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影评/讨论】广场在我们身后静悄悄隐去

【影评/讨论】广场在我们身后静悄悄隐去

加入收藏

2014-2-3 0:43:01

 


(一直想要谢谢大C【虽然这话对她说过很多遍了】,谢谢她一直尽心打理这个地方。之前有答应她,说要帮她做这个做那个,其实我也知道自己完成不了。唯一算是能给她带去一些补偿的,就是把心里话写在这里。)

 

    一张脸就能带来平静。不可思议。

    —— 今天因为某些原因触发起一些很阴暗的情绪。因为这些情绪我又忽然意识到上面这个问题。如此不可思议的事就是这么经常地发生在某一类人身上。往往就是在你身边分享沉默的人不明白你的沉默——某一类人大概特别认同这一点。

    我没有什么支柱,能从你那儿带走的除了灵感之外就是勇气。我不会为了你成为更好的人。我唯一想做的就是趁自己还有力气的时候,还能在幻想中听见你在年轻时和母亲的对话,然后我咬咬牙,把脆弱说给该听的人听,即便这种交付并不会真的带来什么。

    “趁它还没杀了你……” 你只教给我这些。

    


  都快要忘了《亚利桑那之梦》的内容。当我再次见到这些景象的时候,你已消失在自己脸上。更换了名字,更换了一切。越平静越美。


 

    有时,我会觉得自己大概会永久地活下去,独自一人待在世界的某个地方慢慢地进化,直到肉身消失。等到灵魂终于成了我的全部,我看见它缩在一个小小的金色光斑里,在无边无际的时间中享受着安静的永恒。

   阿克塞能告诉我答案吗?从之前的一刻跳入“孤独”究竟要花多长时间?在那些灰色的时间里,我们往暗河中倾倒着自我的一部分,那些液体就奔流在不同的呼吸之中,嶙峋的巨石间,清凉的水流在缓缓流淌。而我总能从那些横斜交错的倒影里将你认出来。

   在比喻够不到的地方,在我无法让别人知道的地方。对于那种瞬时的感觉来说,最完美的对象是一具刚刚苏醒的灵魂。聋,哑,我明白审美这行动本身已然将人们唾弃。

   

    

    我也许会失去这一切的。也许就在不久的将来,对生活的恐惧会斩断我手脚。直到现在,我还要听任别人来揣测我的爱。如何呢?我早就清楚地知道,我早就清楚总有人比自己更爱,更怕。

   也许是早已没有办法再享用所谓“一个人的爱情”了,也许以后也只能爱上那些被很多人一同爱着的人。



    我无法进入文字之中,更无法成为它们;我也无法进入你的生活。因此我害怕,害怕在自己到达那里之前,力气就已经被现实耗光。他们并不知道我在害怕什么:我怕“真实”根本没有在等我,怕我最终会发现它们其实一直都在视而不见,置若罔闻。

     

     我怕博尔赫斯冷冷的话语就是全部的真相。


“你怯懦地祈助的 

别人的著作救不了你 
你不是别人,此刻你正身处 
自己的脚步编织起的迷宫的中心之地 
耶稣或者苏格拉底 
所经历的磨难救不了你 
就连日暮时分在花园里圆寂的 
佛法无边的悉达多也于你无益 
你手写的文字,口出的言辞 
都像尘埃一般一文不值 
命运之神没有怜悯之心 
上帝的长夜没有尽期 
你的肉体只是时光,不停流逝的时光 
你不过是每一个孤独的瞬息”


   那自我的苦难,你让我不去追读它;让我放弃它。可是,除了我,谁还要它?


 

   我有这样的野心:要你们停滞。在现实中,在梦中。要你们完全地、彻底地停滞。要夺去你们一切诱惑,好让人们远离卑微。

 

   我要你们不再发生。要静谧失去魔力。要它不再诱惑人们说出道别。

   我要那些不曾听闻的人们永不听闻。既然瞎了,就好好地瞎吧。我们到底,要拿卑微做些什么呢?


 

   你告诉我,到底是什么在咬那颗叫吉尔伯特的葡萄?到底是谁吃了他?

 

“你是否目睹过蛮荒偏僻的平原上房屋夜半起火?四面一片漆黑,车头灯只切割出一小片楔形光亮,目力所及之处酷似汪洋大海。在浩瀚的漆黑之中,拇指大小的皇冠状火焰颤抖着。行驶了一小时,看着房屋燃烧殆尽或是看得筋疲力尽,只得停靠路边,闭上双眼或仰望弹孔累累的夜空。你或许会想到房屋失火时里面的人,看见他们试着闯楼梯,但你多半是一点也不关心。”


    我重又想起这部电影的时候,也是上面这段文字最让我难过的时候。

 



   我还记得他的鲸鱼,他的冰激凌,他那被人掀起的头发,还有那条牛仔裤和那盆淹死了人的家庭游泳池。这些都是仅属于吉尔伯特的现实。如果他活在别人的生活里,如果他有机会看着吉尔伯特站在大门前点燃房子,他会希望自己享有那份惨痛吗?

   也许羞辱是好事,羞辱带给人深色的自由。饱受苦难的葡萄在火光里闪耀,他夜色的表皮烘烤起来散发出果肉的香味。那味道让牙齿疼痛,它温热了双唇滚入口腔,在人们体内引起阵阵悲哀的快感。

    你,还有我,难道不也想尝上一口吗?


    

    在我没能看完的那部影片里,骑在马上的男人为什么流泪我至今不知道。可我却记得那天夜读时,他从消失的世界里突然闯入,带着身后一大片夜色在诗人的想象里策马奔踏。房门紧闭,我却被他掠起的身影吹得惊醒,只能拥抱这突如其来的夜晚,拥抱那从夜空中陡然降临的惊厥。



    

    


     对于上面这些感受,我也是花了很久才明白:我们是不可能找到一双相同的眼睛的,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找一幅(运气好的能找到几幅)看起来不那么冲突的画面。


     

     总是沉浸在回忆中,也许并不是因为我已衰老,而是因为我从未成长过。

     

    “仅剩的就是令人疲惫不堪的表达欲,它像一面羊皮鼓在我心中一刻不息地擂响,先入为主地干扰所有的观察和分析。我得耗费巨大的心力把这些尖啸的烟头一一揿灭,才能为纯粹的思考腾出空地。这件事是那么无望,以至于我总是感觉青春绵绵无尽:年轻,随即死亡。成年和衰老绝对不可想象。

    为表达所累的人与世界总是隔膜的,自发性遭到阉割,一切都是间接的把握。

    对这世上的大多数人,我没什么话可说,对少数可以交谈的人,我总是说得太多。”


    最后这句,送给那些被珍视的夜晚,和那些冲突或不冲突的画面。





 

告诉我,这是在异乡。

我们正穿过它疾驰而去,像是在一个疾驰的梦里:

房舍朝我们的双膝迎过来,曲折的街巷谦恭地接纳我们;


不论;不论他的马蹄是否踏碎我的脊骨,

慢放的长镜是否将悬崖的距离拉长;

那些骑在难训的野马上过夜的人,

他们在夜空里弓身滑翔而过

广场在我们身后静悄悄隐去。 

 

 

 

 

 2014/2/7 昨天看到的一句话:

"Growing old is unavoidable, but never growing up is possible. I believe you can retain certain things from your childhood if you protect them - certain traits, certain places where you don't let the world go."


标签: J.D.(8)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4-2-3 12:37:55

结果一晚上睡过来自己把BGM和字体颜色给换了。。。

麻蛋我都好烦我自己。。。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回复 举报

1 楼

 
 
2014-2-4 12:08:05
……_(:з」∠)_ 是因为改了模板吗……
--------------------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Jo.
2014-2-4 12:56:54
是因为做了一晚上梦TAT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2-11 14:45:26
我还是觉得前表演性挺重要的,且还是信奉他说的那句,如果你在角色中看不到自己,那就是欺骗。因为实际上演员和角色的体验都是内在的,只能借助行为带来的想象让观众-演员-角色彼此看到对方。人物来到他身上,仅仅是灵魂而已,肉体依然是同质的,角色是在观众的参与中才被当做角色而看见。因为表演者的身体仍是他自己的,角色的灵魂来到他身上,他感受到它,他的身体做出反应,这反应引起的恰当的想象才能让三者的灵魂交会,才能完成这种沟通。所以,在表演时,认出演员的身体,认出他身上的灵魂和他自己交感着的灵魂,同时演员也同时认出自己的、角色的和观众的灵魂,而角色的灵魂在想象中被清晰的分辨出来,这才是一个综合的过程吧。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2-11 14:51:01
说半天我没写清楚.. 前表演性,在我的理解里就是,在演员做出一个动作之前,在他接受角色的准备阶段,(比如当他出现在场景中,仅仅是出现在场景中)人们已经从演员的精神/灵魂中看到了那种想象力,这样,他们不再为辨别角色和演员而苦恼,因为观众能感受到这一过程,清晰反而会带来往后更投入的晕眩,因为他们确实地了解这一过程,也能更好地享受表演。前表演性是一种灵魂的清醒与开放,也要求演员永远不能迷失自己。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2-11 15:00:16
所以我真的不喜欢方法派。。。。把精神性的东西(暂时地)取消成为另一个人,完全无法接受。。。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

46702名成员3096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