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林嘉欣影迷群>>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1 热情忆江南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1 热情忆江南

加入收藏

2016-8-21 22:48:08

一、引子

     从台湾飞往香港的波音客机上,一位六十五、六岁的老人,神清气爽,异常激动和兴奋地一忽儿看看金壳瑞士手錶,一忽儿又看看窗外。坐在旁边的赵文华一直在打瞌睡,他不忍心惊动他的副手。空中小姐每走到他的面前,他总要操着变了调的四川口音,向空姐问这问那。最后一次询问,惹得年轻漂亮的空姐都快要生气了,以为这个老先生发了神经病,翻来复去向她问着同一个问题:“小姐!从香港到大陸得多长时间?”

    林老先生是第一次回大陆探亲的。自从五O年抗美援朝离开祖国,到现在已经三十八年了。前方就是祖国,脚下就是故土,林老先生瞬息即将踏上故国的土地,见到久别重逢的亲人,怎能叫他不激动和兴奋呢?

    “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保和平,卫祖国,就是保家,……”林老先生的耳畔响起了志愿军过鸭绿江时唱着的《志愿军战歌》。眼前又浮现出三十八年前朝鲜战场上硝烟弥漫的战火:到处是美帝国主义侵略者狂轰烂炸后剩下的一片废墟,沿途只见啼饥号寒,无家可归的老弱妇孺。目睹如此凄凉的惨景,27岁的林文雄更加坚定了报效祖国,把美帝国主义侵略者从朝鲜赶出去的决心。从一次到四次战役,林文雄屡立战功,立功奖状、各种荣誉证书和家书不断从遥远的异国他乡寄来这川西平原西部边缘的小镇,使整个小镇都轰动了。家中的六旬老母欢喜得逢人便说:“我儿子从朝鲜又寄信和立功证书回来了。”、“我儿子在部队上又立战功了。”二十二岁的妻子李素贞一见丈夫在前线屡次立功,转眼功成名就,回国来少说也有个县长、局长什么的官当当,开始将放荡、风骚的生活收敛了一些:胭脂也擦得没有以前的浓了,口红也涂得没有以前的红了,眉毛也画得没有以前的黑了。连隔天必去一次的几个老情人家,也很少去了。逼得这些老情人像春情逼慌了的公狗,半夜翻墙而入,轮流着与她鸳梦重温。

    可是,1951年下半年以后,就再也没有收到林文雄的家书了,部队上再也没有奖状寄来,一年多后才由县民政局和武装部发来一份失踪军人通知,要求当地政府当烈属对待林的家属。

    寄居在林文雄家的嫂嫂张玉琼比弟媳大五岁,林文雄的哥哥林文杰于1945年抗战胜利后生意做垮捍了,被逼得倾家荡产,逃之夭夭,将一个五十五岁的老母、年轻漂亮的妻子、七岁的男孩,一齐寄养在弟弟家。大哥一去五年音讯渺无。

    家里还有一个舅母,是一个贤淑、善良的旧式家庭妇女,自从嫁到李家就从来未过过一天好日子,年纪轻轻就守寡,把一儿一女拉扯大。儿壮年惨死,女就是林文雄的妻子李素贞。四川农村讲究的是“竹根亲”他们是表兄妹开亲了,他们没有孩子,生下的两个男孩都是不到一岁就早逝了。林文雄的一个表侄李佑福比他的亲侄子大八岁,仗着是李素贞的亲侄子,在家里处处欺负林文杰的儿子林自强。

    二十二岁的林文雄从一九四五年开始,就一人承担起全家七口人的生活重担了。林文雄在一无田地产,二无祖业的情况下,在一个穷乡僻壤的小镇上是怎么供养这一大家人的呢?

    原来李家是场镇上仅有的一家做鸦片烟生意,开大烟馆的。李素贞的哥哥就因为武装走私鸦片又持枪抢劫于民国二十八被政府砍头的。那时李素贞刚满十一岁,得知哥哥的暴死,抱着无头死尸哭得死去活来,对死人发誓说:“哥哥!我一定要替你照看好佑福。”不久嫂嫂和祖母都因大哥的惨死呕气成疾,得吐血病而死。

    从小就在舅母家长大的林文雄,从大烟馆的堂倌,陪乡长、乡队副、大爷、太太、小姐抽烟的烟枪手,到烤纸、煮烟泥、熬大烟、做烟泡子、制烟枪、烟灯等大烟馆子的全套手艺都学得样样精通,门门熟练。他烤的草纸不焦不破,张张通黄,用来过滤鸦片烟泥恰到好处,不漏烟泥,不塞烟汁;他煮的烟泥不浓不淡,出烟最多,浓了出烟少,淡了熬的烟收不了水;他熬出的烟,火候掌握得最佳,不老不嫩,熬老了抽起来苦涩,熬嫩了做不起烟泡子;他做的烟泡子又快又好,不大不小,烧起来过瘾、爽口;他制的烟枪、烟灯堪称精美的艺术品,既美观,又好使用。一提起林家烟馆子,一般的老瘾客首先想到的是老板林文雄。至于一些纨绔子弟则是冲着老板娘而来的。

    老板娘李素贞从小在烟馆子里长大,各种荤的素的早已见惯不惊,再加以天生一副狐狸精的媚态像:柳叶眉,丹凤眼,樱桃口,水蛇腰,缠过一阵子的小脚,越来越丰满高挺的乳峰,过于肥大的腚、胯,又白又嫩的皮肤,使不少纨绔子弟有瘾没瘾都要来林家烟馆子找一找“素荤”过瘾。这些纨绔子弟都是这样称呼李素贞的。你知道怎么个找法,原来烧烟是假,调情是真。大凡有钱人抽烟都要找一个烟枪手陪伴,大床上中间放一个精致的烟盘子,上面放一盏带玻璃罩的矮脚灯,或两个男的,或一男一女,分别横睡在烟灯的两侧,一个专门抽烟享受,一个专门为顾客服务做烟泡子,这种服务也包括按摸、揉腿、捶背。若男的烟客找女的当烟枪手,烟客少不了要在女的身上乱摸、乱捏的,烟瘾过足了,精神为之一振,往往拆了烟灯在床上做起爱来。林文雄早已精通烟馆子的内幕,为使自己的妻子不至当着自己的面给他“戴绿帽子”,先认了个《聚风》川剧团的女戏子做干女,不时来烟馆子唱唱川戏,后又从县城收养了一个卖艺的十三岁女子玉香做干女,专门来烟馆子替这批纨绔子弟“服务”。可这批纨绔子弟觉得这个十三岁的女子情窦未开,玩起来不过瘾,背着林老板的面,偷偷的找十七、八岁的“素荤”过瘾。

    有一次,大白天林乡长的大儿子林兆雄(与林文雄同姓不同宗)来找“素荤”过瘾,刚好林文雄进雅安买烟土去了。少说也得十天半月才能回来。素贞早已把消息透露给乡长的大儿林兆雄,林文雄前脚一走,林兆雄后脚马上就进门。“素荤”一见老相好如期赴约,有意使了个狐狸媚子:柳叶眉一弯,丹凤眼一眯,水蛇腰一闪,乳峰一挺,屁股一扭,樱桃口一张,挨挨擦擦,嗲声嗲气地揍到这个纨绔子弟面前来说:“走!今天在我睡房去好好乐个够!”林兆雄买了两盒烟,将两个亮晃晃的“袁大头”放在“素荤”的手掌心,并在她手心上抠了两下。“素荤”给他吱了个嘴说:“嫂嫂和侄儿在那里看着不好,进睡房再说。”

睡房早摆好烟灯、睡枕,这是特别高贵的烟客才能享受的,一般瘾客都是在厅房内大烟馆子的通铺上烧大烟的。“素荤”帮林兆雄脱下黑绸长衫,挂在衣帽钩上;把林的博士帽用鸡毛掸子轻轻掸去灰尘,放在帽筒上。然后从棕丝包裹着的钖茶壶内倒了一点热水,先给林拧了一张热毛巾洗脸;自己则用一个青花小瓷洗脸盆,盛了半盆热水,当着林的面三两下就把裤子脱了,蹭在瓷盆上洗屁股。林兆雄看见“素荤”那又白又嫩的屁股正对着自己,早已淫心荡漾,他先将床上的灯具拆去,然后趁“素荤”的屁股转过去,前面的大腿和下身正对着他时,上前像捧小羊羔一样,将她抱在床上,两把剥去她身上的衣服,一个白如羔羊的美人儿仰躺在大床上。林兆雄像一个猎手,干净、利落地脱得一丝不挂扑了上去。

欢娱声、哼唧声、翻滚声,把正在房檐下练习写字的小侄子林自强吸引住了。出于好奇心,七岁的小侄子灵机一动,提起一把开水壶,轻脚轻手走进婶娘的房门,房门没有关,他悄悄溜了进去,一看床上婶娘和乡长的大儿都脱得精光,婶娘被压在下面,只现出两条腿和上半身,脸上飞起朵朵红霞,眼眼虽然闭着,从面部的表情可以看出,是有说不出的快乐和幸福感觉流溢出来。两条腿像两根水蛇绞在一起,将她身上的男人缠住,还不住地扭动。男的背对着小自强,在婶娘身上恣意行乐。两个人都没有发觉他,他轻轻把开水壶放在屋中地上,又轻脚轻手溜出房门,他的婶娘和这个男人给他上了人生第一堂性教育启蒙课。

从这以后,婶娘对他特别好,经常问他:“上次我跟林大少爷在一起你看到了甚么?”他总是摇头说:“没有。”婶娘说:“没有就好,就是看到了,千万不能对你妈和你二叔说,不然我就要撵你和你妈走。”小侄子为了自己和妈妈不被撵出家门,把这一秘密一直藏在心里,直到1949年底小镇快要解放了,婶娘和他母亲吵架吵得一家人都劝不了,婶娘硬要将自强的妈妈撵出去,他母亲抱住柱头睡在地上打滚,婶娘将他妈妈的铺盖丢出家门,妈妈在地上哭得死去活来。自强一句话把婶娘给镇住了:“你要撵我们走,我就要把五年前看到的事说出来!”婶娘只好偃旗息鼓。母亲才知道小儿子手上撑握着制伏婶娘的秘密钥匙。母亲从自强口中掏出这把钥匙后,出于对弟媳的报复,给夫弟说了。林文雄一气之下,提起哥老会发给他这个“林五哥”的手枪,硬要找乡长的大儿算帐。幸好被老母亲拦住 ,跪在地上为儿媳妇求情,下了儿子的枪。孝子儿林文雄忙把母亲扶起,回房将自己的老婆按在床上,一顿脚头锭子乱打,算是出了口恶气,又忍不下这奇耻大辱。刚解放就抛下六旬老母和娇妻,报各参加了志愿军。他参军走后,李素贞生下一个女儿,取名林自芳。

二、被俘

一九五一年五月廿六日,朝鲜三八线附近的春川高地。硝烟滚滚,炮声隆隆,敌人的探照灯像一道道长长的闪电,在志愿军某师阵地上扫来扫去,照明弹像从天而降的朵朵亮伞,把山岩后隐藏的我军数百名伤员照得清清楚楚。阵地上陈尸遍野,一片恐怖阴森的景象。敌方阵地的各种火炮像毒蛇喷出的火熖,猛烈地席卷着我方阵地。淒沥的军号声响了,被美、李匪军截断的我志愿军某师,在师党委的错误决定下,开始了分散突围,三、五成群的战士向各个方向疏散、转移。

林文雄带领一个班的战士向北突围。敌人的机械化部队挡住了向北的每一处道路口,机关枪疯狂地扫射,大炮像长了眼睛似的,炮弹尽在他们附近开花。一个班的战士只剩下四名了。说来也奇怪,剩下的四名战士全是新入伍的四川兵。一个姓黄,二十五岁,四川中江人,刚结姻不到半年就参加了志愿军;一个姓肖,四川安县人,二十四岁,结婚不到一年,兄弟俩一起报名参加了志愿军;还有一个德阳人,是百家姓中第一姓,本可以结婚后接下岳父的绸缎荘当老板,却抛下十七岁如花似玉的未婚妻,刚定婚就到了朝鲜前线。四人中数他年纪最小,不到十九岁,数林文雄年纪最大二十七岁。

敌人的炮火织成密密麻麻的火网,封锁住他们向北突围的去路。中江籍战士黄玉祥匍匐在山岩后面刚伸出一个脑袋,一串机枪子弹射来,差点把脑袋射开花,子弹射在岩石上,反弹过来正好弹进他的左眼,左眼像被毒蛇猛咬了一口,大滴大滴的血顺着眼眶朝下淌。满脸满身都是血,他用双手捂住眼睛,对林文雄说:“班长,敌人的炮火这样猛烈,向北突围,死打硬拼,等于送死,不如向南撤。”林文雄一边替他包扎眼睛,一边细致判断敌情,的确南方没有枪炮声,但是一想,这样撤不是愈撤愈远离北方了吗?他一时拿不定主意,躲在他侧面山岩后的安县人肖华贵说:“班长,向南撤不等于自投敌人的罗网?……”话音未完,“嘨!”的一声清响飞过头顶,接着是一声巨响,一颗炮弹落在他们前边山岩上,山崩石裂,一块碎片擦着肖华贵的下颌,下颌被削下一小块,顿时血流不止。正在给黄玉祥包扎眼睛的林文雄手背也被岩石碎片擦伤。四个人中只剩下赵文华一个侥幸未挂彩。小赵催促说:“班长!还等什么?先朝南撤,找个地方隐蔽起来再说。已经三天三夜未吃饭睡觉了。”林文雄从自己的军装上扯下一块袖管,撕成两半,一半递给小赵,叫他替肖华贵包扎伤口,一半将自己的左手腕紧紧扎住。他右手一挥,说:“趁这阵天黑,敌人还没有放照明弹,先朝南方转移,再迂回突围。”于是这个由四人组成的突围小组向南方撤退了。

第二天拂晓,他们撤退到曾经战斗过的一处山垭口,一看阵地上黑麻麻一片,还有数百名不知是死是活的我军死伤战士,大多躺着不动,直僵僵地像死去一般。因为天下着小雨,又加上迷雾笼罩,看不清有无自己连队还活着的战友。林文雄只好隔得远远的喊话:“同志们!北方各个路口全被封锁了,有二团三营二连的战友,跟我们一道朝南方迂回突围出去!”喊了好一阵,。只有一个人慢慢从地下爬起来,一瘸一拐地拄着树枝朝他们走来。这是一个参加过解放运城、临汾战役的山西籍老战士,林文雄曾经见过多次的曾耀辉连长。曾连长一条腿已经被炸断了,小赵一看四个人中已有三个爱伤,再加上这个重伤的连长,怎么突围得出去,悄悄对班长说:“林班长,我们四个人已经有一个头了,再加上一个大头往哪里放?还是个重伤号。”林文雄瞪了他一眼,说:“风雨同舟嘛!就是背也要把连长背起走。”林文雄抢先上前将曾连长背在背上。

人又困又乏,上眼皮与下眼皮不住打架,腿像铅浇铁铸似的不听使唤,肚中饥肠辘辘,口中唇干舌燥,像要吐出火来。脑门上金星直冒,身上虚汗长淌。阵地上既找不到一滴水,也找不到一粒粮食,十天前还有炒面、饼干充饥,五月二十号五次战役第二阶段战斗打响后,就连炒面和饼干也全断绝了,真是滴水未沾。

好不容易才一步一步拖到师司令部马棚附近。林文雄首先想到马料,他放下背上的曾连长,一看马棚里槽内还有一些大麦,有的槽内还有变黄、发臭的马尿。他气喘吁吁地说:“肚子饿得实在受不了,得想个办法。”他先用手在马槽内拣了几粒大麦尝尝,没有变质,完全可以吃;接着又用手指在邻近马槽内沾了点马尿舔舔,一股又臊又酸的臭味刺鼻。口实在渴得利害,他将这一发现告诉战友们,曾连长说:“大麦可以充饥,马尿可以解渴,还可以洗伤口,快弄些来。”小赵首先找到一个罐头盒,舀了一盒马尿给曾连长送去,曾连长连嗅也不嗅一下,就咕嘟咕嘟地喝了下去。又命令小赵:“再舀一盒我洗洗伤口消毒。”小赵舀了一盒又一盒,帮连长洗那弹片还留在断腿上的伤口。其余几个战士也学着连长的样,一盒一盒喝着马尿,洗着伤口。林文雄给连长盛了满满一盒大麦,连长大口吃着,边吃边说:“香!真是香极了。”其余四个战士则像马一样,伏在槽边,将大麦大把大把地朝嘴里喂,洗好伤口,喝足了,吃饱了,大家都有了精神,曾连长还哼起了山西小调。黄玉祥睁着一只眼,看着逐渐退去的晨雾,东边的树梢上冉冉升起一轮火红的太阳,周围像死一般静寂。他也轻轻哼起了川西民歌:“尖尖山,二道坪,弯弯路,密密林,茅草棚棚,笆笆门,要想吃干饭噻!万不能,万不能!”林文雄在一片死寂中突然听到东方山林中有响动声,他马上叫大家安静,说:“注意隐蔽,有情况。”他叫其余战士掩护连长到西边山岩后隐蔽好,自己和小赵各提起一支冲锋枪,朝东边山林搜索前进,沿着声音找来找去,林文雄高度警觉注视着前后左右的树丛,搜索不到五百公尺,树丛中发现两匹战马在啃草根,林文雄一下判断出是师部的战马,像发现救星一样,命令小赵守住战马,小赵说:“干脆宰一匹大家饱餐一顿,吃不完带走,留一匹马驮连长和伤员。”林文雄说:“我也是这样想。得请示一下连长。”小赵气冲冲地说:“请示他保证不行,不如我们先宰一匹再说。”林文雄说:“还是要遵守‘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请示后再说”。他跑回连长处,将他的发现和想法说了,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182)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林嘉欣影迷群

1248名成员39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