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完美哲学家>>中国人的信仰问题

中国人的信仰问题

加入收藏

2016-6-22 22:23:45

 

        总之  中国人不管犯了什么错误   他是从不做检讨的  隐微他自信代表了天道  正道  他觉得自己就是一切 善善恶恶的绝对标准   因为他的心最诚   赤诚之所以是赤诚   就在于它根本没有反省的余地   正像一个赤身裸体的人  再没有衣服可脱了

 

       中国人的人格归宿不在现实之上  而在现实之中  不是要超越现实  而是要适应和洗刷现实   不是要追求未曾有过的东西   而是要返本还源  返璞归真  恢复早已有过的东西  这就是中国一切理想主义的本质特征——出自邓晓芒的人之镜

 

       前几天写的从中西方经典看审美意识差异  被一些朋友质疑了两个方面第一是他们不理解我为什么要提文本的对话性问题  他的原话是  梦幻唯世: 如果只注意对话这种形式,还不如去读通篇的小说吧 另一个方面是对我说(当然上面的邓晓芒其实也这么说)中国人觉得自己就是一切善善恶恶的绝对标准   他并不认为中国人追求那种绝对的标准  反倒是西方哲学在追求那种绝对的真理  (当然 有一点说的没错  这个概念本身就是西方式的 西方人当然也在追求)

 

        我之所以重视这个对话问题  是因为我的所有理论都是从这个审美的分析之中  展开的   而中国人对这种对话并没有什么审美上的好感(这个对话并不是 海德格尔口中的闲谈) 也是很清楚的  抛开中西方的那两部经典不谈   道德经中明明就写着  善者不辨 辩者不善  无论是电视剧还是文学作品 中 那些世外的高人  并不是与人争辩者   对话在中国的审美上 被  悟 所取代了  可见中国人在认识上 主要是主体性的反思  这种反思是不需要他者介入的    中国人作品中的对话   尤其是禅宗的那些 对话  根本就没有他者之说   不过是老子教训儿子  听不懂打一顿再说  然后下去悟  根本就没有对话可言   重要的是悟  而不是对话     之所以我要针对这个对话 问题    主要牵扯的是认识论问题  这方面可能  梦幻唯世  并不理解    认识是需要被他者介入  才会将概念深化下去  才会让人对这些概念有 更深入的理解   从而人类才会有创造  就如我上一篇 文章结尾处所反问的  镜中真的可以看见那个真实的自己吗? 我很怀疑   我们看到的镜中影像不过是自己观念的映射罢了    在失去他者介入的情况下  我们所看到的 不过就是镜中世界   难道现在还有人会幼稚到  认为我们只要认真去观察和自己沉思领悟 就可以有认识和创造?  我在先前的很多篇文章中  谈认识论问题时  都举了同一个例子 那就是红与黄的例子  我们真的认识红色 和 黄色吗 ?  当然 镜中的我们 (自我反思中的我们 ) 会指着这个说红色 指着那个说黄色   这还需要自我验证吗? 认识与对象相符合?  难道不是你将这个概念 规定为那个对象的? 你真的了解红色和黄色吗?  你只是自以为自己理解了  只有到了 他者的介入  当你指着这个说红色   另一个人 过来 否定你  说 你错了 这是黄色   然后再争论中 我们才会真正的去理解红色和黄色 从而有在这种深入的理解之中  创造了橙色  当然认识还会在 他者的介入之中 再加深认识  这个我就不细说了 有兴趣的朋友 翻一番我先前的文章吧   

 

        西方可以发展出现代科学和超越的信仰  主要的一点 就是没有那种在审美上的抵制 对话    我不否认绝对真理这样的概念是西方创造的  西方人也在追求这个真理   可是这与中国人的绝对真理观念 是非常不同的  梦幻唯世  纠结于这个方面是非常不理智的   当然另一个方面可能是他根本分不清楚这两个方面的差异   这个差异在文章的开头邓晓芒已经分的非常清楚了   那就是中国人观念中的 现世的功利主义  与西方的超越思想的不同   很多人说中国人没有信仰 说的就是没有西方的超越的信仰  也就是彼岸意识  中国人只追求现世的东西   没有超越的精神 所以说中国人观念中的绝对真理  是世俗中 各种行为的规范 和衡量尺度   梦幻唯世 一直拿西方的概念 来说这个问题 是有问题的  我不可能为了在字面上不一样  硬造一个生词出来吧  只要结合前后文 就应该发现 我说的绝对真理 并不是 西方的那个概念    如果按照西方的标准的话   中国人的信仰还停留在 拜物教的阶段 (偶像崇拜) 看一看通俗意识中  如何说 中国人的迷信的吧    中国人拜佛  不外乎就是求平安  求财  求子  求姻缘   我身边的大部分基督徒也不外如此  和拜佛没什么区别    按照否定神学的思路 来看这个问题  可以很直观的看到  中国人并没有否定掉  平安  财  子  姻缘  他在国人的意识中还是很崇高的   这些是构建现世生活中 最关键的东西     反观西方的超越的宗教观   无论是约伯记 还是基督之死  都已经不是现世中的信仰问题了  因为约伯一切都没有了   现世中的一切都被否定了   耶稣也一样  事业不成功  家人朋友 世人不信任他  门徒要么不认他  要么背叛他   最后还喊出了 上帝为什么要抛弃我的话   可见  圣经中的这些描写  都在 用否定的力量 拷问着个人   你是否信仰  你信仰什么呢?  西方的信仰 就是在这种将现世中的一切都被否定之后   你面对自身  面对上帝说  我信仰  这是彼岸的信仰    这种彼岸的超越意识 的由来   就是来源于 他者的介入   他者的否定  使得西方人对宗教信仰问题越来越深入  直到成为超越的信仰     中国人对他者在审美上的反感  拒绝对话  也就使得信仰一直停留在拜物教阶段  所以中国文化不太重视  超越的 上帝   重视的是现世的道德   我们知道 道德就是邓晓芒口中 的功利主义    怎么可能有不功利的道德呢?  当这些道德标准 思想观念被建立起来之后  我们又没有对话  也就是一切都停留在自己的镜中  我们可以看到的只有自己   那样 真理  不就是我的意识吗?  于是我们就看到了 论坛上 的人 都是神经病 疯子  愚蠢的白痴  当然了  当别人和我不同时  其实 就是不符合我的 绝对标准  那就当然是  傻逼了 于是我们成了彼此眼中的傻逼  白痴  疯子  神经病了 

 

         反观西方的绝对真理 是建立在超越的信仰基础上的   梦幻唯世 不太理解这个 方面  用这个东西 来比附我说的中国人观念中的 绝对真理(道德标准)  这完全对不上   可能梦幻唯世 本身就有中国人 对真理的观念  用这种中国式的观念  来揣测西方的 绝对真理    那样会将这种超越的信仰世俗化  好像是一个可以被规定的东西   显然这种超越的信仰是不能被规定的   西方的哲学家  也从没有规定过这种超越的东西   西方哲学家的思路 是对话性的  他们永远是面向问题本身 (他者的问题)去思考的  然后 将自己的思想 投入对话之中    这样的思想意识在中国的审美中是不入流的   悟才是中国人思考形式中 最本真的东西   对话 反而会乱了心智   其实中国人并不认为 对话在认识上有什么用   也正是这种观念 导致了梦幻唯世 认为 提出 绝对真理的西方哲学家 才是 我说的那种   因为 梦幻唯世根本就不重视对话  忘记了  其他哲学家的著作都是在与其对话    这也是对话的一个风格   反而是这种 跟像他者的突然闯入   也正是在这种互相攻讦 互相否定之中   西方的哲学思想 才得以深入下去   才会更理解信仰问题   

 

            我不想回答有些人的提问  超越的信仰有什么意义   当然在中国式审美中 超越没什么意义  所以中国人并不喜欢哲学    喜欢比较容易理解的科学   但也仅止于此    因为科学好理解 但不好研究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64661/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完美哲学家

2227名成员493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