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爱艺术 爱摇滚>>歌特音乐之教父——The cure

歌特音乐之教父——The cure

加入收藏

2009-9-27 14:42:26

 

歌特音乐之教父——The cure
 
Lullaby

很多人会说THE CURE不是歌特。。。我听了半天也觉得叫歌特有点勉强。。。    CURE是典型的后朋克。。。而歌特这种风格本来就是由后朋克衍生出来的。。。但是CURE在后期也的确带上了一些歌特因素。。。但要说他们对后世的影响力。。还是以他们的后朋克为主。。。

 

知道一本书叫Goth: Undead Subculture

里面说:这个就是我觉得CURE很哥特的地方,他们很多作品让我感觉到对不可名状事物的追寻(当然追寻是追不到的因为你不知道在找什么!),“ making absence its object of longing”。

 还是不太喜欢研究来研究去的。。。喜欢听就好o(∩_∩)o...

下面是从网上搜到的一些资料。。。稍微了解下就okay

1977年是朋克运动的转折点,这一年,“性手枪”解散,朋克运动边的支离破碎。但就在这一年,3个愤世嫉俗的英国青年组成了一支名为“治疗”(the cure)的后朋克乐队,与同时崛起的divison、siouxie & banshees并称为第二批朋克运动——“后朋克运动”的代表。
 
The Cure 是一个伟大的名字,他们拥有“哥特音乐的教父”的美称,从 1978 年至今的 20 多个年头里,The Cure 始终保持着炙热的音乐创作激情,成为 Post - Punk 音乐风格的代表。以至于像 U2、Nine Inch Nails 诸多重量级的选手也受到他们音乐的影响。乐队灵魂人物 Robert Smith 有着鲜明的另类个性、独特的乐风和他充满焦虑不安情绪的歌声和玄妙变幻的吉他。
 

形容古怪,留着奇异的朋克头,刑如豪猪,一身不和谐的黑色着装配上主唱史密斯的一对阴森邪恶的蛇眼,透着一股恐怖气氛。乐队组建之初,很少公开露面,他们漫不经心地玩着一些内容晦黯的音乐,但却极富美感。他们出人意料地一下吸引了众多乐迷。这些乐迷不再留恋早期朋克运动中那种简单、喧器的音乐,成了the cure的尾随者。the cure的首张专辑《三个幻想的男孩》(thess imaginary)集结了他们早期最出色的作品。如“男孩不哭”(boys don\'t cry)、“跳上别人的列车”(jumping someone else\'s teain)和杀死那个阿拉伯人”(killing an arab)等。其歌词的存在主义思想几乎掩盖了歌词的本身的文学色彩。其中“杀死那个阿拉伯人”是从法国小说家阿尔伯特·凯缪斯的《门外汉》中找到的灵感。音乐富有浓郁阿拉伯风格。这首歌是他们早期作品中的经典。

不久,登普西离队,取而代之的是西蒙·盖洛普(simon gallup),同时又加如了键盘手马赛恩·哈特利(matthien hartley),乐队从此走过一段辉煌的道路。接下来的两张专辑《男孩不哭》和《十七秒》(seventeen seconds)突出了音乐的阴暗面,淡化了音乐的旋律性,音乐中运用了大量的小三度音调,简洁朦胧的歌词清新迥异,给当时无聊的歌坛注入了一些灵气。从此,the cure也成了“朦胧运动”(gloom movement)的代名词。但史密斯解释说:“人们认为我们是某种‘朦胧运动’的领导者,我只是坐下来整天写些朦胧歌曲,却没意识到这一点。”但不管史密斯怎样说,他们的这种风格一直体现在每一张专辑里。总体来说,“怪人”的前3张专辑的内容大都表现朋克们因受压抑、恐怖而愤世嫉俗的反社会心理。


1981年的《信念》(faith)和1982年的《春宫图》(pornography)又是他们情感走火入魔的结果。史密斯狂躁的歌声成了这两张专辑的主旋律,忧郁、压抑的歌声似乎昭示这是史密斯自我绝望的挽歌。很快,哈特利、盖洛普相继离队,史密斯也为 siouxie & banshees乐队创作,录制了《残酷的人》专辑,并在其中客串吉它手之后他又与该乐队的贝司手组成了一支昙花一现的“手套”乐队,种种迹象表明,the cure已到了分裂的地步了。

the cure乐队与其他“后朋克”乐队一样,常常出没于各种小舞厅,寻求发展,因此很少有人了解他们,他们从不考虑唱片的市场销量,他们的唱片大都是他们巡演时卖掉的。但不管是谁,一旦成了the cure的乐迷,便雷打不动,确切地说,乐迷们追踪的目标是罗伯特·史密斯,而不是恶毒。“后朋克运动”后来演变成为“哥特引动”,the cure无疑为“哥特运动”增添新内容——那些乐迷以the cure为榜样,他们留着“怒发”冲冠式的刺猬头,项戴十字架身上饰着毛骨悚然象征死亡的物品,脸上涂着梦魇的色彩和一身不和谐的黑衣服。

在别的“后朋克”乐队都取得成功的同时,史密斯对这些乐迷却有着特别的偏爱,他在歌声中告诉乐迷如何感知这个病态、冷漠、疯狂而又极乐的梦幻世界。

不久,人们又看到史密斯与托尔赫斯特重组the cure,并录制了“让我们上床”(let\'s go to bed),之后又与新加入的鼓手安迪·安德森(the walk)以及《春宫图》的制作人菲尔·托纳利一道录制一首《多情妓女》(love cats),这似乎破坏了史密斯原来深沉冷峻的形象,但涂上口红的史密斯却要在乐迷中树立一个新的性感明星的形象,因为重组后的the cure音乐风格发生了变化。音乐中合成器成分增加了,那些曾为the cure欢呼过的乐迷以为背叛了他们,当the cure录制《叽里咕噜的日本语》(japanese whispers)和《顶尖》(the top)两张专辑后,乐迷们才如梦初醒,合成器的运用,使他们走出“哥特运动”,成功了“新幻觉”音乐的倡导者。这是史密斯一次有预谋的行动,他想要新调整乐队的发展方向。不久,盖洛普归队,同时又加入了新的鼓手鲍里斯·威廉斯(boris williams)和吉它手保尔·汤普森(porl thompson)之后,又分别于1985年,1987年录制了《门上头》(head on the door)和《吻我…》(kiss me、kiss me、kiss me)。从音乐上看,the cure走起了流行/舞曲路线,但仍象魔棒一样操纵着乐迷们的情感。有人曾问史密斯:“你是否觉得你朋克迷变得越来越年轻?”他回答:“不,是变得越来越老。”the cure在十多年的歌坛生涯中,成员更迭频繁,音乐风格也经历了朋克、哥特、新幻觉和舞曲等各种阶段,但不难看出,乐队的发展都是操纵在罗伯特· 史密斯的手中。他几乎包揽了所有作品的创作以及各种乐器的演奏。

1989年的《崩溃》(disintergration),虽是一张舞曲味很浓的唱片,但很少给人欢快轻松止感,而是充满冷漠与压抑。这就如同用喜剧手法去表演一个悲剧主题,增添了感情冲突色彩。录完这张专辑后,乐队赶跑了原鼓手托尔赫斯特,史密斯认为他是个缺乏创造力的人,而且在乐队里变得懒惰、固执和无用,此人可有可无。

1992年,乐队新专辑《希望》(wish)发行,一改原来那种又硬又糙的风格,《希望》成了史密斯浪漫情调的实验田,虽然这张专辑总体来说没有以前精彩,但其中仍有些可圈可点止作,如“高度”(high)“失去控制”(doing the unstick)和“我的爱在星期五”(friday i\'m in love)。“我的爱在星期五”咋听上去显得很滑稽,“星期一无所谓/星期二、三没约会/星期四傻等待/星期五我等爱心来。”但这却是一首对爱情过程的总结——以一种荒唐的方式。这张专辑中盖洛普和威廉斯的贝司盖过了史密斯和汤普森的吉它,内容仍是人们所熟悉的,史密斯试图探索他灵魂深处的人格分裂现象。

至今为之,the cure共录制了15张唱片(包括精选集),但这些唱片鲜为人知,这支不可思议的乐队从未有过制造流行商业性歌曲的念头,他们的音乐异中求怪,人们极可能在热线电台听到他们的歌。他们极少发行单曲,几乎没有哪支单曲进入过排行棒前20名,因而也没有一张专辑销售到白金数字,也从不投人所好去录制唱片。这就是这群the cure的过去,而未来没有人知晓。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2135906/blog/2533624/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爱艺术 爱摇滚

2268名成员608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0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