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A bitter-sweet memory——记我的TIFF之行&见到Johnny的经历

A bitter-sweet memory——记我的TIFF之行&见到Johnny的经历

加入收藏 已经被3位会员收藏

2012-9-24 5:49:46

    2012.9.8注定会是被我永远铭记的一天,因为我见到了Johnny Depp,我最爱的演员,最大的偶像。

    为了这一天,我真的做了很多准备也付出了不小的代价,甚至流过辛酸泪。而且由于经验不足,整个过程并不算太圆满,有收获也有遗憾,但已足够难忘。毕竟这样的机会实在太难得,每分每秒都很珍贵。也许多年后的某一天,自己再回想起这次经历,内心依然会有着满满的幸福感。我真的很幸运,很满足,很感激。

现在,我开始用文字,记录下从着手准备到实现愿望整个过程的一点一滴。

PS:

1.由于楼主是人生第一次亲眼看到自己的第一大本命+第一次去电影节之类的活动,写repo自然废话会很多(俺这回真的是燃烧了生命爱囧尼!);再加上已经很久没写过这么长的中文,估计写作能力已经退化到小学生的流水账水平,望各位见谅。如果大家想节省阅读时间,可以直接跳过Part1的准备部分看Part 2。而Part 2是完全按当天时间顺序写的,在Johnny来到现场之前还有很长一段的等红毯经历,如果大家只想看有Johnny的部分,可以直接跳到“下午2点”处。

2.楼主是海外党,现正在加拿大的Markham(安大略省约克地区的小城市,离Toronto有一小时车程)读高三,大概出国已有7个月左右。

3.楼主喜欢Johnny的时间不算太长,去年3月份开始的。但在这之间已经基本看过他的所有电影,读过好几本他的传记,看过很多他的视频、访谈,也熟悉了他的几个主要的外国粉丝网,应该算是已经陷入深坑连墙头都无心发展的NC粉一个了(微博上那个@JohnnyDepp语录 其实就是我的一个小号)。在逐步深入了解他的过程中,对他的感情也比当初单纯的迷恋和崇拜更多了一份敬佩和感激——因为他教会了我太多、帮助了我太多;他看待事物的一些态度对我的价值观产生了不小的影响;同时他也是我的英语老师,如果不是因为他我在国外的第一个学期也不会适应得那么快…那些他“巨星”光环后的一切,让我感动,也教我成长。能亲眼见他一面、跟他做一次超越“追星”层面的真正的交流、让他知道他对我们很多人的意义一直都是我的心愿。现在,这个心愿已经完成了一半;剩下的一半,就要靠我未来用自己的本事去努力争取了。

好了废话不多说,上正文!(可能含有无节操吐槽内容)


 

Part 1:漫长而曲折的准备过程


     楼主现在依然很清晰地记得第一次看到JD要出席今年多伦多电影节(简称TIFF)宣传纪录片West of Memphis的消息时的那一天:8.21上午,考托福的四天前。当时真的快激动成疯子了——如果没记错的话,他上一次在加拿大公开露面是来2005年的多伦多电影节宣传《僵尸新娘》,也就是说,我有可能赶上了七年一遇的机会;更开心的是,他来的那天正好是开学后第一个周六,我有比较充裕的时间可以去downtown看他。说实话挺可笑的,前一天我还在Tumblr上和一个在《黑影》伦敦首映上见过普叔的英国普迷聊天,说我很羡慕她,普叔既不去天朝也不去加国;第二天那妹子就发私信恭喜我走运了(俺是预言帝啊有木有?!)。但短暂的兴奋之后,顾虑就开始了。那一整天我满脑子都想着这件事,不停地翻看TIFF的官网,连托福题都做不下去,心里各种纠结烦恼——万一爹妈不同意怎么办?以前从来没去过电影节怎么办?9.2开票时抢不到票怎么办?到时候去现场应该在哪儿看他?……冷静下来之后,我决定先问问有这方面经验的基友(在此要感谢@Czvers/ C_Bride跟我分享的宝贵经验),在网上搜搜其他人写的电影节攻略之类的。谁知看的前几篇博文就给自己泼了一头冷水——几乎所有人都在抱怨TIFF的票相当难买,现场排队和电话购票都很麻烦,网络购票系统还经常出问题,2010年的那届就因为点击量太大官网瘫痪导致很多人都没买到心仪的票。我顿时感觉自己的希望很渺茫,面前有重重阻碍,被一种无助感压抑着,不知所措。

     但幸好我爸妈比较开明,允许我作为考托福后的放松去downtown玩一回;更重要的是,我及时想到了求助的办法,把我的顾虑分别发到了Johnnydepp-Zone(以下简称JDZ)的论坛和Tumblr上。很幸运,我收到了几个好心人的回复。JDZ上有一个见过普叔三次的美国粉跟我分享了很多她在2005年TIFF的经验,说当时囧尼去的是另一家剧院,红毯环节很短,但他从后门出来后给很多粉丝都签了名;还有两个加国粉都期待在当天和我在Ryerson Theatre(活动地点)见面,一起行动。而Tumblr上有几个别家粉告诉我,我不用担心购票的问题,因为TIFF为了防止系统瘫痪从去年开始就采用网上排队购票的方式;另外,Ryerson Theatre是TIFF期间最适合看红毯的地点之一(我在Youtube上也搜过相关视频,那剧院红毯位置的确不错,只不过去的明星没有普叔有名,围观群众比较少每个人的机会也就大些),她建议我当天早点去在红毯边占个好位置等着;同时最好再拉几个伴,因为即使有票入场看Screening也是要排队的,而且如果不在开场前15分钟进场座位就会被让给有rush tickets(开场前放出的紧急门票)的人,所以在场外等红毯的时候必须有朋友帮自己排队去场内占座。真的很感谢这些素不相识的好心人给我的帮助,如果不是他们,我根本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着手准备。而且在和他们交流的过程中,我的英语阅读和写作能力得到了不少锻炼,还认识了几个新朋友。

     接下来的几天似乎都挺顺利的。有个同学答应了当天和我一起去;我8.25考完托福后去那个剧院踩了点,摸清了路线请教了工作人员也大概了解了比较有利的位置;我对TIFF的官网和热线已经熟悉得不能再熟;我还开始画一幅巨大的Q版画,想在活动当天带到现场给囧尼一个惊喜……然而9.2开票那天,同学说家里网断了,让我帮她抢一张票,从那以后我的准备就变得被动了——我买了两张票,挨了爹妈一顿狠训还流了不少辛酸泪(这里比较复杂,具体内容就不赘述了);我原定的行程不得不就同学的需要而更改,为了确认电影节票房的运作流程和时间不得不给TIFF售票处打了N通电话(其中大部分不是占线就是等了至少半小时才接通)……最糟糕的是,9.7的下午,同学发短信告诉我,她家车坏了,她去不了。我不知道她究竟是因为真的有困难,还是纯粹觉得太麻烦,找个借口放我鸽子。但之前我已经帮她买了票而且一直迁就着她,说心里不难受是不可能的。唯一的办法,只有争取第二天在现场把票转让出去了。

 

附图:现场踩点时拍的照片。空荡荡的剧院门口…跟人多起来时的样子反差还挺大的。

 

      与此同时,随着9.8的接近,我的心情也越来越焦虑,不仅是因为准备过程困难重重,更是因为我根本预料不到当天会发生些什么——万一有紧急情况他的行程有变化呢?万一我的计划失策跟他擦肩而过呢?万一downtown太乱有什么安全问题呢?(PS:最近多伦多凶杀案挺多的)这次机会实在太难得,我不想错过更不想浪费能见到他的一分一秒。毫不夸张地说,那一整个星期我几乎每晚都失眠,每天都很狂躁,只有用给他画画的方式才能让我的心冷静一点。我没好好学过美术,水平很烂,字也很丑,有几处描错了还有涂改带的痕迹;但画上的每一个他都是我参考过很多照片之后小心翼翼勾勒出来的,每一笔一画都是先用铅笔打好草稿再描边的。我想通过这幅画,告诉他,我们很爱他,中国的影迷很爱他。

 

附图:我的弱智儿童画的完成过程。从8.29开始,每天画一点,9.7晚上才上好色写好标语。由于整个过程比较仓促,字和画都挺丑的……

    最后一晚,我把我的画画完了,也制定出了最终计划:先去主票房取票,再在9点左右赶到红毯,和一个叫Cristina的JD-Zoner见面,然后商量出一套完整的占座策略。一切准备工作终于完毕,我如释重负——如果第二天,愿望成真的话,那这半个多月付出的所有时间精力、所有辛劳代价,都值了……

 

 

 Part 2:悲喜交加的TIFF旅程


    9.8来了。

    凌晨2点,辗转难眠已久的我终于昏昏沉沉地入睡。

    上午6点,天还没亮,外面还下着雨,我就赶在闹钟之前醒过来了——今天是我的Big Day。

    上午7点,我平时背的那个书包里已经装好了地图、干粮、水、雨衣、雨伞、相机、钱包、折叠板凳、入场需要出示的证件、Amoy的囧尼画册和明信片、排队时打发时间用的一些东西等等(包括一本我正在读的Depp传记)。吃了简单的早餐,把那幅巨大的画卷起来放进一个手提袋,望向窗外瓢泼的大雨,我叹了口气,打起伞出了门。

    上午8点,我正坐在去downtown的地铁上。广播里说,去主票房的那一段地铁正在维修,不能通行——看来行程要改,门票只能等10点以后在剧院现取了。直接去现场倒也省事,提前到没坏处,但这样一来就必须找个能帮我在红毯看位置的伴儿,不然中途要离开取票会很被动。JD-zone那个叫Cristina的女孩还没回我短信,但愿能尽快遇到她。

    上午8点半,打着伞还是被雨淋成落汤鸡的我来到了Ryerson Theatre门口。刚到红毯边就有些傻眼——我本以为我来得算比较早的了,谁知红毯的栏杆边已经坐了一地的人(而且大部分看上去都是三四十岁的人),铺睡袋、垫毯子、拿椅子扎堆占位的应有尽有,估计都是凌晨甚至昨晚就开始蹲点的,目测他们站起来后形成的人墙最少也有两三排(囧尼啊囧尼,你为什么这么火?!)。环顾四周,雨淋不到的好位置基本都被占满了,甚至室外也已经挤了不少穿着雨衣等候的粉丝。郁闷又无奈之下,我只好挑了一个看似前排人不太多的地方搬出凳子坐了下来。看着周围人都是结伴而来,有说有笑,我感觉有些寂寞,就随便找了旁边一个看似比较开朗的一个老外学生妹聊天。有些意外,那妹子居然不是冲着普叔来等红毯的,她等的是Westof Memphis之后的《壁花少年》首映,但也准备顺便凑热闹围观一下普叔。不出所料,没聊几句我们就因为缺乏共同语言而尴尬冷场了;但除了她以外,身边那几人似乎都不怎么面善,看我的眼神也很冷漠,我只好继续独自一人落寞等待……

    上午9点,我的身后已经多了一排人。开始有一些大学生和高中生面貌的青年一边兴奋谈论着普叔一边陆续到场,然后都像我一样在看到那菜市场一样浩浩荡荡的等红毯大军后倒吸一口凉气——估计他们都是和我一样的天真小粉丝,低估了人群的疯狂程度。“Oh,shit!”我闻声扭过头,看到有两个女生正站在我身后,茫然而失落地望着遍地的人和椅子。见我正转身好奇地看着她们,其中一个很有书生气质的眼镜妹礼貌地问:“Excuse me, are you all waiting for Johnny Depp?”我笑了:“Not all of us. But I am waiting for him.”她似乎有些兴奋:“Really? Soare we!”我似乎意识到了些什么,于是试探着问她:“Do you know JohnnyDepp-Zone?”她似乎也在思索着什么:“Yes… Are you Amy?!”我心里顿时一阵狂喜——救星终于来了!“Yes, that’s my English name.”“Oh! It’s you! I’m Cristina!”“OMG! Thank god you are here!”…身边有两个妞作伴,这个上午好过多了——和一个喜欢普叔9年的资深普迷聊天感觉果然很不一样,从膜拜囧尼的逆天演技到吐槽囧尼的二逼言行,再到预测囧尼今天的穿戴、和粉丝交流时可能会说的话(Cristina学囧尼说sweetheart的声音真的很搞笑!后悔没录下来了),每一个话题都能聊上半天而且引起不小的共鸣……当我把阿莫依(微博上的@麦瓦伦蒂安)的明信片拿出来时,Cristina眼睛一亮:“I know her! Amoydepp! I saw her on Tumblr!”我这才知道,原来我很早的时候就在汤上关注了眼前这个加国妹子,这世界真的很奇妙呢…作为见面礼,我送了她两张Q版囧尼的明信片,她很喜欢。


附图:我送给Cristina的明信片。

    上午10点,TIFF的志愿者告诉我,要等到11点那场电影开始之后才可以取下午West of Memphis的票,而11点左右也会开始安排来看West of Memphis的持票观众排队准备入场,我只好又回到红毯边的座位上。这时我的后方已经多了好几排人,前方那几把空椅子(用来占位的)的主人也陆续到场。我又一次仔细环顾四周,寻找着能离红毯近一点的可能——挨着我和Cristina的是一个又猥琐又唠叨的华人大叔,一直没完没了地问我们和周围人一些无关痛痒的问题;起初我们还会礼貌地回答他几句,但后来感觉这人实在太多管闲事而且也不像好人(问的部分问题涉及个人隐私),就没再搭理他。前面打地铺的几人穿着打扮跟其他人不太一样,年龄大约都在30-40岁之间,虽然肤色各异,但看他们一直都聊得热火朝天,估计是一伙的;几个女人都浓妆艳抹,对其他粉丝态度很不好;男人都带着单反相机等摄影设备……我不禁对这些人的身份有些好奇——他们不是普叔的影迷,从他们的聊天内容就可以听出他们根本不了解也不那么喜欢普叔(至少就我这个死忠NC粉目前对JD的了解,他们对JD的评价几乎都不符合事实);他们不像其他影迷会精心准备好自己洗的照片海报或者绘画作品让普叔签名,而仅仅是把一些普叔电影的DVD外包装纸撕下来冒充“海报”;他们的穿着都很像给媒体工作的人,但他们却宁愿选择在红毯的粉丝区域蹲点,也不去我们对面的媒体区域坐着……一番推测之后,我开始对自己的位置有些隐隐担忧了——我可能坐到了狗仔后面。根据前人的经验,在这种场合狗仔一般都喜欢藏在粉丝堆里拍照,而挤红毯时周围有狗仔对自己是很不利的,因为狗仔为了拍摄高质量、近距离的照片会不惜一切代价变得非常aggressive,不会顾及周围粉丝的安危。但现在红毯边已经没有一片空地(空地也被提前占了),换位置根本来不及。Cristina建议我和前面的人沟通,看看他们能不能让我把我的巨幅画挂在栏杆前面,用来吸引囧尼的注意。这想法确实不错,如果前方都是和我们一样天真又善良的忠实普迷,他们或许会说“Oh,this is so cute! We should let Johnny see it!”然后出手相助。但现实是残酷的,狗仔是不可能替粉丝考虑的,当我向前面几人提出请求时,他们都不理不睬或直接拒绝。其中一个中年妇女很不耐烦的说:“No!We’ve been waiting here for 24 hours! You can’t take our spot!”另一个头上顶着墨镜的胖女人则说:“We stayed here overnight. We also have jobs to do. Please respect us.”看来指望有好心人帮忙是没可能了,看自己运气吧!至少,比起我后面的几排粉丝,我已经算靠前的了。


附图:上午10点-11点之间红毯边等待的人群。

    上午11点,今天的第一场Screening开始入场,工作人员开始给West of Memphis的红毯仪式布置场地,Cristina的另外两个朋友也来了。我离开红毯边的人群去剧院一侧等待取票,Cristina帮我看着位置,而她的三个朋友则开始轮流在剧院的另一侧排队准备入场占座。外面雨还没停,来看West of Memphis的ticket holders和没抢到票等着买rush tickets的人分别打着伞在剧院门口的左右两边排成了两条长龙(估计基本都是冲着普叔来的),而像我一样来取票的人寥寥无几。和红毯边那种浮躁的氛围不同,这里排队的人都兴致勃勃,热情愉快地和前后的陌生人聊天,讨论着自己在历届TIFF的经历、对这一届的期待、对影片和演员的期待……就连指挥我们排队的志愿者也特别nice,加入了讨论的阵营,还给我们传授了不少经验。之前我因为TIFF不能转让门票的规定有所顾虑,但好心的志愿者帮我在rush line里找到了一个妹子,让我刚取到票就把另一张门票原价转让出去了,少了一个不小的负担。(Thanks to all the lovely volunteers at TIFF!)

    正午12点,我们刚准备吃点干粮补充能量,就发现有不少人开始收凳子往栏杆边站了。察觉到后面的人群正在往前挪动,我们也赶紧收拾东西准备占据有利地形,却发现前面几人似乎没有要动的意思——他们留出了很大一片空地,好像在等着谁。更不幸的是,那个猥琐华人大叔挤到了我和Cristina之间,把我俩隔开了,我却不能跟他换位——因为只要稍微一往旁边移动,后面的人就会立刻挤上来,我可能连自己的位置都保不住。在这种压迫感之下,我只能努力一点点向前靠。这时,一个背着挎包端着单反的黑衣男子和他的同伙从右边挤到了我们前面的那片空地上——看来他们就是前面几人等的人。黑衣男似乎在前面几人的圈子里很受欢迎,几乎每个人都主动跟他聊天,那个一直摆着臭脸还泼我冷水的中年妇女一见到他就喜笑颜开了,就连旁边那猥琐大叔也开始缠着他问一些八卦问题。出于无聊和好奇,我大概听了几句他们的聊天内容——那黑衣男以摄影为职业,有自己的工作单位,然而他不愿意透露是什么单位;他曾经在很多这样的红毯场合拍摄明星的近景照(比如Brad Pitt之类的);他不想去媒体的位置呆着,他准备之后一直守着他现在这个红毯边的位置……很好,100%如假包换的狗仔。但即使现在的处境再被动,我也不可以放弃任何一线希望。于是,我鼓起勇气问那黑衣男能不能让我把画往前放让JD看到。他说,放到他们前面不行,但可以把画举起来,只要不挡住他们视线不影响他们拍照就成。果然和狗仔没什么商量的余地,但比起之前那几人对我的态度,他已经算比较温和的了。现在,我只能寄希望于自己的双臂了…(好辛酸TT)

    下午1点,雨停了,人群基本都站起来挤到了红毯边上,我们的对面的媒体区域多了几排椅子,拍照区和红毯的边界也已经布置完毕。我站在人墙里的第三排——一个进退两难的尴尬位置,无法挪动一步。幸好之前在JDZ向一些老手请教过经验,我把我巨大的书包背在背上,保护自己不被后方人群伤到的同时也为自己留了一定的空间(不过得时时扭头提防小偷,虽然这是在加国但也不排除有扒手的可能),同时一手拿着相机,一手紧紧抱着我卷起来的画。让我比较郁闷的是,前面那黑衣男搬了张板凳,准备站在上面拍照(混蛋!这样就算我把画举得再高也会被你挡着啊QAQ!!!);而旁边的猥琐大叔一直喋喋不休没玩没了地和黑衣男唠叨些无聊至极的话题,即使对方根本就不想回应他……我现在真心后悔当初选了这个倒霉位置!Cristina运气倒是不错,似乎从第三排往前挤了一点(她前面狗仔比较少);而她的两个朋友都站在我左后方(另一个朋友在排队占座),反而不怎么在意位置的好坏,依然悠闲地聊着天——她们正在谈论普叔的各种优点,说他就像MJ一样,是真正的巨星,却一如既往的nice、humble、sincere……听到这些,我沮丧的心情被治愈了不少——虽然之前我已经在论坛、视频、传记和现实生活中看过、听过很多粉丝、名人、圈中好友和陌生人对JD的赞美,但此刻听着那些美好的形容词从周围人口中说出,心里还是挺感动的——囧尼,你真的影响了好多人呢!不仅是我,更是所有爱你、崇敬你的人……就在这时,人群突然有些躁动。“What? Who’s coming?”我们疑惑又激动地东张西望,却没见任何明星的人影。前面两层人墙严重遮挡了我们的视野,我只好踮起脚尖望向红毯对面——原来是一个杰克船长的coser!不得不承认,这个coser是我见过的最像的一个,难怪引起轰动了(我之后会放他的照片,但不是红毯边的)。人群的气氛被调动起来了,随着两点的接近,期待和兴奋正在逐渐高涨……

    下午2点,媒体的人已经陆续到场在我们对面就坐,摄影师也已经各就各位,红毯仪式即将开始。一个工作人员戴着耳麦在我们前面来回走动,教我们欢呼,活跃着气氛。现在不仅是红毯边人头攒动,就连马路边和Ryerson University的校园那边也已经挤满了人,甚至有疯狂粉丝爬到了树上……剧院门口来了几辆黑色轿车,估计今天的嘉宾就坐在里面。果然,没过多久人群就开始沸腾了——有人开始喊“Natalie”(Natalie Maines,美国女歌手),媒体的闪光灯也开始疯狂扫射(呃,用扫射似乎不太恰当)……而某个人的身影还没有出现。我后面的俩妹子开始有些呆不住了,一直不停地问:“Is he here?”我能理解她们急切的心情,因为现在已经两点十分多了,如果囧尼再不出现,我们可能进不了剧院……但当周围的人群突然像被投进了炸弹一样疯狂尖叫,呐喊声几乎快把屋顶掀翻,所有人彻底失去理智喊着同一个名字的时候,我已经无暇去想那么多了——他来了!

我现在终于意识到个子矮是多大的劣势了,尤其是当我站在两个高个子男狗仔和一个踩着凳子的女狗仔身后时,这劣势就更为突出。毫不夸张地说,连JD是怎样走上红毯的我都不知道,只听见人群“Johnny”“Johnny”地叫着。此时的我已经不是“心乱如麻”“心急如焚”“焦头烂额”“热锅上的蚂蚁”等词可以形容的了,此时的我恨不得从前面的人墙顶上爬过去!不过有点搞笑的是,我从人墙的缝隙中看到了传说中囧尼的随身保镖Jerry爷——他正在我们前面走动,好像在跟工作人员聊着什么,心情不错的样子。于是我壮起胆子很二逼地冲着他喊了一句:“Hi Jerry!”结果呢?当然是被他老人家无视了……

当我附近的呐喊声音量明显增大不少时,我意识到囧尼正在向我们这边接近,就赶紧把我的巨幅画展开举了起来——就算我看不到他,我也要让他看到来自中国粉丝的问候!但我的这一举动马上引起了身后众多粉丝的不满:“Could you put that poster down?!”“Poster!”想到自己给他们造成的巨大不便,我心里挺愧疚的,但既然我已经走到这一步,不能再想那么多了!老娘豁出去了!于是,我执着地高举双臂把画正对着前方(好二逼的姿势),用几根手指抓着相机,指望着能拍下点我当时看不到的东西。前面的人把我的视野挡得严严实实,我只能透过人缝艰难地搜寻着囧尼的身影……他们现在正背对着我们面向媒体合照,我好像隐隐约约看到了一个毛茸茸的长着棕色大波浪卷的脑袋——直觉告诉我这个应该就是他了。但前面的人一直端着单反扭来扭去疯狂地拍照,以至于我连普叔穿了什么衣服都没看清。对面的闪光灯闪烁不止,身后粉丝的抱怨声也一直没停:“Please put that poster down!”而我此刻的心里只有一个想法:我不能放下,我的画是我唯一的希望,是我作为一个中国影迷的希望。

拍照环节结束后,Jerry爷推着囧尼去接受对面媒体的采访。接下来的将近10分钟,囧尼一直都背对着我们。粉丝们的热情丝毫未减,“Johnny!”“Turn around!”的呼唤此起彼伏。我的双臂已经举得有些酸痛了,见他一直没转身,就把画放下来搁在自己的脖子后面(方便随时举起来,不过姿势依然很二逼),拿起相机录像。此时囧尼正和Damien Echols(West Memphis Three的一员,曾经被判死刑,但他一直坚称自己是清白的由于证据不充分,服刑18年后于去年获释,JD一直关注并支持着他,在他出狱后和他情同手足)一起答记者问。由于两人的发型有点像,再加上刚才只看到了囧尼的头,而现在囧尼整个人又被我前方那个穿灰色衣服的大叔挡了个严实,我不知是受条件所迫还是一时犯傻就拍了半天Damien的背影……后来也不知是怎么反应过来的,终于找对焦点把镜头挪向了Damien旁边穿着旧夹克的人(现在回看视频恨不得抽自己一顿)。这时我才注意到囧尼今天的穿着——他的皮夹克背上有一张很明显的“小广告”,上面写着“No thanks, no giving.”(当时没怎么看清,引用一下之后新闻里的描述:"a beat-up leather jacket with a sky blue patch on the back that displayed an image of a Native American against a backdrop of the American flag. It read, "Genocide - Poverty - Hunger ... No Thanks No Giving! What Are You Celebrating? Give Thanks Everyday”.估计是囧尼在美国印第安人部落拍摄《独行侠》后对当地居民的生活有所感触,想为他们做些什么,所以把这个穿在身上。);和以往走红毯时黏糊糊的大油头不同,今天他毛茸茸的,头发比8月时长了一些,披肩的中长发很蓬松很柔顺,就像金毛寻回犬的长毛(本二逼最喜欢的狗狗就是金毛,而且一直都认为囧尼和金毛很相似),让我忍不住想伸手去摸;旧夹克里面的衣服没有束起来,而是随意地在外面露着一截,也符合他一向不修边幅的穿着风格……周围粉丝都焦急地喊他转身,Critina的两个朋友已经开始为进场问题担忧了,而我此时却出奇地淡定,甚至有些庆幸——总算可以平静下来仔细看他了。看不到正脸有些遗憾,但一连几分钟都一直凝视着这个人的背影,心里虽算不上百感交集,却也有种很奇妙的、难以形容的感觉——脑海里有一个声音在说:“开什么玩笑?!这是Johnny Depp的背影啊!你正看着你偶像的背影啊!”(脑残粉模式)另一个声音则说:“好亲切好温暖的背影,一看就很实在的样子,他真的一点也没有明星的架子呢…”(真粉模式)还有一个声音说:“太不科学了,这货今天居然洗头了……”(黑粉模式)整个过程他除了偶尔点头基本都没怎么动,所以几个细微的小动作就显得格外突出——比如当他用那戴满了骷髅戒指的手指习惯性一撩他的满头秀发时,我整个人都为这个风骚老妖精荡漾了…(虽然之前看过很多照片,但这是第一次亲眼看他做那招牌动作有木有啊?!QvQ)然而好景不长,当我还沉浸在脑残粉的花痴世界里时,我前面的人突然又一次很凶残地挡住了我可怜的一点视野,而周围的人群都一下子炸开了锅,“Johnny”的呐喊声比之前任何一次都大。身边陷入了混乱,我在重重遮挡下什么都看不见,被周围人挤得动弹不得,连相机都拿不稳……但没过多久人群又冷静下来,囧尼的背影又出现在我视野中。刚才那躁动是怎么回事?我错过了什么?后来,我在我当天拍的红毯视频里找到了答案——当时囧尼回头了,正对着我们的方向微笑招手!然而非常遗憾的是,那时的我既没有亲眼目睹到那个治愈系的笑容,也没有举起我的画让他看到(没记错的话,当时画还搁在我脖子后面);而我相机里捕捉到的,也仅仅是一堆剧烈晃动旋转的镜头中他一闪而过的模糊身影……也许,如果我当时没错过那个笑容,接下来的一个星期都会好受很多吧——因为那很有可能是当天我和他的唯一一次对视。


附自拍视频:West of Memphis-红毯环节-JD的背影

 


附照片:自拍视频中一闪而过的囧尼身影(恨死手抖的自己了T T……)

新闻采访终于结束,重点部分来了。伴随着人群的疯狂呼唤,囧尼在Jerry爷的“保护”下快步走到粉丝区域这边开始了他的亲民行动——可见他也迫不及待想和影迷见面。我的心跳顿时快了两倍,相机也顾不上开了,手忙脚乱地把画重新展开举起——一定要让他看到啊!即使拿不到签名也一定要让他看到啊!我前面的狗仔们更是彻底疯了,一边举着相机狂拍一边把他们的DVD封面往前递……现场一片混乱,人们一直在拼命往前挤,工作人员对我们反复喊“no pushing”也无济于事。好几次我都尝试着把画再往前放一点、再往下放一点,但每次都被前面那女人一手挡了回去。无奈之下,我只能拼了老命把画举在他们的头顶,微微向下倾斜。此时我的手臂已经疲倦得有些麻木了,再加上刚才一连站了两个多小时,有点体力不支;但内心强烈的渴望一直支撑着我,就算只剩下一点点的力气,我也要在这一刻全部使出来!

囧尼来了,来到了我们面前。和我看过的那些粉拍版视频里一样,他开始认真而投入地低头给前排的人签名、合影。他本人的肤色看起来比照片上更黝黑一些,估计是拍《独行侠》时晒的;就算戴着他的蓝色细框墨镜,他那双深邃的眼睛也格外有神,看着一个人时的目光很专注,即使那人与他素不相识;他一直微微皱着眉,但还是保持温和的微笑,似乎在对我前面的人说些什么……从他的嘴型来看,我想他说的可能是“don’t push”(也有可能是“thank you”)——也许他看到推挤的人群,有些担心我们的安全;也许他希望大家能冷静一点;也许他只是在和前排的那个人聊天……具体是什么我也不能确定,但我必须承认,看到那一幕的时候我心里一颤,有种莫名的感动——我能察觉到他对我们的关心和在乎,哪怕只是那一点点的细微流露。但这温暖没持续多久,当他离开去和我们左边的粉丝见面、周围的人都在为手中的签名兴奋不已、身边的狂热开始逐渐消退时,我内心的温度瞬间降到了零点以下——刚才,他一直没有抬头;刚才,我的画丝毫未动;刚才,我和他错过了……环顾四周,我似乎是前三排里唯一一个被他漏掉的,因为我左右两边的人此时都拿着醒目的签名——他们成功的策略是伸直胳膊把自己小巧的海报和照片从人缝里塞到囧尼面前,而囧尼对出现在第一排的东西一向是来者不拒的;我的失败之处就在于我举了一张巨大而笨重的卡纸,受到前面人阻碍没法送到他面前就算了,还举到了一个很容易被他忽视的高度(当然,如果他当时抬一下头而且愿意往上伸一下胳膊,我的下场会乐观很多)……我还很天真地抱有一线希望,想和前面已经拿到签名的女人换下位置,想试试看能不能重新把囧尼引回来,被她拒绝了:“He’s already gone. You have no chance.”她说的没错,JD已经走远了,我现在根本看不到他的具体位置。6个小时的等待,就在这一刻,以失落、遗憾、难过收场。已经晚了,我错过了,回不去了。

现在怎么办?这是当天我头一次这么迷茫而无助。看向手表——已经过了14:40,也就是说,West of Memphis已经开场超过10分钟,按照TIFF规定我现在连剧院都进不去。我这才意识到此时的自己有多绝望、被动——不仅是今天的6小时,之前那半个月的辛苦准备可能都已经化为泡影。但这不代表我没有任何机会!哪怕只有一点点的希望我也要努力争取!我向四周喊Cristina的名字,没人回应——她和朋友已经去剧院了。

“Excuse me! Sorry! I have to leave!”我带着哭腔边喊边从层层人墙中挤了出去,发疯一般冲向上午排队取票的地方找到那个帮过我的志愿者,然后语无伦次地恳求他带我进场。说真的,见到那根救命稻草的时候我的眼泪都快喷涌而出了,说话声音一直在颤抖。那个善良而热情的小伙子马上用传呼机联系了剧院的工作人员,然后微笑着示意我跟他走。(从此TIFF志愿者的形象在我心目中又高大了十倍!)我立即像雏鸟跟着母鸟一样寸步不离紧跟在他身后,(这比喻…生物学多了),生怕走错一步……

我不知道我是怎么走到剧院里头的,只依稀记得我跟门口查票的工作人员说了句,里面有人帮我占位,她就放我去了一楼(一般迟到的人都只能去二楼)。还好,电影还没开始,但一楼几乎座无虚席。剧院中间的几排空位都贴着“reserved”的标志,零散的几个座位也都是留给别人的。在观众席的过道来回转了好几趟、被工作人员盘问过几次后,我终于遇到了Cristina她们——幸运的她刚才挤到第二排拿到了囧尼的签名,她的朋友也在六七排的地方给她占到了一个座位;但由于剧院规定一个人最多只能同时占两个座,我和她的另外两个朋友只能另寻空位了……最后,我们不得不坐到了第一层的倒数第二排。望着遥不可及的舞台,我欲哭无泪;但好歹已经进场了,离得再远也总比去二楼强,凑合着看吧。


附照片:从楼主当时悲催的座位看舞台……好遥远T T

入座以后,我一直闷闷不乐,完全被笼罩在刚才一切所造成的消极情绪中。虽然来这里之前就已经做好了碰壁的心理准备,但和囧尼的擦肩而过还是让我遗憾不已。真的不甘心啊!我曾经在Youtube和普迷网站上看过很多幸运粉丝拍的视频、写的repo,他们镜头下、文字里的他都非常亲切、温暖、幽默、可爱——没错,今天的他一定也是这样,每一个能近距离看到他、和他说话的粉丝也一定有同样的感受。今天的他,也一定像之前的每一个视频里那样给所有前排的人们留下了幸福而美好的回忆——他会一边签名一边和粉丝温柔地聊天,对他们微笑,跟他们握手、自拍合影,用sweetheart称呼他们,像朋友一样问候他们的近况;他会轻轻握着女粉丝的手腕在上面签名,当对方告诉他要把签名弄成纹身时,他会笑着说“bless you”;他看到哭泣的粉丝会给她擦眼泪(在黑影的首映式上),看到有粉丝摔倒会亲自把她扶起来(几年前的事,当时场合特殊,不在红毯边,人比较少),看到有粉丝在颤抖会伸出双臂抚摸她的肩膀给她取暖(在拍摄独行侠的小镇);他会用心记住那些可爱的粉丝,在多年后再次遇到他们时精准地认出他们(这是真的,在此佩服一下普叔的惊人记忆力);他会尽他所能让第一排的每一个人都得到他的签名,只为感谢影迷对他这么多年的支持……我还记得他曾经说过,“If they can wait for hours to see me, I can stay for hours to see them.”“It's the smallest way of saying 'thank you' to the people who keep not only me employed but all of us employed, these people who go and see the film, these people who tuned into the programs. That's the least I can do.”“I'd just thank the people out there who have been with my up-and-down, weird-road, strange career and supported me and stuck with me all these years. I mean, they're my boss. That's what keeps me working.”他是很爱影迷的,他不想让他的“boss”们失望,所以他会努力满足他们的所有需求。因此,我也憧憬过、幻想过很多种和他相见的方式,兴奋的、感动的、温馨的、惊喜的、紧张的、晕眩的……我甚至都能想象到我当时的反应、他说话时的表情和语气。然而现在,由于我的经验不足和失策,以及位置的不利,我错过了这一切。他甚至都没有注意到那幅写着China的画,更别说重重人墙之后的我了。我失落地展开那幅已经被蹂躏得有些走形的画——上面没有任何马克笔划过的痕迹,和我此刻的内心一样空虚。

“That’s a very good poster.”后排一个陌生男人说道。我转过身,看到他正用赞许的目光端详我的画。“You made it by yourself?”他指着画问。“Yes. But he didn’t sign it. I feel so sad now.”我失落地回答。“Don’t worry, you still have a chance.” “Thank you. I hope so.”他的安慰让我的心情好受了一些,但我心里很清楚,基本已经没什么机会了。这时,剧院大部分的灯都熄灭了,所有嘉宾陆续入场——JD、Damien Echols、Amy Berg(West of Memphis的导演)、Natalie Maine等等在观众的欢呼声中走进剧院,在观众席中间被“reserved”的那几排空位入座——囧尼的座位就在离Cristina座位不远处,中间没隔几排(那妹子今天人品爆了!)。看到囧尼向四周招了招手后在观众席坐下,我就突然感到莫名的安心,似乎也没那么难过了。虽然离他很遥远,但能跟他坐在同一个剧院,看同一场电影,呼吸着同一个地方的空气,是何等幸事!这是我之前从来都没敢想象过的。(纯属脑残粉的自我安慰……)这时灯彻底熄灭了,全场一片黑暗,剧院里已经不分谁或谁,所有人的身份都是观众。我便把注意力从囧尼座位的方向转移到银幕上。

几段电影节的宣传广告和赞助商广告之后,West of Memphis正片开始。

#西孟菲斯/West of Memphis(2012)

西孟菲斯
West of Memphis
(2012)

 

对于这部纪录片的背景,我虽不太熟悉,但还是有一点了解的,而且也是因为JD才注意到这个事件——今年7月份的时候,我给2011年时JD和Larry King的一个访谈视频做过听译(现在正和基友合作弄字幕中)。在那个访谈上,Larry King有问到囧尼关于West Memphis Three的一些事情,引起了我的好奇,就在网上查了些资料。在此顺便帮不了解的朋友们科普一下吧:

The West Memphis Three孟菲斯三人杀人案,这件当年轰动一时的案件发生在1993年,美国阿肯色州的孟菲斯有三名男童被杀害。警方根据受害人身上的伤痕和现场侦查,认定这是一场疯狂的宗教祭祀。在当时还是少年的三个人:Damien Echols、Jessie Misskelley, Jr. 以及Jason Baldwin被作为罪犯逮捕,全部被判以终身监禁加死缓。不过三人一直声称自己是无辜的,并在狱中不断做着各种努力。同时许多名人也相信他们无罪,并发起了一些募捐活动。2011年8月19日,鉴于出现最新证据,法官大卫·莱塞尔认为案件存在“质疑空间”,对埃克尔斯及其他两名被告判处10年缓刑。他与法庭签署了一份名为“阿尔福德答辩”的协议。协议规定他在缓刑期间可以继续寻找证据证明自己无罪,但如果翻案成功,不得向政府索取“经济赔偿”。(也就是,保持清白身份的同时必须承认自己有罪)三人服刑将近20年,去年才被释放(由JD和各界人士一起付的律师费)。JD自从看了一部名叫Paradise Lost的1996年的纪录片后就开始密切关注这一事件,同时一直努力支持着三人——他坚信他们是清白无辜的。Damien出狱后,JD有邀请他们夫妇俩到家做客,他们之后的每一次见面都会纹同样的纹身作为纪念(中国易经、骷髅钥匙、右胸口的圈、右手背上的乌鸦)。JD在TIFF的新闻发布会上说:“Our relationship is like brotherly love. To finally see Damien arrive on my doorstep, it was very moving. It was a celebration. It was beautiful. It was the perfect situation: We had tater tots and tacos, then the natural course of events happened and we went straight to the tattoo parlor! To see he and Lorri back, has been the most profound gift. To see these people out in the world..they are wonderful people, wonderful friends. I feel lucky to have been involved (in this project). ”而这次他来加国出席多伦多电影节正是为了支持他的朋友Damien。“I don't think of myself as a celebrity...If there are people out there who will take a minute to listen to what I have to say, and to what these guys have to say, I think they'll learn a lot more about this case. I'm here to support my friends.”

回归正题。West of Memphis这部长达2.5小时的纪录片展示了很多鲜为人知的证据和视频资料——包括对几位受害人家属等相关人员的采访、孟菲斯三人受到的质疑和不公正判决、关于受害人伤口来源的几种猜测、其中一名受害人继父的家庭暴力证据(继父被怀疑是真正的凶手)、孟菲斯三人为证明自己清白所做的努力、Damien他们在狱中受到的身心摧残、各界人士对孟菲斯三人的支持……JD在片中的部分很短,只有在Eddie Vedder音乐会上朗诵的一段(网上有视频)。但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部片子真实客观而又细致入微地反映了整个事件的发展过程和影响,同时也将很多不曾为人所知的真相公示于众。虽然看电影的过程中,我受到听力水平的局限漏掉了不少信息,也因为当天的经历分散了一部分注意力,但看到后半部分的时候,我很受触动——我明白了JD一直无条件支持Damien他们的原因,也对受到不公正待遇的三人产生了深切同情。我感觉Damien和JD有很多相似点——都曾经年少轻狂,然而叛逆不羁的外表下有着纯净的灵魂;都是曾经是人们眼中的“outsider”,被人质疑、误解,甚至伤害,然而Damien为了一个他不曾犯下的罪行承受了更多他本不该承受的痛苦……看到影片最后Damien获释后的一些生活片段时,我很欣慰,也很感动——他真的很热爱生活,很珍惜重获自由后的每一片刻,就如同得到了一次重生;同时我也对JD等帮助、支持他们的人肃然起敬,感激这些充满正义感的人们为他们伸冤,拯救了三个innocent souls。影片结束,全场观众无一不起立鼓掌,掌声如雷,经久不息。我以前从来没有在任何影院见过这样的场面,从来没有——那种千人一心的默契,那种震撼人心的力量,深深感染了我。那是当天我看到的最难忘的画面。

片尾字幕播完,剧院灯光亮起——Q&A部分开始。看着台上突然出现的几个座椅呆愣了一会儿,被拉回现实的我瞬间从真粉模式切换到脑残粉模式——哦买噶普叔要上台了!但首先登台入座的并不是普叔,而是导演Amy Berg和另一个女嘉宾(记不太清了,貌似是Natalie?),我便趁机调整自己的相机准备等会儿把某人的全程都录下来(好不尊重台上的人= =)。简短的几段采访之后,主持人邀请其他嘉宾上台——不出所料,观众席上又是一阵欢呼沸腾。不过囧尼上台之后并没有立即入座,而是直接走到舞台边上去和第一排的观众挨个儿握手!我顿时不淡定了,内心羡慕嫉妒恨等情绪空前高涨——尼德普的啊我也好想去前面啊!!!不管是在红毯站前排的还是剧院坐前排的人这辈子都值了啊!!!我为什么要挤红毯啊?!!挤6小时红毯又摸不到真人!!!还不如直接早点在剧院门口排队等着入场啊!!!(脑残粉的怨念小宇宙全面爆发QAQ)Cristina的俩朋友此时坐在我旁边看着我纠结的表情和激烈的反应都有些无奈了……但囧尼坐下来之后,我又很快恢复淡定,举起相机开录。


附自拍视频:West of Memphis-Q&A环节-JD入场(可以听到楼主当时严重羡慕嫉妒恨的声音……)

说实话,整个Q&A的过程我都挺对不起台上其他嘉宾的。刚才看电影的时候,没什么JD的片段,我还比较投入,看到某些片段深受触动还差点落泪;但此时此刻,无论其他人的发言有多精彩、多深刻,我都没法把我的目光从那个翘着二郎腿、小动作一直没停的蜀黍身上挪开(楼主现在是彻底的二逼脑残粉模式)。明明是那么严肃正经的一个访谈,我却看得各种欢乐——囧尼简直就是一猴子啊!他的手一直在自己身上摸来摸去——摸头、摸腿、抠裤腿、啃手、用手指敲大腿……而每当一位嘉宾的发言结束时,囧尼都像个领导人一样鼓掌(虽然囧囧的但真的好2好萌有木有?!)。轮到囧尼发言的时候,我的脑残粉模式依然没关,满脑子想的都是“蜀黍的声音好有磁性~”“蜀黍认真的样子好帅啊~”“蜀黍好有爱~”;听到他幽默回应主持人那个关于outsider的问题时,我还很二逼地傻笑出来……当我之后冷静下来回看视频时,简直恨不得掐死当时花痴没出息的自己……不过在座位离舞台那么远的情况下,却能一连20分钟都看着囧尼在台上卖萌,还能捕捉到他那些呆萌的细节,这是我之前没有预料到的。那张$25的门票真的相当划算!(够了…)


附自拍视频:West of Memphis-Q&A环节(没错,你们听到的所有毁气氛的傻笑和偷笑都是本二逼脑残粉的声音…我对不住台上所有嘉宾们,惭愧……也许未来某一天我该挑个心情平静的日子,把这个环节再从头到尾认真看一遍,有空做做听译什么的,毕竟访谈里有不少言论都是很有意义的……

Q&A结束了,几位嘉宾陆续离场,观众们也纷纷起身离席,而囧尼却留在了台上,开始给前排的粉丝们签名握手!我又一次不淡定了,赶紧扛起书包就向前冲去……然而冲到离舞台还有好几排的位置时就又被重重人墙堵住了——向他要签名是肯定没戏了,能录个近景也成。于是,我又一次举着相机眼睁睁地看着他帮第一排那群人生赢家狠狠地拉了一把仇恨……有个粉丝把自己做的巨大牌子拿给他看,他毫不犹豫地弯下腰签了,我这才想起我那可怜的画——算了,现在囧尼已经在向我们挥手道别了,等我把画举起来时他也早就走了。不过,囧尼的笑容真的好温暖好治愈啊!看着他的笑真的什么烦恼都会瞬间抛到脑后……我就那样傻傻地望着他向我们微笑、招手,然后在一群随行人员的陪伴下从舞台边的出口离开了(有点后悔自己当时没对他喊几嗓子)。一个工作人员站到了那个门的通道口,禁止观众跟随嘉宾出去,我们这才恋恋不舍地走向剧院的前门。我前面那俩姑娘还边走边兴奋回味着刚才某亲民帝所做的一切:“Oh my god he’s so nice!” “He’s super sweet!”我默默跟在她们后面,心里满满的,却也空空的……


附自拍视频:West of Memphis-Q&A环节-JD离场

当我排队出来的时候,《壁花少年》的红毯仪式已经开始了。人群同样热情、明星同样闪耀,但我已无心围观——因为我不相信见囧尼的旅程就这么结束了。我已经错过了和他近距离的机会,我不能允许自己再错过任何一个能让他出现在我视野中的机会!于是,队伍一解散我就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直奔后门——幸好提前踩过点,我对这剧院的后门位置十分熟悉。果然,那里已经聚集了一大堆粉丝,把后门外的通道两边堵得密不透风。为了比较好的视角,我爬到了一个花坛上面站着(那花坛也基本站满了人)。一个工作人员举着扩音器维持着秩序,跟大家说,这剧院出口有好几个,囧尼不一定从这个口出。但没过多久,我就看到Jerry爷搂着囧尼从门口走了出来。现场尖叫声又一次震耳欲聋,我也忍不住对着囧尼的方向嚎了句“Johnny I love you!”(当然,隔那么远他应该是听不见的)不过这次,囧尼没有停留,而是一边向我们微笑招手一边被Jerry爷推着塞进了车里(不知是因为有急事,还是因为当时的场合不方便长久停留)。隔着车窗,我依然能看到他正望着我们、向我们挥手道别,于是我又忍不住喊了几句”see you Johnny”,然后一直目送着他的车缓缓开走,直到消失在街道尽头的车流之中……(没记错的话,那条街叫Gerrard Street……)我曾经看过很多外国普迷拍的给普叔送行的视频,却不能完完全全切身体会到他们的感受。此时此刻,我终于能理解他们当时的心情了——很幸福,很满足,很感动,很不舍……我也希望他在这里多呆一会儿,让我们能多看他一会儿,毕竟这样的机会实在不多,他下一次来加国就不知要等多少年了;但我依然很感激他来多伦多,让我们能和他一起度过这样难忘而意义非凡的一天……


附自拍视频:TIFF-为JD送行(我在现场看得挺清楚的,不知为什么一到相机里就连囧尼的人都看不到…望各位见谅)

不过故事到这里还没有完结。我在剧院门口徘徊着久久不愿离去,仿佛这里还留着JD的气息。这时,我看到了下午1点出现在红毯边的那个“杰克船长”,心里一激动就朝他飞奔了过去。近距离看发现这coser真的很神,连走路姿势都带着麻雀的那股妩媚风骚劲儿,一举一动都学得相当到位。于是,本二逼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干脆把他当成普叔本人对待!我先是狠狠赞扬了一番他的着装和模仿,接着便趁他被夸得喜笑颜开时向他求抱抱。这麻雀很实在,毫不犹豫地用一个大大的拥抱满足了我借他YY一把的愿望,还很热情地跟我合照。我便把阿莫依的囧尼本和我的画拿给他看,结果一下子引来了旁边好几个普迷。他们说,他们在红毯看到我的画了,他们很喜欢;甚至有几人还想和我的画合影。突然被这么一夸,我有些受宠若惊,但马上愉快地满足了他们的请求。虽然我的画没被囧尼看到,但能让那么多喜欢囧尼的人看到,能得到那么多夸奖,我的努力也值了。

这时,Cristina打电话来了,问我在哪里——原来她们现在才出剧院。看来上天是公平的,每个人的经历、每件事的结果都不可能达到百分百的圆满——我错过了囧尼的签名,错过了好的座位,却赶上了每一个能看到囧尼的机会;她得到了囧尼的签名,占到了好的座位,却错过了为囧尼送行的机会。没过多久,我就见到了她们四人。Cristina给了我好几个拥抱,说没能帮到我,她很惭愧。作为补偿,她让我和她拿到的囧尼签名合影(我趁机摸了几下+亲了一口)。但我丝毫不怪她,我感谢她还来不及——如果不是她,我一个人根本没法在红毯撑下来。我们又找到那个“杰克船长”合了几张影,依依不舍地聊了一会儿,才最终在街道的岔路口道别。交到了几个很不错的新朋友,是我TIFF之行最大的收获之一。


附照片:我和杰克船长神coser以及普叔签名的合影、神coser和其它路人的合影。(本人长得很挫就不自爆了;为了保护那几个妹子的隐私,我就不晒我们的合照了)

傍晚6点,我和那几个妹子告别没多久,就迷路了——居然没找到附近有地铁站,我只好停下来向一个骑着自行车的老伯问路。那老伯人很热情,把详细的路线都告诉我了,还叫我路上小心,祝我顺利到家。感谢他之后,还没走一会儿,多伦多就又开始下雨了。(囧尼啊囧尼,你在这儿的时候天气怎就那么好呢?你是太阳神么?!)为了暂时避雨,我走进了路边一家Tim Hortons(加拿大本地的连锁咖啡店,受欢迎程度不亚于星巴克),点了杯热咖啡慢慢喝。看着窗外的街道一片宁静,淅淅沥沥的雨水正滋润、洗涤着这个城市,和白天时拥挤浮躁的人群形成了鲜明对比,我突然有种莫名的愉悦——这个城市其实很美好,单从这次电影节就能看得出来。虽然TIFF的红毯现场很疯狂,但至少大部分人都是守秩序的,没有人因为混乱的推挤而受伤;虽然TIFF的每个环节都有严格的规则,但正是因为这些规则,每一场活动才能井然有序地顺利进行;虽然TIFF不可能满足每一个影迷的需要,但已经用非常人性化的方式把演员和观众的距离拉近了很多……今天,很多人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不仅是囧尼,更是每一个帮助过、温暖过我的人:比如电影节的志愿者,比如我遇到的可爱普迷们,比如剧院里安慰我的陌生人,比如那个惟妙惟肖的“杰克船长”,比如那个热心的指路人……感谢这些可爱的人,感谢囧尼,感谢TIFF,感谢多伦多…谢谢你们!

晚上7点,我已经坐在回家的公交上。今天的每一幕都开始在脑海里回放,内心感慨万分。

晚上8点,我终于到家了。给爹妈报了平安,洗了个热水澡,躺在久违的床上,我打开电脑开始和微博上的基友们分享今天的经历。这时我的@和评论都已经快爆掉了,里面满满的都是来自基友的关心,还有当天囧尼的动态更新。一条条地翻看着,心里有说不尽地温暖和感激……突然,我发现了一个惊喜——我的画被媒体拍到了,而且和囧尼合影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现在,即使没能让他看到那幅画,也似乎没那么遗憾和伤感了……


附图:媒体镜头下的那幅儿童画和囧尼。(囧尼当时要是抬一下头该多好T T……)

(这张图上也能看到我的画的一角,但重点是囧尼背上的“小广告”……)

晚上9点,在facebook上回复了Cristina的私信,告知她我已经平安到家。把照片和视频传进电脑,永久保存起来。


Part 3 后记


TIFF之行结束了。

2012.9.8这一天,有等待、有错过、有遗憾、有失落、有感动、有喜悦、有满足……

9.8之后的一周,我都如同活在梦境中一般,直到现在也没完全恢复冷静。

这次机会,来之不易。虽然不够圆满,但已足够难忘。

然而我的愿望,仅仅完成了一半。另一半,需要我用今后的努力来实现。

老爸告诉我,“追星”可以有很多种方式,而我这次用的方式有些过于盲目和从众。他说,有一个优秀的偶像,就应该通过努力让自己变得更优秀、离他更近,在这过程中不断提升自己,直到自己有足够的资格能站在他面前与他自在交谈,这样的“追星”才真正充实。而那些“凑热闹”和“碰运气”的短暂见面意义并不是很大,因为签名和合照都只是些表面形式,热度褪去之后,自己并没有多少收获;而且,当结果不如自己的预期时,对自己的情绪也会产生不小的消极影响。

我同意老爸的话,但也不完全同意。说我在9.8过后没有任何遗憾和空虚感是根本不可能的——这一次,我是以狂热小粉丝的身份用去见他的,我的心态还够不成熟,我的准备也不够充分;我和他仅仅是匆匆的擦肩而过,仅仅局限于“看见他本人”,却没有任何实质性的交流,更别提让他记住我了。然而,说我没有任何收获也是不准确的——在此行之前的准备过程中,我的个人能力和心理素质都得到了锻炼;在此行中,我结识了新的朋友,也见识了人情的冷漠和温暖;在此行之后,9.8的一切都变成了被我永久珍藏的宝贵回忆……也许多年后的我会变得理智、沉稳,不会再像现在这般迷恋JD;但我不会忘记,他对我的启发和影响;当我在未来某一天忆起青春时期曾经做过的这些疯狂的事,心里也一定溢满了幸福感。这一次疯狂,我不后悔。

    然而老爸有一点说得很对,我还有自己的路要走,我必须努力让自己更优秀、更接近他,未来才会有更多的机会去实现我的愿望。追星不是因为偶像而沦陷,而是因为偶像而进步。

TIFF之行结束了,但追梦的路还要继续……

 

 

 

 

 

 

 

 

 

 

 

 

 

 

 

 

 

标签: TIFF(1)
--------------------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2-9-24 5:55:58

不知道为什么有的文字会有背景色…= =

废话很多很流水账请见谅……T T

--------------------
回复 举报

1 楼

 
 
2012-9-24 18:21:41
直接复制会把颜色也带来……不影响就成
--------------------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Jo.
 
 
2012-9-24 13:08:29

这个太宝贵了T T

必须加精推荐T T

--------------------
人生苦短。要看的电影却好多。
回复 举报

2 楼

2012-9-24 18:21:47

鱼头太心酸了,来抱一个~

看视频的时候自己都叫出来了,太激动了!以后肯定还有机会的!

囧尼肯定会看到那幅画的,相信自己啊~~

--------------------
回复 举报

3 楼

2012-9-24 18:22:34

“谢谢你让我成为更好的人”

--------------------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Jo.
回复 举报

4 楼

2012-9-26 18:17:10

好长。。不过写的很好啊!!还有鱼头是从厦门去加国的么?

--------------------
Do you know what's worth fighting for,when it's not worth dying for.
回复 举报

5 楼

 
 
2012-9-27 5:36:39
不是,从帝都...
--------------------
2012-9-29 20:04:30
额我只是看到amoy还以为是从厦门去的==
--------------------
Do you know what's worth fighting for,when it's not worth dying for.
 
 
2012-10-7 18:05:47

呀 现在才发现 鱼头的文章 好长

--------------------
If you don't stand for something, you'll fall for anything.
回复 举报

6 楼

2012-10-23 7:10:43

  这么真切的普迷经历,真的洋洋洒洒的的写了这么多,我也全文看下来。真的不是用羡慕嫉妒恨来形容啦~!You are so lucky!

--------------------
我们喜欢在电影里寻找喜怒哀乐。
回复 举报

7 楼

2012-10-26 12:35:15

但愿我去加国以后也有机会。在国内二线城市,Johnny都不来

--------------------
Searching for the peaceful way of living.
回复 举报

8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

46703名成员309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