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同性恋电影小组>>四季物语(夏)

四季物语(夏)

加入收藏

2018-3-12 4:32:55

                                                           夏

 

      就在彭斯快要到家的时候,他接到一个电话,来电的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好朋友马科。说起这位马科,他和彭斯是大学同学,毕业后又在同一个城市工作,再加上二人性格相近,兴趣也相投,马科婚前常和彭斯混在一起,即便二人各自都有女朋友的时候也会常各自携带女友一同游玩,所以相比较其他朋友,自然是要更熟络许多。马科两年前结的婚,如今孩子已经一岁,随着婚姻生活越来越步入正轨,他们哥儿俩之间的见面倒是越来越少,不过,马科虽然深知他的这位好兄弟是个出了名的花花公子,却也不是不想安定下来。于是,每次见面没少劝彭斯别那么挑剔,而且总是三番五次地给他介绍女朋友。

     彭斯接起电话来,果不其然,又给他介绍了一位。彭斯没有像以往那样很痛快的答应。

     “昨天喝多了,再说吧。”彭斯还有些头痛。

     “彭斯啊,这位你可不能错过,是我同事朋友大学时候的校花级的人物,见个面总还是可以的嘛,大不了玩儿玩儿。”

     “那你随便定个时间吧,到时候能不能到我可不敢保证。”彭斯之前对这些花儿级的美女可是特别上心的,一度认定自己非这级别的不娶。年岁渐长成熟些后,依然会不放弃任何接触她们的机会。他的这一回答让马科多少觉得有些奇怪。确定彭斯没有遇到什么事情后,他只是随便确定了一个月后的一个日子,悻悻地挂了电话。

     见面的那天,马科和他太太与这位校花和彭斯约到一个咖啡店,马科见到彭斯看起来和往日并无两样,心中放心了些。说起这位校花来,长得确实叫一个漂亮,而彭斯对她的第一印象也确实是漂亮,两眼有神,说起话来一股柔情荡漾,唇红齿白实在是配得上校花的名头。那天马科与太太小坐了一会儿便借口有事先离开了。第二天,马科像往常一样迫不及待地跟彭斯打听后续情况,按照以往的惯性,彭斯要不就是数落对方的不好,要不就是炫耀前天晚上把对方带回家的战绩。而这一次,多少让马科有些吃惊。

      “挺好的啊,聊了会儿天我们就散了。”彭斯无精打采地说道。

      “那然后呢?”马科在电话那头有些着急。

      “没然后啊,就各自回家了呗。”

      “哦,联系方式留了吧?”

      “没,我最近很忙,没工夫。不过还是谢谢兄弟你。”

      马科觉得有异样,可是又说不上来,“难不成是彭斯纵欲过度了?”他心里想着,却也没说出来。按理说不应该,彭斯刚过三十,还没到性需求下降的日子呢。

      且不说那边马科觉得不对劲,连彭斯也觉得有些奇怪,说起这位校花级的美女来,按理说正是自己以往喜欢的类型,可是见她的一瞬间,心中竟然没有一点波动,哪怕那天离开之前她如何暗示,他竟然没有一点冲动的感觉。

      彭斯为了确保自己的身体是正常的,当天下班回来后便打开电脑,旁边备上一包纸巾和一瓶润滑液,点击自己收藏的小电影网站,开始自行解决开来。

      事实证明,他的身体毫无问题,可能因为好几天没有发生关系的缘故,发泄得稍稍早了一点,可是比起平常人来,他自信这持久度还是足以让大部分男性羡慕。

      然而,一个让他吃惊甚至有些难以接受的情况是,他发觉自己看片的过程中,竟然对女性的肉体没有了一点欲望,相反,男性的肉体竟出人意料地让他热血沸腾,心跳加速。

      彭斯突然有些害怕,会不会是很多天没碰女人的缘故?正想着,他抓起外套夺门而出,径直走向了他常去的那件酒吧。

      酒吧里人不多,可能是工作日的缘故,酒保还是之前那晚出事时将他拉开的酒保。彭斯在吧台坐下,跟酒保打了招呼,点了瓶最爱的啤酒。开始四处打量有没有自己中意的女孩出现。

      转眼已经过了个把小时,啤酒也已经喝了三四瓶,彭斯竟然没有遇到一个让自己看上眼的女孩,虽说有那么一两个女孩过来搭讪,但是他没有一点的兴趣,此刻的彭斯已经有了些醉意,眼看酒吧就要关门,于是彭斯只好打道回府。

      正要离开的时候,酒保突然发话了。“怎么,今晚没遇到喜欢的?”

      “好看的妞儿都他妈去哪儿了。”

      “之前跟你说话的那两个妞儿都不错啊”,酒保问道。

      “没觉得。”彭斯看着酒保,有些失望地说。

      今晚的酒保穿了件简单的衬衣,上面三颗纽扣都没系上,衬衣包裹着他结实的肌肉,让他的身形更显魁梧。不知是有几分醉意,还是怎么,彭斯竟主动靠近摸了下他的衬衫。就连彭斯自己也有些不敢相信。

      酒保倒也没有介意,相反,他也摸了下彭斯的衣服。

      “我看你喝得有点多,不如我送你回家吧。”酒保说道。

      彭斯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他的家离这家酒吧很近。他们两个人朝彭斯的家走去。

      第二天一早,彭斯醒来的时候,酒保已经离开了。彭斯躺在床上,昨晚虽然有些微醉,但是所有的记忆都很深刻,他记得几乎每一句对话,以及他做过的每一件事情。说起来,他竟然有点高兴,高兴的是有人能够理解他的这份感觉,接着他又有些担忧,担忧的是自己真的回不去了吗。

     接下来的个把月时间里,夏的气息越来越浓,而彭斯似乎已经越来越接受了自己的变化,他开始更加积极地去健身房,他和酒保之间依然保持着单纯的肉体关系,而同时,他也或主动或被动地和各色各样的男人发生着关系,夏天的日子似乎变得更长,外出的人越来越多,彭斯的生活又回到了之前的轨道,夜夜买醉,夜夜笙歌。

      直到盛夏快要结束的一天,彭斯在酒吧里遇到了一个人,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彭斯的内心有种不一样的悸动,他的目光甚至难以从他身上移开。他看起来似曾相识,却又不知何时何地见过。这人和彭斯差不多的年纪,连身形都有几分相似,彭斯最终过去和他攀谈起来。他叫乔森,就住在离彭斯不远的地方,或许之前在路上二人有过碰面,所以才眼熟的吧,彭斯想。

      短短两周的时间,彭斯度过了自己生命里最快乐的两个星期,他和乔森不仅仅有着肉体上的欢愉,更多的,是他们一起做事情时候的那种满足感,他会为了挑选一个共同吃晚餐的餐厅而忙碌一晚,会为了期待周末一起的远足而兴奋一周,也会为了那个他们都很喜欢电影的上映而兴奋。彭斯在想,这样的感觉以前难道从来都没有过么,他甚至有种想要无时无刻不和乔森在一起的冲动。这对于浪荡惯了的彭斯而言,实在是开天辟地头一次。

      虽说彭斯入夏以来的一些行为都是小心翼翼地进行着,可没有不透风的墙,他的朋友们也多少听说了些他的转变,大多数人因为不确定所以不敢妄下结论,而马科,终于还是没能忍住。

      临近初秋的这一天,马科给彭斯打电话约他一起聚聚。

       “怎么样,有空么?”

       “当然,老规矩,你定时间,我定地点。”彭斯听起来很兴奋。

       “好,我爱人也一块来,想起来好几个月没见了都。”

       “好啊,对了,我可以带我的一个朋友去么?”彭斯脱口而出,问了之后他才有些后悔。

       "没问题,我认识么这朋友?男的女的啊?”马科有些顾虑,难道自己的疑问是真的?于是半开玩笑地问道。

       “应该不认识的。见了面就知道了。”彭斯并没有正面回应。

       挂了电话的彭斯望着窗外,已经开始有树叶往下落了,尽管依然满眼绿色,可不就就要变色了吧。突然他打了个寒噤,看来,秋天是真的要来了。

      (未完待续)

四季物语(春)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118270/blog/8032734/
--------------------
毕竟,明天,又是新的一天。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同性恋电影小组

10421名成员2237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