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们的背囊。>>风,从海上来

风,从海上来

加入收藏

2013-6-15 23:12:29



在这个夏天我去了厦门,为何要去厦门呢?也许是因为迷恋海边的风,也许只是不愿呆在熟悉的城市里,也许只是因为那里是她曾迷恋的地方。

我还记得冬天的时候,我们坐在马路边,要等4路回家去,我们4只脚并排放在一起,一半海水一半火焰。


晚上人很少,虽然有纸片之类的杂物随着风在泛着青光的沥青路上打转,但冷冷的街道仍显得比平日干净,路边花坛里栽着常青的灌木。偶尔有4路开过来,但不急着上车。

“怎么才知道真的是喜欢上一个人了呢?” 

“这个。。。”呼出的白气在黑夜里如同深色底上扫过的一笔白。

我点了最后一只烟,淡淡的,一如我们低语的语调。我将空了的烟盒丢在一旁,空了的烟盒发出低声的空烟盒落地的声音,我们聆听般沉默着。

最后一班4路来了,我侧跑了几步,略微回了一下头,上了车。

 


想象中的厦门,会象青岛的东部,置身于紫菜蛋汤的气味中,有极现代化的高楼,海面上反射开来的阳光映在透明的建筑物上,而老城区象19世纪的欧洲,树木浓密,裹住略显厚实的房屋。每个车站上总有一个让人多看一眼的女生。

 

早上到来的时候,从厦门大桥上掠过停满渔船的海。新鲜的是热带的植物,榕树,芒果树,开满紫花的树,叶片雍容的如同深而宽阔的湖。夜里开了低低的音量 ,身体如同装满不同激荡的液体的空洞的腔子,任凭液体们四散,汇集。以前并不是这样的啊,以前是心不规则的收缩,心?我把脸反转向身体里,看到的是空腔子的反面,盛腿脚的容器,盛手的容器,心在哪里?我想象,心如同走失在森林的白鹅,不肯回过头来。夜里躲藏在角落里,互相紧握着自己的两只手,警惕的听着夏夜的虫鸣。

 



我第一眼看到这棵大榕树的时候,看到的是心摇晃着自己的两条腿,坐在榕树半腰上不开心的样子,它决意拒绝同我交谈,我再多看它两眼,它已经想翻起硬领子背朝我了。

 

心有时会乔装成老人,长出优雅的银色须发,这样来同我对视两眼,或在公共汽车上与我站在一起,有一次,它甚至翻开一本书,向我指出那些美丽的句子。有时,我在快要醒来的时候,问它,你从哪里来?它对我耳语,但注定般的,梦在这一刹那像迅速偏离焦距的投影,突然模糊,消失。房间在头脑里旋转过一个角度,立即醒来。

 

我在厦门的街道上,下雨的时候,也可以在路旁的屋檐下行走,路上有说闽南语的老人,上部如瓶装啤酒的假椰子树和浓郁的榕树,我试图找到这个城市本质的不同,也许就是不同的植物了。





 


心此时在何处呢?每次旅行,它都神情黯然,坐着,脸朝向远方。“你此时想要的不过是身体上的疲惫。”在不熟悉的城市的小旅馆里,快速的睡去,醒来。飞速的在车站间转移,看车窗外的景物向后奔跑。

 

在厦门的第三天,我随意的买了本读者,炎热的下午,榕树下我却想不出别的办法。呆在刨冰店里也会厌的。一只白鸟站在旁边的草地上。“在等朋友么?”这是心惯用的嘲笑我的方法,每当我想不出脱身理由的时候就会说,我去碰我的朋友。其实我连电话本都用不着,脑子里记着仅有的几个熟人的号码。我去碰我的朋友,这句话也许不过是潜意识中的期望罢了。白鸟悠然的飞走了。

 


厦门的海并不是蔚蓝的,也许是太浅的缘故,水呈现贫瘠的沙土一般的黄。在水下什么也看不见,离岸太近,水中充满着悬浮的沙,看起来也象是土地,我甚至看不见我的身体,我的手,我甚至开始怀疑,自己在土中飘荡。离岸有一段距离了,居然还能伸手触到身体下的沙。只有忘记闭上嘴,海水留下蔚蓝的咸。

 



怎样才能忘却,怎样才能忽略? 

 

当我们都还年轻的时候,我们常常在深夜的城市中默默的行走,冬天的时候我们都穿着及其宽大的灯心绒裤子,现在取出当年的裤子来觉得不可思议,究竟当初是怎么穿的呢?足足大4个尺码的裤子,一个裤筒几乎可以塞进两条腿。而我会将美丽的歌词,电影和精彩的小说描述给她听。天快亮的时候,即使雨也阻挡不了清晨的鸟鸣。“天亮就象哗啦一下,打开体育馆的天窗。”她喜欢仔细听出歌词来,轻声吟唱。

 

也许我们同样需要入口和出口,影响和被影响,倾诉和被倾诉。她成为我的入口,我成为她的出口,我们永远知道自己的出入口在哪里。绝对对等互相影响的人,在我的世界中是没有的。我曾经希望爱情是一条长廊,可以徘徊并游走着,没有出口和入口之分。我不知道,对于我,相信爱情的年代到底有没有过去。

 

多少年以后,我们还是在夜里,并排坐着,淡淡的交谈,或沉默,变回我们自己。

 

高大的梧桐树顶端传来几声鸟鸣。

 

当我都已经忘记了她的声音的时候,心还记着她的样子。它说“其实我很想问一句,‘你爱过我么?’。但实在是无所谓了。我想,她就是这样的人吧,怕麻烦,对既然已经得到的东西绝不肯放弃。而且对自己的做法总有冠冕堂皇的理由。而她的敏感更使这一切充满诗意般的忧伤气氛罢了。”

 

当我突然意识到这是心在对我说时,我想梦境还没有结束,我赶紧侧过脸问它,你和我呆在一起呆多久呢。

 

但这时浪将我推上岸边,大量沙子从四面八方渗入皮肤里来。 

 

心坐在沙滩上面。风迎向它吹来,它四散开来的头发如同盛开的葵,它微微眯起眼来,为了不让尘土吹进眼里去。它深深的注视着她时,我多么希望能和它一样。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544532/blog/7626670/
--------------------
这些年,你一直是我的春药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3-7-23 14:44:36

看见标题 想到了蔡健雅的《很靠近海》

现在开始计划着这个十一要去哪里,还是挺想去海边的,一想起海还是记得去过两次青岛的感觉,看一望无际的大海,悠悠吹着海风。

也在想下一个海边会是哪里呢,也有想到厦门。

下一个海不知道会不会是这里

--------------------
我是个特别的人, 我是个平凡的人, 所以我是个特别平凡的人。
回复 举报

1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们的背囊。

2460名成员116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