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天堂电影小组>>韩国电影中的中国人:辱华还是自辱?

韩国电影中的中国人:辱华还是自辱?

加入收藏

2019-6-2 9:26:52

近日,因为奉俊昊导演的《寄生虫》获得了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大奖,韩片再次成为了舆论关注的焦点。正好,我最近看了或者正在看韩片话题,碰巧撞上了。

 

 

原本,没打算写文章,只打算看几部痛快一些的韩片。

 

积攒了好一阵子的韩片,一直没看,这次按计划从动作片开始,计有《魔女》《姐姐》《复仇岛》《犯罪都市》,以及《绝地隧战》,顺便补习了一下《老男孩》,全都是爽片,看得人热血沸腾、激情四射。之后,又串在一起看了几部其他类型近两年的片,包括《特工》《极限职业》《暗数杀人》《一定要抓住》《恶魔警察》《杀人者的记忆法》几部同样很爽的片。朋友杜sir问我要不要写一下,我说不,这些片没啥可说的,就是看看,纯欣赏。

 

 

但是,看着看着,还是发现了话题,觉得很有必要来说一说了。因为《犯罪都市》《绝地隧战》与《特工》等都与中国有关系,尽管呈现形式又完全不一样,但归拢一下还是有话可以说。顿时觉得涉华这个话题很好玩,有必要追一追,勾勒一下。但仅靠这几部又不够,于是干脆弄了一个片单,一并发给杜sir,让大神帮忙找来。这样,就又看了《中国城》《黄海》《青年警察》《新世界》《摇摆狂潮》《猖獗》等,加上自己找的,越扩越大,前前后后一不小心就看了十几二十多部,算是时间与精力都投了不少。然后,前后梳理了一下,打算正式将韩国电影涉及到的中国人形象写一写。

 

一个原本不在计划的文章,在看片过程中临时激起兴趣,一个有趣的话题,就这么诞生了。

 

其实吧,这也是我一向的观影习惯,喜欢把一些有关联度的影片放在一起,以专题的形式交织着欣赏。不知道这算是优点还是缺点,好处是可以方便琢磨清楚一个具体的问题点,可以产生一些深度,缺点是同一时间出现的其他佳作,可能就无法进行欣赏,毕竟多看了没法专注。

 

 

第一种类型:抗中神片

 

梳理涉华韩片,按照历史顺序的话,会发现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就是古装涉华题材,绝大多数片中的中国人都充当了反派,韩国主角则成为民(kang)族(zhong)英雄。这些片,基本上都是意淫历史的抗中神剧。原来,抗日神剧不只是中国有,韩国也一样,民族主义情绪一旦泛滥起来,中韩一同,甚至韩国更烈。

 

毕竟,历史上的韩国,哦不,应该叫历史上的朝鲜半岛,绝大多数时间都笼罩在中华帝国的阴影之下。更多的时候,朝鲜之于高度发达的中原帝国,更像是躲在边陲饮毛茹血的边民,视中国为天国上朝,心向往之,有强烈的文化认同感。从衣冠到思想,都学而时习之,奉为圭臬。但朝鲜半岛离中原厚土实在是太远了,帝国的权力没法直接抵达这里。毕竟,中间还有一个东北地区,这里历来是属于能征善战的少数民族聚集地,金辽蒙满全从这里起家,这些骑在马背上的民族一旦遇到饥荒,就会南下进行掠夺。入关是富饶的中原,南下则是朝鲜半岛,皆屡受掠夺。因此,那时的朝鲜,整体上对中国既想依附又想独立自主,既向往又畏惧,身份总是处于纠结之中。看古装韩片,尤其是宫廷戏,很容易发现韩国的君王只被称为殿下,只称大王,而中国的臣子则称君王为陛下,君王是皇帝。皇帝是万岁,韩国大王至多也只是九千岁。韩国的王比中原的朝廷矮了一头,韩国大王的继承人也只称为世子而非太子。甚至服饰上,朝鲜君王也只能穿红衣,而非中国传统的黄色冠冕。这些传统都说明他们还是认可中原才是正统,才是真正的皇帝。

 

 

早期,朝鲜对中原也是各种不顺从,隋唐时期,乃至宋元时期,都发生过中原对朝鲜的讨伐,以惩戒他们的不驯服。到元明朝之后,朝鲜老老实实成为了中国的附属国。韩国与朝鲜独立建国的时期,其实非常短,自二战日本战败之后,才第一次获得真正意义上的独立。之前,都或多或少受中国的翼护与钳制。

 

当然,历史上朝鲜对中国的纠结,体现在当下韩片古装戏里的故事,就不再纠结了。毕竟,现代韩国建国已经70余年,几代人过去,且韩国经济发展的还不错,这就使得大韩民族主义的抬头非常厉害。强烈的民族自尊就变成了民族自信,于是在韩片古装剧中的中国人就基本全变成了反派,成为了朝鲜人成为民族英雄的垫脚石。当然了,朝鲜半岛上早期发生的几次大型战争,也的确都是与中原大陆发生的。

 

于是,在民族主义的眼中,现代韩国影片里,胆敢御驾亲征的唐太宗李世民就被韩国人当仁不让地射成了独眼龙。这类影片典型代表是《安市城》,韩剧还有《渊盖苏文》《大祚荣》等片,基本上都是这种意淫,把朝鲜对抗大唐王朝的进攻拍出了抗中神剧。韩国有文字的历史并不长,射瞎李世民的记载是根据野史编排的,结果被现代韩国人当成正史大肆宣传。熟悉历史的人当然不以为然,只为韩国人的信誓旦旦所笑。

 

 

历史时间稍晚一点影片还有《与神同行2》,时代大概是宋元时期,尽管这片中中国元素不是核心,但涉及到的部分,对来自中国东北少数民族的异化还是非常明显,烧杀屠戮,无恶不作。同样思路下的朝鲜与明清之间的战争,亦是如此,典型代表像《神机箭》等,基本上就是朝鲜人威武雄壮,牛逼赫赫,而中国人猥琐且不堪一击,三箭干翻十万明朝大军。中国观众看了这片,简直觉得不可思议。这种夸饰韩国人多牛逼的影片,反映明清时期历史的影片还有《代立军》《南汉山城》《最终兵器:弓》《猖獗》等,或多或少都存在这样的问题。有日本人看了中国诸多抗日神剧之后,怀着好玩的心情编了一本《抗日神剧大全》,结果成了畅销书,如果有人同样弄一本《韩过抗中神剧大全》,也一定很好玩。

 

上面提到的《猖獗》可能还好一些,影片中的大清是自由与富裕的象征之地,那里有美食佳肴,有锦衣华冠,还有数不清的美女,在男主玄彬的念叨下,是美好之地。这也算诸多涉华影片中,为数不多的美饰中国的篇章了。不过,片中除了玄彬,其他人对于玄彬口中的大清则一派默然,而且很不屑,整体上并没有展现出对华友好的姿态。

 

还是明清时期,随着日本的崛起,开始对朝鲜半岛虎视眈眈,不停发起侵扰。反映到现代韩国影片上,抗日剧就多了起来,典型如《鸣梁海战》。在这部由崔岷植主演的历史正剧中,表现的同样是朝鲜人自己很牛逼,而日本人则是外强中干。但实际上,历史上的“鸣梁海战”隶属于万历朝鲜战争(1592年—1598年),也叫“壬辰倭乱”,这场战争从大的层面上分为第一次与第二次。这两次战争的最高指挥官都是明朝大将,由兵部尚书石星担任。兵部尚书是中国古代六部尚书的其中之一,别称为大司马,统管全国军事的行政长官,明代正二品,清代从一品。相当于现在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副国级,级别相当高了。“鸣梁海战”属于第二次战争,战场总指挥为麻贵,其时任备倭总兵官,参战的有晚明第一猛将刘綎、名将陈璘、邓子龙等人。朝鲜名将李舜臣是整个战争中诸多将领中的一员,“鸣梁海战”由他具体指挥,并取得了胜利,全歼日本大名来岛通总。胜利当然值得赞扬,但要是从全局上看“鸣梁海战”的战果,最好的类比是中国抗战期间的“平型关大捷”。平型关大捷也是一场难得的胜利,战果辉煌,胜得非常痛快。但“平型关大捷”隶属于忻口会战,而忻口会战又隶属于太原会战,整体上,无论是太原会战还是忻口会战,中国都是失利的一方,这样的情况下,“平型关大捷”所取得的成果并没有太多实际意义,只剩下心理上的激励作用了。“鸣梁海战”的意义差不多也是如此,倒是之后发生的“露梁海战”才具有决定性意义,此战在李舜臣与邓子龙双双牺牲的情况下,痛歼日军,直接影响了此后300年里中日朝三国的格局。但韩国人拍摄了只有李舜臣指挥的“鸣梁海战”,而且在片中还几乎找不到中国军方的信息,完全变成了韩国弘扬民族主义爱国主义的主旋律了。就像八路军绝口不提国军的存在,鸣梁海战也绝口不提明军在背后的作用,其实都是宣传的需要。

 

 

电影是造梦工具,通过树立民族英雄来展示本民族有多么牛逼,撩拨民族情绪是管用的手段,刺激民族精神,意淫强国,这种事每个民族都在干,反正真正了解历史的科班人士并不多,只要故事拍的好看,夸饰就自然发生。韩国电影以韩国观众为主,为了收割他们的票房,自然就不惧得罪中国古人了。

 

在这些意淫的影片当中,《武士》几乎是唯一一个例外。大概是中韩合拍的缘故,这部影片没有明显地黑化中国,只做为一般背景。影片讲述的是一队韩国将军进入中原,向大明皇帝进贡。结果却在边境被地方官员羁押,并发配到大漠中任其死生。在那里,他们又巧遇蒙元残余势力,蒙古人劫持了大明的公主。这帮韩国人就抢回公主,打算以此为厚礼,继续完成他们身为使臣的使命。结果在蒙古人的围追堵截中,死伤惨重,经过一番生死斗争,这帮朝鲜人迸发出了超前的战斗力,展现了他们大无畏的武士精神,终于不辱使命。这部片当时汇集了中韩顶尖配置,完成度非常棒,贡献出了一部非常好看的影片,也让《武士》达到了一定的高度,至今后无来者。片中演员包括安圣基、郑雨盛、章子怡、朱镇模等人,表现都一等一,个个精彩,那时的章子怡还嫩得出水呢,将大明公主的傲娇表现的不错。

 

 

 

第二种类型:自说自话

 

这一阶段,主要集中于日据时代。主要是指1910年朝鲜半岛沦为日本殖民地,1945年8月15日光复取得独立这段时间,也是韩国民族独立运动的高峰期。

 

围绕这一时期,韩国拍摄了不少影片来展现。这些片基本上以真实人物或者真实事件改编而成,只说与中国或多或少有关联的影片,就有《暗杀》《密探》《东柱》《大将金昌洙》《安重根》,乃至于《军舰岛》等。其中,《暗杀》与《密探》的故事场景,主要部分就发生在中国的国土上。还有《安重根》与《大将金昌洙》,这两个片的传主,主要事迹也发生在中国国土之上,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就发生在哈尔滨,而金昌洙(即历史上的金九)建立的韩国临时政府办公所在地就在当前上海的马当路上。而《东柱》的主人公尹东柱本来就是出生在吉林省延边自治州龙井市东明村,18岁以前一直生活在中国,之后才去的朝鲜,严格意义上他是一名中国人。而且,在他死后他的父亲还把他的尸骨带回了龙井安葬。至今,在龙井市重建后的尹东柱故居旁的石碑上,就写着“中国朝鲜族著名诗人尹东柱故居”。也就是说,对于韩国人引以为傲的民族诗人尹东柱的国籍问题,实际上是笔糊涂账,在维基百科上,尹东柱被表为日本人,因为那时候的满洲及朝鲜都是日本的殖民地,日本人认为这些地方的人都是大日本帝国的国民。而且,尹东柱的确在日本东京立教大学就读过,生活轨迹在中国的东北、朝鲜、日本三地频繁活动。韩国人有理由认为他是朝鲜人,但日本与中国的认定在法律上也没有问题。但是,这所有的分歧,到了《东柱》里,全都不存在,影片中的尹东柱就是一名地道的朝鲜人,什么中国背景,压根就不存在。

 

 

不止是《东柱》,其他几部影片中,都存在这样的问题。重点说下《暗杀》吧,这部影片是把朝鲜历史上一系列暗杀获得集中起来进行的改编,大致是一个原创的故事,但它又涉及到的金九、金元凤等人都史有其人。而且片中很多刺杀的细节来来自于历史,像影片中暗杀小组行动前的合影,就借鉴了历史上朝鲜人李奉昌刺杀裕仁天皇,以及尹奉吉刺杀日本侵华军总司令白川义则大将前的决死照。

 

 

历史上,李奉昌刺杀天皇失败了,没有伤到天皇一根汗毛,只死了一个小兵。而尹奉吉在上海的虹口公园刺杀白川义则大将、日本驻华大使重光葵、日本居留团团长河端世间就轰动的多,当时尹奉吉将炸弹向日本人庆祝典礼台上的那一掷,极为成功,正中了白川及河端两人,当场丧命。重光大使也伤了一脚,后将一腿锯去,成了跛足,支拐杖而行。

 

《刺杀》把这些发生在哈尔滨及上海的刺杀事件,都转移到了首尔,改编的很鸡贼。中国只成为了很模糊的背景。而现实中,韩国的刺杀团得到了中国人杜月笙的直接资助,也得到了当时的国家领袖蒋介石的认可与支持。或者说,没有中国人的支持,韩国的独立运动的进展压根没有这么顺利。但是在韩国的表现独立运动的影片中,中国人的形象是缺失的。毕竟,突出中国人,就无法体现韩国人的伟大了。

 

 

《暗杀》对中国人的处理方式,与《鸣梁海战》如出一辙,就是个视而不见。放弃盟友,只刻画自己,并在夸张了N倍之后,被投放到了大荧幕之上。同样的还有《军舰岛》,当时在那个岛上,被日本人抢掠过去做劳工的主要是中国人,韩国人也有,数量比中国人少,而且地位比中国人还要略好一点。毕竟,当时韩国的尚未独立,全部领土都被日本人当成自己的本土,韩国人前往军舰岛都是以应聘的名义去的,在岛上可以相对自由的活动,而中国人都是被虏过去的,在岛上也处于被囚禁状态,比朝鲜人更惨。但在影片中,惨的只有朝鲜人,压根不见中国人。

 

这些影片,涉及到的对华元素,细究的话,中国人在背后起到的作用都很大,但在影片中全处于失语状态,甚至连痕迹都被抹去。就是因为,中国元素阻碍了韩国人的英勇与伟大。这依旧是民族主义在作梗,在电影艺术的表现上,选择性失明,只选择有利于自己的一方,而有意无意地忽略掉了中国的一方。即便《暗杀》《密探》中有很多发生在中国国土上的情节,但对于故事主线,依旧只起到陪衬作用。

 

 

总起来看,表现这一种类型主题的影片,与上面第一个阶段的影片实际上没有太多区别,只是因为日本人作为朝鲜的苦主成为了大反派,取代了中国人担当对立面的位置。但是,将对朝鲜独立起到了巨大帮助的中国力量轻松忽略掉,这一点上与金氏朝鲜选择性忽略中国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的作用,性质差不多,只凸显自己,都有些自私,且忘恩负义,说到底还是民族自卑在发生作用。

 

第三种类型:俯视与怜悯

 

自新中国建立到改革开放期间,由于冷战的原因,韩国与中国的实际接触不多,在现代电影题材中,直接表现这一时期的中国的影片不多,可以忽略不计。

 

自1992年中韩建交之后,中国与韩国之间的接触迅速多了起来,民间接触更是多种多样。早期,很多中国东北的朝鲜族,由于语言及种族的趋同,大量赴韩国务工,以劳力换取资本。这些早期到达韩国的劳动者,大都简朴务实,勤俭能干。为韩国人留下了落后贫穷但纯粹朴实的印象。

 

于是在影片里展现的中国人,大多以朝鲜族为主。而且,他们擅长以女性为主体进入到他们的拍摄视角,拍出了《白兰》《中国蓝》《迷失:消失的女人》,乃至《中国制造》等一批作品。以拍摄于2001年的《白兰》为例,主演方面男主角还是韩国国宝级的演员崔岷植,女主角则是当时在中国风头正盛的张柏芝。故事讲述韩国的黑帮份子李江齐浑浑噩噩大半一辈子,连混黑帮都混的很不如意,得不到任何人的关注与关心,成为一名毫无存在感的社会多余人。另一方面,从中国来到韩国的白兰,因为她要投奔的叔叔已经移民加拿大,她身上钱财耗光,进退失据。恰好这时有位好心人答应娶她,好让她有个合法的身份留在韩国,为此她对那位素未谋面的“丈夫”心存感激,而且怀有朴素的爱意,“我比世界上任何人都爱”。这位丈夫就是李江齐,他之所以答应成为法律意义上白兰的丈夫,不过是为了钱,为了完成上司交给他的任务。万没有想到,他的无心之举,居然对白兰拥有莫大的意义,而且还被白兰深深的爱上。李江齐彻底被打动了,于是做出了新的人生选择。这是一个充满了悲伤的让人哀婉的爱情故事,崔岷植的演技当然好的没法说,世纪初的张柏芝则依旧保留着一份干净与单纯的美。现在看来,这部片依旧没有过时,依旧打动人心。这部片恰好代表了韩国人心目中的一部分中国人的印象,那就是贫穷而质朴,值得让人同情。

 

 

这部分电影中,韩国影人对中国人采取的是上帝视角,韩国人高高在上,中国人则是卑微的。《白兰》中的崔岷植不过是一个毫无存在感的小混混,但在中国女人的心中,却成为了一位有爱心正直正义的好人。虽然影片中的设定是机缘巧合,但实际上恰好代表了韩国人对中国人的看法。后来的《中国蓝》,几乎复制了《白兰》的设定,故事讲述了一位飞扬跋扈的社会青年银赫(白成铉饰),对来韩国打工的朝鲜族人充满了鄙视,甚至是莫名的仇恨。但是有一天突然他遇到了一名朝鲜族中国女孩青青(郑珠莲饰),为她的清纯模样怦然心动,一见钟情,由此想起了自己之前对朝鲜族们没理由的敌意,渐渐对那样的行为感到后悔,并慢慢改变自己的故事。

 

倒是《迷失:消失的女人》的故事走向有所改变,这部影片也是中国翻拍版《找到你》的原版,姚晨与马伊琍的演绎,圈了不少人的眼泪。在韩版中,中国保姆不算主角,而是女反派。在设定中,她是来自中国的女子(这次不再是朝鲜族了,而是汉族),嫁到韩国贫穷山村。老公还是残疾人,他们生下的女儿得了肺病,老公家嫌弃生的是女儿不管治。最后女人不得已去韩国人家里做保姆,这个过程中,心理逐渐扭曲、仇富,进而绑架韩国东家女儿。这种设定,背后的思维就是中国女人只配嫁给韩国的社会底层人,实际上与上面《白兰》与《中国蓝》的设定如出一辙。

 

 

金基德出品的《中国制造》,把来自中国的主角变成了男人,但依旧由韩国人朴基雄饰演。讲述中国商人陈是鳗鱼养殖户,他将自己养殖的鳗鱼出口到了韩国,结果却被韩国食品医药品安全处以汞含量超标为由认定为不合格,本批次予以销毁。在蒙受巨大损失的情况下,陈决定去韩国走一遭,以证明自己的鳗鱼是没有问题的。但是他到了韩国之后,却处处碰壁,何况他的鱼真的汞超标,而且他本人也汞超标。在对抗韩国体制的同时,他遇到了一个名叫Mi的女检验员(韩彩雅饰)。Mi同情他,在了解了他的遭遇之后,一边帮助他,甚至还爱上了他。这一次,尽管韩国一方变成了女性,但同样犹如圣母一样,对中国主角采取的同情与怜悯的态度,普通女检员怀着怜悯爱上了中国商人,这种身份的错位本身就有问题。不过,毕竟本片的编剧是金基德,他想表达主题其实更深刻一些,他想说的是来自中国的鳗鱼只是遭遇了污染,而韩国人的糟糕则比自然污染更严重,整个肌体都出现了问题。影片不错,但从设定上,依旧是中国充满了污染与贫穷,而韩国人圣母则高高在上。

 

 

此类型的影片还应该包括《特工》,这是一部讲朝鲜半岛政治冲突的影片,但其中也涉及到了中国。甚至,为了拍摄中国场景的部分,剧组还专门搭建了一条街。毫无意外,这条街充满了脏乱差,街上的人也是杂乱且脏里吧唧。尽管中国只是影片中的一个背景,电影的焦点中中国也不占主要地位。但对于中国背景的设定,还是暴露出韩国人对中国的了解与想象,实在是太不合格了。

 

另外一部值得一提的影片是《摇摆狂潮》,故事发生的时间是朝鲜半岛南北战争时期,讲的是美韩设在巨济岛上的战俘营里的故事,一支由北朝鲜战俘组成的舞团里,里面夹了一位中国人。这支踢踏舞以都暻秀为首,附以朴慧秀这样的美女,搭配的很有意思,而那个中国人却是一名胖子,明显是舞团里的滑稽担当,也是整个影片的搞笑担当。尽管这部影片的主题是想表达以舞台为代表的艺术是无上的,是超越阶层与阵营,也是超越于战争之上的。中国人的戏份很少,但潜意识里涵带了对中国的幻想,带着不理解而产生的自傲,带着俯视与嘲讽的姿态,充满了傲慢与偏见。

 

 

傲慢与偏见,是这一类型影片的常见设定。但好在并没有刻意污名化中国,也没有刻意污名化中国人。但是下面一个类型就不同了。

 

第四种类型:黑帮犯罪

 

在涉及中国人的影片中,黑帮片及动作片是一大主要类型。这些影片中的中国人,再次成为了反派,而且被污名化的严重。

 

开头提到的影片中,《犯罪都市》《中国城》《黄海》《青年警察》《新世界》等片,都是这样的典型。其中,《黄海》与《犯罪都市》可以作为两种典型,分别说一下。

 

 

《黄海》是一种横跨了上一种类型到黑帮犯罪片类型的影片。故事中,主角与反派,其实都是中国人,讲述的是两帮中国人在韩国的故事。河正宇这条线与上面第四种类型里的中国人形象的设定比较接近,而金允石这条线的人物设定则是典型的凶残的黑帮坏分子的设定。河正宇饰演的中国延吉出租车司机久南,为了挣钱与找回自己的媳妇,偷渡到了韩国。尽管是一名杀手,但久南的形象与情感,都是质朴的,值得同情。在河正宇的演绎下,看着怎么都是一名努力挣扎着在乱世活下去的小民。而金允石这边,则相对单线条,就是杀人不眨眼的残暴的坏恶份子,游走在中韩之间,为了挣钱拿人不当人,杀人就像碾死一只小蚂蚁。这部影片对于中国的想象是分裂状态的,一方面是质朴的,另一方面则是赤裸裸的犯罪分子。

 

 

到了《犯罪都市》里,其中的反派人物,就成了韩国影片中中国人形象的一种典型代表了。这部影片是为《釜山行》里的有精彩表现的配角马东锡量身定制的角色与故事。作为地方治安维持者,马锡道(马东锡饰)费劲心力,甚至常常做出超越法律之上的行为,只要能够维持地方的平静,他什么都肯做。但三名来自中国哈尔滨的黑帮暴力分子,还是超出了他的想象。张谦蛋(这名字也是日了狗了!)是哈尔滨黑帮的一名成员,在中国的打黑行动中逃到了韩国的首尔,然后就想挑战本地黑帮,想一网打尽,然后自己取而代之,并最终引发了与马锡道之间的对决。故事很简单,但好玩之处不仅在于张谦蛋的名字,还在于三名在哈尔滨连帮主都不是的黑帮份子,来到了韩国的首都,居然可以横行霸道,差不多做到了通吃的地步,这种对于中国人的想象也是没谁了。(在下一个部分中,这种中国威胁论的设定会更多展开来说。)

 

 

到了这里,有必要来补充些资料,以便对上述几种形式的影片做更细致的分析。

 

说起来,稍微留心一下的话,会发现韩国人镜头下的现代中国人主要集中在首尔的大林洞地区。现实中的确如此,中国移民在首尔,就主要集中在大林洞,这里类似北京的望京之于韩国人。大林洞位于首尔西南部,靠近汉江,原本是首尔最贫困的地区之一。1992年中韩建交后,一批中国东北的朝鲜族人怀揣“韩国梦”来到首尔,就集中居住在大林洞,随着中国人越聚越多,这里就成为了著名的中国街。朝鲜族移民多了之后,也是鱼龙混杂,各式人等都有,使得大林洞在很长时间里都是犯罪之地的代名词。

 

 

不过,话说回来。韩片反映大林洞等地中国人聚居地的治安情况,镜头里的中国人,有所黑化,但并非为黑而黑,而是根据现实情况的反映。说是黑中国人,其实并不能算。毕竟韩国现实主义的影片很多,与其说他们是为了黑中国,不如说他们是在揭露自己。这些影片里,往往带有对韩国体制、腐败、治安等现实问题的辛辣批评。片中的中国人往往失之扁平化,对韩国的揭露与批判往往更深。

 

当然,一味把中国人当成犯罪分子,面貌于性格都扁平化,也说明了韩国人对中国的了解,并不够深刻,刻板而肤浅。这大概也是当今韩国人中间,普遍存在的现象,虽然是邻居,但对中国的了解停留在表面。从这些影片上的中国人形象看,基本上都是土老帽,一副农民工相,粗鲁肮脏,不讲礼貌。

 

 

中国人可以通过韩片、偶像剧、偶像天团、化妆品等渠道了解韩国,但由于中国文化对韩国的穿透力并不强,这就使得很多韩国人对于中国存在很大的误解,这也是不争的事实。这种情况下,折射到他们的文艺作品中,中国人的形象被歪曲,很容易解释得通。

 

 

第五种类型:中土威胁

 

毕竟,中国国力在高速发展,中国的影响力也与日俱增,韩国人或多或少,还是要受到中国的影响。最典型的,莫过于“中国威胁论”。

 

反映韩国人对中国心怀恐惧的影片不算多,《绝地隧战》是典型代表。在这部影片中,中国成了遥控朝韩局面的幕后大拿,威胁了韩国人的生死存亡,甚至对世界格局都产生了影响。这种思考,无疑是对中国影响力的反映。

 

 

可以说《绝地隧战》黑中国黑的比较严重,但背后的思维体系其实是对中国崛起的恐惧,是弹丸之地对天国上朝的畏惧。《绝地隧战》这部片在国内的打分并不高,但其实并不难看,反正我全程看的很燃,何况还有河正宇压阵,演技上有所保证。影片讲述的中美朝韩四国之间的权力争夺,其中朝韩站到了同一条战壕里,中美之间的对决才是真正对朝鲜半岛的威胁。而随着中国力量的进攻,朝鲜半岛的安危最后就集中到了河正宇饰演的三无雇佣兵身上。影片突出的当然是河正宇的勇敢,但背后的力量角逐,尤其是中国对整体局势的影响,正是“中国威胁论”的突出表现。


回到《犯罪都市》上,三个中国普通的黑帮份子,结果就在韩国首都纵横捭阖,如入无人之境,平趟首尔各大黑帮势力。堂堂韩国首都,被三个在中国不算一流的家伙闹的纷纷扬扬,一地鸡毛,这种设定,想一想也挺搞笑的。

 

总得下来,韩国对于中国人真实的想法,基本上可以勾勒出来了。那就是,面对历史,就一通胡编乱造,反正吹牛不用交税;对于现实问题,则对中国人怀有鄙视,以一种先进发达文明俯视落后文化的视角来进行说事;对于未来,又对中国心怀畏惧,心中酸溜溜不是滋味。

 

换种说法,韩国人对待中国的心理,其实是复杂的。以上五种类型,并没有明显的时间先后,基本上是并列出现的。也就说,韩国人对于中国,既因为古时中原对朝鲜半岛的征伐而怀有怨恨,又对民初时中国对朝鲜独立运动的帮扶避而不见,同时对于现在中国也是既有些瞧不上,又充满偏见,暗中还有妒忌与恐惧,多种心态交织在一起,可以见到韩国人对中国的心态是复杂的,难以名状的。

 

 

如果站在民族主义的立场上去看这些心态,大致也可以理解。这些影片中带出来的复杂的民族情绪,是典型的岛国与半岛型国家的心理再现。所谓“岛国心态”,就是因为地域的狭小,总是患有浓厚的忧患意识,民族凝聚力很强,做事有耐心,精干,心思绵密,悲天悯人;同时又因为与外界的地理分界过少,容易自傲,自认为本族群的人最优越,最特殊,因此容易产生虚妄心,爱骄傲自大,自吹自擂。这一点上,不仅韩国,其他如日本、英国、西班牙、葡萄牙等国,都有这种意识,甚至包括台湾,也是这种典型。所以,韩国既可以拍出《素媛》《熔炉》这种催人泪下的传达细腻感情的影片,也有《辩护人》《出Z车司机》这样极赋家国情怀的影片,也有《釜山行》《与神同行》这类富有想象力的影片。身在民煮国家,他们往往不惮于揭露自己国家的伤疤,对历史与现实进行深刻的批判与反思,这类影片也更加主流。而反映中国话题的影片,实际上并没有那么多,中国观众实在没有必要过于敏感,长一颗玻璃心,为人所笑。

 

民族主义与现实主义之间的摇摆,体现到了民族话题,几乎所有的韩国电影人都会不自觉地污名化中国人,而到了现实主义题材上,批判本国才是最主要的,至于中国,只是被捎带了而已。韩国的现实主义题材才是主流,而且奉俊昊、朴赞郁、金基德、李沧东等大导全都擅长揭露发生在韩国本土上的伤疤。像《寄生虫》就因为揭示阶层的不对等而入了戛纳的法眼。

 

搞明白了这一切,再来看韩国与韩片中对中国人的描写,就会有些哑然失笑。至于说反华,并因此而对其进行反制,其实完全没有必要。人家原本只是在自说自话,非要插一杆子进去,何苦呢?至于有些观众还对韩国大喊打打杀杀的,就更没有必要了,这只能显示出自己的脆弱与无知,还有强烈的不自信。

 

说到底,对于中国观众来说,还是恪守“三个自信”就可以了。不必妄自菲薄,也不必高眼看韩国,平常心就好。

标签: 韩国(1079) 金基德(134) 宋康昊(108) 奉俊昊(79) 河正宇(49)

6.2 

绝地隧战 (2018)

影评(7)

收藏(93)

绝地隧战/PMC(2018)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691139/blog/8191581/
--------------------
前资深媒体人,影评人,喜欢挖掘电影背后的故事,微信公号:yirenfilm 欢迎关注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天堂电影小组

511724名成员7667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