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書情寫意>>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4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4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加入收藏

2016-8-24 22:04:33

玉香姐说:“来,我教你。”玉香姐像灌香肠一样,双手捧住自强的小麻雀,朝她下身洞穴里面灌。自强一会儿看着玉香姐下身周围稀疏的短毛,一会儿抬头看看四周飞舞的对对蝴蝶,双双蜜蜂,一会儿又静听墙外头顶树枝上一对喜鹊的叫声。他像伴客一样,任玉香姐将他装扮,自己毫无一点感觉。玉香姐慢慢站起来,先给自强穿好衣服、裤子,又给自己穿好衣裤后说:“今天的事不要对任何人说!你平时爱我、痛我,走时我对你没有一点表示怎么行哩!这一下我可以放心走了!”自强拉住玉香的手说:“玉香姐!我不要你走!”

当晚吹了一夜的风,下了一夜的雨,一个炸雷将自强惊醒,自强用脚在玉香姐的铺盖窝窝里一蹬,发现玉香姐不在了,忙摇醒妈妈,呼喊:“玉香姐不在了!玉香姐死了!”妈妈以为孩子在发梦癫,说:“快睡!哪有的事!玉香姐去解手去了。”

第二天一早,果然发现后门开着,玉香姐没回来,中午有人在大河下游河滩发现了玉香姐的尸体。下午,李素贞叫人用一床烂草席一裹,在河坝内挖了一个坑,将玉香姐软埋了。自强哭着要见玉香姐,哭得伤伤心心的两顿没有吃饭。李素贞像没这回事一样,还骂自强:“又没有死了你的爹!又没有死了你的娘!你哭啥子丧?”自强的妈妈一下不依了,说:“他爹两年音讯都没有一个,你还咒他!他爹惹了你啥了,我惹了你啥了!”两姑嫂大闹了一架,若不是自强拉住妈妈,妈妈差点被二婶撵走。自强从此更加发奋读书,“凿壁借光”、“悬樑刺股”、“囊萤映雪”成了他的榜样和座右铭。解放后,他成了全乡第一个中学生,第一个大学生。一九五四年初中毕业,他向乡上县上交了一封检举揭发信,详细揭发了解放前林乡长的老二、老三、王大爷、刘三哥的大公子、二公子轮奸玉香姐,逼得玉香姐投河自尽的事。县政府办公室和乡政府经了解确实,将此四人作为坏分子处理,送去劳教,李佑福早逝免此一劫。

六、八年炮灰

林文雄、肖华贵、赵文华等一大批志愿军战俘被押上一艘登陆舰,从南朝鲜运往台湾岛,赵文华还在做着到美国读书、大开眼界的美梦;肖华贵是出于义气跟随大哥、四弟去闯闯;林文雄是为各方面的压力所迫不得已走上这条道的,他明知前途凶多吉少,风浪险恶,内心矛盾重重,心情十分苦闷。他凭着船舷,眺望大海西边的祖国大陸。海天茫茫,看见的只是他心中的家乡和老母亲的影子,回荡在他耳畔的是娇妻的媚笑。他强忍住泪水往下咽,他知道稍微流露出一点想家的心愿,就会遭酷刑、毒打。“有人跳海了!”赵文华看见两个靠近船舷的战俘纵身跳进大海,他高声用英语喊话。两个持枪荷弹的美国兵马上瞄准大海中的目标开枪,不久目标消逝了,只留下波涛滚滚浪花朵朵。肖华贵狠狠地瞪了赵文华一眼,被刚才那两个美国兵看见,他们牛肉吃不着在鼓上报仇,开空枪后各狠狠给了肖华贵两枪托。然后伸出大拇指朝赵文华喊了两句:“OK!Thank you!”赵文华也觉得自己做错了事,看了林文雄一眼,林文雄不屑一顾,将脸转向一边。

甲板那头在一阵毒打声过后,只听见“扑通!扑通!”两声。两个战俘被捆住手脚扔进了大海,特务们高声说道:“随了你们的心愿,回家去吧!”

军舰在台湾岛基隆港靠岸,负责编队的是四川人,不少人被编入工兵部队,穿破衣、住工棚、修马路、建机场、筑海港,整整干了三十年的苦力。五十岁退役时,不少人已经残废成疾,不少人还孑然一身,无家可归,有的人工余还到码头去扛包,到工厂去当小工、杂工卖苦力,为的是糊口活命,为的是攒下几个血汗钱好“叶落归根。”

林文雄、肖华贵还算幸运,被编入高炮部队,赵文华得天独厚,分在台北给美军当翻译。

不久,林文雄、肖华贵被送往海防最前沿阵地的小岛金门。小小的岛嶼上到处是高炮阵地、雷达设施,军营遍布整个小岛,每个城垛上架着远射程海防大炮和望远镜,美国军舰不分白天、黑夜地在海岛附近巡逻。由美军第七舰队护卫的金门、马祖成了敌人按在台湾海峡,祖国东大门口的两颗门头钉。我军福建前线阵地,除逢年过节外,每天用大炮向这两个岛嶼炮击。久而久之,敌人也学乖了,测准我军的开炮时间,早早躲在城楼下防空洞掩体内,待我军炮击完毕,敌人又向我军前沿阵地的大旦、小旦、棒槌等岛嶼开炮还击。

金门、马祖与大陸仅一水相隔,相距不到十华里,每当丽日当空、晴空万里无云之时,林文雄、肖华贵总要在站岗放哨时遥看对岸的祖国大陸。每当他们从望远镜中看到对岸的五星红旗在空中飘扬时,他们日思夜想的就是祖国和他们的亲人。他们曾想到过趁涨潮时偷渡过去,但又怕巡逻艇发现被抓回处死。不得已只好苦苦等待时机。

一天夜晚,又轮到林文雄、肖华贵他们俩在同一个哨所值勤,他们趁夜深人静之时,找出了藏在哨所附近的收音机,秘密地收听大陸对台广播:随着一阵庄严雄壮的《义勇军进行曲》过后,响起了清脆悦耳的女播音员的声音:“台湾海防前线的官兵们,亲如手足的台湾父老乡亲们、兄弟姐妹们。现在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对台广播节目时间,今天的广播内容有:国民党空军中校徐廷泽驾驶一架美制超音速战斗机起义投诚,于十八日凌晨抵达广州白云机场,受到中央党政军有关负责人的亲切接见并在嘉奖大会上向他本人颁发了20万两黄金的奖赏并授予上校军衔在我军内工作……”肖华贵激动地说:“不是说偷跑过去的会被共党通通枪毙吗?怎么还受到接见,颁发重奖,升官晋级,安排工作喃!”林文雄说:“这就叫:既往不咎,立功受奖嘛!”肖华贵说:“我们能驾驶飞机就好了,也驾驶一架一起飞回去,我也不想要20万两黄金,只要我能回到我的家乡安县秀水河和我的结发妻子团聚就好了,我们结婚还不到一年就离别了。家里还有老父、老母一个弟弟,一个小妹妹,大弟同我一起参加的志愿军,我还是被虏前在春川高地碰上他背个药箱嘴里哼着:嗨啦啦啦,嗨啦啦,天空出彩霞……自从那次见面后,就再也见不到他的面了,不知他现在是死是活?”林文雄说:“我也日日夜夜思念着我的故乡,那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家乡有我的老母和哥哥嫂嫂侄子,还有一个美貌年轻的妻子,参军前我恨她给我戴了绿帽子,现在我不恨他了,想起我年轻时也有过风流艳史,我也对不起她啊!”肖华贵说:“哥趁今晚清静无事,你就将你的风流艳史给我摆一下嘛!”林文雄带着深情回忆,望着西海岸的天空,长长地发出一声感叹说:“唉!那是民国三十四年的一个秋天的下午,我单身一人从家乡出发进雅安山里去买鸦片烟土,身上带着伍佰多个大洋(银元)。进山后来到一处关口,两边是国民党的卫兵把守,国民党兵正在一个一个地搜过往行人的身,我想绕道过河,一看沿河两岸全是悬崖绝壁,只有关口处一条索道相通。正在危难之时,忽然一乘滑竿停放在我面前,从滑竿上下来一个二十岁上下的摩登女郎将手一挥,抬滑竿的两个卫兵向女郎行了个军礼,抬起空滑竿回去了,女郎将我上下打量了一下,说:‘年轻人,进山买泥吗?怎么不走了?’我没有给她正面答复,指了指前方关口,她一下会意了,说:‘没关系,我给他们打声招呼就行了,你跟我一起走。’我紧跟在摩登女郎的后面,很像她的贴心豆牙仔,卫兵远远地注视着我们,等我们一到关口,马上排成两行一字,女郎从容不迫地从摩登皮包中掏出‘派司’一亮,卫兵们向我们行了个军礼让我们过去。走到索道口,我正担心她如何过得去,只见她将旗袍往上一卷,结了一下鞋带,踏上索道口上的石磴,两手牢牢地抓住铁环,用脚在石磴上猛地一蹬,‘唰’地一声,她在索道上飞起来了。山风将她的旗袍吹得胀鼓鼓的,两条腿又白又嫩,屁股又大又圆,我当时就心动了。轮到我过去时,我却有些胆怯了。”“他们说摩登女郎穿旗袍没有穿裤子是吗?”“去你的,那是谎骗乡巴佬的话。她看我迟迟没有过去,站在对岸远远地向我招手。我扎紧了钱袋,学着她一样,双手抓环,两脚蹬石,朝河心滑去,不知怎么搞的,滑到河心滑不动了,我像打秋千一样呆在索道上面。一看脚下几十丈深处是急流滚滚,恶浪滔滔,我浑身直冒冷汗,手发抖,牙打颤,脚僵直不能动弹。她一见状忙大声给我鼓劲,激励我说:‘不要看下面,两手抓紧,两脚用力摆动,拿出男子汉的勇气来!’我一听又来劲了,心想:一个细皮嫩肉的女子能过去,我不信就过不去。照她所说,我终于到了对岸,快要上岸时,她不顾死活,一把将我拉住,抱入她的怀里。你想想,一个23岁的男人被一个20岁不到的摩登女郎抱住是什么滋味。要不是关口上有卫兵,就在那里我就控制不住了。”“你当时动心了吗?”“能不动心吗?这女郎说长相、身段可以与电影明星周璇比美,说气质、风度简直是大户人家的千金小姐。”“那后来喃?”“后来我们一路上摆谈,谈得很投机。她说她是成都人,是国民党中央常委、中央国大代表省主席王陵基的五姨太,名叫张玉华,从小喜欢冒险,喜欢结交江湖上的好汉。她说她在滑竿上一看我的背影就猜出我是个十分英俊的小伙子,又一看我裤足上满是尘土,就知道我身上起码带有五、六百大洋。”“那她看上你的大洋了。”“才不是哩!她身上揣着的雅安汇丰银行兑换的银票就有七、八张,一张最少都是一千块。”“那她是去干啥的?”“跟我一样,做大烟生意的。”“那她怎不多带几个勤务兵同行喃?”“她说一个人走自由自在,想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么多银票不怕抢?”“哪个敢抢?憑着她老公的通行证就可以走遍四川。”“当晚你们住在一起吗?”“当然住在一起。当天晚上我们在一个小镇旅店住下,以夫妻名义住进一间单人房间。”“她对你体贴周到吗?”“那还用说,她在镇上买了不少水果、酒、菜,吃过夜宵后,就抽大烟,瘾过足后,又在一起洗澡,我先站在门外不敢进去,她叫我进来帮她洗。”“她的身子漂亮吗?”“别提她身段有多漂亮了,雪一样光洁的皮肤,杨柳一样的腰身,滚圆滚圆的屁股,又白又嫩的大腿,特别是那两个奶子,紧绷绷的、胀鼓鼓的,像两个白皮毛蛋,摸在手上又细又软,下身处长满了黑毛,像一个蒸得泡酥酥的开花包子。”“你摸了吗?”“我从上到下给她摸了个遍,当摸到最动情处,她像水蛇一样将我缠住了。她已顾不得我还未洗热水澡,就将我推在床上,那晚我们玩得多开心啊!这是我这一生中最值得回味的事。”“你们买到大烟了吗?”“我们到了雅安,找到了大烟贩子,谈成生意后在银行换了三张银票,包括我买的一份她都帮我给了,后来我们找到了刘文辉的副官,派了一个排的武装卫队护送我们回成都,临分别时,她还依依不舍,给了我通讯地址和电话。叫我有事给她写信或给省政府主席秘书厅挂电话找她。”“后来你找过她吗?”“当然找过,回去后不久我将就五百大洋在县上与宪兵队大队长王德懿打牌,他的三百个大洋、伍拾万元关金卷全输给我了,我只要了他三百大洋,让了他伍拾万,他还恩将仇报。第二天,趁我还未回家就派了一队宪兵抓了我的烟馆子,我找到县警察局局长,局长说:‘买卖大烟是犯法的,没有抄你的家就算留情面了。’我想从省里到县里上上下下当官的谁没有做过大烟生意,我试着给她挂了个长途电话。当天她就坐起小汽车撵到了县上,我们一起去了警察局。”“你们是以啥关系,一起去的?”“她向警察局长说,我是她表兄,她是我堂妹,这次事件是宪兵大队长假公济私以泄私愤,若不严肃处理,先撤你警察局长的职,然后判宪队队长的刑,还要追回他输的伍拾万元关金卷和缴的全部东西。后来她又带我一起去见了县长,办了同样的交涉。”“后来喃!”“她本想在县上跟我住一夜,但怕暴露关系,当晚回成都去了,叫我以后来成都直接到她娘家找她。第二天,宪兵大队长亲自来给我赔礼道歉,送回所抄大烟和烟具,结果宪兵大队长还是被撤了职。我的名声在县上传开了,上下官员都知道我有个堂妹,在省政府秘书厅当省主席的秘书。”“以后你去找过她吗?”“找过一次,那是快要解放的前夕,我去成都游干班受训,我给她挂了电话,她当晚回了娘家,单独把我的住房安排在她的房间隔壁,叫我不要闩门。等夜深人静了,她悄悄溜了进来,她说她老公要带大夫人和她两个人一起飞台湾,问我想不想去?”“你当时咋不答应去呢?”“我想过,但名不正言不顺怎么好害得她也走不成哩!”“她现在可能在台湾?”“很可能。”“你怎么一次都没有碰上?”“我们像关囚犯一样关在小岛上,一年才一个星期的休假,回到高雄就到不了台北,怎么碰得上?”“明年休假你申请去台北,想办法找到她,说不一定她能帮你离开这个鬼地方。”“我早就想去碰碰运气。”他们就这样摆了一个通宵。

七、改嫁成都

李素贞自从丈夫在朝鲜战争第五次战役失踪以后,在家乡的政治地位每况愈下,重新划定阶级成份时,群众检举揭发她解放前是开大烟馆的,租的两亩多田一直请人做,属于雇工剥削。根本不是贫农,应该划成地主。经她八方游说,重施美人计,终于打通了关节,给她定成贫农兼小商成份,趁此她把婆婆娘和嫂嫂一家撵了出去。她的乡妇女主任、村贫协主席的位置自然由真正的贫下中农积极分子所取代。互助合作化运动开始,她又带头办起了互助组、合作化小社,任了组长、社长,重新红火起来。每天晚上她的家里都是灯火辉煌,宾朋满座,来的都是县上、乡上政府部门的大小官员,酒足饭饱之后总要留下一个相好的在家中过夜,她的母亲守了三十年的寡,对她的行为争一只眼,闭一只眼。她的亲侄子李佑福土改时参加了革命工作,因劳累成疾,得吐血病死了。家里就是她一个人的天下。

不少好心的人劝她嫁一个人算了,她觉得嫁人没有意思,还不如这样过得自由自在。她除了正业以外还有一项副业,就是给人说媒。东村的姑娘长大成人,西村的小伙子找不着对象,经她一张利嘴一说,丑的要说成美的,美的要说成天仙,驼子要说成笔挺的腰杆,麻子

 

标签: 原创长篇小说(178)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書情寫意

9560名成员234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