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悬疑帝国(烧脑族)>>文字能让你更觉得恐怖【胆小者慎入】!!(持续更新中)

文字能让你更觉得恐怖【胆小者慎入】!!(持续更新中)

加入收藏 已经被6位会员收藏

2011-6-17 16:27:48

这个故事,要从日本鬼娃娃花子的传说说起。
当然,和日本那口子没关系
总之,就是个鬼故事
有些常见问题,在此解答
问:是不是真事?
答:比珍珠还真
问:你多大
答:24
问:学历呢?
答:初中毕业,小学水准
问:见过鬼吗
答:老妈说我曾经变成过鬼,你信么
问:会驱鬼么
答:我还会呼风唤雨

 

有一天,我侄女跟着X哥来家里做客。
父亲刚过世没多久,家里还供着香。
侄女是知道我没事喜欢写鬼故事的,就好奇地问东问西。我的解释大同小异,她很快就没什么兴趣了。
后来,她反过来问我:小叔,你听过我们高中的鬼娃吗?
鬼娃?日本的那个?
不是,是我们高中的,咱们本地的。
我说没有。
她立刻就来劲了,说:那你可得好好听听,回头帮我写个帖子发百度上去,肯定能火
我说火不火我说的不算,那群人光看贴不回帖,能火个屁啊
侄女说,那就随便了。不过这事,我觉得怪真的,学校肯定有鬼。
你怎么知道肯定有鬼?
我今年都高二啦,她昂着脖子说:我听人讲的特多,他们说,我们高中从二十多年前就有鬼娃娃的事了。
我算了算时间,二十多年前,那差不多是九几年。

我侄女接着说:有人说,这个娃娃穿着黑衣服,有人说穿红衣服,反正什么颜色都有。
我问她:花衣服有没有?
哎呀,这又不是重点。她拍我一下,说:听人说,刚有鬼娃娃事的时候,闹的特别大,连省里面的公安厅都派人来调查了,据说死了六七个人呢。
都怎么死的?
侄女说:有的是跳楼,还有割自己脖子的,听说有个最恐怖的,是个怀孕的女生,拿刀把自己肚子划开。血和肠子还有胎儿都混一块了,我都不敢想。

这么厉害,你们学校有图片什么的吗?
我想着,要是能搞到图片发出来,肯定特轰动。
没有,这种东西有图片也不会让我们学生看的。
哦,那就没什么好写的了。
谁说的,我还没讲完呢。虽然没有图片,不过我听说学校有二十几年前和十几年前两次事的档案记录。哎,小叔,你说我要是给你搞到档案记录,你可能把这帖子写红?
我想想,说:不一定,看你档案记的都是什么了。
侄女说:那我就不知道了,不过你放心,我在学校混的可好了,过两天就给你搞来你看看。
我随口应了几声,也没太当回事。这种鬼怪一类的,我本身不是说信与不信,而是觉得很多都过于离谱了,只能当传说。
只是没想到,几天后,我侄女还真把那几本厚厚的档案袋给拿来了。

她临走的时候说:小叔,你看的时候可别给我弄乱了,看完一个就装起来还恢复原样,要不然我不好交差啊。
放心吧,我办事你还不了解么。
等侄女走后,我把那几个档案袋都放到桌子上,大致地看了下。
袋子保存的很好,只有不太明显的黄色印记,那是长时间被其它袋子压住的痕迹。
第一个袋子上,写着:留存      1988年6月7日入档
最下面一行略小的字:儿童事件记录
我猜想,这个所谓儿童事件,其实就是指鬼娃。只是封建迷信的东西,不能说的太明白。

另一个袋子上,写着:留存 1997年6月12日入档
最下面依然是一行略小的字:第二次儿童事件记录
最后一个档案袋,写着:封案 1997年6月12日入档
除了这个,其它的就没了。
很显然,第二个和第三个,应该是一个时间入档案的。
我不禁起了兴趣,看这模样,似乎还真有点搞头。

我打开第一个档案袋,把里面的东西小心翼翼地抽出来。
大部分都是纸张一类的东西,用塑料袋包好,大小归类,放的很齐。这些东西之后,我看了看档案袋,从里面倒出一把钥匙。
钥匙环上面系着一个硬壳塑料,上面写着:三柜 两个字。
不太明白三柜是说存档案的房间还是说柜子,不过想想,既然是放档案袋里的,那么两种都不太可能。或许,是用来开别的柜子。
把塑料袋解开,拿出里面的纸张。很厚的一堆资料,估计要看很久。
放在最上面的,是鬼娃娃事件的大致讲述。
我简短的摘录一段放出来,就不全打字了。
1988年5月7日,后院起火,有人发现儿童的尸体。
当日下午,警局做了笔录,学校开展自查,配合警方工作。
13日,未能取得有效进展,学生家长抗议,商定后,决定低调封案,对外则宣称已经找到凶手。
23日,有一位学生失踪,在后院起火除,找到尸体。
全身焦黑,为火烧致死。**封锁现场,学校再次恐慌。
25日,未能找到起火源,教育处领导下命令,全校封查。
6月2日,依然未能找到线索,期间,一名校工失踪。至归档时,仍未找到,被警方列为重大嫌疑人。
2日之后,学校正常开课,学生们都在议论,老师也在议论。我这个教导主任,有很大的压力,校长希望我能压下这些议论声,但我告诉我:很难!
3日,一名学生跳楼,是高三的学生。
马上要举办高考了,这种时候再次出了人命,学校被教育部下令彻底严查,全校停课。所有学生,转移到另一所学生继续学习。
我一直都觉得,事情有蹊跷。
跳楼的学生,已经高三,虽然这种时候压力大,但他平时学习成绩很不错,很有希望考上大学。
这一定是场谋杀,是谁杀了他
4日,被封查的学校出了大事。
三名学生和一名老师,被发现死于学校各处。
调查发现,他们是一起翻围墙进来的,但不知为何会分开死在学校不同的地方。
一名男学生,死于窒息,是在学校二楼卫生间。
一名女学生,死于窒息,在学校操场。
另外一名男学生和男老师,死于心脏病,但他们一个在学校的门口,一个在学校教育楼前。
这是一件大事,在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我只想到一件事:凌源高中,未来十年甚至二十年都要完了。
没什么好说的,学校被教育部封校,停课两年整顿。
这对一所国办学校来说,是非常非常重的惩罚。校长引咎辞职,据说被调到了某个山区当教师。我知道,自己的前途也很渺茫,或许会因此下岗。
警方对学校彻底封锁,24小时有人监控,防止再有人闯入。
然而,8日,再次出现死亡事件。
一名女学生,被发现死于起火的后院废墟处。
没有死因,尸检说是自然死亡。
我难以理解,一个年轻的女学生,怎么会自然死亡?
这个学校,让我有种恐怖感。我好像看到有无数的鬼怪,半夜在校区徘徊,他们会夺走学生们年轻的生命。
我很害怕,所以我主动请调,去了档案室。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楼主

管理员给此话题奖励了3分!
2011-6-17 16:28:26

归档日,没有任何有价值的线索,但至今为止,没有再出现有人在学校死亡。
这件事,被严密封存,所有知情人都被警告,不允许谈,不允许传。谁说出去,传出去,就是危害人民安全,传播迷信思想,是要下牢狱的。
这是个很有效的威胁,我觉得应该这样做。
只是,学校就此被封,我觉得也很悲哀。毕竟我们自己做的很好,只是因为一些不知道是什么的原因,被抹杀了功劳。
如果有机会,我觉得自己可能会去查查真相,因为我很不甘。
有一天,老校长给我打来了电话,他在电话里,哭的像个孩子。他对我说:老刘啊,我不甘心啊!我累了二十几年,就是想把这个高中办好,想让咱们的孩子有个好学校,我不甘啊!就因为这样的事,学校就垮了,我的学校哇……
他哭了很久,我也跟着哭了很久,我想那时应该有很多人都在哭,他们可能也都在想,有机会,一定要知道事情的真相。

这份档案,看的我很沉重,我好像看到那个教导主任望着学校,黯然低头的模样。
不由自主地叹口气,我点了一根烟,又翻了翻其它的东西。
教导主任的记录很详细,所以诸如警方来访,查探,学生家长闹事的记录,我都一扫而过。
这份档案,很快就被看完了。
接着,我打开了第二份档案。
那是1997年的事情,
在档案袋里封存的东西,远比第一个更多。
我随手翻了一下,竟找到一份更有意思的东西,它让我觉得,这比直接看事件描述来的更有头绪。
这是一份日记,记录97年鬼娃娃事件详细过程的日记。
红色的日记本,上面有着向日葵的图案。我想,这应该是一个很阳光的男孩。
笔记本第一页,写着一个名字:张远
名字还可以,但这不是重点。
第一篇日记,写着:入学啦,哈哈,很高兴。早就听说凌源高中了,据说这里还有什么鬼娃娃。哈哈,有机会,一定要看看,要是能找到它,那可太牛了。
我心里猛然有种慌乱的感觉,这个孩子,一定也出事了。

和鬼娃娃无关的日记,都被我略开,直到第七篇,我才看到。
今天去传说是鬼娃娃出生的地方看了,听说那里以前是学校的后院,后来起火才发现鬼娃娃的。
不过,现在是公共厕所,哈哈,晦气啊。不过里面好黑,灯泡也暗,陈大生差点被我吓死,哈哈哈。
听说有两个女学生都死在这,不过现在什么也看不到了,真想把厕所刨开啊。

我翻了很久,直到翻第二年5月份的日记,才又看到有关系的日记。
那天是5月22日
张远写着,听说第一次发现鬼娃娃,是在5月7日。不过有人死,是在5月23日。
明天就是那天了,我在想,是不是要找陈大生他们几个,去学校看看。说不定,鬼娃娃就被我们发现啦!
在这篇日记的后面,还画着一个姿势很嚣张的超人,看得出,张远当时的心情很不错。

5月24日 晴
今天我和陈大生他们几个说了,晚上去学校,嘿嘿,还带着张婉如。听说女生被吓到的时候,就会往男生怀里扑,嘿嘿……
对了,我得把录音机带着,唉,要是有电视台哪种能摄影的就好了。
看到这,我心里一动,在档案袋里翻了翻。没找到录音带,反而找到一把钥匙。钥匙环上面同样系着一个硬塑料,上面写着:四柜两个字。
我觉得有些惋惜,就继续看起了日记。
然而,24日的日记,张远竟然是在晚上3点结的尾。
而且,他的话,让我觉得……怎么说呢,很有种在看恐怖片的味道
他写着:好害怕 我好害怕,该怎么办
他到底是遇见了什么,还是看到了什么?
日记里没有提及,我无从猜测,唯一能猜到的就是,张远那个时候,已经慌乱到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此时,我觉得那卷可能存在的录音带,是很关键的东西。
如果能拿到录音带,或许就能知道他们那晚遇到什么事了。
这时,我忽然想起第一个档案袋里的事件叙述,或许,那里会记下一些什么。
我在记录里翻找了一下,果然找到了。
记录上写着:5月23日晨,学校出了大事,有两个学生死在后院。
同一时间,关于鬼娃娃的传说,在学校疯传。我们都觉得很不可思议,这应该不是真的。
可是,学生怎么会死在学校?什么原因?

警方尸检说,是死于火烧。
有人告诉我,十年前,同样有人在这一天,死在同一个地方。十年前的后院,现在的公厕。
很不好的预感,我觉得,这件事应该慎重处理。

这件事,被严密控制了传播范围。学生家长,我们第一时间分人去做了工作,希望能把事情低调处理。
警方调查发现,当晚进来的人,不止两个。
我们一个人一个人的排查,最终找到了另外两个学生。
张远和陈大生。
27日,学校再次有人死亡。
这一次,谁也压不住了,整个市里都被轰动了。
所有人都在传,凌源高中,有一个鬼娃娃,会杀人!
死的那个学生,叫陈大生,是之前曾偷偷进入学校的一个学生。
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在晚上再次溜进学校,难道是他发现了什么?还是说……他被鬼迷住了心窍。
没人能知道这个答案了。
这个记录,我没再看下去,因为我很想知道,张远他们在23号晚上到学校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卷录音带,是不是存在?如果存在,里面到底记录了什么。
在记录的讲述中,并没有提到这卷录音带,但我觉得,张远应该录下了什么。

我给侄女打了一个电话,她刚刚到家
我说:带我去你们学校一趟吧,我觉得这事挺有趣的。
她很爽快的就答应了,约好时间后,我把档案记录什么的用扫描仪扫进电脑里,然后重新封存装好,准备让她还回去。
凌源高中,就在市内,很快,我在学校门口见到了侄女。
见我来,她很高兴,嘻嘻笑着。旁边还有几个年轻的女学生,一直看着我笑嘻嘻的。
我很像猴子?我问她。
几个女生笑开了,我把装档案的黑色袋子塞给她,说:把你的书还回去吧,别让人家等太久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1 楼

2011-6-17 16:28:54

看着学校的大门,我忽然想起很重要的一件事。
我把要跑去还档案的侄女拉住,把档案又拿了回来,说等我一会。
我是要去配那两把钥匙,虽然不想做贼,但我觉得,这钥匙应该挺重要的。
配好钥匙后,才在侄女一脸古怪的注视中把档案还回去。
之后,我们在校区里转了几圈。
这里建设的很不错,人气也挺好,到处都显得朝气蓬勃,充满了活力。
年轻的学生,有着年轻的人生,我仿佛明白那位校长的心情。

哎,小叔,你可知道今天几号?
呃?被侄女这么突然问起,我还真想不起来。
今天2010年5月23号哦~
我心里忽的一跳,5月23号……在那两个档案袋里记录的第一次死亡日,都是这一天。
嘿嘿,小叔害怕了。侄女一脸得意地笑。
瞥着她旁边围着的几个小女生,我把脸一正:怕?怕什么?这都十几年过去了也没出过什么事,又是大白天,我怕什么。你别给我装大胆,有本事,今天晚上跟你叔我一块来这逛逛?
来就来,谁怕谁怕。嘿嘿,我早就和人越好了晚上来这,去年我们就来过,到时候……侄女做了一个张牙舞爪的姿势,嘎嘎笑着:吓死你。
我被她逗笑了,暂时忘掉了心里的那丝沉重。
这时,我想起关于录音带的事情,就对侄女说:第二个袋子里有个叫张远的,录过音,你回头问问可能找到那个录音带。
侄女点点头说,放心吧,交给我了。我这就去给你问,嘿,小叔,可要我找几个漂亮女学生陪你在这逛逛啊。
看看她旁边几个女学生,我不由自主地有些脸红,赶紧说:行了,赶紧去吧,别在这废话了。对了,你们厕所在哪,我去转转。
侄女嘿嘿笑着,给我指了个方向。我转过身,大步走过去,背后传来她们几个欢快的笑声
按照侄女指的方向,我很快就找到那间厕所。
可能还没到上课时间,有不少学生都躲在这边吞云吐雾。我呵呵一笑,想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也像他们这般过。
找个位置,一边小解,我打量了一下整间厕所。
很大,估计有五六十个平方,二十多个蹲坑,都被占满满的。
没什么特色,也没什么好看了。
之后出了厕所,我在附近转了下,同样没找到什么有趣的东西。
除了围墙,就是厕所,这么一大片地方,让我觉得有些浪费。

这种浪费,甚至会让人觉得有些怪异。
你能想象吗,足有四五百个平方的教学楼后方,竟然只有两间厕所。
放在别的学校,再不济,也会弄个车棚什么的吧。
教学楼后方……嗯,这里,会不会是二十几年前所谓的后院?
因为怕出事,所以才只盖了两间厕所?
我越想,越觉得很有可能。
如果我是校长,知道那些事之后,或许连这俩厕所都给拆了,整个后院直接封上。
每次出事的23号,第一个死人的地方,总是这后院。
或许是巧合,但或许不是巧合,因为人人都知道,幼儿尸体是在这发现的。进校区探险的人,自然第一个想来的,就是这地方。
过了二十多分钟,侄女找到我,说是不是有录音带还没弄清,正在找。
不过马上要上课了,到时候我一个外人还在校区转悠不是太好,她建议我去找个网吧上网,等放学了再问问录音带的事。
我嗯了一声,去了附近的网吧。
找了一台靠角落的机子,我把上传到网盘里的档案记录下载了下来,继续看了下去。
看的,依然是张远的日记。
出事之后,张远的日记写的很多,但每次都只写几句话。
出现频率最多的,是:它会来找我……我好害怕……
我看见它了,它就在背后
我肯定会死在那的
这三句话,他在十天的日记中,重复写了五遍。

 

然而在十号之后,就再没有他的日记
可最后几篇日记,却让我感觉有古怪的地方。
7号:我看见它了
有人来找我,说他能看见它
我相信,因为他的背后
7号的日记就写到这,我不知道来找张远的那个人,背后有什么。
是鬼娃娃?

8号:我要去学校,不然我一定会死在那
他不让我去,让我再等一天
我很想不听他的,因为我害怕他,他
8号的日记,也只写到这,张远似乎情绪有些时空,这个他字尾巴拖了很长,仿佛是无意识的举动。
他,或许是想到了什么事情,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
9号:我会死在那,一定会!
他不能帮我,谁也帮不我。
我后悔了,我不应该和陈大生一起去,我是被他们害死的。
他们都该死,全都该死。
所有人都该死,我死了,谁也别想活,我不会去学校的。
它杀不了我,哈哈哈
10号,也是张远最后一篇日记。
上面写着:它来了
我不去想它,我看不见它,我是在写日记,我在写日记。
我想妈妈,我想看电视,对了,我得拉上窗帘,呵呵
接着,在日记本上,是一大摊墨水痕迹,很多字都被染上了。如果不是把画面放大了仔细辨认,很难认出都写了什么
我猜想,张远这最后一篇日记,是在说什么?
它来了,指的应该是鬼娃娃。
可是他说,我不去想它,也看不见它,我在写日记,写日记……
这样的叙述方式,通常发生在一个人要强迫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上。
我猛地一惊,难道说,鬼娃娃当时,就在张远的面前

如果这是真的,那么就说明一件事,鬼娃娃的活动范围,不仅仅局限于学校。
可如果它能在学校之外杀死别人,这个市里,恐怕早就闹大恐慌了。
张远的日记已经没了,我连忙翻找叙述记录的图片。
在记录中提到,张远,死于6月10日。
而他死亡的地点,是在学校的公厕,也就是很多年前的后院。
这与张远的日记,似乎有些矛盾。
他在前面说,绝对不去学校。
10号的日记里,似乎在说鬼娃娃就在他面前,而他当时应该是在家里。
可是,他却在10号晚上,死在学校。
前后矛盾,记录里记载的不是真相?
这似乎不太可能,张远死在家里,似乎比死在学校更好,因为舆论会减少一些对学校的压力。任何一个有脑子的人,都不会硬把死亡事件扯到和自己有关的事情上。

那么,这就只有一种可能了,鬼娃娃,带走了张远。
把他从家里,带到了学校,然后,在那里杀死了他。
这时,我想起了陈大生。
他在第一次同学死亡的几天后,也死在了学校。在记录中,记载着甚至猜测,他是不是受到了鬼怪的迷惑。
我觉得也是,不然的话,一个学生,怎么敢再次去夜晚的校区。
或许,鬼娃娃除了会致死之外,还有迷惑人的能力。
我想起侄女说,今晚要去校区,突然之间,我心砰砰砰乱跳起来。
这是一种不好的预感,当我想到一件事,哪怕它的过程再坏,只要我的心是平静的,那么结果一定无碍。可如果我想到一件事的时候,心会跳的很快,有慌乱的感觉,那么一定要出事。
这是一种预感,对此,我深信不疑。

我觉得,应该劝阻侄女他们,不要去校区。
虽然时隔十几年没有出过事,可谁能保证今晚就不出事呢。
我没心思在网吧呆下去,关了电脑,结账后直接跑到学校门口,等侄女放学。
焦心地等了两个小时,她们终于放学了。
我找到侄女,她哈哈笑着说:小叔,你还别说,真有卷录音带。
她说着,还神秘兮兮地打开书包,让我看到里面放的一卷黑色物体。
侄女的性格,属于那种倔驴型的。我想着,不能硬拦,不然她肯定不会听我的。
所以,我说:走吧,我先带你去吃饭,就别回家吃了。
她说:我还有同学等我呢,我们约好晚上一起过来的。
我说:晚上这不还没到嘛,先吃饭再说。对了,你不是想吃必胜客么,走,叔我今天带你去开顿荤。
我们到了必胜客,我故意磨蹭着时间。
侄女因为很少来吃这种快餐,所以显得很兴奋,我也随着她点。
只是,她一边吃一边看着手机上的时间,看得出,她对今晚的探险很看重。
想用拖的方法让她别去,看来是不成了,我只能硬着头皮说:其实要我说,咱们晚上还是别去了,你说大半夜的,你们一堆学生跑那干啥去。
侄女嘻嘻笑着说:怎么,小叔你怕了?
我不是怕,我是觉得吧……我斟酌了半天,然后才说:你看,咱们刚把录音带拿出来,像这种东西,肯定得放很保密的地方吧。我觉得,咱们今天晚上把它听完,明天好赶紧把东西给人家还回去。
你一个人也行啊,要不你回家听录音,我自己和同学去吧。
我心里忽然冒上一股火气,猛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训斥她:怎么说你都不听!非去那种地方干什么!好玩啊!有什么好玩的!

周围的人,都在看我们。
我很少会发大脾气,拍桌子训斥的情况更是几乎没有。而且,侄女和我年龄差距不是很大,我也很少会把她当小辈来看。
见我发这么大的火,侄女似乎有些委屈,瞥着嘴,一点一点地啃着手里的汉堡,眼泪哗哗地就流下来了。
我一看就慌了,赶紧说:哎,你别哭啊。行了行了,是小叔不对,别哭了,啊。
侄女低着头,一边哭一边说:你凶我……
好好好,我错了,我错大发了,不该凶你成了吧。这样吧,回头我请你去唱歌,爱唱多久唱多久好不好。你爸那边我跟他说,就说你去我家看我妈去了。
哄了很久,才算把侄女哄开心。
不过也幸好,因为这个插曲, 她也对晚上去校区,不是那么殷切了。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2 楼

2011-6-17 16:29:15

我赶紧趁热打铁,连忽悠带激将的,把她哄去和我一起听录音。
听着侄女打电话给同学,说晚上不去校区了,我才算放下心。
收拾收拾残局,又买了汉堡鸡腿什么的当宵夜,我带着侄女一起回了家。
见到侄女和我一起回来,老妈还挺高兴的,拉着小姑娘说话。
见她们聊的开心,我也很高兴。
把录音带从侄女书包里拿出来,又翻东翻西找了一个N年前就扔在一边的随身听。试试,竟然还能用。
我看侄女依然和老妈在聊天,就自己进屋,把门锁好,打开随身听,开始放张远留下的录音。

 

 

录音内容,打出来字,应该没什么误差。
人名是根据对话排出来的,应该没错。
哎,也不知道能不能录下来,哎,你们谁玩过这玩意?(这个应该是张远)
没弄过(刘渊)
我也没弄过(这个根据后来的对话分析,应该是陈大生)
张远这不是你家的吗,你还不会用啊。(这是一个女声,应该是张婉如)
张远:我家的我又没怎么用,我妈不让听啊,我说陈大生你家不是有好多带子么,你也不会弄?
陈大生:算了算了,就这么着吧,能录就录
张远:哎你们说,咱们要真查出点什么来,会不会被发什么好市民奖啊。
刘渊:做梦吧您呐
一阵笑声……
接着是一阵簇簇的声音,可能是在翻墙什么的
张婉如:哎呦,张远你就不能轻点啊,疼死我了。
张远:嘿嘿,我也不是故意的。
刘渊:咱们现在怎么办?
张远:当然是去后院了,不是说那里是鬼娃娃被发现的地方吗。
张婉如:你们……真的要去呀?
张远:那当然,要不然这墙头不白翻了。
张婉如(声音减小):可是,我有点怕……
陈大生:嘿嘿,怕就让张远抱着你就不怕了。
一阵笑闹声……
刘渊:这里就是后院了吧,可现在盖着厕所呢,有什么看头。
张远:我怎么知道,反正到处转转吧,也不吃亏
几人应该是一边走一边聊天,说的很杂也很乱,整理一部分有关联的话吧。
刘渊:听说要是见到鬼娃娃,一定得躲到别人后面。
张婉如:为什么呀?
张远:那还用问嘛,躲别人后面,鬼娃娃就看不到你啦。
刘渊:所以啊,要是看见鬼娃娃,张婉如你就躲张远后头去,嘿嘿,他会好好保护你的。
张婉如:你们能不能不要老是讲这些啊,我感觉挺恐怖的。
哇!(不知道是谁大声叫了一下)
接着是女生的尖叫,然后就是哈哈大笑声。
张婉如:你们怎么这么坏啊。
陈大生:哈哈,张远,回头怎么感激我们俩?
张远:给你一脚行不?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3 楼

2011-6-17 16:29:48

陈大生:对了,刘渊啊,还有啥说法,你都说说呗,怪无聊的这样走。
刘渊:我也没听过多少,不过,据说一般人都很难看见鬼娃娃的。因为它总是在你背后,你可能在走路的时候,会觉得耳边一热。那就是鬼娃娃趴在你背后,想凑到前面看你了。
陈大生:哎呦,我怎么越听就觉得耳朵越凉啊。
刘渊:你还别不信,我跟你说,我有一远方叔叔,以前就这学校的老教师。他说,鬼娃娃就是趴在人的背后,如果你有一天看到了它,那就是你要死的时候了。
陈大生:真的假的啊,这么玄乎?
刘渊:爱信不信,反正我是告诉你啊,要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可千万别扭头。一扭头,看到鬼娃娃,那就死定了。
张婉如:哎,你们听见什么没有?
这个时候,我把录音带来回放了几遍,最终在刘渊说话的时候,隐约听见,好像有模糊的声音。
说不上是什么东西在笑,还是别的声音,而且很模糊。
张远:没听到什么声音啊
陈大生:就是,哪有什么声音,张婉如你想吓我们几个报仇吧,哈哈。
张婉如:没有,我真听到好像有什么声音。
张远:你听到什么了?哪听到的?
张婉如忽然尖叫起来,然后就听到张远在喊:张婉如!张婉如!你跑什么啊!

录音带里,传来很杂乱的声音。
应该是他们几个人在跑,我听到陈大生气喘吁吁地说:张远,你说这张婉如跑什么啊。
刘渊:你们说,她……是不是看见什么了?
啊?
杂乱的声音消失,三个人应该停了下来。
陈大生:她,看到什么了?
刘渊:我不知道,我也是猜的,要不然她为什么忽然就跑了。
张远:会不会……她真的只是在报复我们刚才吓她?
刘渊:我觉得不太可能,她这么胆小,为了吓我们也不敢一个人……呃(这是一个人突然停住话的声音)

张婉茹:后面有头鬼,快跑啊. 接着就听见啪的一声, 疑是张婉茹啃到了.下.来了个狗啃屎,
张远大叫:宛如你裤衩是蓝色的阿.
陈大生大叫"好性感啊"我受不了啦.
张远说:你敢调戏我媳妇.你不想活了?
接着录音里就出现厮杀声.好似两只疯狗在咆哮着.

陈大生:刘渊你怎么了?咋不说话了。
张远:刘渊?怎么了?
刘渊:你,你……我,啊!(尖叫声)
张远:哎!刘渊,你跑什么啊!?你怎么也跟着跑啊!
陈大生:张,张远……我有点害怕了……
张远:你别吓我啊,我也很怕。
陈大生(声音抖的很厉害):你,你说,他们为什么要跑啊……
张远:你别问我啊,我又不知道。
陈大生:现在怎么办?
张远:要,要不,咱们回去吧。
               陈大生:那,他们俩怎么办……咱真就这样走了。
张远:要不,咱们俩一块去找他们俩?
陈大生:呃……那,那行,咱们先找谁?
张远:要不,先找张婉如吧,她胆子小。
两人开始走动,期间,陈大生说:张远,我觉得越来越害怕了,你有没有种阴森森的感觉?
张远:别说了,本来我就怕,被你这么一说,我马上都腿软了。
陈大生:我,我不是吓你啊。我总觉得,咱们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跟着……

陈大生:要不,你回头看看是不是真有什么?
录音里沉默了大概十秒钟,然后张远声音略低:说真的,我真想现在就回去,我真怕了。要不,咱们俩回去吧。
陈大生:那,不找他们俩了?
张远:这么大的学校,又不知道他们俩跑哪去了,怎么找啊……而且,我也觉得,背后冷飕飕的,真跟有什么东西一样。
陈大生:你别吓我啊……我,我得跟你走一块,刘渊说了,要是看见鬼娃娃,就……呃,那个什么了。我要跟你并肩走,肯定就看不到了。

这时,录音机里传来很明显的嘈杂声,同时还有不小的人声。
那声音,像是在呵气,又像在低低地嘿笑。
可是让我诧异地是,之后张远和陈大生,好像根本没有听到这声音。
我有些毛骨悚然……

他们俩一边走一边聊,根据录音时间,我判断他们应该从后院出来后,起码也得走到教学楼前面了。
陈大生:咱们,要进去吗?还是,还是别进去了吧……我一看见那门,我就怕的慌。
张远:我也怕……(声音更低)你听说过没有,以前有人,就死在这门前面的。
陈大生:别,别说了……我都够怕的了,咱们还是回去吧。
张远:嗯,嗯,还是回去吧。
陈大生:咱们怎么,怎么回去?是不是要退着走啊。
张远:我觉得,还是转过身走吧,我看咱们楼门口那玻璃,老怕会看到后面,我,我害怕……

张远:要不然,咱们闭上眼,都不看对方转身,然后等转过去再睁眼?
陈大生:就这样,这样好,我数一二三,咱们同时转?
张远:好,你数吧。
陈大生:闭眼了啊,一,二,三,转身。
过了大概五秒钟,张远:陈大生,你可转过来吗?
陈大生:嗯,我转过来了,你也转过来了吧。
张远:我也转过来了,现在可以睁眼了?

陈大生:我,我不敢睁。一想起睁眼,我就害怕。你看过那种鬼片没有,就是一睁眼,就看见前面有个鬼片。
张远:滚!你就不能不说这个啊,想吓死我啊,说的我都不敢睁眼了。
陈大生:那,那怎么办啊。
陈大生的声音,几乎带着哭腔了。
可以想象,那个时候,他们俩一定非常的恐惧。
黑暗大多数时间,都是让人恐惧的。但在恐惧面前,黑暗有时候是人心底唯一的保护色。

张远:还是睁眼吧,要不然咱们怎么走到围墙那去。
陈大生:那,那还是数一二三?
张远:嗯,我来数。数一二三,咱们一起睁眼。

张远:那好,一……二……三……睁眼!
过了大概两三秒,我听到陈大生几乎要哭出来地问:那,那个……
啊!
啊!!
一前一后两声尖叫,紧接着就是呼呼的风声和杂乱的步调声。
听到这,我心猛地一紧,他们两个到底看到什么了
这时,房门“砰砰”敲响
我被吓了半死,脖子都差点扭断了。
谁,谁啊……
小叔,你在里面干嘛呢?
原来是我侄女,我松了一口气,刚要转回头的时候,却忽然想起录音里,张远和陈大生的对话。
想到他们俩的对话,我忽然间不敢转头了,撑着椅子,直接站起来走到门前。

小叔,你在里面干嘛呢?
没干嘛啊,就听那卷录音带,你们俩聊完了?
嗯,聊完啦。哎,你听到什么了吗?
啊?我被她说的一惊,问:你听到什么了?
什么我听到什么了?我是问你听录音里听到什么了?
哦,我听到他……我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和侄女说了比较好,毕竟

录音里的东西,着实让人觉得有些恐惧,对于一个学生来说,这种恐惧是一种很大的负担。
没听到什么,可能他们录音没弄好吧,挺乱的,什么也没有。
哦……嘿嘿,晚上让我用你电脑吧,我最近在看一部韩剧,特搞笑,小叔要一起看不?
韩剧?还是算了吧,那你用电脑吧,别玩太晚啊。
嗯嗯,放心吧。
让侄女一个人在那玩电脑后,我自己坐客厅沙发上抽着烟,心里还是想着关于录音的事情。
整卷录音中,只有对话,和一些乱糟糟的声音,唯一诡异的,是两处发出怪声的地方。
可是,似乎除了张婉如和我之外,别人都没听到。
另外,张婉如和刘渊后来跑了,是因为看到什么东西被吓的。
我看过记录,他们两个,在那晚死了,而且是死在后院。警方说,是死于火烧。
也就是说,在之后,张婉如和刘渊,又返回了后院。他们肯定不是去找张远和陈大生的,而是……
怎么说呢,是被鬼迷了?

他们两个跑的时候,都是和张远他们一起的时候。
所以,我可以肯定,他们当时所看的方向,应该就是张远和陈大生。
只是,鬼娃娃应该只有一个,当时是在张远身上,还是在陈大生身上?

这个问题,似乎很难解答。
因为陈大生先死,张远后死。
按理说,先死的肯定是可能性最大的。但张远当时并没有看陈大生,如果鬼娃娃不在他身上,为什么他也会死?
最后的时候,他们两个都看到什么,然后疯狂的跑?
是和张婉如、刘渊看到的一样?
如果是一样的话,那鬼娃娃当时是在谁身上?还是根本就是独立的,并不像刘渊所说的那样,会先趴在人背后?

录音里,还是找不到什么有意思的线索,越想就越觉得模糊。
这种事情,我觉得如果没有亲身经历,应该是很难想清楚的。
不过我倒想起另一个问题,两次鬼娃娃事件,都是在某个人死后结束。
第一个死的,是一个女学生,死因最古怪,自然死?
第二死的,是张远。他在家写日记,却被人发现当晚死于学校后院。至于他的死因,我因为只是粗略翻看,还没有看到。
不过两者相同点就是,都是在事件发生后,再次死在后院。
后院有两次死亡事件后,就会结束一次鬼娃娃事件。
这其中,是巧合?还是有什么关联

想着想着,就在沙发上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天要塌下来似的,到处都在晃。
一睁眼,看到侄女满脸哭的跟花猫似的,死命摇着我,嘴里嘟嘟囔囔地说些什么。
怎么了?好端端地哭什么啊?几点了现在?
侄女往地上一蹲,哇地一声就哭起来,一边哭,一边说:呜呜……小叔,我同学……呜呜,我同学他们……
我猛打一个激灵,出事了!

我把侄女拉到沙发上,老妈已经听到声响,披着衣服一边问一边下了楼:怎么了?你又怎么弄的把她弄哭成这样。当叔的怎么一点都不让着点。
我没法和老妈解释这些事:没事,你回去睡觉吧,她有个同学出车祸了,关系很好,这会难受的。
同学出车祸了?老妈哦了一声,说:那怎么办,这大半夜的你们总不能再出去吧。
我拿着手机看了下时间,还不到三点,现在出去是没什么用。
该出的事早就出了,现在见了人也只是安慰下幸存者。
索性,我也不说什么,任由侄女在那哭。
过了一会,见我不出声,侄女一边哭一边问我怎么办。
我知道怎么办就好了……
等天亮吧,要事大的话,估计你们也上不了课。等天亮了,到你们学校看看再说。现在你就别出去了,出去也没什么用。
侄女第一次经历这种事,顺从的点着头。

第二天一早,我就带着侄女去了学校。
到学校后就看到一堆人围在学校门口,隐约可见有警X把守着大门。
我拉着侄女凑过去,随便找了个人问:怎么了?这是出什么事了?
那人回我说:你不知道啊?事可大了,有两个学生在学校死了,听说还有一个失踪了,到现在没找到呢。
我明显感觉到,侄女的手一紧,浑身都在抖,她害怕极了。
我说了声谢谢,拉着侄女走出人群,说:把你手机给我,我问问你们老师今天还上课吗。

给老师打了电话,得到的回复是,停课三天。
听到这个答复,我多少有些松气的感觉,这个学校,现在太不安全了,别说三天,就算是三十天,我也希望它能停。
从档案记录来看,最长的时间也不会超过一个月,或许,把学校封锁一个月,这事就过去了。
要不,咱们回家吧?停课三天呢,你回家好好休息。
侄女摇摇头,对我说:小叔,我,我想去看看他们。
我看着她,想了半晌,才答应:行,那就去看看吧。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4 楼

2011-6-17 16:30:02

先到这里!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5 楼

2011-6-17 17:11:35

原创吗?好长 原创的才看

--------------------
电影人生。暂时。一部分。土?不土。水。
回复 举报

6 楼

 
 
2011-6-17 17:52:49
是一个故事一个故事的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2011-6-17 17:20:49

WOW吧转的,真的蛮好看的,差点看得我不敢回头

--------------------
Why So Serious ?
回复 举报

7 楼

 
 
2011-6-17 17:52:33
不是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2011-6-17 20:45:23
看你这个题目的话那就是恐怖片吧转的,不过这个原帖是WOW吧的,叫凌源高中——鬼娃娃的传说
--------------------
Why So Serious ?
 
 
2011-6-17 18:59:35

害怕,还是不看的好,只看了点开头,

--------------------
回复 举报

8 楼

 
 
2011-6-23 3:30:07
和你一样,再说我还是再晚上一个人,更不敢看
--------------------
世界那么乱,装纯给谁看。
2011-6-25 10:38:43
- - 。 凌晨3点 你强悍了
--------------------
野生动物从不为杀而杀。只有人类才从折磨以及同类的死亡中寻求快感。
 
 
2011-6-17 19:12:33

求更新!!!!!!

--------------------
回复 举报

9 楼

 
 
2011-6-18 8:19:46
那你要等一下了,我自己都怕个半死!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2011-6-17 19:26:37

...我承认我胆小。。没看完

--------------------
回复 举报

10 楼

2011-6-17 20:58:54

太长了。。。。

--------------------
find the reason you live in the movies
回复 举报

11 楼

2011-6-18 9:39:07

好长哦

--------------------
我的淘宝店铺:http://shop33685432.taobao.com 专业定制韩国专辑小卡欢迎时光网友光临!
回复 举报

12 楼

 
 
2011-6-18 10:06:44
谢谢哦!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2011-6-18 10:40:15
人家说好长,你说谢谢。。。。。。
--------------------
有时候会突然被一种强烈的绝望感淹没,我不敢触碰宇宙,我怕会堙没在绝望中...
2011-6-18 11:33:47
不是啊!他帮我加了3分啊!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2011-6-25 10:39:11
= =
--------------------
野生动物从不为杀而杀。只有人类才从折磨以及同类的死亡中寻求快感。
 
 
2011-6-18 10:38:36

求更新求更新 ~不错!O(∩_∩)O~~

--------------------
生活又不是我想好就能好的 但是总要找出支撑的理由
回复 举报

13 楼

2011-6-18 11:36:22

小叔,你能不能找人问下,都是谁……谁……
侄女没能说下去,眼泪啪嗒啪嗒地往下掉。
我叹口气,说:行了,你就在家呆着吧,我去帮你问。
事情的经过还是很容易问到的,有个堂哥是在交通局上班,在公安那也算有点人脉。
托他问了下,了解了大致的情况。
一共七个学生,半夜偷偷溜进了学校,两个在后院被火烧死,一个失踪。另外四个,现在精神很不正常,什么也问不出来。
他们嘴里都嘟嘟囔囔的,模模糊糊能听见是什么背后一类的。

问了和没问差不多,因为事情大致地经过,我从前面两次档案记录和张远的录音中,也能想个差不多。
他们肯定是去了后院,然后就开始有人跑,接着失踪,接着应该和张远他们经历的差不多。
我觉得,张远的录音是很重要的东西,或许,应该交给警方。
只是,这东西是偷偷拿出来的,而且涉及的是牛鬼蛇神一类,报上去恐怕也不是什么好事。
更何况,我手里有录音,说不定警方那里也有录音带呢,何必多此一举把自己也捅到前面去。

死去的两个人,都是侄女的同班同学,一男一女,失踪的那个暂时还没找到,要我看,也是凶多吉少。
其实我觉得,这事我也有一定责任。如果当时我能大度一些,把她那些同学也劝住,可能这灾祸就躲过去了。
唉,现在想什么都晚了。
其实我更关心的是,接下来会不会还有人死去?
这已经是第三次了,难道还会有人没脑子的跑去学校找死?
不过,那几个在当晚经历过的学生,还能不能活……这个,我不知道。
因为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件事,更谈不上去帮他们了。

回到家后,安顿好侄女,我把档案记录调出来,想仔细看看,是否能找到解决的方法。
第二份档案中,比较重要的就是记录和张远的日记以及录音。
其它的,都是警方的笔录啊,所谓目击者的证词啊一类的,实际上,这些证词都是虚构的,我看不到任何一丝和鬼娃娃有关的事情。
听风就是雨,这样的人太多。
关掉第二份档案的记录文件,我打开了第三份。
这是与第二份档案同时封存的记录,之前我就觉得挺奇怪,同一档案分两份装
第三份档案中,大部分是纸张模样,我粗略翻看了一下,好像小说。
第一页里,写着:校长来找了我,他太老了,老到已经坐上了轮椅。
他也听说了学校的事情,这是第二次了。
校长说,他不想看到第三次,如果有的话,他也希望是在自己死过之后。
他带来了五万块钱,那是他在山区教学存下来的工资。
他把存折放在我的手上,只对我说了一句话:帮帮那些孩子。

我不知道该怎么帮,因为我和他一样迷茫。
钱能解决大多数事情,但这件事,我觉得和钱无关。
但是,校长的拜托,是我的心声。
我想帮助那些孩子,他们年轻的生命,不能折在学校里。
看到这,我想起两件事。
第一件事,写这个的,应该是教导主任。
年轻的生命,这五个字,在第一份档案中提到过。我想,只有真正心里装着孩子们的老师,才会提起这五个字。
第二件事,我想起张远最后几篇日记中提到的他。
他来找过张远,并在张远想去学校的时候进行劝阻,之后似乎还发生了其它的事情。
我觉得,这个人,应该是第二次事件中比较重要的人物。
他应该知道很多,至少比我要懂得多。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劝阻张远过几天再去了。
而很凑巧的是,当张远过了几天死在学校后,第二次鬼娃娃事件结束。
这是巧合吗?
他是谁。
是死是活。
现在在哪里。
无从得知,无从查起,因为我连他是谁都不知道。
不过仔细想想,他应该是活着的。
因为第二份记录中,8号到10号之后,只有张远一人丧生。
所以,他应该活着,除非他不是学校的人,也没死在
如果要查这个人的身份,我觉得只能从当年的老师和张远的家人查起。
因为这个人既然接触了张远,在那时,张远的情绪和平时肯定有很大差异。所以,他应该是有人见过甚至有可能知道身份的。
我是不是要把这个想法告诉警X呢,可也许他们也能想到,而且已经查过却没有结果呢?
我心里有顾忌,毕竟 我不是警方,似乎没必要冒这
校长的存折,我收了起来,因为如果我不收,他会把存折撕掉,然后指着我的鼻子骂。
我了解他的性格,就像他知道我是现在唯一能帮他的人一样。
可是,应该怎么帮呢?
送走校长后,我想了很久,最终决定,去学校。
无论是生是死,我都要去。不仅仅是为了帮助那些孩子们,还为了再去看一眼我的学校。
今天是25号,我会把自己遇到的每一件事都详细记录。
如果有一天,没有人能再找到我,我想,自己可能已经死了。
那么,我希望有人能从这份记录中,找到一些线索。
我希望,有人能用这些线索,帮到那些孩子们。
我希望,我和校长的遗憾,从此不会再发生。
看到这,我大大的叹了一口气。
教导主任,是一个好老师,只是,天不从人愿。
我想,他在十几年前,是失败了,所以,第三次还是发生了。
我点了一根烟,继续看了下去。
我现在已经走进校门,踏在校区的地面上。
现在,是晚上十二点零八分,今天天气晴朗,月亮和星星都很亮。
我心里出奇的,竟然没有恐惧,如果是十年前的此刻,我想自己可能会吓到不会走路。
我现在是往后院,也就是公厕的方向去,因为两个孩子,都是死在那。
这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或许我这次走过去,就再也走不出这个学校。我会写的更详细一些,希望纸不会被鬼怪带走,呵呵,希望它们是文盲吧。

现在已经进入后院范围,我看到两间厕所伫立,像是在欢迎我。
很久没来这里了,我看到那时亲手种的白杨,已经很高大了。就像当年的孩子们,现在都在茁壮成长。
只是,我现在要保护的孩子们,还很年轻,经不起这些鬼怪的捶打磨练。
天气有些转凉,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觉得,从进入后院开始,背后就有东西存在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所谓的鬼娃娃,也许,我应该回头看一眼,然后记录下来。
只是,我不知道自己看过后,还有没有那个时间去记录,所以,我现在没有回头,还是在往前走。
其实,只有我和校长知道,当年的后院范围,并没有那么大。公厕的位置,并不是在废墟上面。
那具儿童尸体的发现,是在围墙的角落里,旁边就是马路,我们没办法把它括起来。只有建公厕,把它堵住。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14 楼

管理员给此回复奖励了 2 分!
2011-6-18 11:37:46

那就请你们去这个帖子看看好不?

【求】一部美国惊悚电影!亲们帮帮忙

就在下面几个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15 楼

 
 
2011-6-19 18:42:40
求更新呀
--------------------
保持健康 就要永远吃饭
 
 
2011-6-20 22:59:21

好长长长长啊

--------------------
回复 举报

16 楼

2011-6-21 22:35:22

更新更新!!!!

--------------------
find the reason you live in the movies
回复 举报

17 楼

2011-6-23 14:01:24

赶紧的啊。。。

--------------------
不哭不闹不上吊
回复 举报

18 楼

2011-6-25 20:09:05

不好意思,我高三了没时间,等我期末考试完了再回来!谢谢!

--------------------
知道什么事情最糟吗?发现你相信的一切全是幻想,命运,精神伴侣,真爱,跟胡说八道的童话故事。
回复 举报

19 楼

2011-7-9 12:27:03

我现在已经走到公厕旁边,已经看不到那个角落了,如果真要看,也只有在男厕所的角落。
我觉得,自己应该进男厕所里看一看。
现在的月亮略微有些阴暗,感觉身上更凉了。
我听说,在鬼娃娃出现的时候,会在你背后发出呵气的声音。
我还没有听到。


我现在已经走到公厕里,头上戴的探照灯,在这里显得更加明亮。
我心里有些怕了,如果不是在记录,我想自己可能没勇气走到这里。
我是为了孩子们,是的,为了孩子们。
他们给我勇气,会帮我驱散妖魔。
我走到角落了,这里什么也没有,瓷砖明亮,在探照灯的照耀下,微微反光。
我探着头,在往蹲坑里看。
细细的一层水,很干净,同样没有任何东西。

这时,记录上出现一行划痕,带着墨迹,像是因为手滑在纸上擦过一样。

接着,记录继续写着:是上面的冲水桶排水,呵呵,我果然是有些怕了,差点把脖子扭歪。

记录上,再次出现一行划痕,依然带着墨迹。
我想,这位教导主任,遇到什么了。


呵气,是呵气声。
我听到了呵气声,或许,我该死了。这份记录也许就到此为止,我觉得很遗憾。
我现在没有动,也没有转头,除了呵气声外,我没有感觉到别的异状。
据说,只有亲眼看到它的人才会死,所以我没有动。
我是不是该转过头,看着它,试着能否记录下来呢?

这是一种赌博,我很怕自己会输,输了,就没有意义了。
所以,我没有扭头,而是准备伸手去摸一下后背。
没有人说过,用手去摸会死,我觉得,这个动作可以尝试一下。
我现在正在蹲下,我要把纸放在地上,用左手去摸,右手继续记录。
我的左手已经在往后伸了
我摸到了自己的后背
湿漉漉的,那是汗吗?还有些凉,像冰水一样。

什么也没有,不过我不确定背后是冷汗,还是鬼娃娃曾经待过的证明,先记录一下。
我现在站起来了。
我准备出去,离开后院,去教学楼转转。
我记得,当年也有学生是死在那的,或许,在那可以找到些什么。
我现在一步一步往外走,我离开了公厕,外面的月亮似乎更暗了,天也更凉了。
是因为夜深了,还是因为别的?
我渐渐离开后院了,暂时没有什么情况。
我觉得自己很受约束,不能四处扭头看,如果可以扭头的话,也许能看到的东西更多。
有声音(这三个字有些潦草,我想他写的时候,可能很紧张或者想快点写下来)
不知道是什么发出的声音,似乎是在教学楼上。
我抬头看着,什么也没看到,天现在不算亮,我的眼睛也不是太好,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但还是记不清到底是什么声音。
像人声,但又不太像,难以形容。



看到这,我想起在录音中听到两处发声的地方
其中一处是在后院,另一处,是在出了后院。
这三个声音,是一样的?
录音还没有归还,我把带子拉了下,仔细回放听了很多遍。
有点像,但又不能完全说像。


我已经走到教学楼前,门是很大的玻璃门,探照灯直接投射进去,里面很正常。
我该去天台了。
不过,教学楼的门锁上,我进不去。
没有地方可以去了,我觉得,自己应该离开这里。
该看的都看了,更重要的是,我听到了呵气声。
我觉得,一定会有事情发生的。

--------------------
回复 举报

20 楼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悬疑帝国(烧脑族)

139214名成员6816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