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读书会 爱书人的茶馆>>跟随时序的脚步——《无尽绿》及书摘

跟随时序的脚步——《无尽绿》及书摘

加入收藏

2016-4-3 19:48:47

    在春日看一本讲季节时序的书,是一件美好的事。这本书和这位作者让我萌发了今年春日去看花花草草的念头。最初在微博上关注作者宋乐天,被她的摄影吸引,被杭州的美,西湖的美所诱,近来关注她的豆瓣博客,进一步看了她的文章和书。
    从来没觉得顺着时序看花是一件多么美妙的事。
    她的这本《无尽绿》,文笔一般,值得一看的是里面对于几大江南风物的详细解读,有作者亲身经历过的,有考据求证的,配上她柔美的摄影,令文字也有了一股淡淡的清香。本书的纸页和印刷都很精美,新书翻来有墨香,文字油光发亮,这是另一件赏心悦目的事情。

    以下是书摘:
    1、《紫云英、看麦娘》
          紫云英,浙东俗名“草籽(草紫)”。......
           ...... 从羽状绿叶中抽出的亭亭的一支,由十来个蝴蝶状小花并成一圈的紫红花球,几亩、几十亩连绵起来,这种乡间独有的春之景象,大概没有人不为之倾倒的。记忆里,我曾在静寂的晚春的早晨,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单独一个人,走到了村口的水稻田边。青空底下,平阔的紫云英的花毯,绵延到与天相接处,在我小小的心里引起大震动——这大约的意识里对于家园之美第一次的觉醒。


 

紫云英
    2、《青与清明果》
           ......唯有北上读书的几年,脱离开了常态环境,该看到青时,看不到了,想吃一口果子,也成为空想了——这时候,才体会到一种不好消受的断裂和落差的滋味。那几年临近节日时,老家的山野的呼唤,夸张些说,恰如月圆夜的潮水一般,在内心击打澎湃着——对于我这样的东南农村出生的人,节气与节日,首先引发的是乡野的回忆,而尤以清明、立夏、端午、中秋为甚,它们各有其对应的草木与饮食:青、清明果之于清明,乌饭树叶、乌糯米饭之于立夏,箬竹叶、艾草菖蒲、粽子之于端午,桂花、桂花糯米藕之于中秋。这些草叶木花,初初看,是为着染色、制糕、闻香,实则在抽象的层面上,称得上是相应习俗仪式中灵魂性的部分。这些代表着本地时序节令的草与叶与花(果蔬同理),在异乡生活中的缺位,打破了人身上那些由乡俗早就的惯习,带来了不适感,牵连出种种情思。这些故乡的季节之草(花),此时也便化身为故乡的象征了。
           ......青的概念中,处在核心地位的,大约要数开头所提及的五月艾和鼠麴草。这两种青的使用极广泛,因此之故,在关于青的泛泛而谈里,假如没有其他线索提示,以五月艾或鼠麴草二者之一代入,大致便不会错。......五月艾(Artemisia indica),在分类学上归于菊科蒿属,叶形如尖细版的菊花叶,叶背薄敷白绒毛,叶片具有鲜明的蒿类植物的清香气——即一般所说的“艾香”。早春探出地面的小株,到清明时已出拔成直立枝条,尺把高,成簇地在春风里摇曳着的身影很是悦人眼目。此时五月艾茎叶极鲜嫩,双指一掐即断,艾蒿香味随即扩散开来,采青的一双手,也染得了浓浓艾蒿味。这便是我老家的“早米青”了......鼠麴草(作者称“狗脚青”)亦是菊科植物,以蒙着厚厚白丝的茎叶为其特征,初生时,叶瓣摸起来绵绵的,有一点厚度。清明时叶片变作匙形的薄软长条。枝顶开出嫩黄小花,米粒般攒成一簇。青白茎叶与星星点点的黄花,色调温柔得有如水彩绘成,在碧草丛中别具一格。采摘时,挑的是幼嫩枝条,因花开得太旺的鼠麴草已经过老了。......
           ......田青即泥胡菜(Hemistepta lyrata),样子较张扬,锐角形状、带锯齿的叶铺地而散。由一个中心点发散出来的诸多叶柄,视觉上呈现出规整和对称的几何感。泥胡菜的叶,正面鲜绿无毛,背面灰白而带绒毛,因此民间又衍生出“天青地白草”这样的称呼——有意思的是,这一别名同时也被赋予了五月艾草和鼠麴草。......
           ......(糯米青)这是一种与早米青亲缘接近的蒿属植物,手拈一拈,不例外地也便沾染上了气味,糯米青叶的气味比早米青柔和一些。清明时的糯米青只有从微带着紫红色的叶柄上摊开的叶,还未曾抽出茎秆。嫩叶表面青白色,叶背绒毛密集,看去一片白。糯米青的基生叶较早米青来得圆阔,掌状生裂,叶子的裂片,不似早米青那般尖细,而近于圆形或椭圆,边缘生锯齿。经四方请教,这一种青,应该便是菊科蒿属的野艾蒿(Artemisia lavandulaefolia)了。......

五月艾和鼠麴草
泥胡菜
      3、《回忆摘茶叶》
             ......我们的注意力早就分散到茶场里特有的新奇事物上面去了。有的是在摘茶间隙孜孜寻找鸟蛋与蛇蛋(茶丛里有蛇出没,所以都要穿长筒雨靴作为防护),我的心仪之物是树丛底下和蛇莓杂生的蓬蘽果,土话里分别叫“阿公公”(蓬蘽),“蛇阿公公”(蛇莓)。因为早已听过父母告诫说,蛇阿公公有蛇游过吃不得;因此我见到它总感觉十分诡异,还有点儿惊悚。它和阿公公这种好看好吃的果子只差一个字,却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了。......  
             ......
暮色四合之际,赶到龙井村歇脚吃饭,经过户户庭前摊开着的大大小小的竹匾,目睹新摘的明前茶嫩黄绿色,芽叶分明,铺散在竹匾上,从沁人心脾的香气中穿行,是又一种难言难忘的经历。我们于一座小楼的露天阳台坐定,只见主人从竹匾里抓起茶叶,一杯一把,拿到跟前来泡茶。就以这杯茶一洗尘劳,而后连吃起饭来胃口也格外地好了。待到鼓腹而出,夜幕已沉,新茶香气散布,昏黄灯影,映着少许步行客移动的身形,此时的龙井路有如天上的街道。......

蓬蘽(lei第三声)的果
蛇莓的果
4、《乌糯米饭》
......把叶子摘下,放在竹编的大淘箩中。再用一只大木盆放满水,将叶子浸入水中,隔淘箩揉搓。渐渐叶子变碎,水变黑。然后将糯米放在大布袋里,浸入水中。次日早上,男厨师将浸了一夜的糯米取出,用大蒸笼篜成青蓝色的糯米饭,清香可口,我们名之曰“乌糯米饭”。
5、《端午》
......然而把它做成梅酱、梅干、梅酒,就大为不同了——不独是存味期限得以延长而已。即以梅酱来说,梅子那种独有的酸味,经过了盐和糖分调和,形成极为生津提神、回味久久的口感,如投石击水一声清响,充满力道与余波,在果酱中可说是绝无仅有的一份。这样的青梅酱,又一年我跟朋友学过。说起来也并不复杂的:先把青梅洗个干净,在配比好的盐水里浸泡三个多小时。而后,出到锅中,再加同比例盐和水,煮上五分钟。控干水分以后,这次加的是糖,煮到果肉彻底融化成浆状。此时需搅拌着,一边留意不使煮制过头,一边挑出果核。所留的肉浆,摊凉了,盛到干燥清洁的瓶子里,梅酱的制作便大功告成了。挑出的果核,我们也一只只嘬过,把核上附带着的一圈肉浆都吮到口中,与吃话梅颇有同感,不过味道要更优胜。做好了一锅子梅酱,每人先分一小瓶,是为劳动后的零食犒赏。吃完了午饭,我便不时舀上一勺,一会儿工夫,忍不住又舀一勺,差点就一次性吃了个精光。用“食髓知味”来形容这种欲罢不能是再贴切不过的。

乌饭树叶
梅酱制作过程
 ......临近端午,栀子不独是在露天的地里或盆栽里繁茂着,也幽然开在女人的乌发之上。“春去夏犹清”,在清和的初夏白日,散步或是乘车,偶尔能看到街边一两个头戴栀子花的妇女,拎着篮子、袋子,不疾不徐地走着。即便是世易时移到了今日,这种场景,仍不失为可供怀想《武林旧事》所记簪花风习的一幕。我一边看,一边在琢磨:这个时候,倘若从那女人身边走过,不知道风里是否也带着花香......因为自己缺少那份勇气,看到别人戴花,有点羡慕,又有点得意,仿佛有同党替为出头一般。另外的一次,我去城北的布料市场,离开时经过某个摊位,扎着马尾的女摊主背对着我坐,头顶上有一团亮眼物事。定睛看去,原来簪着一朵新开开来的栀子花,大而洁白的栀子花,是那种称为“白蟾”的大花大叶栀子。......但无论什么样人,看到市井中的年轻妇女簪一朵开得恰到好处的季节之花,则都能由衷地加以欣赏,为其落落大方的应节之举暗喝一声彩,反觉得这是一幅“一期一会”式的风俗画面,表出了俗世里的美意。布市的这朵花就足以把纷乱的市场与嘈杂的市声也衬得亲切可爱起来。......
......不过,真要加以比较的话,最让我心动的依然是城里的白兰花——不是枝头花,是那些经人的手,做成了两朵一双的佩花,齐齐整整,码在竹篮的托盘上面,由花白头发的老太,在街巷里弄的固定位置兜售着的。她们专属的叫卖声,“栀子花......白兰花......”“茉莉花......白兰花......”偶尔响起两声,更多时候,她们只是埋头坐着,专心串扎出新的作品来。除了用白线束住两朵白兰花为一对,取一截短铅丝,两头扎住两个花柄以后,上方扭成一个水滴形佩环,以方便顾客挂在纽扣或衣襟上面;也用长一些的细铅丝,穿十来朵未绽开的茉莉花蕾,弯结成一个香香的手串;或是数条铅丝扭出一把撑开的扇骨造型来,每条的顶上各穿一粒茉莉花球,形成一面小小的花扇子。还有一种编织的迷你藤盒一样的东西,用来装一朵白兰花,便于放在包里或挂在胸前。......
6、《木莲豆腐》
......具体来说,木莲豆腐是如何做成呢?不同于一般植物志中“瘦果水洗可作凉粉”的使用注解,《海南植物志》的薜荔条目末段说的是:“......当地群众常榨取其果汁,和米浆共煮,冷却后,凝成白色胶状物,称为白凉粉,和以糖水,为夏季清凉饮料之一。”这种用果汁与米浆共煮的方法,与通行的用雌果中籽粒(瘦果)搓洗,得到胶质,再凝结而成的做法,有所区别,希望将来有机会验证一下。
......小贩从桶里舀出来木莲豆腐,冰玉一般,又往那冰玉的面上,添加一点助味的薄荷水与红糖水。我们就用调羹舀着吃开了。我喜欢看调羹触到“冰面”时,原本大块的木莲豆腐似乎“喀嚓”豁成小块,而实际上一丝声响也无,有种很微妙的感觉。极清凉极嫩滑的木莲豆腐,入口即化,简直是像吸着一样地飞快吃完了。

木莲豆腐
7、《趣味主义》
......比如,包药材的蜡纸,总是对角摆放的。药材堆簇在蜡纸中间。把竖向的两个纸角拈到一处,折它几次,以贴紧药材;合拢右边的纸角,则整个纸包可以竖立起来敦一敦。再把左边纸角合拢,塞紧了。完成的中药包的模样,是一派可以想见的周正。......荣宝斋的售货阿姨,一样要给包宣纸的报纸折角,使宣纸卷的两头封闭起来,无尘垢污染之虞。摊开的整卷的宣纸,必先虚叠一段再卷成筒状,以防止纸边折损。此等简易的道理和方法,出于方便顾客并敬惜物品的体念之心,于人手中规规矩矩地实行,在我看来是合了仪礼之郑重,与人力之灵巧二者于一,故常为此有所感动。
8、《染色笔迹、染色试验》
......鸭跖草花蓝色素特殊的生物构成,存储着蓝色素的蓝纸,一经水汽,蓝色会完全从纸上转移,随水而走,在移转的彻底性上迥异于其他色素,不会在纸上留下任何痕迹。 ......鸭跖草外,我试验了美洲商陆果实、紫草根、茜草根、杭白菊、新鲜紫苏叶、新鲜艾草、新鲜丝瓜叶、海桐叶染色。其中,海桐叶煮水后气味刺激,艾草的分量过少,都中途弃用了。...... 对商陆果实色素提取物进行光谱和耐酸碱性、耐光热性及耐氧化性试验。结果表明,该色素呈紫红色,吸收高峰为523nm,水溶性好,对碱、氧化剂不稳定,耐光性较差。但对酸、热稳定性高,可作为一种食用色素使用。......染液很鲜艳。注意布从染液中捞出后,不要放到流水中冲洗,直接晾至半干(避免曝晒),再加以熨烫,即可存色,最后成浅紫红色。当然颜色的深浅取决于染液的浓度。另外最好将果汁过滤后再染,其他材料也是一样。......茜草根和紫草根,以及黄栀子、黄檗、姜黄、苏木等传统染料,可在中药店买。明矾、青矾等媒染剂,可以到化学用品店去找。碱液可以自制:枯枝败叶燃烧得到草木灰。......紫草根染:我试了两次,头次用酒精浸泡一夜后再煮染,得到了较为纯粹的浅紫色。后一次水浸,染液浓度高,偏紫红色。染成后的布,色牢度比较好。在棉布上着色更好。......茜草根染:容易着色,且在麻布上的着色效果更好。色牢度很好。......丝瓜叶染:黄绿色。丝瓜叶也是一种比较能够出“色”的材料。容易着色。如果有明矾可能效果更好些。紫苏和杭白菊:这两样具体对应的布我给搞混了。下图中的麻布似乎是紫苏染成的。我觉得紫苏出的色很不错,煮染的时候气味明显。染宣纸:照片有点偏色,蓝是挺纯正的蓝,鸭跖草花汁加水后染。紫红是紫茉莉的花汁,浅紫红是很淡的美洲商陆果汁色。......干燥后不能再过水。用水笔在上面写字没问题。......
9、《小巷食事》
......曾碰到一个流动的麻糍铺子,是两个老太摆的小摊。全部家伙安置在一辆手推车上。做麻糍的工具,是一个口子封闭的大木桶,桶内盛有蒸熟的糯米粉团,桶的一边装着个摇把手,相对应的另一边,在木桶靠近底部的地方有两个小圆孔;桶底部,则还连着一个装满糖芝麻粉和麦麸的向天抽屉。当一个老太太把手柄摇动起来,糯米团就从小孔里慢慢钻出来。另一老太太手起刀落,麻利地将才露头的米团截断,使之滚落在芝麻粉和麦麸的混合粉中,满满裹上一层,这就是麻糍。......
10、《天竺香市》
......典型的江苏香客,最醒目的标记为其所戴的艳丽头巾。头巾的款式也统一,多是一种四边带条纹的毛织方巾,玫红底色居多,或以同色系毛巾替代。不扎头巾者,则用玫红色开司米毛线结成小花,簪于发际。着宝蓝色大襟涤绸布衫,窄脚裤,方口布鞋。一条与其他衣饰相比堪称精致的绣花腰带,系住一小片围裙;腰带上,前后还坠有缤纷的缎带与坠子。腰上的装饰,尽显各家之长,少有雷同。有一类不着蓝衣的香客,在仪式时会换上统一的玫红色上装。而蓝衣客人在着装上显得更为用心一些。看她们的衣衫,并不是好布料做成的,却也颇为鲜洁,折叠或熨烫留下的痕印宛然,显然并非是日常穿着,而应该是专为上香置办的行头。这种并不精美然而隆重其事的盛装,在来来往往面目模糊的各式现代装束中,是个醒目的异数,衬托着走在现代化前列的城市人的仪式,从衣冠、程序到气韵各个方面的浮皮潦草。虽在城市人看来土头土脑,蓝衣队伍的风貌,在整体上与其所处的古典场所显得更为相融。
香客中年龄较大的,挽着发髻的老太,往往于艳丽风潮中又别具一格,有时裹暗色系的头巾:黑色,或是暗底带碎花的棉布巾。这块布巾包得十分妥帖,还有一种长的发箍帮助定型。头巾而外,又会在发髻上簪开司米线花,或用开司米线缠发,再来挽发髻。头部的整个装饰精心造就,简直展示了一门小小的手艺。......

艳丽头巾、蓝袄的香客
11、《秋香》
......“二〇〇五年十月初,豪雨一场,打落桂花无数。那时我到人际少的植物园桂花紫薇园里去。树冠下的土表,无有不覆落花者。在一围墙边的僻静处,雨后沉沉的树荫之下,丹、金、银三桂的细碎花粒,把墙边石径的道道缝隙填得灿灿满满,此情此景很是夺人心魄。”好花却被雨打风吹去,照理是该倍感可惜的,但看到雨中的落桂花,实际上更强烈的感受却是奢华与惊艳......
......雨中的桂香偏于清馨,掺杂着草木自身的气息,与晴日确为不同,正如笼在水汽之中的花树,也与阳光普照之下是两种迥异的风味。雨桂之可观,不在枝头花,在于落花。经雨之后,树下、树周无不铺洒着亮色的花毯,在灰暗的雨天底调中分外明艳夺目。尤其如植物园这般大片的密集的树群底下,鹅黄、金黄、橙红三种花毯秩序井然地交替,置身其中,眼见这米粒般细碎花朵,千万数目,织成连绵锦带,一种强烈的慨叹便会油然而生。......等天晴时候再来,在树下摊许多油纸,风吹过,接上半天落花,去年他便是用接来的桂花做的两瓶糖桂花。......
 
  ......尤其满觉陇与天竺两处,年年有最为勤早,又最为明亮丰美的花集,因山谷地势形成“冷壶效应”,最宜桂花开放。游人稀少的花季清晨,满山满垄,消泯了声息,唯有光、风和煦的照拂,与光风携来、无处不在的芳香。漫步山间,很能理解《望海潮》“三秋桂子,十里荷花”句,何以会被长久附会为胡马南窥之由。造化的丰足,映照出人世的缺憾。
满陇桂雨


......筛净的桂米盛在匾中,即刻送往满觉陇最大的桂花作坊,以梅卤腌制起来。......着皮围裙的一位光膀子壮汉正俯身在一只橘色大桶前,手不停歇,用浅褐色的梅卤水(青梅与食盐所制卤水)翻洗桂花。只见他古铜色手臂上沾满金黄花粒,铁汉也平添几分柔情,令人莞尔。桂花经此初步处理,下一步要移到一米高的大缸之中,再次拌入梅卤与食盐,如腌菜一般存满整缸,以塑料膜作封、竹片打底,面上再压四个三十斤重的陶罐子,而后盖上特制的竹编大斗笠。腌制半月,再取出时,便是可用来制作糖桂花的半成品了。梅卤腌制法,乃是为了保留桂花的色香,同时也去除鲜花中的涩味。这种半成品咸桂花,经漂洗去盐,晾干后拌入白砂糖槌捣,即得满觉陇特制糖桂花。
普通家庭用糖桂花,多用在桂花糯米藕与桂花年糕上;满觉陇秋香季节的时令名产,则是糖桂花所做“桂花藕粉”与“桂花栗子羹”。......
翁家山-烟霞洞-杨梅岭-满觉陇-石屋洞,这一条连贯的观桂路线上,路旁农家以矿泉水瓶养花枝;地里忙完的村民,担子一头捎带一束倒挂的银桂悠然下山;抑或上前推销茶叶的老妇人,先会得轻声细语招呼“桂花开了,真香啊”......这样的场景,与打桂花、腌桂花一样,是本真的杭州山民生活的一面。便连开在这蜿蜒飘香山路上的公车,也自有其应景之举:刷卡机后插桂花一两枝,令整车的人为这小小景观深深感染。......




12、《西湖莲市》
......“荷叶呢,你们怎么用?”“我们家是泡茶和煮粥。”“荷叶泡出来啥颜色?”“没啥颜色,就淡淡的绿。”“荷叶泡茶有点苦呢,吃多了很'刮',胃感觉受不了。我拿来做荷叶包鸡,蛮香。不过鸡肉跟荷叶接触的地方也有点儿苦。”“现在多买点,可以风干了慢慢用。要么,晒干后放屋里回回潮再收起来。否则容易碎。”


西湖莲市
在这些篇中,我最喜欢《乌糯米饭》、《端午》、《木莲豆腐》、《秋香》和《西湖莲市》,尤其是《端午》中的制作梅酱、曾经在南塘老街吃到过的木莲豆腐、满觉陇的打桂花和桂花吃食、泛着清香的西湖莲市,作者宋乐飞将这些照片拍得或诱人可口,或冰清玉洁,桂花糕和桂花莲子羹拍出桂花的甜腻来,西湖荷叶拍出质感和清洁来,令人联想到荷花的高洁,果然不假。
能住在风雅的城市,毗邻风雅景致,做风雅之事,真是人生一大享乐。这断不是做几天停留的游客所能享受到的。

标签: 大自然(54) 文化(350) 岁月(63) 风俗(2) 时序(2)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3652878/blog/7953856/
--------------------
如果可以,我想做回边缘人~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读书会 爱书人的茶馆

40961名成员2701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