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读书会 爱书人的茶馆>>专业影评一篇

专业影评一篇

加入收藏

2017-1-20 10:13:05

 

岁末年初,与影评相关的新闻事件此起彼伏。2016年12月28日上午,人民日报客户端点名批评(影评网站)豆瓣、猫眼“恶评伤害电影产业”。当晚,微信公众号“人民日报评论”却又发表文章称: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打一星”的肚量。如此晨秦暮楚颠三倒四自相矛盾反复无常的价值立场,让人民群众对官方媒体引导舆论的拙劣手法感到惊讶。

 

2017年1月11日,中国电影评论学会网络影视评论委员会在京宣布成立。观察者网报道称,这是国内第一个国字头的网络影评团体,或将改写今后的中国电影舆论生态。委员会选举北京大学中文系教授张颐武为主任,并宣布了《网络影评人七大公约》,内容包括实事求是批评、反对网络语言暴力、营造开展网络影评的良好氛围等等。

 

2017年1月13日,张颐武在《环球时报》上撰文表示:“我们的网络影视评论委员会并非一些人所说的‘影评人国家队’。实际上,它只是一个意在创造共识的电影网上评论平台。……我想强调,网络影视评论委员会的成立和之前的‘豆瓣评论风波’并无关系。况且,与上述风波相关的文章从未在《人民日报》纸媒发表。”

 

张颐武特别强调,与“豆瓣评论风波”相关的文章从未在《人民日报》纸媒发表,这样就可以让人民日报跟这件事撇清关系了吗?按照你的逻辑来分析,网络影视评论委员会的成立和之前的“豆瓣评论风波”肯定有关系,因为你们就喜欢把白的说成黑的黑的说成白的嘛。

 

张颐武表示:“西方的影评机制之所以有相当的声誉,一定程度是因为影评人发表评论后,观众或社会舆论对其能进行校正。在中国,这种校正作用相对弱,但中国网络影评的社会影响力却更大。从这个角度看,在中国搞网络影评,能从西方借鉴的经验并不多。‘七条共识’可以说是我们寻求网络影评组织内部自律并逐步扩大为社会共识的一种探索。”

 

说到共识,我想起了不久前被和谐掉的共识网。在党的英明领导下,扩大共识还不容易?把不同意见全都屏蔽掉就可以了嘛。为什么要向西方取经,借鉴人家的先进经验呢?不是说好了要坚决抵制西方腐朽价值观念吗?

 

张颐武教授的另一重身份是北京市人大代表(也不知道是怎么选出来的),他还曾挂职担任北京市文化局副局长,因此,说他是“御用文人”一点也不为过。在“国家队”制定的《公约》中,有一条说是要“坚持以专业的精神、运用自己的专业知识、对电影做专业分析,以理服人,增强公信力。”好奇心驱使我百度了一下张颐武的履历,想看看他写的影评到底有多专业、怎样以理服人。

 

我对武侠片比较感兴趣,于是找出了2004年张颐武为张艺谋导演的《英雄》所写的一篇影评,题目叫做《英雄:新世纪的隐喻》。因为太过专业,张教授写的影评特别特别长。我硬着头皮把文章读完,选出了其中一些要点,我想就此发表一点不成熟的看法。我就是喜欢没事找事,调侃你们这些有文化、有素质、什么都有的人。你该干嘛干嘛,千万不要理我。

 

张艺谋曾经说过:“我们讲的天下,我们讲的和平是指全球的。”张颐武正是以此为切入点,开始了他的建构与解构:“《英雄》中的秦国完全不是中国的象征,而是‘天下’的全球秩序的表征。”这句话应该怎样理解呢?

 

张颐武说:“早期的张艺谋电影的所有隐喻和象征的归宿都是中国,而《英雄》则是要给一个全球性的‘天下’一种阐释。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秦皇故事。在古往今来的有关秦始皇和刺客的故事中,那些刺客都是以生命反抗权威,为弱小者争取生存权利的人,他们的正义性几乎从未有人质疑过。而秦皇则是专制的暴君,是非正义的象征。这里弱者的反抗是天然合理的,强者的压迫则是罪恶。”

 

紧接着,作者话锋一转,说:“这个传统的模式却在张艺谋这里得到了彻底的颠倒。传统的正义观和弱者抗争的天然合理性被质疑,而一种新的强者的哲学则悄然出现。这个故事中让人震惊和不安的恰恰是电影中‘残剑’的哲学,那为了天下而生的‘秦皇不可杀’的理念直率地冲击了我们对于正义的传统认知,也冲击了我们对于历史的理解。许多媒体对于《英雄》的批评中,其实都有这样的问题,只是大家都好像还来不及仔细地把一切想明白。但这里的那种强者哲学却是前所未有的新的表述。反抗权威的力量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质疑。‘天下’所需要的和平已经超越了暴力是否有正义性的讨论而变得高于一切,‘残剑’的主张中对于‘天下’秩序的高度尊重具有某种绝对的意义。”

 

由此我们可以窥见作者写作这篇文章的目的:张艺谋导演的作品因其向权力倾斜的立场太过明显,受到许多媒体的批评,“国师”面子上似乎有点挂不住。于是乎,张颐武自告奋勇,为同道中人当起了“护法”。(这样《英雄》就可以“破茧成蝶”了吗?)某些人为什么要为剥削人民、压迫人民的专制暴君洗地?《环球时报》主编胡锡进说得很明白——“媒体应该是国(赵)家利益的看门狗”。张颐武这篇影评所体现出的价值观正好与此相符。

 

张颐武发表在《环球时报》上的评论中写道:“在网络评论领域,‘要让观众有发言的权利’,但同时,我们也需要通过一些机制和规则,避免不客观的评论。比如,应该看完一部影片再发表议论,评论时不应进行人格侮辱……”我觉得这并不是官方组建“影评人国家队”的目的,他们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扩展“舆论阵地”,传播“主流价值观”。“御用文人”张颐武要为“主旋律”护驾,自愿跪着做鹰犬别人管不着,但是,推己及人就是你的不对了,你这分明是对观众人格和智商的侮辱嘛。

 

说回影评,张颐武表示:“张艺谋这个具有市场敏感的天才导演仍然是这个全球化时代的‘英雄’。他可以轻视那些批评的理由仍然是市场的胜利。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批评和质疑也变成了宏大的媒体炒作不可缺少的部分。批评得越激烈,涌到影院看个究竟的人就越多。这成了‘注意力经济’的一个最好的注脚,也有点象是刺客们的惊天动地的行为却成全了秦始皇的‘天下’的秩序。那些批评和质疑多少有一点象‘无名’那玄虚的劝说,说得可能都对,但没有什么用,最后起作用的其实还是强者的力量。”这难道不是在“用简单的商业标准取代艺术标准”?《公约》中不是说好不庸俗吹捧、不阿谀奉承吗?

 

影评中,张颐武发扬“从群众中来,到群众中去,跟群众打成一片”的精神,与大家分享了他在电影散场时无意间听到的一段议论:“在我走出五道口电影院时,一个年轻观众对他的同伴说,秦皇的‘天下’太像今天美国主导的世界了。连最后的那行有关秦始皇修建长城,护国护民的字幕也看起来像今天的美国正要建立的导弹防御系统。应该说,这似乎是我听到的众多评论中最为一针见血的。它引起了我真正的思考。在这个诠释中,张艺谋的世界观被呈现得相当直率,这个我不知道姓名的普通观众的敏感和锐利让我惊叹。”谁能想到,一个普通观众居然也能想得这么明白,这种“强者哲学”不是“前所未有的新的表述”吗?这样的见识不是张颐武教授才有的吗?

 

接过那位睿智观众的话头,张颐武继续借题发挥:“真正让我震惊的却是那被天才的视觉表现渲染得异常淋漓尽致的秦皇的无边无际的箭阵,它具有穿透一切的力量,多少让人想到新型的导弹,正是主宰‘天下’的力量所在。这里所看到的乃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暴力的美学。在赵国书馆被秦皇的剑所穿透的那一段的确让人内心产生一种恐惧的感觉。在这里,强者的力量无情地摧毁弱者的抗争,弱者的文化和剑一样没有可能取胜。那‘风、风、大风’的好像来自大自然的让人恐惧的超越性的,没有任何人的气息的声音里的力量也让人惊骇。武力中的那种无坚不摧、无边无际的暴力的力量是前所未有的。强者就是依赖这样的武力获得权力的,这种权力也在武力中获得了巩固。这种暴力之美不在于反抗权威,而恰恰在于巩固权威。”

 

如此一针见血的论断,实在太有讽刺意味了。可是,这样“前所未有的暴力的美学”,却让我想到了纳粹德国“意志的胜利”,“威仪棣棣,不可选也”,看得我这脆弱的小心脏都快受不了了。姜还是老的辣呀,教授的敏感和锐利确实稍胜一筹,我真的服了你了。

 

个人的无力感很快随风而去,张颐武又开始宣扬起民族的自豪感来:“中国可能正在变成世界的强者的过程中,于是一种脱离原有话语结构的表达开始出现。《英雄》和张艺谋正是显示了这种趋势的某个方面的踪迹。另一方面,这里的强者哲学当然包含了对于弱者的冷淡和无视,那种为了‘天下’别人无足轻重的残酷正是让人难以接受的方面,也显示了一种丛林法则式的逻辑的无情的方面。”

 

张颐武注意到了《英雄》中容易被人忽略的一点:“在刺客们死掉之后却依然留下了一个‘长空’,他是最早鼓动刺杀秦皇的人,他的不知所终说明秦始皇的秩序之外仍然有另类的可能。我们不清楚‘长空’的未来。这是《英雄》留下的一个引人注目的空白。”中国画讲究留白,如果作者能够就此打住,这篇影评就更“专业”了。

 

附:《英雄》:新世纪的隐喻

 

标签: 杂谈(585) 文化(350)

6.2 

英雄 (2002)

影评(2117)

收藏(2661)

英雄/Hero(2002)
本话题来源于日志:http://i.mtime.com/878952/blog/7993666/
--------------------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读书会 爱书人的茶馆

40956名成员2842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