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剧情控的百草园>>【剧评】【蓝色大海的传说】追鱼

【剧评】【蓝色大海的传说】追鱼

加入收藏

2016-12-1 22:53:40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蓝色大海的传说  追鱼
第一篇 於于野谈


随着朴智恩编剧的又一部作品播出,韩剧世界里响起要听人鱼故事,要看人鱼戏的声音。我也忙了起来,每天面对这么多真情切切的催文信息,这样一来就再一次落入观看朴编剧作品的一贯套路:

文学作品赏析+考据

明明是看韩剧,为何要去阅读文学作品,再考据?

那是因为在作品当中穿插查有此人的历史人物和确有其事的历史事件是其特色,若要专门核对,还能发现更多有趣的细节,于是根据剧情核对相关人物和历史事件就成为观看乐趣,如此种种就成为深入朴智恩编剧作品的必经之路。

提到本剧,在那么多转译的剧情相关文案当中,无一例外都提到了一部古书《於于野谈》和一位文人柳梦寅。据说,本剧故事梗概来源于柳梦寅所著的文集《於于野谈》。

那么,柳梦寅究竟是何人?《於于野谈》当中提到的人鱼又是怎样的情形?想要厘清剧情,以上问题非常重要。

由于《於于野谈》这部故事集在古代朝鲜文学史上的地位特殊,要了解柳梦寅其人其事,光查核史书不足以解释相关情况,需到文学史中寻,因此要看文学史中对此人的评价:

以下引用《韩国文学史》

柳梦寅(1558-1628),字叔文,号艮斋,又号於于、默好子,官至吏曹判书。在他70岁那年系南人之狱,最后死于牢中。他的著作有《於于遗稿》和《於于野谈》,后者是随笔中的白眉之作,为世人广为传阅。

引用完

从文学史相关介绍来看,柳梦寅生在古代朝鲜李氏王朝的战乱时代,从1558年以后的数十年恰好就是宣祖继位之后最为混乱的时候,兵火之灾以后,此后光海君登基,造成了不小的混乱,仁祖篡位之后再次引发乱局。要将七十岁的老人投入狱中,可见仁祖朝的“反正功臣”并不想留活口。与本剧有关的随笔《於于野谈》就诞生于这样的年代,这样的作者笔下。从柳梦寅个人的字号来看,於于二字是他的别号,可见《於于野谈》的书名是以柳梦寅的别号命名,意为:柳梦寅所著乡野故事集。

对照情况看来,《於于野谈》之于柳梦寅,就是柳梦寅这样一位历经战乱兵祸的宣祖朝,光海君,仁祖朝三朝元老,其实是一位分管干部任命调用的组织部老干部,闲来无事写了一个故事集,就用自己的别号命名,想不到这个故事集的影响力如此巨大,比作者本人还有名,在民间有不少读者。

那么,《於于野谈》说的究竟是什么事,这个问题还可以再缩小一些,《於于野谈》当中谈的人鱼故事究竟是什么?来看故事原文:

以下引用《於于野谈》

金聘齡為歙穀縣令。嘗行於海上漁父之家,問若得何魚?對曰:民之魚,得人魚六首,其二則創而死,其四猶生之。出視之,皆如四歲兒,容顏明媚、鼻樑聳、耳廓郭、其鬢黃、黑髮被額、眼白黑照、皙黃瞳子。體或微赤,或全白,背上有淡黑文。男女陰陽一如人。手足揩蹠,掌心皆皺文。乃抱膝而坐,皆與人無別,對人無別,垂白淚如雨。聘齡憐之,請漁人放之。漁人甚惜之曰:“人魚取其膏甚美,久而不敗,不比鯨油日多而臭腐。”聘齡奪而還之海,其逝也,如龜鼇之遊焉。聘齡甚異之,漁人曰:“魚之大者大如人,此特其小兒耳。”

引用完

意思是说:

金聘龄担任歙谷县令。曾经来到下海捕鱼的渔夫家里,(金聘龄)问渔夫捕到了什么鱼?渔夫回答说:

草民捕鱼,捕得人鱼六只,其中两只受伤死去,其余四只还活着。

(金聘龄)出去看人鱼们,都像是四岁孩童一般,容貌明亮秀丽、高鼻梁、耳廓分明、鬓角头发泛黄、前额被黑发遮住、眼珠黑白分明、眼瞳是黄色的。有的人鱼身体微微发红,有的全白,背上有淡黑色纹路。(人鱼)男女阴阳就跟人一样。手脚都向足底方向屈伸,掌心都是皱纹。(人鱼)抱住膝盖坐着,都跟人没有分别,待人没有分别,垂下眼帘泪如雨下。金聘龄可怜人鱼,请求渔夫放了他们。渔夫特别惋惜地说道:

取得人鱼的油膏特棒,持久不腐,不像鲸鱼油脂那样,日子久了就会腐烂发臭。”

金聘龄夺下人鱼放生大海,人鱼消失了,如同海龟鳌鱼那样游走了。金聘龄(对此)特别诧异,渔夫说道:

“人鱼当中有成年的就跟人一样大,这是人鱼中的小孩子。”

原来如此。原来,《於于野谈》说的都是神怪故事,不但言之凿凿,查有此人,查有实据,特好深挖诸君八卦,而且一挖到底,绝不姑息,言辞生动优美,写作态度认真,毫不含糊。

相关故事解答了《於于野谈》为什么会如此受欢迎,数百年来仍受读者青睐这个问题。所以,……《於于野谈》若放在现实中应该是放在小摊儿上卖的名人八卦故事集。这本放在小摊儿上卖的书,之所以会在几百年里当中受到读者青睐,原因显而易见:

八卦人见人爱,但朝野体面人遭遇其人其事,详细描述细节,还特地具实名的故事却不多,教人如何不爱?

故事就引用到这里,从相关故事情节来看,意味着收看本剧必须面对两个完全不同的场景:古代与现代。其实,古今剧情交替并行,互为补充,相互印证,就是朴智恩编剧作品的一大特点。同样地,安排主人公前世今生因为对爱情的执念一次又一次相遇,命运为爱情所改变,人生因爱而燃烧,也是本剧无法回避的剧情特色。

当痴心的人鱼少女从海底游曳而来,只为救下落海少年,当灵醒的人鱼美人涉水而出,就为与恋人的转世再度相见,当消除记忆的人鱼之吻再度印下,与爱情有关的记忆如泡沫般消失,贯穿古今的宿世情缘却不会消失,关于蓝色大海的传说又翻开了新的一页,欢迎来到人鱼的世界,见证缘起缘灭。

--------------------
宠辱不惊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 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楼主

2016-12-3 1:35:55

谢绝转载  谢绝引用


蓝色大海的传说  追鱼
第二篇  一世芳华


如果故事写的太真实,场景与人物皆为确实,可信度太高,就会带来困惑:地方和人这么真,会不会真有这样的人和事?这样的困惑,在关注朴智恩编剧作品的时候常有。

完成第一篇之后,收到最有意思的留言当属这一条:

露珠(楼主)你说金聃龄确有其人,他到底什么人啊?坚决要求公布本尊!那歙谷县呢,有没?

见信叹气。看戏何苦这么较真,不过,如果非要了解剧情所指的地点和人名,非要了解金聃龄其人其事,可能过程没有看戏那样愉快,历史记载总是枯燥乏味,不那么有趣,但真实存在的地方和人都不会少,数百年前存在,百年后还在那里,以下引用自【朝鲜王朝实录】相关记载:

以下引用

세종실록 153권, 地理志 江原道 杆城郡 歙谷县

歙谷: 县令一人。 本高句丽 习比谷县, 【谷一作呑。】 新罗改习磎县, 爲金壤郡领县。 高丽改今名, 仍爲通川郡任内。 高宗三十五年戊申, 始置县令, 本朝因之。 别号鹤林。 朴山。 【在县北, 县人以爲鎭山。】 四境, 东距海口二里, 西北距咸吉道 安边任内派川县西二十里, 北七里, 南距通川十三里。 户二百十九, 口六百七十五。 军丁, 侍卫军二十二, 舡军五十六。 续姓三, 申、金、罗; 亡来姓三, 孙、 【碧山来。】 刘、 【金城来。】 宋。 【交州来。】 厥土塉, 风气暖, 俗业海错, 崇武艺, 垦田六百二十三结。 【水田三分之一强。】 土宜五谷, 桑、麻、柿、梨、栗、莞、楮、漆。 土贡, 蜂蜜、黄蜡、正铁、常藿、五倍子、眞茸、川椒、鲍甲、狸皮、獐皮、熊皮、水獭皮、文鱼、大口鱼、沙鱼、水鱼、全鲍、红蛤。 药材, 人蔘、五味子、前胡、当归、白芨、白胶香。 盐盆三。 陶器所一, 在县西十里大谷里。 【品下。】 石城山石城, 在县南。 【周回四百步, 有一井, 旱则渴。】 穿岛。 【在县东十三里。】 驿一, 贞德。 烽火一处, 致空串在县东。 【南准通川 金兰, 北准咸吉道 安边任内派川县 劒峯。】


世宗庄宪大王实录卷第一百五十三终

引用完

意思是说:

世宗庄宪大王实录卷第一百五十三卷 地理志 江原道 杆城郡 歙谷县

歙谷:设县令一人。 原本是高句丽习比谷县(谷字可写作呑)。新罗时改称习磎县,设为金壤郡领县。高丽朝改为如今名称,仍然设在通川郡任内。(高丽)高宗三十五年戊申, 开始设置县令, 本朝因袭旧制。(歙谷)别号鹤林。 朴山,在县北, 县里的人称为镇山。(歙谷)四边境地, 东距海口二里, 西北距咸吉道安边任内派川县西二十里, 北距七里, 南距通川十三里。 (歙谷)住户二百十九家, 人口六百七十五名。 军丁:侍卫军二十二人, 舡军五十六人。延续至今的姓氏有三: 申、金、罗;外来姓氏有三: 孙姓(来自碧山)、刘姓(来自金城)、宋姓(来自交州)。(县民)开垦贫瘠的土壤,气候温暖,常做的是海产捕捞,崇尚武艺, 开垦田地六百二十三结,其中水田占到(垦地)三分之一还多)。土地适宜五谷生长,种植有桑、麻、柿、梨、栗、莞、楮、漆。 土产贡品包括:蜂蜜、黄蜡、正铁、常藿、五倍子、真茸、川椒、鲍甲、狸皮、獐皮、熊皮、水獭皮、文鱼、大口鱼、沙鱼、水鱼、全鲍、红蛤。(出产)药材, 人蔘、五味子、前胡、当归、白芨、白胶香。(境内)有盐盆三处。 有陶器所一处, 在县西十里大谷里。 品下,是石城山石城, 在县南。(石城)周边四百步处, 有一口井, 旱季时会干枯。穿岛,在县东十三里。有驿站一处,(名为)贞德。有烽火台一处,(名为)致空串在县东。南边通向通川金兰, 北边通向咸吉道安边任内派川县劒峯。

世宗庄宪大王实录卷第一百五十三终

以上记录是世宗朝时进行朝鲜全国普查时记录的相关资料。根据资料所载,歙谷县确有其地,靠山面海,位置险要,就在江原道靠海的一边。由于距离咸吉道不远,又靠海,说是战略要地也不为过。

为什么这样说?

咸吉道可说是朝鲜的国境之处,自李朝开国以来数百年来纷争不断,边民颇以为苦。歙谷县既然距离边境小城这么近,也难免受到波及,久而久之,乡民习武为求自保,也在情理之中,更何况靠海,难免遭遇倭寇侵扰,不习武就不能自保,因此,这就是地理志当中提到本县尚武的缘故所在。

从地理环境来看,歙谷县靠山面海,虽然土地贫瘠,但胜在田地不少,因此物产不但有桑麻这样的经济作物,也有出产各类药材,有蜂蜜也有调味品,海鱼,鲍鱼贝类,甚至还产狸皮、獐皮、熊皮这样的动物皮毛,可说是丰饶之地。从物产来看,整个歙谷县的情况,说是尚可,并不为过。

看,这就是本剧古代主人公金聃龄在幼年时来到外祖父家所处的环境,因为歙谷县地处海边,距离入海口只有二里,来外祖父家走亲戚的孩子去海边玩耍,也是平常事。在剧中,年幼的金聃龄虽然不会游泳,但为在小伙伴面前逞强,只得勉强应下能游到另一边的话,于是硬着头皮走向海中,没曾想溺水时遇到小美人鱼搭救,但他不避讳也不害怕,还跟救命恩人成了朋友。世华这个名字,就是金聃龄给搭救他的人鱼女孩起的名字。可是在成年后担任歙谷县令后下令放生人鱼,再与人鱼相遇时,他却不记得有过这样的事,只说:

-儿时有位死去的妹妹,就名叫世华。

其实,按照儿时的说法,金聃龄给救命恩人起了这样的名字,饱含了美好的祝愿还有命名者的憧憬:

-你要是没名字,我就给你取一个得了~

-你就叫世华得了,世华是要在人世间灿烂芳华。

-人生在处曰世,灿烂芳菲曰华。


想要海中的精灵如同世间陆上盛开的花朵那样明亮美丽,不可迫视,这既是美好的祝愿,也是挣脱不掉的羁绊。所以,这就是老渔夫眼见金聃龄在放生人鱼时所说那些话的由来:

-本不该有这样的因缘。

-可是,这样的因缘一旦结下,就不可能断绝。


这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在看似没有来由的爱情背后,总有深厚到无法可解的渊源。

从那一晚孔明灯下,金聃龄立于船头来见人鱼,听她所说的过往来看,早在放生之前,金聃龄与人鱼世华就已结下不解之缘。在浅海中,当善良的人鱼姑娘对落海的孩子伸出手来,她就与这个名叫金聃龄的人,生生世世都绑在一处,无法分开。在金聃龄为人鱼取名世华之后,人鱼世华的心意就属于命名者,她与他的缘分已经注定,无法可解。正因为如此,在少年金聃龄对人鱼世华为难地说起:

-再过半月有余,新妇(新娘)的四柱单子就会送到汉阳我的家中。

这样的话,他矛盾纠结的心情真的可想而知。所以,他也见到了百年难得一见的场面:

落泪成珠,这是人鱼世华为他将要与他人结缘,流下了眼泪,眼泪凝成珍珠,滴落在海边礁石之上。

当然,之后的剧情发展可说是难以想见:

为了再见到世华,少年金聃龄也做出了难以想象的事,在新婚之夜,他成了逃跑的新郎,不分昼夜骑马来到海边,就为了再见到人鱼世华。善良的人鱼为心爱的人得以摆脱爱的羁绊,使用人鱼之吻抹去了他的记忆,让他再也想不起世上还有人鱼这回事。

看来,这就是成年以后的金聃龄在放生人鱼之后,望着海中洄游的人鱼伸出的手,也欣然伸出手来的缘故:

这原本就是属于金聃龄的缘分,他握住她伸出的手,只是在丧偶之后,与人鱼世华再续前缘罢了。

注意:在少年金聃龄与人鱼世华告别的剧情当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他们不得不分开的理由:

不是不爱,而是无以为继。

按照人鱼世华的说法,人鱼只有在成年之后才能上岸,鱼尾化为腿,可步行,能正常在陆上生活。从年少时,金聃龄对世华说起自己要成婚,世华只能含恨提到自己还没长大,鱼尾不能变成腿走路,再到成年后金聃龄再遇人鱼世华,见到她的鱼尾,可见直到金聃龄成婚再丧偶之后,人鱼世华也没有成年,因此不能上岸,更不可能作为普通人生活。

所以,这就是数百年后的人鱼游到西班牙海边,见到金聃龄的转世许俊在还要紧紧跟随的原因所在:

当人鱼成年之后,鱼尾在陆上可化为双足行走,就可如同普通人一样生活。

那么,真有金聃龄不分昼夜骑马来见人鱼这回事吗?虽然史书上不能提到人鱼这样的情况,如此提到奇谈怪论会让人愕然,但骑马相关事体还是存在,以下引用自【朝鲜王朝实录】相关记载:

以下引用

광해군일기[중초본] 8권, 광해 1년 11월 27일 甲辰 1번째기사 1609년 명 만력(萬曆) 37년

○己酉十一月二十七日甲辰(司宪府啓曰: "歙谷县令金聃龄爲人泛滥, 到任之后, 唯以侵渔爲事。 当此凶荒之岁, 诿以族亲迁, 葬调发本县人马, 送于湖南极远之地, 刷马一匹, 其价至于木绵数十余疋。 穷民不得立马, 则自立衙马, 受直于民结, 十室残氓尽爲逃散。 刷马到京者, 号泣于道路, 闻见莫不痛愕。 请命罢职。 本郡残贩败无形, 将爲弃地, 其代以慈祥有声绩之人, 极择差遣。 旌义县监李祯庆偸取官马累匹, 以爲善事左右之资, 身亦自盗, 所闻腾播, 极爲骇愕。 请命罢职。 庇仁县监李光白, 家有悖伦极恶之行, 不可齿在衣冠之列。 命削去仕版。" 答曰: "依啓。")


引用完

意思是说:

光海君元年 11月27日 甲辰  第1条记录 1609年 万历 37年

○己酉十一月二十七日甲辰

司宪府启奏说:

“歙谷县令金聃龄为人不切实际,到任之后, 唯独将侵占渔业当作正事来做。就在目前凶险饥荒的年头,说是族亲搬迁, 臧调用的是本县人马, 送到湖南(全罗道光州一带)极远的地方, 搜刮马一匹,(马)价值木绵数十匹还多。穷困的县民交不起马, (金聃龄)就自己找府衙内的马匹。(金聃龄)受到县民埋怨,(县里)十室九空,逃得无影无踪。(因)搜刮马匹到都城汉阳的人,站在路边大声号叫哭泣,亲眼见到听到的人都痛心愕然。 请求王命(将金聃龄)罢职。 本郡残旧破败无形,就要成为被遗弃的地方,替代以善良有声誉政绩的人,尽快调配安排。

旌义县监李祯庆偷取官马多匹, 作为善事安排的资金, 自己也是监守自盗,听到的情况传,极为惊骇愕然。请求王命(将李祯庆)罢职。  

庇仁县监李光白, 在家有有悖伦理极为可恶的行为, 不配当人。 请求削去官职。”

(光海君)回答说: 依照启奏(去办)。


这是光海君即位之初,主管官员弹劾的司宪府参奏金聃龄的相关记录。不过,对照世宗朝的地理志有关记录,司宪府的奏折内容有点说不通:

既然歙谷县靠海面山,如此丰饶,既出海产,还有山珍,怎会穷困至此,县民拿不出一匹马?而且世宗朝时有人口六百七十五名,到了光海朝时,哪怕征战连连,居民应该不少于二百名才是。哪来的十室九空之说?说白了,十室九空只是夸张的说法,为的是凸显金聃龄鱼肉百姓的事实。说来说去,司宪府的奏本虽然提到金聃龄正事不干就去干涉渔业,但并无实据,反倒是要马这件事,授人以柄,成了被大司宪参奏的实据,而且来来去去,就只有“刷马一匹”这样的情况而已。刷,虽然有擦拭摩擦之意,放在这里,作搜刮来解释,说金聃龄向县民要马,导致被派了差事的人跑来都城汉阳大路上号哭,引人侧目。如此一来,司宪府参奏金聃龄,说他为人“泛滥”,“泛滥”在此处不做到处都是来解释,而作“不切实际”之意理解。

从记录细节来看,司宪府参奏这件事,不是因为金聃龄为人“泛滥”到不切实际,而是因为有人跑来都城汉阳告状,站在道路旁号哭。“刚好”被大司宪看到了,于是干脆奏他一本,撤了得了,省得跑去边陲小地儿又打鱼又刷马的,还引来告状的,站路上大哭,这刷不到马的乡民对着大司宪号哭,成何体统,还有要求刷马的这个金聃龄成天神神道道,真够麻烦的,所以,给金聃龄的结论不是“不齿”或是“监守自盗”这样的说法,而是“泛滥”。

那么,谁会因为金聃龄来到汉阳,站在大司宪看得到的道路旁为“刷马”号哭呢?往后看。这不,在古代的故事里,渔霸杨氏的狡诈笑容可不是白给的,在演绎反派这方面成东镒(成东日)演员很有经验,跑来现代,成了被抓的坏人。

昨日是因,今日是果,今日是因,明日又是果,因果循环往复,生生不息。若是身在西班牙的俊朗骗子许俊在知道在异国相见的二缺美女沈青就是他亲自起名的人鱼世华,他和她早在数百年前因相遇再搭救就已结下不解之缘,他还会嗅到前世为她许下的一世芳华吗?

当细碎的花瓣落入海中,当礁石上的海中精灵露齿而笑,当海中的浪花在人鱼世华的身边翻腾,金聃龄与世华的宿世情缘还在继续,一世芳华既是他不变的誓言,也是她不老的传说。

--------------------
宠辱不惊 闲看庭前花开花落 去留无意 漫随天外云卷云舒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剧情控的百草园

957名成员136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1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