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完美哲学家>>权力意志与上帝观念

权力意志与上帝观念

加入收藏

2016-8-10 0:05:27

         从自我分析开始  我说在我身上存在着处于两个相反的智力冲动之间的或者说悲怆动人的或者说可笑的张力   也就是说人们要能设想两者在我身上产生的悲剧性的张力    我说是悲剧性的   不是为了把我装扮成一个悲剧性的人  而是为了提出 复杂性思想的悲剧性   他注定面对矛盾而永远不可能把它了结   因此我们被卷入认识的不肯定的无尽的探险 ————莫兰的复杂性思想导论


          这种张力  这种悲剧意识 是每一个思考者必然会在探索中所经历的   这就是我先前文章中说的  思想的五根性(理性的五根性)当然我会在探索中 姑且将某个点设立为我们思想的基础  从而展开认识  如我前面几篇文章所说  当我们再从认识中反思回来时  这个被设立的基础 本身已经松动了   当橙色被创造出来时  先前的红色 和先前的黄色 都已经不再是先前的了   他们成为了崭新的认识  红不再是先前的红  黄也不再是先前的黄了   我们总是在认识中 来回的 往返  在这种往返中 我们增进了认识  也同时否定了我们先前的认识和认识基础  新的东西被确立起来  在对认识的反思中  思想的五根性也就这样浮现出来  我们向前走还是回头反思  基础都已经松动了   我们永远在思想的张力之中   我们永远也找不到纯粹的感性或者理性  同样我们也不理解 经验是什么  我们只能在这张力中去思考他  去理解他  去阐释他  


         我先前的文章有几项  不被大家重视  主要是 这里的悲剧意识(思想的张力) 还有就是 他者问题  这是认识论中非常重要的问题  认识并不是只有观察  因为我们马上就可以反问 为什么某物被我们注视 而其他的却视而不见呢?  哲学是要面对问题的   没有问题 我们谈不上思考哲学   当我指着那个人说 那是男人时  这里谈不上哲学思考  因为根本没什么问题可言   可是当另一个人说 你错了  这不是男人时   这个他者的 否定 突然 让我产生了一个因为  那男人是什么   显然我们指着某人说那是男人  和我们知道男人是什么 是不同的  当一种差异 一个强力的否定出现时  问题也就呈现出来了  男人是什么 成为了我们所思考的东西    前几天一个吧友嘲笑我不知道快乐是什么  我的这个不知道 其实与哲学思考有关系  我当然会说 我现在是快乐的  这没有什么   但是当一个人呈现一种  接近某种焦虑状态时   他开始反思 我现在是快乐呢? 还是不快乐呢? (文学作品中经常出现这种焦虑状态)当一种差异出现时   哲学思考也就开始了  (当然如果不理解那个人的状态的话那也就不需要思考哲学了  还是去认真的体验一下生活吧)当然还有另一种外在的对快乐的反思  比如人类学者都很清楚  文化区域的不同   对某些事件的理解也是不同的  有一些文化区认为是快乐的事   对另一个文化区的人来说  谈不上快乐   这时 这样的差异也就出现了  我们也会反问 快乐是什么  快乐何以可能   哲学思考需要面对问题  如果主动去忽视一些问题的话    那哲学也就停止了


         我们从经验问题来切入这个话题  近代文艺复兴以来   人们对古代产生了一种普遍的怀疑  对这种怀疑的解决 出现了两种不同的观念   一种观念是理性的基础  另一种就是我们要提到的以经验为基础   可见这里就已经产生了差异 (张力)   我要谈论的只有经验问题  我要阐述经验的内在张力   经验论在洛克那里 就已经存在那种张力了   他将观念分为两种   这两种我也不太理解   我们可以理解为这是思想内部产生的一种差异 (张力)  后来的贝克莱 沿着这种思路 向前冲  将这种内在的张力抹除了   然而更大的张力也就随之出现了  休谟让这种张力凸显出来   他用分析的方式 将知识拆的粉碎(如今的眼光看的话  休谟并不彻底)  但是他发现 在失去张力的情况下  (完全贯彻经验论观念)这些被分析出来的零件 是没有综合能力的     休谟的贯彻本来是想摆脱这种张力  但结果却是  休谟的怀疑直接否定了经验论    当然休谟并不彻底  所以他没有给经验论彻底的一击  当然在当时的情况下  休谟也很难做到这种彻底性  我们也是从 尼采  海德格尔那里回去再看休谟问题时 才会看到这种不彻底性   休谟虽然在认识论反思中并不彻底  但是他开辟了一个新的思考领域   那就是个体意志的创造活动  在人性论的论情感部分中   阐述了人依靠个体意志(快乐)来创造道德   这里我们要重点提一下  休谟并没有重视  个人意志  和想象 在 认识论中的地位   他在认识论反思中  所要否定的就是那些属于个体的想象(联想)的东西


      显然康德看到了休谟的不彻底性  于是他在他的纯粹理性批判开头就说我们的一切知识都以经验开始  这是无可置疑的  但是 尽管我们的一切知识都已经验开始 他们却并不因此就都产生自经验   康德将休谟的论情感部分个体的创造力提升到了和那被动的感官经验同等的地位了  从康德那里看休谟就可以看到  休谟所坚持的就是那种感官的被动性   其实这种被动性 我们是无话可说的  也不可能有差异  那也不会有问题  也就没有资格进入哲学思考中来   按照康德的话说  之所以他不会错 只是因为他还没有判断  当我们判断说那是白色时  这个作为判断的白色才有对错    那种被动型不是不会错  而是 谈不上对错  哪怕你只是单纯的判断说 我看到了  那也有判了 我看到了在其中     可见我们在看中也就是在思考中  不会有单纯的看   他不会摆脱这种张力的  康德将休谟的个人意志的创造力带回到认识论中去了   在另一方面 康德也将这种个体意志向前推动了    在休谟那里道德不过只是个体意志创造的  什么都还是非常肤浅的   到了康德那里  康德将 道德  意志  自由等 做了一个语言游戏  让他们之中产生了一种张力   而且  上帝作为一个设准  给 道德 和意志 一个有力的支撑   这样个人意志就被提升到了上帝那里   只是这里康德还是遮遮掩掩的   还没有后来  德国浪漫派的那种浑然一体 不可致诘的感觉


        在这种语言游戏中   很多死脑筋的人 非常的不适应   他们没有能力在这种思想张力中游戏  比如 那些固执在 那些道德命令中的人  其实我们思考一下  道德律是什么呀  道德有普遍性 那普遍性又是什么呢?  比如我可以杀人  别人不可以杀人但是可以被我杀   只要我用强力的力量 迫使其他人同意这个规定  那么这个规定本身就有普遍性了   这个就是道德律  好吧你们去遵守吧  有意思的是康德的东西是哲学  并不是道德规定   不会做游戏的的人  就只有离开哲学  去学习那种道德规定了   康德真正开始游戏是在第三批判中   这里的张力也是最明显的  随便说出几个概念 就可以看到  无概念的普遍性    无目的的合目的性    无概念的必然性   这在当时其实是非常难阐述的东西  康德要阐述 创造经验概念之前的审美活动   要用概念去把握前概念时期的创造活动背身就是困难的    可是这又是必须去谈论的   因为纯粹理性批判和 实践理性批判 的问题 需要这个第三批判来弥合   休谟思考不彻底  他也就没有办法看到这里   当然后来的 心理分析和 诗化哲学  也都是走康德的这种 前概念的审美路线   当然在休谟思路中 概念就这么理所当然的出现了  之所以他认为这个理所当然  其实就是他们的经验中 没有出现导致这种认识分裂的哲学问题   没有这种张力  他们也就看不到这里的问题  


         到了黑格尔那里  他将这种张力表述到了一种极致  上帝不再是设准了   他是一切的基础  黑格尔将一切都纳入了反思之中   但抛弃了康德的审美意识   可以这么说 黑格尔也将一切都看的理所当然了  于是呈现出来的  好像是一种历史的必然论(当然历史必不必然只是一种语言游戏   那些死脑筋根本就无法理解) 随着黑格尔将个人意志推向绝对理念的最高峰   这种张力突然消失了   一方面 是个人意志在绝对理念的必然性中 迷失了自己   个人意志不见了 自由不见了   另一方面 绝对理性也就一起崩溃了     不过黑格尔还是将个人意志  推到了 上帝的位置    一个纯反思的体系  就是将一切都纳入思之中   这样的体系缺乏他者  当没有一个强力的他者  破坏这个完美体系时   自身是无法产生差异的   没有差异 也就不会存在问题  当然没有问题 也就不会产生哲学思考  也不会有康德式的审美意识   一切都不存在了  给黑格尔一个错觉就是  哲学被完成了   从休谟那里将一切分析成碎片  到 黑格尔又将一切综合在一切   完成了一个哲学的过程   只是他们两个人都在试图消除这种哲学张力中   破坏了哲学   休谟破坏了经验论  而黑格尔破坏了 从康德那里就有的一种对上帝的僭越  (这里要注意  哲学的破坏活动 并不是坏事   苏格拉底的罪名之一 就是破坏宗教信仰  你也可以理解为 哲学本身就有一种 破坏性)


         在叔本华那里  意志被推到了 本体的地位  拥有了像上帝一样的权能   叔本华论证人的痛苦就来源于这个本体的意志  于是伟大的叔本华就用意志去逃避痛苦    这里就有了一个文字游戏  叔本华用意志去逃避意志 意志与表象的世界最后  那绝食自杀 就是一种背叛意志的决心   这决心不是意志吗?   在休谟那里  组建道德的意志是快乐的   可是到了叔本华那里  意志就与痛苦联系到一起了   也只有到了这个差异的出现  我们再回到休谟那里看   那个没有张力的快乐  就显的是一个问题了   另一个张力出现了   道德的创造是来源于痛苦   当然这些都可以被拖入语言的游戏之中 我们可以做出再解释   难道这种再解释不是另一种创造吗?  从休谟确立意志的创造性 到康德将意志与上帝做联系 到黑格尔直接讲个体意志与上帝 融合为一体了   当个体意志与上帝一起破碎时   在叔本华那里 意志自身就产生了一种张力   个体意志起来反抗意志了  意志也就从这种分裂中走了出来  真正的成为了哲学问题  被凸显出来了  


          当然 这个过程本身就是认识人是什么  或者更哲学一点是认识 我是谁的过程   在这个过程之中  我们对人的认识也就加深了   克尔凯郭尔与尼采  就从这种认识过程中  返回到对存在的思考之中了  他们相继背起了信仰的十字架  也就是承担起那意志的痛苦    那个在叔本华那里被排斥的意志  被这两个人承担起来了    于是 这种张力就不再是意志与意志的张力了   而是人存在本身的张力    在尼采那里   他为了要将 那个被叔本华排斥出去意志收回来   做了还原工作   这就又回到了休谟的意志的创造活动那里   但是这已经是经历了德国浪漫派的整个历程之后的一个还原了   休谟的一切问题  尤其是认识论上的问题 也都显现的非常明显了    这时也可以再提出前面的那个问题了   为什么我们观察某物 而对其他的视而不见呢?  当然用现在的哲学眼光来看 尼采也是问题重重    比如当意志想甩开上帝的羁绊时   这种意志与上帝的可怕张力又在尼采那里显现了   


           如开头我引的莫兰的话   这好像就是哲学思考者的悲剧性   每个哲人  都在试图磨平这个张力  但是每次却都被这种可怕张力凸显出了自己体系的问题  当然这里需要他者的介入  好像哲学家本身是不知道自己问题的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72436/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完美哲学家

2226名成员49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