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天堂电影小组>>徒留人间万古名——《我不是药神》

徒留人间万古名——《我不是药神》

加入收藏

2018-7-12 0:39:34

徒留人间万古名——《我不是药神》

**《我不是药神》片名Dying to Survive/Drug Dealer (2018),别名中国药神/印度药神/印度药商/生命之路。

 

中国剧情片,根据国内药侠陆勇真实事件改编而来。

 

陆勇,人称印度抗癌药代购第一人,他是无锡一家针织品出口企业老板,患有慢粒白血病,因治疗特效药瑞士“格列卫”价格高企,便想办法从印度购置廉价仿制药,自用的同时,他还帮助其他上千名病友购买印度仿制药。2014年3月他被湖南省沅江市检察院以涉嫌“妨害信用卡管理罪”和“销售假药罪”提起公诉。2015年2月,湖南沅江市检察院做出最终决定,认为陆勇的行为不构成犯罪,决定不起诉。

 

陆勇案2015年结束,《我不是药神》就已在筹备,不仅内容一改再改,连片名也是更换数次。最早影片还叫《印度药神》,后来又改为《中国药神》,到最终《我不是药神》。可见本片诞生道路充满崎岖。

 

影片主人公程勇原型取自陆勇,但为了艺术效果,程勇的身份有了艺术加工。他本身并没有身患疾病,起先只是一名贩卖印度神油的潦倒小店老板,他唯一需要考虑的问题就是赚钱。眼看着就交不起房租、卖不出神油、抢不到儿子、坐不起手术,程勇横下心决定铤而走险,帮助白血病患者“走私”印度仿制药格列林。

 

总有人说《我不是药神》是中国版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其实并不一样。《我不是药神》取材的故事原型要追溯到2002年,比2013年上映的《达拉斯买家俱乐部》早得多。《达拉斯买家俱乐部》中的主人公Ron本身是艾滋病患者,他在走私药品积极展开自救时,整个人的状态发生过三次转变,从最初的自救,到后来想赚钱,再到最后想要帮助更多的病友。而《我不是药神》的程勇则不同,程勇没有患上慢粒白血病,他最初目的就是为了赚钱,利用原来“走私”印度神油的渠道,拿下了印度格列林中国独家代理权,将进价成本500元一瓶的仿制药买到5000元一瓶。两部影片题材相似,巧合成分不少,恰好世界最大的两个经济体、地球两端的国家发生了同样类似的事件,看来在疾病面前,人人平等。

 

影片牵扯到的方面太多,法律、医疗、政治、经济、人性。每点都值得大书特书,观众们都能够在影片找到共鸣。偏偏影片中几乎所有人似乎都没做错什么,当大家被迫产生交集时,矛盾就产生了。印度仿制药从药效来说,并不是假药,是真真正正能够治疗白血病的特效药物,而从知识产权的角度来说,仿制药没有给研发企业付费,处于“盗版”状态,从国家发行角度来说被定为假药。

 

影片中除了贩卖假药的张长林,其他人都是按照自己领域的规则办事,没有谁做错事做坏事,但结果却无法人人满意,归根结底的矛盾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只能说当前人类发展程度还无法满足每个个体都过上美好生活的条件,兴许未来技术发展,或许能够破解人口爆炸式增长的难题。

 

我们药物研发水平不足,这是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国外药企手握知识产权,贩卖高价药物,中国市场就是他们的主要市场之一。作为世界药房,印度和美国关系好,一般印度人也无法支付高昂的药费,因此印度政府强制执行了“药物强制许可制度”,跟在美国后面使用专利,不用经过专利持有者授权而由政府直接授权制造仿制药。药企尽管不满,但背后有美国撑腰,印度这么多年了也相安无事。

 

从经济角度来说,企业逐利是非常正常的行为,而且要知道研发药物是一个高投入的项目,投入产出时间周期非常长,企业没有雄厚资金和科技力量,一般不敢踏足,一个失误就会造成上亿上十亿的损失。在我身边就有这样的例子,当地有一些全国知名药企,他们就专门做成品药,靠着销售和其他方面赚的盆满钵满,年年利税大户,企业里的医药代表都是拿着外人艳羡的收入。然而他们并不研发。

 

张长林这个角色在全片中算是一个比较另类的存在,其他角色,不论是程勇、还是病患,不论是药企代表、还是警察同志,大家都是按照规则行事,偏偏这个张长林是游走在法律边缘的骗子。最讽刺的是,他卖了十多年假药一点事情都没有,卖出了经验卖出了喜感,而他卖真药,而且是真的有疗效的廉价仿制药时,却被人“点了”成为通缉犯,亡命天涯。其实他并没有分清两种情况遇到的对手,一种是面对毫无辨别能力的韭菜,而另一种是面对被逼上绝境的绝症患者和手握资源的资本家。这个就不拓展了,不能说太细,前段时间刚有相关新闻。

 

坏人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好人不再行善被人痛斥,说的就是张长林和程勇。好在影片中的张长林还有点义气,没有松口,想要一个人抗下卖药的事情。毕竟卖真药的确能够救人,十几年来这终于是他赚得有意义的钱。他以前卖扑热息痛加淀粉,虽然赚黑心钱,但没有成就感,而他卖仿制药时,“这两年我救的病人没有1000也有500了吧,”言语中透着自豪。这个角色的成长和转变是影片的一大看点,王砚辉初次登场时宛如跳梁小丑,随后敲诈勒索时尽显阴险狡诈,最后死扛卖药事情,让张长林展现出一种诡异的感染力。

 

“包庇犯罪也是犯罪。”对犯罪分子进行惩罚时,犯罪分子也要有命活着才能接受惩罚,如果命都要没了,还谈什么包庇犯罪。曹斌看着满屋子的病患,他们不过是想活命而已,有什么错呢。曹斌等人奉公执法,也没有错。如果他们执法机关不能保证法律的执行,社会岂不乱了大套。可是“你能保证你家里就没有病人么?”

 

影片剧本过硬,制作守法精良,主创态度严谨,演员表演到位。好演员的表演会让你忘记他是一名演员,而会让你觉得他就是那个角色。王砚辉不必再说,其他像周一围、王传君和谭卓等人,均表现十分出彩。周一围在《绣春刀》的那句“要加钱”一直记忆犹新,这次扮演一名有刚有柔的刑警,依旧能让人印象深刻。王传君不演《爱情公寓》是非常明智的选择,他佝偻猥琐的身形恰到好处的诠释了一个小男人的形象,清创时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表演,更是让人感同身受,但凡有选择的演员,都会知道在两部影片中如何选择的吧。谭卓神似郝蕾,她冲着经理,笑中带泪地喊出“脱裤子”,多年的委屈辛酸原原本本地传给了观众。

 

演员表演之外,影片的细节也非常出彩。吕受益在医院清创痛苦哀嚎时,走廊上程勇坐立不安和妻子面无表情早已麻木形成对比;橘子不再是戏谑朱自清的父与子,而是白血病人们选择的廉价补充维生素C的方式;房租都交不出的程勇惊讶喊出“静安医院才八万”;小黄毛手握酒瓶暗自备战;病患在程勇停止卖药后,房子越换越小……

 

上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正因为并不总是好人有好报,我们才希望好人会有好报。希望生活也能够善待那些努力活着的人。就像张长林所说,穷病是任何人都治不好的。我们能做的就是保持健康,尽可能避免患病。

 

仁心妙手普众生,

徒留人间万古名。

标签: 喜剧(4263) 明星(2385) 中国(3060) 酷(1414) 剧情片(3202) 生活(5159) 赞(639)

8.8 

我不是药神 (2018)

影评(189)

收藏(1700)

我不是药神/Dying To Survive(2018)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841339/blog/8042851/
--------------------
Better to remain silent and be thought a fool, than to speak and remove all doubt.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天堂电影小组

511731名成员7596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