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迷路人>>明叔语录

明叔语录

加入收藏

2010-12-4 13:32:10

看书跟自己的职业没关系,那是人的根本.习惯而已.不是因为你搞文化才看书,工人就可以不读书. 我希望所有的人都看书.前些日子我看到美国人一篇文章:每个人每个月必须买10本书以上. 什么时候咱们传达室看门的老头还有门口刷车的那些工人,1个月买5本书以上,那中国人的素质就可想而知啦.

咱们往往把正常的事情当作异常.读书已经成为一种优点来加以炫耀了.

一个人真正拿自己的时间去读书是有限的,利用这有限的时间去读点东西,你是看报纸还是看杂志?是看小说还是看散文? 是看诗歌还是看历史?反正就这么点时间.人这一辈子刨去吃饭睡觉,刨去不懂人情世故的小时候,刨去老年痴呆症, 刨去心情不好,把这些都刨去,真正给你利利索索的剩下的,武装自己和武装别人的时间其实没多少. 于是乎你肯定就要选择了.

咱们主体的文化是报刊文化.什么叫报刊文化?欣赏报刊的水平,写作报刊的水平. 报刊杂志是一个信息量非常大,让人们了解社会和了解人的一个很好的载体. 但是也容易使人没文化,或者是不追究文化.

我希望中国真正认识自己和尊重自己从尊重历史和文化开始.一战的时候,德国进攻法国. 法国出公文,总统号召:未免遭德国人的涂炭,各博物馆的油画散在民间,交给老百姓保存. 大战结束之后,全部交回,一张不少,完好无损.非常了不起的民族!你跟咱们盗墓掘墓……让人怎么看?! 当然这是个别的.可为么就只有咱们这儿出现个个别?典型代表了群体性没有?还是能够代表一些的. 就像大家对于特权的理解一样.

某特殊人物上街啦,鸣锣开道,把一个要生小孩的人的车挤在一边,把老人的车挤在一边, 把有各种事情的有几百万业务,几千万业务等着签合同的车挤到一边,叫别人都停止,他先过去. 他先过去干吗呢?去看戏.大家深恶痛绝,汽车行进的过程就是人们骂的过程. 反过来,我要坐那车上,就会有一种炫耀感,一种凌驾感,一种满足感.这就是咱们这个素质对特权的一种承受力. 往往喊反对特权的人是没有特权的.一旦有了特权,他就不喊啦.有的人说明星这个那个,一旦他是明星了,就不说啦. 这是国民素质问题,不是你我能解决的了的,也不是一篇文章和几句话就能说透的.

这个圈里关键的问题就是有规矩没原则. 容易产生的是「行规」,但是差了点原则性.这个东西不是什么对和错的问题,是这个职业的一个特性. 这行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一个行业,不是能够简单概括的职业.

平顺往往容易坦荡.因为不平顺容易产生勇气,同时也容易产生卑鄙. 我觉得这是一个人的哲学思想.小偷为什么偷东西?可能生活困难.为什么杀人?他肯定有杀人的动机. 他肯定是为了解决一个问题而把另一个问题消灭掉.这么谈是不是太理性了?

钱钟书那个年代的文化人没有把文化当商品,你必须尊重那段文化的性质.人家老先生给你小一辈儿的面子,不要把这面子当成不要脸的事儿去做.你不能说拿着大旗当虎皮.

什么叫大惊小讶? 大惊小讶是什么都没见过的.钱老年轻的时候属于吃过见过的.因为吃过见过,所以对什么都已经看透啦.

人生哪有都顺的,肯定有不顺的,顺是相对不顺而言的.

成功是相对的,一个演员不可能所有观众都喜欢你,一部片子拍出来,不可能让所有观众都说你好.每个人观点不一样,生活观,价值观不一样,对你的片子的评价会不一样.

所谓的收视调查是什么?要是播三级片,肯定收视最高.由此可见,电视里都是一些什么剧.不能观众要什么你就给什么,要不怎么强调文化导向呢.但我也不拧着市场,尽力而为吧.

《康熙王朝》这部戏解释帝王的角度与其它的清宫戏有很大的不同,它不是从宫闱爱情,宫廷斗争等寻常的题材入手,而主要写的是有关康熙治国和用人之道.

这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的事情.谁也不知道皇上究竟是什么样子,谁也不是标准,皇帝在皇宫里,有百官顶礼膜拜,用不着再演架子.于是,我与导演达成一种默契,走生活化的路子,可能觉得不像皇上.皇帝究竟是怎么样子,历史学家也只是通过一些资料考据.只要没有大的历史失误,就可以当作一个历史故事片来看.康熙是半个在马背上,半个在龙座上,不像后期的皇帝,完全奢侈化,享受化.丰功伟绩是后人盖棺论定的,从不懂国事开始的一个成长过程,他也有软弱的,无能的地方.我认为,这个片子可以以两个标准看,有没有教育意义,好看不好看.凡是拍历史片,从秦皇汉武,到末代皇帝溥仪,哪个是正确的?我觉得电视剧讲的只是一个历史故事,相对真实就行了,不能够当成历史资料来看.

作为演员,戏里是工作,戏外是生活,我们也跟正常人一样.可你偏偏又做着这份招摇过市的职业,使得原来普通的生活变得似乎不普通了……有什么办法呢?谁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吧.

现在是中国电影处于低潮的时期,因此我得到这个奖,也是一种遗憾.

演员讲良心,记者对于读者,也有良心之说.你不能因为一个演员对你说个不字,就可以利用工具泄私愤.现在的新闻记者,已经没有评论记者,现在就是谁谁怎么了,用那些港台不港台,大陆不大陆的语言完全杂志化.

有的记者他提的问题,你根本无法回答,或者不愿回答.每个人家里都有保险箱,防盗门,你为什么非要打开看看?他从防盗门走出来了,可以写,防盗门里面,作为隐私权,你没有资格去问.

李敖是性情中人,我挺喜欢这人的.他很年轻化,属于战斗者,是个战士,战士就得流血,就得冒着各种枪林弹雨,我挺佩服他的.李敖是近代文坛一个挺重要的人物,他冲破了所谓书呆子的概念,他很社会化,有思想,开放.而且没把学问当成一种装饰物.

不能大隐于世,但求小隐于林,我就是这样的,偏偏爱静,在绍兴,我待在房里,在北京,我也待在房里,就是到法国巴黎我也待在房里.

我想我是生出来就崇尚自由自在的人吧!当然我的自由是有限度的,不伤害别人,跟做演员没什么关系.

把我搁在人群里,我也能应付,但是注意,是『应付』这两个字.

躺着的人必定是睡着,死着了吗?不是的,躺着的人,多数是思考的人!


我不太跟圈里的人打交道.各种综艺节目我也不太参加.拍完戏,人家是「没事找我玩去!」 我是拍完戏一拍屁股,「没事别找我啊!」倒不是因为孤傲和清高,我觉得应该给自己留出的空间多一点.

人认识问题不一定能解决问题,或者不一定能解决了.对问题有所认识以后也是一种享受.

我想我每句话出去,都能一石激起……三层浪.或者是共鸣,或者是同感.

所以我为什么喜欢杂文哪,其实你平常跟我聊天都能感觉到,可能有些尖刻.我一直在写,写给我自己.可以说是一种「泄欲」的方式.男人都有出气孔,就是泄精气神儿的地方.有的是喝酒,有的是按摩,有的是摄影……我就是上上网呀,闲来无事打打麻将啊.酒吧不去,歌厅不好,桑拿没兴趣.我觉得不是我该给他们钱,是他们该给我钱.

男人挺累的,这种疲劳真是精神上的疲劳,他得圆自己爱的人的梦,爱自己的人的梦,圆上一辈的梦, 圆下一辈的梦……各种圆法儿.所以有时候什么都不想的人是最幸福的人.

机会和努力各占50%,促成了你的辉煌.可是有更多的人,是只有那50%的努力,没有那50%的机会.

愈有钱愈有钱.对于演员来说就是愈有名愈好做.

总有一部分观众会讨厌你,尽管你很优秀,尽管大部分人说你很优秀.记住,永远有一部分观众会讨厌你.

什么叫名人不好当?把自己太当回事了,当然不好当.比起一般老百姓,我觉得还是好当. 最不好当的地方恐怕就是税务问题了. 恐怕就是「高处不胜寒」的地方啊,容易叫人「枪打出头鸟」啊.

人一得到名利,谁都没够.谁说钱没有用,谁说不是为了钱?因为他得到了.他有权力可以这样「高风亮节」. 他就忘啦,忘记「闪回」啦.忘了他实施的时候是多么痛苦的一个过程,多么沥血的一个过程.

老实说这行里容易使人「当婊子立牌坊」--「我想念你们观众朋友们!观众朋友们,我们慰问你们来啦!」 ……后面拿钱去了.

包括我上次假唱那事.我为什么坦然呢?我觉得那是正常的文艺批评. 人家指出问题了,你是不是有这个问题?甭管什么原因.尽管我有原因,但我一点儿都不说原因, 说是对不起观众就完了.应该有这个承受能力.你得承受油锤灌顶不变型儿.承认自己吧!自己不是完人. 事情出来以后,我在几家报上发表文章公开致歉.尽管有人说,没必要这那的,但是我觉得作为一个演员, 该怎么着怎么着,错了就是错了,谁没有犯罪动机和心理呀.

吃饭不是为了只是填饱肚子,有时吃的时候还要看看碗里,看一看这些菜. 可能有人说,老实吃饭饭就完了,动什么脑子!也可能是天生的,也可能是后天家里教育的结果. 使我必须一生当中承受这种思考的痛苦.思考是特别痛苦的一件事.

你不理我,我干吗理你?地位不一样,老师和学生的位置不一样,人格一样.其实我觉得可怕的在于后天滋生 .就是说因为你过去谦虚,得到光环以后,所以就不谦虚啦.

我知道界线,如果有一天,观众不再需要我,不想再看到这张脸,我告诉你,我陈道明,绝不会让他们看到.

演员不能只带脸进现场,一定要带着脑袋进现场,因为演员不是演脸的,而是演心的.肌肤之苦是演员职业本身应该承受的,我从来不认为冬天跳到水里,夏天穿着棉袄,这是一个演员的成绩.体会,使人心累,对演员来说这是最苦的.

人们对某种职业的认识分化往往形式大于内容.这可能就是所谓像与不像.但我一般不太接受这些约束,我不管,我演黑社会大流氓头儿就是《黑洞》里那样儿;要让我去扮警察,我也会按自己的理解去演,绝不甘心照猫画虎.

演聂明宇,有我个人阅历中一小部分.再往远一点说,是因为有一批不该在大学看的书,比如存在主义之类,当时都让我给看了,现在回头细想,它们对我影响真是不小.而我恰恰又爱琢磨事情,说好听了,可能是我自以为是对人本质的某种理解,自以为看透的东西,时时会在表演中流露出来.但我既不认为它们有多坏,也不认为它们有多好.我只感觉可能有些人愿意欣赏这种东西,眼睛对眼睛之间,有人也许会从中品出点什么来.

我能把有限的角色演好就不容易了.人,梦不要太大也不能太多.

我觉得一个人的个性要有意识去培养它,个性并不完全与生俱来,需要培养自己,有时还可能会培养得挺辛苦.要学会在人前人后都不说别人,而且还要允许别人在背后说你自己.人处事本来应当是一个很智慧的过程,我就够笨的了.我知道我不会处这些事情,所以经常采取的方式就是躲,我不扛,躲远点儿行吗?我给自己定了一条规矩:不议论他人.人家长我不议论,人家短我也不议论.我觉得演艺圈,是一个有规矩没原则的地方,少碰少受伤.

我最欣赏的人物就是《白鹿原》里那个打不弯腰的地主.最后只能是把腰打折了才能让他弯着,如果还没打折,就绝不肯弯.

如果说我是柳下惠,根本坐怀不乱,我没那么牛.只是我的精力,我的体力还有我的——意识形态,都不足以承受之外的重负.实话实说,如此而已.

我觉得人活到一定时候就会服从一种惯性.这个惯性就是一种依赖性.尤其到了一定年龄,稳定的家庭存在,其实就代表了一种良性循环的惯性.

当演员千万别以为自己都万能,只要往台上一站都能当主持,隔行隔山,完全不是那么回事.

这个胆大胆小不能量化,有些地方胆大了,有些地方胆小了.艺高人胆大,掌握的东西比原来多了一些,做一些事情,说一些话可能胆子就大了.胆小的地方,学会比以前更珍惜生命,更珍惜个人的荣誉——不是演员的荣誉.

中国人的生存概念中永远摆不正做人与做事的关系.这个年代不需要好人,好人可以分到慈善机构去,每个人都在努力的做好人就是了,他有没有能力是第一衡量标准.

演员永远在完成别人的意识形态,虽然也有表现个人艺术魅力的时候,但满足不了我.另外就是宿命论,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不要勉强,不要为难观众.

我承认我的谈吐方式可能给人一种不好的印象.管他呢,任人说去吧,演员这个行当,就像鲁迅说的,供无恶意的闲人作为饭后的谈资,或者供有恶意的闲人作流言的种子.你永远是这个角色……

我不认为演员这行有什么事业可言,他只是职业.

人与人之间总是一种疏远,你变了他,他变了你,彼此走得越近,你自己就越扭曲.

这不矛盾,因为她已经是你的世界了,你的朋友永远不会成为你的世界.你和她一起承受着暴风骤雨,鲜花和蓝天,所以,她是真正进入你的世界的人,或者真正你走进她世界的人,那种忍耐是人类与生具有的,是必须承受的,于是乎出现了责任感,义务和惯性.

其实我真正享受爱情时,是在痛苦了之后,苦涩了之后.甜蜜的爱情是不真实的,不长久的,对爱情的享受,实际上就是在感情被蹂躏了之后的享受.于是乎人们走进电影院,走进了剧场去看别人的爱情磨难来满足自己.

记者的不诚实如果表现在他们的职业上,是不可原谅的.

等我老了,拍不动戏的时候,就去给人弹琴听.

中国电影只有两条路可走,一是加大政府投资,一是把电影归为一种严格的艺术形态.否则,中国很难有真正的电影.

我只是一个演员,至于媒体怎么评论,是他们的事.我的全部职业就是演戏,我没有职责再做其他的.

我知道要什么生活和哪些生活不是我的.这些一旦明确了,也就会平和了.

敬业是一个有职业的人应该做的,其实没什么稀罕.可现在却象好人好事一样被表扬,被称道,这不好.比如服务员卖东西,你就该卖得好,这应该说你做个售货员还是称职的,如此而已.可是一称职就被表扬,这似乎不是很正常的事情.我觉得这是对比出来的.就是因为很多人卖得不好,或者根本不想卖好,总出差错,于是,比较出先进来了——这实在是不正常,你既然做这个,就应该称职!否则就不要做.至于我,称职而已.我没有把自己提高到比别人高尚多少的层次,我只是做我该做的.

浮躁在哪儿?根源就是生活缺少目的性.

工作是为了休息,休息是为了工作.我觉得,人活得简单一点才高级.

低调不代表没调.我低调跟我的性格有很大关系.就是说,有些人愿意轰轰烈烈地生活;有些人喜欢离群索居地生活,少一点社会,给自己多一点.我是属于后一者,能在家里呆着,绝不出门.我所谓的低调,主要是我感觉很多时候说出来的话都是废话,那还说他干嘛?不如闭嘴.有些问题回答起可能很无聊,我索性就不回答了.明摆着很明白的道理,不应该为此而嚼舌了,可是还在津津乐道,我觉得这就不对了.

我始终认为,中国人很优秀,没什么太大的劣根性.但是,我也很悲哀地承认,国人与国人之间,似乎恨多了一些,有时是莫名其妙的恨.这已经到了没事找事的地步了.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你不扫自家门前雪,那么别人家的瓦上霜,你看看也就够了,干嘛要拆了人家的瓦?

让我自己在吧,让我这个演员的个性在吧,别让我跟你一样,跟他一样,跟大家都一样!上大学时我看过刘心武的一篇小说,叫作《我爱每一片绿叶》.里面有这样的一段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死角,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地.当他没有妨碍你的时候,不要去撞他,不要去骂他,不要去干涉他.人为什么就要象鲁迅说的,非得榨出人家皮袍下的小来呢?非得这样才觉得特别过瘾?特别痛快?

我是一个严格按照自己逻辑生活的人,这个逻辑不用设定,是习惯.比如某人不爱吃鱼,根本不用克制,鱼端上来,他肯定不吃.我确实没有克制.克制是欲而不做,本来就不欲,也就不去做了.

如果说对某些事有克制,我觉得这是一种理智下的习惯.就象吸毒,当你吸了并上瘾时,就离不开它了,但你不吸,就没事,久而久之,也就成了自然.成了自然的东西是不用你费力去克制的.什么东西成了习惯,就好办了.

激情很容易让一个人变形,当一个人满怀热情地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动作就容易变形.当然激情是一个原始动力,之所以原始就是它有偏差.

不喜欢激情,其实我是一个很自我批判的人,每做一种行为的时候,我经常会自我批判,比如说我也想释放那种原始感,但是可能还没放的时候,刚要放的时候,就已经被另外一个我给我打住了.

君子必须有"伪",否则他就不是君子,君子全是后天臆造的,每个君子都有一个讽刺性,只不过讽刺的高低不一样.

这个世界不是你的世界,不是说你成功了,你想做什么就能做什么.我觉得做人的最高意境是节制,而不是释放,所以我享受这种节制,我觉得这是人生最大的享受,释放是很容易,物质的释放,精神的释放都很容易,但是难的是节制.

喜欢这个世界,但是很难去参与进去,对于这个世界的人和物,我从第三只眼的角度看的时候比较多,自我体验的比较少,因为自我体验的东西多了就太累了.

在这个竞争的年代,每个人都在证实自己的价值,这点独处的美德显然荡然无存了,但我固执地认为独处是一种美德.

看得见红尘但没看破.起码能看得见红尘,能看见红尘当中的人们.但是没看破,真正看破红尘了就只有两条路,要么皈依佛门,要么就自杀.

不能说因为世间只有男人和女人这两个性别,就做一切事情都是为了这个东西.男人确实是一种挺悲剧的动物,像达尔文讲的,一切都是为了女人,所以,你就想试试不这么做.

中国文化有很大的一个象征,这就是文字,我想不清楚文字为什么要改革,为什么要简化.我不知道那些东西有什么罪过,难道古代留下的那些东西都是"糟粕"吗?我们这个国度有很多真正落后的地方没有被人注意,文字叫什么落后呢?甚至有人提倡中国文字汉语拼音化,把祖宗刨了呗.其实越先进,素质越高的国家,它的第一标志不是物质享受而是把自己的历史尊重起来.

网上的世界是自由的,所以大家对我的批评和关怀是同等的,我希望我的朋友们能够理性接受,不要做无谓的争辩,尤其对失态的漫骂与攻击之人以宽容为释,因为"存在往往是合理的".

演员跟媒体应该是一种相濡以沫的关系,一个好的媒体将制造一个好的演艺圈.(陈道明继续着他的话题,合作的态度让记者多少有些意外,因为之前有不少资深记者形容这个人"对媒体态度冷漠")我不习惯演员靠"作秀"和"包装"来吃这碗饭,应该要以塑造人物为主,而现在很多人却在靠游戏媒体和演艺圈生存.

有的人成名之前谁都不是,成了名就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就是这个脾气,你们看我上学时就那样,在我不是什么东西的时候就不是个东西了,我觉得应该保留自己的一点傲骨,我的性格是与生俱来的,为了别人的评价而改变自己是很不明智的一件事.我的脾气就是挺怪,如果我不演电影,而去当一个的收发室老头,肯定也是个倔老头.而且对于外界的评论,我向来是有心理准备的,就像天冷了,就加件衣服,而天热了,再脱件一样,这么多年,我早已经适应了.容易受刺激的,是那些没有心理准备的人.

现在是中国电影处于低潮的时期,因此我得到这个奖,也是一种遗憾.

自己吃几碗干饭自己最清楚,因此,不要受别人的评论所左右,如果那样的话,就不是自己,都成别人的了.

衣服要是自己的才能穿,有些衣服穿上了却觉得不再是自己,那就不舒服了.

我不知道名牌,偶尔穿了名牌的衣服就被别人问起,牌子总是记不得,我需要什么才去买什么,碰到合适的就买.

作为一个演员应该记住,你永远不会被所有的人喜欢或讨厌.

朋友,我就有骂他的责任,他也有骂我的责任.在事业上,感情上,人生上就有着互相的义务,每次见面都应该有收获,彼此对对方的存在感到一种愉快,而不是整天厮混在一起.

愉快的是假设,最痛苦的是实施,最无聊的是得到.如果得到一件东西就满足,这个人就挺可怜的.一个演员演好一个角色并不难,难的是演好每一个角色.要不,演员你是干嘛的?就知道挣钱啊?

我个人是比较喜欢演名著的,演名著比较容易的是人物有可以挖掘的东西,不用太多的思考他的典型性和逻辑性;难在你要把人物的典型性演出来,还原人们想象中的人物,你就像火车一样只在一条铁轨上,给你一个勇往直前,无所顾及的跑道,只是看你跑得快慢和是否正点.

马则仁和方鸿渐都是在过去和现在的生活中随处可见的男人,作者把许多小毛病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将人物典型化了.我觉得世上没有许多"坏人",多是性格冲突和个性上的毛病.个性上的毛病分为两种,一种是侵犯别人的,另一种是不侵犯别人的,马则仁和方鸿渐都属于前者.比较起来方鸿渐还算个知识分子,而马则仁是一个老民族的老分子,中国大户人家的纨绔子弟.性格上方鸿渐有一些比较尖锐的部分,而马则仁是个极度随遇而安的人.马则仁在性格上,行为上很像海上飘流的一条没有桨的船,飘到哪里算哪里,他会根据环境不断的调整自己.他在中国,在英国,生意上,爱情上有不少叫人心痛的悲剧性的东西,可自己并不觉得痛,他很会自我解嘲:"你不喜欢我,我还不喜欢你呢!

马则仁实在算是个好男人,他从没有想过"花"谁,没有过丝毫不尊重女性和调戏女性的想法,有人让他去妓院他不敢.他不是对生活放荡,反而是个理想主义者,他很想生活的好,没有人理解他时,他只好主动出击,甚至连儿子的女同学都去讨好.事实上他对女人很真诚,他是最想找个好女人踏踏实实过日子的人.尽管自己什么本事也没有,什么也看不上,但却极度想获得好的生存状态.他对五姨太示爱失败使他很心痛,远走英国是一种失望的表现.在英国,温都太太因为女儿玛力的男朋友不能容忍她有个中国继父,马则仁又一次失去了爱情.此时的马则仁没有了爱情,没有了儿子,没有了铺子,他是真的痛了,所以他哭了.马则仁的一生很悲惨,他生活的很认真,可是认真的全不是地方,他经常对人好却得不到好报.

女人穿高跟鞋是投靠男人审美眼光的行为,现在我们解释为一种美,事实上女人那么辛苦的穿高跟鞋子就是为了讨好男人,"女为悦己者容"嘛.高跟鞋的存在是女性自卑心理的表现,女人一下子就把自己放到了从属地位,放到了被选择被展示的位置.

要韬光隐晦,这四个字是我的座右铭.

人活到一定时候就会服从一种惯性.这个惯性就是一种依赖性.尤其到了一定年龄,稳定的家庭存在,其实就代表了一种良性循环惯性.当两口子对外宣布如何如何好时候,就可能是一个危险信号.我的家庭生活非常正常,总在不快不慢的轨道上,一直向前跑,我从不去客意营造所谓的气氛.

到了我这样的年龄,还要靠包装和作秀,是一件悲哀的事.用角色和观众交流吧.

演员还是应该在表演本身下工夫,而不是单单注重创作角色的多样性上.你不仅要将皇上和乞丐演出差别,你还应该能演出一个数学老师和一个语文老师的不同.

明星是可以制造的,有机会就可以名扬天下.但制造是人为的,机会主义色彩重是这一行的悲哀.再好的演员,没机会,可能永远只是'匪兵甲乙'.演员这个行业客观上是必须的,也是高尚的,但在制造高尚艺术的同时,它也带来金钱和虚荣,变得不太单纯了.

现在得奖变得不那么纯粹了,好像每年都评奖,好像就得奖者本人高兴.以前评奖,有哭有骂,虽然这样,至少是在情绪里,在兴奋点上.而现在评奖是大家最不关心的事,只不过是履历表上的一个光荣榜.

我并不是绝对的不愿意与媒体打交道,我的个性是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喜欢安安静静地工作,拿作品来说话.

这行里有规矩没原则,讲的是行规,习惯.而什么是真的,善的,原则性并不强.是个名利场,比做生意的竞争还厉害:做生意的只争利,这一行还要争名.

这行很容易让人浮躁.因为我经历过,也曾经很浮躁.人本身都有自我膨胀的素质,每个人都有.只不过有些人膨胀影响了别人,我自认为我不会影响别人,我不排斥别人的存在.

傲从何来?凭什么傲?傲不是挺容易的,谦虚倒容易——把腰弯下去就行了.什么支撑着直直的腰呢?

"孤芳自赏"已经成为一种难能可贵的品格——因为要孤芳自赏,你就必须坚守自己的个性和原则.至少,它还是一种对自己负责的人生态度.

9.0 

陈道明

影评(561)

收藏(1108)

陈道明/Daoming Chen
--------------------
那幢帶閣樓的房子我早已開始淡忘,只偶爾在作畫和讀書的時候,忽然無緣無故地記起了閣樓窗口那片綠色的燈光,記起了我那天夜裡走在田野上的腳步聲,當時我沉醉于愛情的歡欣,不慌不忙地走回家去,冷得我不斷地搓手…

楼主

2011-11-7 22:40:26

很喜欢的一个演员,方鸿渐演得很好。

--------------------
羽轩就是珺先生,珺先生就是羽轩。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迷路人

229名成员2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