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红花会(3H)-明天会更好>>戛纳最佳编剧梅峰:这个时代是苍白的

戛纳最佳编剧梅峰:这个时代是苍白的

加入收藏 已经被1位会员收藏

2010-6-10 14:37:04

 
戛纳最佳编剧 梅峰:   这个时代是苍白的
 
 
 
他坐在咖啡馆里瞄了一眼周围说:这是时尚人士来的地儿啊,我很少来。然后他又转头问陪同采访的女生:我们电影学院的老师是不是都有点土?
整洁,绅士,说话慢条斯理,相比于其他电影圈人士,梅锋并没有那种惯有的放肆和张狂。《春风沉醉的晚上》让他获得第62届戛纳电影节最佳编剧奖,这是中国电影编剧目前获得的最高荣耀,但他当时的反应只是“比较意外”,在与记者的谈话中,也完全没有把这作为一种资本后的天然心理优势。他似乎也与目前这个电影界并没有太多的联系,他的合作对象只有娄烨,“要是不认识娄烨的话,我可能到今天一个剧本也不会写”,他说:“让我来谈编剧不太有代表性,我也不知道外围的其他人是什么状况。”
他确实更像一位躲在书斋里研究学问的学者,超然而又透彻地为我们分析着如今电影圈的种种乱象,却又绝不发恶声,他的理性和礼貌让他都感到有些抱歉,他问:我讲的可能没什么意思。幸好他有属于他的《春风沉醉的晚上》和《颐和园》,在那里面,他可以放任地表达情感,安放那些缠绕在心中十年的情怀和故事。
 
梅峰编剧作品:《颐和园》《春风沉醉的晚上》
 
采编/雪风 
 
 
 
创作:我现在的创作状态已经是比较奢侈的了
 
你主要是和娄烨的合作,这个你自己的一个选择吗?
这个不是选择,这个是因缘际会。和娄烨的认识很早,97年他们在中戏做青年电影论坛时就认识了,那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写过,他是看了我的研究生毕业论文,写的是好莱坞的窥视欲,他看了之后说,这个论文拍成一个电影肯定很好看。两人聊的比较来,后来就说能不能一块合作。2001年跟他有了这个合作关系。因为对于娄烨这样的独立制作,一部电影的制作周期挺漫长的,再加上在电影学院当老师的这个身份,所以不太有时间和机会接触到其他的电影人,所以就是一部一部很简单是几部作品走过来。
 
 
那你跟娄烨两个人的合作方式是怎么样的?
我们俩合作是从《颐和园》开始的嘛,《颐和园》娄烨有一个大概的线索和故事梗概,让我提意见,然后他跟我说,你能不能按照这个想法再完整地做一遍,我就用了一年多的时间把剧本完整地做了一遍,当时他还有另外一个计划就是《紫蝴蝶》,其实《颐和园》的本子在拍《紫蝴蝶》之前就写完了,02年年底03年年初做完,后来娄烨还是说先拍《紫蝴蝶》,因为那个想法搁在脑子里十年了,我就以文学策划的身份帮他来看一下《紫蝴蝶》这个计划。《春风沉醉的晚上》是娄烨《颐和园》之后的片子,当时想做什么不太肯定,最开始是想改编李碧华的一个短篇《桃花》,跟同志的故事有点关系,后来是版权的问题不太好谈下来还是因为其他的什么问题,就放弃了,但《桃花》给了我们一个题材的判断,是不是做一个同志的东西挺有意思的,但是她那个故事是七十年代的香港,离我们太遥远了。后来跟娄烨做了一个讨论,与其做一个那个时代的还不如我们完全做一个当代,有了这个决定之后,这开始写,05年到06年差不多写了一年吧。
 
你们俩个合作是娄烨提出概念你来写?
没有,是非常自由的,就是有一个故事,然后你来写吧,没有任何要求,没有提任何具体的方向和目标。(所以你是个幸运的编剧)对,所以让我来谈编剧不太有代表性,我也不知道外围的其他人是什么状况。市场就是市场,市场有市场的运作和要求,自由独立的环境有它的特点。
 
 
那你在和娄烨合作之前没有做编剧的想法或者说野心?
有写东西的想法,因为我本科学的中文嘛,那时候在学校看了很多国外的剧本,像电影出版社的那些黑泽明、安东尼奥尼、伯格曼的那些剧本都看过。
但在我们那个年代,80年代末90年代初,刚刚毕业的那几年还没有那个概念,不像今天这个环境,大家都在说没有好的剧本,或者一些制作公司说我们最缺的就是剧本,所以有些人他直接就去尝试写剧本了。我到了电影学院好像离电影近了一点,但是这个近了一点只是在学术上,你可以从事和电影相关的职业了,但也没有近到要去写一个剧本去搞创作。直到和娄烨合作,我觉得这个也是对自己很有挑战性的事情,就去试试吧。要是不认识娄烨的话,我可能到今天一个剧本也不会写,这是实话。
 
你并没有一定要去做这个事的想法?
对对,但是写作冲动一直有。我们的那个大学成长阶段比特殊,我们在那个阶段完成了从青春到成年的成长,所以毕业好多年回头再去看还是有写作的冲动吧。那个时候的人,整个大学生的精神状态不太一样,整个的时代气息不一样,我觉得那个时候还真的是一个文化解放的时代,信息特别多,外国翻译过来的各种各样的小说文史哲类的东西铺天盖地,学术活动也非常多,像我所在的国际关系学院已经很小了,各种校际的交流讲座都是非常密集的,那么从今天回头看来,80年代成长起来的人有理想主义的倾向,现在已经看不到这些东西了,现在的大学很缺乏这个东西,就是一个流水线,现在的时代也不是那个时代的感觉了。
从90年我大学毕业到2000年我开始写东西,中间有十年漫长的时间,十年里我心里还是想,如果有一天,有合适的爆发点,还是希望把一些东西做出来,所以《颐和园》的创作其实是投入蛮多私人感情的。
 
 
 
你没有想要去参与更大规模的制作?
我没有那个野心,我也不想惹那个麻烦。因为我现在的创作状态已经是比较奢侈的了,时间上自由上都是中国电影编剧比较奢侈的一个状态,那只能珍惜现在这个状态吧。
 
再问一个比较私人化的问题,像你这样写剧本会给你带来经济上多大的收益?
经济上没有什么太多的收益,我的第一个作品是写《颐和园》,当时我是一文不名,前面也没有任何的创作履历,说你是一个什么样什么样的人,已经写到了什么样的程度,就是娄烨对我的信任,或者说的更大一点是制片方对我的信任,让这么一个没写过的人就着手去写了。
 
 
中国电影:不良的东西更多,好的东西少而又少
 
 
去年电影产量爆发,票房也飙升,但是口碑评论急转直下,那你作为编剧或者老师怎么看待这个现象?为什么会这样?
我觉得就是市场化带来的一系列后果,如果抛开电影的艺术特性来看这个事情的话,也是历史的必然,中国电影肯定要完成这个过渡,因为如果中国的银幕上永远都是好莱坞的大片,作为这么大的一个国家,在电影产业这一块怎么也是说不过去。在过渡性的过程中,中国电影工业本身不健全它就会带来这个问题。
其实在好莱坞,任何大的商业制作,它对每一个流程,对每一个工作职位的要求都是很具体的,不是说一个导演独揽大权,或者说一个导演拿随自己喜好去随意发挥的。在一个健全的工业系统里面,制片方选择一个案子,案子的剧本是要经过一个特别缜密严格的讨论的,那个东西定下来之后是不可以随便去改的。在我们现在的工业系统中导演是一个核心的权力性的人物,然后他自己去发挥,抛掉了市场和艺术品质甚至是技术品质,这麻烦就来了,我觉得中国大片带来的是这样的一个生产状态。
 
 
以你个人的立场来说,你会不会对中国电影的现状感到悲观?
我个人不太喜欢这种创作的,我觉得到现在没有什么是有历史价值的吧,我这个历史价值是指作为艺术品本身的价值,艺术品本身的价值很多都是经得起时间的考验的。但这里面也有多多少少让我们看到的一些希望,比如说像宁浩《疯狂的石头》《疯狂的赛车》啊,《疯狂的赛车》并不像《石头》的规模那么小,已经是按照大片的感觉来做了,我觉得中国的大片要是做到这种商业的成色上那也是可以的。现在有点良莠不齐,不良的东西更多,好的东西少而又少。
 
 
你好像拒绝下一个很明确的结论?
我不喜欢简单化地来说一个问题,一棒子打死,非此即彼,那样太武断太暴力。我是从事这个行业的,那么多年不管是理论还是从事创作我是一点一点走过来的,我对这个局面是看的很清楚的,不能说他们拍了一些大片,很烂的大片,就完全是一无是处,那是一个学生的态度,而不是一个创作者的态度。
 
那你也比较反对对那些大导演口诛笔伐?
我觉得他们完全驴唇不对马嘴,两个争论的方向全搞错了,网民们包括学术界的集体讨伐,,他们讨伐的不是张艺谋或者陈凯歌他们自己想做的东西,人家已经不去想做文化责任的这个部分,也不去想做艺术品质的这个部分了,人家只是动机很简单就是想做一个商业的东西,而知识界评论界还去跟人家掰扯什么文化良心,这是错开的,如果在80年代做这个讨论,那是针尖对麦芒,现在都属于各说各话,各自都不是站在同一个阵营又都不是同一个立场,你去瞎吵就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建设性,所以现在就变成了口诛笔伐人身攻击,变成了彼此的抹黑。
 
你觉得中国电影的衰弱与中国文学的衰弱是不是也有关系?因为我们感觉第五代的电影很多都是根据一个小说或者有一个非常扎实的文学基础改编过来的,像《活着》,《霸王别姬》等等。
我自己觉得没有什么大的关系,电影的繁荣不能期待于文学的基础。我觉得还是在于对我们所处的时代有没有个准确的判断,这个是能不能拍出好作品的根本,这个判断不是在艺术电影或者独立电影才能完成的,商业电影同样能完成对于一个时代的判断。
 
那可不可以这样说,在80年代文学繁荣,电影也繁荣,而现在的商业化导致了文学变得苍白,电影业变得苍白?
对,时代是苍白的。(所以我们看到这些烂电影是没办法的事)但是我觉得还是要看有没有文化的自觉吧,作为知识分子有没有这样的自我暗示,那相对来说有可能就会好一点,如果连这样的自我暗示都没有,仅仅强调市场就恐怕会有点问题。那你怎么在这个商品中显现它的文化属性呢?文化属性是什么?就是对时代的判断,对善恶的判断,你的价值观的去向,对于价值的判断。如果只是金钱、物质、消费,那这部电影的文化属性自然会荡然无存了。
 
你觉得中国影坛上有这种自觉意识的人多吗?
没有,看不见,我觉得就是谢晋身上还能看得见吧,谢晋就是很清楚的,有观照,很清楚什么是自我,什么是艺术媒介,什么是时代,当然有时候做的准确,有时候做的偏移一点不太准确。谢晋之后,没有了吧。
 
那么你觉得你自己的剧本有这样的东西吗?
我现在不能去说电影的东西,因为剧本是剧本电影是电影,我们在电影的这个生产环境里不能够独立地去阐释剧本,只能是以完成的电影作品去说,这个电影到底传达了多少完成了多少或者说在观众那里实现了多少,就这个状态来说这两部电影我不做评价。我的意思是一个电影的阐释权在导演不在编剧。
 
那作为一个观众来说呢?
作为观众来说,及格吧,算是及格的中国电影。你说它已经在中国电影中到了一个什么样的位置,没有,和现在所有中国电影在犯的毛病一样,有一个叙事上的问题,准确性的问题,对时代对个人情感理解方式的问题。
 
 
 
 

7.6 

梅峰

影评(2)

收藏(27)

梅峰/Feng Mei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00957/blog/4479029/
--------------------
走到底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2分!
2010-6-10 15:38:18
挺好的,挺理性的。
--------------------
用岁月的年华,咀嚼平淡的诗篇。
回复 举报

1 楼

2010-6-11 15:31:23
提问者很有水平,受访者是真正的知识分子!
--------------------
见自己,见天地,见众生。
回复 举报

2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红花会(3H)-明天会更好

60986名成员1050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