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天堂电影小组>>《乘风破浪》分析影评第二篇:角色空洞,情感糊弄,有辱智商!

《乘风破浪》分析影评第二篇:角色空洞,情感糊弄,有辱智商!

加入收藏

2017-2-8 11:40:03

过年之前,毒舌君发了这篇影评,链接请戳→《乘风破浪》分析影评:全盘崩溃,毫无优点!韩寒新片就是这么烂!在影评结尾特别说明未完待续,会另写一篇影评来对本片角色和情感表达的空洞与失败进一步详细分析,由于毒舌君过节期间诸事繁忙,没有及时把第二篇分析影评给写出来,所以节后赶紧补上,以便跟更多已经看过影片的影迷小伙伴们进一步交流。

 

既然是分析影评,所以下面对于本片角色和情感方面问题的分析说理会比较详细,依然会像上一篇影评一样,主要拿《新难兄难弟》这部跟《乘风破浪》十分相似的影片作对比,同样这篇影评也会像上一篇那样比较长,请大家耐心阅读,不过请放心,不会像上一篇那样码出将近一万字了,只有八千多字,呵呵!

 

 

还是像上一篇影评里写过的那样,毒舌君想特别强调下,对这篇分析影片如果有不同意见欢迎在评论里提出,毒舌君也会在评论里跟大家探讨,至于不想讲道理只想骂人的喷子就恕不回复了!送给这些只会骂人的喷子和黑子们一句话:骂人等于骂自己,咒人等于咒自己!


毒舌君这就来给大家逐一分析《乘风破浪》的主要角色,让大家看明白导演和编剧在角色以及相关情感上是如何敷衍糊弄,导致角色和情感彻底崩盘的。先说邓超扮演的主人公徐太浪和父亲徐正太这两个本片的核心角色与核心情感关系。关于徐太浪这个角色的问题其实在上一篇《乘风破浪》分析影评里已经提到过一部分了,由于编剧和导演的敷衍糊弄,导致徐太浪的“穿越心态”出现严重问题,他在1998年这个“过去世界”到底想干什么,怀着一种怎样的心态生活在这个世界里,有着怎样的行动目标和情感目的,影片统统没有交代。问题的根源其实还是出在影片开头对于徐太浪和他父亲的角色形象和情感关系缺乏足够的铺垫,导演净想着表现赛车这种噱头戏了,仅仅通过开头邓超对父亲的几句抱怨和闪回戏草草带过的方式,来展现父子间的不睦关系,从而导致主人公徐太浪穿越回“过去世界”之后,行为动机和情感动机的严重缺失,于是造成了角色的空洞化。

 

也许毒舌君这么说太概念化,不够直观明白。那毒舌君就以跟《乘风破浪》剧情上十分相似的港片《新难兄难弟》为例,向大家展现出“正确答案”是怎样的,那么大家就知道《乘风破浪》的“错误答案”错在何处了!

 

 

请注意,《新难兄难弟》在开头用了20分钟来铺垫梁朝伟扮演的主人公,与梁家辉扮演的父亲这两个核心角色的性格及其情感关系。影片通过梁朝伟的画外音直接点出主人公的心结所在,他把个人与家庭的平庸,归因于“我老爸不争气……最惨的是没钱”。然后又通过两个细节来展现梁家辉扮演的父亲形象,一个是他抓住小偷,看人家可怜又把小偷给放了。一个是要把自己所有的退休金15万毫不犹豫地借给当年的老邻居。还满口的“以德服人”,“人人为我、我为人人”这样的道德说教,而观众听着梁朝伟以及刘嘉玲扮演的母亲对梁家辉的埋怨,自然会偏向于认同梁家辉是个强撑面子、忽视家人的“滥好人”。影片也通过父子两人的争吵戏,向观众强调了父子的矛盾关系。

 

有了这种角色与情感关系的充分铺垫,当梁朝伟穿越回到过去之后,影片对于梁家辉角色形象的反转,以及父子关系的反转就有了基础。梁朝伟通过在“过去世界”跟老爸梁家辉的相处,亲眼看到他在邻里之间扶危济困、急公好义的种种举动——救下欠了赌债准备跳楼的邻居、教训想强奸继女的禽兽继父、替人赎身、帮人还债、去警局保释邻居。梁朝伟还看到,父亲总拿来吹嘘的当年用高强功夫制服劫匪、使其改邪归正的往事,居然是父亲当年几乎毫无功夫,就敢面对持刀的劫匪。而父亲的这些举动,也印证了他所说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绝非道德嘴炮,而是真正去身体力行实践这一口号的崇高人生境界和强大人格魅力。父亲对于住在一起的“春风楼”邻居们的种种义气之举,也营造出了浓浓的人情味。而他们这些虽然生活贫苦但亦能守望相助的邻里之情,更是直观展现了“人间真情”这四个字的含义。

 

所以,父亲梁家辉在“过去世界”的所做作为,就形成了一股强大的反转力量,彻底颠覆了影片一开头观众对他形成的强撑面子的“滥好人”的印象,认同他其实是一个敢担当、有大爱的人,更是一个值得尊敬、值得爱的人。他所秉持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人生信念也许显得有些理想主义,但看到他用坚定的信念去加以实现,不得不引人思索,究竟是他太“理想化”了呢?还是我们太“现实化”了?导致有些“理想”甚至连想都不敢想、更不要说尝试去做,于是“理想”也就只能成为“理想”了。父亲对于理想主义的信念与坚持,无疑是令人肃然起敬的,更能令人生出一种“世风日下、人心不古”的感慨。在当年的“春风里”,父亲像大哥一样照顾着所有的邻居,也被大家尊敬和爱戴,那是一种充满人情味的时代,恰恰同现在自私自利的“金钱社会”形成鲜明对照。但当几十年过去,“春风里”拆迁、邻居们四散,社会上的人情味淡漠,梁朝伟长大成人,他早已忘了当年父亲舍己为人的样子,心里只记得父亲亏待了家人,没本事又没钱,还强出头当好人。而梁朝伟的种种自私自利、缺情少爱之举,也恰恰与父亲大公无私形象的形成鲜明对照。

 

 

​虽然在“过去世界”里,梁朝伟大部分时间都是以一种旁观者的身份审视着父亲的所做作为,但其实并不缺乏父子之间的情感互动,影片对于梁家辉扮演的父亲大量助人为乐事迹的展现,其实已经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梁朝伟对父亲的看法,而父亲的光辉人格同时也在潜移默化地改变着梁朝伟的性格。在“现实世界”里,梁朝伟其实是个自私自利的人,本来已经有女朋友袁咏仪,他还不断地跟其他女人偷情,甚至在父亲住院期间,还要跟女护士来上一炮。但到了“过去世界”中,梁朝伟受到父亲的影响,也越来越有人情味,越来越有正直之心,当“过去世界”里的袁咏仪主动向他投怀送抱,他本可春宵一刻,却克制住了自己。

 

而影片还专门设计了一场彻底扭转父子关系的情感戏。当梁朝伟“好心办坏事”导致“春风里”的居民们利益受损时,居民们却误以为是梁家辉在从中谋利,于是一起责怪梁家辉,虽然梁家辉对事情原委心知肚明,但却一个字都没说,替梁朝伟把罪责扛了下来。在狂风暴雨的台风天,梁家辉被居民们赶出了春风里。影片在此用了一段梁朝伟的画外音,展现了他已经彻底理解了父亲这个人,感受到了他的大爱——“我终于明白什么叫我为人人,对于仁哥来说,我只是个萍水相逢的同乡兄弟,他都愿意为我顶罪,没有说出真相,虽然他的出发点是为了朋友,但对我来说,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一种父爱。”

 

而当梁朝伟准备穿越回“现实世界”时,他跟梁家辉的深情拥抱,也表明梁朝伟跟父亲矛盾的彻底化解。而且,这种“矛盾化解”可不是单方面的哦,当“现实世界”里受伤昏迷的父亲在病床上醒来时,也悔悟到在此前的人生中,自己有忽视家人的问题,将自己“我为人人”的口头禅重新解读为“为了身边的老婆和孩子”,强调了亲情的重要,还带着梁朝伟一起去买了他小时候一直想要父亲却不给买的小火车。相当于父亲和儿子都实现了转变,重新认知了自身存在的问题与不足,从而解开心结,冰释前嫌,重拾融融亲情,上演了温暖而动人的大团圆结局。

 

呵呵,毒舌君一不小心写成《新难兄难弟》的影评了,不过这并不多余,而是想让大家看明白《新难兄难弟》的逻辑链条和情感关系是如何构建的。影片围绕穿越前“现实世界”的父子矛盾,穿越后“过去世界”的父亲形象,以及儿子对父亲的情感转变,最终到穿越回“现实世界”后父子两人情感冰释这样一条情感线,通过丰富的剧情和生动的细节构建起角色形象与情感互动的合理性,从而令观众信服并感动。看明白了这一点,大家也就明白了《乘风破浪》缺失了什么,致命问题出在哪里了。

 

 

首先,《乘风破浪》在“现实世界”(影片为了硬凑穿越的时间点1998年,十分拧巴地将“现实世界”的时间点定在了未来2022年)里,缺少足够的父子对手戏,仅仅靠有限的邓超几句“不支持他开车”的抱怨的话以及闪回中父亲对他的“粗暴教育”来展现父子矛盾是远远不够的,根本无法形成有效的父子形象塑造与父子关系刻画。直接导致穿越后的“过去世界”里,父子形象与情感关系缺乏根基。

 

其次,在穿越后的“过去世界”里,《乘风破浪》的致命缺陷更是彻底暴露。致命之处就在于影片过于迷恋儿戏化的风格呈现,以及噱头式的搞笑桥段设计,从而忽视了扎实丰满的角色和情感戏设计,导致对于影片来说极为重要的父子形象和父子情感都呈现出严重敷衍糊弄的糟糕局面。看看《乘风破浪》塑造了怎样的父亲形象呢?彭于晏在“过去世界”扮演的父亲就是个吊儿郎当的大男孩,影片先后展现他行侠仗义、打牌、叫狗找人、爱老婆、罩场子、救兄弟、看电影、吃火锅、测试兄弟忠诚度、为兄弟报仇等等这些戏,有多少是对角色的有效塑造,有多少纯属为了搞笑噱头而设计的呢?相信大家回想一下剧情不难找出答案。

 

 

《乘风破浪》对于父亲角色形象的塑造主要集中在两点,一个是天真,一个是情义。也只有“情义”这一点在影片中算是勉强合格,主要还是靠给六一报仇这场打戏撑起“情义”元素,其他戏份中的“情义”元素其实也比较弱。而“天真”这一点实在让人感觉莫名其妙,不知编剧和导演为何要赋予角色如此不接地气的天真色彩,虽然角色的这种天真对于营造影片的喜感很有帮助,但对于角色塑造其实有害的,使得父亲和他的帮派兄弟都看起来像幼儿园小朋友过家家,一点都没有真实的色彩。比如说父亲拍出一本书说“我将来就是要成为这样的人物——杜月笙”,但看他的所作所为以及“歌舞厅里只跳舞,桑拿馆里只洗桑拿”的理想,哪有一点杜月笙努力打拼、圆滑世故的样子?当着所谓的“正太帮”的帮主,也看不到一点他想把帮派做大做强的努力。父亲身上无处不在的这种“天真”,让角色显得格外单薄扁平,让人看不清楚他有着怎样的人生观和价值观,或者说他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就是每天这么天真地跟爱人和兄弟一起快乐地活着就够了?如此不接地气的角色,怎能让观众感到信服?影片在此处的问题就在于没有给“天真”提供一种出路,如果说这种“天真”的人生状态是影片针对观众复杂疲惫的人生状态所设计的“对照效应”,想要让观众回归一种真纯快乐的人生状态的话,但影片也并没有向观众展现出如何做才能摆脱现实烦恼、回归本真内心。像影片中父亲和他的小伙伴那种天真的生活,只是“空中楼阁”,既不接地气也无法效仿。同样拿《新难兄难弟》作对比,梁家辉扮演的父亲所说的“人人为我、我为人人”也显得十分理想主义,但观众能在影片中看到大量他脚踏实地实践理想的一系列事件,最终认同他的高尚情操和伟大人格。而《乘风破浪》在父亲形象的塑造上,恰恰缺少的就是他身上浓厚天真色彩的理想主义出路在哪里,因而使得他身上的这种“天真”,只能让人感觉空洞与失真,而无法产生情感上的认同与感慨。

 

 

再来看邓超扮演的儿子这一形象。毒舌君已经反复强调过,他生活在“过去世界”的心态、目的和情感,影片对此的表现都很糊弄,处于一种有一搭没一搭、想起一出是一出的状态。唯一对他在“过去世界”的行动和情感有明确目的性呈现的只有两场戏,一场戏是当他得知父亲的女人不叫张素贞时,决定从中插一脚拆散他俩。一场戏是当他得知赵丽颖就是他妈时,跑着去找赵丽颖且等了她一夜。不过这种“目的性”也比较糊弄,没有后续和下文。比如说他想要拆散父亲和他的女人,但也就使了请赵丽颖看电影这一招,失败后就再也不使新招了,而且看着老爸向赵丽颖求婚也毫不阻止,此后更无拆散两人以及寻找母亲张素贞的任何举动。不仅如此,邓超在“过去世界”的行为还有逻辑上的致命伤,他阻止父亲跟小花在一起因为这不是他妈张素贞,显示出他有一种“阻止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发生”这样一种行为逻辑的话,那么如何理解他明知父亲会犯罪坐牢,还要跟着父亲一起去复仇的举动?要知道,“父亲坐牢”正是引发其后母亲自杀、父亲出狱变暴躁、在儿子成长中采取“粗暴教育”这一系列悲剧的根源,也就是邓超对于父亲心结的根源所在,邓超基于“阻止对自己不利的事情发生”的行为逻辑,应该主动去阻止任何可能让父亲犯罪入狱的事情发生,而不是跟着他一起去复仇犯罪啊!这一点根本就说不通!总体来说,影片所展现的邓超扮演的主人公,在“过去世界”给人的主要印象仿佛就是跟着父亲没心没肺地混帮派,在一旁说些风凉话和俏皮话插科打诨,父子的情感互动完全欠奉,总不能把“你以后不许随便踢你孩子的脸”这种话,当成父子的情感互动吧!更不要说毒舌君在上面提到的《新难兄难弟》里,梁朝伟感受到梁家辉父爱的内心独白了。所以,《乘风破浪》里邓超扮演的主人公,虽然比较逗逼、喜感强烈,但角色内心却是显得含混而空洞的!

 

即便抛开角色塑造上的问题不说,那么影片对于父亲情感的呈现,依然能够成为影片的致命伤,因为父子情感线根本就不通!影片开始展现主人公对父亲的心结是童年所遭受的“粗暴教育”,但是在“过去世界”里,父子之间的互动根本无助于解开主人公的心结,难道当他看到年轻时的父亲是一个天真而义气的好人,就可以原谅他对自己的“粗暴教育”了吗?这完全是不搭界的两码事啊!退一步说,即便儿子原谅了父亲,但回到“现实世界”,父亲却没有相应的表现出对儿子的悔意,这怎能算真正达成父子和解呢?对比上面提到的《新难兄难弟》父子情感线的合理性构建,儿子对父亲“人人为我,我为人人”的人生理念从反感到理解,最终父亲也悔悟到自己人生理念对于妻儿的忽视,这样才达成最终的“父子和解”,而《乘风破浪》由于缺乏相关的父子情感戏构建起逻辑合理性,影片对于父子情感线又完全处于糊弄的状态,那么只能在结尾制造一种邓超在医院一醒来,父子俩就解开心结、自动和解的假象来欺骗观众罢了!

 

以上毒舌君花了大量篇幅来分析说明《乘风破浪》在父子角色和父子情感这一影片核心问题上的败笔,其实影片其他角色和情感的塑造也同样糟糕,基本上都是些“有形无神”的角色,空有个性化的外形和性格,却无法让人看清实在的内心世界和清晰的角色心态,下面就一一来分析。

 

 

先说赵丽颖扮演的母亲,显然影片是拿她当噱头的,并不想好好塑造这种仅次于父子的重要角色。因为赵丽颖如今正当红嘛,她的靓丽形象首先就比较吸引眼球了,同时善良温婉大方的性格也容易让人感觉亲近。至于她内心的人生观价值观情感观是啥样的呢?为啥喜欢彭于晏这样一个“孩子王”式的帮派老大呢?影片都没有呈现,后来只是因为她怀孕了,才主动去阻止彭于晏的打打杀杀。至于她假扮风骚配合彭于晏测试邓超,以及最后彩蛋的“歌舞厅妈咪”身份揭秘,更是标准的噱头式情节,对角色塑造不仅毫无帮助,而且有害。试想彭于晏这种对老婆从四岁起就爱上的男人,满嘴都是老婆的好,怎么可能把老婆作为“美人计”给送出去?“歌舞厅妈咪”这个身份更是胡来,要知道,90年代社会上对于歌舞厅小姐这种职业有一种很难听的外号叫做“三陪”(不管实际上“三陪”没有,但大家都会这么叫),一个但凡要点脸面的女人,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了,怎么可能去干“三陪”?一个但凡要点脸面的男人,不是穷得揭不开锅了,怎么可能允许自己的老婆去干“三陪”?编剧和导演其实是很贼地利用了时代变迁对于“小姐”这一职业的道德观变化,才给赵丽颖扮演的母亲安上了“歌舞厅妈咪”这样的身份,来给影片增添噱头,实际上是一点时代与角色的合理性都没有的。

 

 

再说高华阳扮演的六一,这哥们儿也算是韩寒电影的御用演员了吧,在《后会无期》里扮演了一个二愣子,在《乘风破浪》依然是同样的二愣子,而且楞得更甚,用彭于晏在片中的话说就是“脑子不行”,甚至连个优点都让彭于晏和邓超说不出来。影片对这个角色有两处塑造也显得莫名其妙,一处是他对于熊黎扮演的佳依感情,影片设计两人的情感戏似乎想给他营造一个单纯痴心汉的形象,在影院献花直接被佳依用一句“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加以拒绝,到了歌舞厅依然塞钱给她表达好感,但这两场戏之后,两人的情感戏就再也没下文了,直到六一死了之后,佳依才在停尸房出现过一次,让人感觉安排佳依这个角色以及六一的相关情感戏毫无必要啊!一处是六一拿着两把夸张的大剑找香港老板黄志强寻仇,声称“今天你的腿就是我的彩礼”,这场戏搞得也很夸张啊,此前的情节从未表现过六一是个很猛很暴力的人,甚至还蛮怂的,开头看到警察直接跳河逃跑了,后来彭于晏去救小马都不带他去,而且影片也没表现任何“正太帮”跟其他帮派火拼寻仇之类“动真格”的血腥打斗戏,任何跟帮派有关的戏份都是以儿戏的形式呈现的,“正太帮”从未展现过残忍的一面,怎么六一就能说出“今天你的腿就是我的彩礼”这样的话并且还付诸行动呢?看来影片只想利用这个角色来玩悲剧,啥合理性的全不顾了!

 

 

董子健扮演的小马更是纯属噱头的角色,似乎就是为了“马化藤”这个名字梗而存在在。这么一个程序员为毛要混帮派,完全无解释,而且他的戏份也超少,是整个帮派最没存在感的人物,结果影片还用一场十分拖沓的戏来渲染他坐火车走的离愁别绪,观众还没对这个角色建立起足够的认知度好吧,就开始乱煽情,完全无效啊!

 

 

来自《万万没想到》的张本煜扮演的罗力戏份真是不少了,影片简直都要给他单独开辟一条角色故事线了,简直让人感觉除了彭于晏扮演的徐正太,整部影片着力刻画的角色就属他了。但看看这个角色的故事线填充的都是啥样的剧情,一场是他和老婆的“雨夜车震”,有毛必要“雨夜”?有毛必要“车震”?这场戏有用的剧情信息无非是告诉观众,罗力的上面还有个老大,罗力是很疼自己的老婆的,就这两个剧情信息,有啥必要非得搞出个跟上下剧情都没啥衔接关系的“雨夜车震”?影片制造噱头、枉顾剧情和角色的倾向简直太明显了啊,这个问题从头到尾都在不断出现。罗力故事线接下来的一场戏就是给被绑架的小马喂饭、开枪教训手下,又是彻头彻尾的噱头戏,有用的剧情信息也只是展现罗力是个面狠心善有底线的老大,仅此而已,其他戏份都是为了逗笑观众准备的。罗力故事线还有一场他跟老婆在“DIY日式餐馆”吃饭的戏,这场戏也相当莫名其妙,纯属拖沓多余的戏份,除了继续表现罗力疼爱老婆这一特点之外,根本没啥用。而且相关细节还毫无可信度,影片似乎想把罗力的形象往屌丝上靠,所以吃个日餐都没钱带老婆去正儿八经的日本餐馆吃饭,而是自己DIY了一个日式餐馆出来,然后他老婆还说出了这样的话——“以后等我挣钱了,一定给你买条真金链子。”拜托,影片已经多次表明,罗力是做走私车生意的,即便他上面还有个老大,自己会一点油水都捞不到?会没钱买条真金链子?连请女友去日本餐馆吃饭的钱都没有?简直让人怀疑编剧和导演在设计角色和台词的时候,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角色合理性的问题啊!

 

 

李荣浩扮演的香港老大黄志强,也仅仅起到了在形象上吸引并逗乐观众的作用,在角色合理性方面也是一塌糊涂。在他正式出场之前,影片只是通过帮派小弟之口侧面提过他的名字,但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是香港人还是去香港做生意的本地人,跟彭于晏他们有没有过交集,却完全没有交代。从彭于晏被绑到他面前的言行来看,似乎彼此并不相识。但后来六一找他寻仇,他说的这番话,又分明透着熟人的关系——“六一,跟我秘书说一声就可以进办公室了,干嘛呢?”如果黄志强此前跟彭于晏他们并不相识的话,绝不会认识六一,还以这种熟人的口吻说话。那他们到底是认识还是不认识呢?剧情完全是前后矛盾的啊!还是说原本导演有拍他们之间更多的关系,但删减成这种“不连戏”的熊样了。还有黄志强为了抢夺KTV就绑架并毒打彭于晏和邓超这种情节,更是让人感觉编剧和导演的脑子秀逗了!醒醒,醒醒,你们不是在拍香港电影啊,香港黑帮不仅是罩着KTV,而且还很可能是KTV的拥有者,但内地不是这个样子啊,土地是国有的啊,您想要location不去找政府谈,而是去找罩着KTV的帮派谈,这种老大是脑残吗?毒舌君宁可相信是编剧和导演在此处脑残了,或者是为了制造矛盾冲突明知是脑残情节也不管不顾了。影片还表现了他把罗力老婆用车带走的一场戏,这也是极为牵强的脑残情节啊,试想一个帮派老大要多没道义才会去抢小弟的女人,天下女人都死绝了吗?老大非要搞小弟上过的女人?类似的情节虽然香港黑帮片里面也有,但人家也是注重逻辑合理性的,要么设计这个老大是一个流氓无赖做派的人,要么是小弟的女人极度风骚性感让老大色心顿起。但本片中黄志强这个帮派老大的形象是十分冷酷、理智而残忍的,绝不是那种流氓做派的老大啊,而且罗力老婆的姿色也就是中等偏上,绝不是那种颜值美女或者大波妹,而且就影片所展现的他老婆的形象来说,也一点不风骚淫荡,怎么就跟黄志强搞上了?这种设计的作用无非是为了罗力后来反水去帮彭于晏制造出一个理由,于是编剧和导演也不管这种理由是否牵强了。

 

 

《乘风破浪》的主要角色就上面这些了吧?毒舌君已经将角色及其情感问题都一一分析说明了,想必大家也能看明白影片在这方面是多么地生硬牵强、莫名其妙、空洞糊弄了吧。最后再总结一下问题的成因:编剧和导演的创作导向不是剧情、角色、情感,而是搞笑和噱头!所有大量耍嘴皮子的搞笑戏和没啥意义的噱头情节,严重影响了剧情表达、角色塑造和情感互动,导致影片只能用搞笑和噱头来逗乐观众,把钱圈到手就成,至于逻辑、合理性、观众智商啥的,编剧和导演根本没放在心上!(文/列文)

 

预告:下一篇分析影评,毒舌君想好好写一下《长城》,个人认为,《长城》遭受了不少影评人和观众的不公正评价,许多关于《长城》是批评是站不住脚的、吹毛求疵的,就像张艺谋导演说的那样,对于他的影片,许多人是采用“双重标准”的,对他用一种极为严格的标准,而对于其他好莱坞大片和华语大片却采用宽容的标准。毒舌君想说,其实,《长城》是有着相当多的优点的,无论作为华语片大片、好莱坞大片、亦或是合拍片,都是难得一见、精心制作、诚意奉献的佳作,下一篇分析影评,毒舌君会有理有据地详细说明《长城》的优点,也希望喜欢《长城》的影迷挺直腰杆,大声为《长城》叫好!

标签: 韩寒(177) 彭于晏(87) 邓超(139) 乘风破浪(5) 列文(738)

6.6 

乘风破浪 (2017)

影评(188)

收藏(8625)

乘风破浪/Duckweed(2017)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110949/blog/7995716/
--------------------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天堂电影小组

511739名成员7400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