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影评/讨论】“一间又大又亮的房间……我睡在那儿”

【影评/讨论】“一间又大又亮的房间……我睡在那儿”

加入收藏 已经被2位会员收藏

2014-4-3 2:29:34


还是算在影评里吧,习惯了。其实是一篇见他之后的repo。

……

 去年11月的时候和一位朋友的通信里的一段话:

“如果可能,我愿意成为最朴素最本分的人。我愿意是羊角面包,而非美丽的液体。我愿意是虚弱的小丑,病态的颜色。如果你看见我就明白,我并不精致,有时候甚至希望自己毫无诱惑力。可我真喜欢你的比喻,羽毛笔和火漆印,如果它们真的在一起了,就是内容和形式的结合,是一个人的名字和他所写就的一切的结合。”

 

 

……

 

不提那些不开心的事,就来谈谈他。聊的是那场卫视的发布会,浙江卫视承办,算是半个“首映礼”。

我其实有点抓不住口吻了。慌神了。Tom之前写的那句我现在终于深有体会,“我必须尽可能做到诚实。” 如果看的人能不把我的惶恐当成矫情,我会从心底感激你。

(我也从没想过写出来的竟然会是些片段。但既然我没有办法把它们整合起来,我就放弃。)

 

 

这首歌,我放在上面的这首歌,是4月1日晚上和Jenny聊天的时候听的。先把煽情的地方都说了吧,我一共抹了两次眼泪。一次是在4月1日的凌晨,看见微博上那些“本命”不是德普的朋友给我的回复;一次是昨天晚上,和Jenny在网上聊天,(又一次我因为他无限地回到生活中去,回到那环绕着我的每一种声音和眼光落下的深渊之中,我的遗憾,我的莫大的遗憾竟仍然通过你让我终于正视了它,流着眼泪满怀感激地紧紧地拥抱了它,)跟着就发了那句 “People cry, not because they're weak. It's because they've been strong for too long. ” 希望这些就是最煽情的部分吧。

 

就从instagram上的照片开始。

 

 

相簿里先放了这一张。谢谢 Jerry。新闻发布会的时候,我们守在场外拉横幅,他敞着衬衫从我们眼前大步走过去,那也是第一次亲眼确认Jerry真的挺不上相。这张照片是我在内场看银幕时照的,Jerry一直把手搭在你的肩膀上,我开始认为他在保护你,但昨天看见一位姑娘的repo,说其实是Jerry帮忙把你带到粉丝那儿去签名的。想了想也是,第一次正式面对中国粉丝,在人生地不熟的地方走红毯,你也必定是(更加)手足无措,大脑空白,也幸好有他一直护在你身边。

 

 

接着是这一张,传完之后我和alice说:”我拍的很少,相机也很一般。只希望能用ins粗粗修剪一下,表达一下自己的感觉吧。” 她回复我:“那些都不重要,眼睛看到的和记住的最重要。这些只是通过镜头记住的,只能传达部分属于你的东西。”

我贴上这一张,但我希望自己能靠它不断想起来的是另一幅画面,是我没能拍下来的,但被牢牢记下来的画面。第一回播片花的时候,他侧过身站在舞台偏左一些的位置,从我站的地方看过去正好能看到他端正的右侧面。他很安静地站在那儿,因为我实在无暇顾及其他人,所以没法知道其他人是不是都在看大银幕,也没法知道他是不是在看特定的某个人。就看见他在灯灭以后被银幕的亮光勾出的影子,头发,稍稍大一些的上衣,贴合的西裤。然后在心里暗叹一句:比例真好,真好看。他那时候看起来就像个孩子,会低着头看一会儿鞋子还是别的什么,然后又抬起头平视前方,唯独不看银幕。我这颗心是越看越静。(就像我现在似乎是越写越静,也就越接近当时的感受。)当时好像还和同伴交谈了几句“他真是坚决不看自己”之类的话,然后扭过头,继续看着那个熟悉的,真的是万分熟悉的影子。

 

这就是个梦啊。不是说像个梦,它真的就是一场美梦。即便日后我在电视上看见现场不是那样,我也不会失落。因为不停地回顾梦境,把潜意识当成守护者,本就只是我个人这几年慢慢养成的习惯。所以我愿意把这些场景当做一段段梦。(准备送礼物的时候,我第一次在自己的签名里写上“梦”这个字,也是为了他。)


刚才上微博,看见有人指出了这个节目的恶意,(为何不让陶喆唱英文歌,为何要他自拍)。我相信这些都是事后才生出的责怪,是恰当的。可在当时,我所有的注意力都给了他,给了他当下的应对,和我自己对他的这些应对做出的反应。毕竟,上了台之后,他显出不自然的几率太大了,且平心而论,那场节目也并非是全无亮点。

在那个时候,我能看见的,就是一个人在他演员的社会身份底下平衡着自我,而他自身的灵魂在这个表象下温和而紧张地颤动着。他一定不希望我觉得他弹吉他时很别扭很尴尬,何况音乐于他绝对是回家一般的舒服。那晚他有仰起头大笑的时候,就在那些剃着光头的孩子上台表演屡次忘词之后,台上所有人里,也只有他蹲下来和孩子们说话,伸手摸摸他们。他做这些的时候,丝毫没在意自己是不是背对着观众。


即便是在以前,在他个人情绪最失控的年月里,他都不是那个会让周围人扫兴的人。于是我才能看见他一边和主持人开着玩笑,大方接过相机开始自拍,主动迎上去打招呼,主动和别人发生肢体接触,甚至还把腿架在吴宗宪的身上(真真是惊呆了啊),一边却还用那些熟悉的动作缓解自己当下的紧张和局促。而他的亲和好相处也正是我最熟悉的。

那晚知道我见到他后,微博上的朋友回复我,说,最幸福的,莫过于现实没让理想失望。那晚我内心的平静,或说甜蜜,真就是如此简单。

 

第二天见面会取消了之后,在场的都听见有人说,“别去酒店了,没戏,他后来都是从厨房走的。躲着你们呢。” 我的确不觉得难过,稍微有点心疼你,但仍旧是觉得有趣。你在采访里说过的,你还真就这么做了。而此间各种无奈和愁苦,别人问起时你也只是摸摸胡子,笑一笑。既然对于成名这件事,你早就明白了自己将永远处在“反应”中,那么这些过程,银幕内外,台上台下,咱们各自对付,且自得趣吧。

 

在回家的火车上,被自己猛然间冒出的念头吓了一跳:我发现我不敢回顾自己当时的样子。我不敢回顾我当时看着他的样子,也不敢回顾当时JJ上台后,我把内心腹诽的那句“get him a guitar!!”高声喊出来时的样子;(以及后来梦想竟然破天荒又一次实现后的样子;)我也不敢去想最后他快要下台的时候,我们这边的三个伙伴朝他挥手,他似乎是看见了点了点头,我也不敢去想那时候我自己的样子……

那时候我的样子。不敢去想它,反倒是立刻想到了之前自己说的那句..

 “一个与社会无关的人,一个你自己无法在生活中再次凝视的人。

然而怎么去凝视他呢?从嘈杂的环境里凝视自己灵魂的躯壳吗?怎么办到呢。”


……



 

这是相簿里的另一张。在下面我胡乱写了几个词:

“Awkward. Shy. Normal. Human. The outsider. A single soul. #dearjohnny ”

除了这些之外,我还能说,害羞的是你,可你倒是那个一直主动去拍人家肩膀,拍人家后背,和人家拥抱的那个。还有声音,听见你的声音我也仍旧是平静,因为真的听了太多遍,后来把回忆反刍,也是真的庆幸在你话语声音渐弱到听不见时,自己喊的那句“Johnny, louder please!”不够大声到让台上听见。有时你忘了用麦克,旁边也没有人想到要给你举一下的时候,我们在台下,也大多都是会心一笑。还有些细节很多人已经提过,在现场我能注意到的是JJ表演前,琴底下有个什么东西没摆对位置,你用脚帮他挪回去了。没留意到的就是后来看见别人写的,“写好那幅毛笔字后,要走到前面。主持人直接踩着字画走过去,男神从旁边绕过去(因为只留了很小的缝隙,很难绕)。 弹完贝斯居然还随手把后面合成器电源关了。” 第一点我不惊讶,我感动。后一点,先是惊讶,后来一想,怎么了,人家13岁就混乐队了,没准就是个青年时期养成的习惯。这也是一件趣事,太多了,有故事的人之所以可爱也正在于此。

除此之外,除此之外我竟也写不出什么太细碎的了。日后,幻想加现实,总还能生出很多东西。



还是想说说这张。这一张被人从他休息室的门里签好后递出来给我。当时一共递进去四张,两张横拍两张竖拍,当时还有点着急,没准两张竖的我也给放倒了。但后来回旅馆在灯下一看,四张上面的签名每一张都是正着的,就像下面这张一样。

那时候,amoy站在旁边,我看着她拿到签好名的画,想她拿到签名的时候会想起自己的在画那张画的时候每一笔的心情,能听见它们在你手指周围轻轻的脚步声。

对于我,就是这张照片下面的名字,和右下角的这个人。其余的,说多了,怕遭思虑拣择。



对了,今晚整理东西时还有个新发现: 首先是一张他在红毯签名的动态图,我手太笨,麻烦朋友做了一张,时光网嫌太大传不上,放个微博的链接,http://weibo.com/1763514470/ADSIzoy9F?ref=


接着是下面这张,出处就是上面那部他签了名的电影。

 

最后这张应该都很熟悉。

 

我好像是在这里面看到了一些讯息,也可能是他早就说过被我遗漏了的,而其他人早就知道。

兴许是真的,兴许真的只是巧合。但有趣就有趣在这儿不是吗。(而有趣之人往往从不觉得自己有趣。)

 

一些暂时还不知如何展开的话..

1. 至道无难,唯嫌拣择。经验和宇宙也是一样,唯嫌拣择。

2. 那晚他终于出现后,我之前的心理暗示成功了。没喊出来,只小声说了句“你好,老朋友。”

4. 我需要的是慎众,而非慎独。

5.  “来日大难,口燥唇乾。今日相乐,皆当喜欢。” 谢谢茶漾姑娘之前给我的帖子留言,这样我才会去你帖子底下留言,然后我才能翻出这句话来。就是这句话,借着他,让我把三月以来这段时间依次投入的精力都汇进了宽宽的河流。

6. Jet得知我困顿一路到家后竟然没饭吃,于是怒起,上网叫了两份披萨付好钱直接送到我家门口。外卖小哥那声“什么都不用”听着太帅气了。

7. 他说了几个词我会一直记着,(I'm feeling) overwhelmed,(Now it's getting) weird(我在台下又自言自语地把腹诽说出来了 “No. Nothing is weird. You are a weirdo.”...) 还有(I draw like a six-year-old )little boy. (这个六岁的年龄我非常怀疑是自己脑补了加上去的)。

8. “趁它还没杀了你……”

……

 

这一篇实在为一些很私人的感情而写的,这些私人的感情有一部分是从其他人的日子里流动到我这里来的,因此我也想推送一些回去。可能过几天会删掉它,也可能不删。我也想在以后不断更新当下,各种心境态度。

 

 

在去北京的火车上读完了这本《垮掉的一代》,随手抄下了几段。原本是要将它送人的,后来因为行程忙乱或种种原因,没有送成。

 

我需要的是慎众,而非慎独。因为有了这样的醒悟,才会更加喜欢凯鲁亚克,更加喜欢这一群人。

……

巴克 

 ……可是啊妈的,我要回到西海岸去,我要回旧金山去。我就带着这个睡袋上路你们知道这是为什么吗?我清晨六点钟醒来的时候我不知道我身在何处我看到头顶的星星我发现我睡的是一间又大又亮的房间,真正的房间……我真的睡在那儿。

……

 

“我写作是为了被爱:被某个人、某个遥远的人所爱。” 这是巴特的话。“吉约。‘最终,人们写作不是为了诉说,而是为了不说。’”这是加缪的笔记。我也只有这些了,由你引发起来写的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我也不属于这里,大概会属于那些还没到过的地方,也属于我现在还厌恶的东西,属于这亮如白昼的黑夜和狂跳的细线荒诞的体温....

 ……

巴克 

   我现在是坐在朱利叶斯·昌西家人的厨房里,是1955年10月一个清明凉爽的早晨,一天里的第一壶酒的清纯,呃……你知道朱尔,什么都找不到,根本没法子再给你制造你早晨醒来时喝的这第一杯垫底的力度,

……

“用海德格尔的话来说,酒本身的存在是出于‘锁闭’和‘被遮蔽’之中的。”

我没能送给你的那本书,那本讲王维的小书。

我也没能让你在那本手稿本的《在路上》里签名。

“《垮掉的一代》关注的是聊天,是友谊,是胡说八道……”

“相彼鸟矣,犹求友声,伊人矣,不求友生?" 友生,停云,安得促席说彼平生。(促席而非促膝。)于是“岂无他人,念子实多。” 念子实多。

“与平常人相比,他们是狂放的 人——是让人肃然起敬,让人惧怕。”

“凯鲁亚克是让作家进入流的世界之人——这个流是有别于意识流之流,他的哲学是讲投身潮流,开放思想,接受各种可能的事物,允许创造精神渗透你的全身,让你自己始终与过程和内容融为一体。这是说要接受经验而不是抵制它;”

“分布五色,疏密有章,則雖絢爛之極,而無澳涊不鮮,是曰「靜」。”

……镜头前就是异国他乡。众目睽睽之下你只是茕茕一人,然而从这一里他竟能慢慢地生长,用一种节制的、微妙的膨胀慢慢生长着,长出声音的器皿,长出表情的岩壁,直到泪腺隐藏到皮肤之下,心脏从肋骨中蹦出来。……


后来才知道,有位朋友那时人在香港,4月1日的时候,她把花束送到了文华酒店,在卡片的背面,我的名字也列在其中。

31日凌晨我们在旅馆想起故人,虽是忌日,却点燃了星辰。更多的仍是暖意。



小畜卦..... 小畜。亨。密云不雨,自我西郊。《象》曰,风行天上,小畜。君子以懿文德。

……

周易,诗也。君子用《易》行践。

……

濛濛时雨,霭霭停云。而我对你最好的祝愿仍然是你自己说的那句。

停云霭霭,时雨濛濛。

“我也只愿,老了以后,能倚着家门看看湖水。”

 

那晚回旅馆后,发了条微博,说“真的没想过能在大银幕上看到你。”这个“你”是爱德华。

我的眼睛现在无法挣脱出屏幕。关于爱德华,我想说的话早已在其他的胡话里和那些想听的人聊过。那天那条微博选的是那首“Castle on the Hill”,好像又一次看见自己所有的言辞都被吹进了那片冰凉而孤独的夜晚,不愿再回来。

除了之后的几次截图之外,我没有好好重温过那部电影。这下可好,在你出场前播的角色片花里,我又看见他了,看见他隐藏在一切之后寂寞的良善。

让故事开始吧,其余的,不再多说。


 

我会慢慢习惯不再和别人去谈论这些,因为交谈难免包含着趋附。我会慢慢习惯收敛一切,看见那些日后的遗憾就在河的对岸等着我。接着一遍又一遍地:对这世上的大多数人,我没什么话可说,对少数可以交谈的人,我总是说得太多。

 

米洛  

  每天晚上我都祈祷我会坚持第三选,我就告诉你这句话。

巴克  

   哎呀上帝,我不懂——

米洛  

   瞧!我早跟你说过!普利多!普利多!我梦里的骑手追的上的!

巴克  

   哦米洛,你那匹马他们会借着我梦里的灯光把他牵来。

 

……


我想送他们一匹马,一匹能在黑暗里呈现夜色的马。那更像是一种质地而非颜色。我想用它换取他们欢迎的手掌:我想送他们一匹马,好让我进入他们的生活。好让我在交出缰绳的那一刻拿回马鞍。

后来我跨上它,带着他不曾印过火光的眸子看看另一片黑夜。

 

 


——————————————————————————————————————————— 

还想要提及很多人,感谢很多人。以及自己那件藏青色棉麻布面的长罩衫。

 

还有这部电影里的一张,签好后真想自己留着,最后还是送了在外面等着的朋友。当时出去见到她呆在电话亭里的场面,第一反应就是那部港剧。这话我也没提,但我觉得她肯定知道。

另有两张也是之前答应了别人的,很庆幸没有辜负。尤其是这种事通着心神,万幸不负。

 

签名这件事,还有个很私人的细节,这里一并记下吧。

后来美方的人上到休息室门口,看见我们,也只是用很轻的声音说“请离开。”

我因为转错了方向,所以往回走的时候落在了最后,当时有一个人,在我的后背用刚好能觉察出来的力气持续推了我两秒钟之久。其他的不想再提,只是因为这一按,那晚的人声,面孔,夜色,温度,还有从你休息室门内间或透出的黄色灯光,都化在这不知出自谁人手掌传递出来的力道之中,带着韧性收了尾。

 

 

标签: J.D.(8)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4-4-3 12:37:51

还有几张照片想发出来,等会再传上来吧。时光现在发帖还要审核了。。早上爬起来一看竟然手抖发了三篇重复的。。吓尿。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回复 举报

1 楼

 
 
2014-4-3 13:00:48
竟然……
--------------------
谢谢你所做的一切,Jo.
2014-4-3 13:05:01
对.. QAQ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4-3 14:09:24

爱摸鱼泣不成声地来给你踩一脚QvQ 爱姬真是文艺(抱住哭
是呀他对我们点头的那瞬间5555555
还有在后台的签名,国外的粉丝姐姐听说我们见面会的事情也说的,他要是知道有粉丝在等他,他一定不会拒绝的QAQ、

--------------------
囧尼带入门,贵圈深似海
回复 举报

2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2 分!
 
 
2014-4-3 14:22:46
抱抱~
那天在现场真的都没顾上去和dmg的人生气,想着他知道有人在等他,他一定会过来。他值得这份信任,我们就是幸福之人!
对了还有谢谢你的礼物!(要写的细碎的真的太多了捡都捡不完。。回头补上 xxx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4-3 23:15:14
啊啊啊啊明天就4月4日了怎么这么快!我还以为现在三月_(:з」∠)_时间仿佛静止了QAQ
--------------------
囧尼带入门,贵圈深似海
2014-4-4 0:52:30
现在已经到了呢.. 又要说生快啦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4-3 14:45:35

能感受到你的满足。我发现我的表达能力已经弱到不知道怎么说话了。只能补一句,实现一个愿望真好

--------------------
我还能说什么呢,我想只要微笑就可以了……
回复 举报

3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1 分!
 
 
2014-4-3 14:58:52
说实话,都算不上是个愿望。因为他要是不来我也真的不会想要去见他。要是那样的话,我这篇东西写出来可能就完全是另外一个语气。
今年年初以来事情都特别多,而且乱。本来看见他应该是最乱方寸的事,结果现在越想越静。他真的就有这种本事直接作用在我的生活上,可我也从来没想过要因为他变成什么更好的人。都是偶遇。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4-3 19:41:58

阿基嚎棒T T看完整个海带泪惹

写的太细致太细腻读上去一点不像是读平时那种repo

读完之后再次感叹我们能这样喜欢老头真的不是没有道理的

他值得有那么多人喜欢 

--------------------
who live in pineapple under the sea?
回复 举报

4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1 分!
 
 
2014-4-3 19:48:17
把人弄哭我真是一把好手=v=
是啊他真的就是好,好,好..
嘤~ 按住炒面抚摸!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4-3 19:53:28
昂~给按
--------------------
who live in pineapple under the sea?
 
 
2014-4-3 21:05:02

想起这两天的种种,真是泪不能停

生怕他对中国印象不好,对我们印象不好,现在只希望他能知道他看到的不真实,他不开心的也是我们不开心的啊QAQ

--------------------
回复 举报

5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2 分!
 
 
2014-4-3 21:37:54
不会,我老觉得他是最能理解粉丝的人。他也有自己非常非常喜欢的乐队/音乐人,他也一定明白那种感觉的。他懂爱。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4-3 21:35:31

刚才又想起来,为了应对你的出现,我硬是还算安静地站在那儿,看着那些平时根本不会去留心的节目,偶尔还能被自己脑中的想法逗乐,或是为台上的领导鼓鼓掌。

所有这些,都是为了那个即将出现的人。

谢谢你。在不知不觉中让我变成当时的样子。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回复 举报

6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2 分!
2014-4-3 21:35:42

一直觉得,配着这首歌,再怎么"矫情"都不为过,何况 那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感情。

 

是的,他总是轻易叫我们慌了神、或惶恐、无法面对,即便我总隔着屏幕也太能体会。

当我看到他不停地微笑,或窘迫或分神,熟悉的无措的小动作,总是轻易就把自己带入了角色:他是不是在想,他们都在说些什么、好尴尬、我为什么会在做这个.... 我总以为是自己替他站在那,抵御那些喧嚣嘈杂。把一切都想象的恶意满满。也许正是不在现场所无法体味的善意,被自己屏蔽掉。

但 无论如何,这是他的生活,(It happens to be/has be like this),是他"选择"成为演员那一刻起便无法全然逃避的。我必须时刻告诫自己。

 

能在逆光中勾勒他的深影,简直比梦一场还要美丽。想想都幸福浪漫的满溢出来。一切都抵不过此刻一句"嘿,这不就是那个他么!" 带着或激动或感动的小小心思。 也许 真的是我们投入了太多太多于此,便无法不期待给自己一个完满的答案。

 

以及,很高兴能对姑娘有所帮助,无论从哪个方面 : )

 

啰啰嗦嗦流水账这么多,但总又有什么都没说出的阻塞感

好像一旦有什么关于他,我便缺点尽现,话痨、固守执念、过于悲观、眼光短浅....

Hope it won't bother you too much.

--------------------
Dear Mr.D, 我们的距离,不是 触不到的海角天涯,也不是 不可逾越的三十年,而是始终 都 无可捉摸的 你的心思。
回复 举报

7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3 分!
 
 
2014-4-3 22:39:24
有表达欲的人,大多敬畏文字,我应该是能明白那种阻塞感~
都是喜欢,没有打扰,客气啦 :)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2014-4-10 23:33:46

看完浙江卫视的录播节目以后,我是多么庆幸自己写了这篇repo..

【不吐槽不舒服。。没想到连JJ的表演都剪,现场的Live都剪,厉害【拇指

不过终于看到他关合成器电源了! 还有一开始弹之前合成器也是他自己在调。

--------------------
你一直在红心的位置,与我的心脏重合。我为真和美而激动,面色苍白,脸颊赤热。你就是我的内在,充气泵和玻璃瓶底,是生命耗尽时最後一把柴。
回复 举报

8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约翰尼·德普 Johnny Depp

46703名成员309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