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我们都很爱创意>>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5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三十八年还故国(土)长篇小说5热情忆江南(原创首发)

加入收藏

2016-8-25 21:04:08

东村的姑娘长大成人,西村的小伙子找不着对象,经她一张利嘴一说,丑的要说成美的,美的要说成天仙,驼子要说成笔挺的腰杆,麻子要说成光脸。她也很会搭配,把瘸子配给矮子,把独眼龙配给歪嘴,大哥不说东道西二哥,彼此没有话说。经她这样一说,一配,十有八九都会成功的,那十分这一、二她另有绝招:男女看人的地方就在她的睡房里,事先给条件差的小伙子说:姑娘家怕羞,你要大胆些,等生米煮熟饭,她不干也得干。或者给人材好的姑娘说:小伙子面浅,你要主动些,母狗不摆尾巴,公狗怎敢起草(性交的意思)。她把她的睡房变成小伙子向姑娘施暴骗奸,姑娘勾引拉小伙子下水的淫窟,不少本不情愿的姑娘就是在她家里第一次失去贞操的,不少根本不愿的小伙子就是经不住姑娘的诱惑而被迫上勾的。偶而有不从的,她就亲自出马,诬陷、捉奸、逼迫成婚。这一来她的名声不大振,威名远播,不说方圆十里、百里就是成都也知道有这么一个“李媒婆”。

“大跃进后期”她看准农业不如商业,通过乡上的熟人,很快她由农业户转成商业户,眼看着自己一天天人老珠黄,不说县上下乡的干部对她不屑一顾,就是乡上、村上的干部对她的招蜂引蝶也不感兴趣了,真是“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一九六一年经人介绍,她嫁给了成都一位老艺人,这位老艺人刚与妻子离了婚,已有两个女儿,大女儿还没有读小学,判给母亲,二女儿还是婴儿。判给了老艺人。她的户口不能迁成都,将老艺人的二女儿带回她的家请媬姆抚养。一年后,她生了个女儿,接着又生了一个女子。她之所以不把户口迁至成都并不是她没有那个本事,而是她舍不得当地的那些老相好和新面首。虽然乡政府的干部勾引不着了,但供销社、饮食店的男职工中也不乏上勾的。

八、时来运转

七月的台北,蔚蓝的天空像日月潭的湖水高挂在上面,湛蓝湛蓝的。天边漂浮着淡淡的云彩,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把市区分割成大块小块的花园和整齐宽敞的林荫大道。具有远东第一花园新城之称的台北市街心花园内,绿树成荫,鲜花盛开,林荫大道两旁遍种椰子树、香蕉和橄榄。市中区的古建筑群别具特色,飞角鎏金的国父纪念馆和孔子庙,宫殿式的忠烈祠和故宫博物院,雕梁画栋的龙山寺和木栅凌宵宝殿。现代化的街道上,繁华处有九条平行的汽车道并行,幽静处禁止任何车辆通行。

林文雄休假到了台北,正行走在中山南路的椰林大道上,他被这儿的清幽静雅和迷人的景色所陶醉。椰林大道像一座亚热带植物园,两行挺拔翠绿的椰子树种在中央大道的两旁,绵延数里看不到尽头。椰树下是绿色的苗圃,苗圃中栽着五颜六色的鲜花,大道中间,一座古代行宫式的建筑挡住了大小车辆的通行。右边一座汉白玉牌坊又像法国的凱旋门,又像中国的古代宫墙,典雅别致。他正在流连忘返之际,一辆高级小卧车突然在他面前刹住,他被吓坏了,以为违反了什么禁令来处罚他的。不料车上走下一位雍容华贵的妇人,穿一身翡翠绿起透明白花的丝绸旗袍,开得很低的领上露出一串闪光耀眼的钻石项链,短齐腋下的袖口露出一双粉白微红的玉臂,上面一对纯金膀圈,更称托出这妇人的身份和地位。妇人注视了他很久,先是楞楞的一动不动,满脸惊奇的样子对着他打量,他也同样感到惊奇,对视着她。她朝他走近了两步,他也朝她走进了两步,接着她举起了双手,作了个只有她俩才理解的姿势,他也举起了双手,说:“你是张玉华!”她一经证实确实是十多年前的情人,就不顾一切的扑了上去,说:“你是林文雄吗?怎么你还是到了台湾?”他激动得热泪纵横,说:“一言难尽啊!我们找个地方谈谈。”他俩坐上了小卧车,小车开上了蜿蜒曲折的盘山小径,满山茂林修竹,到处是鸟语花香,她俩来到了一处别墅。她说:“老头子到金门前线去视察去了,至少要半个月才能回来,听说国民党要准备反攻大陸,从台湾打回去,消灭共产党,我看是痴心妄想,自不量力。”林文雄忙把话题引向一边说:“自从民国三十八年冬月初十,我们分别后,我一直想念你,后来家乡解放了,我参加了志愿军,在朝鲜战争中被俘,关押在南朝鲜济州岛战俘集中营,当了两年多的俘虏。接着被押解到了台湾,现正好在金门前线高炮部队服役。这么多年来,日夜想念的亲人除了母亲、妻子就是你,我常常想你会像奇迹般出现在我的面前,这不就真的实现了。这也是我们的缘份……”还没有等他把话说完,张玉华早已扑到他的怀抱,头枕在他的肩上,热泪扑簌簌像断线的珍珠,不住往他肩上掉,他的肩头上感到一阵湿渌渌的热气。她把头抬起来,对着他说:“这一下你不用着急了,老头子知道我在大陸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这个表哥,我只消在枕头边给他一吹,他保管听我的,不消一个月,保证把你调到台北来。你是想在军界还是政界?”林文雄喜出望外,说:“我既不想在军界,也不想在政界,只想在商界,因为我原来就是做生意的啊!”这一下又勾起了张玉华往昔的美好回忆,她说:“我一生最难忘的就是十多年前在雅安的那个晚上。我去叫下人准备晚餐,你就在这里住几天,我就说你是我的亲表哥,老头子回来也不会把我怎么样。你先去洗个澡,换下衣服。”当晚他俩少不了颠鸾倒凤,鸳梦重温。

第二天一早,他俩又开车去了日月潭,日月潭三面环水,中间是半岛。岛上树木葱笼,繁花似锦,依山傍水修建了不少避暑村、娱乐中心等旅游设施。岛的四周都有各种游船出租,供游人在潭中游玩,他俩租了一艘豪华游艇,平静的潭水微起涟漪,游艇驾驶得比小卧车还平稳。他俩一边欣赏着远山近水,饱览湖光山色。一边温情脉脉地讲述着久别重逢的情话。她俩登上光华岛,迷人的景色使人陶醉。从湖的上方俯视,湖的东北部像一轮明月,而西南部则像一牙弯月。林文雄说:“这儿的景色比雅安的碧峰峡还美!”张玉华说:“日月潭是台湾八景之一的天然湖泊。它有两大魅力所在。一是终日云雾缭绕,特别是傍晚时分的美丽。湖水时而变幻为忧郁的蓝色,时而变幻为祖母绿,时而又变幻为金黄色。二是可以沿湖散步,乘车兜风。”她抱着他的胳膊,边走边说:“我在这儿虽然吃的、穿的、住的、用的、玩的应有尽有,就是缺少一样东西——爱情。老头子虽然样样都满足我,但我总觉得一天到晚心里空空荡荡的。他来台湾后又找了两个姨太太,来我这儿住的时间,一年加起来还不到三个月,希望你今后常来看我。”林文雄不住点头答应。她俩来到一处长长的防波堤,凭栏眺望远处的山,一片郁郁葱葱,近处的水,晶莹碧绿,像蓝宝石一样透明,清晰地照出了他俩的倒影。太阳快要落山了,满天红霞掉在潭中,潭水由碧绿转成了金黄,像满潭都是黄金,在闪射着金光。太阳被山顶的树木遮住了,红霞整个笼罩在潭水之上,潭水由金黄变成了一片橘红,点点波光像琥珀在潭水上跳动。她俩依依不舍地离开了这一可以和杭州西湖媲美的“台湾风景”中的绝勝,回到了西山别墅。

果然不到一个月,林文雄终于结束了长达八年的炮灰生涯,保留荣民待遇,被安排到台北某塑膠公司工作。

九、与妹妹的一封信

林自强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成都附近的一个丘陵区中学任教。他二婶的女儿林自芳长大成人,读完小学就参加了工作,到一个边远山区当了公路道班工,在自强的心中,不论是丘陵区中学教师,或是山区道班工人,都是党的事业的需要,都是为人民服务的神聖工作。革命工作只有分工的不同,是没有高低贵贱的分别。一天,他接到他妹从边远山区给他寄来的信,信中谈到了她那儿条件艰苦:“天晴一身灰,下雨一身泥,出工一身汗,收工趁煮饭。”不安心在山区工作,请哥哥、嫂嫂想法帮她调换一个工作。林自强接到妹妹的信后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慎重其事地给她妹妹回了一封信,他先给她进行阶级教育,两条路线斗争的教育,又给她进行革命家史的教育,革命传统的教育,忆苦思甜的教育。简直比当时上演的《红灯记》中李奶奶痛说革命家史还耐心,还细致,还正统,还刻板,他满以为这位革命烈士的子女,一定会痛改前非,安心在山区要作,不料妹妹给他回了一封信说:“哥哥!你知道甚么是班道工吗?你对现实的社会真正了解吗?”的确他不知道,也不了解。后来他看到很多人通过各种渠道调回成都了,有的人工龄还不到两年,都可以照顾,可就是他这个有十多二十年工龄的中学教师不行,好像在这个岳陵区生了根。一愰就是十五年,他通过第一次调动的失败,总结了经验,也看清了一些当时社会的内幕。他开始动用老同学、学生家长、学生的关系走后门,跑县文教局,跑地区文教局,跑要人单位成都。他利用“文革”中一个支左部队的军代表后来在成都某出版社支左的关系很顺利就找到了接手单位,并且是改行当编辑。这是他梦寐以求的,他又记起了他当学生时的座右铭:“不达目的,誓不罢休!”“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将用一千倍的努力去争取!”他豁出去了,倾其家里所有的积蓄,请客、送礼、塞包袱,甚至不惜给成都某出版社军代表家里包买郊区的新鲜蔬菜、水果、包做饭、洗衣、打扫卫生的工作。这一下可真灵,用他的话说就是:“运气来了连钢板都挡不住。”“四人帮”一倒台,他就调到成都改行当了编辑。他妹也通过他的关系,嫁给成都一个纺织厂的供销科科长,照顾关系到本厂当了工人。

十、飞黄腾达

林文雄充分利用和把握了天时——台湾经济腾飞的十年黄金年代;地利——台湾是烧碱生产地,制造过程中废掉的70%的氯气可以用来制造PVC塑胶粉;人和——情妇的老头子是国民党高级军政要员。经过二十多年的苦心经营,他从一个对塑料一窍不通的门外汉,变成了台塑一家子公司的经理,一年一度由财政部举办的纳税排行榜都有他们公司的名次。

1984年底,财政部礼堂张灯结彩,进入纳税排行榜的前30名的企业大亨、富豪,在前排就座,参加颁奖典礼。坐在台湾首富塑膠大王王永庆侧边的就是林文雄。年近七十的王老先生异常感激地说:“文雄啊!二十多年来,你为我们公司的发展出了不少力,一开始我就发现你是一个人材,很多点子我俩都想到一起了,南亚塑胶加工厂的发展有你的一份功劳。你为企业的管理、经营呕心沥血,率先向海外进军,拓展国际市场,南亚能有今天我得感谢你啊!”六十初度的林文雄神神抖擞,容光焕发,谦逊地说:“王董事长过谦了,我文雄能有今天全靠董事长的提拔与栽培,今后一定效犬马之劳”他俩正谈得起劲,麦克风响了:“行政院长俞国华先生到!”全场掌声雷动,在财政部长钱纯陪同下,一位威风凛凛、精明强干的党国要人,前呼后拥地走上主席台,全场欢呼雀跃,俞国华摘下呢帽,举过头顶,来回挥舞。他环视着会场,一一点头致谢,当视线落在前排正中站着的王永庆和林文雄时,他笑容可掬地弯了弯腰,表示特别关照。

颁奖典礼由俞院长亲自主持,使这次颁奖大会生色不少。

会议结束后,俞国华走下主席台,与前排就坐的前30名台湾富豪一一握手,表示党国对他们一年来的辛劳的感谢。当俞院长握住林文雄的手时,低声说:“王老先生给我说了,你的事等开禁后就首批办理。”

林文雄的甚么事非得惊动俞院长不可喃!

从一九八O年起他就立下了回归故土的誓愿。一九八O年正值他副手赵文华要到香港、日本去接恰一笔生意,悄悄地问他:“想不想知道大陸亲人的消息?”他说:“我日日夜夜都在想着大陸的亲人。如果你能秘密回大陸一趟,一定去我老家打听一下我的老母亲、舅母、妻子、哥哥、嫂嫂、侄儿林自强的下落。”赵文华先到香港,试探了一下能否办到出入境迁证,结果不行。他又改变计划,由日本办了转大陸的入境迁证,经由东京——北京——成都。在四川省台办的协助下,不仅打听到了林老先生亲人的下落,还与他们一一会了面。赵文华返台后对他说:“你的妻子已于1961年改嫁成都与一个剧团的老艺人结了婚,舅母于1960年得水腫病去逝。老母亲享年83岁,于1974年仙逝。侄子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成都工作,现在是一家出版社的编辑,侄孙女、侄孙儿已长大成人。我见到了你侄子及其全家,也找到了你改嫁的妻子,她说,你还有一个女儿,也成了家,在成都一个郊县的纺织厂当工人,还有一个外孙女刚满6岁,快读小学了。”妻子改嫁,这是林老先生早就料到的,家母和舅母死得过早,他还未尽孝道,深深感到遗憾,抱头痛哭了一场。并将他侄子托赵先生带回的两位老人的照片放大,设灵堂追掉、纪念。对侄子的造化,这也是早年就看得出来的。弟兄如手足脚,如今哥哥、嫂嫂健在,合家团聚,他心里感到安慰。使他感到诧异的是他还有一个女儿,这是他参军走时都不知道的。管他的,总算林家有后代了。现在年纪快过花甲,膝前无子,有这么一个女儿由结发妻子供养成人,还有侄子、外孙女、侄孙儿、侄孙女,也就心满意足了。回想自己从战俘营押解到台湾,风风雨雨闯荡了三十多年,挣得了这份家业,在台湾、台北也称得上大富了,这确实来之不易啊!眼看这万贯家财无人继承,一种老来无靠、落叶归根的思乡之情,日夜萦绕在他的心中,四年来他暗渡陈仓,逐渐将在美国德州塑料粉工厂和日本旭化成株式会社的股分抽回,将香港的商号转让,将新加坡、马来西亚的木材、橡膠公司出租,将台湾的房地产、木材公司委托给赵文华全权代管,将多余的两幢楼房和所有家俱设施无償赠予和自己长期共过患难的结义兄弟肖华贵、赵文华。将主要财产分别存入瑞土国家银行、美国国家银行、香港银行、台湾中央银行和中国国际商业银行,大有刀枪入库,马放南山的架势。直到今天年底,他才将他的计划和打算告诉他的老情人张玉华。张通过她的老头子去打通行政院长的关节办理出国护照,刚才俞院长悄悄告诉他的就是这件事。

促成他回归故土的另一个原因是他来到台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