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独立制片 协助机构>>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余蛮子-清末余栋臣起义4》刘先觉

十八集电视连续剧《余蛮子-清末余栋臣起义4》刘先觉

加入收藏

2016-9-18 19:05:42

集市大坝。义军摆摊设点处理罚没粮食物资,悬牌定价:黄谷每石一千八百文,每斗一百八十文,白粟每石三百文,每斗三十文,绸衣每件二百文。

不少百姓纷纷跑来排队购买。有的买黄谷,有的买白粟,有的买绸衣。一老者买了一挑黄谷,说:“市价二千八百文一石的黄谷,义军才卖一千八百文,这下那些投机商不敢囤积居奇,哄抬物价了。”一壮汉挑了一担白粟,说:“市价三千文一石的白粟,义军才卖了三百文,大家都吃得起饭了。”一老妇买了一件花绸衣,说:“价值七八千文一件的绸衣,义军才卖二百文,黎民百姓也穿得起绸衣了。”

5、铜梁三教场之战

铜梁三教场,义军临时指挥部,余蛮子上座,张鸣坷、张桂山、余金枝、罗成、易昏分别座于左右。张鸣坷向余蛮子汇报:“自从我们捕捉了法国传教士华芳济以后,法国驻渝领事向四川总督文慎重提出抗议。接着法国公使又向清廷提出将余蛮子、唐翠屏、蒋赞臣三犯拿办。上次议和失败,英国法国公使又给清廷加压,清廷恐惧,以文慎重办案不力,撤了四川总督文慎重之职,降为护理川督,由恭寿代理四川总督,五月二十五日发出上谕,令新任四川总督恭寿,饬该地方官方,实力救华芳济教士。所有赔修抚恤一切事宜,赶紧分别办妥。一面严密拿办,务获重惩,以靖地方,勿得姑息,酿成巨案,致干重咎,四川总督恭寿秉承朝旨,决定慑以兵威,严饬重庆知府派兵到大足剿办,现清军已行至铜梁三教场途中,我们应赶快设伏兵于三教场途中歼灭之。”

余蛮子:“事不宜迟,我命张桂山、罗成、余金枝各带两千人马设伏于山道两侧,待清军全部进入山谷,截住两头打中间,力求全歼,片甲不留。”

张、罗、余:“领命!”张、罗、余下。

张鸣坷:“还有一件事不知我该不该讲。”

余蛮子:“只要是对治军、起义有好处的事都可以讲。”

张鸣坷:“有人假借你的名号抢人。”

余蛮子:“谁敢这么胆大,我义军所到之处,秋毫无犯,商贾照常往来,是谁打着我的名号干坏事,杀无赦!”

张鸣坷:“听人举报我先不敢相信,后找多人调查,为首的居然是大哥才收的义子罗平贵,他带领手下四十余人参加抢劫。”余蛮子:“那还了得,简直无法无天了,按军法从事,定罪后全部处斩!不过,斩首后应给家属发放抚恤,以示安抚!”。

易昏:“我也知道确有其事,但罗平贵除了是余大哥的义子外,还是罗成的远房哥哥,并且还是个独子。”

余蛮子:“管他义子也好,兄弟也好,我不能太义灭亲还能带领义军举义吗?”

 

铜梁三教场大山谷。张桂山、罗成、余金枝各带两千精兵埋伏于山谷两边山上。大队清兵打着“戡乱”,“平叛”旗号,扛着抬枪、牛儿炮、猫儿炮等武器开进山谷。张桂山的二千兵士埋伏于谷口大山两边,他命兵士:“放行!”罗成的二千兵士埋伏于山谷中部大山,余金枝两千精兵埋伏于谷尾两边山上。三支义军成口袋形对清军进行包围。待清军进入深谷,只听得罗成、张桂山、余金枝分别下令:“截住两头,打!”三支伏兵如猛虎下山,从两边大山飞下,张桂山手执两把大刀,左右砍杀,掉头的清军全被张桂山的伏兵歼灭。中间一队清兵被罗成的伏兵团团围住,一个个死于刀下,为首的一个欲带残兵逃出谷尾,被余金枝所带伏兵堵住逃路,罗成手执长矛,见一个刺一个,余金枝手执利剑,剑剑穿心,全歼清军,片甲不还。

第十一集  周统领来县二次讲和

1、余蛮子不饶罗国藩

多觉寺,距铜梁十五里,为铜梁一大集市。义军临时指挥部。余栋臣(余蛮子)高座于虎皮交椅之上,两边张鸣坷、张桂山、余金枝、罗成、易昏、唐培臣分别座于左右。张鸣坷向大家分析当前军事形势,说:“三教场一仗,清军溃败,片甲不返,形成全川震动,岌岌不可终日的局势,清廷剿办失败,便变更策略主抚。上谕四川总督恭寿,饬令地方官相机操纵,权宜办理。四川总督派成都安定营统领周万顺二次来县,会同丁昌燕重申讲和,并饬令川东道台任锡汾,召集安岳、乐至、江津、长寿、巴县、安居、荣昌、永川、壁山、铜梁十一县之巨绅郑达邦等六十四人,集中永川,开列和约十条,八月十二日,周万顺、丁昌燕为和息主使人,将率领各县巨绅,协同面会栋臣,息兵修好,释还华芳济。余大哥的意思是.......”

余栋臣:“我还是那句老话,非交出国藩掉回芳济不可!”

余金枝:“爸,罗国藩是你的亲家,我的公公,罗成的爸爸,你就看在你女儿和女婿的份上,饶了他吧!”说着余金枝、罗成双双给余蛮子跪下。

罗成:“求岳父大人开恩,你就饶了家父吧!上次罗平贵问斩,我带头大义灭亲,没有向岳父大人求情,就求岳父大人恩准这一次。”

余蛮子:“你们起来!”二人起来后,余蛮子接着说:“理是理,法是法,于理可恕,于法难饶!不准!我认了你这个女婿已经不错了。”易昏:“余大哥,金枝说得对,你就看在你女儿和女婿的份上,饶了罗国藩吧!”。

唐培臣:“余大哥,你就饶了罗国藩吧。十条和约对我们非常有利,易昏大哥和我唐培臣代表铜梁一万多名哥老会兄弟向你求情了。”

余蛮子:“任何人说情都无用,除非法国驻渝领事交出罗国藩,我才在和约上签字。”

余金枝:“交出罗国藩公公后,父亲你能否手下留情?”

罗成:“若岳父泰山大人能手下留情,我可赴重庆说服家父弃暗投明。”

余蛮子:“那根本是不可能的。”

张鸣坷:“对!那根本是不可能的。这是我们给朝廷设置的一道不可逾越的障碍。法国虽然在中法战争中打败了清廷,这次华芳济被俘,却输在了我们手上,他们不可能再将罗国藩交出,再输一次。万一我们不放华芳济,他们岂不是两头落空。再说我们也不能轻易放了华芳济,正如江北厅袁海山所说:‘君能幸免官军剿杀者,以有华芳济在耳。若芳济朝以出,则大兵夕至,齑粉矣。’放华芳济和交出罗国藩都是我义军克敌制胜的两个筹码。”

2、城绅求余栋臣不入铜梁

多觉寺义军指挥部。铜梁城绅在铜梁县哥老会总舵把子刘大爷的引荐下来指挥部会余蛮子。余蛮子一见刘大爷带两位城绅来见,忙起立让座。余蛮子:“刘大爷稀客,请座。”三人座下,刘大爷介绍:“这是义军的总舵把子余蛮子。这两位是铜梁城的绅士代表赵大爷、古大爷。他们来求余大哥能否叫义军不入城?”赵、古两大爷同声:“是,是,是,余总舵把子,如何可以挡驾?”余:“速火烧城内教堂,尽执教众付吾,则大兵可不入城,但我还要掳铜梁教堂法国人徐司铎以为人质。”赵、古两同声:“我们马上回去告诉县令。”送走三人后,余蛮子布置任务:“待徐司铎掳获后,我率起义军出铜梁,拟攻合川、江北、赴重庆,蒋赞臣率所部起义军由大足铁山坪攻入安岳县天宁、永清等场,准备向成都进发;唐翠屏率部攻永川、江津,又回师铜梁,转战荣昌、隆昌,攻资州,转战内江,拟兵进泸洲、叙州,再挥师南下广州;马代轩率部攻安岳、乐至,与蒋赞臣部会合挥师西进成都;何希然率部攻内江、江津与唐翠屏部会合后挥师南下广州;铜梁易昏、唐培臣自聚义军,攻潼南县太和镇、梓潼镇和双江镇,然后串联武胜县邹南山、雷德安、南充县马俊一起举兵,张金山、周老幺率部攻壁山后与我会师直捣重庆。”张鸣坷:“为了扩大义军影响,我们应派信使将《中国义民、皇朝百姓余栋臣布告》向省内外广为散发,联合长宁县的刘昏王,郫县的李小霸,叙州的陆土司之子,永宁县的刘定远、谭海亭,巴县的刘松林、刘兴发、纳溪县的李刚南,永宁县的周子文、李芳廷,江安县的刘焕旺,筠连县的陈风山,高县的唐超凡,泸州的陈海山,合江县的蒲光堂,泸卫的洪蕴山,内江的朱屏桑,珙县的姚勤刚,兴文县的陈畏九、万云风和遂宁、南溪等州县一起起义。还要在湖北宜昌、施南两府所属的利川、巴东、宜都、长乐、长阳及湖南省的澧州等地和云南、贵州撒播义军的火种,揭示起义檄文,打毁教堂,痛击清军。”

余栋臣:“照军师计划执行,马上照办,落实!另致书唐翠屏弟,回龙水镇,烦尊驾也来。惟荣昌勿焚教堂,勿害教民。”

张桂山:“檄文中扶清灭洋的宗旨应改为反清灭洋才好。”

余蛮子:“还是不改的好,这样更具有号召力。”

张鸣坷:“旗号上还是打扶清灭洋,行动上是反清灭洋。这样更便于扩大起义的影响,达到起义的最终目的。”

余蛮子:“对,就这样干!”

3、铜梁县黄司铎、唐司事被擒

夜,铜梁县衙署后堂卧室。县令睡在一张大床上,左右各拥一妻,一妾,三人均未入睡。县令对妻妾说:“余蛮子的大股义军现已兵临城下,今天白天铜梁的城绅代表向我转达余蛮子令我火速烧城内教堂,尽执教徒教给他,则大兵可不入城,我已一一照办。但他还提出要掳法国人徐司铎为人质。掳一个华芳济司铎已闹得朝廷坐卧不宁,连下三道圣旨换了两任四川总督,永宁道道台周廷揆因余蛮子案革职。我已暗中派人护送法国人徐司铎、赵教士逃走合川署内躲藏,还有另一个教堂的中国人黄司铎和唐司事求我保护,我把他俩留在后衙官廨中。”妻:“老爷怎么把司铎和司事留在官廨中呢?”县令:“这就是我的两全之计了。一来可以应付黄司铎、唐司事和上司;二来可以应对余蛮子义军,万一今夜他们来向我要人,你们就替我出面,把黄司铎、唐司事交给义军,将来我也好脱得了干连。”妾:“老爷真棒!屙尿、擤鼻泣两头都抓住。”县令:“现在已经是火烧眉毛了,我哪有心思跟你们开玩笑啊!你们到底去还是不去!”妻:“去!”妾:“去!这是为老爷也为我们好,怎么不去喃!”县令:“这才是我的好妻、爱妾!”说着在左右妻妾的脸上各亲了一下,熄了灯。

突然,人声鼎沸,铜梁诸绅士引义军百余人越垣而入,径抵官廨,高呼:“把你们藏的黄司铎、唐司事交出来!不然就杀了县令,火烧县衙!”

县令吓得打抖,牙齿打颤,忙叫妻妾:“快去西厢房头间屋把黄司铎、唐司事交给义军!”妻妾穿衣出户,只见余党百余人蜂拥而至,二妇人高叫:“义军请跟我们来!”义军随二妇人来至西厢房,妇人敲门高叫:“黄司铎、唐司事快出来!”黄司铎刚开门,一妇人力拽黄出,交予义军。随即另一妇人又拽出唐司事,交与义军。黄司铎被义军脱去衣服,仅剩一裤,头发也被拉掉一半,睡在地上打滚不走,义军击其身,仍不走,二卒找来两根竹竿,抬起就走;唐司事乖乖地跟另一队义军走了。义军将黄司铎抬上城墉,一卒命令:“你再不走,就把你从城上推下去!”黄向城下一看,只见成千义军齐集城下,个个矛戈相向。他吓得瘫软在地,城上的兵卒将他推下城去。城下士兵多人仰矛向黄行将刺毙,幸有一福州人小头目,喝众兵卒“散开”,此福州人举双手将黄接住,黄幸免一死。唐同时被拘,一索锁两人,一起带至余蛮子处。

余蛮子城外临时指挥部,华司铎被人看管在侧,黄司铎、唐司事双双跪地。余蛮子问华司铎:“这两人你认识吗?”华司铎:“认识,这一个年长者叫黄用中,是铜梁城内甘瞿天主教堂的司铎,这一个是他的下属唐司事,均为华人。”余蛮子:“你的银子藏在哪里?”黄:“没有银子。”余:“你的银子必在县署,快写书信,我命人去取。”黄:“我手抖不能握笔管,没有银子,写了也无用。”华司铎在旁对余说:“何不自书致县令要银?他把黄司铎都交出来了,岂有他的银子反而不交出的!”余默默点头,命张鸣坷:“速写信给县令,叫他把黄司铎所带银两交出!”张:“是!”

4、进军合州

天方曙,铜梁县令差人送来黄司铎所藏银七百两。差人:“这是我们县大老爷送来黄司铎的银子七百两。老爷请义军速退兵,老爷说,徐司铎与赵教士已逃往合州。”余:“你回去禀报你们老爷,铜梁城我绝不打扰。”差人下。

余:“进军合州!”

梁水镇,合州方向,距铜梁城二十里,义军集大庙用膳。

华司铎、黄司铎被关之斗室。华司铎为黄司铎行赦解礼,黄司铎跪地两手不住画十字,华司铎站立在他的面前,两手也不住地画十字。口中说:“主啊!我将生与死、福与祸都摆在你面前;所以,你选择生命,你和你的后代都可以活。赐与的是主,收取的也是主,主的名字应被祝福。阿门!”士卒拥唐司事进斗室。唐司事:“请华司铎也为我行赦解礼。”唐司铎也跪地双手不住画十字。华司铎:“主告诉我们,如果一个人在临死的时候,想用别人的同情来克制自己对死亡的恐惧,或是在没有生路的时候,悲叹死神的临近,这起人我不认为是聪明的,因为他们把一件不幸的事化成了两件:既招惹愚蠢的讥诮,又免不了一死。一个人应该听从命运。阿门!”黄司铎对华司铎说:“天主教川南教区沙德隆主教关于华司铎被掳一事给北京法维埃主教的信中说:“(用拉丁语)但原那些非常贪财和急躁的欧洲人瓜分了中国,这样就不会使我们的情况更加恶化了。(用华语)求上帝保佑啊!我们知道只有尽我们的能力,上帝才会显圣。”华司铎:“当一个人知道自己临近死亡,他心中便会充满从未有过的恐惧和担忧;来世的报应和今世行为将受到处罚的讲法,从前对他们来讲只是笑料而已,但是现在由于想到它们可能是真实的而备受折磨,这可能是由于年老衰弱之故,也可能是因为现在越接近彼岸,他对这些东西越有清晰的看法,疑虑和惊慌纷沓而至,使他开始思考自己曾经对别人做了什么坏事。当他发现自己罪大恶极时,会像孩子一样,从睡梦中惊跳起来,他充满着不祥的预兆。”

唐司事:“川南教区德来赛在写给法国驻北京公使的报告中说,(用拉丁语)谁在欧洲人面前都要屈服,可是在此处却与欧洲人对着干。余蛮子、蒋赞臣、唐翠屏这三位英雄多么荣耀啊!余蛮子,抢劫致富的煤炭业工人,最得人心的,也是最危险的人物。写有他的名字的小册子四处传播,所有的秘密社团都以他为榜样。余蛮子的名字在穷乡僻壤中尽皆知晓;好似他是一个救星。由于他的作用,欧洲人与教士将被驱走而永远不再出现,而统治王朝终于将要摆脱外国人的桎梏,中国要收复失地,黄金时代终将重新到来。此事将怎样结束呢?除非中国人停止主宰四川的念头。我们没有走到绝境,总有外国不可避免的干涉发生,他们把这块国土分成若干区,以目前事件来说,在一切人眼里都以为我们行动太软弱,使得法兰西声望下降。企业的扩张未有足够的更新,人们知道英国的联合企业却在该省取得矿藏和铁路的特许权,人们看见英国工程师就地勘察铁路路线,人们听到进入扬子江上游(重庆、嘉定府)的英国船只的汽笛声,人们看见英、美的新教徒,对其将来充满信心,正采取步骤以获得新的声望。法国报纸以过去我们少见的清楚意图指出:我们丧失了华南。一条从东京湾边界起到达云南省的线路,无疑这是针对另一些市场,不管来得早迟,将来必须首先取得特许权,走从东京湾开始的渗透路线,然后一直到扬子江(即长江)。在行动之前探索的时间太久了,亲爱的法兰西啊!嗯,听天由命吧!对于一个即将到来的牺牲,即爱国者所喜欢的牺牲,大不列颠(英国)对手,不会亚于另一个(美国)的,他所要解决的即是一切为了保留下次自由行动的权利,到那时我们没有权利来诉苦了。哪怕就是瞎子也不会使劲地拒绝去看中国巨人,至少今天看来要战胜这个巨人的顽固性是永远不可能的。但愿这个巨人给它带来的不幸不会积累太多的毁灭,它让各国教会的头头们为了将来的割据地位常常生活在冲突之中。”

华司铎:“听,殿上义军在议论什么?”

大殿上义军正在激烈讨论。

张桂山:“我们应先攻合州,拿下江北厅,然后直捣重庆府。”

袁海山:“我赞成!我是江北厅仇教被执在逃人员,从湖南来川,对江北厅、重庆府和湖北、湖南都很熟悉,攻下重庆府后,义军应乘胜东进夺取武汉,逼鄂督张之洞交权,然后进军南京、上海、广州,占领华东、华南,再北上燕京,消灭满清王朝,拥立新皇于燕京!”

余蛮子:“滕远发参军你的建议喃?”

滕远发:“我赞成张桂山五哥和袁海山师爷的计划,这是一个谋求长远发展的宏伟计划。”

一老僧面貌狰狞,双目炯炯,视人眈眈,眼若出火,坐于余蛮子侧,余蛮子:“我自幼信佛重道,请铜梁大庙老僧发表高见。”老僧起立双手合十,侃侃而谈,说:“《论语》子路曰‘子行三军,则谁与?’子曰‘暴虎冯河,死而无悔者,吾不与也。必也临事而惧,好谋而存者也。’赤手空拳打老虎,没有渡船要强过河,有勇无谋,冒险行事是不可取的。孙子兵法云‘故用兵之法,无恃其不来,恃吾有以待也;无恃其不攻,恃吾有所不可攻也’。没有倚仗,是不能进攻的。依老衲之见,江北右长江左大山大河,形势险狭,万一官军暴戾阻止与君等为患,势必进退维谷,后悔已迟。何不回师荣昌,人地相熟,虽有大兵亦不难牵制之,以挫其锋地,后方巩固,再图东进、南下、北上,何愁大业不成喃!”

余蛮子不住地点头。

斗室内,黄司铎说:“法国人徐司铎和中华赵教士均避难于合州署内。”华司铎说:“但愿余蛮子采纳老僧之见。”唐司事:“若是如此,老僧功劳不小。”

殿堂上,余妻发言支持老僧,她说:“老僧之见甚高,没有巩固的大后方谈何东进、南下、北上。况且义军家属,妻儿老小均在大足、荣昌,我们要汲取后方不稳定,光绪十七年至二十一年二蛮子、三蛮子、李玉亭、李尚儒、余化龙相继被杀戮的教训,不要忘了我们的媳妇还带着小孙子在大足龙水镇。”

张鸣坷本想发表高见,一听智多星一席话忙改口说:“请余大哥定夺。”余蛮子:“回师荣昌!”时铜梁绅士派人送信。张鸣坷接信小声念:“铜梁诸绅顿首义军统领余栋臣阁下:谢义军兵临城下未入城之恩,黄司铎、唐司事在署时,请县令拘为首毁甘瞿教堂之人,法国人徐司铎、华人赵教士逃往合州署内,可能是唐司事所为;请义军杀之,以报其怨。”

5、唐司事被杀

夜,华司铎之斗室,有义军数人至门外来,来势汹汹,用一根绳子将黄、唐捆绑在一起,唐问:“何故捆我们?”一义军说:“狗子你怕死不怕死?”唐答:“惟此而已。”另一义军说:“老子老实告诉你,铜梁诸绅告你俩在署衙时,请县令拘为首毁甘瞿教堂之人,故促义军杀你们。”黄司铎:“没有的事,他们是恶人先告状。”华司铎:“我从未听他们说起这事,县令把人和银子都交出来了,还会听他们的。”又一义军:“至少你们两人中总有人告过状。”华司铎:“你们就行行好,黄司铎已是68岁的老人,唐司事也不年轻,他们能干什么坏事?”义军不领情,说:“拉去见余统领。”华芳济一齐撵出去见余蛮子。

余蛮子高坐堂皇,兵卒提黄、唐至。华芳济站立旁边,对余蛮子说:“请饶二人性命,像我一样拘为人质,亦可增加与官方谈判抗衡的法码。”余蛮子默默点头,张桂山说:“留一个华芳济足也,留他二人必是拖累,又是华人,容易逃脱,不如统统处死!”袁海山:“养虎遗患,非谋之善也,杀掉为妙!”滕远发:“我等从湖北、湖南来此原为驱逐洋人,依我之见连华芳济统统杀之。”华芳济倒抽了一口冷气,后镇定说:“黄司铎在法国人和教民眼中德高望重,已是68岁的老人,谅也不会养虎遗患,求余大哥饶了他吧!”张鸣坷:“杀了唐司事,也好给铜梁诸绅士一个交待,留下黄司铎,亦可增加与官方谈判抗衡的法码。”

余蛮子:“放了黄司铎!”

钟鸣九下,余蛮子对唐司事说:“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往日在铜梁行医,董士都还看重你。单单你进了鬼教,那是免不了的,所以今天杀你。”既而对侍者下令:“你们就带出去杀罢。”

唐司事起立,径直到华司铎面前说:“与神父作别,请神父祝福。”言未竟,侍者已拽唐出,数分钟后,唐方念亚物经,未念毕,号筒一响,刀斧手手起刀落,唐司事已身首异处。

6、周统领来县二次讲和

大足县衙正堂。周统领上坐,丁昌燕知县及十一县巨绅郑达邦、如干掉等下座。安定营旗帜在衙署内飘扬,安定营卫士及县衙兵丁在衙署内外把守,个个神色慌张,如临大敌;包括周统领,丁昌燕和巨绅代表民不例外。

张统领说:“法国驻华公使毕大臣和北京樊主教国梁,坚请总署奏恳皇太后、皇上亟行设法营救华芳济。鄂督张之洞致电宜昌镇台电:四川文护督院电云,大足县余蛮子仇教纠党,约于八月初十日倾巢出动,恐越界生事,请一体饬属防范。又致四川护理总督电:效电悉。承示余蛮子仇教出巢滋扰,已电饬宜,施各州文武防御。惟余蛮子因仇教而起,与土匪有别,鄙意此事似宜令官绅抚谕,劝令将洋教士送出,解散胁从,善为了结。否则,恐愚民仇教易于煸动,不惟他匪乘机激成大变,兼恐害及洋人,转难收拾。”

念完电文张统领又继续说:“四川护理总督文慎重,诚恐余蛮子造次,华芳济有生命危险,又派我周万顺统领安定营来县,会同丁昌燕县令重申讲和,并饬令川东道任锡汾,召集安岳、乐至、江津、长寿、巴县、安居、荣昌、隆昌、永川、壁山、铜梁十一县之巨绅郑达邦等六十四人,集中永川,开列出和约十条。现十条和约已成,八月十二日我们将赴余蛮子在荣嘉石的营寨面会余蛮子,息兵修好,释还华芳济。到时大家都去,诸位有何高见?”

丁昌燕:“和协成败的关键是法国驻渝领事要先交出教民罗国藩才能换回华芳济。”

周统领:“这事我们已经通过洋务局多次向法国驻渝领事进行交涉,法国人态度很强硬:‘坚决不肯。’我们只有在和约的其它条款上多作让步,使这次和协成功。”

郑达邦:“我们应先安定余蛮子的军心,这次周统领的官兵虽至,然绝无害他之心;万一对垒有期,亦惟放空枪,眩人耳目;官兵即将投入义军,联两军为一气。”

周统领:“这个主意很好,我先遣兵士至余寨,照郑达邦绅士所言,解除他的顾虑,壮他的胆,直爽地答应他的条件。只请他退避三舍,息兵修好,弃干戈而受朝廷的加官进爵,然后释还华芳济。大家先谈谈你们了解到的义军情况。”

丁昌燕:“余蛮子所带一支义军,捉获华籍司铎黄用中后,改道由三教场、跳石河抵永川,焚黄瓜山天主教堂,驻永川城外,受到附近十多个乡镇贫苦老百姓的热烈欢迎。”

大足绅士:“蒋赞臣率部由大足铁山坪攻入安岳县天宁、永清等场,正准备向成都进发。”

永川绅士:“唐翠屏率部攻永川、江津后,又回师铜梁,转战荣昌、隆昌,攻入资州境,后又转战内江,进兵沪州、叙州。”

安岳绅士:“马代轩率部攻安岳李家街后与蒋赞臣部会师,正准备向成都进发。”

江津绅士:“何希然率部攻内江,何师另一部攻入江津县十都、太平、石蟆等场,后与唐翠屏部会师,进兵泸州,叙州。”

铜梁绅士:“铜梁易昏、唐培臣聚众数百人,假余栋臣之名,攻入潼南县太和镇,梓潼镇和双江镇等地,撤毁当地教堂。”

武胜绅士:“武胜县邹南山、雷德安等人率众数百人焚毁该县兴隆教堂及复兴场、烈面溪教民房屋数处。”

乐至绅士:“南充县马俊率众毁天主教堂及福音教堂。”

长寿绅士:“长宁刘昏王等率领数千人踞安宁桥起义。”

荣昌绅士:“郫县李小霸王率领千余人起义,拟与蒋赞臣部配合攻打成都。”

隆昌绅士:“叙州陆土司之子率领千余人起义,开展反对教会侵略的斗争。并准备配合蒋赞臣攻成都。”

巴县绅士:“合川民众焚毁天主教堂房屋还捣毁了美国医院。”

壁山绅士:“遂宁、壁山、泸州、南溪、江安、永宁、高县、筠连、兴文、纳溪、珙县、合江等州县也都发生了打教事件。”

周统领:“起义军分兵出击,声威大振,四川全省百姓纷纷而起响应,反对教会及外国侵略的斗争,在四川接踵叠出。声威所播,湖北省宜昌、施南两府所属利州、巴东、宜都、长乐、长阳及湖南省澧州等地都有民众借余栋臣旗号,揭示余栋臣起义檄文,打毁教堂,反清灭洋;云南、贵州与四川南部接壤地区的民众亦纷纷效法余栋臣起义,余栋臣起义的火种已成燎原之势,形势相当严峻,我们这次的任务就是釜底抽薪,解朝廷之危。”

7、周统领被扣作人质

永川荣嘉石,余蛮子营寨。余蛮子高坐在虎皮交椅上,严然南面称王。两边张鸣坷、唐翠屏、袁海山、滕远发、张桂山、余金枝、罗成分坐左右,下面是五百侍卫护驾。华司铎被兵丁看守,坐于堂下。周万顺、丁昌燕率领十一县绅士六十四人齐到余寨。余蛮子上座岿然不动,只张鸣坷、袁海山离座迎接。张鸣坷问:“丁县令,这位就是周万顺周统领吗?”丁昌燕:“这位就是成都提督安定营统领周万顺周大人,这是川东道十一县巨绅代表郑达邦等六十四人。”余蛮子:“赐座。”丁昌燕:“这就是义军总统领余栋臣大人。”周统领:“余大人好!”余蛮子:“周统领好!”周统领:“前几次我派武员前来表明和息诚意,约定今日亲自带丁知县和十一县绅士代表六十四人前来议和,请余大人先提和约条款。”余蛮子:“中国义民、皇朝百姓余栋臣布告,你看过吗?”周统领:“下官早已拜读。”余栋臣:“檄文中指出,那些与义军为敌,站在洋人一边的官史兵役,应与洋人同样对待,皆在诛剿之列!”周统领:“下官知道,下官不敢。”余蛮子:“我要你在和约中写上:先交出罗国藩,后掉回华芳济。”周统领:“洋务局正在和法国驻渝领事馆交涉以罗国藩换回华芳济。还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张桂山:“我坚决反对议和,实质上就是就抚投降!”唐翠屏:“我也坚决反对和息修好,这是给朝廷以喘息的机会,然后派大兵镇压。这次我专程从泸州赶来就为制止这事。”周统领:“这两位将军之言差也,这次朝廷给的优惠是多多的,就抚决不是投降,而是加官进爵,也不会派兵镇压,而是合两军为一军,还有什么要求条款我和丁昌燕知县为和息主使人,我们可以一一写上。”余栋臣:“我要带兵三十营,欲得洋枪二千杆,先给银三万两,赦免起义军所有官兵和有关的地方官员,这一切要法国政府保证,敢写上吗?”周统领看一眼华司铎,华点头,周:“可以,可以,周师爷快写入协议。”师爷连忙写补充协议条款。余栋臣:“我还要朝廷革职并交出光绪十七年到二十一年诛我弟兄儿子等四人的桂天培刽子手,由我罚办行吗?”周统领犹豫不定,余蛮子进一步威胁,说:“不行就拉倒!”周统领:“行,行,师爷快写上!”师爷继续写。余蛮子:“我要朝廷保证,逐德国人出胶州、旅顺,驱日本人出台湾,叫法国政府还我安南,强迫洋人尽出中国境地,可以保证吗?”周统领与丁知县耳语,又看了一眼华芳济,华点头,周说:“可以保证,师爷先写上。”师爷继续写。余蛮子:“大家有何看法?”袁海山:“和约只是一纸空文,好似空手套白狼,我们不能上当,不签!”周统领打了一个冷战,抬头看了此人一眼,问:“这位是?”余栋臣:“这是袁海山袁师爷!”周统领:“袁师爷不能坐失良机,朝廷已经作了最大让步,可以说是有求必应。”丁昌燕:“我是山东人,余栋臣总统领的要求我是支持的,袁师爷的话我不能苟同。下官和十一县六十四位巨绅代表可以担保和约的履行。”郑达邦:“是,是,是!我们都可作和约担保人!”众绅齐说:“我们可以担保。”袁海山、滕远发等聚在华司铎近处商议。滕远发:“我们从湖南、湖北来此投余大哥,原为驱逐洋人,推翻满清,看看起义烈火已成燎原之势,大功即将告成,签了和约等于功亏一篑;放了洋人,然后大军围剿,你我皆作阶下囚,刀下鬼,我侪决意不从!”

张桂山:“干脆杀了华芳济,将周万顺等人全部扣为人质!”说着向华司铎处奔去,已举刀欲砍。

余蛮子忙起座制止:“张桂山休得无理!”张桂山已举起的刀又放下。

余蛮子:“将和约及附加协议呈上!”

周统领忙叫师爷:“快把和约及附加协议呈上。”师爷必恭必敬,跪地双手举过头,呈上和约。张鸣坷军师接住,看后交余蛮子,说:“还是没有写明先交出罗国藩,再换回华芳济。”余蛮子一看,勃然大怒:“我栋臣有言在先,非交出罗国藩掉回华芳济不可!”唐翠屏:“余大哥,干脆把周万顺、丁昌燕和所有绅士扣作人质!”余栋臣与张鸣坷交头接耳,秘密商议。以郑达邦为首的六十四位巨绅及丁昌燕苦苦哀求,丁昌燕:“请余总统领开恩,下官的所作所为没有那一点是与义军为敌的。扣了我谁来两头作合?周统领也是奉朝廷之命,无意与义军为敌的。统统开恩吧!”余栋臣:“不行!”唐翠屏、张桂山等已将周统领、丁知县及众绅士抓住。

郑达邦说:“余大哥太不讲义气了,义军所到之县众乡绅无不从人力物力财力道义上给义军以支持,现在你余蛮子成大器了,却忘了老朋友!”余蛮子:“谁说我要抓你们了!放了众乡绅及知县,扣住周统领作人质!”丁知县及众乡绅被放,周统领被捆绑,余蛮子:“押下去!”周统领被押下去。余蛮子:“送客!”丁知县及众乡绅被送出。余蛮子:“接管安定营一万五千官兵及枪械,准备攻打重庆!”

第十二集  重庆惊慌,湖北、湖南震动,成都告急

1、朝天门码头

海关囤船旁排满了美国、英国、法国的妇女和儿童。江中停着挂有美国、英国、法国国旗的三艘轮船,有的已停靠在囤船边。码头上人心惶惶,一片惊慌。大家争着上船,突然远处传来呼声:“余蛮子率两万义军打向重庆来了!”“揭帖上说,9月30日攻城!”各国轮船全部靠拢囤船,妇女儿童全部上船,汽笛长鸣,三艘轮船分别下航。

四乡绅富坐着车轿,蜂拥入城。城外一片混乱,有十余个土匪在抢店铺,店家纷纷关门。一批身着军装,带有檄文印信的徒众在四处散发,张帖传单、檄文。一大队官兵赶来,擒获十二名散发、张帖檄文的信徒。十二人被带走,周围又恢复平静。

2、重庆府道台衙门

郑道台与法、英驻渝领事正在交涉。法国驻渝领事我穆照怒气冲冲:“华司铎已经被虏达四个多月,至今未能释还,北京海外传教会给法兰西公使的信中说:在这个不幸的地区,今天是余蛮子行使官吏的职权,儒弗神父被打伤,周万春牧师被捕,在合江县城外几里路的地方,余蛮子洋洋得意,在泸州城里周道台与严知州炫耀他们未受处分,并策划他们的阴谋;儒弗神父最近受到攻击的长山剧场的教堂被焚毁;宝禅寺的基督教徒的破产,在贵州边境地带还有周子文一帮准备参加战斗。总理衙门还没有回答我们请求的问题。请阁下与法维埃主教慎重商谈我认为十分严重的这种情况。”

郑道台:“穆照领事,情况确实严重,重庆海关给英海关总署的报告中说,9月27日,余栋臣率领全军占领荣昌城附近成渝大路上三个据点,抢掠焚毁教民房屋,并向绅富募捐;他纪律严明,禁止抢掠非信教人户。同时,领事们急电总督,总督当即命令军队四千人由成都及其他地方集中重庆。城外附近开始出现土匪,四乡绅富蜂涌入城,引起居民最大惊慌。揭帖出现,声称9月30日攻城。”

法国领事:“北京主教法维埃给兵部尚书荣禄大臣打了报告,请求他马上派兵镇压,惩治这些玩忽职守而造成叛乱的官员。因此四川总督才派兵集中重庆。法国公使已通知四川总督,万一被掳的华司铎出事,将唯他是问!”

英国领事:“重庆英国海关给英国海关总署的报告中说:余栋臣被最多数人,包括不少中国官员敬仰为爱国之人而不是叛逆。他的徒众采用了军装,并且得着大批边发来复枪,还自己制造枪炮,开始顺序地攻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72)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独立制片 协助机构

14853名成员523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