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电影及电影人及电影发烧友的联盟公社>>【访谈录】“导演创作的灵魂是什么?“(《致青春》、《离婚律师》导演杨文军)

【访谈录】“导演创作的灵魂是什么?“(《致青春》、《离婚律师》导演杨文军)

加入收藏

2016-8-1 10:27:01


      杨文军,导演,1970年5月24日出生。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1996年独立执导了自己的第一部电视剧《小小生命树》并获得国家“五个一工程奖”“飞天奖”。2010年凭借《老马家的幸福往事》斩获第1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最佳导演奖。从《暗香》这样的年代戏,到《记忆之城》这样的抗战戏,再到青春爱情电影《何以笙箫默》,杨文军导演总是在不断尝试和挑战新的领域。近期由他指导的电视剧版《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正在安徽卫视和北京卫视热播。


嘉宾介绍


杨文军


1970年

双子座

中国传媒大学

第1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最佳导演

“飞天奖”“五个一”工程奖获得者


代表作品


电视剧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

《离婚律师》

(姚晨、吴秀波主演)

《老马家的幸福往事》

(第17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最佳导演奖)

《小小生命树》

(飞天奖、国家“五个一工程奖”)

《记忆之城》

(金鹰奖最佳电视剧提名奖)

《刀客家族的女人》

(第十届全国电视制片业十佳导演奖)

《道可道》

(豆瓣8.7)

《兄弟门》

(吴秀波、文章主演)

《暗香》

        

访谈记录


【1】首先请杨文军导演用几句话简单介绍下自己


杨导:大家好,我是杨文军,拍了二十年的戏当了二十年导演的那个杨文军。


【2】您认为什么样的文学作品比较适合改编成电视剧或电影?文学作品改编成电视剧和改编成电影有什么区别?要注意哪些方面?文学改编需不需要遵循原著的精髓?

       

杨导:对我来说可能首要的是人物形象,人物形象是不是有魅力、有特质、性格特点是不是特别鲜明等,这样的作品容易改编一些。改编成电视剧就是需要矛盾冲突的点和力量更强大一些,电影的话人物需要更有韵味一点,这是我觉得两者之间改编的区别


改编最重要的就是要尊重的原著的精髓,它想表达的东西,它想表达的精神理念,对人生对精神世界的看法,然后原著里面特别鲜明的任务性格尽量不要做大的调整,但是有的小说未必适合改编成电视剧,这个就需要区别对待


可以说我从事这行开始就是跟文学打交道,从96年最后一年当记者开始到97/98年开始当导演当制作人,就是因为我认识了很多知名的作家,苏童、叶兆言,当然最重要的是我认识了他们两人的责任编辑黄小初,现在是凤凰出版集团的老大,那个时候他介绍我认识了很多优秀作家,也是因为这样,我进入了影视圈。


因为在那个时代大家刚刚开始改编文学作品和一些小说,也是因为认识这些作家,我的导演处女作《新乱世佳人》,就是来自于黄蓓佳写的非常优秀的的民国传奇虐恋的家族史诗。那个时代还没有很多文学作品改成电视剧,我们做了一个尝试。当时我们找了甜妞、汤镇东、 汤镇业一批非常有味道的演员来演绎这个作品。也从当时的那些作家身上学会了很多塑造人物的方法、营造意境。还有关于作品深度也跟他们探讨了很多。这些都是在我以后做电视剧中对我影视至深的。我一直都觉得文学是影视作品培育的土壤



【3】您曾说过在创作中“靠细节还原真实生活”,那么您在电视剧创作中是如何处理细节的?如何做到细节还原生活的?能举例说明一下么?

       

杨导:“靠细节还原真实生活” 这是一句作为导演编剧还是演员来说,我觉得都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一环,大家也都记得以前鲁迅说他创作的时候都是把他身边周围的,每一个人的性格特征,剥离下来贴到他创作的这些人物身上去集中成一个丰满的,有血有肉的人物。其实,导演也好,编剧也好,演员也好,我觉得这种创作特别特别重要。


我举例子吧,前天还跟一个好朋友聊到《老马家的幸福往事》,我09年拍的一个作品,也是我自己非常喜欢的一部作品。当时接这个作品,就是因为我是从那个时代过来的,我的小时候跟那个主角,他们生活环境特别的像。在上海这种里弄里头长大。  然后祖孙三代五口人住在一个十二、十三平方的一个小房子里,所以当时《老马家的幸福往事》有很多很多都有我自己的生活的投射。


我拍《老马家的幸福往事》时,当时有一条特别重要的线索就是我根据我的生活添加上去的,我小时候经常跟着我的父亲,就是去公共澡堂洗澡,我觉得当时那是那个时代我觉得特别重要的一个生活场景也是人和人沟通交流,以及生活质感极其浓烈的一个氛围。当时《老马家的幸福往事》里面有一个贯穿场景就是在一个澡堂子里面,父亲和几个儿子就是经常去这个澡堂洗澡。最后父亲去世前,他还是很怀念那个地方,他已经不行了,说能不能让人把他推上三轮车推到澡堂去,然后在里面回忆起一起父子之间的那种感情。但因为现在几个儿子之间,他们有很多强烈的纷争,然后有很多冲突,在那样一个环境里,老爷子就是安详的走了。这一条线就是看过的观众都知道,这是特别特别重要的一条线索就是沟通父子感情的都是在澡堂里面。这个就是跟我小时候的生活是密不可分的吧。


我小时候就是经常跟父亲,跟姨夫去大澡堂。老马家这里面有个信息也是当时我小时候的亲身经历。就是我跟我姨夫去他的厂子里洗澡,男澡堂里面水不太好,就拼命放热水,女澡堂的水就凉了,她们就狂敲墙。那男澡堂的人也根本不搭理她们。过了一会就有一个大妈实在受不了凉水,就裹了个浴巾,拿了一个棍子冲进来就打男澡堂的人。后来我把这个情节就放到《老马家的幸福往事》里面去了。创作一定是要来源于身边的一些特别重要的细节,有时候这些细节你是真的是编都编不出来。


我最近在放的一个新的电视剧《致青春》,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场景,大家毕业,我设计了一个场景,张开把郑微带到那个火车月台。结果之前跟她说不来送她的那些同学,全从那个站台上冒出来了,每个人拿了一瓶啤酒,大家一起站在那个站台上给他送行,这是当时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的真实写照。我跟我的班长,也是致青春的制作人之一。我们当时大学毕业的时候就是在站台上就是拿啤酒,夹道的欢送最后一名女同学离开学校,我觉得这些细节,都是生活给我们的吧。创作的时候,其实有时候会更多的想想就是在自己身上发生过的事情,身边的人身上发生过的事,然后创作出来这个人物才会鲜活



【4】导演在剧本创作阶段应该做哪些工作,与编剧是如何配合的?了解到您也拍摄过电影作品,那么做电视剧导演和做电影导演有什么不同的地方?


杨导:对我来说,剧本创作阶段一直是我创作里面最重要的一环,如果不能从剧本阶段就介入这个戏的话,这个戏深度、立意以及人物的丰满度,出来都不是特别有力量的我每一部戏从接触到开拍几乎都要历经三到四年,这个过程都是我在跟踪编剧,跟踪一个剧本。从《老马家的幸福往事》《风和日丽》再到《剧场》然后到《刀客家族的女人》我的每一部戏 跟编剧的沟通都在一年以上,如果他的基础不错的话,那么到导演手里,有时候需要有一些非常强烈的,有自己印记的东西渗透到剧本里面去。而且在导演确定下重要的演员时,要擅长利用演员的优势,可以让演员提早进入到剧本创作中,跟创作团队和编剧提早沟通《离婚律师》定下吴秀波和姚晨以后,我们经常把他们拉到剧本创作中进行探讨,碰人物、碰想法,他们会给到很多新的创意,我觉得在中国做电视剧创作来说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充分利用优秀演员的能量。


包括拍《刀客家族的女人》时,一开始写的于老三形象与呈现在荧幕上的人物形象还是差别很大的,这也是我比较早介入剧本创作阶段,比较早确定演员后,跟编剧沟通演员身上的特质:演戏邪、比较man、比较有趣,剧本能不能按照这样的方向来调整。后来就出现了杨硕演的男主角,亦正亦邪的形象。这反而在观众心目中留下了不一样的人物形象。如果完全按照剧本的要求来,不早一点介入,出来的就是一个正常的,传统的、常见的人物。如果你想做一些特别不一样的尝试,作为导演来说,早一点介入剧本创作,早一点拉着演员一起进入一起把人物丰满,这对于剧本创作来说是事半功倍的


我拍《老马家的幸福往事》的时候,这个剧本已经创作了两年,到我手上的时候已经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剧本,但是因为我熟悉那段生活,所以我提出来在开机前让编剧和我一起再密集修改4个月,后来我带着四个编剧一起在一个别墅里面闭关了几个月,就一起天天碰天天碰,最终就增加了无数的细节。加了很多深动的东西,后来才能形成这种史诗的格局。编剧创作人物时,更多都是写出人物的框架,能够写出人物的性格已经非常不错了,导演进入后,知道演员是谁以后,往往又能在人物性格上加分,让他更有血有肉。


【5】受观众喜爱的影视作品应该是关怀人内心的,而现今许多作品却并没有表现出对人内心的深度关怀和人文底蕴,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是什么?您如何看待当今大量影视作品突出画面场景的视觉性而降低了思想深度这种现象?

杨导:我觉得每一个时代对文艺作品对影视作品都有不同的要求。有的是有可能要求作品深度强一些,更发人深省,更有时代的一些特质,更反映社会现实;但也有很多时候,大家已经生活得很累了,希望作品能轻松一点,快乐一点,能够打发时光,能够让我无忧无虑,能够让我从这个现实中解脱一点就已经很好了。我觉得都无可厚非,因为本身影视创作也好,文艺创作也好,我觉得是有双重功能的。对我来说,我喜欢的是有深度的文艺作品有娱乐性,有娱乐价值的作品我希望他有深度有思考。我觉得两者缺一不可,我对自己的创作要求就是如果能够两者兼备,那是最理想的境界。


但有的时候真是好难,我也经常想要在商业的路途上做些尝试,也会摔跟头。有时候想了现在年轻人喜欢的东西,我理解的是那样,但其实他们理解的未必就是我想的那样。有时候就经常会走入一些误区,也会有彷徨徘徊。后来,我经常给自己总结,那就不要丢掉自己。你的人生是什么样,你的价值观是什么样,你看的这个世界是什么样,一个创作者要尽量的利用你的优势和你的擅长,你去做你最最信仰的地方,至少做到百分之八十,然后在这个基础上你剩下的百分之二十去考虑市场。因为如果你天天跟市场转,跟流行跑,你未必就跟得上,到头来还把自己的东西丢了。



说到在当代,可能很多影视作品更追求这种视觉化的效果,我觉得这也无可厚非。这是影视作品工业化生产的一个必经的过程。如果我们能够有这么几年,突出这个视效更强或者说这样的影视作品更多的一些帮助整个产业,突破这个瓶颈,克服技术的困难。那将来技术就完全能够为我们的艺术所用,能够信手拈来打造我们这种想要的主题深度,人物形象,思想的深刻性,情感的饱满度,能够把这种技术变成我们所用的时候,我相信那个才是我们真正期待的东西。


但是这样的一个技术的发展,肯定是有一些阵痛,需要一些弯路,需要经过很多作品的磨练,实践,没那么简单就能达到的。就好像我们今天说要学习好莱坞,好莱坞发展了100多年,不是大家想象的那么简单,把一些技术上的克服就行了,真的是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们不能说好莱坞,技术发达了,技术就是个简单的东西,他们没有那么多深刻的思想性。其实我相信,真正优秀的影视作品都会有非常强的深刻性和思想性,只是这一阶段,我们要克服一些技术上的一些障碍,我们可能要把你想表达的东西稍微出来一点,先满足一些观众的娱乐的要求,我觉得这个东西无可厚非,等你技术完备的时候,你回过头来追求思想性的时候,我相信这些都会成为我们的工具。



【6】您拍摄过很多题材的作品,随着时代的进步,题材热点是如何发生变化的?中国电视剧题材未来会往哪方面发展?电视和电视剧在未来会被网络和网络剧取代吗?


杨导:我觉得这个问题特别的好,我拍过很多很多题材,因为我喜欢挑战,喜欢拍自己没有拍过的东西。而且我对很多新生事物非常非常有兴趣,我很好奇,对新事物充满了好奇感。包括这段时间在恶补玄幻和架空的小说,这种充满奇幻想象力的故事我也一样很喜欢。说实话中国的也好,国外也好,题材一直有一种轮回的概念就像我从99年到03年我一直在拍中国偶像剧,包括《绝对计划》,马可少年时期演过的一部作品、包括胡宾的《真情告别》,在那个时代我们也很认真的研究市场,然后在比较偶像化的作品里装进我们的一些对人生对世界的思考,尽量让它符合当时观众的审美,年轻化又能引领时尚潮流,同时还能注入一些思想性。


我从03年开始转型,开始拍一些偏主流的剧,比如《非常道》。当时跟吴秀波、周杰一起合作,是一个涉案剧;后来又跟秀波做了一个《道可道》,这是一个律师剧,至今提起来依然有很多人律师认为这是中国最好的律政剧。在那个时代我们做了很多尝试,我也是试图转型,那时候港台戏已经开始退潮,大陆本土有人文思想,有深厚思想,有现实土壤的作品越来越有力量,所以我也尝试跟这个时代走。后来又做了很多戏,包括反映重庆大轰炸的《记忆之城》,包括秀波和文章演过的一个年代剧《兄弟门》,李光洁演过的一个年代传奇剧《浴血记者》。直到我后来开始拍《老马家的幸福往事》《风和日丽》《剧场》,我以为后面的市场就是会这样一直往有中国的时代质感或者说中国的文化特质,和中国历史特质的题材上越走越远的时候,突然发现这两年市场又变了。


我不太喜欢用小鲜肉这个词,每一个时代都会有一些特别漂亮,颜值特别高或者让人赏心悦目的演员出现。其中一些他们是很有演技的,而还有一些是演技有待提高的,但是小鲜肉这个词我不太喜欢。我还是喜欢有颜值来形容吧。颜值、形象、气质不错的演员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会受欢迎,就像我那个时代在拍偶像剧的时候,也有很大的市场,就像过了十几年后又开始轮回了。颜值高的演员可能更占上风,我觉得这都是正常的现象,因为观众的审美口味也不停的在变,他们过几年一个轮回也是很正常的。


对于创作者,我觉得第一要清醒的意识到时代经常会变,也会经常轮回。那自己擅长的是什么,你最有本事最强有力的武器是什么,一定要认识到。比如在现在这个大家看脸更多的时代,我觉得坚持走一些有力量、本真的、有深厚感染力的题材的时候,可能更会跟别人不一样,更能取得一些奇效吧。虽然有时候我们随波逐流,改变自己的方式来适应这个市场也是必不可少的。如果我们非要给观众留下一些深刻的东西时,也能够用一些娱乐性很强或者说故事性很强或者很有趣的方式,而不一定非得板着脸说教,那么严肃的去说这个东西,尤其是在现在这个时代。



【7】您的作品《离婚律师》和《老马家的幸福往事》等都是拿到了好几个收视冠军的接地气作品。作品“接地气”具体表现在哪里?您通过这些作品想向观众传达什么?

杨导:《离婚律师》这个戏我做的时候是特别特别纠结的,因为从原来作品创作的时候更偏重那个年代的家长里短,生活质感,能不能把这种特别真实的环境带给观众。那个时候的审美取向是这样的,所以当时剧本写的时候还是老的那种,住在小区,人物也是更朴实,他们生活条件没那么高,他们居住环境,他们的公司也都没有那么的夸张,但是我们在真正的设计的时候还是用了一些偏高大上的一些方式。因为当时我觉得故事以及很接地气了,加上两个演员其实是非常接地气的,吴秀波姚晨他们俩的表演都是非常非常棒的。这两个人的表演就是给人感觉非常接地气,我当时就是跟制片方提出一个观点,我就说我们不妨把他们的生活环境,审美情趣,以及他们的造型上,做一些大胆的尝试,更有年轻人喜欢的一些元素放进去没救更高大上一点。所以,后来大家看到的就是秀波在剧中穿的非常的帅气,姚晨在里面也有很多银领,后来这种高级白领的这种造型。然后包括他们两的生活环境,我也给搬到一个公寓楼里边,而且我当时是我故意要这个,营造一个两张能互相看到的这种特别有都市感的这么一个氛围里。


这样的设定其实是赢得了很多年轻人,从人物造型,生活环境,包括两个主角的生活方式,大家都产生了一些有趣和好玩的话题。但在我们当时做设定的时候其实是非常冒险的,可以说是压力非常大的,我就特别担心,拍出来以后人家说明明是那么一个接地气的东西,怎么让你们拍成这么浮夸的东西?而且这样的一个平衡是很重要的,就是你的取舍


当你有了非常厚实的剧本基础,当你有了非常优秀的就是表演上特别有味道的两个好演员的时候,你是可以在一些其他地方做一些突破性的尝试的。但如果这些方面没那么强的时候,我觉得恰恰是你的造型,生活质感,那就得老实一点。这是一个当时我觉得对我来说很重要的一个总结。


《老马家的幸福往事》讲的是上海文革之后,改革开放三十年的一个跨度,因为是我特别熟悉的生活环境就是上海里弄小弄堂里面的这些小故事。整个家庭的折射这个时代的三十多年的这种巨变,特别震撼人心的这种社会变迁以及人类精神世界的提升。


对我来说肯定是用南方的演员,觉得会特别多的传递这个戏的精髓。但是当时我和制作方提出来说,我希望将一个上海题材,偏南方题材的,我说尽量用北方演员。因为我不希望我拍出来的一个东西是满足一个地域性的,大家的一个自我娱乐,我希望这样的一个作品的力度,他的细节传递、细节刻画、人性的描写,能够是全中国人,那一个时代的人都能特别特别喜欢喝接受的。所以当时,除了何赛飞老师,是我们浙江的演员,其他演员大量的启用了北方的演员。


我们在这个戏里取得了这么一个文化对照,就是反地域的效果。这部戏结果就是在北京地面台当时播放的时候,创造了一个几年的收视记录,大家都没想到这样一个南方题材,为什么会在北方获胜。


当然在南方,我们当时播的几家卫视,上海安微都是取得了年度非常优秀的这个成绩,我们也入围白玉兰好几个单项奖,我也是因为这个戏获得了当时白玉兰最佳优秀导演奖。


我最想说的就是创作有时候还是要摒弃一些个人喜好,特别是地域性的一些,更多的面向整个时代,更大众的东西吧。当然,你说现在市场已经细分成这样了,要想得到所有观众的喜好真的是一件难事,那我们当然要做自己最擅长的东西,但是如果在可能的情况下,其实是可以让这个作品,让更多的人喜欢,这是件特别好的事情。


所以我在整个《老马家的幸福往事》的创作的时候,不光是用了些上海地域的细节,也是在林永建好几个北方演员身上,汲取了这些北方话的这种幽默,喜感啊这种东西。


当时《老马家的幸福往事》男主角我们一直锁定是林永健,当然也有些人反对了说你这明明是个南方题材,又是一个菜场卖肉的这么一个有地域特色的人,为什么要找北方演员?但从我们生活来说,其实上海有很多山东啊这些地方外来的移民,他们本身就形成了上海这么一个特殊环境的都市气氛,那你何不让更多北方观众也体会到那个时代有趣的丰满的故事人物细节呢?所以当时林永健也好,何赛飞也好,包括辛柏青、于和伟,吴秀波也有在里面客串,贡献了很多特别有趣的细节塑造。


对我来说,作品千千万万,其实我更有兴趣的是在不同类型的作品当中呈现丰富复杂,震撼力的人性表达。



【8】您认为观众需要怎样的剧?创作者应该引导还是迎合?目前电视剧市场上哪种类型的剧集比较好卖?

杨导:创作者应该以自己的内心为主,发觉你最擅长的然后你的创造力最强的东西出来,然后适当做一些迎合,这是我分析这些年来创作中我自己的得失。市场上有创作者独特魅力的作品最好卖,我当时拍《刀客家族的女人》的时候,年代剧已经走向市场低谷了,但是我一直相信有这种真实的质感,强大的细节表现力以及地域味道浓厚,人物性格饱满,情节冲突极其强大,以及性格张扬的这种剧还是挺受欢迎的我觉得关键还是要有特质,有自己的标识,这样你的作品在任何时代,不管是在什么潮流的情况下你还有自己的特色,然后在这个基础上再融入一点市场需求的东西,这一直是我认为的百分会八十和百分之二十的配比



【9】现在大家都在寻找“好剧本”,您如何看待“剧本荒”这样的现象?


杨导:剧本荒”一直都存在,永远也不会解决,因为大家的要求一直在提高从我第一部戏到现在,我从来不会认为一个好剧本是等着你去拿的,我也从不认为一个好剧本那么轻易的可以得到,很多时候我们拿到手的是70多分到80多分的东西。要花费很多很多的力气很精力时间,很漫长的过程来把他变到85分,然后再结合一些优秀的演员,把他做到90分。


即使你现在拿到了一个超级IP,那个粉丝量非常大,但是他适不适合影视改编,改编出来的是不是观众喜欢的东西,有没有深度人物,是不是饱满还是打满了无数的问号,没那么简单。


所以即使是一个超级IP,改编成一个非常成功的爆款的影视剧,我认为还是要有很难很难的过程。当时慈文投《花千骨》的时候,我是知道的。这里面无数的坎坷,不像现在大家想的那么简单。最初定下的这两位我认为非常不错的演员的时候,正赶上一剧四星改成一剧两星,等于将来的收益砍掉了一半。但是投资方还是坚信这两演员的魅力和他们对这个作品的贴合度,就坚持用了这两演员,然后坚决要去广西边境拍,因为那个地方才有仙气。也坚持用了当时香港电影的一个造型大师,在当时是非常贵的一个造型师来做他们的服装造型。我觉得是几个方面的因素造成了这个戏的成功,也包括当时慈文集团邀请原著作者和一个已经有一定经验的编剧一起来开发这个作品,因为我自己经历过那个过程我知道他们当时有多不容易,后来才有了这样一个爆款的作品。




下期微访谈


嘉  宾:张鸢盎(电视剧《暗黑者》、《老九门》编剧)

访谈主题:“90后女编剧炼成记”

访谈时间:2016年8月4日(周四)20:00~21:00

(扫描二维码添加“龙套”为好友,备注“暗黑者”)

报名红包8.8元

 分享此次活动到朋友圈及3个群(50人以上)即可免费参与






活动介绍


1.前40分钟,主持人和嘉宾对话,嘉宾分享自己的作品和创作经历。

嘉宾开始后请大家不要发任何文字等消息打断分享

2.后20分钟,微信群里的朋友们自由提问。

提问请采用文字形式

3.嘉宾分享结束,本期微课堂结束。访谈资料整理后会发到微信群里。

更多信息请关注“影视大咖说”微信公众号。

 

--------------------
大咖助力,帮你成就电影梦!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电影及电影人及电影发烧友的联盟公社

409117名成员680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