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完美哲学家>>关于认识论的一些思考

关于认识论的一些思考

加入收藏

2016-9-10 22:28:54

          感觉关于认识论的一些问题是 永远也说不尽的    每一个小小的点   都是一个无限的话题  可以被无限的深入下去   比如 关于认识论中的感性问题 


         rmdfmb 说 概念只是一个标识,就像人们迷恋LV的牌子而不是包本身,他们不愿意回到事情本身,不愿意去反思我们正在感觉的那一刻,他们不相信:感觉才是我们的家……  


         显然他误解了我的意思    我在这个问题上 并不是否定感性在认识论上的意义   而是说  当我们思考认识论时   就是在思考认识何以可能   在认识中 单独的将感性提出来说  是没有意义的  我们的感觉 根本无法带给我什么   就像认识论中的其他一切单独出现都是无意义的   我们回到休谟  就会看到  知识中的一切都被拆散了  还有什么呢? 好 有感性的确定性    我先前很多篇文章都在讨论休谟的这些问题   在这里其实休谟也没有经过深刻的反思  但这里我们忽视不谈     依照休谟的想法  感觉成了一盘散沙   我们还有知识吗?  我们不能指着那里说 那是一个苹果  或者 那里是香蕉  当然那朵花很香 更是不可思议的 因为 花本身就有疑问  更不用说 如何将 视觉与 嗅觉 综合到了一起去    显然  我们就算承认了感觉才是我们的家   可是在这家里  更准确的说是 只单单坐在家中  我们是无法认识的    家中是没有知识可言的    如果想要有知识  当然了  我们现在谈论的是认识论   不能认识的家  我们又何必久留呢? 为了认识  我们势必要走出去  看看外面的世界   领略更多的东西    在休谟那里  就是联想  想象 记忆等等    没有了人的联想  想象  等将各种感觉信息做分析和综合   感觉其实并不是感觉   他什么也不是    就如很多 映入我们眼帘的东西  最后都被我们所无视了一样  


           古代人没有感觉吗?为什么和我们的知识不太一样呢?当然我们可以假设古代人的感官与我们不一样   或者他们的经验没有我们丰富     这个经验是什么呢? 如果说感觉   那只能说是我的感觉  古代人比我们活得短吗? 比如到了二十岁就死了? 如果没有的话   至少和我的感觉差不多吧   为什么我的知识和古人的有不同呢?(我无义讨论古代还是现在的知识哪个更好  但不太一样还是可以说的吧)如果说我们的经验跟多  是来源于 我们的文化创造的话   那些创造是感觉吗?  还是主体的创造的?什么是感觉呢?家在何处   


        现在我又要追问那个   不被人重视的话题了    为什么有些对象被我们所重视  而某些我们虽然看到了却视而不见呢?那些看到了  也就是说有感觉的对象  为什么被无视   我们为什么不去思考他呢?一个被无视的感觉  最终也谈不上知识可言   感觉为什么没有进入到知识呢 ?  为什么有些  却吸引着我们  去注视他   思考他  研究他  讨论他  这些都是创造知识的过程吧   为什么要选择无视这些过程呢?当这些都被无视了   还谈论什么认识论呢?  当我们考察认识的过程时   发现了 认识需要感觉  然后就完了  一切大功告成  我们可以腆着脸说自己已经知道人是如何认识的了   这只是自欺欺人 惧怕困难  那就回到  你们感觉的家吧  那里至少不需要辛苦的思考 


           我们思考哲学  没有必要带上 一些 流派的偏见  比如什么 经验论  理性论  浪漫派  唯心论之类无聊的名头   根本没有意义   而且大部分都是偏见  胡扯  (就是那些网上可以搜到的 比如百度上的介绍  谈论哲学千万要远离网络搜索  那里都是胡扯)比如当我思考  为什么我会集中精神注视某物 思考某物  而对其他看到的东西却视而不见时   我发现 比如 我要看电视  发现按下开关后   电视并没有 像我预期的那样显示画面   于是我的注意力就集中到了电视那里  看一看是不是没有插电源  又再去看一看别的什么     在这期间其实我是看到了 电视旁边的东西的  为什么就被无视了呢? 难道对那些东西 我们没有感觉吗?  为什么不去思考他    比如我说  帮我拿杯水来  他却拿来了别的什么  于是我就要回忆  当时我说错了吗? 我问他  刚才我是说帮我拿杯水吗? 他说是呀  那不是水吗?  可是我认为那不是水呀   于是我开始观察那个哪来的东西  思考 水是什么   就像我往常爱举的例子  当我说这是红色的时候  一个人过来 否定了我  说  这不是红色 这是黄色   于是  我就开始注视那个颜色  思考 红色是什么  黄色又是什么   也许这个颜色  就在墙上  可是这墙 却被我们无视了  难道我们没有感觉到吗?    当然 有些人 由于各种哲学流派的偏见   认为当我追问  水是什么  电视是什么  红色 和黄色是什么时   是过于执着与概念    如上面的那些问题所示  这种追问是 存在中 人本身自然要发出的追问   并不是 哲学中僵死的概念问题   请回到生活中去   当然我也可以说 那里才是我们的家   


        rmdfmb 说  水不就是一束感觉吗?不同时空中人们对的感觉的总和,在这个总和有些被假设为共相,成为总和中重复的部分,所有的判断要从最初的假设的开始


         是的  我曾经说过哲学 就是编故事(神话)当然也可以说 是最初的假设  但是最初的假设  或者说 故事  不见得好听  也不见得圆满   所有人类的 创造 都可以被人类所超越  所摧毁  所破坏  或者改造  甚至全部推倒 重新来过    就像上文中的那些追问一样  电视是什么  水是什么   红色和黄色是什么   红色和黄色  水 电视  不是假设吗?难道 这些不是大家都感觉到的吗? 说这是红色的人不也看到了    说这是黄色的人也是自己的感觉呀?  那么 这个假设对他们每个人都有效呀    可是 一个人说这是红色的  另一个人 说这是黄色的    我要重新将重点说一遍  我们研究的是认识论  人是如何得到知识的  显然我们是不能停留在 感觉上的    当然 关于最初的假设 这点 其实也没有什么意义  因为哲学全部都是编故事   没什么是最初的东西    


          当红色和黄色的争论  导致双方各自申辩以及 提出更多的证据时   随着这种注视导致了经验的累积  以及互相之间的理解 于是 大家理解了为什么 产生了这场争论  从而为了避免这场争论  人们创造出了 红色和黄色的中间色  橙色  这点要 请 rmdfmb 同学注意  红色黄色 橙色是什么  这些概念之所以要追问  并不只是概念本身   而是 人类生存中的理解问题  当一个孩子看图片识字时   他可以指着那个图片说  这是红色  当然我们可以说  这个孩子认识红色了  但是他对红色的 理解又有多少呢? 就像红黄争论双方  在争论之前 他们对这些概念 又理解多少呢     他们都可以指着某对象说 这是红色  那是黄色  都有感觉  为什么 他们要产生争论呢?  为什么避免争端 他们要 一起去经历 那么多的经验对象  要观察那么多的 红色和黄色  从而才可以 将各种颜色 综合到一起   我们可以思考  为什么 有人会说 这个颜色 比那个颜色更浅  注意这个字  为什么一个人有能力说 一个颜色比另一个颜色更浅呢 ? 在他的语言之中 必然有一个 颜色与颜色的过度   而且 还有一个判断的基本颜色  越远离 或者越接近他 就会怎样   那么 孩子对红色的 理解   争论双方 在争论的前与后  对红色和黄色的理解 是一样的吗?  甚至在之前 他们根本就 不知道橙色  橙色是一种人类的伟大创造   他让我们的理解力更近了一步  同样是感觉   为什么以前没有对橙色的感觉呢?  为什么古人和我们的知识不一样呢 ?   古人或者我们没有感觉吗? 


        还是那个 狗叼着棍子 穿过窄门的例子    无论狗如何的使劲  都无法穿过窄门  狗没有感觉吗?  他们看不到吗? 当然 他们可以感觉到   就像前面争论双方 都感觉到了 但是却没有看到 后面因为争论被创造出来的橙色   狗也感觉到了  但是他没有看到 棍子的长度   人类最初就看到了棍子的长吗? 感觉 和看到了棍子 和看到了棍子的长度是不一样的  这其中不只是有感觉  而是有文化的创造  有个人生存中的理解  当棍子的长度  没有被呈现出来时  人也感觉到了  但是没有看见 也就是如我前面所说的  感觉到了 却视而不见   人也无法理解为什么 但是 当他有时可以穿过 有时 却又不可以穿过时    这样 人在这种差异下  就产生了一种追问  一种注视  观察这个门 和我们穿过其中时的  每个细节  发现只要有棍子时  就无法通过  于是  又开始注视  门与棍子 以及我们每次试图穿过时都会更留意   直到 有一次我们过去了   然后 在这种 过去与没有过去的差异之中  人开始反思了 (当然一般可以形成反思  需要很多次反复)于是发现每次拿着棍子可以过去都是竖着  而每次过不去 却都是横着  这时  棍子的长度  才被我们创造出来  也只有这些观念被我们创造出来之时  我们才会看到棍子的长度  这是一种理解力的深入  以前我们可以指着他说某物   如今一样但是我们对该物的理解却不同了  该物的长呈现在我们眼前了   是不是很奇怪  以前我们对他却视而不见  


           从文章中我们可以看到  为什么古人与我们的知识不同   因为 我们经历了  每个时代的先人的创造  他们为我们 创造出了红色  黄色  橙色  为我们创造出了  时间与空间  为我们创造出了 长度与重量   而我们 是继承 先人伟大创造的人   很多东西 古人是看不到的   他们虽然看不到  他们依靠对生活的认真和执着  努力的创造着这些东西  以至于 我们如今可以看到了   当我们嘲笑古人时    却忘记了古人的伟大 和辛苦  因为当他们穿过窄门时  体验到了 无数次的失败   不知道 那偶然的穿过经历了多少次的失败   知识就真的只有感觉吗? 难道休谟口中 人类的想象力 联想能力 记忆力 伟大的创造力 就被忽视了吗?当然可以说 感觉是一个最初的假定  可是 联想力 创造力 也可以是一个最初的假定呀   其实我们再想一想  这其中导致我们去反思  去追问的 还有我们的意志力(欲望) 电视没有打开  拿过来的不是我要喝的水  他竟然说这不是红色  认识论向意志论的转向不是偶然  因为他们看到了  意志在认识论上的作用   那么 意志力不也成为了那个 最初的假定吗?   当我们说意志导致认识时   我们回到前面的例子看   都是在意志中产生一种差异 才会 导致我们的追问  我能不能说  是差异导致了知识呢? 我能不能说 这也是最初的假设呢? 


    当我们面对哲学问题时 我们要真诚 和认真    不知什么时候 一个差异突然的呈现在你眼前时  追问也就开始了   那个差异可能就来自于他人的思想   我们要承受住 世界上任何人的思想  哪怕他只是一个人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7976302/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完美哲学家

2226名成员50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