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QQ爱>>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8》刘先觉

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8》刘先觉

加入收藏

2016-9-10 21:46:49

2.安宁会友

云南安宁,云峰山馆。友人永昌张含(46岁)、阿迷州(即今开远)人王廷表(35岁)、毛成(毛玉之子十九岁)、白族人杨士云(46岁)、昆明人胡廷禄(46岁)及永昌知府严时泰(50岁)前来看望升庵。

友人相见分外亲热,张含抱住身着罪服的杨升庵说:“闻升庵弟遭此罹祸,我同王廷表特邀请永昌知府严时泰大人、喜州臣儒杨士云、昆明隐士胡廷禄几位好友前来看望老弟。”王廷表:“桂湖一别,想不到二十年后又在此相聚了。真是人世沧桑、世事难测啊!我来介绍一下。”杨慎:“不用介绍了,除这位永昌知府严时泰大人是初交外,杨兄是正德十一年进士,授翰林院庶吉士、工科给事中,我们曾在一起在翰林院共事。后乞病归里。胡兄是正德十二年进士,那年我正为殿试掌卷官,胡兄由南京户部郎中,出任河南按察司副使,后在武宗纵淫,巡游渡黄河时,触犯皇威而被削籍归滇,这事家父曾给我讲过。”

严时泰:“杨太史遭此罹难,来到永昌了卫,我身为知府,深感荣幸。你就继寓安宁,卜馆云峰居之,不用到戍所去,这里山清水秀,卧佛、温泉可常去游玩。巡抚大人郭楠嘱托我多多关照于你。有什么要求尽管给我讲。”杨慎:“谢过知府大人。”

张含:“自古大圣大贤都是经历了挫折、磨难,才得以成大器的,孔子周游历国,弟子三千,贤人七十;屈原被流放洞庭,才写出离骚、楚辞;司马迁受腐刑在狱中三十年才写出惊世巨作《史记》;韩信忍受胯下之辱,不忘漂母一饭,才拜相封侯。升庵兄报国无门,遭此罹祸,使大明少了一个栋梁之臣,千百年后,我们的后世子孙将会看到,中华文明史又多了一颗璀璨的明珠!”杨慎:“张含兄的话对杨慎是永远的鞭策和巨大的鼓励,我也要像先贤那样,在云南开馆讲学,作书立说,传播中原文化,推进汉族文化与当地土著民族文化相结合,开拓南诏文化,促进民族融合。皇上不容我,云南老百姓一定欢迎我。”

严时泰:“我代表永昌卫的老百姓首先欢迎杨太史。”

毛成:“家父毛玉,与伯父一起伏阙争议大礼,被逮下狱,廷杖后伤重致死,生前空父常提起升庵伯父。今闻伯父谪贬云南,特来请伯父到我家安宁去住,或到高峣海庄住。”升庵:“在京京师时我见过你,你叫毛成。现已长成大人了。行!我先暂住你家,也好教你考取功名。”

3.题扇诗

永昌府“小桥西”村,张员外家,端午节张员外宴请私塾先生杨状元来家作客,还请了几位乡绅秀才来陪杨状元饮酒。

张员外里里外外张罗着说:“酒席准备好了没有?一会儿客人就要到了,今天的主客是张宝的私塾老师,杨升庵状元,我还请了小桥西的几位乡绅和永昌卫的几名秀才来作陪客。”张妻:“自从杨状元教我儿读书识字后,强得像牯子牛的张宝,一下子听话了,再也不顽皮了,也知道用功读书了,真该感谢杨状元才是。”张员外:“可不是吗?一个名满京华、声震云南的状元,今天屈尊俯就来教一个私塾,真是我儿的造化啊!张宝在哪里?叫他去看一下老师来了没有?”张妻:“还在书房读书呢!你听!”朗朗的读书声从书房飘来。张妻高声喊:“张宝!不要读了,你爸叫你去看你老师来了没有。”一个十四岁的小男孩从书房出来,说“欸,我马上去请!”

下人摆好酒席,只等客人就坐,先来的是几位乡绅、秀才,杨状元姗姗来迟。张宝陪着这个貌不扬、衣不鲜的私塾老师时屋,不住喊:“老师请在堂屋坐!”张员外心中十分高兴,对杨状元十分尊敬。忘了向客人介绍,就请杨状元坐上八位。张员外:“老师请上坐。”杨状元也不谦让,就照主人安排坐下了。几位乡绅、秀才觉得十分屈就,都十分气愤,但碍着张员外的面子,一时也不好发作。杨状元看在眼里,佯装不知。

吃过饭后,几个秀才挤眉弄眼,出了个鬼点子,有心奚落杨状元一番。有个秀才拿出一把贴金白扇,对杨状元说:“我这儿有把贴金白扇,请私塾老师题诗一首。”杨状元接过扇子,叫张宝拿来笔墨,提笔一挥而就:“太阳一出万树低,大船撑过小桥西。山高还有天在外,梧桐只属金凤栖。”

几个秀才一看,说:“不想私塾老师口气不凡,请提名落款。”另一个秀才:“我们几个秀才还不敢说如此大话,你一个私塾老师,口出狂言,你是谁?”杨状元见这些秀才狂妄自大,心中好笑,顺手落下“天子门生杨慎”辩六个字。那几个秀才一见,吓得有的瞪着眼珠不能动,有的张着大口有能合拢;有的伸出舌头缩不回来,一齐纳头就拜,说:“我们有眼不识泰山,望杨状元怒罪。”几位乡绅也说:“杨状元大人不计小人过。”

4.无情征雁,飞不到滇南

新都桂湖,黄峨独自一人登上城垣,遥望蓝天,顿添惆怅。[闪回]

江陵古渡,朔风飞雪,黄峨与升庵绝别的场景。她回到榴阁,以深沉的思念之情,写下了散曲《黄莺儿》:“积雨酿春寒,见繁花树树残。泥途满眼登临倦,江流几湾,云山几盘。天涯极目空肠断,寄书难。无情征雁,飞不到滇南。”

黄峨书毕,又写了一封家书,一并装入信封内。她将杨升庵寄给她的书信又拿出来看。当看到附来的一首散曲中的两句:“辞家衣线绽,去国履痕穿。”时,想到丈夫那种穷愁潦倒,茕茕孑立、形影相吊的惨景,不禁凄然泪下,悲痛欲绝。

她来到父亲杨廷和的病床前看望,因担忧国事,思念儿子,忧思成疾,病势加重的父亲。黄峨问:“父亲大人的病有好转吗?”杨廷和:“我的病是心病,每晚都梦到升庵一个孤孤单单在永昌卫戍边的情景,若能盼到他回来见一次面,定会好的。你可给他写封信,就说我病势加重,想见他一面。托家人将信带到泸州卫,找他表弟韩适甫代转,他表弟现任泸州卫指挥使。”黄峨:“我马上写好,立即派人送去。”

 

 

 

第十六集  铁楼

 

1.赴永昌卫服役

嘉靖四年春,安宁,云峰馆,友人张含、王廷表、胡廷禄、杨世云来升庵暂住地看望升庵。杨升庵(38岁)病卧床头,几不能起。张含:“升庵弟的病好些了吗?”升庵从床上起身:“你们都请坐,没处坐就坐床边。”众人:“我们站一站。”升庵:“病已基本好了,明天我就准备去永昌卫戍所报到。”王廷表:“何必那么急喃!多休息几天再去不行吗?”升庵:“巡抚台州黄公衷催促太急。”胡廷禄:“俗言道‘要下夷方坝,先把老婆嫁’,那里去不得啊!”升庵调侃道:“我是‘必下夷方坝,已把老婆嫁’。已先把老婆嫁回四川新都了。”杨世云:“真的啊!”升庵:“开玩笑的。我妻子黄峨陪我从天津直到江陵,还要陪我一起到永昌卫,我不忍连累妻子受苦,在江陵挥泪分别,让她回老家四川新都去了。”杨世云:“永昌卫是一个汉族、回族、傣族、景颇等族杂居的小镇。那里虽然坝子宽阔,风景秀丽,土地肥沃,物产丰富。但是,土司豪强当道,贪官污吏横行,老百姓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生活,而且那里瘴气瘟疫流行,谁也不愿更不敢到那个地方去。”升庵说:“自己是‘谪戍永昌’的,永昌不能不去。正因为那里是个多民族杂居的地方,生活困苦,土司豪强当道,贪官污吏横行,更要去实地考察一番。”张含:“好吧!明天我们送你。”

第二天一早,杨升庵身穿褚衣罪服,骑一匹白马,由官差押着上路了。张含、王廷青、胡廷禄、杨世云赶来送行。张含:“升庵弟!我们送你来了。”升庵:“谢谢诸位仁兄!”王廷表:“张含和我决定远送你一程,把你直接送至永昌卫戍所,胡廷禄、杨世云因有事胶不开身,只有在这时向你告别。”胡廷禄:“以后常到这里住,我们就可经常见面了。今有事脱不开身,不能远送了。”杨世云:“升庵兄保重,我也有事脱不开身,只有这里向你告别。”一行四人骑着四匹马启程上路。胡廷禄、杨世云向他们挥手告别。

2.卧佛诗与白崖诗

正当阳春三月,杨状元一行四人来到永昌城北二十里的云岩同山。张含:“云岩山距永昌只有二十五里了,山东麓有一卧佛寺,前有一尊卧佛,何不一起去看看。”杨升庵:“这样甚好。”王廷表拿出一锭白银交与差人说:“你一路辛苦了,请多多关照杨状元。”差人笑嘻嘻接过银子,说:“那是一定的,请二位放心。”他们一起来到卧佛旁,杨升庵感叹道:“金仙疲津梁,云卧恣天行。菩萨叹退位,未尽区中情。二谛凭谁解,松风与水声。”张含:“升庵弟这首卧佛诗自嘲如卧佛退位,虽万里遣戍,疲于道途;但仍不忘世情。”王廷表:“升庵兄就用不着去解什么真俗了,那里去证明真俗二谛的存在?”升庵:“确实如此。”

沿途只见成串的芭蕉吊在树上,成熟的黄梨缀满枝头,田地里老百姓正在忙着耕种、成割。杨状元不禁自言自语道:“真是一块好地方,哪里是什么瘴气蔓延之乡呵!”张含:“杨世云兄是怕你到此受苦才那么说的。”王廷表:“沿途确实艰险,就拿过定西岭白崖城来说,确实如此。”张含:“升庵弟何不将过白崖城所见所闻赋《白崖》诗一首。”升庵:“我正有《白崖》诗一首:仆夫双牵缆,登岭如上滩;下坂亦何险,骏马如流丸。上下两艰阻,行路常苦艰。霖雨贯四时,阴箐不曾干;弱泥岂易蹑,弱枝岂易攀。暮投三家市,暂假一夕字,篁篱既穿漏,荆扉且无完。东家采樵女,适遭猛虎餐,哭声起邻屋,行者为悲酸。”王廷表:“升庵兄的这首《白崖》诗真可谓写白崖城的千古绝唱。”升庵:“廷表弟过奖了。”张含:“周末蒙苴颂在白崖建国,汉武帝封其后裔为白子国,白崖城依山为城,为大历七年阁罗凤所筑,城周四里。县西石崖斩绝,其色如雪,故曰白嵓(古‘岩’字)。”杨升庵:“张含兄这段介绍我将来把它编入《南诏野史》中。”王廷表:“升庵兄到永昌卫后有何打算?”升庵:“我打算为永昌的穷苦百姓办一所学校专收汉、回、傣、景颇各族穷百姓子弟上学。然后编修《南诏野史》、《滇载记》、《云南山川志》等。”张含:“永昌卫有个土司,凭借自己世袭的权势,欺压百姓为非作歹,搜刮了大量的民脂民膏,过着花天酒地的生活。他房有百幢,田有千亩,粮有万担,仍不能满足奢望,又大兴土木,造了座雕龙画凤的彩楼,供他观赏风光。彩楼巍巍,只缺少名人的题匾,真是美中不足。你去了后肯定要来代你题匾的。”升庵:“我才不会干哩!”

3.土司老爷请杨状元题匾

土司衙门,土司老爷正在找来管家询问:“谪戍来永昌卫的杨状元来后干了些啥?”管家:“他在小桥西附近办起了一所私塾,专收汉、回、傣、景颇各族穷百姓子弟上学,只有张员外的儿子张宝是个例外。”土司:“就是张员外那个犟得像条牯子牛的‘活宝’、‘现世宝’儿子吗?”管家:“就是,听说给杨状元调教好了。”土司:“杨状元是当今天下第一大才子,诗词字画都是赫赫有名的。要是请得杨状元为新修彩楼题上一块匾,那就十全十美了。”管家:“我去写请贴找差人去请就是了。”

一天清晨,土司命差人前去请杨状元为彩楼题匾。差人到杨状元家敲门。书童开门问:“有啥子事?”差人说:“土司大人请状元公题匾。”书童持土司请贴禀报杨状元。

杨状元看过请贴说:“回告你家老爷,今天没空,去不成。”

土司衙门,差人回告土司官:“状元公说,今天没空,去不成。”土司官不满地说:“好大架子,难道要三请四请才行,明天给我再去请!”

第二天清晨,差人持着大红帖子又去请杨状元。差人敲开门说:“土司大人叫我再来请状元公题匾。”书童说:“状元公出门去了,不在家。”

差人回报土司:“状元公出门去了,不在家。”土司气得骂道:“臭军犯,不识抬举,不知好歹!明日我亲自去请,看你来不来!”

第三天早晨,土司坐着八人大轿,吹鼓手在前开道,侍卫在后保镖,一队人马威风凛凛直奔状元公的住宅。杨状元早已料到土司还要来麻烦,他是决不愿为这种人效力的。因此,他事先吩咐书童:“无论土司什么时候来,都告诉他,我出门去了,不在家。”

一阵锣鼓惊飞了栖在状元公院里树上的画眉鸟,轿子来到门前,土司命人敲门。书童开门问:“有什么事?”土司高声说:“快去禀报状元公,我是土司官,特地来府上请他到舍下题匾!”

书童说:“状元公昨夜外出,至今未归,不知要去几日,得罪了。”

土司只得灰溜溜地打轿回府,找管家商量办法。他的管家是个很有心计的家伙,眨眨眼睛说:“我看杨升庵一定在家,是他不愿来给老爷效力。”土司大怒说:“找几个差人把他捉来。”管家说:“万万使不得,我自有激将法,请将不如激将嘛。”他对着土司的耳朵,如此这般地说了一遍。土司高兴了,连说:“对,对,要骂他一顿才行。

4.想以“独居”骂别人

管家叫人取来笔墨,到杨状元住的地方,在两扇门上写了斗大的“独居”两字就走了。街上的人纷纷住脚围观,一时间门前像赶街子一样,乱哄哄的。书童见状,忙报告杨状元说:“土司的管家在两扇大门上写了斗大的两个字就走了,惹来不少人看热闹。”状元公看后说:“这无耻之徒骂上门来了。”书童奇怪地问:“他哪里在骂你?”杨状元分析道:“你看这‘独’字,左边一‘’是犬,狗的意思,右边一个‘蜀’字指四川,居是住宅,连起来就是骂在此居住的是四川来的狗。”书童气愤得要去赶围观看热闹的人。杨状元道:“给大家看看也好。才知道土司官是如何骂人的。礼尚往来嘛,我也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为众民们出口气。”

杨状元整整衣冠,带了书童,大摇大摆地到了土司家。土司管家一见,以为得计了,高兴得不得了。土司指着庭外一处高楼说:“敝处造了一座彩楼,空匾待题,请杨状元赐友龙凤。”

杨状元笑着说:“盛情难却,见笑。”土司官忙亲自磨墨,管家忙裁纸。状元公提笔在手,肘腕生风,一挥而就。霎时,苍劲流畅的两个大字展现纸上——銕搂。土司、管家和众富豪赞不绝口:“好一个‘铁楼’”一富豪赞道:“杨状元真乃大文人学士,题得好,题得妙!这的确是永昌卫地区数一坚实如铁的彩楼,真可流芳千古,万世不朽。”土司官高兴地命家家:“马上命能工巧匠,依样镌刻在匾额上。”管家:“是!”

5.反为“銕搂”万代羞

不几天匾刻成了,黑漆底板,金灿灿的大字,土司官摆了几百棹宴席,请来永昌卫地方的官绅、头人,举行盛大的挂匾仪式。

“来人呐,挂金匾!”土司一声令下。像脚鼓,铜锣一起敲响,还点响火炮。金匾挂去了,请来的客人连声称赞:“好字!”四乡的各族人都来看热闹,万头攒动,人流如潮。人们看着匾都抿嘴笑了。席间众人窃窃私语。这时一个善拍马屁的秀才,计好地对土司低声耳语:“这匾不妙吧!”

土司丈二和尚——摸不首头脑地说:“哪里不妙?多好的两个字——‘銕搂’嘛。”

秀才指着金匾说:“你看他写的‘铁’字,左边一个‘金’指的是金齿,古时永昌的别名;右边一个‘夷’字,夷是指这里的黎民百姓,那个楼字应是‘木’旁,而他写的是个‘提手旁’,就成了‘搂’字,搂者,搂刮地皮也,连起来就是收刮金齿地方和黎民百姓的钱财造的楼,不分明在骂你老人家么?!”

“啊……”土司恍然大悟,气得瘫下棹子,管家下人连忙来扶走气瘫了的土司。一些不明直相的人还以为他患了什么急病,心里暗暗高兴。

后来一传十,十传百,众人全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大家都说:“杨状元真有才学,为众人出了一口气。”“看他怎么好意思把匾取下来,它是当着众人的面挂上的。”“我们为修彩楼有的受打骂,有的遭伤亡,杨状元为我出了口气。”一个老说书人唱道:“想以‘独’居骂别人,反为‘铁楼’万代羞。”

 

第十七集  学“隐士”

 

永平县的一个山洞,杨状元在此隐居。他正在专心致志地在撰写《滇载记》和《南诏野史》两部关于云南民族历史的典籍。木板搭成的书案上堆放着两摞书稿。还有一些零散的书稿正待整理。

一个十八、九岁的青年在老猎人的带领下走进山洞,老猎人对青年人说:“这就是你要找的杨状元。他是翻山越岭来拜杨状元为师的。我走了。”杨升庵问年轻人:“你是哪里人?找我作甚?”青年人说:“我是永平县沙阳地方的人,叫魏喜,我既无心种地,也无心用功读书,把祖上留下的几亩地卖的卖,当的当,家产变卖一空,决心来拜杨状元为师,一起过隐居的日子,学做一名隐士。”杨状元一听哈哈大笑,说:“好啊!学隐士过神仙一样的日子,我欢迎你留下。”杨状元连忙给他烧水烫脚,又给他弄饭吃。

第二天,天还未亮,杨状元闻鸡起舞,先练了一阵剑,然后去看青年人,青年人还在贪睡,杨状元轻轻把他摇醒,说:“我带你到山上去。”杨状元领着他到山后的一块坡地上,只见开垦出来的山地上分别种着玉米、黄豆、洋芋。那些庄稼就像是一个有经验的老农种的。杨状元从侧边的一个用山茅草和木棍搭成的窝棚里拿出两把锄头来,交给年轻人一把,自己持一把,说:“老师教你的第一课是一起锄杂草!”年轻人奇怪了,问道:“状元公老师,这些庄稼是你种的?”杨状元点了点头说:“是!”锄了一会,魏喜做不惯了,就到窝棚里躺下休息。杨状元还继续锄,等杨状元培锄好一块玉米地的土,魏喜已经呼呼睡着了。杨状元见了叹了一口气,又继续去锄和培另一块玉米地的土。魏喜一觉醒来,见杨状元满头大汗,一脸的烟灰,煮好的一大锅饭冒着热气。杨状元正趴着用竹筒吹火熬汤呢!他怪不好意思地端起饭,狼吞虎咽地吃着。杨状元告诉他:“我是不得以才来隐居的,因为皇帝和贪官污吏容不得我,可在这里,我还要种地、读书、写文章,一时一刻都敢偷闲。”魏喜一听脸红起来,杨状元没有半句责备他的话,但他觉得比责备自己还难过。

收节,二人转回岩洞。杨状元一到家,就捧起书埋头苦读起来。一直到半夜三更,年轻人醒了几次,还见他在香油灯下不停地写作《南诏野史》《滇载记》两部巨著。

就这样,每天白日魏喜同杨状元一起出去劳动,夜间杨状元还要读书写作。一天,魏喜忍不住问道:“状元公,你落难到这步田地,朝廷又不赦免你,你一天到晚还不停地读、写,为的是什么?”杨状元道:“朝廷不要我,黎民百姓、后代子孙可要我啊!不抓紧做点有益的事,是对不起炎黄子孙的啊!”年轻人非常感动,说:“老师!我原以为隐居是过神仙一样的日子,现在我知道了,无论走到哪里都要勤劳才能过活。我今后愿意好好地耕田种地,就怕天灾人祸难以预测啊!”杨状元说:“浪子回头金不换。你正年轻有为,完全可以自食其力,人祸一般可以避免,只要记住一个‘忍’字,至于天灾嘛,我送你一件可以预测天晴、下雨、干旱的无价之宝。”杨状元从包袱里取出一个雪白的玉石雕成的小汤盆,递给年轻人。杨状元继续说道:“这是当今的国宝, 是正德皇帝赐给我的。我的妻子叫我带上。我把它送给你,你种庄稼它就会给你带来好处,天晴它的颜色雪白,干生生的;下雨它则由白变蓝,水淋淋的;天要大旱,它就变红,热呼呼的。你可以及早作好准备,天灾就可以预防了。”魏喜纳头便拜,说:“谢谢师傅赠我无价之宝。”

青年人高高兴兴地捧着宝物回到沙阳。老老实实地去耕地种田,起早睡晚,虚心像老农学习种田的学问。大家都说:“魏喜变了,与过去像两个人。”邻居一个大婶说:“魏喜!你去拜杨状元回来,变得勤快、吃苦了,我有一个侄女,你都见过的,我把她说给你做媳妇。”魏喜:“那谢谢大婶了。”

一天,乌云密布,闷雷滚滚。正在田里干活的人都跑回家,忙收晒在场子里的谷子。年轻人不慌不忙地先去看汤盆,只见颜色雪白,丝毫未变,一摸干生生的。他不收谷子,仍然去地里干活,果然老天爷打了几个干雷后,云散了,大太阳又出来了,收了谷子的人都很奇怪,有个老农问他:“你何时学会看天的?”他说:“我跟杨状元学的。”

有一次,魏喜准备同邻居一个小伙子第二天到山上去砍柴。夜里繁星满天,滑一丝乌云,可是看看汤盆却由白变蓝,而且水淋淋的,好像才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跑去对邻居的小伙子说:“明天要下大雨,我不上山去砍柴了。”小伙说:“天上全是星星,一丝乌云也没有,明天准是大太阳,你不去我去。”果然第二天,大雨滂沱,下个不止,他则一个在家里编粪筐。

又一次,魏喜看见汤盆由白变红,用手一摸热得发烫,他对邻居小伙说:“今年准干冬、大旱,快蓄满冬水田。”邻居小伙不信,说:“咋会大旱啊!雨水这么多!”他将靠沟坎的田蓄满了一冬水田的水。冬天果然干冬,人家浇地没水,他却水用不完,还请人家到他的冬水田里担水浇灌。

由于事事预先有准备,魏喜的庄稼越种越好,生活一天天富裕,盖起几间新瓦房,娶了新媳妇,有什么天气变化,他总是不辞辛苦地一家一户去传,但是始终不说汤盆的来历。人家问他:“你怎么学会看天的?”他总是说:“我跟杨状元学的。”

他妻子对他说:“杨状元教会你看天,教会你勤劳,你应该去感谢杨状元。”魏喜:“贤妻说得对,我这就去。”

魏喜背上自己亲手种的白菜、南瓜、洋芋,翻山越岭到那个石洞去,想送给状元公尝一尝。杨状元却早已离开,石洞长出一人高的野草。

 

 

 

第十八集  返蜀探父病 逆境不忘报国

 

1.返蜀探父病

嘉靖五年六月,杨慎身背褡链包狱,骑上一匹骏马,飞驰在云南到四川的崇山峻岭间。马上的杨升庵汗流满面,风尘仆仆。(闪回)

他打开黄峨的家书:“升庵夫:家父担忧国事,思念于你,忧思成疾,病势沉重,想见你一面。”下面是《黄莺儿》散曲的画外音:

“积雨酿春寒,见繁花树树残。泥途满眼登临倦,江流几湾,云山几盘。天涯极目空肠断,寄书难。无情征雁,飞不到滇南。”

新都桂湖榴阁,黄峨正在书房看书,老仆人来报:“老爷单身匹马从云南回来了。”黄峨一听,喜出望外,忙放下书飞跑出去。仆人正在替升庵拴马,升庵刚取下搭链,黄峨一下跑来,一头扑到升庵怀中,丈夫手一松,褡链落地,他伸开双臂,紧紧拥抱妻子,夫妻两泪如雨下,好一阵黄峨才从心底迸出一句话:“回来了!”丈夫:“回来了!”黄峨:“去看看父亲!”丈夫:“去看看父亲!”

杨廷和躺在床上,太孺人蒋氏在旁伺候,一听杨慎喊自己:“父亲!孩儿来看你了!”杨廷和(68岁)一头从病床上翻身坐起,揉揉眼睛,说:“你是怎么回来的?”杨慎:“巡按大人郭公楠恩准了我两个月的假,友人张含送我一匹马,王廷表等友人送我盘缠,我匹马兼程,花了十九天,从永昌卫驻地回来的。”杨廷和:“回来就好,回来看看老父、你继母和你的贤妻,多亏她两里里外外忙碌照顾我。”黄峨:“爸!你快躺下,看你前一阵思儿心切,忧思成疾,病势沉重的样子,真把媳妇给吓住了。”杨廷和:“我说我得的是心病,你们看,我这不是好了吗?”说着竟然下得床来,双手捧住儿子的手:“你这一年多是怎么过的?”杨升庵说:“不孝儿让父亲大人受惊了,我在云南结交了不少朋友,他们给了我不少照顾,我生活得很好,种地、读书、写作、练剑、开馆、讲学,我都做,我已经初通夷语,识 文,正在着手翻译整理用 文写成的长达八百多卷的《西南列国志》。”杨廷和:“说什么不孝,你为国尽了大忠,为家尽了大孝,你现在的所作所为是为炎黄子孙尽了大德。你作得好啊!在家里住几天,你立刻起启程。将黄峨媳妇带去,让她当你著书立说的助手,在一起生活,也好为杨门续后。”杨慎:“这……。”黄峨:“那……”杨廷和:“有什么这呀那的!”父亲硬朗迈起方步来,夫妻俩笑了,父亲继母也笑了。

2.以身报国

嘉靖五年十一月,杨慎携带家眷及旅童、仆人在赴云南途中,慎中寻甸土司安铨发动叛乱,骚扰抢掠嵩阳、杨林、木密、马龙等州;武定土司风朝文响应。杨慎亲自目睹叛军攻掠城堡、杀人放火、奸淫烧杀,为害惨烈,让许多无辜百姓家破人亡的悲惨情景。杨升庵以一个朝廷罪犯的身份,临危赴难,振臂高呼:“天子门生杨慎以身报国的时候到了!愿意支援木密守城的义士请跟我来!”不少义士一听说是杨状元号召,纷纷前来应召。有的说:“杨状元是我们云南各族人民的好朋友,我愿意!”“杨状元身处逆境不忘报国,是我们的榜样!”不一会就聚集了步骑百余人,杨慎手持家传宝剑,骑上高头大马,披挂上阵指挥:“马队前锋,步兵断后,家丁护送夫人归会城。”义军所向披靡,来到木密城下,杨慎:“我是天子门生杨慎,今带步骑百余人,前来支援木密守城。”守城副使张峨:“我是副使张峨,欢迎杨状元以身相救,木密在百姓忘不了你。”城门吊桥放下,城堡门大开,杨慎带义军进城堡。张峨引杨慎到议事厅就坐,张峨:“危难关头,有杨状元救助,我深表感激。十一月滇中寻甸土司安铨发动叛乱,骚扰抢掠嵩阳、杨林、木密、马龙等州,攻陷寻甸、嵩阳,战败参政黄昭道,杀死指挥王升、唐功等,知府马性鲁弃城而逃。安铨又勾结武定土司风朝文背叛朝廷,制造民族分裂,煽动民族仇恨,杀了同知袁俸全家,攻掠城堡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今木密危在旦夕,幸遇杨状元相救。”杨慎:“要退叛军必须里应外合,内外出击,可派信使与守州土司陆绍先联系,请他先袭武定,后联合各州与我们一起合围风朝叛军。陆绍先我认识,我也可另写一信,请他相助。”张峨:“木密有救了。”

第二天,风朝文叛军来攻木密城,守州土司陆绍先率兵与叛军战于城下。升庵披挂上阵,指挥城中兵士开城门出战,配合城外将士一起破敌。升庵手握家传宝剑,全身披挂,骑着高头大马冲在前头,口呼:“天子门生杨慎以身报国,大家一起共赴国难!”杨慎带守城军士五百冲锋陷阵,陆绍先号召城外官兵:“与杨状元一道共赴国难,以身报国。冲啊!”叛军中有的听说杨状元的名字,纷纷倒戈,说:“杨状元是我们云南百姓的好朋友,不能自己人杀自己人。”叛军纷纷退去。

3.《恶氛行》与《吊毛用成》

毛氏高峣海庄,升庵借寓之所。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86)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QQ爱

63名成员30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