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们都很爱创意>>问君能有几多情?(中篇小说2)

问君能有几多情?(中篇小说2)

加入收藏

2016-8-9 22:12:21

 一九八九年,我这个已到知天命之年的文学编辑,又坠入80年代纯情少女的情网。

    古镇的秋夜,伸手不见五指,我同珏女士手牵着手,探步踏上古镇码头,像步入人生的舞台。我俩沿着江边黑茫茫的乡间小道,在寻找、在追求那甜蜜、美好的人生。那静悄悄流淌着的溪水,在向我们倾诉着缠绵的情话,那漆黑的茫茫夜空,是那么遥远,高不可及,像人生一样玄妙莫测,那隐约可见的浅山,如生命之迷一样深遂、费解。

     我们终于找到了溪中一叶方舟,像找到了停伯生命的船坞。珏女士拉着我的手快活地说:“易编!你敢上去吗?”“有什么不敢!”话犹未了,我已率先跳入方舟。“你拉我一把!”我伸出一只手,拉住她的手,像拉住生命之缆一样,一下把好她拉入我的怀抱。少女丰满的胸部紧紧贴住我那宽阔的胸脯,她趁势搂住我的腰,我自然而然地将右手搭在她的肩上,拥抱了她。我俩在一阵销魂荡魄之后镇定下来珏女士情意绵绵地说:“我多想在这船舱中过上一夜啊!”“有什么不可!”我牵着她的手低头进入船舱,找到了一排双人坐,我俩肩并肩坐在一起。“易编!听说你在以前爱过一个女人,也是图书管理员,是吗?”“不错,九年前已经彻底告吹了。”“是怎么回事啊?能给我详细谈谈吗?”她的话勾起了我的回忆。我欣然回答,说:“可以。她叫小燕,是我从县城调入省城报社后认识的第一个漂亮姑娘,也是使我陷入情网最深的一个70年代型的女强人。我们神交了六年,已经到了难舍难分的地步。一次偶然的奇遇使我们忍痛割爱了。”“什么奇遇?”“事情是这样的:每周星期四晚上,是我固定拜访小燕的时间,每次拜访很少有其他客人前来打扰。我知道她爱人出差未归,家里只有她一个人。事先我给她挂了电话,说我今晚九点钟来看她。我怕惊动邻居,轻手轻脚地走到了她的房门。一看,屋内有灯,还高声放着电视。我轻轻敲了一下门,没有响动,门自动罅开一条缝。我想,她一定是特意为我把门开着的,以往这种情况多的是。我有一把开她房门的钥匙,她不在家我也可以进去。我没有喊她,又把门打开了一点,我一下惊呆了,以为自己在做梦,正对我的视线两米多远,侧身站立着一个冰肌玉骨的裸体女人。定眼一看,确实是她——我日思夜想的小燕,她正脱光衣服,准备洗澡,澡盆内水气蒸腾。我如坠入云里雾里,如入《红楼梦》中描写的太虚幻境,好像警幻仙姑正把我领至幻境中的香闺绣阁,秘受以云雨之事。”“你上了吗?”“当时没有,我恍恍惚惚,飘飘若仙,欲退不能,欲进不敢。似乎有种什么定身法术将我定住,有种内在与外界相结合的力驱使我站在门外,仔细欣赏这一幅活灵活现的《苏珊娜沐浴图》。”“是油画吗?”“是。文艺复兴后期威尼斯画派大师丁托列托的这幅名画,我是非常崇拜和熟悉的。我在幻想中曾经常把小燕当做画中正在沐浴的美少妇苏珊娜。我曾多次梦见她像苏珊娜那样出现在我的面前。如今,苏珊娜就在眼前,梦境已经实现:我看着她,秀发如云,随意披撒在洁白如玉的肌肤上,面部的轮廓具有东方美人的秀丽、娴雅,西方美女的妖娆、妩媚。”透过船舱的探照灯光,我看见这时坐在我身边的珏女士比小燕更妩媚。她似乎有点不服气,要我比较一下她俩谁美。她仰视着我问:“她哪点美?”“最引人注目的是那两坐高耸入云的富士山峰,白雪皑皑,云雾蒸腾。”明显地感觉得出,珏女士也不示弱,愈加靠近我,几乎要倒在我的身上了。少女的乳峰是高挺着的,我的胸脯上感觉到软绵绵的两个肉球在颤动。“还看见什么?”“随着她曲膝弯腰向身上浇水的动作,两坐山峰在我的眼前摇摇欲坠,我多想伸出双手去捧住啊!”“那你就捧吧!”珏女士一语双关暗示我,向我挺起胸脯。我不由自主地抱住了珏女士,“我的双手似有千斤重压,不能抬起。”珏女士已将我的双手放在她的两坐乳峰上,虽然隔着一层毛衣,但仍有一种触电似的销魂荡魂之感。我一边抚摸着她那上下起伏的胸脯,一边说:“看!山脚下那一片坦荡的平原,瑞雪晶莹,正在初阳的照射下,散发出香喷喷的热气。我多想在上面躺一会儿啊!”“那你就躺一会儿吧!”珏女士把我的头靠在她的胸脯上,我此时此刻如醉如痴。我听到她的的心脏在“嘭!嘭!”地跳动,我的手从她的胸脯滑向了腰部,说:“中间的那一段斜长的金三角地带,银铺玉盖,使我眼花缭乱。我真想用双手掐一把她那盈尺的腰身!”珏女士的腰身柔软,也细不盈尺。她已经完全倒在我的怀里,甜甜地、细声细语地说:“把我搂紧点。”我紧紧地搂住她,心里想入非非,试探说:“我猜不透中间的那个玉盏窝,是诱人的陷井,还是指示通往桃源之路的明灯?明灯照耀着微微凸起的一片高地,高地在燥动,预示着一场风暴将要来临。”我左手紧紧搂住珏女士的腰,右手在她的腹部作圆圈状的按抚,她已经瘫倒在我的怀里,娇滴滴地问:“你往下看了吗?”我点点头,继续说:“两根修长的玉柱,拱起一道迷宫似的门庭。最诱人的是里面那个幽谷,周围长着郁郁葱葱的森林。”我忽然产生了一种好奇心里,想将珏女士与小燕作一个比较,又觉得有点造次。珏女士好像懂得我的心理,连忙把手电筒逮给我。我打开手电一照,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幅《美人秋睏图》,我看她:娇容可掬,如满江秋水,闭目修眉,恰似那巫山神女,玉腕托腮,宛如那月里嫦娥。如今的珏女士同我九年前爱着的小燕迥然不同,迥然不同,却又同样风致韵绝,秀色可餐。我让睡美人完全仰躺在我的怀里,把手电光向下移动,用右手轻轻解开她的裤带,慢慢伸手进去触到了她那诱人的处女宝。语意双关地说:“幽谷深处是迷津?还是暗堡?是聖殿?或是天堂?”珏女士含情脉脉地说:“你看嘛!”少女的那个部位是非常敏感的,随着一阵阵颤栗之后,她发出了细微、急切的呻吟气。我用赞叹、期待的口气说:“我多想进去寻幽、探宝啊!”珏女士娇羞地,断断续续地发出莺声:“我给你!”我感到受宠若惊,不能自持。“我正待向前,好像刚才领我来此的警幻仙姑追来,阻止我说:快休前进,作速回头要紧,此乃迷津。”我马上抽回手,珏女士不无遗憾地、娇憨地说:“哪有什么警幻仙姑,这儿是玉泉溪,不是迷津。”“我凝视良久,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活生生的裸体美人。她边洗澡边看电视,似乎知道我在窥视她沐浴,又像若无其事,目中无人。我疑惑不解,这是设下的圈套,还是有意试我的胆量。”珏女士娇嗔地说:“你们这些有知识的男人就是这样,一到关键时刻就不敢上了。”“不是这样,对小燕我是不敢,对你我是不忍,”珏女士想用激将法激我,说:“我记得你们知识分子的老祖宗孔老夫子说过这么一句话:士为知已者死。”她有意留下半句,我连忙接上说:“女为悦己昔容 。”“对,我难道不是你的知已吗?你是喜欢我的,你为何不敢?”“我想豁出去一试,还是迈不出步,好像警幻仙姑又出现在我面前说:如世之好淫者,不过悦容貌,喜歌舞,调笑无度,云雨无时,恨不能天下之美女,供我片时之趣兴,此皆皮肤滥淫之蠢物耳。惟意淫二字,可心会而不可口传,可神通而不能语达。你何不如她所淳淳嘱咐于你的:要好我们好在心头,彼此心照不宣就是了。何必一定要玷污人家的肉体喃!我暂时皈依佛法,想抽身退步走,可半步也迈不动。”珏女士用戏谑的口气说:“你想作中国古代的柳下惠?或作古希腊的柏拉图?”“不!我不是聖人,我乃身强体壮的男子汉,怎禁得住色欲的煎熬。我又定神欣赏她那秀色可餐的胴体,美色实在诱人。她已经坐在澡盆内,左手绕肩浇水,右手揉搓着乳房,目光好像注视着电视屏幕,心里又好像在想心事。我耳边响着各种不同的声音:十个男子九个粗心`;`士为知已者死;书生气十足;不懂得女性心理.”我又一次用手在珏女士的私处抚摸,突然,她的私处坟起,口里不住发出莺声燕语:“你就爱吧”我实在鼓不起勇气,我总觉得她太嫰了一点。我装做不理解地继续说:“过了一阵,我看见她右手挠肩招手,无疑是她向我发出的呼唤信号。我想,这是天赐良机,我决不能放弃。”“今晚也是天赐良机,你难道不想吗?”“我想,但我这样作会毁了你。”“哈哈!我还在乎这些,古希腊的柏拉图加上中国古代的柳下惠等于什么?”“啥也不等。我也不在乎,我决心孤注一掷,成败只此一举。我轻轻跨进房门,来到她身背后,顿时淫心荡漾,失去理智。”“你当时想干啥?”“我也搞清,当时想干啥?是帮她洗澡,还是洗完澡将她抱在床上……”“你把她抱上床了吗?”“没有,我两手轻轻搭在她的后背上,小声喊了一声:小燕!她唰的一声从澡盆中站起,忽地化作一头母狮!那双我非常熟悉的美目,突然变作母狮的双眼,露出吓人的凶光,。那副美如天仙的面容,一下变成母狮的脸孔,猙狞可怕。她那作狮子吼的斥责声:你是谁?你给我出去!吼声如雷,如晴天霹雳,风云突变,醍醐灌顶。”“这太突然了,你应该先打声招呼,让她认出是你,好让人家思想上有所准备。”“确实太突然了,我方才从梦中醒来,知道自己惹下了弥天大祸,虽与她近在咫尺,却什么也看不见,只见一头白花花的母狮。”“最后怎么收场?”“我急步迈出房门,只听见房门砰地一声关住。我狼狈不堪,过道内各家各户都探出头来,一双双猜疑的眼睛都盯着我,有人认识我,还问我:发生了什么事情?是怎么一回事?我感到天旋地转,只有支吾其词,自己都搞不清,只知道自己坠入了陷井,从此以后,我再也不敢接近女色一步。”她媚声媚气,以一种讥笑的口气说:“啊!原来你是被女人吓怕了,我不是小燕,也不会给你设置陷井,你尽管放心好了。”她的媚笑煽动我的情焰,我一把扯下她的裤衩,她温驯得像一支小羊羔,一下扑在我的怀里,我刚要解皮带,突然河对面的探照灯一齐对准船舱,呈现在我面前的是一个奶酪般的半裸美人。她还来不及穿上裤衩,守船的一位老人和一位年轻人已在岸上高喊起来:“深更半夜,你们在船舱里干啥”幸好我们在里舱,他们不会看见我俩的狼狈相。我留她一人在里舱穿好衣服,我从容不迫地从船舱里走了出来,说:“我们是某某报社的,七月份电台广播的《古镇玉泉溪》就是我给你们写的,今晚我们特地来体验生活,好帮你们再宣传一下。”老天爷朝着我乐呵呵地笑着说:“我还以为你们是偷船的哩?那没关系,你们体验一下早点回去,秋凉了,晚上河风大,旅馆里睡起比船上暖和些。”由于缆绳较长,江水已把船冲离岸一两丈远,我俩上不去。老人和青年人已经走远,我又把他叫住:“老大爷!我们怎样才能上去?”老人叫那位年轻人帮我们下船。年轻人说:“船舱里有匹板子,你递给我。”他帮我们搭好跳板,我们方得上岸。青年人上下打量了我一下,我的风度潚酒、大方,在他的眼神中流露出既是信任,又是艳羡的目光。老汉朝后瞟了一眼,惊奇地望着我说:“喔!还有一位大姑娘!”

五十年代的第一个春天。川西平原西部边缘的一个偏远小镇,镇上只有一条小街,一条大河横穿小镇而过,把小镇分成上场和下场。上场街道古老,全为砖木结构的瓦房,解放前多为士豪劣绅居住。下场全是茅草房,稻麦草做顶,锤篦笆子做墙,白天门前用两根竹杆把篦笆子朝上一撑,就成了做生意的遮阳棚,晚上放下来用竹杆横套在竹圈上,就成了防盗的门。一遇山洪瀑发,将篦笆子朝上一卷,房内简陋的家俱一搬,只剩下四根活柳树做成的房柱子,仍山洪再大,只要不高过房顶,就万事大吉了,解放前的穷人就只有住河坝场的命了。

一天,小镇逢赶集,河坝内围成一个大圈,挤满了里三层外三层的人。我带领本乡少年儿童宣传队二十多个小队员到河坝集市上宣传“四大运动”。一看已经有人来同我们争夺地盘,心里想:“是那里来的耍猴戏,卖狗皮豪药的?把观众扯起走了。”别看我不到十二岁,再半年才小学毕业,可办起事来很像个小外交家,我分开人群,挤进去想盘问一下,一看他们也是来搞宣传的,只是年龄比我们大得多,有认得我的观众还同我打招呼:“小队长,你们与他们一起搞宣传吗?”我点头表示认可,问:“他们是那儿来的?”“你问陈指导员去?”陈指导员是1949年冬解放本乡时派来的解放军军代表,老乡们都认得他,宣传队的事我都请示他。我刚挤进里面一圈,陈指导员已经发现了我,高喊:“易小鬼!过来我给你介绍一下,”我跑上前,他指着身边一个比我大两三岁的女孩子说:“这是县上派来协助我们的青少年宣传队程队长!以后你们就一起搞宣传。”又拉住我的手说:“这是乡少年儿童宣传队队长,人家喊他易小胖,我叫他易小鬼。”程队长一双眼睛又大又亮,眼白白得像瓷器上了白釉子,黑眼珠像两颗刚摘下来的水汪汪的黑葡萄,圆圆的脸蛋像熟透了的水蜜桃,该白的地方白,该红的地方红,好像一碰就会碰出水来。弯弯的眉毛像秋天的峨眉月,一头秀发乌黑透亮,扎成两个小辨垂在背上,穿一身最时兴的灰干部服,是标准的“革大”女学生打扮,她对着我看了很久。我今天这身打扮真使她忍俊不禁:身着土布长衫,蓝色长衫已经洗得发白,前面补个巴,后面补个巴,很像川戏中的“官服”,裤子已烂成了刷把脚,裤裆上,屁股上补的巴虽然看不见也自觉寒碜,脚上穿的草鞋,没有穿袜,在农村虽属常见,但早春二月未免太早了点,头上剃的光头,好像电灯没有擦乾净流下了不少瘢瘢点点。她对着我嫣然一笑,脸上两个酒窝美丽动人,一双闪闪发亮的眼睛流露出对我的似水柔情。她上前一步,陈指导员放开我的手,她热情地拉住我的手说:“我叫程庭淑,在县新华书店工作,老家在重庆,你叫什么名字?”重庆是座美丽的山城,距这儿有一两千里,我在小学语文书里学过,可她怎么一个人跑这么远来工作。我心里纳闷,想问又不敢问。她看我愣神儿没有回答。用重庆口音说:“你说啊!”别看我走上舞台可以“妻呀!妹呀!”的叫女孩子,现在面对淑姐却腼腆得满脸通红,一下子连自己的名字也说不出来,她大方地攀住我的肩膀说:“以后我们还要在一起搞宣传哩!我不能也喊你易小胖,易小鬼啊!”我鼓了好大勇气才开口说:“我叫易江南。你就叫我易小胖子好了。”我们彼此认识后,她又介绍我认识他们的十多个队员,都是些十五、六岁的男孩和女孩。我也把我们的二十多个小队员带来一一作了介绍。

“嗨!啦!——嗨啦!——天空出彩霞呀!地上开红花呀!中朝人民力量大,打垮了美国兵哟!……”  从这一天起,我们两个宣传队就经常在一起同台演出了。

 

标签: 言情小说(73)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我们都很爱创意

41253名成员159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