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日本电影研究>>《听说桐岛退社了》:在别人的青春里,看到了存在的身影

《听说桐岛退社了》:在别人的青春里,看到了存在的身影

加入收藏

2016-8-7 23:06:06

记得,三年前看完《听说桐岛退社了》这部电影,内心有难以平服的涌动,想写观后感,却迟迟下不了笔。后来,借了台版小说欣然阅读,顺带重温一遍电影,似乎明白了,曾经的自己也像菊池宏树那样久久才察觉到缺失的东西。

校园小社会里,无形划分了层级隔阂是真实的共识,但这种“空气感”的存在甚少能展示出来,《听说桐岛退社了》这部作品带出了这个“气味”,让人产生共鸣。

所谓层级集团,或者能用更通俗的“醒目”“不醒目”区分。物以类聚,相貌姿色、外形帅气的特别受欢迎,容易成为意见领袖,反之亦然。显然,如我们所见:醒目组有莉纱为首的上层四人集团及菊池的潇洒三人组;不醒目组则是前田凉也武文为代表的电影社成员;其余角色可以视为中间层吧。

 

青春就是这么无理取闹的扯蛋,捕捉高中生在校园舞台上的心态与成长是作品最核心的价值体现。怎样表现?朝井辽的原创小说与吉田大八的改编电影是两种不同的味道,两者各有千秋。

 

小说以小泉风助(排球社)、泽岛亚矢(吹奏乐社)、前田凉也(电影社)、宫部实果(垒球社)、菊池宏树(棒球社/归宅部)、东原霞14岁)这6组人物的视点分7章(含序章)的形式展开;桐岛退社的消息,宛如蜻蜓点水般掠过,泛起的涟漪影响了一些人思绪,细说各组人物心境变化——他们有忧虑,他们会成长。

电影则更强调并围绕桐岛这个风云人物退社所引发的小震,校内交际圈,由上而下扩散掀起波澜,直到天台一幕把几组角色汇聚引发强震,窄小的校园走道,不同阶层间的人物激烈碰撞与冲突,戏剧性被大幅提升。

电影安排前田东原霞为主演,继而把两个互有情愫的男女同学扼杀于阶层,再用菊池宏树“无言泪目”结束,让我们重新思索“青春”这个伪命题。小说里,每一章的角色就是故事主角,自己的青春自己做主,除了自己,他人都配角。

所以看小说感觉很轻盈,苦涩中带甜美,而电影是富有宣泄感,还让人黯然失落的。

 

有一点在意的是,东原霞在电影里的设定被大幅改动。不变的是小霞前田感兴趣,虽然未必是爱意。小说提及过,前田在国中之前还是处于上层,他与小霞因兴趣相投而结识;电影里也有回忆两人经历往事;到了高中,但碍于日渐明确的男女壁垒与阶级制度,两人几乎无法交谈,就连点头之交也都说不上的程度。

 

小说里,作者为东原霞单独写了14岁(国中)的篇章,表达出她是真心有喜欢电影的情结,才与前田有投契的可能。但电影版,东原霞的性格变得很虚伪,还设定与龙汰暗中交往,不幸被前田目睹的一幕,看到心酸的景象,听见心碎的声音。虽然是改编部分,也是我最有感触的一段,脆弱内心承受了一次感情打击,他只剩为梦想奋斗,拼命奔跑释怀的路。

其实,小说里,没有明确指向东原霞跟谁交好,可能因为思想比同龄人成熟。另外,与龙汰交好的角色是志保,是泽岛亚矢的好友,也是会打扮的小美女,但被莉纱排挤。志保在电影剧本里被删了。

 

其他感情关系的改动:

小说里,宫部实果孝介交往,孝介的定位就是电影里排球社最凶的那个久保(咆哮高个子)。泽岛暗恋的是龙汰,相当于与闺蜜(志保)争男人,但最终,她还是选择专心社团活动;吹奏乐社的小师妹诗织暗恋风助

电影里,泽岛暗恋的是菊池宫部实果暗恋风助诗织疑似百合泽岛,若解析为憧憬也很合理。

 

小说的宫部实果主线有一大段坎坷的家庭不幸经历,包括姐姐去世了,后母精神失常误将实果当姐姐,而实果面对来自各方压力,慢慢适应,并展示了心灵蜕变过程。电影里,关于家庭部分就用一句“姐姐如果还活着就更厉害了”的台词带过,社团也改为羽毛球社,为天台飙戏一幕作铺垫。

 

其他的小改动:

小说里,前田武文制作的新电影是校园青春片,因此,在体育馆拍摄时,安排了与菊池搭话的桥段,菊池也在体育馆为前田捡起了摄录机的前盖。

电影里,电影社决定制作的新电影是丧尸片,与菊池相遇及捡起摄录机盖都改在天台进行,这一幕是原创的,包括小霞实果奈沙一巴等一系列情节。

 

小说里,在足球场上,踢空足球的是武文

电影里,踢空改为前田,这个镜头不过3秒,然后是沙奈的嘲笑。

 

小说里,桐岛只在小泉风助的回忆里,桐岛是排球社的绝对皇牌,但被社员排挤,退社应该是去了思考人生吧!?

电影里,桐岛被安排在天台出现了几秒(没露脸),直接引发天台混乱一幕。

 

小说里,梨沙沙奈戏份不多,电影是给予这两角色很多发挥。另一边厢,潇洒三人组在电影的篮球小聚桥段,通过友弘做了渲染。

我们到底是为什么还在打篮球呢?

之前是为了等桐岛,可是,现在……

因为想打才打的吧!难道只有我这么想的吗?

然后菊池沉默了一会儿,转身背起单肩包离去。

 

菊池肩上的是棒球社的制式单肩包,他没有退出棒球社,也没有参与练习及比赛,可是,每天自然而然地背着沉重的社团包包,像一种束缚。棒球社队长很羡慕菊池的运动神经,不懈恳请菊池参赛,他正视自身平庸的现实,仍存信念的坚持。

 

反观菊池,当时觉得前田很可怜,希望自己多少能替他打打气,所以伸出了手。但想起遇到队长的情景,队长一定也是一样,觉得菊池很可悲:“你总是带着这么重的社团包来学校,已经够了”。如果一心要翘掉社团活动,根本不需要带着这么重的包包,像个傻瓜一样拿着道具来敷衍人生。

菊池除了外形帅气,内心都是空荡荡的。明明被众人认定很有才能,却始终没试过下决心实行,更害怕是发现自己认真做了之后,却什么也办不到。

迷失了自我定位,上层阶级的青春只是表面上的潇洒。青春是用来消费?还是力求充实?如果还没弄懂,就不会觉得小说或者电影的精彩。

文:榜上有名猫

标签: 日本电影(664) 影评(12820) 神木隆之介(9) 桥本爱(28)

8.1 

听说桐岛要退部 (2012)

影评(46)

收藏(270)

听说桐岛要退部/The Kirishima Thing(2012)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9132371/blog/7972084/
--------------------
日影博客:http://i.mtime.com/fang0079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日本电影研究

1096名成员32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