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完美哲学家>>居无定所的现代人

居无定所的现代人

加入收藏

2019-5-4 21:50:40

         该崇拜谁是一个问题     对于已经成为自由人的人而言    再没有比尽快寻找一个可以崇拜的人更令他不断地和痛苦的关心的问题了——宗教大法官


            上帝死了 人做什么都是允许的——伊凡


        我在前面的文章中谈到了   近代以来  个体被凸显出来了  这让人很孤独    他需要面对宇宙中的一切  因为 那些仿佛都是他者  这点有些像斯多葛派    爱比克泰德就在追问什么是属于我的 什么不是属于我的时   发现了某些属于我的东西    爱比克泰德学说看上去挺决绝的   连自己的身体都可以抛弃    其实是很令人振奋  因为他总算找到了一些什么   至少外界不会给我们添什么烦恼   或者说至少表现出不被外界烦恼的样子     现代人就不行了   现代人并不知道什么是属于我的什么是不属于我的  现代人在现代性中失去了自我    然而作为个体的我 是由近代哲学才慢慢的形成起来的   到了现代  我这个观念比任何时代都要受到重视   可是我却这样的消失了    


       笛卡尔是从我思故我在那里引出的上帝   上帝变得有些可有可无了   重要的是 我思  因为只有我思才是绝对的   你可以质疑上帝的存在  甚至质疑存在本身   但是我思 是不容置疑的      在启蒙运动中 神秘的理性有了裁决者的权力   上帝是需要经由理性审判的   然而理性又是什么呢?他比教条神秘的多   至少教条上说不可以吃猪肉  我们不吃就好了   理性呢?


       一瞬间  人懵逼了   自己都不太清楚  为什么我 作为人  有了裁决上帝的权力   当然此时他还不太清楚 权力到底是什么  为什么我会说  有了权力   这样的思路到现在还很多  比如在论坛中  就有人说你有什么权力批判某某  你有什么权力指责谁谁   你的权力是谁赋予的? 怎么样有意思吧   现代人有个观念是  天赋人权   可是人却有依靠理性裁决一切的权力  比如否定上帝    


         近代的人还好   至少他们离古代观念还不是很遥远   实在不行了 可以回去  继续的教条  继续的传统    哪怕是口上说着  自由  理性   身体还是很诚实的   这是他们的优势  我们现代人就不一样了  我们离家太久了   我们前路茫茫  我们有的只有多元化  有的只有虚无主义  还有可恶的理性   后现代以来 又多了一些更搞不懂的东西  情感呀  直觉呀  边缘呀什么的  


         边缘带给了我们  他者的东西   非中心的思路   他破坏了理性   我不太理解 为什么 我们要尊重边缘    但是我们反过来思考一下   当时那些理性反对教条的思路  难道不是边缘吗?外在的他者  拥有了强大的力量  就不再边缘了  他们可以轻易的摧毁一切  比如教条   不值一提的理性只是强力的爪牙   只要我们看看后现代理论中 那些所谓的边缘就清楚了  黑人  女性主义 等等   这里需要什么理性呢? 黑人算人吗? 女人算人吗? 理性依靠什么  将黑人和女人 归类为人呢? 让我更不理解的是   黑人和女人为什么要 进入人堆呢? 以前我们这里有这么一个观念  那就是  回民在考试时 有加分   很多人就改户口 成为回民  那女人和黑人进入人堆  也可以加分吗?   这里可以看到  当边缘没有很强大的势力时  他总是在试图  进入中心   或者说 被中心接纳   就是在这样的碰撞之中  理性就被这种边缘所异化    就像某些白痴说的  不要歧视黑人  要尊重女性    


         人不会在不要歧视黑人 和 要尊重女性那里 感到痛苦的   白痴说的废话又怎么可能让人痛苦呢? 痛苦的是当 他者突然地闯入之后   边缘并不是单纯的进入 中心   而是  作为边缘的一切真的与我们相遇了   他者让我们的理性开始异化   先前的一切都失去了理性    我们像是刚出生的婴儿一样的无知   教条成为束缚我们的东西   我们需要重新学习生活   需要与边缘搏斗   杀戮  和抗争    生活中不是不要歧视黑人 和尊重女性    而是我们真切的遇到了各种  关于黑人与女性的认为    看看贴吧里关于女权运动的对骂声浪就好了     难道理性真的有能力裁决这种纷争吗?  反而是那些根本没有理性  只有满腔的怒火的人   他们有坚定地信仰  他们无所畏惧   他们破口大骂   他们要教育其他人理性    对方在他的眼中是完全错误的  因为 他者不在中心之中    就像对方其实也这么认为的    对骂不过就是在表现自己的一个立场   他们根本没有思考能力   只有没理性的人才会认为是绝对正确的  (有意思的是 理性却是裁决者  这太荒谬了 )  


           在白痴的眼中  世界太简单了    要尊重女性    问题是这句话有什么意义吗?现实中有这样的事吗? 压根就没有  我们可以看一些现实中的问题    比如 在电视剧或者与类节目中  对女性胸部尺寸的审美倾向  就被批判为物化女性  或者说是不好的审美倾向    显然这里就有了 现实中的一个问题   对女性胸部的审美感受  是不是不尊重女性呢? 为什么这样的集体审美驱使有物化女性之嫌疑的   存不存在这样的问题呢?  这里有一种大众的审美倾向    女性是在干预这样的审美倾向  至少在主流媒体中  对这样的审美是需要把控的  或者说 要避免这样的审美驱使   那谁赋予女性批判大众审美意识的权力呢? 这个权力又凸显出来了    有意思吧   和天赋人权一样的可笑   给人的感觉是  好像没有权力的话 女性就不可以质疑物化女性一样    那么电视剧或者综艺节目的审美趋向到底应该是什么好呢?  做节目不可能做一些大众不喜欢的吧  但是为什么有些大众喜欢的却要被反对呢?  到底应该做到什么情况才是合理的呢?理性又怎么知道呢? 这点有些像电影的分级制度    人到了多少岁才可以看女性的乳房呢?我是闭着眼睛吃奶的吗? 理性会告诉你  滚你的吧   我什么都懒得裁决   这些都与我无关  (真的没有关系吗? 有时候人也会说气话  比如说  我才不是这家人呢  以后你怎么样与我无关)


         前几天和一位吧友谈到过一个问题   他说“无毒不丈夫!”流氓文化为何如此猖獗? 他引用的是元明时期的曲词  

 这句话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元朝人关汉卿的《望江亭》:
【便好道“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还有元朝人马致远的《汉宫秋》:
【教他苦受一世,正是“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还有明朝人兰陵笑笑生的《金-瓶-梅词话》:
【常言说得好:“恨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


我的回复明显是偏题了  因为他让我突然有了另一个想法    我的回复是  


你提到的出处 基本上是在小说 按照学者普遍的观点 明清以来 戏曲小说流行 看来 从元代起就有了苗头 在他们的眼中 这是民间的俗文学    近代以来 学者们开始搜集各个地区的民间歌谣 发现那里面的词汇与 主流文学非常的不同 就像孔子说的 郑声淫 所以恨郑声恐其乱乐 孔子怕乱 所以 要灭了郑声 要删诗书 也就是说这种文化监管行为在那个时代就已经开始了 以至于 俗文学 只能在民间流行 我不知道这句话 是否在其他地方有出处 他是否是民间的声音 感觉从元代以来 民间的声音 越来越大 或许官老爷喜欢高雅的艺术 但民间喜欢二人转 喜欢嫖娼 搞破鞋    


    我的意思是   会不会这是一种边缘文化 像主流文化的一种入侵   所以我还问了句   有没有 在其他文学载体上出现过这些词呢?   


    古代的很多民间的声音 是隐藏在民间 从元代以来 这样的声音开始慢慢的有了力度 尤其是现在的微博时代 大家 都可以将自己的看法 打出来 这让与官方不同的声音 开始涌现了   就像王宝强事件中  看上去一边倒  其实有很多异样的声音存在   各种观念在现代媒体中 汇合     所以贴吧中出镜率最高的是  NMSL   只要与我观念有些相悖的  就冠以这样的  NMSL    在古代  这样的声音很难听到    街坊邻里之间  文化差异不大  生活习俗  信仰观念都差不多  过着同样的节日   也就不会有太多不同的思路   网络就不一样了  天南地北   什么人都有   你不要管这个人是不是哗众取宠   至少 有些异样的话语  在他的理论内部还是有他自身的合理性的   我真的不知道  NMSL 是对那个对手的回敬呀   还是对这个时代的蔑视   又或者是一种反讽    和屌丝文化异样的成为了现代人的标签    现代人就是一群死了妈的孩子      无所依归    他们接触到太多的不一样的观念了    为了自保  我们选择生活  放弃理性   有必要裁决吗?  NMSL 要比理性更有一种养生的功能   至少在内心中 暗示自己  不要怕  那个人不过是个弱智     


          古代人其实也不需要什么理性   他们甚至也谈不上什么道德   古代人有的是习惯   周而复始的重复   就像学者们总说的   中国只有朝代的变更史  没有历史     中国学者牟宗三不但不以为耻  反以为荣的说  中国文化 五千年来 道统不变    从现在的眼光来看   古代中国其实也在发展    只是 确实变的不离谱  至少 一个人会很容易的形成一种习惯  而不是需要某些理性去思考    中国人在这种习惯之中  有了自己的思维方式   哪怕他有所变  只要更改一些环节就可以了    社会的变化  不会让你措手不及      他总会让人自然而然的拥有新的习惯   


         现代人面对的是 媒体中各种的声音  甚至全是异在的声音   后现代主义没有意识到  其实 现在所有的声音  都是边缘声音   我们已经失去中心感了   理性什么也把握不到      要知道古代人的观念  道德  理性  都建立在习惯的基础上     现代人却要求理性去把握那纷繁杂乱的各种声音   女权运动?黑人运动? 民族主义 国家主义? 这与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更荒谬的是 这些声音除了  NMSL   以外好像什么都没有了     现代人有一个诡异的观念  好像  经过讨论  我们就知道  电视上有什么观念倾向 是不物化女性的      要知道 古代观念的形成  可能需要的是 十字军东征   十年战争  需要的是 血与生命的献祭     难道我们幻想 在NMSL的欢声笑语中  得到某些启示? 


        有意思的是  我们用来杀死上帝的武器  理性  却是现代人最该丢弃从而保命的东西     理性什么也没有   或许就像舍斯托夫所说  理性只有死亡   然而上帝已经先理性一步死去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711972/blog/8190013/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完美哲学家

2235名成员60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