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汤唯论坛>>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7》刘先觉

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7》刘先觉

加入收藏

2016-9-9 20:56:19

第十二集   “议大礼”、罚俸、“受廷杖”、“永远充军”

 

1. 初议大礼

正德十六年四月二十七日,嘉靖帝即位后六天,下诏礼部,命廷臣集议自己生父兴献王的崇祀和尊号。

金殿之上,嘉靖帝高坐金銮宝座,以首辅杨廷和与礼部尚书毛澄为首的府部群臣六十余人,联名上疏:“臣首辅杨廷和、礼部尚书毛澄遵圣旨,会公卿台谏等官六十余人上议:按汉定陶王、宋濮王故事,陛下宜称孝宗弘治皇帝为皇考,改称本生父母兴献王及妃为皇叔父母。祭告、上笺称侄署名。其理由是遵古训,按帝系继承制度,应继统继嗣,天子诸侯,有统而无嗣,当家族关系和帝系不一致时,须以国为重,遵从皇统。”

嘉靖帝:“哪有父母可以变来变去的?拿下去再议。”

桂萼、席书:“臣桂萼、席书、方献夫、霍韬、张璁上大礼疏:朝议谓陛下入嗣大宗,宜称孝宗皇帝为皇考,改称兴献王为皇叔父,王妃为皇叔母,不过是拘泥于汉定陶王、宋濮王故事,但汉定陶王和宋濮王都是预立为皇帝继承人而养之于宫中,是明摆着的皇帝继承人,故汉朝臣师丹、宋朝臣司马光的议论施行于当时是可以的。今武宗正德皇帝继承皇位已十六年而崩殂,而廷臣遵祖训、奉遗诏迎陛下入继大统,遗诏直说:‘兴献王长子,伦序当立’,当初都没有明说是孝宗之后,今一下变成孝宗的后人,只能称自己的生父为皇叔父,兴献王已死,鬼神固然不会有疑问,可圣母还活着,今迎圣母入宫,称皇叔母,以君见臣之礼,恐怕说不通吧!依礼学,长子不得为他人的后代,何况兴献王只生陛下一人,有利天下而为他人的后人,恐怕没有作儿子的愿意断绝父子、母子关系的。故所以陛下为继承武宗的帝位,而得尊崇其亲则可以,认孝宗为父,以自绝其亲则不可以,臣认为,今日之礼,宜于在京师为兴献王立宗庙,使陛下隆重地敬尊亲的孝道。使母亲以儿子为贵,父亲因儿子而尊,则兴献王不失为其父,圣母不失为其母。”

嘉靖帝:“此议实遵祖训,据古礼,杨廷和、毛澄等为何误解朕!”

杨廷和:“观政进士张璁乃一介书生,怎么知道什么是国体。”

嘉靖帝细看奏章,欢喜地说:“此论一出,朕的父子、母子关系终于可以保全了,应该给张璁加官。”

杨廷和:“臣请罢归故里。”嘉靖帝:“暂不准!”

2. 重新集议大礼,杨状元罚俸

嘉靖三年七月十二日重新集议大礼。金殿之上,礼部尚书汪俊、吏部尚书乔宇和侍郎何孟春上疏:“臣礼部尚书汪俊、臣吏部尚书乔宇、臣大学士蒋冕、臣礼部侍郎吕楠、臣侍郎何孟春等二百二十人,曾上八十多封奏章,一致认为宜秀孝宗皇帝为皇考,在本生父母上加‘皇’字即可,不可废兴献王旧号,不能改称‘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更不能削去‘本生’二字。”嘉靖帝:“这是朕的旨意现在礼部尚书毛澄已告老还乡,华盖殿大学士、首辅杨廷和已罢归新都,刑部尚书林俊也罢归,户部尚书王鏊也死了,看你们还有多少人敢跟朕作对!”汪俊、蒋冕、吕楠:“臣汪俊、臣蒋冕、臣吕楠愿冒死坚持‘宜考孝宗’,只在本生父母上加增‘皇’字即可!”嘉靖帝:“罢去汪俊礼部尚书之职,以吏部左侍郎贾永为礼部尚书;罢吏部尚书乔宇之职,由侍郎何孟春任吏部尚书之职,罢去少傅大学士蒋冕之职,进费宏少师、谨身殿大学士;翰林修撰邹守益、礼部侍郎吕楠上窜下跳,下锦衣卫狱听候处罚;给事中张翀弹劾张璁、桂萼、席书等功臣应受到罪责,待罪观后效。授石瑶、贾永并太子太保、武殿英大学士,以张璁、桂萼、方献夫为翰林院学士入内阁参预机务,席书授巡抚湖广都御史。”桂萼:“臣桂萼上疏:陛下继承的是皇位,决不是继承为孝宗的后人,应当考兴献帝,母为兴国太后。”

席书:“臣席书上疏:宜定号皇考兴献帝,别立庙于大内,慈圣应称为圣母章圣皇太后,不可以兴献旧王号加之。”

方献夫:“臣方献夫上疏:请称孝宗皇伯,称兴献帝为皇考,别立庙祀之。”

张璁:“臣张璁认为,所争不在皇与不皇,只在考与不考,非天子不议礼,愿奋独断。”

何孟春:“臣何孟春上疏:只能称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不能更定尊号为圣母章圣皇太后。”

秦金:“臣尚书秦金上疏认为尊号前本生二字不能削,以免与武宗之慈圣皇太后相冲突。”

丰熙:“臣学士丰熙上疏认为,内阁所拟撰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册文中‘本生’二字决不能去。”

毛纪:“臣大学士毛纪上疏:内阁所拟撰本生驿母章圣皇太后册文完全秉承慈圣皇太后懿旨,‘本生’二字决不能去掉。”

杨慎:“臣翰林院修撰杨慎等翰林院三十六人联名抗议:君子小人不并立,正论邪说不并行。臣等所执着,程颐、朱熹之绪也,桂萼、张璁、方献夫等所言者,冷褒、段犹之余也。学术不同,议论亦异,臣等耻与桂萼、张璁、方献夫等同列,臣等愿去就力争。”

嘉靖帝:“何孟春知恩不报,除去所封吏部尚书职,加张璁少傅兼太子太傅、吏部尚书、谨身殿大学士;杨慎等三十六人,给以罚俸处分,停止薪俸。诏告天下:本生皇考恭穆献皇帝今更定尊号曰皇考恭穆献皇帝,本生圣母章圣皇太后今更定尊号曰圣母章圣皇太后。不准再议!太监:“皇上朝罢,斋居文化殿。”

3. 再议大礼杨修选遭廷杖

嘉靖三年七月十五日,文华殿上,群臣争议,不服从十二日下诏去‘本生’称“恭穆皇帝”、“圣母章圣皇太后”的旨意。桂萼乃请召对朝廷,在威力的控制下,再行集议。台谏府部数十人毫不屈服,张、桂等以十三罪斥廷臣为朋党,何孟春、杨慎等一一对诉,相持对立,群情汹汹。

金殿之上,执戟武士怒目圆睁,杀气腾腾。嘉靖帝高坐金銮宝座,文武大臣两厢排列,议论纷纷。

嘉靖帝:“朕自十二日下诏去本生称‘恭穆皇帝’、‘圣母章圣太皇’的旨意以来,有何孟春与尚书秦金、学士丰熙、修选杨慎等及翰林、侍部、台谏诸臣各上言,力争‘本生’二字不宜削,上了十三本奏章,朕不准奏,全部拨回,以维护朕的尊严和十二日诏书。”

尚书金献民:“臣尚书金献民倡言:改孝宗为皇伯考,则太庙无考,正统弄来闲起,恐失大明帝系体统,望皇上三思。”

尚书徐文华:“臣尚书徐文华认为:去‘本生’称兴献王为‘恭穆皇帝’称兴献王妃为‘圣母章圣皇太后’于礼不通,于法不正,于国不利,于家不和,望陛下收回十二日诏书。”

嘉靖帝:“尚书金献民、徐文华的上疏拨回,再有上言者廷杖五十大板。”杨慎:“臣翰林修选杨慎以为‘议大礼’只是一个导火线,内阁诸臣在议大礼中逼走的走了,罢退的退了,免职的免了,新政和法制彻底破坏了,陛下的威信和皇权树立起来了,宦官和朝臣的矛盾也尖锐起来了,议礼贵人张璁、桂萼、席书、方献夫登阁后,排陷异已,营私结党,专权招贿,勾结宦官,起用奸权,设计构狱,尾巴翘到天上去了!”

嘉靖皇帝:“何孟春在私下议论什么?”

何孟春:“臣说杨慎修选把议大礼总是说到实质上去了。宪宗朝,尚书姚夔率百官伏哭文华门,争慈懿皇太后葬礼,宪宗从之,此国朝故事也。”

嘉靖帝:“照你的说法,朕只能依你们了。”

杨慎:“谁合理合法就该依谁。”

嘉靖帝:“杨慎修选目无王法,拖下去廷杖五十大板。”

两名御前侍卫将杨慎驾起,杨升庵振臂大呼:“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

陈洸:“按察司佥事陈洸上言:陛下明察事理,毅然决断,去‘本生’二字,稍有人心的人都说,陛下成全父子之恩,无不感动得哭起来。”

嘉靖帝:“陈洸终于醒悟,复以给事中的原职。”

陈洸:“谢陛下!”

嘉靖帝令司礼太监宣布:“退朝!”

4. 海誓山盟

杨升庵在马车夫和下人的搀扶下,很艰难地下了马车,进了状元府。夫人黄峨一看见被打得半死不活的丈夫,忙问:“状元公遭人暗算了吗?”下人回答:“是遭廷杖打的。”黄峨又难过又心痛,命下人:“快扶状元公到卧室!”众人将杨升庵扶进卧室,黄夫人叫下人退去,小心翼翼地将丈夫的衣裤退去,忙找来云南白药、三七等踢打损伤的药物,给丈夫轻轻地敷上,一面关切地问丈夫:“疼吗?”杨升庵:“不疼。”夫人说:“看你被打得皮开肉绽的,还说不疼。”杨升庵:“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我今纵死不足惜,只是苦了夫人和不久就出生的孩子。”夫人:“说什么死不死的,大不了回新都榴阁去!”杨升庵:“夫人要有思想准备,我现在停了薪俸,又挨了廷杖,议大礼我是决不退让的,我已作好了再挨廷杖、遣送回新都,甚至遣戌、充军的准备。夫人叫管家将家产进行清理,该运回新都的就马上派人运走,该变卖的就卖,该留在身边能随人带走的就留,该送人的就送。”夫人点头:“我马上照夫君的吩咐处理,让夫君不要有后顾之忧。”杨升庵:“我唯一放尺下的就是夫人和我们这未出世的孩子。”夫人:“夫君尽管放心,妾陪你到天涯海角,海枯石烂,忠于夫君的心不变,上刀山,下火海,妾都永远跟夫君在一起,孩子妾自有办法处理。”杨升庵:“难为夫人了,谢谢您!”

黄峨一会端茶递水,一会敷伤问痛,一个通夜守候在丈夫床前。

5. 下诏狱、遭杖责,谪戌永昌,永远充军

左顺门前,金水桥南,辰时,文武百官早朝之时,文武百官被给事中张翀、王元正等遮留于金水桥南,杨升庵振臂高呼:“国家养士百五十年,仗节死义正在今日,今日不力争,我等将会成为大明朝的罪人。”吏部左侍郎何孟春号召:“宪宗朝时,尚书姚夔率百官伏哭文华门,争慈懿皇太后葬礼,宪宗从之,此国朝故事也;今之议大礼,文武百官也可效仿,陛下不会不从。”文武大臣纷纷留步跪伏,仅议礼贵人张璁、桂萼、席书、方献夫、陈洸、吏部左侍郎贾咏、谨身殿大学士费宏等少数大臣上朝。张翀大呼:“万世瞻仰在此一举。今日有不力争者,共击之!”金献民号召:“辅臣尤宜力争。”徐文华复相号召:“九卿、翰林、给事、御史、诸司郎官、吏部、户部、礼部、兵部、刑部、工部、大理寺属,是大家为国效力,拒理力争的关键时刻了。”

于是九卿:秦金等二十三人;翰林:杨慎、丰熙、王元正等二十二人;给事:张翀、毛玉等二十一人;御史:金献、余翱等三十人;诸司郎官、吏部:何孟春、余宽等十二人;户部:黄待显等三十六人;礼部:马理等十二人;兵部:陶滋等二十人;刑部:相世芳等二十七人;工部:赵儒等十五人;大理寺属;毋德纯等十一人。共二百二十九人。一齐涌到左顺门跪地大哭,大呼:“高皇帝!”、“孝宗皇帝!太庙无考!正统有闲啊!”内阁老臣毛纪、石瑶在礼部侍郎 朱希周的陪同下也来到左顺门。杨慎等热情迎接,说:“欢迎老尚书毛纪、文渊阁大学士石瑶跟我们一起跪伏请命。”毛纪、石瑶和大家一起跪伏。

文华殿,除皇帝和御前侍卫、司礼监太监外,只有张璁、桂萼、席书、方献夫等几个议礼新贵人在上窜下跳。

张璁:“陛下,左顺门外金水桥南,有二百多位大臣跪地大哭,高呼:高皇帝、孝宗皇帝!说什么太庙无考,正统有闲!”

嘉靖帝:“简直是反了,司礼监快去传朕的口谕叫他们退去。”司礼监太监二人:“遵旨!”

司礼监太监二人来到左顺门金水桥南,见地上兄了黑压压一片。太监高声宣谕:“皇上品谕,请诸位大臣退去!”

丰熙:“十二日诏书是否收回?”太监:“这就不知道了。”

张翀:“不收回圣诏决不退去。”

毛玉:“圣诏不撤,群臣不退。”太监灰溜溜地走了。

金殿之上,太监回复皇上:“启禀陛下,群臣不愿退去,大学士丰熙问十二日诏书是否收回?给事中张翀、毛玉说:不收回圣诏决不退去,快到午时了,陛下怎么办?”

桂萼:“陛下,只有命锦衣卫捕捉为首者下狱。”

席书:“陛下,不动大刑是压不下去的。”

张璁:“陛下,现在是到了不镇压就会危及皇权统治的时候了。”

方献夫:“陛下,这批人是在造反,在太岁头上动土啊!非镇压不可!”

嘉靖帝:“容朕好好想想。”

贾咏:“陛下,自古罚一劝百,宜先命司礼监前去录诸姓名,从这二百多人中,由击为首者七、八个人即可。”

费宏:“陛下,吏部左侍郎贾咏的办法最好,杀一儆百嘛!”

陈洸:“陛下,结这批大臣宜于分别对待,有的下狱,有的廷杖,有的夺俸,像何孟春等一批重臣宜于待罪悔过。”

嘉靖帝:“就照贾咏、费宏、陈洸三位爱卿的办法办,司礼监派十一人先去录下诸位参予者姓名,从中选出为首者七到八人。”

十一位太监“遵旨!”下。

金水桥南,十一位太监手拿记事簿来到金水桥南广场,对所有跪伏大臣姓名进行笔录。太监一:“九卿秦金、何孟春等共二十三人。”太监二:“翰林杨慎、丰熙等二十二人。”太监三:“给事中张翀、毛玉等二十一人。”太监四:“御史金献民等三十人。”太监五:“诸司郎官、吏部余宽等十二人。”太监六:“户部黄待显等三十六人。”太监七:“礼部马理等十二人。”太监八:“兵部陶滋等二十人。”太监九:“刑部相世芳等二十七人。”太监十:“工部赵儒等十五人。”太监十一:“大理寺属毋德纯等十一人。”太监一:“总计二百二九人。”十一名太监下。

大臣中引起一阵骚动,杨慎站起来维持秩序叫大家:“现在已是中午,请诸位大臣不要骚动,再坚持一下就是胜利,为了维护大明朝的皇统和国体,挨廷杖、遣送回原籍,甚至充军又算什么。”丰熙也站起来说:“修选杨慎已先挨了廷杖,诸位还怕什么?坚持到皇帝撤销十二日诏书为止。”毛玉:“抗疏清节,正是考验我们的时候。”

金殿之上,太监一向皇上禀报:“禀陛下,今录下所有跪伏群臣共二百二十九人。除九卿、御史外,为首者有翰林学士丰熙、给事中张翀、诸司郎官、吏部余宽、户部黄待显、礼部马理、兵部陶滋、刑部相世芳、工部赵儒、大理寺属毋德纯等九人。”

嘉靖帝:“先把这九个人下于狱中。”

桂萼:“陛下礼部的马礼先缓一下,第一次派负担衣卫先抓捕为首八人即可。”

嘉靖帝:“准奏,锦衣卫先去抓捕丰熙、张翀、余宽、黄待显、陶滋、相世芳、赵儒、毋德纯等八人下狱。”锦衣卫:“遵旨!”下。

张璁:“陛下修选杨慎、编修王元正这两名干将绝不能放过。”

嘉靖帝:“朕念其杨廷和拥立朕有功,杨慎才华绝世,就暂不动他,以观后效。”

席书:“陛下经事中刘济、御史张原非常活跃,上窜下跳,也应下狱。”

嘉靖帝:“准奏。”

方献夫:“陛下不能手软,这是一场政治斗争,只能他死,才能我活。应谪杨慎、王元正、刘济戌边,调何孟春到南京,罢毛纪相。”

嘉靖帝:“容朕再考虑一下,然后下诏。”

贾咏、陈洸、费宏一直没有上奏,只认真地听着。

金水桥南,锦衣卫八百余人将跪伏者团团围住,开始捕人。锦衣卫头领一个一个点名:“丰熙,抓捕!”、“张翀抓捕”、“余宽抓捕”、“黄待显抓捕!”、“陶滋抓捕!”、“赵儒抓捕!”、“相世芳抓捕!”、“毋德纯抓捕!”。每念一个,锦衣卫将其五花大绑驾相关。杨慎、王元正乃撼门(左顺门)大哭,一时群臣皆哭,声震阙庭。马理:“只有直言面君,愿意的留下。”王相等一百四十三人留下,何孟春、毛纪、石瑶等八十六人退去。

金殿之上,皇帝闻群臣哭声震天,大怒,嘉靖帝:“简直无法无天了。”太监来报:“禀陛下,已收击诸为首者八人下狱后,杨慎、王元正乃撼门大哭,一时群臣皆哭,马理、王相等一百四十三人情绪激动,留下不走,杨言要直言面君;何孟春、毛纪、石瑶等九卿、御史八十六人已离去。”

嘉靖帝:“锦衣卫听着:将马理等一百四十三人抓捕下狱;将杨慎单独带来见朕!”锦衣卫:“遵旨!”下。桂萼:“陛下,此次闹事者太多,宜于分化瓦解,各个击破,何孟春等八十六人姑令待罪,杨慎宜于争取,不行,再谪罚戌边。”席书:“陛下,命拷丰熙等八人编伍,其余四品以上者俱夺俸,五品以下者杖之。”

嘉靖帝:“准二位爱卿所奏。”

张璁:“陛下,除恶必需务尽,逮捕修选杨慎、编修王元正、给事中刘济、御史张原等于诏狱,复扑之。谪杨慎、王元正、刘济戌边,调何孟春南京工部,罢毛纪相,早晚必行。”

嘉靖帝:“待朕亲自作杨慎的绥靖工作后再定。”

锦衣卫将杨慎五花大绑带上金殿,嘉靖帝:“谁叫你们把杨状元绑上殿来的,快快为杨状元松绑。”锦衣卫士为杨状元松绑。嘉靖帝亲下金銮宝座对其抚慰说:“杨状元受惊了,何必去受皮肉之苦哩!你只要劝说群臣不要再闹下去了,朕给你加官进爵。”杨慎:“十二日的诏书收回吗?”嘉靖帝复上座说:“朕亲自下的诏书那有收回之理?”杨慎:“陛下,群臣要维护国之大礼,那有不议的。”嘉靖帝:“朕是念在你的父亲杨廷和辅朕继位有功,又看中状元元公的才华绝世才对你另眼相看的。”

张璁:“陛下,何必对一个修选这样客气,干脆将他永远充军!”

杨慎:“对啊!我还真想去充军哩!”

嘉靖帝:“你想充军到那里?”

杨慎:“陛下,我是宁充海外三千里,不过云南碧鸡关。南蛮南蛮,山高水长,蚊子有半斤,壁蚤(臭虫)有八两,蛮彝之地,万万去不得。”

嘉靖帝:“朕偏要将你充军云南。”

席书:“陛下使不得,杨慎有欺君之罪,他怕充军云南是假,想去云南是真,请陛下明鉴。”

嘉靖帝:“这…,席书,朕就差你马上到云南碧鸡关调查,如云南并不像杨慎所说那样险恶,就改充他处。”

杨慎:“陛下千万不要让我充军到成都。”嘉靖帝:“为什么?”杨慎:“成都有条猪屎街,到处都是猪屎,嗙猪屎臭!”(用四川话)嘉靖帝:“朕偏要让你去闻闻猪屎。”

桂萼:“陛下,成都离他老家新都仅一个驿站,万万使不得。”

嘉靖:“席书!快去快回,即日启程,带速复命。杨慎!这就是你的不是了,朕有心给你加官进爵,你却不给朕的面子,你想想,你犯下的罪还少吗?金殿抱扫(嫂)、公然打朕的耳光,朕都被你的花言巧语骗过去了;听说你还砸过先皇的玉桶,这次又带头议大礼,真是罪上加罪,先下诏狱,再责打五十大板,然后罚配充军。”

杨慎:“陛下,杨慎只知忠君报国,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大明朝的江山,为了陛下的社稷,皇天可鉴,日月作证!”

张璁:“陛下,不要再听他的鬼话。”

嘉靖帝:“拉下去。”

6. 钦差苦探碧鸡关

钦差大人席书坐着四轮马车,打着“御赐钦差”旗号,来到云南。在离昆明四十里的地方,碰到一个老农,钦差叫停下马车,问老家:“喂!老头,这是什么地方。”老农头也不抬答道:“四十里板桥。”钦差一听,吓了一跳,自言自语说:“云南真是南蛮之地,山高水长,连木板桥也长有四十里。”

又走了两天,钦差来到碧鸡关,天又下起雨来了,举目一望:西山险峻,恶林丛莽,浓云厚雾,遮天蔽日。钦差自言自语:“好个险恶之地,令人望而生畏。”七月天气,钦差打了个寒颤说:“瘴雨蛮烟,瘴疠之地,真不是人住的地方。”正好,这时有个老妇背着一大捆熏蚊子用的艾蒿迎面走来。钦关是久住京城的人,根本没见过这种草,他好奇地问:“老太婆,你背的是什么草?”老妇答应道:“蚊子草。”这可把钦差大人吓了一跳:“不得了,蚊子也喂草,半斤重是肯定有的。”

他又走了一阵,见路旁菜园里有个老倌在种菜,这种菜白生生,水灵灵的,一节一节往上长。钦差感到奇怪,就问:“喂,你在种哪样?”老倌说:“壁蚤菜(鱼腥草)。”钦差一听,惊得面如土色,自言自语说:“壁蚤要喂菜,八两肯定有的。”钦差下了马车,想看个究竟。脚刚迈进地头,草丛里突然跳出一只癞蛤蟆,正好落在钦差的脚背上,吓得他打抖,说:“哎呀呀,壁蚤这么大,真有八两,真个有八两!”赶紧上车走了。

马车走着走着,天色慢慢暗下来了,他问车夫:“驿站还有多远?”车夫:“还远着哩!”钦差:“我水土不服要拉肚子了。”他下车找茅坑找不着,只好跑到一处刺蓬蓬旁边去拉。刚一蹲下,急忙中又碰疯了一窝马蜂,叮得他鼻青脸肿。他赶忙换个地方,草纸又吓丢了,拉完稀,只好顺手采一把草叶子擦屁股,谁知刚好采的是寻麻叶,把他的手和屁股辣起一串串大疙瘩,又疼又痒。钦差氯急败坏说:“蜜蜂到处喂!野草都刺人!”正骂着,慌不择路,又掉进一个平平整整,上面是干粪,下面是稀屎的露天茅坑。幸好茅坑不深,钦差露出了头,大声呼喊:“救命啊!我掉进茅坑了!”车夫和侍从赶紧把钦差救起,钦差说:“这个鬼地方,我一天也呆不住了,明天回京城复命。”

 

第十三集  遣戌永昌途中

 

1.大学士费宏报信

夜,谨身殿大学士费宏乘轿来杨升庵状元府给黄峨报信。看门人问:“费大人为何深夜来此?”费宏:“我有要事转告夫人。”看门人:“夫人有病在身,这几天都未见出来。”费宏:“此事非常紧急,务请夫人相见。”看门人:“费大人请到客堂等候。”费宏随看门人来到客堂,看门人对丫环吩咐:“谨身殿大学士费宏费大人有非常紧急的事转告夫人,务请夫人相见。”丫环进卧房禀报,黄峨早已听见,连忙从病床上挣扎着起来,丫环帮夫人整理衣服、头上装饰,扶夫人出堂。黄峨强打精神,热情迎接,说:“有劳谨身殿大学士费宏大人深夜到来,定有紧急之事。”费宏:“事情确实紧急,杨升庵修选因议大礼惹怒皇上,被桂萼、席书、张璁、方献夫等一批议礼新贵陷害,十五日下狱,十七日遭廷杖责,几近半死而复苏,现谪戍云南永昌卫,永远充军。7月28日晨时囚车出东门,后由通县潞河登船南下,你务必于29日中午以前赶到天津北运河渡口,一路护送升庵。这是刑部的通关文牒,凭此文牒,狱吏是会允许你一路护送料理的。”黄峨泪流满面,双膝下跪说:“费大人的大恩大德杨慎和黄峨永志不忘,请受小女子一拜。”费宏:“夫人快快请起,我和杨廷和是多年的志交密友,和杨慎又是忘年之交,志同道合,今升庵惨遭不幸,我绝不能袖手旁观。通关文牒你好好保管,走时一定带上。另据可靠消息,你父杨廷和当朝革除弊政时所裁掉的冗员中,有人乘升庵之危,用重金抬募一批亡命之徒,企图在路上寻机暗算升庵,我已派有山东、河南武林高手暗中进行护卫。”

黄峨:“深谢费大人救命之恩。”费宏:“夫人不用客气,明晚,你可凭此探监文书,到东门诏狱五号监室去探视你丈夫,劝他务必保重,说朝廷费宏和吏部左侍郎贾咏,以及刚调任南京工部尚书的何孟春等老臣,都在为他疏通关节,免受遣戍永昌途中的皮肉之苦。到南京后何尚书将在雨花为升庵和夫人接风压惊。”黄峨:“谢费大人替我谢过贾咏大人和何孟春大人。”

2.黄峨探监

夜,东门诏狱,杨升庵监室,杨升庵(37岁)脚镣、手铐关在室内。黄峨隔栏相望,黄峨捧住杨升庵双手,泪如雨下,泣不成声:“夫君千万要保重,妾誓与夫君同生死、共患难,费宏大人已把刑部通关文牒给了我,叫我于七月二十九日中午前赶到天津北运河渡口码头,由我沿途护送夫君南下。”升庵:“夫人万万使不得,你有身孕在身,哪能爱此大夺大累。”黄峨:“自从第一次夫君受廷杖后,妾因受惊吓,已小产了。现吃药后已康复。妾已盟誓在先,廉洁是上刀山下火海,妾也陪伴着夫君。”升庵:“走时多带几个家丁同行,父亲当朝时施行新政得罪了不少人,特别是江彬、钱宁等死堂,决不会善罢甘休的。尤其要注意的是不要暴露你的行踪和身份。”黄峨:“这一点贾咏大人和费宏大人早替我们作好了准备,派了山东、河南两名武林高手暗中保护,何孟春大人已调任南京工部尚书,他在南京雨花台准备为我们接风压惊,三位大人已为夫君上下疏通关节,以免夫君在遣戍永昌途中受皮肉之苦。”升庵:“三位大人的大恩大德,我杨慎永志不忘,替我谢过三位大人。”黄峨:“妾已托费宏费大人谢过了。”升庵:“善后工作一一要作妥、作好,夫人多加保重。”黄峨:“京师孝顺胡同的两处房产老房已变卖,新房八月初交房。一切照夫君的安排早已办妥。夫君一定要多加保重,夫君正当而立年,任重道远啊!”升庵:“谢夫人勉励!”

3.悲莫悲兮生别离

喜靖三年七月二十八日,杨升庵身穿罪服,乘坐囚车,由狱吏、狱卒监押着来到京城(北京)的东门。出城后,他一再回望京邑,痛苦煎熬着他的寸心。仕途失意所带来年心灵裂痕,由两次廷杖所遗留下的身体创伤,折磨得升庵形容憔悴,身体枯瘦。城里本来不少亲朋,但因身陷囹圄,没有谁敢来送行,只有在囚车路经大理寺副府时,三弟杨恒之子(12岁),当门哭涕,呼喊:“大叔父!”“一路保重!”杨升庵回首相望,热泪盈眶。杨升庵仰天叹息:“悲莫悲兮生别离!”内心独白:“想我身为宰相之子,名满天下的状元,正当三十七岁的而立之年,就成了朝廷的终生罪人,满腹经纶付之汪洋,安邦治国的抱负成为泡影,可悲啊!可叹啊!”他痛苦地低吟道:“秋风萧萧发,驱车出郭东。问我今何适,窜身向南中。南中万余里,去去与谁同!亲交满京国,只尺难相通。且喜脱幽絷,未暇悲道穷。矫首盼浮云,但羡高飞鸿。”他又悲愤地吟哦道:“懿亲不及别,槛车不过门。高秋凉风发,吹我出京华。赭衣裹病体,红尘蔽行车。弱侄当门啼,怪我不过家。行行日已夕,扁舟歙潞沙。”

囚车来到通县潞河渡口,天色已黄错,狱吏正在找驿站住宿,突然窜出一帮强人,打倒狱吏,正要挥剑向杨升庵下毒手,说:“杨状元也有今天这个下场。”两蒙面黑衣大侠飞刀挡住快要刺中杨升庵的剑,三、五个回合,就将这帮强有人制服,山东大侠问:“谁派你们来行刺杨状元的?”刺客:“是江彬的大公子派我等来的。”河南大侠:“回去复命,杨状元有武林高手保护,你等休想得逞!”狱卒从地上爬起,狱吏从驿站出来见此情景,连忙谢道:“谢两位大侠保护,我们监护押送杨慎一直要到云南永昌才能交差。请两位大侠沿途保护杨慎安全。”两大侠:“我们正是为此而来。”杨升庵:“谢谢两位大侠。”

4.码头相会

北运河天津渡口,囚车在狱吏、狱卒的监押下,在两位大侠的保护下来到渡口码头。时近中午,黄峨带着四名仆人扛着行李、箱笼已在渡口等候多时,囚车一到,黄峨拿着刑部发给的通关文牒找到狱吏,狱吏看后说:“你我就是杨慎的夫人黄峨吗?”黄峨:“正是,望狱吏大人准许黄峨一路照顾夫君到永昌。”狱吏:“永昌距此数千里之遥,一路都是穷山恶水,风餐露宿,夫人受得了吗?”黄峨:“我生是夫君的人,死是夫君的鬼,誓与夫君同生死,共患难。”狱吏:“既然有刑部通关文牒,夫人又下了这么大的决心,夫人就一路同行吧!”黄峨:“谢狱吏大人。”黄峨将一锭银子交予仆人,说:“去买十张去南京的船票!”两位仆人下,黄峨又撇开狱卒,将两锭银子送与狱吏说:“这是我的一点小意思。”狱吏假意推辞,黄峨说:“你们风餐露宿,领着这项苦差事,也够辛苦的,请狱吏大人收下。”说着又加了锭银子,说:“这锭银子请大人和众狱卒喝酒,不够以后再补。”狱吏将三锭银子揣入怀中,说:“夫人快去会会杨慎,上船后我再替他解去枷锁。”黄峨:“谢过狱吏大人。”狱吏替杨慎打开囚车,取下项上木枷、脚镣、手铐,从囚车中出来,黄峨一头扑上去,抱住杨慎,放声痛哭。杨慎说:“多亏了这两位大侠相救,不然我在潞河边就险些成为刀下之鬼了。”黄峨:“谢过两位大侠。请问两位大侠是何方人氏?贵姓?”山东大侠:“免贵姓赵,山东临清人氏,听候夫人调遣。”河南大侠:“免贵姓张,河南开封人氏。听候夫人调遣。”黄峨请狱吏和两位大侠上船,狱卒押着升庵,仆人随后一起上船,黄峨坐在升庵旁边,在船舱单间内为杨慎调伤、换药。

5.临清遇险

船到山东临清地界,忽然窜出一伙强人在船上挨舱位搜寻。由于黄峨的精心料理和温柔照料,升庵的精神状态逐渐好转,杖伤也基本痊愈,再加以解去枷锁,换了囚衣,这伙强人竟然没有认出谁是杨升庵。强人问公差:“杨升庵在哪里?”公差答:“你找错人了,我们押解的不是杨升庵。”这一问引起了两位大侠和四位仆人的高度警觉和注意,强人问:“不是杨升庵是谁?”山东大侠:“你管得着吗?”强人:“我偏要管,我是来取杨升庵的人头的。”山东大侠与河南大侠在船止与这伙强人展开了一场激战,四个仆人也一起助阵,把一伙强人打得落荒而逃。擒住两名歹徒,山东大侠问:“谁派你们来的?”一名被擒歹徒:“钱宁的公子派我们来暗杀杨杨升庵。”河南大侠:“滚回去交差,说杨状元一路有山东、河南大侠护送,直到永昌卫!”两名歹徒屁滚尿流跑下船去了。山东大侠:“这儿是山东临清,过了山乐就要到秦淮河了,那里灯红酒绿,强人出没,要额外小心。”河南大侠与两位仆人纷纷点头。

6.灯红酒绿秦淮河

船过秦淮河,两岸灯红酒绿,笙歌燕舞,隐隐约约传于舟中。黄峨在为杨慎料理膳食,杨慎的身体完全恢复,对黄峨说:“这就是著名的秦淮河,倘若不是流放途中,本可以陪夫一起赏玩。”黄峨:“夫君的心意妾领会,还是到了南京再说吧。”六位保镖全神贯注,注意舟中动静。

7.过杨州府

船过杨州府,杨升庵一行在舟中用饭后,回到舱中。杨慎对黄峨说:“这就是李白诗中所说的‘烟花三月下杨州’的杨州府。”黄峨:“我已经给狱吏大人说好,准许我们到南京与知交好友相聚。”升庵:“我作了一首诗,夫人帮我记下;《沛县守风》昨日溯流波浪坚,逆流寸步如登山,谁意顺流风更恶,停帆屡向芦浦泊。迁客中宵归思多,奈此阳侯相调何,安得荆非三尺剑,中流直下斩蛟鼍”黄峨拿出纸笔记下说:“夫君此诗借行舟暗喻前途多风险,用昨日‘溯流’议大礼与今日‘顺流’出贬,两想对比,身处险境,经历万难,并预见以后潜蛟四伏,前途尤为险恶。”升庵:“知我者,夫人也。”

 

第十四集  南京遇旧友,江陵别内

 

1.南京遇旧友

船到南京登岸,早有一批知交好友在码头迎接。为首的就是南京工部尚书何孟春老伯。何孟春见杨升庵未戴枷锁,也未穿囚衣,只是在狱吏与狱卒的监视和保镖的护卫下上岸,心中欣喜异常,握着杨慎的手说:“你真是一个铁打的硬汉子,你看这么多的朋友来看你了。”朋友们一一与杨慎握手,问好。杨慎热泪盈眶说:“谢谢!谢谢!诸位知交好友不嫌弃罪臣杨慎,慎深感荣幸,深表谢意!”何孟春:“南京从前是议礼新贵的巢穴,如今成了谪贬大臣的大本营了。我们在雨花台为你准备了几桌便宴,为你接风、洗尘、压惊。”杨慎:“谢谢诸位知交好友。”何孟春对狱吏说:“夫夫是新上任的南京工部尚书何孟春,今天在南京雨花台为杨状元准备了一场盛宴,请你们一并出席。”狱吏:“尚书大人请便。”

2.雨花台设宴压惊

南京雨花台,月明星稀,觥筹交错,美酒佳期肴摆了几桌。何孟春、杨慎、黄峨和后来的杨一清一桌。狱吏、狱卒、保镖等一桌。杨升庵的好友另两桌。

何孟春:“今天我们在明太祖朱元璋定鼎九原时的都城,石头城雨花台摆下盛宴,为我大明朝铁骨铮铮的硬汉杨升庵状元压惊、接风、洗尘!”全场掌声雷动,何孟春:“新入阁的都察院左副都御史杨一清大人回镇江省亲,听说我们要举行这次盛会非常高兴,马上到来助兴。”正说着,杨一清大人的车马赶到,杨一清老伯风尘仆仆,一见到杨升庵就热情握手,说:“贤侄受苦受累了,老夫还是来迟了。”何孟春:“杨一清大人风尘仆仆,刚好赶到,不迟不迟。”杨升庵:“学生杨慎给老师丢脸了。”杨一清:“千秋功罪后人自有评说,你是老师的骄傲,什么丢脸!自古忠臣遭厄运,大明朝少了一位匡时济世的忠臣,说不定又多了一位屈原、司马迁一样的大诗人、大文豪!”杨慎:“恩师的教稿费和鼓励,杨慎谨记在心。”何孟春:“杨大人说得好,老子曰‘祸兮福之所依,福兮祸之所伏’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杨慎不要从此趴下,要在云南重新站起,以手中之笔,开拓南诏,发掘南诏文化,促进汉民族与当地土民的民族融合。”杨慎热泪盈眶说:“两位恩师的教诲够杨慎终生受用,杨慎永志不忘。诸位不怕牵连为我接风洗尘、压惊,我深表谢意。”然后面对黄峨说:“给狱吏和狱卒多打点些银两,不要他们回去播弄是非,牵连诸位大人。”黄峨:“我已经打点好了。”何孟春:“黄峨夫人真不愧将门之后,虽巾帼不让须眉。老夫到南京工部赴任后工部还留传着你父亲黄珂当年任南京工部尚书时的许多政绩佳话。”黄峨:“何孟春尚书大人过誉了。”何孟春:“杨慎两遭廷杖,死而复苏,多亏黄峨精心照料,柔情抚慰,才有今天。古有梁鸿、孟光举案齐眉的典故,今有杨升庵、黄峨同生死、共患难的佳话。”另一位友人说:“《楚辞九歌少司令》篇有言‘悲莫悲兮生别离’,人生最大的非剧就是生离死别。离别是悲壮的,哀伤的,销魂的。我们今天就经历了这种离别的悲怆,杨慎和黄峨也正在经历着这种生离死别的悲怆!”一席话将杨慎和黄峨说的来泪如雨下,更有人放声痛哭!

3.长江码头送别

南京长江码头,杨一清、何孟春等友人前来送别,杨慎等登船,杨一清、何孟春等友人一声声:“保重!”“一路顺风”杨慎、黄峨热泪盈眶,久久挥手告别:“再见”“再见”“请回”。

大船逆江而上,顶风破浪,杨升庵与黄峨独处一舱室,一路问寒问暖,端茶递水,起居饮食照顾无微不于。船到采石矾,杨慎对黄峨说:“这就是李白捉月的采石矾。”黄峨说:“李白号称摘仙,连天上的月亮都可摘下来。”杨慎:“夫人又在说笑话了,李白是神仙,受了处罚,降到人间,被贬为谪仙的。”黄峨:“像夫君一样!”两人想视而笑。

4.浔阳江凭吊白居易

船到浔阳江,船上舵手高喊:“船在浔阳江码头停两个时辰,各位官可下去走走,午时开船。”黄峨对狱吏说:“大人同我们一道下去吃饭,饭后我想陪杨慎在浔阳江边走走。”说后又将两锭银子交给狱吏,说:“一点小意思,权当酒饭钱。”狱吏收下,说:“可以,可以。”

浔阳江边,黄峨陪杨慎凭吊当年白居易作《琵琶行》的故地。黄峨触景生情,说:“白居易谪贬江州司马,郁郁不得志,写下了惊世之作《琵琶行》长诗,今夫君谪遣戍边,愿夫君也能写下惊世之作,长留后世。”杨慎:“白居易浔阳江头夜送客,有一个‘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琵琶妇解愁,我今遣戍永昌卫有夫人陪伴真是庆幸,夫人的希望是不会落空的。”

5.江陵别内

江陵古渡,朔风飞雪。驿馆庭院之内,杨慎与黄峨相拥相抱,难舍难分。杨慎:“送君千里,终须一别,家有老父、弱侄,得靠你照顾。江陵乃去滇与入蜀的分道之处,此后山川险恶,道路崎岖,我实在不忍累及贤妻一起受苦,你还是回新都老家侍奉好公公、继母婆婆,待我来年返蜀再一起团聚,再说,把这么多箱笼和人带至戍所也十分不便。”黄峨:“吃这一点苦算什么,只是公公、继母惊闻此祸不知受得了否?”杨慎:“所以贤妻只有孤舟独上西陵峡,回老家替我这不孝子尽孝道。”杨升庵低吟道:“江陵初解帆,仓皇理征衫。家人从此别,客泪不可缄。腾装首慎路,问愁程楚岩。”杨升庵热泪纵横,哭得悲天怅地。这位昔日的状元郎,如今的滇海囚,感情冲破了阀门。他又吟诗一首,《江陵别内》:“同泛洞庭波,独上西陵渡;孤棹溯寒流,天涯岁将暮。此际话离情,羁心忽看惊;佳期在何许,别恨转难平。萧条滇海曲,相思隔寒燠,蕙风悲摇心茫露愁沾脚。山高瘴疬多,鸿雁少经过,故国千万里,夜夜梦烟萝。”

面对此情此景,黄峨悲痛欲绝,说不完的离愁别恨,道不尽的相思苦楚,一齐涌上心头。她在汹涌的感情之潮的冲击下,忘乎所以,她只想唱,尽情尽力地唱,只有用音乐,用歌声来淋漓尽致地表达自己的情怀。她一口气唱了四首《罗江怨闺情》(辅以画面解释,同片尾曲调)

“空庭月影,东方亮也。金鸡惊散枕边蝶。长亭十里,阳关三叠。相思相见何年月?泪流襟上血,愁穿心上结。鸳鸯被冷雕鞍热。”

“黄昏画角歇,南楼报也。迟迟更漏被长夜。茅檐滴溜,松稍霁雪。窗纸不定风如射。墙头月又斜,床头灯又灭。红炉火冷心头热。”

并和着呼呼的北风,升庵悲怅低沉地吟唱《临江仙江陵别内》(调同主题曲):

“楚塞巴山横渡口,行人莫上江楼。征骖去棹两悠悠,相看临远水,独自上孤舟。却羡多情沙上鸟,双飞双宿河洲。今宵明月为谁留,团团清影好,偏照别离愁。”

黄峨继续应和,唱道:

“青山隐隐遮,行人去也。羊肠小道几回折。雁声不到,马蹄不恼。恼人正是寒冬节。长空孤雁灭,平芜远树接。倚楼人冷栏杆热。”

“关山转望赊,程途倦也。愁人莫与愁人说。离乡背井。瞻天望阙。丹青难把衷肠写。炎方风景别,京华音信绝。世情休问凉和热。”

黄峨唱得好投入,真是字字是血,声泪俱下。可算是惊天地,泣鬼神啊!黄峨唱罢,便晕厥过去,升庵叫两位仆人:“你们两位快护送夫人登船返蜀。你们两位留下随我赴滇后再返蜀,两位大侠一路辛苦了,还是请回吧!”两位大侠坚决不肯,说:“我们陪杨状元直到永昌卫戍所,费宏大人早有交代。”

杨升庵一行舍舟换马,杨升庵依依惜别,骑在马上唱出了《临江仙滚滚长江东逝水》(主题曲)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一壶浊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第十五集  受人尊敬的谪臣

1.新添卫遇贵人

嘉靖四年正月元旦,云南贵定新添卫,杨慎暂留亭馆中。仆人小王拿来纸笔,磨墨展纸。杨升庵挥笔急书《乙酉元日新添喜睛》:

“白日临元岁,玄云放晓晴。城窥冰壑迥,楼射雪峰明。客鲤何时到,宾鸿昨夜惊。离心似芳草,处处逐春生。”边写边朗诵。

仆人李伯来通知升庵:“老爷!刚才新添卫驿丞派人来说,巡抚台州黄衷大人崔促,叫老爷马上到永昌卫报到,黄大人好回朝廷复命。”杨慎:“赵大侠、张大侠已到昆明去请云南巡抚、御史郭楠大人去了,他认识云南巡抚之友,清戎江良材,他们会为我选择住处安排一切。”正说着,两位大侠到。赵向杨升庵说:“云南巡抚御史郭楠大人、清戎江良材大人马上到贵定,亲临新添卫驿馆看望杨状元。”张说:“听说云南黔公沭绍勋大人、云南兵备道姜龙大人也要一起来。”杨升庵喜出望外,第一次笑了,说:“感谢你们两位大侠千山万水相送、护卫,我杨慎永生难忘,请二位大侠回去转告费宏大人,说费大人的大恩大德我杨慎当结草衔相报。你们即日就可启程。”二位大侠:“杨状元多多保重,后会有期。”

送走两位大侠后,出任云南巡抚的御史大人郭楠、清戎江良材、云南黔国公沭绍勋、云南兵备道姜龙大人一起到来,新添卫驿丞迎接安排到大厅就坐。侍卫对驿丞说:“今天云南巡抚、御史郭楠大人、清戎江良材、云南黔国公沭绍勋、云南兵备道姜龙大人亲临新添卫,看望杨状元,为杨状元接风洗尘,快去请杨状元。”驿丞诺诺连声:“是!是!”

大厅内四位大人正等待杨升庵到来,杨升庵进厅后拱手作揖说:“罪臣杨慎见过各位大人!”郭楠:“杨慎光明磊落、刚直不阿,何罪之有!我任御史时曾与首辅杨廷和交往较深,我非常佩服升庵父子的才识人品。我已写好奏章,准备亲自向嘉靖皇帝上疏,请求赦免因议大礼获罪的人。人臣事君,阿谀者未必忠,冒犯龙颜者未必不忠。今群臣伏阙呼号,或下狱廷杖殒命,或贬官谪戍,不竟圣明之朝,而忠良获罪若此。”黔国公沭绍勋:“云南巡抚郭楠大人说得好,杨状元精忠报国,何罪之有!杨状元既已来到我们云南,就安心住下,本公已在昆明玉华山麓的,给你安排了住所,平时你可常住此,只是朝廷派钦差大臣来时,再暂住永昌戍所,我已托了永昌知府严时泰大人关照。若需要回蜀探亲,携家眷来戍所,本公可以批准。”杨慎:“谢巡抚大人!谢黔国公大人!”姜龙:“我虽行武出生,但喜欢有学问有胆识之人,今闻杨状元才华横溢,胆识过人,特来看望。今后若遇民族纠纷,可来找我,在夷人中,不少头领是听我的。”杨慎:“谢谢云南兵备道姜龙大人。”

汪良材:“我与费宏大学士是至亲,今费大人修书叫我请郭大人、沭大人对杨状元多加关照,竭力保护。你有什么尽管给我说,我能办到的一定办到,我办不到的会请郭大人、沭大人、姜大人帮忙。”杨慎:“谢谢清戎江良材大人!启禀四位大人,刚才新添卫驿丞派人来说,巡抚台州黄衷大人催促,叫我马上到永昌卫报到,黄大人好回朝廷复命。”沭绍勋:“你身体这样虚弱,看似有病的样子,我派人找个郎中给你治治,再去报到也不迟。”郭楠:“先在这儿住几天,报到后就在西山住,那儿对你的身体有好处,对你今后的治学也有好处,也可结识更多的朋友。”杨慎:“四位大人使杨慎绝处逢生,真是太感谢了!”

2.安宁会友

云南安宁,云峰山馆。友人永昌张含(46岁)、阿迷州(即今开远)人王廷表(35岁)、毛成(毛玉之子十九岁)、白族人杨士云(46岁)、昆明人胡廷禄(46岁)及永昌知府严时泰(50岁)前来看望升庵。

友人相见分外亲热,张含抱住身着罪服的杨升庵说:“闻升庵弟遭此罹祸,我同王廷表特邀请永昌知府严时泰大人、喜州臣儒杨士云、昆明隐士胡廷禄几位好友前来看望老弟。”王廷表:“桂湖一别,想不到二十年后又在此相聚了。真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86)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汤唯论坛

18966名成员559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