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首页
新闻
电影新闻
电视新闻
人物新闻
专题策划
影评
最新影评
新片热评
经典赏析
媒体评论
电影院
北京影讯
上海影讯
广州影讯
深圳影讯
成都影讯
电影库
典藏佳片
全球新片
即将上映
票房榜
社区
影视杂谈
明星时尚
文化休闲
群组
话题
达人
排行榜
电影榜
电视榜
人物榜
日志榜
话题榜
你现在的位置:首页>>群组>>周黎明留言版>>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4》刘先觉

四十集电视连续剧《杨升庵传奇4》刘先觉

加入收藏

2016-9-6 17:55:50

2. 少年丧母

弘治十二年春,北京少师兼太子师杨廷和府,客厅灵堂正中停放了一具棺材,灵牌上写着:一品诰命夫人黄氏之灵位。十二岁的杨升庵披麻戴孝痛苦流涕跪在母亲灵前不停地烧纸,二叔之子杨恺、杨悌;三叔之子杨恂、杨性;五叔之子杨悦、杨惟均披麻戴孝跪在两侧,二叔廷平、五叔廷宣在劝大哥杨廷和:“节哀!”时为兵部左侍郎的三叔廷仪劝杨廷和:“大哥,为了慎儿的成长,你应该趁早续弦,找一个继室才是。”五叔廷宣说:“我找李东阳大学士给哥介绍一个行吗?”二叔廷平说:“咱内江有一个好友,姓喻,有一女待字闺中,喻家也是一个钟鸣鼎食之家,我去说一说准成。”二弟媳、三弟媳、五弟媳也纷纷劝大哥:“还是趁早续弦的好,不然又要理朝政,又要管家务到底顾哪头啊”、“管理家务,相夫教子当然离不开我们女人了。”、“为了光耀咱杨家门庭,继承杨家的香火,我们杨家七房,每一房至少也应有三五个儿子才行,不要像他四叔廷简那样,婚都没有完就早逝了。”杨廷和:“几位弟媳,说得极是,我听你们的。”二弟媳:“今天怎么六弟廷历、七弟廷中没有来呢?”杨廷和:“六弟考满荫国子生有事不能来,七弟廷中新都县学弟子有事走不开。”

五弟媳:“人家是偏房王氏所生,自然有些生疏了。”三弟媳:“不知我们的叶夫人,在新都老家身体安康否?”杨廷和:“二弟回去后替我们几位弟兄多多孝敬父亲和母亲。”二弟:“那是一定的。”

杨升底哭得泪人儿似的仍在默默地为母亲烧着纸钱。

3.入新都县学

弘治十二年夏,新都杨家大院,杨升庵的母亲叶太夫人逝世,杨升庵随父石斋公杨廷和回蜀守孝两年。

新都县学,训导王颖斌正在县学堂上课,杨升庵父亲带子前来拜师,杨升庵手提一个旧式纸封糕点礼包,杨廷和则带着一大块猪肉和一个大红拜师贴。

县学堂内有几十个学生正在上课,一个四十多岁的老师正在给学生讲《诸葛亮前出师表》,老师:“臣亮言:先帝创业未办,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敝,此诚危急存忘之秋也。”学生念:“臣亮言:……”(重复背诵一遍)老师讲解:“诸葛亮说汉昭烈帝刘备即位才三年而殁,万难心事已倾泻此二语。魏、蜀、吴天下三分,益州、蜀也、蜀小、兵弱、敌大国,故云疲敝……”

杨廷和领着十二岁的杨升庵来到教室外,老师向他们俩点头打招呼,并吩咐学生说:“大家把前出师表先念一遍,今天老师要收一名高才生,一会给你们介绍。”老师出去后,学生纷纷猜测:“这名高才生谁喃!”“今年多大了?”“会不会是小神童杨慎啊!”“正是小神童杨升庵。”老师的九岁儿子王廷表说,说后也随后出去了。

一间正厅厅堂,堂里供着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的画像和神位。两边一副对联:观今宜见古,无古不成今。横批:文与道载。客厅正上方有一香案,香炉,蜡台齐备,左右墙壁挂满字画,左为渔、樵、耕、读四大贤的人物画,右为松鹰图、梅鹊图、竹石图、兰鸟图,左右两厢各有四把雕花紫檀木椅和各三个茶几,中间是一张八仙桌。

王颖斌领客人进入厅堂入坐,杨廷和与杨升庵将礼物放在八仙桌上,杨廷和对杨升庵说:“这就是新都县县学训导王颖斌老师。这就是犬子杨升庵。”杨升庵说:“老师好!老师的儿子王廷表我早就认识。”正说着,王廷表一头闯进来给杨升庵打招呼:“杨升庵你来拜我爸为师吗?”杨升庵:“正是!”王颖斌:“快来拜见京城的大学士杨廷和伯伯。”王廷表:“杨伯伯好!”杨廷和:“贤侄好!慎儿备上香蜡来拜老师。”杨升庵、王廷表两人各点香、蜡,王廷表将跪垫递给升庵说:“快拜啊!”杨慎先拜孔子:“新都县县学生杨慎今日在大成至圣先师孔子画像前拜新都县县学训导王颖斌老师为师。”向孔子三叩首后,又转向老师三叩首,说:“学生杨慎一定遵崇老师教诲,勤学、奋进,为新都县学增光,为老师增光,为杨氏家族祖宗增光!”既而又转向父亲三叩首:“孩儿当着家父之面向老师和父亲保证:决不做有违师教、有损新都县学和杨氏门风的事。孔子在上、老师在上、父亲大人在上,孩儿保证:绝不食言!”王颖斌:“很好!杨慎,从今天起,我就当着你父亲的面,在孔子像面前收下你这个学生了。”杨廷和将大红拜师贴和红包送给王老师,说:“谢谢王老师!请王老师今后多关照。”王颖斌:“那是一定的,犬子王廷表县学读完,我想请你五弟杨廷宣作他的老师。烦廷和兄给我说说。”杨廷和:“那没有问题,犬子慎儿就托付给你了。告辞!“王颖斌、王廷表、杨慎送走杨廷和后,回到教室,王颖斌向学生介绍:“今天给你们介绍一个新同学,杨慎。”不少学生说:“我们都认识。”

4.学易经

夜,升庵祖父杨春的书房,杨春正翻着一本宋人朱熹、朱鉴编选的《原本周易本义、朱文公易说》在教十二岁的杨升庵攻读《易经》。杨春:“右易之图九,有天地自然之易,有伏羲之易,有文王周公之易,有孔子之易。自伏羲以上,皆无文字,只有图画,最宜深玩,可见作易本原精微之意。文王以下,方有文字,即今之周易然,读者亦宜各就本文信息,不可便以孔子之说,为文王之说也。先读周易上经。”小升庵:“乾,元亨利贞。初九,潜龙勿用。九二,见龙在田,利见大人。九三,君子终日乾乾,夕惕若,厉无咎。九四,或跃在渊,无咎。九五,飞龙在天利见大人。上九,亢龙有悔。用九,见群龙无首吉。象曰:天行健,君子以自疆不息。”杨春:“今以你的祖母叶太夫人逝世前我为之卜的一卦。进行解析。”

5.学古文

晨,升庵在杨家大宅院花园练剑,练后回到书房,研读《易经》。小升庵:“自太极而分两仪,自两仪而分四象,四象生八卦,八卦定乾坤。”祖父杨春在旁辅导。杨春:“乖孙很用功,仅两旬时间已将《原本周易本义、朱文公易说》熟读成诵,倒背如流,不遗一字。现在祖父教你学习唐文。继续学习李华的《吊古战场文》。李华是唐开元二十三年进士,天宝二年举博学宏词,天宝十一年拜监察御史,为权幸所嫉,降右补阙。现在你先念第一段。”小升庵念:“浩浩乎!平沙无垠,敻不见人。河水萦带,群山纠纷。黯兮惨悴,风悲日曛。蓬断草枯,凛若霜晨。鸟飞不下,兽铤亡群。亭长告余曰:‘此古战场也,常覆三军。往往鬼哭,天阴则闻。’伤心哉!秦欤汉欤?将近代欤?”杨春:“本文是李华精心构思而写成的骈赋。应与杜甫的诗《兵车行》对照而读。读了之后,你试作学习写一篇。”小升庵:“是!”说着他细读精思,一挥而就,写成一篇散文。

时瑞虹公廷仪走来,小升庵喊道:“三叔!我学习李华的《吊古战场文》后写了一篇骈赋,请三叔指教。”瑞虹公认真细读,念出声来:“……青楼断红粉之魂,白日照翠苔之骨。……”瑞虹公极力称赞:“真是佳句迭出!奇才!你再读一篇贾谊的《过秦论》拟写一篇。”小升庵:“遵命!”小升庵高声背诵:“秦孝公据殽函之固,拥雍州之地,君臣固守,以窥周室。有席卷天下,包举宇内,囊括四海之意,并吞八荒之心。当是时也,啇君佐之。内立法度,耕织,修守战之具。外连衡,而斗诸侯。于是,秦人拱手而取西河之外。”背后小升庵又挥笔书写,写成一篇拟西汉文。祖父杨春在背后边看边惊喜地赞叹说:“杨慎有志、有才,真是吾家的贾谊啊!”

6.世耕庄赏梅赋诗

弘治十三年新春佳节,升庵约本家的弟兄们到新都郊外的世耕庄赏梅。杨慎年长,十三岁;二叔之子杨恺十二岁,次子杨悌十岁;三叔之子杨恂,十一岁,次子杨性,十岁;五叔之子杨悦十岁,次子杨惟九岁。他们带着酒菜食品,提着油灯来到《世耕庄》梅园。梅园梅树品种繁多,只见白梅盛开好像朵朵雪花挂满枝头,红梅怒放,又像团团红霞笼罩树俏,那稀有的绿梅正打骨朵儿,像翡翠珠子点缀枝头。这群天真活泼的少年,穿梭往来于梅园中。小升庵:“二弟杨恺,你看这盛开的白梅像什么?”杨恺:“像朵朵雪花挂满枝头。”小升庵:“比喻得好,三弟杨恂,你看这红梅怒放,像什么?”杨恂:“像团团红霞笼罩树梢。”小升庵:“比喻得贴切,五弟杨悦,你看这正打骨朵朵的绿梅像什么?”杨悦:“像碗豆!”小升庵不住摇头说:“不恰当,像翡翠珠子点缀枝头。”众弟兄都都说:“杨慎哥比喻得好。”小升庵:“我们每个人出个谜语,大家来猜。谁先出?”杨悌:“我出一个:青竹杆,顶簸簸,簸簸下面结果果,是什么?”杨性:“芋儿。”杨悌:“对,是芋子。”杨恺:“我来出一个:半天云头一窝菜,又不施肥又不盖。”杨慎:“春芽!”杨恺:“对!”杨恂:“我来出一个:四四方方一座城,城里躺了两个人,文武百官来吊孝,哭死也不开城门。”杨性:“蚊帐。”杨恂:“对,是蚊帐。”杨悦:“我来出一个:青石,钉门钉,门钉晚上亮晶晶。”杨惟:“星星。”小升庵:“我出一个字谜:刘邦大笑,刘备大哭,打两个字。”这一下难倒了大家,都猜不出,小升庵只有自己解说:“是‘翡翠’二字,翡字拆开是非羽,就是项羽死了的意思,刘邦当然大笑。翠字拆开是羽卒,关羽死了,刘备当然大哭了。”杨恺:“太深奥了,我来打一个字谜:头在云南,身在四川,月宫仙女,贝下凡间。”杨慎:“‘赢’字。”杨恺:“猜对了。”杨性:“我来打个字谜:一点一笔长,一飘飘南阳,上十对下十,日月对太阳。”大家猜不出,杨慎:“庙字。”杨性:“猜对了。”

他们玩了一天,还兴犹未尽,又继续赏玩。孩子们把油灯点燃,悬挂在梅树枝上,又在世耕庄庄主处借来桌凳,摆上酒肴,庄主还特意命下人给他们送来饭菜。孩子吃着热腾腾的饭菜,庄主也来陪他们一起饮酒。庄主:“今天世耕庄迎来了杨家七位小公子,加我这个老朽,一共是八位。我爱梅花。所以栽了这些梅花,世耕庄的梅花远近闻名,我们县出了个小神童杨慎也远近各州各县闻名,小神童的到来使世耕庄蓬荜增辉,请小神童杨慎为我们即兴吟诗一首。”小升庵看见明亮的灯光照耀着鲜艳的梅花,不禁诗情奔涌,又听到庄主的盛情邀请,灵感忽来,于是脱口咏出一首绝妙新诗:“疏梅悬挂高灯,照此花下酌,只疑梅花燃,不觉灯花落。”庄主连声称赞:“真是奇事奇句,绝妙好诗,古今少有啊!请小神童赐此诗墨宝一幅,老朽挂于中堂好时时吟颂。”下人拿来文房四宝,小升庵伏案挥毫,写就《赏梅》诗。

7.观棋吟诗

夜,杨升庵独自一人在书房里刻苦攻读《易经》,杨升庵高声朗读背诵:“系辞上传第一章:天尊地卑,乾坤定矣。卑高以陈,贵贱位矣。动静有常,刚柔断矣。方以类聚,物以群分,吉凶生矣。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变化见矣。”他把祖父教的《易经》一句句讲解,一章一章背诵,直到灯里的菜油都快点干了,他伸了伸懒腰,正准备移灯去睡觉,只见客厅里灯高悬,不时传来“叭!叭!叭!”的棋子声和“卧槽”、“杀着”的助威声。小升庵平时也爱下相棋,此时他睡意全消,就迈步走入厅堂。只见父亲和蜀中一位老朋友正在下棋。棋逢对手,胜负难分,围观的人奋臂扼腕,跃跃欲试,升庵的心也被桌上的棋局紧紧吸引住。那位老者快要输了,遭杨廷和将了一军,他抬头一看,见杨升庵在场,便急中生智,按住棋子对杨廷和说:“杨公莫忙!听说令郎年少奇才,小神童诗名远播,何不让令郎以今夜下棋为题,赋诗一首,以助雅兴。”围观的同声附合,说:“可以,可以。”、“很好,很好。”也想试试这个小诗人的才华。杨廷和:“吾儿就应个景儿吧!”升庵在父辈面前只得从命,他凝思片刻,打好腹稿说:“待孩儿从书房中取出纸笔来书写。”他从书房中拿来笔、墨、纸、砚,挥毫写下一首五言律诗:“《观棋》,兵卒冲千里,将军坐九宫。追风看马跃,吉日想车攻。士相围城固,江河天堑雄。笑谈番几局,月白映灯红。杨慎十三岁作。”

下棋的老者说:“新春世耕庄令郎的赏梅诗我曾拜读,已为令郎的奇才折服,今亲眼目睹观棋诗,真天下奇才啊!”

这时,大家只顾赞赏杨升庵这首诗,再也没有心思下棋了。

8.观画题诗

一日,石斋公(杨廷和)与瑞虹公(杨廷仪)、龙崖公(杨廷宣)正津津有味地欣赏一本明刊本《唐诗画谱》。升庵站在一旁听他们直言评论。杨廷和指着一幅山水菊篱图说:“此画远山、近水、落日,竹篱、茅舍,菊绕篱,一老者独酌于菊花丛中,真是诗意盎然。”瑞虹公又指着孙位的一幅水山图说:“孙位这幅山水画简直把山画活了,把水画得很有生气。”小升庵在一旁插上一句:“前蜀宫廷画师孙位的画,我最喜欢,他画的龙像腾云驾雾一样在飞,他画的水好像听得见声音,看得见在跳动。”龙崖公不住点头,捻着胡须说:“侄儿评得极是,我以刚才的画为题考考你:一处好景,人说如画一般;一幅好画,人说像真景一样。这两种说法,你看哪种正确?用七言律诗作答。”升庵看着刚才那幅山水篱菊图说:“秋丛绕舍似陶家,遍绕篱边日渐斜。不是花中偏爱菊,此花开尽更无花。”瑞虹公说:“侄儿引唐代大诗人元稹这首诗来咏这幅山水篱菊图倒还贴切,但用来回答你五叔提的问题不见得好,你另作一首吧!”升庵认真想了一想,便随口念道:“会心山水真如画,名手丹青画似真板桥馆沉难分列御寇,形影相赠晋诗人。”龙崖公说:“好!就这四句,已大大超过前人了。”瑞虹公说:“特别是末尾两句,侄儿借用前人故事中的梦和觉、形和影来比喻图画和真景的关系,巧妙贴切,耐人寻味!”石斋公说:“我儿思维敏捷,想象丰富,两首诗中都提到晋诗人陶渊明。你应学习陶渊明的虚怀若谷,聪明而不自恃。”升庵:“孩儿牢记在心。”

9.马嵬坡怀古

弘治十四年秋,三年守孝毕。杨升庵随父亲由蜀返京。一辆马车行驶在梓潼道上。车内坐着杨廷和和杨升庵,父亲在给杨升庵讲故事。廷和:“开明末代,周显王时,秦惠王想得到蜀,作石年五头,每天清晨倒一些金子在牛屁股后,说是牛便金,有一百名士卒在喂养这些石牛。蜀人非常喜欢,蜀王派使臣去请石牛;惠王许之,蜀周为王遣五丁壮士迎石牛。秦惠王知蜀王好色,许嫁五女于蜀,蜀王遣五丁迎娶,还至梓潼,山崩,压杀五女与五丁,因命为五丁冢或命五妇冢。周慎王五年秋,秦大夫张仪、司马错、都尉墨等从石牛道伐蜀,秦灭巴蜀。”杨升庵专心地听着,还时时留心沿途山川景色和名胜古迹。清山绿水使他陶醉,雄关险道使他动情,一路上兴致勃勃满怀激情。每到一处驿站,他就奋笔急书,写下了《守渭水送别诗》、《霜叶赋》、《马嵬坡》等著名诗文。

马嵬坡,贵妃冢,古祠内一高丘巍峨。杨廷和带杨慎来古祠参观贵妃冢,一老者在向杨廷和介绍,周围有不少参观得也在听老者讲解。老者:“唐玄宗天宝年间,安史之乱,唐明皇被迫在马嵬坡赐死杨玉环,在这里埋下贵妃冢。从此每年有不少人前来凭吊。说来也怪,自从杨贵妃埋在这里,这坟土就有股香味,一年四季都有蝴蝶萦绕坟头,你们看,现在是秋天,坟头也有不少蝴蝶。更奇怪的是,坟头常有人掏上一捧土拿回家熬水给孕妇喝,孕妇喝了后,生的女儿特别漂亮,生的男孩特别聪慧。”小升庵也信以为真,对父亲说:“父亲我们带点土回去,给小妈熬水喝。”说着捧了一捧土用布帕包上。杨廷和:“孩儿不如以马嵬坡为题作诗一首,以谢老伯和众乡亲。”杨升庵沉思良久,打好腹稿后脱口而出:“凤辇匆匆下九天,马嵬坡西去路三千。渔阳鞞鼓烟尘里,蜀道铃声夜雨边。方士游魂招不返,词人长恨曲空传。蛾眉尚有高丘在,战骨潼关更可怜!”老者不住夸奖:“这是京城大学士杨廷和的大公子杨慎,人称‘小神童’的,今来贵妃冢参观,是我们的荣幸。”

10.拜大学士李东阳为师

弘治十四年,京师。文渊阁大学士李东阳府。杨廷和带其子升庵去拜见文渊阁大学士李文正公李东阳。督察院左副御史杨一清在座。

杨廷和向杨升庵引见:“这位是文渊阁大学士、当今享有盛誉的大文学家李文正公李东阳伯伯。”杨升庵:“李伯伯好!”杨廷和说:“这位是督察院左副都御史杨一清伯伯。”杨升庵:“杨伯伯好!”杨廷和:“犬子慎儿自幼喜欢吟诗作文,今带上自己所写的诗文请两位伯父指点。”李、杨认真细看杨慎所写诗、文,不住点赞叹。李东阳:“贤侄所写诗文非寻常子所能,不减唐宋风彩,真是吾小友也,这个徒弟我就收下了。”杨慎跪地拜谢:“谢恩师李伯伯。”杨一清:“贤侄真乃少年奇才,我家藏书丰富,有空我带你去镇江我府上,你喜欢的书可借去阅读,不懂的我可以指点你。”杨慎:“谢恩师杨伯伯。”李东阳:“杨家三代为官,均走的‘学而优则仕’之路,贤侄更应光宗耀祖,习举子业,攻读程、朱理学和儒学经典《四书》、《五经》。学习替圣人立言的八股文,只有这样才能应科、举仕,为朝廷效力。”杨廷和:“李大学士说得极是。为杨家光耀门庭全靠吾儿了。”杨慎:“李伯伯和父亲的教诲孩儿一定牢记在心。”杨一清:“我有一个好友是福建乡进士,叫魏俊,号雪溪公。此人博学鸿儒,石斋公可聘请来家,教贤侄习举子业,依贤侄的聪明智慧,再有名师教化、指点,将来考取功名,少说也是个探花、榜眼,说不定还是个状元郎哩!”杨廷和:“谢谢杨大人提醒,雪溪公才名远播,不知肯于屈就否。”杨一清:“杨大学士尽管放心,我与雪溪公魏俊交谊甚厚,去一说准行。何况执教的是如此聪明奇慧的杨大学士之子。”杨廷和:“那就谢过杨大人了。”杨慎:“再次谢过恩师杨伯伯!”李东阳:“去秋京师地震,帝召刘健、谢迁和我至平台,嘉纳党论,我曾力荐廷和弟和一清弟为户部尚书和督察院组阁,但司礼监刘瑾从中作梗,只有下次再荐。”杨廷和、杨一清:“谢李文正公引荐、提携。”

 

第五集  空吟故国三千里

1.观考荐才

弘治十八年,北京朝廷贡院,朝廷开科取士,杨廷和、张元祯任主考官。升庵为了从考场中增长见识,便伴随父亲一道,入礼部观看考试现场。贡院门口有检查官验证搜身检查。在赶考的举子中,有二十多岁已经乡试的秀才、举人,也有须发斑白的老举子。一个个考生进入考场,各自对号入座,进入一间间隔离开的考室,每个小间有两人看守。监考官在来回巡视考生情况。个个考生都孜孜慑慑地举笔答题。升庵随父亲一道在考场外巡视。杨升庵的内心独白:“我一家要继续发奋功读,以便他年榜上独占鳌头!”

考毕,一份份卷子加弥封后,堆放在阅卷官案头,阅卷官在埋头阅卷,初审合格的试卷放在一边,不合格的放在另一边。升庵父子信步走进刘武臣阅卷官帘下,只见一旁堆放着不少落选的考卷,升庵上前随手翻阅,忽然发现一份卷立论宏深,文辞精辟,再读,更觉爱不释手。连忙向父亲推荐说:“这份落选的考卷立论宏深,文辞精辟,文笔不凡,父亲,你看看。”父亲一口气读完,不禁拍案叫绝:“真是奇才、奇文,分考官刘武臣为何将其落选!”分考官刘武臣忙说:“下官粗心失职,更正即是,更正即是,杨主考大人及公子慧眼识珠,下官惭愧!”杨廷和:“待我请张元祯主考大人过目后再更正不迟。”他又交张元祯过目:“张元祯主考大人,慎儿从落选考卷中发现一份才华横溢的奇文,请张大人过目。”元祯读后,连连点头称赞:“立论深邃,文词简洁,真奇文也!再经众考官传阅、评议,看能列为本科取士第一名否。”

2.崔铣谢恩

杨大学士府,杨升庵的老师福建乡进士魏俊正在教杨升庵如何作八股文。魏老师:“作八股文是应科举、入仕途的进身阶梯,你后年就要回蜀参加四川乡试了,由程颐、朱熹加注的儒学经典《四书》、《五经》你已学完,你的造诣是很高的,但八股文的写作欠缺些,今后应多读明经世文经中的范文,在启、承、转、合,开篇立意上多下功夫,争取后年四川乡试名列前矛,再后年礼部会试考取第一,再参加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考个状元,也遂了老师教诲你七、八年的心愿。”杨升庵:“学生一定不辜负老师的教诲,学生做梦都梦着科举高中状元,打马游街的威风。”魏老师:“老师老了,希望就寄托在学生身上了!”

这时,门吏来报:“有安阳人崔铣,今科取士第一名,特意登门来谢小主人推荐之恩。”杨升庵:“请客人到厅堂叙坐。”

客厅,宾主入座后,崔铣:“不才崔铣全靠杨公子慧眼识珠,向令尊主考大人推荐,遂擢《诗经》魁,列今科取士第一名。崔铣万分感激小座主之恩,崔铣平生得一知己,引以为荣。”杨慎:“开科取士,为国选才,理应认真选拔,择优录取,而某些当事者却掉以轻心,任意取舍,不知误了多少人才。今崔铣君得中,本是君之才华,慎有何功,敢劳致谢!”崔铣:“小座主之恩,崔铣永生不忘。告辞了。”

3.桂湖结社

正德元年(丙寅),新都桂湖,十九岁的杨升庵与同乡试冯驯、石柱、夏邦谟、刘景宇、呈启充结社丽泽会;即墨人蓝田、云南阿迷州人王廷表、永昌人张含结社与之唱和。

桂湖池畔,杨升庵等九位青年文人结社诗酒唱和。

杨升庵:“我先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即墨人蓝田,这位是云南阿迷州人王廷表,这位是永昌人张含,均是我的诗友。”蓝田、王廷表(16岁)张含(27岁)起立拱手作答。

杨升庵又将自己诗社丽泽会的五位诗友一一介绍说:“这是我们丽泽会诗社的冯驯、石天柱、夏邦谟、刘景宇、程启充。”升庵每介绍一个,被介绍者均起立拱手作答。张含:“家父张志淳是成化年间进士,官至户部右侍郎,与升庵父亲杨廷和相友好。我少年随你入京,与升庵同师承李东阳大学士,遂结为诗友,升庵十五岁时赠我的《招张愈光诗》一诗,我至今记忆犹新。今应升庵之约来新都桂湖与之结诗社相唱合,我张禺山深感荣幸。明年用修弟将参加四川乡试,我也要回慎参加乡试,因此有此一聚。”王廷表:“我与升庵兄是自幼相交的挚友,家父王颖斌作新都县训导时,我随家父自滇入蜀,授业于升庵叔父杨廷宣,升庵入县学,又师承家父,为表达我们的兄弟情谊,我将号取为钝庵。现同学、诗友相见,少不了诗酒唱和,请我们的诗社社长先赋诗一首。”众人附议:“请社长先赋诗一首。”

杨升庵:“我赋《桂湖曲》一首:君来桂湖上,湖水生清风;清风如君怀,洒然秋期同。君去桂湖上,湖水映明月;明月如怀君,怅然何时辍。湖风向客清,湖月照人明,别离俱有意,风月重含情。含情重含情,攀留桂枝树,珍重一枝才,留连千里句。……”众鼓掌称赞:“好诗,好诗!”杨升庵:“请张含赋诗一首。”张含:“《已亥秋月寄杨升庵》金马秋风十载余,芙蓉深巷闭门居。登楼莫作依刘赋,奉使曾传谕蜀书。卧病可怜天一柱,独醒无奈楚三闾。此来消息风尘断,白首沧江学钓鱼。”众人鼓掌称赞:“好诗!好诗!”冯驯:“我们的社长已到婚娶之年,不知何时喝杨社长的喜!”杨升庵:“这事家父和祖父早有安排,据说是一位官宦之家姓王的千斤小姐,俩家已合了八字,下了嫔礼、聘礼。等我参加蜀乡试中举后,明年给我完婚,到时候不不了恭请诸位的。”

众诗友:“先恭喜、贺喜我们社长了。”

4.成都乡试中举

正德二年秋,成都,四川乡试贡院,年方二十的杨升庵款款步入《蜀贡院》考场,考生中有与杨升庵同龄的年轻举子,也有白髪皓首的老者。经检验官一一验证身后,进入考棚。杨升庵临场不惊,答案顺利,挥洒自如,是前几名交卷的。监考官对试卷进行弥封后送阅卷官审阅。督学刘丙审阅到一份卷子时,不禁大为吃惊,他越看越高兴,竟情不自禁地惊呼起来:“这不是当今奇才苏轼吗?要是我能像欧阳修先生那样选贤用能,那该多好啊!”

蜀贡院门口,张榜那天,众举子前去看榜,杨升庵也届时前往,大黄榜上、红字头名写着:四川乡试中黄榜《易》魁,杨慎(新都人);举人第三名,杨慎(新都人)。

……

四川督学南峰刘丙,大明正德二年七月初五日谷旦

杨慎看到自己中了《易》魁,欣喜异常。

九月,安人王氏来嫔,清素仅如田家礼,十一月,上礼部。

5.会试落第

正德三年春,京师礼部会试春闱。杨慎随众举子进入考场,经礼部贡字考官检验验明正身后,一个个考生进入各自的单间考棚。

[闪回]杨慎三年前随你来礼部贡院考场见习的场景。

[现实]坐在考棚的杨慎,神态自若,成竹在胸,展卷审题,文思如潮涌,挥毫答卷,汪洋恣肆,行有余力。完卷后又将答卷细细审阅一遍。满面春风,踌躇满志地离开考场。

阅卷官在判阅考卷,升庵的卷子已顺利爱通过众考官之手。一考官向主试官推荐:“王鏊主试大人,这里有一份奇卷,可否列为首选?”主试官王鏊聚精会神地审阅答卷,向另一位主考大人梁储推荐说:“梁储主试大人,这儿有一份胸藏珠玑,腹有良谋,才高百斗的好卷,你再审阅看可否置于首选。”梁储主试大人仔细阅卷,不住拍案叫绝说:“上答卷有包藏宇宙之志,经天纬地之才,安邦这国之谋,是十载难逢的好卷。可以置于首选。”说后朱笔一批:“首选第一名。”一位收掌试卷官手秉蜡烛,抱着一摞考卷分类存放,不小心蜡烛倒下,刚好点燃了首选的第一份考卷,烛火将升庵的考卷烧残。收掌试卷官战战兢兢来向两位主考大人禀报:“禀报主试王鏊大人、梁储大人,下官不慎将蜡烛落下,烧残一份首选考卷,下官认罚,下官该死。”王鏊:“降官、降职。留贡院服杂役三年。”梁储:“你毁的不是一份卷子,而是一个安邦定国的贤才啊!上残卷,折开弥封,看毁的是谁的卷子。”收掌试卷官拿来残卷呈与梁储主试大人,梁储拆开弥封,名字只剩一个“慎”字,籍贯:“四川新都”四字也只剩一“都”字,首书三代姓名俱全。梁大人惋惜地说:“这是户部尚书杨廷和之子杨慎的试卷,脏残之郑不能录取,只有下第了。”王鏊大人他惋惜地说:“多好一个贤才,就被粗心时没、葬送了。”收掌试卷官也悔之不迭,说:“下官该死,下官认罚。”

6.空吟故国三千里

杨大学士府,杨廷和不无遗憾告诉升庵:“慎儿!为父要告诉你一个不幸的消息!”升庵:“父亲大人,什么消息会使孩儿不幸啊!”杨廷和:“今科礼部会试你只有下第了。”升庵:“不会的,孩儿对答如流,得心应手,文思如涌,有余力,怎么会下第哩,况且未到放榜之期,父亲又是如何知道的?”杨廷和:“的确如此,本来主试王公鏊、梁公储,已把你的考卷置于首选第一,收掌试卷官偶失烛,我的答卷烧残了,残卷、脏卷是不能录取的。故而拆开弥封,提前得知慎儿遭此不幸。”升庵痛心疾首地说:“十年奋志诵读,不出门户,可惜被当事者掉以轻心,废于一旦,真是:空吟故国三千里,悔读《南华》第二篇,啊!”杨廷和:“慎儿不必悲伤,我已经跟国子祭酒周公玉   老师说好了,马上送你进入国学深造三年,同时历事礼部,在朝中多长些见识,待到正德六年,再参加礼部会试和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说不定还会高中状元。去冬为父刚授户部尚书兼文渊大学士,入阁参预机务。你再高中状元,就正应了礼部尚书毛澄大人在你满月酒宴上的祝贺:老子宰相,儿状元了!”杨慎:“孩儿牢记在心,孩儿绝不会灰心、失望的。”

 

第六集  状元及第

1.入国学深造

 

标签: 原创影视文学剧本(886)
--------------------
刘先觉

楼主

我要回复

参与话题讨论,请先 注册登录

周黎明留言版

40477名成员7423个主题

性质: 公开, 自由加入

可用积分:25分