350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3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