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書情寫意>>十八集电视连续剧《蜀王孟昶与花蕊夫人1》刘先觉取得版权证

十八集电视连续剧《蜀王孟昶与花蕊夫人1》刘先觉取得版权证

加入收藏

2016-9-21 21:16:51

十八集电视连续历史剧

再现历史真实 汲取历史教训

蜀王孟昶与花蕊夫人

编剧:刘先觉

一九九三年七月初稿

一九九九年十月修改稿

十八集电视连续历史剧

蜀王孟昶与花蕊夫人

目录

第一集:蜀王驾幸大圣慈寺

第二集:青城才女

第三集:蜀王视察御书院

第四集:徐娘进宫

第五集:励精图治,扫除权臣

第六集:屯田积粮,开疆辟土

第七集:龙池宴乐

第八集:群芳争艳

第九集:登散花楼

第十集:蜀王视察炽盛光院,花蕊夫人学画

第十一集:蜀王夜宿龙居寺

第十二集:荡舟龙池,龙舟盛会

第十三集:鱼水交欢

第十四集:孟昶巡幸绵竹关

第十五集:山雨欲来风满楼

第十六集:赵匡胤伐蜀

第十七集:暗伤亡国

第十八集:香消玉陨

全剧人物表:

孟昶:男,大蜀皇帝,广政元年二十岁,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六岁,蜀亡,孟昶卒

花蕊夫人:女,大蜀慧妃,广政六年进宫,十七岁,广政二十六年三十七岁卒

李太后:孟昶母,比蜀王孟昶大二十岁

李昊:前蜀翰林大学士,后蜀由翰林学士升任左丞相,广政元年四十四岁

毋昭裔:男,大蜀翰林学士,中书御史中丞,后升任右丞相(中书侍郎同平章事),广政元年三十八岁

赵崇祚:男,卫慰少卿,文武双全,广政元年四十岁左右

徐光溥:男,翰林学士,广政元年五十六岁

欧阳炯:男,翰林学士,后升任右丞相,广政元年三十一岁

毛文锡:男,文人,广政元年五十多岁

鹿虔  :男,太子太保,广政元年四十多岁

闫选:男,文人,布衣,广政元年三十多岁

韩琮:男,宫廷词人,广政元年五十五岁

徐光庭:男,道士,广政六年六十三岁

韩保升:男,翰林学士,广政三年,四十岁左右

王昭远:男,    使,知枢密使,广政六年二十八九岁

张业:男,都指挥使,右相,广政六年三十八岁

安思谦:男,匡圣指挥使,广政十一年四十岁左右

玄  :皇子,广政十一年九岁,张贵妃所生,广政二十五年立为皇太子

玄  :次皇子,广政十一年七岁,张贵妃所生,广政十三年加封褒王

仁毅:孟昶弟,广政十一年二十七岁,夔王,广政十三年正式加封

仁贽:孟昶弟,广政十一年二十六岁,广政十三年加封雅王

仁裕:孟昶弟,广政十一年二十五岁,广政十三年加封嘉王

玄宝:孟昶与花蕊夫人生子,广政十四年生,广政二十一年卒,赠青州大都督,追封遂王

黄筌:翰林待诏,广政十一年四十六岁

黄居宝:翰林待诏,广政十一年二十六岁,广政十八年三十三岁,黄筌长子

王藻:翰林使,广政十一年三十多岁

淑妃:女,广政十一年二十岁

德妃:女,广政十一年十八岁

贤妃:女,广政十一年十七岁

修仪:女,广政十一年十七岁

毛  震:男,宫廷词人,广政十二年四十多岁

黄居  :男,宫廷画师,广政十八年三十一岁,黄筌次子

赵宗义:男,翰林待诏,广政十八年四十八岁,宫廷画师

丘文播:男,宫廷画师,广政十八年四十岁左右

蒲师训:男,翰林待诏,宫廷画师,广政十八年四十六岁

韩保贞:男,枢密副使,广政十八年四十多岁

高僧水观:男,龙居寺主持,广政二十一年七十多岁,赐法号“预知”

郑太医:男,五十多六十岁

胡  :男,司天少监,广政二十六岁,五十多岁

古成龙:男,绵竹关县令,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多岁

严将军:男,绵竹关守将,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多岁

张廷伟:男,蜀山南节度判官,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多岁

赵廷隐:男,马步军都指挥使,太师中书令,雅号“太平将军”,广政二十六年六十六岁

赵崇韬:男,都监,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多岁

韩保正:男,招讨使,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多岁

李进:男,副招讨使,广政二十六年三十多岁

李廷  :男,副帅,广政二十六年五十多岁

高彦俦:男,蜀宁江节度使,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岁左右

蓝思绾:男,兴州刺史,广政二十六年四十多岁

武守谦:男,宁江监军,广政二十六年三十多岁

罗济:宁江判官,广政二十六年五十多岁

南光海:男,蜀夔州守将,四十多岁

袁德弘:男,蜀夔州战棹都指挥使,三十多岁

赵崇济:男,蜀守江节度副使,三十八、九岁

石文武:蜀老将,六十多岁

全师雄:蜀兴国军大帅,四十多岁

赵匡胤:宋太祖,乾德二年四十多岁

赵普:宋丞相,乾德二年五十岁左右

赵光义:开封府尹,宋太祖弟,四十多岁

王全斌:西川行营都部署,北路伐蜀主帅,四十多岁

刘光义:西川行营副都部署,伐蜀东路主帅,四十岁左右

崔彦进:西种行营副都部署,伐蜀北路副帅,三十多岁,步军副都指挥使

王仁赡:都监,北路伐蜀将领,三十多岁

曹  彬:都监,东路伐蜀将领,三十多岁

沈义伦:随军转运使,四十多岁,东路伐蜀将领

曹  翰:北路随军转运使,三十多岁

史延德:宋马步都指挥使,三十多岁

康延泽:宋马军都监,三十多岁

张廷翰:宋马军都指挥使,三十多岁

张  晖:宋凤州团练使,男,四十余岁

八作司度:宋后勤官员,三、四十岁

宋军大校:男,三十多岁

向  韬:宋军头,三十多岁

王继涛:宋右神武大将军,男,三十八、九岁

王守纳:宋供奉官司,男,四十多岁

朱光绪:宋招抚蜀兴国将领,四十岁左右

高彦晖:宋招抚蜀兴国将领,三十多岁

 

主题歌词

六朝古都,锦乡蓉城,满城芙蓉城春。张仪筑城,蜀汉建都,五代蜀国京城。李冰治水、文君当垆,相如沽酒,薛涛赋诗,杨雄作赋,有多少英雄才女如云!

更可叹,蜀王孟昶,慧妃徐娘,一个是文彩风流,一个是美玉无双,怎抵得赵宋虎狼,只好屈辱归降。断送了,天府蜀国,锦绣家邦。演出了风流皇帝、盖世才女,恩恩爱爱梦一场!

 

第一集 蜀王驾幸大圣慈寺

一、字幕:后蜀广政元年三月,大圣慈寺

大圣慈寺正门,门上匾额“大圣慈寺”三个金色大字,耀眼夺目。御林军开路,宫娥彩女组成的銮驾簇拥着后蜀国王孟昶(时年二十岁),驾幸大圣慈寺。

早有一批文人学士,分列于甬道两旁候驾。

他们分别是:擅长小词,尢工艳曲的毛文  、太子太保鹿虔  、翰林学士欧阳炯、布衣闫选、宫廷词人韩琮,时人称为后蜀文坛“五鬼”。

蜀相李昊、近臣徐光溥、毋昭裔紧随王驾左右,卫尉少卿赵崇祚带领御林军护驾。

欧阳炯上前接驾请安:“微臣欧阳炯向吾皇请安,有劳圣驾光临,早有蜀中文坛“五鬼”在此侯驾。”

蜀王曰:“欧翰林学士平陛,快带朕去见大家。”

欧阳炯带蜀王进入内殿,蜀中“五鬼”恭迎圣驾。

欧阳炯向蜀王介绍:“这位是擅长小词,尢工艳语的蜀国才子毛文。”

毛文施礼参拜说:“吾皇简政宽民,百姓安居乐业,蜀民三生有幸!”

蜀王答谢曰:“朕早已拜读过你的艳词佳作,真不愧为“五鬼”奇才!”

欧阳炯以介绍说:“这位是青城人,检校太尉,太子太保鹿虔戾。”

鹿太保赞曰:“蜀国政局稳定,经济繁荣,文学鼎盛,吾皇真乃圣主明君!”

孟昶大悦曰:“鹿太保才高百斗,誉满蜀中,感谢恩师对朕的栽培与教诲。”

欧阳炯继续介绍说:“这位是蜀中名流,人称处士的布衣闫选。”

闫选上前施礼参拜,说:“吾皇少年英俊,文彩风流,高于前蜀主王衍;武略绝伦,比父皇孟知祥更胜一筹!”

孟昶答谢曰:“闫处士过誉了。前蜀主王衍词风轻艳,不足取也。以武略比父皇,朕不敢妄自为尊!”

欧阳炯最后介绍说:“这位是工于小词的蜀中名士韩琮。”

韩琮上前施礼参拜说:“吾皇儒雅风流,酷爱文艺,至使蜀中文苑,称霸五代十国,独领华夏风骚,实乃皇恩浩荡!”

孟昶答谢日:“韩学士才思敏捷,词风艳而不俗,朕非常喜爱你那些小词。”

孟昶继而环视左右,答谢众文人学士说:“蜀中文坛鼎盛,全靠众卿文苑英华增光添彩,为答谢诸位文人学士,朕今天特设宴玉溪院,席间既可即兴赋诗,以可商讨蜀国文苑大事,众卿意下如何?”

众文人学士齐声答谢:“谢主隆恩!”

二、玉溪院:宴从文武百官。蜀王孟昶与近臣李昊、毋昭裔、徐光溥、卫尉少卿赵崇祚、翰林学士欧阳炯、韩保升、宫廷词人毛文、鹿虔戾、闫选、韩琮等同席共饮。

一队身着霓裳羽衣的宫廷舞女,在轻柔欢快的《霓裳羽衣》古乐曲中,轻歌曼舞。

三、玉溪院流泉:池底铺锦,池上菱角荷花浮于水面。池边摆满酒罆,上红纸黑字大字《剑南烧春御酒》、《宜宾五粮液贡酒》。

宫廷乐队伴奏,绿衣红袖翩翩起舞。

蜀王邀请大家:“请众位爱卿至流杯亭流觞即兴赋诗。”

众文人学士:“遵命!”

蜀王孟昶同众文人学士转至流杯亭,流觞即兴赋诗,每首诗配乐、配画,加以画外音解释。

击鼓流觞至毛文  前,击鼓声断,毛即兴作词《巫山一段云》:

“雨霁巫山上,云轻映碧天,远风吹散又相连,十二晚峰前。暗湿啼猿树,高笼过客船,朝朝暮暮楚江边,几度降神仙。”

蜀王连声叫绝:“好词!好词!细心微诣,直造蓬莱顶上。”

击鼓流觞至欧阳炯前,鼓声忽断,欧阳炯即兴作词《南乡子》:

“嫩草如烟,石榴花发海南天,日暮江亭春影绿,鸳鸯浴,水远山长看不足。”

众文官齐赞:“好个鸳鸯浴,水远山长看不足!”

近臣徐光溥说:“鸳鸯浴喻义颇深,谁能看得足呢!”

众臣窃笑,蜀王独自沉思,不苟言笑。

近臣李昊看出蜀王心思,忙说:“艳藻之词,君臣之间其礼有失矣。”

欧阳炯大为不悦。

击鼓流觞至闫选处,击鼓声断,闫处士即兴赋词《浣溪沙》:

“寂寞流苏冷  茵,倚屏山枕惹香尘。小庭花露泣浓春。刘阮信非仙洞客,嫦娥终是月中人,此生无路访东临。”

韩保升赞曰:“好个刘阮信非仙洞客!你我都是凡夫俗子,比之刘晨、阮肇如何?”

孟昶赞曰:“闫处士的《临江仙》词我特别喜欢:‘画帘深殿,香雾冷风残。……猿啼明月照空滩。’”

闫处士谢曰:“谢蜀王夸奖。”

击鼓流觞至韩琮处,击鼓声断,韩琮即兴赋词《杨柳枝》:

“梁苑隋提事已空,万条犹舞旧春风。那堪更想千年后,谁见杨花入汉宫?”

众文官连声称赞:“好词!好词!”

孟昶赞曰:“此词意旨颇深,借‘鉴往事,思来祀’之名,行‘及时行乐’之实。”

韩琮佩服以极,说:“知我者,蜀王矣!”

击鼓流觞至鹿虔  处,击鼓声断,鹿太保即兴作词《临江仙》:(本集主题歌)

“金锁重门荒苑静,绮窗悉对秋空,翠华一去寂无踪,玉楼歌吹,声断已随风,烟月不知人事改,夜阑还照深宫,藕花相向野塘中,暗伤亡国,清露泣香红。”

蜀王盛赞:

“鹿太保堪称文武全才,可为何词多感慨之旨?”

鹿太保起而答谢曰:“吾少明读书古祠,见画壁有周公辅成王图,望以此为志。前蜀亡于后唐,前车覆,后车之鉴也。”

孟昶点头称是:“鹿太保说得极是。”

卫尉少卿赵崇祚赞曰:“鹿公高节,偶尔寄情倚声,而曲折尽变,有无限感慨淋漓,述诸笔端。”

四、众文武百官随蜀王转至玉溪院花园观灯、赏舞、看木偶、皮影戏。

蜀相李昊问孟昶:“先皇英武,陛下圣明,雄才大略,威镇蜀国。陛下即位三年,市井繁荣,偃武修文,一派昇平景象,实乃黎民之福。敢问陛下,为文之道如何?”

孟昶微微一笑,说:“文本于理,诗本于情嘛!”

健舞、软舞、字舞、花舞、马舞、六么舞款款而出。

欧阳炯接着说:“陛下之言极是,只是悉苦之言易好,欢娱之言难工啊!譬如前朝后主王衍偕太后、太妃游俦青城山,后主自制《甘州曲》:‘画蜀裙,能结束,称腰身,柳眉桃脸不胜春,薄媚足精神,可惜沦落在风尘!’其词哀怨,闻者凄凄。”

近臣毋昭裔说:“不然,李唐以后,中原攘攘,文学殆灭,独我蜀国人才辈出。即如前朝王衍所写《醉妆词》:

者边走,那边走,只是寻花柳;

那边走,者边走,莫厌金樽酒。

其欢娱之情,溢于言表,何言难工?”

孟昶听后,略为正色,对欧阳炯、毋昭裔说:“二位爱卿所言,均有道理。诗余小词,自温庭筠倡于前,韦庄、王衍等继于后,言情说事,多有佳作。只是,王衍以一国之尊,浮荡而好轻艳之词,朕不为也。古人云:《国风》好色而不淫,《小雅》怨悱而不乱。这应该是写诗作词的准则,也是我蜀国的文学主张。”

众卿连连点头称是。

孟昶接着说:“我蜀中文苑群英荟萃,为实现我蜀国的文学主张,保存日益发展的小词佳作,何不效梁昭明太子萧统编《文选》之举,也编一部词人总集,众卿意下如何?”

欧阳炯说:“陛下此举乃宏图大略,功盖千秋,定令我蜀中文坛生辉。这部词集还需陛下定名,并派专人负责编选。”

孟昶略加思索,说:“暂定名《花间》吧!朕令卫尉少卿越崇祚负责编选,翰林学士欧阳炯来作序跋。”

二卿同声:“遵命!”

韩琮奏议道:“陛下高瞻远瞩,积极提倡嘉惠士林,功不可灭。只是,词集编成后还应配以韵会。我建议再出一部韵会书。为便于书籍的保存和阅读方便,应废竹简书,也不有手抄本,采用锦官城作坊中使用的木板刻经法刊印书籍,可开一代版刻印书之先河。”

孟昶大悦,说:“韩中书舍人所言甚是,朕之有编辑一部集古今韵会大成的《古今韵会》书的夙愿。这件事就由韩舍人和徐光溥共同编辑、刻印。”

二卿回答:“遵命!”

孟昶又命:“翰林学士韩保升听命,朕知你博学多闻,熟知本草,朕命你收集《蜀本草》、编印《本草图经》。”

韩保升:“遵命!”

孟昶一时兴起,又命毋昭裔:“毋昭裔听命,为文兴我大蜀文教,弘扬音乐、绘画艺术,朕命你延请大蜀内外名画师、乐师、舞师,开办大蜀画院、南管音乐歌舞艺馆;刻印经籍,先雕刻《广政石经》、《昭明文选》、《初学记》、《九经》、《尔雅音略》、《白氏六贴》置之于锦城学宫,供学子颂读。”

毋叨唠裔曰:“蜀王圣德广布,独步文苑,起用才士,广兴文教,离大唐的贞观之治的开明盛世不远矣!”

 

 

第二集:青城才女

灌县都江堰,幽幽青城山。远山、近景,特写“上清宫”。附近一竹篱茅舍。红花、绿树、竹林、小桥、流水。背景推至溪边一红衣少女,年约十五、六岁,美而奇艳,一边浣纱,一边吟颂:(主题曲,配乐、配画)

“傍池居住有渔家,收网摇船到浅沙。

  预进活鱼供日料,满筐跳跃白银花。”

音乐声起,画外音反复吟唱。

画面映出:宽阔的河面,青山、绿水,岸边渔家村落,河面上渔舟数艘,渔民们忙着撒网、收网,满网活鱼,银光闪闪,活蹦乱跳,鱼鹰在水上捕鱼,渔民们用一根带钩的篙竿,待鱼鹰捕捉住鱼,便一竿挥去,套住鱼鹰脚上带绳的圈,将鱼鹰捉住,喉管被稻草捆住的鱼鹰,只能将鱼装在喉袋中不能下咽,渔民从鱼鹰喉袋中挤出活鱼,又喂一尾小鱼挤下鱼鹰喉管,放脱渔鹰,继续捕鱼。

红衣少女停止浣纱,站上岸边看得出神,感叹一声道:“人就像鱼鹰一样,明知是预先设下的圈套,只要有一尾小鱼作诱饵,就会使你为他人忙碌、奔波。”

主题曲余音缭绕……

红衣少女手挽竹篮,离开岸边,向竹林深处的山间小径走去。在快要到“上清宫”的交叉路口,迎面走来一位头戴鹿皮道冠,身着淡黄虎皮裙的六十岁左右的道士。红衣少女一看是她的叔叔,早年在朝为官,后入山修道。红衣少女忙侧立路旁,双手垂于右下方,施礼道:“徐叔万福!小侄女这边施礼了!”徐道士一看是徐匡璋之女小侄女徐娘,忙还以道家之礼,道:“原来是小侄女徐娘,你又去河边洗衣回来?”徐娘点头道:“正是。”欲走,又恐失礼。徐道士说:“徐娘请等一等,叔叔今天有要事特去你家与你父徐匡璋商量。这事是有关你的前程、终生命运的大事,不能瞒你。你是个聪慧过人,才华出众的才女,先与你透个底,让你权衡利弊,你先好有个定夺。”

徐娘一点就明,娇羞作态,难于启齿,不得以问:“徐叔你就直说了吧,是什么大事?”

徐道士调侃道:“叔叔好久都没有听你即兴赋诗了,你先以我为题作一首小词,我再向你交底。”徐娘撒娇,扭捏作态,说:“叔叔原是蜀王近臣,甚么宫词艳曲没听过?叔叔要听,我只好遵命献丑了。”

只见她略加思索,出口成章,背出一首小词:

“老大初教作道人,鹿皮冠子淡黄裙。

  后宫歌舞全抛掷,每夕焚香事老君。”

配乐、配画,画外音反复吟唱。

徐道士开怀大笑,连声称赞:“好词!好词!我们一道回家,你用素笺把这首词给我写下,我再给你父亲商量。”

徐娘点头应允,徐道士继续说:“当朝蜀国皇帝孟昶是一位天赋很高的词人皇帝,又是蜀中文苑许多重要文人的东道主。他广募贤才,名招天下文人学士,早年与我一起侍奉先皇的近臣毛文  、欧阳炯、顾夐,甚至侍奉唐宣宗的老臣韩琮也归蜀以词章供奉内庭。更不说你十分崇拜的号称蜀中文坛‘五鬼’的鹿虔  、闫选等,以及你非常熟悉的欧阳彬、可朋、张泌、毛熙震、何光远、许岷等也深受蜀王赏识。蜀中文苑群英荟萃,就是缺少一个像你一样有才华的女才子。”说到此,徐道士将话打住。

徐娘说:“徐叔你就直说吧,蜀王盛名远播,爱惜人才,我早已得知,我愿为蜀王效犬马之劳,这也是我结识蜀中文坛老前辈的机会。”

徐道士见时机已成熟,才说:“我的弟弟徐光溥在朝为官,前日来找我说:蜀王孟昶从广政二年起就下令天下,在民间征选良家美女入宫。后宫美女虽多,蜀王至今仍没有一个会吟诗作文,才貌俱佳的女子与之相依为伴,总觉遗憾。最近蜀王贵妃张太华去逝,蜀王又下诏遴选才貌双全的美女入宫、选妃。我弟弟找到我,我一下就想到了你。蜀王现年二十四岁,你比皇上小七岁,你觉得意下如何?”

徐娘娇羞不语,但内心显得非常激动,大有受宠若惊之态。好久才启齿说:“终身大事应有‘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女儿是不好作主的,还是由双亲大人定夺吧。不过,请徐叔这个大媒人在父母亲大人面前多多美言几句。我的心,不说徐叔也是知道的。”

徐道士笑道:“只要心允就成,这件事包在我这个大媒人身上!”

徐娘感谢道:“多谢徐叔,我的终身大事就拜托徐叔了。”

两人合路朝徐娘家走去。

 

 

第三集:蜀王视察御书院

大蜀广政三年夏四月,蜀王宫中,歌舞昇平,箫声婉转,笛声悠扬,一派太平景象。

御书院内:《花间集》编辑装帧大厅,一排排书桌、书架上摆满装帧完好的线装古书《花间集》等。卫慰少卿赵崇祚、翰林学士兼礼部侍郎欧阳炯正在监督工匠装订其余书籍。

守门官忽报:“蜀王驾到!”

赵崇祚、欧阳炯、韩保开及全体工匠齐跪接驾。

孟昶同宰相李昊一道在御林军护卫下视察御书院。

赵、欧阳二臣跪曰:“不知圣驾光临,有失远迎,望吾皇恕罪。”

孟昶上前搀扶,说:“二卿何必多礼,快快请起。”说毕走至书桌边,随意抽取一本已装帧好的《花间集》翻阅。

赵崇祚向蜀王禀报说:“花间集全书收录诗客曲子词五百首,分为十卷,由翰林学士欧阳炯作序,微臣遵命选编。所选凡十八人,所录于温庭筠、皇甫松外,几乎全为蜀人,仅孙光宪是荆南的作家,和疑是中原的词人。全书编印已成。”

蜀王道:“众卿辛劳了!”

镜头特写:《花间集》目录:(从右至左每排六人)

 

 

镜头特写:《花间集》序

翰林学士兼礼部侍郎

欧联炯作 时大蜀广政三年夏四月

孟昶高声读序:“杨柳大堤之句,东府相传;芙蓉曲渚之篇,豪家自制。莫不争高门下,三千玳瑁之簪;竞富尊前,数十珊瑚之树。则有绮筵公子,绣幌佳人,递叶叶之花笺,文抽丽锦,举纤纤之玉指,拍案香檀。不无清绝之词,用助娇娆之态。自南朝宫体,扇北里之娼风。何止言之不文,所谓秀而不实。”

孟昶连声称赞:“好序!好序!”接着翻阅正文:

1、镜头特写:温庭筠《望江南》音乐伴奏,辅以画面解释:望江楼上,一美人独倚层楼,默默望江,盼夫归来。

“梳洗罢,独倚望江楼,过尽千帆皆不是,斜晖脉脉水悠悠,肠断白频洲。”

温庭筠词《更漏子》音乐伴奏,辅以画面解释:

“玉炉香,红蜡泪,偏照画堂秋思。眉翠薄,鬓云残,夜长衾枕寒。

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情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

2、镜头特写韦庄词《思帝乡》,孟昶边念,画外音,画面闪回孟昶十五六岁年少风流时与民间女子调情场面:

“春日游,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

3、镜头特写:韦庄词《女冠子》画外音,孟昶边翻边念,画面闪回孟昶十八、九岁年轻时的风流韵事场面:

“昨夜夜半,枕上分明梦见,语多时,依旧桃花面,频低柳叶眉。半羞还半喜,欲去又依依。觉来知是梦,不胜悲!”

4、镜头特写:李  词《南乡子》,画面转换成孟昶二十一、十岁时与内宫嫔妃游乐嬉戏场面:

“乘彩舫,过莲塘,棹歌惊起睡鸳鸯。带香游女偎伴笑,争窈窕,竞折团荷遮晚照。”

5、镜头特写:韦庄词《荷叶杯》画面转换成韦庄二十二、三岁与民女谢娘调情、惜别场面:“记得那年花下,深夜。初识谢娘时:水堂西面画帘垂,携手暗相期。惆怅晓莺残月,相别。从此隔音尘。如今俱是异乡人,相见更无因。”

6、镜头特写:韦庄词:《荷叶杯》,画面

出现前蜀王王建与谢娘绸缪交欢场面:

“绝代佳人难得。倾国花下见无期,一双愁黛远山眉,不忍更思惟。闲掩翠屏金凤,残梦,罗幕画堂空。碧天无路住难通,惆怅旧房栊。”(本集主题歌)

7.镜头特写:张泌词《江城子》,辅以画面解释:孟昶年轻时在百花潭、浣化溪与一女子调整情、惜另时场景:

“浣花溪上见卿卿,脸波秋水明,黛眉轻。绿云高绾,金簇小蜻蜓。好是问分来得么?和笑莫多情。”

8.镜头物写:张泌词《南歌子》,辅以画面解释,孟昶幼时矣奢淫逸的生活场面,家用便壶都是七宝装饰而成。

“柳色遮楼暗,桐花落砌香。画堂开处远风凉,高卷水精廉额,衬斜阳。”

9.镜头特写:毛文汤词《赞成功》,辅以画面解释,孟昶少年时风流韵事,与一民女绸缪交欢场面:

“海棠未坼,万点深红,香包缄结一重重。似含羞态,邀勒春风。蜂来蝶去,任绕芳蕞。昨夜微雨,飘洒庭中,忽闻声滴井边桐。美人警起,坐听晨钟;快教折取,戴玉珑玲。”

10.镜头特写:魏承班词《满宫花》,辅以画面解释,孟昶青少年时在倡楼酩酊大醉,宿妓次欢砀面。

“寒夜长,更漏永,愁见透帘月影。王孙何处不归来,应在倡楼酩酊。金鸭无香罗帐冷,羞更鸳鸯交颈。梦中几度见儿夫,不忍骂伊薄幸。

11.镜头特写:欧阳炯词《贺圣朝》,辅以画面解释,孟昶青壮年时风流韵事。

“忆昔花间初识面,红袖半遮,妆脸轻转,石榴裙带,帮将纤纤玉指偷捻,双凤金线。碧梧桐锁深深院。谁料得两情,何日教缱绻,羡春来双燕,飞到玉楼,朝暮相见。”

12.镜头特写:薛绍蕴词《女冠子》,辅以画面解释,宫女们老大时的归宿,黄卷青灯,暮鼓晨钟。(可在华山大上方拍摄)

“求仙去也,钿金蓖尽舍,入岩峦,雾卷黄罗帔,云雕白玉冠。野烟溪洞冷,林月石桥寒。静夜松风下,礼天坛。”

蜀王连声称赞:“选得好,选得好!词应以直率浅显为戒,以深遂曲折,迷熟惝况为宗。这是我蜀中方苑独领风骚,称雄华夏方坛的重要原因,也是我大蜀词人所共具的风格。可以预言,《花间》一集对后世文学将产生不可估量的影响。”

众卿章赞:“吾皇圣明,谢主隆恩。”

13.镜头特写:蜀王和宰相李昊继续翻阅装帧整齐的线装书《昭明方选》、《尔雅音略》、《本草图经》(《蜀本草》)《九经》、《白氏六帖》、《初学记》;

大特写:一块巨石上雕刻的《方政石经》。

第四集:徐娘进宫

1.大蜀广政六年正月初六,时年孟昶24岁,徐娘约十六岁。

近臣徐光溥领灌州州官官轿护送徐娘进蜀王宫。随行护送的有其父徐匡璋、其叔徐道士等。官轿经过龙池,徐娘被宫中龙池的景色陶醉,惊叹不已。

蜀王宫太清殿内歌舞升平,一队身着霓裳羽衣的宫迁舞女翩翩起舞。

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蜀王孟昶高坐于金銮殿上,文武百宫两碴排列。一侍从高呼:“宣灌州娘进宫见驾!”

孟昶挥手,舞女们纷纷退下。

美如天仙的徐娘,年方二八,气质高雅,步态从容,轻移莲步,漫步金阶,上得殿来,敛衣施礼道:“小女子徐娘叩见吾皇,视吾皇万寿无疆!”

孟昶见徐娘如此花容月貌,早已如醉如痴了。他想再试一试徐娘的才学。说:“早闻灌州青城徐娘美如天仙,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又闻美人精通文墨,工于诗词,能出口成章。可否以你刚才进宫所见,即兴赋诗三首,使朕既饱眼福,又饱耳福。”

 娘燕语莺声,向前施礼道:“小女子遵命。”只见徐娘步上琴桌,十指纤纤,调正琴弦,一点樱桃启绛唇,两行碎玉喷阳春,出口成章,唱出三首宫词(辅以画面解释,徐娘进宫所见):

“龙池九出远相通,杨柳丝牵两岸风。

长似江南好风景,画船来往碧波中。”

“三面宫城尽夹墙,苑中池水白茫茫。

亦从狮子门前入,旋见享台绕岸旁。”

“杨柳阴中引御 ,碧梧桐树拥朱楼。

金陵城芸滕王阁,画向丹青合羞。”

蜀王及众卿赞声不绝:“好词!仙乐!”

孟昶喜不自禁,连忙下殿携住徐娘的纤纤玉手,上殿让徐娘坐于他的右侧,高声命令:“歌舞、酒宴赐候,为美人接风洗尘!”

酒宴中,饮酒用大酒罐上红纸黑字大书《泸州老窖贡酒》。

孟昶饮酒,徐娘把盏,蜀王乘酒兴正浓,当着文武百官的面,搂住徐娘的细腰,宣布:“朕今得徐娘,如前蜀王王建得徐氏花蕊夫人。徐娘之美意花不足似其色,似花蕊环轻也,朕 特用前朝王建爱妃花蕊夫人的封号赐与徐娘,众卿意下如何?

众文武百官齐贺:“祝贺吾皇得爱妃!”

孟昶把信徐娘的手问:“爱妃意下如何?”

徐娘受宠若惊,喜不自胜说:“谢陛下恩宠!”

霓裳羽衣舞、绿么舞上起彼伏。

孟昶谓徐娘:“朕还想考考你,这霓裳羽衣舞出处何来?”

徐娘像讲故事一样讲道:“唐朝个方士叫罗公远,常在八月十五日夜间,取一枝桂花掷入天空中,化成银桥一座。于是再请唐玄宗登上银桥,走上天空,走到一个大城,进入月宫,有仙女数百,素练宽衣,翩翩起舞于广寒宫内,玄宗喜闻仙乐,归来后只记其半。适逢西凉进贡《婆罗门法曲》,其声调颇吻合。于是明皇便合成全曲。而以月宫所记部分为全曲的引子,名曰霓裳羽衣曲。妾再就此给陛下弹唱一首宫词。”花蕊夫人抚琴弹唱:

“年初十五最风流,新赐云 使上头。

按罢霓裳归院里,画楼朱阁总新修。”

2.蜀王宫重光殿,鼓乐齐鸣,册封升妃大典开始。

上坐蜀王孟昶,左边坐皇太后李氏,右坐小徐妃花蕊夫人。

翰林学士毋昭裔、卷廉使王昭远、都指挥使张业、宰相李昊等文武大臣侍立于殿下左右。

宰相李吴:“大蜀皇帝御如:赐灌州徐娘花蕊夫人封号,升号慧妃娘娘。其父徐匡璋御封国丈,其叔徐光庭御封上青宫观主,上青宫御封皇家道观。徐光溥御赐翰林学士。

大蜀广政六年初春”

众文武大臣齐贺:“遵召,祝吾皇万寿无疆!”

都指挥使张业不跪而奏:“臣有本奏:蜀王新近丧妃,张贵妃尸骨未寒,急于纳妃,臣以为不可!”

毋昭裔跪奏道:“家不可无妇,国不可无妃,张贵妃已殒半年,何言尸骨未寒?吾皇丧妃纳妃天经地义,张都指挥使扰旨犯上,理当问斩!”

张业按箭怒目而视,国母李氏正言厉色道:“张爱卿休得无理!纳妃、升号一事是皇上和本后和丞相定下的。徐娘姿容秀丽,才华出众,堪充六宫记室,足号一代佳人!能诗善字,擅舞能歌,才思闻于国内。艳色惊压蜀宫。比起你的侄女张太华有过之而无不及,何言不可?”

张业无言以对。徐娘谢恩:“谢皇太后夸奖!”李昊附和说:“皇太后之言极是!”

蜀王敢怒而不敢言,将满腔怒火强压下去。

宰相毋昭裔宣召:“奉天承运,皇帝召曰:“为庆祝大蜀国册封升妃大典,皇城内外,歌舞宴饮庆贺三天。”

3.重光殿上,笙箫鼓乐齐奏,绿衣红袖曼舞,渐渐化去,慧妃抚琴弹唱,镜头时隐时现。

镜头特写:青羊宫灯会热闹场面;望江楼、薛涛井、武候祠、杜甫草堂等春景;文化公园花会场面;凤凰山、龙泉驿桃花盛会场面;磨盘山南麓孟知祥墓、西郊三洞桥王建墓。

画外音解释以上场景,花蕊夫人弹唱,配乐,填词:

“会真广殿绕宫墙,楼阁相扶倚太阳。

净瓦玉阶横水岸,御炉气扑龙床。”

“殿庭新立号重光,岛上亭台尽改张。

但是一人行幸处,黄金阁子锁牙床。”

“安排诸院接行廊,水槛周围十里长。

青锦地衣红夕阳天,树影花学远接连。

望见内家来往处,水门斜过画楼船。”

宫人李玉箫演唱王衍宫词:

“云散江城玉漏遥,月华浮动可怜宵。

停歌不饮将何待,试问当年李玉箫。”

镜 头转至文武百宫,守兵士宴饮,戏乐场面:

宫人李玉箫演唱韦庄词《河传》:

“春晚,风暖,锦城花满,狂杀游人,玉鞭金勒,寻胜驰骤轻尘,惜良晨。

翠蛾争劝临邛酒,纤纤手,拂面垂丝柳,归时烟里,钟鼓正是黄昏,暗销魂。”

镜头特写:大小酒罐,红纸黑字,大书:“临邛贡酒”、“文君酒”、“相如酒”。

第五节:励精图治,扫除权臣

大蜀广政十一年,锦官城内生意兴隆,人来人往,一派繁荣太平景象。四十里芙容把锦城装扮得如花似锦,街道上偶然看得见铜铸的“〓”箱,(意见箱)上书:“广开言路,体恤民疾”。城墙上贴满《劝农桑诏》:“奖励农桑,减免赋税,废止徭役。”

《官箴》:“朕念赤子,难食宵衣。下民易虐,上天难欺,俸尔禄,民膏民脂。为民父母,罔不仁慈。勉尔为戒,体朕深思!”

蜀王宫重光殿,蜀王孟昶伏案阅卷宗。有内侍官来报:“禀报竽上,匡圣指挥使安思谦求见!”

蜀王命令:“左右退下,宣指挥使上殿。”

内侍官:“宣指挥使上殿!”

安指挥使手捧一厚本卷宗,叩拜皇上。

孟昶起身躬迎道:“安爱卿请起!”

孟昶与安对几而坐,蜀王问道:“安爱卿手捧何物?”

安思廉答曰:“此乃微臣奉旨收集奸相张业私设公堂,置狱于家,务以酷法,厚敛蜀人的罪证!”

蜀王接过卷宗翻阅,勃然大怒道:“张业身为当朝宰相,置朕亲自颁布的《官箴》、《劝农桑诏》为儿戏,知法犯法,竟敢私设公堂,置狱于家,夺人良田,占其坟墓,务广弟宅,收刮民脂民膏达四万两黄金,十万两白银。他的所作所为比之九年前他舅父李仁罕有过之而无不及。想当年朕刚即位不久,李仁罕跋扈尺扬,矣蹇枉法,统领六军,声威震主,上欺天子,下压群臣,朕诛杀仁罕时,张业手握禁兵大权,如将舅父、外甥一并诛之,恐张业蒙反,朕不得以封他为相,他不以舅父为戒,反而变本加厉,巧取豪夺,激起蜀人大怨,朕不杀他,蜀人也会杀他,这样的奸相留他何用?”

安思谦道:“蜀王一语道破万人的心思。奸相不除,祸国秧民,国无宁日。当今张业已无兵权在握,我匡圣指挥使责无旁贷,愿为民除害。为蜀王效力!”

孟昶道:“朕三年前已对张业的劣迹有所察觉,后来又从各州县“”箱收集到不少地方官员、百姓的条陈,揭发他贪赃枉法,横征暴敛的罪行。朕早已与慧妃娘娘商议要当,于明日晚在延昌殿宴请文武百官,庆祝我大蜀建国十六周年。朕命你派匡圣御林军三千,隐蔽在清和宫内候命,再选一百精兵强将埋伏于延昌殿内,待酒酣歌舞兴浓之时,以朕举杯失箸为号,命卫士将张业拿下,后速派三千御林包抄丞相府,将张业党羽一并剪除。此乃杀一儆百也!”

安指挥道:“蜀王圣明,微臣遵命!”

翌日晚,蜀王宫延昌殿灯火辉煌,盛宴开始,文武百官云集。蜀王孟昶、花蕊夫人,皇太后李氏、皇子玄  秦王、次子玄珏褒王、弟仁毅王,仁贽雅王、仁裕嘉王、丞相张业等坐于上座,其他文武百官分左右两厢依次入座。

施礼官翰林学士毋昭裔施礼:“今天是我大蜀建国十六周年庆典,十六年前的今天,我大蜀国高祖,文武圣德英烈明孝皇帝孟知祥即大蜀皇帝位(孟昶及皇太后带头起立,群臣肃立,唯张业一个独坐不起)半年后高祖驾崩,皇太子监国,蜀王孟昶即皇帝位,时年蜀主也正是十六岁。十六年来蜀主难食宵衣、励精图治,(蜀王及 臣坐下)颁布《劝农桑诏》、《官箴》,晓谕天下,屯田积粮、奖励农桑,广开言路、重用贤才、轻徭薄赋,发展经济、广兴文教、振兴蜀国。众文武大臣和蜀国臣民有目共睹,齐颂蜀王圣德、英明。今值此国庆十六同年大典,蜀王特设宴宴请文武百官,以示庆祝。”

蜀王孟昶起坐举杯致词:“感谢众们爱卿,我大蜀能有今天,我孟昶能有今天,全靠众位爱卿辅佐。想当年父亡驾崩,秘不发丧,昶只监国,全靠父王的老臣枢密使王处回、翰林学士李昊、节度使赵季良等辅佐,拥立朕即帝位,朕当时年少不亲政事,至使李仁罕前朝都指挥使作乱,(此时,坐于孟昶对面的张业丞相为之一惊)又是众位老臣助昶果断决策,将李仁罕处斩,(张业再次一惊)从此内政安定,上下团结,内外震服,蜀国方兴。值此大蜀立国十六周年之际,昶聊备酒席,宴请众位爱卿,以表昶对众爱卿的感激,请大家开怀畅饮!”

众文武百官把盏祝贺:“蜀王洪福齐天!蜀民三生有幸!蜀国旭日东升!”

毋昭裔向大家介绍一位四十多岁的画师和一位青年画师说:“这是大圣慈寺炽盛光院的花鸟画大师黄筌翰林待诏和他的儿子黄居宝翰林待诏,父子俩各为大蜀立国十六周年庆典画了两幅花鸟、山水画敬献蜀王。”

父子俩各展示一幅山水、花鸟画。黄筌展示的是《芳溆春禽图》,黄居宝展示的是《秋山图》。

蜀王亲手接过两幅画卷,交花蕊夫人保存。花蕊夫人一一展开细看,爱不释手。

毋昭裔说:“蜀王为大蜀建国十六周年新制一曲,请慧妃娘娘为众卿弹唱。”

花蕊夫人抚琴弹唱:“御制新番曲子成,六官才唱未知名。尽将咸角篥来抄谱,先按君王玉笛声。”

众文武百官齐赞:“此曲应是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真乃仙乐尔!”

花蕊夫人继续弹唱:“五云楼阁凤池间,花木长新日月闲,三十六宫连内苑,太平天子住昆山。”

闫选盛赞道:“好一个太平天子住昆山,蜀国江山万万年!”

毋昭裔宣布:“下面是南管音乐歌艺馆表演的南管音乐歌舞,请大家边宴饮边观赏。”

在一派笙、筲、鼓乐声中,一队身着霓裳羽衣的宫廷舞女跳起了靳、铎、巾、拂等四种古舞。酒酣、舞兴正浓之时,蜀王忽起坐,左手举杯,右手将箸一扫落地,大呼:“匡圣指挥使护驾!”只见安思谦帅一百精强卫士从屏风内闪出,蜀王用手一指大呼:“把奸相张业拿下!”

奸相张业骤不及防,束手就禽,安指挥使摘下张业头上丞相冠带。蜀王向众文武百官宣布:“奸相张业犯上作乱,下压群臣和黎发百姓,私设公堂,置狱于家,夺人良田,发其坟墓,收刮民脂民膏达四万两黄金,十万两白银。朕下令将线业斩首示众,全部家财收归国库,家眷一律赦免无罪,属下党羽顽抗者,弃暗投明者赦!”

张业五花大绑在跪地上浑身发抖,被行刑官推出殿外斩首,安思谦带御林军出殿。

文武百官欢呼雀跃 ,齐称:“蜀王为民除害,功德无量!”

蜀王命平章事李吴宣读圣旨:“奉天承运大蜀皇帝诏曰:今特命毋昭裔为大蜀丞相;徐光薄为礼部尚书兼珍部侍郎;免去王处回枢密使之职,此职由王昭远继任;免去赵迁隐太师、中书令之职,中书令之职由毋昭裔兼任,太师之职由鹿虔  太子太保提任。王  、赵二老臣允其告老还乡。

大蜀广政十一年正月”

文武百官齐声赞颂:“蜀王奖罚分明,治国有方。”、“从此故将旧臣殆尽,乃大好事。”蜀王当众宣布:“为减少冤狱,被免草菅人命,以后凡各州县处决死囚,先经刑部审定,必须报朕察究后才能施刑。为广开言路,体恤民瘼,应在各州县多设铜铸  箱,以听陈述,下情上达。由新任丞相毋昭裔替朕草拟《恤民诏》、《大赦令》颁布天下。”

文武百官齐赞:“蜀王盛德贤明,愿蜀国昌盛繁荣!”

蜀王偕花蕊夫人在众宫娥彩女陪同下退出延昌殿。

第六节:屯田积粮,开疆辟土

大蜀广政十一年夏,锦城北郊,,一队皇家猎骑兵缓辔而行。孟王孟昶偕花蕊夫人巡行离宫——孟氏皇庄(今广汉至德阳连山一带),来此狩猎。行至八角琉璃井处,孟昶指着一大片稻田对花蕊夫人说:“这里原是前蜀战乱造成的荒地,自从慧妃建议朕颂发《劝农桑诏》屯良田。看着眼前这片黄灿灿的稻谷,也有慧妃的功劳啊!”

花蕊夫人说:“妾只是说说而已,真正下诏执行还是陛下和属屯臣民的功劳。春秋时,越国被吴国打败,越王勾践受尽吴王夫差之辱,越王勾践反国后卧薪尝胆,励精图治,屯田积粮、操练军队、开疆辟土、艰苦奋斗十年,终于打败吴国。由此可见,一个国家的强盛,离不开励精图治、屯田积粮、发展经济、扩充军队、开疆辟土。”

蜀王道:“朕也一直这么想,必须汲取前蜀王王衍亡国的深刻教训,仿效唐太宗‘忠言纳谏,择人而任’选拔贤能,惩治污吏,改革吏制,体恤民间疾苦,抚慰世上疮夷,我大蜀才能在当今混乱之世如旭日东升,成为五代十国混乱中的一片绿州。”

花蕊夫人说:“经济上的发展,政权上的巩固,军事实力的加强,开疆辟土,恢复前蜀范围的版图,就成为当务之急了。妾初闻,现契丹灭晋,北汉高祖崛起于太原,中国正是乱世之秋,我大蜀实为五代十国混乱中的一片绿州。收复秦、成、阶、凤四州已提到议事日程。”蜀王道:“慧妃说得极是,朕已派使臣通后周雄武军节度使何健,以秦、成、阶三州归附我大蜀,又派孙汉武定军节度使带兵一万人攻凤州,收复王衍故地已指日可待。北汉将领永兴军节度使赵思绾、凤翔军节度使王景崇已送信给朕意欲归顺我大蜀。请朕兵去支援。朕打算兵分三路,派山南西道节度使张虔剑出大散关;李廷出子午谷;只是陇右已是汉、唐腹地,派谁出兵朕一时难以定夺。朕打算派王昭远去,又觉他从无带兵打仗经验有些犹豫不定。”

花蕊夫人说:“据妾所知王昭远幼时乃东郭禅师一童子,先皇见之爱其惠黠,命其陪侍陛下读书,他只不过是个卷廉使,一向无动业,陛下封他为通秦使知枢密使事,群臣颇多议论。这次再将重兵大权交他实为不妥?”

蜀王问道:“王昭远的底细慧妃从何得知?”

慧妃道:“是皇太后亲口对我所讲。”

蜀王问:“总之,用人之道贵在量才而用,任人为贤。近贤臣,远小人。尝罚严明。体力不派刚刚归顺我在蜀的后周雄武军节度使何建就地出兵陇右如何?何健归顺大蜀有功,理当重尝,加官进爵。”

蜀王道:“朕也是这样考虑的。”

花蕊夫人道:“像这样重要的军国大事,陛下最也与丞相毋昭裔从长计议,毋丞相忠直不阿,廉洁奉公,饱学经纶,有经邦纬国之才,应多听听毋丞相的意见。”

蜀王道:“朕已遵求过过毋丞相的意见,他只同意收复王衍故地,若支持汉将赵思绾,王景崇反汉归蜀,毋丞相认为万万不可,这样既与北汉高祖敌对,又得罪了周世宗,恐将来腹北受敌。周伐蜀求抚于北汉,北汉坐视不理;北汉伐蜀求抚于周,周幸灵东祸。不过,朕意已决,欲取关中之地久唉,朕打算派安思谦带后东进,直取吴中。”

花蕊夫人说:“毋丞相忠言切谏,还是不轻妄动为好。”

这时,孟昶的猎骑兵已进入皇家狩猎场(可在德阳市玄珠湖猎场拍摄)。狩猎开始;

孟昶骑红鬃烈马,花蕊夫人骑白兔马;

孟昶张弓搭箭,一箭射中空中的一只野鸡(雉)。军士齐呼:“蜀王神箭,一矢中的。”

这时,在花蕊夫人正前方恰有一只白色野兔,孟昶叫花蕊夫人:“朕先射中空中飞禽,慧妃快射地上这只白兔。”

花蕊夫人:“遵命!”遂拉开手中绣花弓,一箭射出,白兔应声倒地。

军士齐呼:“慧妃娘娘射中了。”

正在起驾回高宗夺离官驻处之时,保驾官来秦:“启秦皇上,匡圣指挥使安思谦有紧急军情面呈现皇上。”

孟昶大惊,令卫队:“速摆驾回高宗夺离宫驻处。”

皇家猎骑卫士簇拥着蜀王孟昶和花蕊夫人回到离宫驻处。(可在德阳市玄珠湖欧士古堡拍摄)。

安思谦随后,一起进入高宫。

蜀王刚坐定,急问:“匡以圣指挥使这样急急赶来,有何紧急军情要秦?”

安指挥使说:“北汉高祖已得知汉将赵思绾、王景崇有反汉归蜀之意,正调兵遣将准备诛杀思绾、景崇,若二将被诛,永兴、凤翔等关中重地就永远属于北汉,不可能成为我大蜀的版图了,微臣愿请缨抗击汉军。”

蜀王马上命安思谦:“朕令你速带马步精兵二万,益兵以东,抗击汉军,增抗思绾、景崇,务要里应外合,攻下永兴、凤翔。”

安思谦:“微臣领命。”

安思廉刚退,护驾官又报:“启秦皇上,翰林使王藻有急事求见。”

孟昶对花蕊夫人说:“今日的出巡狩猎真不是时候。”

花蕊夫人说:“多事之秋,陛下应以国事为重,不能玩物丧志啊!”

孟昶不以为然,对护驾官说:“宣王翰林使进宫。”

王藻整冠束带,恭敬下跪,蜀王道:“王翰林使请起,你为何不在宫中办事?到此何事?”

王翰林使起坐说:“微臣奉毋丞相之命前来秉报皇上,毋丞相说:安思谦已探得北汉紧急军情,赶来向皇上秉报、请缨,毋丞相认为万万不能派安思廉抗击汉军,增搞汉将思绾、景崇,这无异于以卵击石,必败无疑,将友树敌。臣观思谦向来居功自傲,对部下残忍,对皇上也有不敬,若派他抗击汉军,必损兵折将败阵而回。”

孟昶道:“毋丞相和王爱卿之言很有道理,但朕志欲窥关中甚锐,朕已派安思谦抗击汉军,若能得胜回朝,朕自然有偿,若益兵东败,朕再与毋丞相商议如何鼾。”

王翰林使道:“毋丞相说,安若请缨必死无疑。微臣请求皇上将边吏急由微臣转呈皇上如何?”

孟昶说:“准秦,速回客与丞相商议应变措施。”

王翰林使道:“微臣遵命!”退下。

蜀王对药蕊夫人道:“我安思谦抗汉,本有一箭双雕之意,安指挥使仗势诛张业有功,图谋犯上,我早有察觉。只是想借题发挥,借刀杀人而已。”

花蕊夫人说:“还是陛下考虑得周到。我久观安思谦王藻其人决非善良之辈。”

孟昶道:“到时机成熟将王藻、安思廉一并处斩!”

花蕊夫人道:“一个国家只有法制严格,礼仪有序,文教振兴,贡举盛行,才能强盛,盛唐武则天称帝,严法制,重礼仪,兴女官,除党羽,使帝王这业永固金汤。我大蜀理应如此。”

孟昶道:“慧妃所想正是朕之日思夜想之事。朕正打算下诏于明年春正月置吏部三铨,严明法制;设礼部,杜绝朝庭内外臣发百姓的淫奢之风;立贡举,广招天下贤才,有像慧妃一样才智过人的女官,也将破格提拔。。

花蕊夫人戏谑道:“陛下不会有了才智过人的女官就忘了臣妾吧!”

孟昶道:“朕自从有了爱妃还爱不够哩,那能忘怀呢?朕年少时好打球走马,又好为方士房中之术,多采良家女以充后宫。多亏枢密副使韩保贞切谏使朕大悟,从此亲理政事。想当初,你进宫前不久,朕同贵妃张太华同辇游青城山,宿九天丈人观,居数日,雷雨大作,白日晦暝,太华被雷击而殒,联命以红锦龙褥裹殓,而葬于观前白杨树下,自是,朕独宠爱慧妃一人,皇天可鉴!”

花蕊夫人道:“臣妾同陛下开玩笑的,可别当真!臣妾还有一个建议,请陛下采纳。为使大蜀与汉、周鼎立,陛下应加号睿文英武仁圣明孝皇帝,以承父皇文武圣德英烈明孝皇帝号。可立张贵妃之子长玄

为皇太子,封次子玄珏,陛下的弟吉吉弟仁毅、仁贽、仁裕为王,以慰父皇和张贵妃在天之灵,也可免大权旁落他人之手。”

孟昶道:“这也是朕和毋丞相都想到的,朕打算在吏部三铨,礼部,贡举之事办妥后,在后年正月初七,我大蜀建国十八周年庆典之时,行加号,册封典礼,朕决定采纳慧妃对朕加号之名,只是立太子之事暂缓一下,先封长子玄  为秦王,判六军事;个中的用意慧妃自然明白。待慧妃将来为朕生下幼子,再立太子不迟。次皇子玄珏封褒王,弟仁毅封  王、仁贽封雅王、仁裕封嘉王,论功行赏,各有所封,以免同室操戈。”

花蕊夫人道:“陛下考虑得周到,这正是臣妾这所虑的。”

孟昶对花蕊夫人笑谑道:“你快给朕生个儿子,朕早就把名字取好了。将来儿子出世就取名玄宝。”

花蕊夫人笑了,蜀王笑拥花蕊夫人步入寝宫花蕊夫人一看寝宫内琴、棋、书、画应有尽有,不觉诗兴大发,坐在琴桌边,拨动琴弦,边弹边唱:“日晚宫人外按回,自牵良马妯城隈。御前接见高叉手,射得山鸡进喜来。”

孟昶听得出神,手拿凤笙,合秦一曲,花蕊夫人继续弹唱:“离宫别苑绕宫城,金板轻敲合凤笙。夜夜月明花树底,傍池长有按歌声。”

当晚天气闷热难当,寝宫外,宫人用人工脚踏龙骨车提水,复喷洒上屋,作为一种人工降水设施,以达到降温的目的。

宫女赐候蜀王更衣沐浴,沐浴完躺在床上听花蕊夫人继续弹唱:“水车踏水上宫城,寝殿檐头滴滴鸣,助得圣人高枕兴,夜凉长作远滩声。”

孟王赞道:“好一个夜凉长作远滩声,是龙骨车提水吧,朕还真以为是远滩的流水声响哩!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86)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書情寫意

9560名成员23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