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电影及电影人及电影发烧友的联盟公社>>《地球最后的夜晚》没看懂?这篇影评从头到尾跟你讲清楚!

《地球最后的夜晚》没看懂?这篇影评从头到尾跟你讲清楚!

加入收藏

2019-1-10 3:06:37

​​票房超神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无疑是新年前后最具话题性的电影了,毒舌君无意参与影片营销恰当与否的讨论,只想从头到尾把影片的基本剧情和细节说清楚,因为有太多人看完之后大呼“看不懂”了。


这当然不能怪观众,因为从导演毕赣的处女作《路边野餐》到这部《地球最后的夜晚》,在叙事的风格和手法上,都显得很不亲民,需要观众在观影时投入100%的专注、认真、用心与认同感,才能较好地理解剧情,这对观众的要求无疑是太高了,几乎没什么人能只看一遍,就能记住所有的剧情信息点和细节。

就拿毒舌君看过的一些解析本片剧情的影评来说,有些对于剧情细节的记忆其实并不准确,还有些影评​对于本片解读也过于深度和复杂,估计不少人看了这样的影评也跟看了影片一样懵逼。


所以,毒舌君的这篇影评,只是按照大家的观影顺序,用图文并茂的形式,从头到尾将影片复盘一遍,将大家没看明白的那些剧情信息点强调出来,再加上毒舌君个人的点评分析,以便让大家读了这篇影评之后,能够基本理解这部影片。


当然,毒舌君对本片的梳理的解读仅仅是停留在“简单层面”,导演毕赣在影片中营造出交织复杂的多义性,还有反复出现的野柚子、泥石流、监狱之类让人不明觉厉的词汇,甚至影片在罗纮武-罗纮武父亲-左宏元-白猫-小白猫,万绮雯-陈慧娴-凯珍-红发女-白猫母亲,这些主要角色身上,都营造出“多位一体”的迷离朦胧的对应关系。


所以,毒舌君并不想对此进行深度分析和过度解读,来提供给大家一个“标准答案”,因为毒舌君也看过网上不少想给出“标准答案”的影评,最终往往只能陷入无法自圆其说的境地。

毒舌君下面只是想把基本层面的剧情给大家讲清楚,总的原则就是:主人公罗纮武在影院戴上眼镜之前,出现的所有角色都是真实存在的,而戴上眼镜之后的剧情都是他的梦境,是他现实中欲求的投射。


好,上面的话已经说得够多了,让我们正式进入剧情,带你完整回顾整部影片。如果你还没看片,那么看了下面的分析解读再进影院,也会让你一次性地在影院基本理解这部影片。


特别说明,以下的图文分析都是一一对应的。(再补充一句,写完之后发现,还是写得太长太长了,希望大家有耐心看完!)


在正片开始前,先出现了下面这张字幕提示卡,强调这不是一部3D电影,所以不要傻乎乎一开始就戴上进场时发给你的3D眼镜哦!看到右下角那个红蓝3D眼镜标志了吗?影片中,主人公罗纮武进入影院之后,戴上的就是这种3D眼镜,所以这时候你也要同步戴上3D眼镜进入3D画面了哦!

影片的画面开始一个梦幻迷离的场景,有架子鼓,有一个涂着鲜红指甲、戴着老式破手表,握着话筒的女人的手,还有天花板上旋转的光球,这些信息汇集,不难看出这是一个歌舞厅,此时配合着主人公罗纮武的画外音:“只要看到她,我就晓得,肯定又是在梦里面了,人一旦晓得自己在做梦,就会像幽魂一样,有时候还会飘起来……”

不难看出,以上这些画面就是罗纮武在做梦,而旁白中所说的“她”,结合画面中出现女人的手和歌厅这些信息,同后面的角色和情节联系起来,不难猜到罗纮武梦到的就是汤唯扮演的女主角。影片一开始就强调“梦境”,此后的台词也多次提到“梦”,联系到罗纮武戴上3D眼镜后的70分钟剧情,就是在发梦了,而且在梦中他不是和汤唯一起“飘起来”了吗?这有明显的对应关系。


接下来的画面,就是罗纮武从梦中醒来,跟一个穿着内衣吹头发的女人坐在一起,女的问他梦到了什么,罗纮武说:“一个失踪了的人,每次我觉得我要忘记她的时候,就会梦见她……但我连她真是的名字、年龄都不晓得,甚至她以前的事,我一点都不了解。”这些话显然也是在说汤唯扮演的女主角,也在暗示后面出现的万绮雯、陈慧娴这些名字都不是真名,也带出了男主角想要了解女主角前史的心理动机,后面的剧情就付诸实施。女的听了罗纮武的话,说跟他的绿皮书里的爱情故事一样。这是“绿皮书”这一重要意象在影片中第一次出现。在这场戏中,背景声是电视机里传来的日语节目,请记住这个小细节,后面还会提到!

毒舌君看了演员表,才知道“旅馆女”这个角色原来是齐溪扮演的,要说齐溪也算是华语影坛知名的文艺咖演员了,在本片中被剪到一个正脸镜头都没,再加上被凯里话配过音之后,即便出现在影片中,也根本让人认不出是她了,心疼齐溪一分钟!

接下来就是主人公罗纮武回到凯里的情节,首先就是一大段的画外音,提到的主要信息有:1、他是因为父亲过世,才会回到凯里。2、在对往事的回忆中,他提到一个外号叫“白猫”的朋友,尸体在矿洞中被发现。3、白猫曾经要他给一个叫左宏元的人送苹果,结果他因为离婚忘了送,后来他在腐烂的苹果里发现了一把枪。


再接下来就是一个大部分人看了会感觉莫名奇妙的画面,朦胧的画面中,两个人在洗车房里的车中厮打。

​你只有反复观看这个画面,并同后面出现的角色联系起来看,才能看出这两个人一个是左宏元,因为驾驶位前方放着他标志性的白帽子,另一个是白猫,因为白猫就是穿着这种碎格子衬衫。


在此,毒舌君就想严重diss一下毕赣导演。虽说在前面罗纮武提到“白猫之死”之后,紧接着就是上面这个搏斗的画面,貌似是可以建立“白猫之死”的前后因果关系的,但这仅仅停留在理论层面,观众在观影过程中,估计没人会注意到上下文这种关联。


此外,这种朦胧的搏斗画面,观众的注意力肯定都放在看清楚画面发生了什么,无法分心去想这种上下文的关联。况且此时无论是白猫还是左宏元,在影片中还未正式登场,观众也无从联想到是这两人,像“左宏元白帽子”这种一秒钟一闪而过的小细节,看一遍也根本不会有人注意,即便后来戴着白帽子的左宏元出场,观众也无法将他和前面这场戏关联起来。


所以,这场戏对于观众来说基本上就是废戏,毕赣导演这么玩,无疑是对观众极不友好的,因为即便是看片再专注的观众,也很难接收到导演传递的这种突如其来、没头没尾的信息。有时候看不懂一部影片是观众理解能力的问题,但就这场戏来说,观众看不懂完全就是导演的问题!


继续接着说剧情,罗纮武回到他们家的“小凤餐厅”料理父亲的后事,一个中年女人(貌似是他的后妈)取下一个坏了的钟,挂上他父亲的遗像,说“你爸爸在去世之前,经常对着这个坏了的钟喝酒,怎么劝他都不听”,后来当这个女人说要装修餐厅时,罗纮武特别提到“招牌最好不要拆,那是我妈的名字”,这场戏主要是想告诉观众,妻子/母亲 是父子俩的心结所在。

随后是一个罗纮武开车的画面,我们可以听到广播中传来的天气预报,提到了“暴雨”、“泥石流”,这可以看作是影片对于主人公内心剧烈情绪波动的暗示,而且有关天气、节气的播报和旁白其实是充斥全片的,这些都属于罗纮武的专属意象。如果是足够细心的影迷,也会听到在天气播报中还隐约夹杂着一首日语歌,时间很短,转瞬即逝,这个细节后面还会提到。(实在找不到能给这场戏对应的清晰画面,就暂时拿一张有车的剧照来代替吧!)

再接下来,罗纮武来到一个方位不明、环境不明的上面滴水、地上是水的房间,当然,你也可以说这间房子有丰富的象征和隐喻,这里就不深究了。

在这个房间里,罗纮武拿出了他父亲的钟。毒舌君注意到一个细节,钟盘上的时间跟小凤餐厅这个钟第一次出现的时间是不同的,餐厅的钟是不到8点,而屋子的里钟是正好9点,不知道是道具出错,还是另有深意。

接着,罗纮武在钟后发现了他母亲的照片,在照片背后,有“邰肇玫”这个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然后,从水中的倒影中,可以看到罗纮武在把钟表的时间拨回,象征着他开启回忆的闸门。

紧接着就是罗纮武的回忆情节,在他的旁白中,提到在白猫死了之后,他在火车上好像看到了白猫的灵魂。此时影片给了李鸿其扮演的白猫一个在火车上一闪而过的出场镜头,白猫这个角色就算正式登场了。毒舌君在此也想diss一下,许多人也会很容易忽略这个一闪而过的镜头吧,当白猫再次出现,已经是很靠后的情节了,就是那个对镜狂啃两分钟苹果的画面,估计看到这个画面,很多观众都不知道是谁,谁还能想起前面那个一闪过的镜头,从而知道这个啃苹果的少年就是白猫呢?

在此前几场戏的旁白中,罗纮武提到了好朋友白猫的死跟一个叫左宏元的人有关,于是在此处的旁白中,相当于又接续了前面的故事,提到他跟踪到了左宏元的情人。旁白对应的画面是火车车厢,依稀可见汤唯扮演的绿衣女。

但是下一个场景的画面,就有些让人困惑了,就是黄觉抓汤唯头发,给汤唯点烟,拿枪指着汤唯的那场戏,发生的环境和场景都暧昧不明,这种莫名其妙的场景出现,应该是导演后期剪辑进行素材取舍导致的不连戏吧!

此时,画面又再度从回忆中拉回现实,罗纮武在雨夜街头拨打号码,无果。不难推测,他拨打的号码应该就是他妈妈照片背后的那个号码。

再接下来的画面,毒舌君想特别提及一下,这是一个从现实到回忆转换的一个很赞的画面过度,一开始是现实中,伴随着罗纮武追忆往事的旁白,他在一个隧道里推着小货车,应该是小货车抛锚了,后续情节里还有他在车下修车的戏,而且现实中是在下雨的,此时通过小货车前挡风玻璃和雨刷的过度,从朦胧的雨雾中出现了汤唯的绿衣身影,这就从现实穿越到了回忆情节,请注意,回忆情节里罗纮武的小货车并没有坏,他是开车跟着汤唯的,这就是现实和回忆的显著区别所在。

在这场戏的旁白中,罗纮武把左宏元的情妇带回小凤餐厅,从她口中得知,白猫之所以把枪藏在苹果中,让他送到左宏元那里,是想用枪的秘密敲诈左宏元一笔钱。在罗纮武的旁白中,他还提到这样一句话,值得跟大家划重点——“我发现她妆花了的样子跟我妈照片上特别像。”请注意,罗纮武并没有说汤唯长得跟他妈像,而是“妆花了的样子像”,所以他对汤唯的迷恋,其实某种程度上也带有对母亲的眷恋。请记住这个信息点,后面还有情节呼应。

在接下来罗纮武跟她的对话中,出现了以下主要信息:1、罗纮武的妈妈在他几岁的时候失踪了,那天附近有场火灾。2、汤唯扮演的绿衣女叫万绮雯。3、她不是凯里人。4、万绮雯提到她要吃“野柚子”。这些信息点后面也有呼应。此外,毒舌君不想解释“野柚子”代表什么,只是想告诉大家,这是万绮雯的专属意象。


再接下来的画面又从回忆回到现实,躺在车下修车的罗纮武接到一个电话,此处关联到他前面雨夜打电话的戏,电话里一个女人告诉他前面拨打的“那个空号之前是一个女子监狱的电话,在贵阳”,罗纮武管这个女人叫“call机”,还请她老公帮他开一个探监证明。至于这个“call机”是谁,毒舌君看到有的影评把她说成是罗纮武的前妻,但影片其实根本没有任何剧情信息支撑这一判断,后来曾美慧孜扮演的角色出场跟罗纮武一起吃饭,而官方给出的演员表中曾美慧孜扮演的角色就是“call机”,也没有说她就是罗纮武的前妻。

这场戏里有一个重要的剧情信息,罗纮武的电话铃声是一首日语歌曲。这个蛮独特的信息应该有人在观影时注意到了,但却不知道为何会有日语歌的元素,所以毒舌君后面还会专门提到。


再接下来的画面是回忆情节中,罗纮武和万绮雯的一场浪漫戏,标志着两人正式展开偷情。此处要夸一下毕赣,把汤唯拍得很美,从头发到下巴都美。但这个场景其实很可疑,貌似并不是在屋里,而是在野外的某个空间,因为镜头拉来下,他们身边有植物,家里是不可能长满这种植物的。

再接下来,画面又回到现实故事线,罗纮武来到监狱,找到了那个叫邰肇玫的女人,当邰肇玫看到罗纮武从绿皮书中拿出他母亲的照片,开始讲述她跟万绮雯的往事:十五六岁的时候,她们一起去一户人家偷东西,结果万绮雯只偷了一本绿皮书出来,还说要把这本书留给她最喜欢的人。后来她和万绮雯被老A骗到了凯里,卖给了“斑秃”。请注意,此处字幕打的是“老A”,但邰肇玫用地方说出来的发音是“老尖”,毒舌君在此特别提及,是想说这也许是跟后面的梦境有呼应关系。12年前,万绮雯来找邰肇玫给她看这张照片,问她跟照片上的人长得像不像,邰肇玫说不像,万绮雯就把照片留给她走了。再后来邰肇玫被捕,在监狱里碰到一个凯里的狱友,告诉她照片上的地址,她就把照片寄了过去。听了这些话之后,罗纮武把绿皮书留给了邰肇玫。

这场戏算是把这张照片的辗转来历说清楚了,就是——万绮雯从罗纮武那里得到的照片→万绮雯把照片给了邰肇玫→邰肇玫把照片寄回小凤餐厅→罗纮武老爸把照片放进钟表背后→罗纮武在老爸去世后从钟表背后发现照片——这么一个来历。

在这场戏里,罗纮武问邰肇玫是怎么进监狱的,她回答是:“盗窃、诈骗、办假身份”,也是影片在暗示观众,既然万绮雯是邰肇玫的同伙,那么万绮雯也很可能就是个假身份。


接下来,影片又回到回忆画面,只出现汤唯的脚,还有那本绿皮书,当灯光亮起,可以看到有窗户,所以这是在一间屋子里。在此处也要特别赞下毕赣把汤唯的脚拍得很美!在这场戏里,万绮雯问罗纮武:“你相不相信书里面那个爱情故事?只要念扉页上的咒语,爱人的房子就会旋转起来。”也无须深究这句话的含义,只要感受到这是一句强调“美好爱情”的意象和台词就成,是片中角色对于理想或者幻想中的完美爱情境界的一种表达。此处有一个细节,绿皮书随着汤唯的走动从墙上掉落,这是绿皮书第一次出现在回忆情节中。

再接下来的画面又重回现实时间线,罗纮武探完监之后准备开车离开,狱警叫住他,递给他一张邰肇玫给他的一张纸,应该就是绿皮书的扉页,邰肇玫在纸上手写了“如果你能找到她,请让她来看看我”的字样,还写有一个“陈慧娴”的名字,以及“贵州省黔东南旁海镇”这样的地名。显然,这是邰肇玫在告诉罗纮武,万绮雯新身份的相关信息。(下图所配的是后面情节的显示纸条内容的画面)

随后画面又转到回忆情节,猛一看这个场景也不知道是哪儿哈,不过玻璃门上的字样,结合画外音,能够推测出这是电影院的门口,此时响起罗纮武的画外音,“除了偷情,我们还经常去看电影,电影和记忆最大的区别就是,电影肯定是假的,是由一个又一个镜头组成的,记忆分不出真假,它随时浮现在眼前。”这其实也算是导演毕赣某种提示观众的点题话语吧!

随后的画面是罗纮武和万绮雯在电影院里看电影,又是一场十分重要,但容易被观众忽略的一场戏。大家看这场戏的时候,恐怕大部分都会把注意力放在汤唯哭唧唧的表情上,但这不是最重要的,她手上拿着的“柚子”这个细节大家应该注意到,前面说过,这是万绮雯的专属意象,但这也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他们正在观看的电影的背景音响,在一段音乐过后,一段日语歌响起,持续5秒之后画面马上又从回忆切回现实画面,也许很多人也对这段转瞬即逝的日语歌没有太深印象。但这段日语歌却是影片此前剧情中不断出现日语音乐和日语背景声的总根源,此前出现的这些日语声毒舌君在上文都强调过,但为什么影片中会反复出现日语声,则是直到这场戏出现才算得到解答,因为万绮雯出现在这场戏中,电影音响中的日语歌就同她建立的关联。原来日语歌跟“野柚子”一样,也是万绮雯的一个专属意向。此时,翻回头再去看前面提到过的罗纮武的手机铃声,就是这首日语歌,也是影片在暗示他对万绮雯的情根深种和念念不忘。


既然此处出现了这首日语歌,那么毒舌君就在此就多说几句,把这首歌的背景介绍下,这首歌来自日本歌手中岛美雪演唱的老歌《蓟花姑娘的摇篮曲》,大家可以上网找到歌词的中文翻译,不难看出这是一首有关孤独和单恋的歌,这首歌在现实故事中反复出现,其实映射的是主人公罗纮武孤独的心境以及对于万绮雯的思恋之情。这首歌跟下面会提到的那首歌《坚强的理由》一样,都非常契合影片的角色和氛围。


再接下来,剧情又回到现实中,继续讲述罗纮武寻找万绮雯之旅。上面贴过的写有陈慧娴名字和地名的纸条,就出现在这场戏的第一个画面。随后观众看到罗纮武在跟一个女人吃饭,这个女人告诉他有个已婚的“陈慧娴”也许是他要找的人,她的丈夫叫王志诚,在旁海镇开旅馆。但这个跟罗纮武一起吃饭的女人是谁,影片并未提及,影迷们只能认出她是曾美慧孜扮演的,而在本片公布的演员资料中,曾美慧孜对应的角色是“call机”,这样才能把她跟上面截图剧情中跟罗纮武通话的“call机”联系起来。

再接下来是一场不明觉厉的戏,描述一下画面就是——罗纮武坐在一个靠着铁路的屋子里,窗外一列隆隆驶过并停下,还能看到有几个打着手电的人从铁轨旁走过,罗纮武身后的玻璃箱中有一条蛇作势要咬他,但出击的蛇头最终也只能碰到玻璃箱上。此时画面再度响起火车隆隆行驶的声音,镜头转向火车,发现原来是刚才停下的火车在顺着原路返回。之前看到有影评对这场戏做了深度解读,毒舌君却不想多提,因为这场戏并没有特别重要的剧情信息点,无论火车还是蛇,都不算多么明确的意向表达,所以就此打住,接着往下说剧情。

接下来的情节在时空上紧接着上面那场戏,依然发生在这个铁路旁边的房子里,一上来就是罗纮武对万绮雯一段莫名其妙的台词:“他们已经走了。”这指的应该就是上一段提到的在打着手电从铁轨旁走过的那几个人,关键是这样的台词非常莫名其妙啊,“他们”指的是谁?前后文都没有答案,这应该也是导演在剪辑影片进行素材取舍时,造成的不连戏的问题吧!

​接着说剧情,在这个铁路旁边的房子里,罗纮武和万绮雯之间的对白有如下信息:1、万绮雯说她怀孕了,但她打掉了孩子。2、万绮雯说感觉怀的孩子是男生,长大了会像运动员,罗纮武就顺势说,我可以教他打乒乓球。请注意运动员和乒乓球这两个信息,在后来罗纮武进影院后的梦境中会有呼应情节。3、万绮雯说左宏元回来了,罗纮武提议两人一起私奔。

随后就是一个蛮特别的镜头,在火车的隆隆声中,两人眼看着桌上的一个玻璃杯被从桌上被震落,这个镜头不深究,就简单说,大概就是预示着两人的私奔计划必定失败吧!另外,想特别提到毒舌君在资料馆的大银幕上看第二遍时注意的信息,在罗纮武和万绮雯对话时,可以看到房子外面有“小凤餐厅”的招牌,两人相处的这间屋子原来是“小凤餐厅”啊,但看屋子里的布置陈设,又跟此前此后两人私会的空间环境又不相同。整部影片中,万绮雯和罗纮武一起出现时明确的空间信息只有两个,一是前面的影院,二是此处的“小凤餐厅”了。


接下来,故事又回到现实,罗纮武继续寻找万绮雯之旅,这回目标变成了旁海镇的陈慧珊,在他开车前往旁海镇的路上,被交警拦下,随后他就出现在一辆凯里驶往旁海的长途车上。为什么他不开车改坐长途车了?这一点应该不难推断,前面罗纮武自述已经许多年没回凯里了,这次因为父亲去世才回,随后开着父亲留给他的小货车到处跑,在各种驾车相关证件上肯定是有问题的,所以被交警发现的结果就只能是小货车被扣,他只得坐长途车去旁海镇。

再接下来的情节又进入回忆中,左宏元正式登场,请注意他标志性的白帽子,是不是整好对应前面那场车里搏斗戏中“白帽子”的小细节呢?

在这场左宏元出场的戏里,我们还可以看到罗纮武被吊着,左宏元唱着歌去揪万绮雯的头发,这场戏显然是紧接上面罗纮武说要跟万绮雯私奔的那场戏,两人准备私奔的时候被左宏元发现了。另外,更加仔细看的话,当左宏元摘掉帽子之后,会发现他头发上的"斑秃",没错,他就是之前邰肇玫提到的"斑秃"。

请注意,这场戏里的背景音乐和左宏元场的歌曲,是伍佰和莫文蔚合唱的《坚强的理由》,大家留意歌词,其实是跟影片营造的情感氛围是很搭的!

接下来,画面又回到现实中,罗纮武在旁海镇找到了陈慧娴开旅馆的老公,怎么能证明万绮雯和陈慧娴是一个人呢?就因为她老公问了罗纮武下面这句话:“你是不是罗纮武?”显然,只有万绮雯和陈慧娴是一个人,她老公才会知道罗纮武。

再接下来,画面又回到过去,万绮雯怂恿罗纮武在影院里用枪杀掉左宏元。此处空间依然不明。

再接下来,画面又回到现实中罗纮武和旅馆老板的对话,有以下主要的剧情信息:1、万绮雯/陈慧娴并不在这里,她刚刚跟旅馆老板离婚。2、离开后,万绮雯/陈慧娴在荡麦的歌厅唱歌。3、罗纮武问旅馆老板的儿子不是他跟万绮雯/陈慧娴生的,旅馆老板回答:“她是讲故事的高手,我也不知道哪些是真的,哪些是假的,反正她讲过,她天生没有生育能力。”这是一个比较有争议的情节点哈,有人认为是,有人认为不是。毒舌局对此的看法——“是”!首先,下图台词里有个小孩子的声音管旅馆老板叫爸爸,说明这确实是他的儿子,不是别人的。其次,旅馆老板说的这句话“反正她讲过,她天生没有生育能力”,可能会让不少影迷得出结论说这说明孩子不是万绮雯/陈慧娴的,但不要忘了旅馆老板前面的话,总体来看其实是在表明“她天生没有生育能力”这句话是不可信的,而且旅馆老板的婚姻状态是“刚离婚”,所以孩子也不可能是他跟汤唯离婚后跟其他女人的生的,所以综合推论,这个孩子就是万绮雯/陈慧娴的。

随后是一个罗纮武在车站买票的画面,从上面的情节不难推测,这是罗纮武在从旁海镇卖车票去荡麦,继续寻找万绮雯。

接着就是张艾嘉出场,她和罗纮武的对话中,可以得知她是白猫的妈妈。毒舌君对于这场戏的突然插入,也感觉有些困惑哈,虽然从屋子里的文字能看出这是个理发店,但这个理发店在哪里?上面不是罗纮武买票从旁海去荡麦吗?所以这里是荡麦?此前没有任何情节和旁白提示他要去找白猫的妈妈,怎么突然就来了这么一场戏?毒舌君还是认为,导演在前期肯定是有完整的合理性规划的,但在后期剪辑进行素材取舍时,就容易造成不连戏的问题,这场戏和上面提到的一些戏,就是如此。

在张艾嘉出场之后,画面又马上切回到一个有些让人懵逼的回忆情节画面,一个满头是血的人,被人装在矿车里推进了矿洞,铁轨上留下一张黑桃A。毒舌君看了两遍之后,仔细看清了许多细节,再结合影片的上下文,才能得出这样的结论:这个满头是血、已死或者昏迷的人,就是白猫,细节就是他的花格子衬衫和胸口的老鹰纹身,还有那个推他下矿洞的人,镜头从他的头顶掠过,可以看到他头顶的“斑秃”,所以他就是左宏元。至于黑桃A,毒舌君不想进行过度解读,就略过不提了。

随后剧情又回到现实中罗纮武和白猫妈妈的对话,对话里有这些剧情信息:1、白猫妈妈说,左宏元跟白猫爸爸借过一把枪,为万绮雯杀人,万绮雯就当了他的情人,后来听说她在外面跟好几个男人裹在一起。这个剧情信息也算是完善了左宏元杀白猫的逻辑链——白猫正是以“知道左宏元杀人”来要挟他,才遭到杀害。2、罗纮武讲到小时候的事,他妈妈给他到旁边养蜜蜂的人家偷蜂蜜,打着火把避免被蛰,如果偷不到蜂蜜,她会伤心地把苹果连核一起吃掉。请注意,此时影片给罗纮武这句话配的画面,是白猫哭着吃掉苹果核的画面,足足有两分钟长。这无疑也是很让观众讨厌的一场戏哈。毒舌君在上文说过,白猫这个角色此前的两次出场都是一闪而过,大部分观众也许都没留意,所以很难同这个吃苹果的青年对应起来,再加上明明罗纮武在讲他妈妈吃苹果,却配上这个青年吃苹果的画面,让人感觉莫名奇妙。这场戏要让毒舌局来解读的话,简单来说就是影片充斥的诸多角色对应的暗示之一吧,暗示罗纮武与白猫的对应关系,后来在梦境里,也有罗纮武连核吃掉整个苹果的情节。所以,“连核吃掉苹果”属于影片在罗纮武母子关系上设置的专属意向,包含了罗纮武对母亲从小离自己而去的内心痛苦吧!

此外,这场戏里可以看到白猫的老鹰纹身和花格子衬衫,跟前面的情节相呼应,那个人就是白猫。(上面这张图也许让大家看不清楚花格子衬衫这个细节,那毒舌君就用下面这张剧照来让大家看清楚吧)

3、罗纮武说白猫跟他说他爸爸的外号叫“老鹰”。这也是个后面会有呼应情节的点。4、白猫妈妈问罗纮武如果是他妈妈会把头发染成什么颜色,罗纮武说“红色”。请注意,此处并不是说罗纮武的妈妈染过红头发,而是罗纮武“认为”他妈妈会染红头发。这个细节可以说明后来罗纮武梦境中出现的红发女,其实是他个人意识的投射。


接下来的一场戏,就是回忆情节中,罗纮武在影院里枪杀左宏元的那场戏。罗纮武到底有没有杀左宏元,这也是影迷们一个争论的焦点哈,毒舌君的看法是——杀了。因为毒舌君在影院看了两遍,在此处瞪着眼仔细看,可以确认一个小细节,镜头从罗纮武转向左宏元时,左宏元胸口出现了一个湿润的点,以此来暗示罗纮武确实开枪杀死了左宏元。但此时左宏元还一直有抽烟的动作哈,一点没有中枪的样子,这样的画面也让人略感困惑和违和吧!

但这绝不是毒舌君看花了眼或者在过度解读,有下面这张剧照为证,左宏元胸口这个“湿润点”已经很清楚了吧,他闭着眼睛的样子也很像是死了。

在罗纮武影院枪杀左宏元的这场戏中,还有他这样一段旁白:“我已经忘记了那部电影的名字,也想不起那本绿色的书真的是她留给我的,还是忘记在了那片断墙上,只记得我回到那个漏水的房子里,她已经走了。”这句台词也显得有些迷哈,无论是“断墙”、还是“漏水的房子”,在此前的回忆情节里,无论是旁白还是对白都从未提到,此时都非常突兀地出现了。“绿皮书”在现实情节中多次提及,但在回忆情节中,“绿皮书/绿色的书”这个词则一次都未在旁白里出现过,只是在前面汤唯脚部特写画面中,出现过一个绿皮书掉落的镜头。以上的突兀的旁白,毒舌君认为这还是导演剪辑影片时进行素材选取导致的不连戏,甚至毒舌君疑心连这句旁白也许都是从其他地方移过来的。

就此,回忆的情节正式结束于上面罗纮武枪杀左宏元以及那段旁白中,确定地告诉了观众,万绮雯最后离开了罗纮武,但离开的原因,影片并没有说。随后,影片展开现实情节的最后一场戏,罗纮武来到荡麦的歌厅,但歌厅锁着还没有开门。

一个拉皮条的中年妇女告诉他歌厅晚上9点才开门,而且这里要拆迁了,这是歌厅营业的最后一晚,罗纮武问他歌厅里有没有一个歌手叫万绮雯的,唱的是不是日语歌,只是得到了敷衍的回答。

此处罗纮武的问话里“万绮雯唱日语歌”这个信息点,也是缺乏前情铺垫的,因为此前的剧情虽然多次出现日语歌,但并没有出现过“万绮雯唱日语歌”的情节,此前旅馆老板提到万绮雯/陈慧娴在荡麦唱歌,而且总是唱一首歌,也没说过唱的是日语歌,所以罗纮武此时问出的这句话显得有些莫名其妙,应该是最早影片里肯定是有万绮雯唱日语歌的情节的,只是最终影片定剪的时候被剪掉了!毒舌君这么推测并不是毫无根据的,因为在预告片中就有汤唯唱歌的画面,只是影片里没有出现过罢了。(见下面这个预告片截图)

那个拉皮条的女的让罗纮武先去看场电影等候歌厅开门,罗纮武就走进影院,戴上了3D眼镜。

此时,银幕上终于出现了本片的片名《地球最后的夜晚》,你可以就把这简单当成本片的“出片名时刻”,可以认为罗纮武在影院里看了一部名叫“地球最后的夜晚”的3D电影,主要就是提示观众,千万别当真,戴上3D眼镜之后,影片就进入了一个全新的时空,不是回忆,也不是现实,而是电影的幻境,或者说是罗纮武的梦境,或者说是罗纮武的潜意识世界,罗纮武在梦境中度过的那一晚,就是“地球最后的夜晚”。

影片如此晚才出现片名,毒舌君在此想调侃一下:贾樟柯的《山河故人》直到影片开始45分钟之后才在银幕上出现大字片名“山河故人”,毕赣的前作《路边野餐》也是在影片开始30分钟之后,才出现片名,这次的《地球最后的夜晚》更是在影片开始70分钟之后才出片名,毒舌君仿佛听见毕赣在呐喊:“还有谁?还有谁?”呵呵!如果要全球评选片名出现最晚的影片(片名出在结尾的不算),《地球最后的夜晚》绝对能名列前茅哈,很可能就是第一吧!因为本片确实足够长,片名之前有70分钟,片名之后还有60分钟!


而且是“真·一镜到底”的60分钟哦,毒舌君此时只想说两个字——牛逼!


在梦境中,罗纮武提着灯、拿着枪,通过长长的矿洞走进一间屋子,此时出现了第一个重要的剧情信息点,挂在屋里的日历上有“冬至”的字样,影片还特别用字幕的形式加以强调。

在此,毒舌君想简单聊一下网络上关于本片“看懂看不懂”的热议,通过上文的评述各位也许不难看出,影片让人“看不懂”,导演毕赣是有一定责任的。但毒舌君同时也想在此强调,“看不懂”肯定也有观众时不认真、不细心、不动脑的锅,如果有观众看不出70分钟出现片名之后的情节,都是罗纮武的梦境,这就绝对不是导演的责任,而是观众的问题。因为在片名之后的情节,导演反复在向观众暗示这是梦境,观众如果一直接收不到,那就要么是没用心、要么是没用脑了。而此处的“冬至”,就是导演的第一个暗示,因为此前的70分钟戏份,许多细节都在告诉观众,现实情节的戏份发生在夏天。而此处的日历却突然出现“冬至”,如此剧烈的季节变化,也只有用梦境才能够解释。后来在小男孩骑摩托送罗纮武离开时,两人在对话中还把这种季节变化又强调了一次,这也是导演在提醒观众:“这是梦境哦!”


接着说梦境中的剧情,罗纮武在矿洞里的屋子遇到了一个12岁的小男孩,这个小男孩穿着运动衣,要跟他打乒乓球,乒乓球拍上还刻着老鹰的图案,后来小男孩骑摩托送罗纮武离开后,罗纮武给他起了个外号叫“小白猫”。综上所述,不难看出,这个小男孩就是罗纮武对于自己那个被万绮雯打掉的孩子(不管打胎是真是假,至少罗纮武认为是真的),以及好朋友白猫“合二为一”的潜意识投射。小男孩12岁,万绮雯探监邰肇玫正好也是12年前,也是在那个时候万绮雯跟罗纮武偷情并打胎,还跟罗纮武说希望孩子长大后成为运动员,罗纮武说会教他打乒乓球。乒乓球拍上的老鹰正是白猫的纹身,白猫父亲的外号也叫“老鹰”,白猫的尸体是在矿洞中被找到,这都跟影片此前出现过这些信息点一一对应。而本片的预告片中,也有意把这两个角色的画面组接在一起,也是在提示观众这种角色对应关系。(预告片截图见下图)

接着说剧情,罗纮武在滑过索道之后,在台球厅里碰到了一个叫凯珍的女子,跟万绮雯长得一模一样,所以罗纮武一见到她,就抓住她的左手开看。因为在此前的回忆情节中,绿衣女万绮雯的左手上是始终带着一块老式手表的,但凯珍的左手上并没有。但我们依然可以看到这两个角色的对应关系,因为凯珍提到了她玩的游戏里“野柚子是最难中的”,而上文已经强调过,“野柚子”是万绮雯的专属意向,所以万绮雯和凯珍是有着对应关系的,也是罗纮武潜意识的投射,这在预告片里同样有暗示。(预告片截图见下图)

可能有人会问了,凯珍既然罗纮武在梦境中的潜意识投射,那他为什么不干脆把她投射成万绮雯的样子不就得了,为啥这个凯珍除了跟万绮雯长得像,衣着发型跟那个绿衣女郎一点都不像呢?毒舌君是这么看的,万绮雯是抛弃过他的女人,罗纮武的潜意识无法直接把她投射出来,以为无法面对,而是投射出了一个仿佛是还没来到凯里、还没见过罗纮武的“纯真版万绮雯”——凯珍。因为邰肇玫曾经告诉过罗纮武,万绮雯是被老A卖到凯里的,回忆情节里罗纮武也说过万绮雯“不是凯里人”,而梦境中这个凯珍,说男朋友要带她去凯里。而那两个打台球的烂仔在逃跑时,喊了一句:“等小建回来,我要告诉他你在这里有男人了。”还记得上文里毒舌君在罗纮武探监邰肇玫的时候,邰肇玫说“老A”的地方话发音其实是“老尖”吗?“老尖”、“小建”,是不是也存在着某种角色对应的潜意识投射的暗示呢?后来在两人一起飞起来的时候,罗纮武也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心声:“我希望你就是她。”

继续说剧情,罗纮武和凯珍被烂仔关在了台球厅,两人先是一起打台球,后来罗纮武转动球拍,两人就飞了起来。请大家马上往上翻到本文最前面毒舌君对影片第一场戏的描述,还记得毒舌君特意提及的罗纮武的旁白吗?“只要看到她,我就晓得,肯定又是在梦里面了,人一旦晓得自己在做梦,就会像幽魂一样,有时候还会飘起来……”其实,影片在一开头就在提示70分钟之后的梦境了。

当然,肯定会有人说了:“看到这儿谁还会记得影片开头这句台词啊!”记不住也没关系,因为这场戏还有对于“梦境”的相关提示,罗纮武在打台球的时候提到自己“晕机”,而凯珍在打台球的时候说过男朋友要带她去凯里坐飞机,说明她还没做过飞机。但在飞起来之后,凯珍却对罗纮武说:“快放我下来,因为我晕机。”这个词在短时间里连续出现,也是在暗示观众,凯珍是罗纮武潜意识在梦境中的投射,所以两个人才会出现这种无厘头的相似点。


罗纮武和凯珍落地之后,两人分道扬镳,镜头跟着凯珍来到举办卡拉OK大赛的广场,请注意,此时广场卡拉OK响起的歌曲是陈慧娴的《花花宇宙》,也是一首跟影片氛围非常搭的歌曲,不得不称赞一下,本片出现的所有歌曲,都跟影片的氛围和意境形成完美搭配。凯珍买了一个烟花之后,张艾嘉扮演的红发女出场,周围的人都管她叫“疯女人”,她点燃了一根火把之后,镜头开始跟着她的脚步远离广场,罗纮武注意到这个女人之后,就跟在她后面,这个红发女来到一个大铁门前,要一个男人跟她一起走,这个男人不愿意走,罗纮武就拿枪出来威胁这个男的,来帮助红发女。罗纮武还问红发女“为什么要跟他走”,“还有没有牵挂的人”。红发女的回答是:“我吃了太多的苦了,至少在他那里蜂蜜是甜的”,“我牵挂的人还小,很快就会把我忘记了”。罗纮武问红发女是不是喜欢吃苹果,红发女回答“神经病”。罗纮武说要抢她最贵重的东西,红发女就把手表给了他,罗纮武就流着泪吃着苹果离开,直到把整个苹果核都吃掉。

这场戏也有一系列情节和意向与影片前面现实中的情节相呼应,这个红发女相当于罗纮武对于母亲眷恋的潜意识投射,他在梦境中对于母亲失踪的童年伤痛,给出了一个能够自我安慰的解释。而红发女给他的表,其实就是万绮雯的表,罗纮武后来去找凯珍把表给她,其实也是影片在告诉观众,罗纮武潜意识的情感投射,在这三个角色身上是由共通性的。母亲和万绮雯都曾经离他而去,所以潜意识在梦境中投射出凯珍这个角色,让她代替母亲和万绮雯,来达成一个完美的情感世界。


继续说影片最后的情节,罗纮武回到广场,此时响起的卡拉OK歌曲是《墨绿的夜》,本片还为这首歌专门做过推广曲MV哈,大家可以去看看,歌曲梦幻的感觉跟影片营造的梦境氛围也相当搭配哈!

罗纮武来到后台,见到准备上台唱歌的凯珍,把表送给凯珍,凯珍把烟花送给罗纮武。两人有这样的对白,“表是代表永远的意思”,“烟花是短暂的意思。”此外,凯珍的化妆台旁边的墙上,也写有“野柚子”的字样。

罗纮武点燃烟花,然后凯珍带着罗纮武去两人在飞起来的时候她提到的两个相爱的人住的房子。但这个房子被烧过,已经不是凯珍曾经见到过的模样了。凯珍说,有天晚上听到那个男的对女的说,“只要念一段咒语,房子就能旋转起来”。随后有两句关键的台词,罗纮武问凯珍:“人会知道自己在做梦吗?”凯珍回答:“会吧,电视上说,梦就是忘了的记忆。”看到此处,如果有观众还看不出来这是梦境,再加上此前的梦境情节里还有诸多提示,那么毒舌君只能说:“毕赣已经尽力让观众看懂了,如果还有人看不出这是梦境,那真不是导演的锅!”

罗纮武问凯珍可不可以亲她的脸,凯珍说如果房子真的旋转起来就可以,罗纮武就念出了绿皮书扉页上那句能让爱人的房子旋转起来的咒语:

用刀尖如水

用显微镜看雪

就算反复如此

还是忍不住问一问

你数过天上的星星吗

它们和小鸟一样

在我的胸口跳伞

随后房子就真的旋转了起来,两人在旋转的房子中接吻,此时镜头离开这个房间,原路返回后台,烟花还像刚刚被罗纮武点着一样,在继续燃烧。

这个烟花其实也是个梦境的提示,罗纮武给自己的情感编织了一个完美的梦境,但这个完美结局其实就想烟花一样转瞬即逝。


写到这里已经写得很长了,毒舌君就不跟大家多聊了,更多想说的话,会在近几天写出《地球最后的夜晚》的第二篇影评,再跟大家聊聊这篇影评没提到的毒舌君对于本片剧情和角色设计的更多思考。(文/列文)

 

标签: 黄觉(12) 汤唯(354) 列文(884) 地球最后的夜晚(6) 毕赣(6)

7.2 

地球最后的夜晚 (2018)

影评(52)

收藏(517)

地球最后的夜晚/Long Day's Journey Into Night(2018)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110949/blog/8070015/
--------------------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9-1-10 20:04:52
多亏我看了你这篇剧情解析,这部电影说真的有好多没有看懂的地方 我似乎看到了其他电影的剧情叙述模式 和导演的前一作品属于一类的 不过这部电影太迷幻了 看到中间我竟然快睡 作为金马提名电影 唉 我还是喜欢他前一部电影
--------------------
我是一个不合格的穆斯林教徒 但我是一个合格的俗人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电影及电影人及电影发烧友的联盟公社

409298名成员793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批准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