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吉卜力动画室>>少女们的梦——散谈宫崎骏的创作和《借东西的小人儿阿丽埃蒂》

少女们的梦——散谈宫崎骏的创作和《借东西的小人儿阿丽埃蒂》

加入收藏 已经被2位会员收藏

2011-10-29 13:40:11

 

 

宫崎骏是电影界一个风姿绰约的传奇人物,所向之处无不妙笔生花。一想到他,总会想起《圣斗士星矢》身披华丽长披风的黄金圣斗士,主宰巍峨的宫殿,拥有一双深情沉着的明眸,日夜注视守候着女神雅典娜,那是相当的有型有范儿。(当然现实中宫崎骏的确是个个子矮小沉默寡言其貌不扬戴了一对啤酒瓶底儿的怪叔叔)。惟一不同的是雅典娜虽然是号称强大的女神,却扮演了一个消极忍耐的传统女性角色,终日需要勇士们的拯救;而宫崎骏笔下的女孩子们,个个都是主动迎接命运挑战的盖世英雄。

但是在这部电影中,更值得注意的却是一些相当微末的小细节。这些小细节看起来是这么的微不足道,但是它们的出现又是这样打破了宫崎骏一般的创作规律,具有某种隐晦丰富的暗示意指。

哀伤的细节之终于被承认的分离:

翔问阿丽埃蒂:“既然你的种族即将灭亡,那你还需要努力吗?”(言下之意就是灭亡已是定局)

还有后来翔说:“我的心脏十有八九是治不好了......”

在过去宫崎骏的电影中,总是赋予男女主人公一个happy ending,大家为了既定的目标而努力,最后完成它,实现它,达到某种满足和意义。不论是《幽灵公主》里的阿西达卡和幽灵公主,还是《千与千寻》中琥珀川和千寻子;或者是《天空之城》中的帕克和希达;《移动之城》中的哈尔和苏菲。男主人公虽然是女主角的守护神,但是同时他们也有着自己多舛的遭遇,最后还需要女主角来拯救。幽灵公主通过发动世界大战换来了世界重生,让阿西达卡致命伤痕消失;千寻破除咒语拯救了受人操纵的琥珀川;苏菲靠着自己的无畏使哈尔和移动之城旧貌换新颜。但是在这部2010年的作品中,对结局带有宿命论的悲观语言的出现是很让人意外的。男女主人公最后分别,各自独立奔赴凶多吉少的前途,这个结局是很少有的。

虽然在《平成狸之战》这个漫长而华丽的环保故事中也出现了坐在死亡之舟上,载歌载舞奔赴灭亡的狸们,但是这个故事却是宫崎骏女性故事建构主旋律之外的故事类型。在宫崎骏关于女性和爱情的主旋律中,他一向都是积极,愿意照顾故事,赋予故事一个充满开放性和可能性的未来。但是这次在《借东西的小人儿》里,这种意愿似乎笼罩了阴霾,宫崎骏对他们的命运充满着惋惜,不舍,哀伤;他开始第一次不愿意筑梦,而是宁愿还原实际故事本身的色彩。阿丽埃蒂乘坐水壶漂流而下,这与狸们乘坐死亡之舟奔赴宿命的情节几乎一模一样,也使得《借东西的小人儿阿丽埃蒂》这个故事带有了一种苍凉冷迷之色。

少见的不只是悲观式的结局,少见的还有男女主人公之间所产生的犹如鸿沟般不可再逾越之差异。

以前宫崎骏脚本中的男女皆是可以谈恋爱的人类,或者异族与人类,当然也不妨碍与人类谈恋爱,比如幽灵公主最后很嗨皮地说要返回森林,阿西达卡说那我以后要经常去看你——这说明最后还是经常串门子,还是在一起了。但是在最近两次宫崎骏的脚本中,却突然显示出一种倾向,那就是承认男女之间有着巨大的差异——或者原著小说就是这样界定的,但是宫崎骏在自己的剧本创作中并未企图消除这个现象,而使它更加显象化,成为主导矛盾。2008年的《悬崖上的金鱼姬》中,金鱼姬为了跟小男孩宗介在一起而努力幻变幻人形,在海浪中奋不顾身地追赶着他,好不容易才打破了家族界限跟宗介终成眷属(这个故事编得离谱的在于那么小年纪的孩子,就要被赋予庞大沉重的爱情任务),而值得注意的是这个终于在一起的结果是由一个神——金鱼姬那话唠母亲,海洋女神来完成的,其实含义是——是因为这个任务太不可能完成,所以只能依靠神助。似乎如果没有女神的出现,金鱼姬和宗介无论如何都无法在一起;而在《借东西的小人儿阿丽埃蒂》中,男女主人公虽然互相倾慕,但是他们的体格和族类先被设定为无可能,这直接扼杀了爱情。男女分属于不同的族类,虽然可以互相关心,但差别永远存在,这个差别如此之大,以至于使爱情夭折。这也是出现在近两年宫崎骏作品的一个很有意思的现象。男女不再是并肩作战有着共同外部目标的斗士,他们之间主要的矛盾就是消除之间存在的深刻差别,这也代表了宫崎骏对男女关系从单方面的一腔热情做白日梦,开始转变为一种辩证式结合实际的思考,在他以往的作品里,总是男女来自于不同的世界却最终走到了一起;但是现在,他开始将他们永恒分离。

大世界小个子的阿丽埃蒂:

阿丽埃蒂身形微小,她需要“借东西”才能生活下去这个故事结构本身带有很大的寓言色彩。阿丽埃蒂是女性的代表,现实生活中,女性不就是微小的“小人儿”们吗?她们是社会中的弱势群体,没有自己所有物的一群人。她们的知识,物质,生活形态,就连要穿的乳罩要用的卫生巾,方方面面都主要都是由男性制作设计的。女性在很久以前丧失了权利,退出了战场,这不得不承认是物竞天择的结果,在很久以前失语,以至于现在忘记了发声,也是太多的方面都不得不去“借用”原属于男性的文化体系,思维理念和行事方法,这其中一定有很多的不合适和不舒服。在一个由男性主宰和设计的世界里,她们时刻需要小心和参考借鉴别人的意志而确立自己的生活形态。所以阿丽埃蒂第一次出征,在黑暗中穿行这出戏,完美地再现了女性无论是在精神上还是在实际行动中均需要面对的窘境和困苦。

接下来她与翔的相遇,就更具有这种较量般的喻指。阿丽埃蒂在第一次冒险时,无疑是充满勇气和自信满满的。但是她遭受的致命打击并不是“借东西”的意外失败,而是被翔看到。她突然意识到,这是别人的东西,为别人所有,如果被别人看到,那你就不能再拿走。翔放在通风口的方糖刺激了阿丽埃蒂的自尊心,她固执地返还翔方糖,也许在那一刻她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借”无疑于“窃取”。而这种需要依赖别人才能进行下去的地下生活刺痛了她的独立意识。

哀伤的细节之诀别式寄语:

翔在目送阿丽埃蒂离开后,喃喃自语到:阿丽埃蒂,你是我心脏的一部分。

这句话猛听起来就像是电影中的人物对电影外的观众的寄语,带有某种告别和宿命决绝式的味道。他在对了镜头对着他深爱的女主角们,对了千千万万正观看此片,每天抱着他的龙猫神睡觉的女孩子们说:你们是我心脏的一部分,我曾经为了你们的梦想而效力,但是现在.......

这种隐藏于脚本中的焦虑和抑郁恐怕只有敏感,熟悉宫崎骏作品风格的人才捕捉到。宫崎骏的作品一向都是简单励志的,但是在这部里,却莫名的沾染了哀愁和忧伤。

这忧愁究竟从何而来呢?跟宫崎骏个人生活已进入暮年有关?

宫崎骏是杰出的创作者,千古一人的画师,是无论在动画界还是电影界殿堂级别的人物。这个人物的特别之处其一在于其充满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脚本创作,剧本雄伟奇丽,天马行空;其二在于其精细华丽,热爱自然和简单生活的的绘画风格,坚持手绘,绘本常常不遗余力,在细节处精心描绘,倾向于大自然的本身秀丽之色,也偏爱日本几十年前的乡间情趣。枝蔓滕密,累累翠青,波光闪亮的泉水,细节做到极致无不让人称奇。其三在于他的信仰:

宫崎骏是在这个世界电影界中为数不多的,把毕生贡献给女孩子们的大师。他的作品丝毫没有矫饰和伪装,不会说着女人的事,卖着男权的狗肉。他的作品充满着直率纯朴的对女性的偏爱和尊敬,而且他毫不掩饰这种偏心。这使得他的英雄人物一次又一次被赋予给了普通的女孩子,宫崎骏使得故事中的其他角色都在为了女主人翁的光辉和胜利而努力。同时他也很注意剧中男女主角力量的平衡感,让他们互相帮忙,在爱情的名义之下,成为感情深厚的知己和对抗命运的合作者,这也使得这种女性主义不至于演化为激烈锋利的女权。《借东西的小人儿阿丽埃蒂》中,阿丽埃蒂外出冒险,最先俘获的第一份礼物竟然是一把佩戴起来很像剑器的大头针。阿丽埃蒂欣喜若狂,就像一直携带宝剑那样动作熟练地把它插入腰间,锋芒闪烁的大头针成为阿丽埃蒂性格的注脚。她在未得到这份礼物之前,已经具备了果敢的性格,而这枚大头针的到来,无疑使她不甘屈服于命运的性格特征得以体现。

这是宫崎骏赠给她的礼物,也是赠与女孩子们的礼物,告诉她们要勇敢坚毅。生活充满着看不见的危机和黑暗,要学会寻找武器,保护自己,战胜敌人。这个情节的设计注满了宫崎骏对女性命运的竭力呵护和爱惜。希望她们成为生活的强者。他设计的龙猫如今成为女孩子枕边最爱的玩偶,被全世界的女孩子视为陪伴者和保护神。在那个漆黑的雨夜,姐姐小月的孤独和辛苦,恐怕也只有身旁这只傻愣愣的大龙猫最为知晓,沉默站立的龙猫,是如此深沉地打动女孩子们的内心深处。龙猫陪伴心,宝剑捍卫生活。

这就是宫崎骏本人所带给世界的。在这个世界上,电影很少珍惜女人,能真正做到尊重她们,从她们的角度去看世界。但是宫崎骏凭借自己一支画笔,凭借自己没有真人和大牌出现的虚构电影,第一次真正地站在女性的立场去看,站在女性的意愿上去塑造她们心中的自己,梦想中的世界。宫崎骏是一个真心爱着女性的作者,他的作品照亮了一代又一代的少女和她们的梦,成为一代又一代女性心灵的伙伴。这种深厚的爱来源于他崇拜能干智慧的母亲和祖母的童年经历,也来源于他后来的执着和坚守。在图纸上绘尽奇思异想,道尽精彩绝伦。在他笔下的每一个女子无不灼灼生辉,侧脸坚毅明媚,手持利刃,成为力与美的完美结合,是黑夜里的钻石;在他笔下每一个男子无不体贴无私,克服了现实中种种缺陷,成为女孩子爱和伴侣,是寒冬中一道暖阳。在他笔下的每一个世界都是这样光辉剔透,光芒四射,充满着幻想,乐观,爱和梦想。他的作品所到之处,无不照亮我们黯淡的心灵,以无穷的热力和希望充溢我们空虚的内心。

《借东西的小人阿丽埃蒂》结尾,阿丽埃蒂坐了金色的水壶,顺流而下。清澈的水底,出现了一条大鱼,这条大鱼温柔愉快地围绕着水壶游来游去,腼腆的土著男孩递给阿丽埃蒂一枚果实。这个暂时掩饰掉前途的阴影和惆怅的近乎诗歌般优美无忧的结尾,是宫崎骏一直想给予我们的,就像每一次隐藏在故事里的祝福,穿越了多愁善感的故事,超越了永远的分离和永远的迁徙,再一次圆满了那不竭的梦。

标签: 女性(221) 动画(3579) 宫崎骏(326)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67500/blog/6825295/
--------------------
该烧香烧香,该吃饭吃饭,该办的事,天打雷劈都得办!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2分!
2011-11-5 18:55:37

个人感觉此片一般。

--------------------
似水年华 沓然无痕
回复 举报

1 楼

2011-12-17 19:35:30

精彩,虽然故事似曾相识,但是反映出的宫老内心改变却是令人心酸的。够敏感,够专业!

--------------------
三千年读史,无非功名利禄。
回复 举报

2 楼

 
 
2011-12-19 21:59:11
谢谢欣赏。
--------------------
该烧香烧香,该吃饭吃饭,该办的事,天打雷劈都得办!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吉卜力动画室

4707名成员335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